注册找回密码

国学复兴网 首页 国学投稿 国学著作 查看内容

逸民著:《老子辩证》● 第二十一章----第三十章

2014-1-20 17:28| 责编: 国学复兴网| 查看: 3017| 评论: 0|作者: wangofkings|来自: 国学复兴网

摘要: 作者:wangofkings,筆名逸民,北京師範大學畢業,中國文化研究者,國學復興網論壇學者,致力于小學和老學的研究,編撰《老貓字典》,著《老子辯證》、《周書今譯》,及相關學術文章。

《老子》辨证

第二十一章(帛书第六十五章)

 

【帛书甲本】

孔德之容唯道是從道之物唯望唯忽□□□呵中有象呵望呵忽呵中有物呵幽呵鳴呵中有請也其請甚真其中□□自今及古其名不去以順眾父吾何以知眾父之然以此

【帛书乙本】

孔德之容唯道是從道之物唯朢唯忽﹦呵朢呵中又象呵朢呵忽呵中有物呵幼呵冥呵亓中有請呵亓請甚真亓中有信自今及古亓名不去以順眾父吾何以知眾父之然也以此

 

【王弼本】

孔德之容,惟道是从。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自古及今,其名不去,以阅众甫。吾何以知众甫之状哉?以此。

【辩证本】

孔德之容,惟道是从。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自今及古,其名不去,以顺众甫。吾何以知众甫之然哉?以此。

 

【注解】

孔①德之容②,惟道是从。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③,其中有精④;其精甚真⑤,其中有信⑥。自今及古,其名⑦不去,以顺⑧众甫⑨。吾何以知众甫之然哉?以此。

孔,甚也。②容,仪容也。③窈,《说文》云:深远也。冥,《说文》云:窈也。④精,灵也,真气也。《庄子·渔父篇》云:真者,精诚之至也。信,《说文》云:诚也。名,通明。明,《说文》云:照也。⑧顺,通训。⑨甫,《广韵》云:众也。

(道生万物)所生者无论极大还是极小,其容貌皆遵从于大道。道生实物,恍恍惚惚。恍惚中,产生了形象;恍惚中,产生了实体。岁月悠远,产生了生命;这些生命精诚之至,于是有了诚信(,成为人)。从今天上溯到远古,大道一直存在,一直在督导万物。我凭什么知道万物的样子呢?由此。

 

【辨证】

《道德经·第十四章》所述者,道生一也。

本章所述者,道生万物也。

离其宗旨,则不得其解矣。

然前人所解,皆不得其宗也。

我之狂言耶?^-^

 

孔德之容,惟道是从。

诸本同。

孔者,甚也。

《诗经·豳风·东山》云:其新孔嘉,其旧如之何?

郑玄笺云:嘉,善也。其新来时甚善,至今则久矣,不知其如何也。

是孔训甚之证。

甚者,孔字之本义也。

甚者,《广韵》云:剧过也。《韵会》云:尤也,深也。

德者,得也。

德字更多的解释放到《德经》的首章去讲,此不赘述。

故,孔德者,极大极小之得也。

或者说,所得的全部。

 

容者,仪容也。又与颂通。颂者,《说文》云:貌也。

 

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

从王弼本。

道之为物,帛书本作:道之物

之者,《说文》云:出也。

故这两种说法所表达的含义大体上是一致的。

帛书本所述易生歧义,王弼本所言更易理解,故从王弼本。

 

何谓恍惚?

视之不见名曰微,听之不闻名曰希,抿之不得名曰夷。此三者,不可至计,故混而为一。一者,其上不皦,其下不昧。寻寻不可名,复归于无物。是谓无状之状,无物之象,是谓惚恍。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道德经·第十四章》)

《道德经·第十四章》说的是惚恍,恍惚当与惚恍同义。

惚恍是对一的描述。

那么一又是什么?

一者,混沌也。

换言之,一就是宇宙大爆炸之前的状态。

宇宙大爆炸之前是什么状态呢?

老子说:看不到,听不到,摸不到。其上不明,其下不暗。所谓无状之状,无物之象。所谓惚恍。

 

《道德经·第十四章》说的是道生一,这一段所说的是一生二。

惚恍中生象,恍惚中生物。

象、物谓二。

但是这个物,指的是没有生命的实物。

 

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

从王弼本。

这一段所说的是二生三。

窈者,《说文》云:深远也。

通幽。

帛书甲本作:幽呵鳴呵。

冥者,《说文》云:窈也。

帛书乙本作:幼呵冥呵。

幼,当为窈之假字。

窈冥者,深远也。

窈冥者,非彼姚明也。^-^

 

精者,灵也,真气也。

真者,《说文》云:仙人变形而登天也。

段玉裁《说文解字注》云:此真之本义也。

但这个真字是名词。

真字作为形容词。

《庄子·渔父篇》云:真者,精诚之至也。

 

信者,《说文》云:诚也。

精、真、信谓三。

 

窈兮冥兮者,谓岁月之悠远也。

其中有精者,谓生命生焉。

其精甚真者,谓生命精诚之至也。

其中有信者,谓生命有诚信者生焉。

 

老子所谓精,大抵是指生命吧。

有信者谓人也。

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论语·为政第二·二十二》)

斯言可证,有信者惟人也。

 

人和其他生命的区别是什么?

上学时候跟马克思学的是,劳动创造人类。

在儒生看来,大概是忠孝礼义之类。

老子认为是,信。

哪个学说更有道理呢?

 

自今及古,其名不去,以顺众甫。

自今及古,王弼本作:自古及今。

据帛书本改。

不过我实在看不出两者有多么大的差别。

 

其名不去,诸本同。

名这个字以其本义解,文意不通。

名者,通明。

明者,《说文》云:照也。

例子就是老子给的。

是以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名,不为而成。(《道德经·第四十七章》)

 

以顺众甫。

帛书本作:以顺众父。

王弼本作:以阅众甫。

顺字以其本义解,文意不通。

顺者,通训。

民有心而兵有顺。(《庄子·天运》)

顺民之经。(《管子·牧民》)

训者,《说文》云:说敎也。徐注云:训者,顺其意以训之也。

训者,《字汇》云:导也。

阅字之意实不可解,故不从也。

 

甫、父,通假。

甫者,《玉篇》云:始也。

故,众甫者,万物之始也。

甫者,《广韵》云:众也。《博雅》云:甫甫,众也。

故,众甫者,众也,万物也。

 

人法道,万物亦法道。

则道训万物也。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道德经·第四十二章》)

何解?

读完《道德经》的第十四章和本章,答案就有了。

道生一者,一谓无物也。是谓无状之状,无物之象。

无物谓一。

一生二者,其中有象,则象生也;其中有物,则物生也。

象、物谓二。

二生三者,其中有精,则生命生也;其精甚真;其中有信,则人生也。

精、真、信谓三。

三生万物者,生命始有感知,方可感知有无,方可感知万物也。

实谓生命感知万物也。

《老子》辨证

第二十二章(帛书第六十六章)

 

【帛书甲本】

曲則金枉則定洼則盈敝則新少則得多則惑是以聲人執一以為天下牧不□視故明不自見故章不自伐故有功弗矜故能長夫唯不爭故莫能與之爭古□□□□□□□語才誠金歸之希言自然

【帛书乙本】

曲則全汪則正洼則盈敝則新少則得多則惑是以聖人執一以為天下牧不自視故章不自見也故明不自伐故有功弗矜故能長夫唯不爭故莫能與之爭古之所胃曲全者幾語才誠全歸之希言自然

 

【王弼本】

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古之所谓曲则全者,岂虚言哉!诚全而归之,希言自然故。

【辩证本】

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是以圣人执一为天下。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古之所谓曲则全者,岂虚言哉!诚全而归之,希言自然故。

 

【注解】

曲则全,枉则直,洼①则盈,敝②则新。少则得,多则惑。是以圣人执一为天下。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③故有功,不自矜故长。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古之所谓曲则全者,岂虚言哉!诚全而归之,希④言自然故。

洼,借为窐。窐,《说文》云:甑空也。②敝,《说文》云:一曰败衣。③伐,功也。④希,老子曰:听之不闻名曰希。

委曲才能获得全部,弯曲才能恢复刚直,空了才能充满,破旧了才能更新。少了才会有所得,多了则会迷惑。所以圣人抱持最基本的道来牧民。不完全用自己的眼睛看,所以才能看得更清楚;不自以为是,所以才能彰显;不自我夸耀,所以才能有功;不自满,所以才能成为君王。正是因为不争,所以天下没有人能与他争夺。古人所谓的委曲才能获得全部,岂能是虚言!确实是完全归顺他了,这是因为他说的话百姓听不到,自然就会如此的缘故。

 

【辨证】

低调。

这两个字是本章的宗旨。

何谓低调?

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

曲则全,王弼注曰:不自见其明则全也。对应,不自见故明。

枉则直,王弼注曰:不自是则其是彰也。对应,不自是故彰。

洼则盈,王弼注曰:不自伐则其功有也。对应,不自伐故有功。

敝则新,王弼注曰:不自矜则其德长也。对应,不自矜故长。

王弼之说总体不错。

不自矜则其德长,非,乃不自矜则其为长也。

任继愈先生持此说。

高亨先生从王弼说。

我支持任继愈先生。^-^

 

曲则全。

委曲求全这个成语大抵源出于此。

《说文》未收全字。全者,一作者,《说文》云:完也。从入从工。,篆文从玉,纯玉曰全。𠌆,古文

 

 

 

 

 

 

 

 

 


《考工记·玉人》云:玉人之事,天子用全。郑注曰:纯用玉也。故全之本义,纯玉也。段玉裁《说文》注曰:㒰、全皆从入。

今人以全从人,仝、㒰混淆。我打的这个全字也是错字,我们真是“全”错了。^-^

小插曲。

 

简单说,全在这里的意思是完全。

曲则全,意思是:委曲才能获得全部。

 

枉则直。

帛书甲本作:枉则定。

帛书乙本作:枉则正。

枉者,《说文》云:邪曲也。

子曰: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论语·颜渊第十二·二十二》)

矫枉过正,是今天我们常用的一个成语。

故帛书乙本作,枉则正,也容易解释。

但帛书甲本作,枉则定,则不好解释了。

曲则全,意思是:弯曲才能恢复刚直。

古代的弓就是利用这个原理制造的。

 

洼则盈。

洼者,借为窐。窐者,《说文》云:甑空也。

甑这个东东,古之蒸锅也。^-^

洼在这里的意思就是空。

直接把洼解释成低洼,也算是马马虚虚吧。^-^

 

敝则新。

敝者,《说文》云:帗也。一曰败衣。

段玉裁注曰:帗者,一幅巾也。一曰败衣,引伸为凡败之称。

敝就是破旧,例如敝帚自珍。

 

少则得,多则惑。

诸本同。

 

是以圣人执一为天下

从帛书本。

王弼本作: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

一者,朴也;执一者,抱一也;抱一者,抱朴也。

所谓朴,就是最基本的道。

 

牧者,《说文》云,养牛人也。

式者,《说文》云,法也。

那么,应该是执一以为天下牧,还是抱一为天下式?

首先要理解老子的牧民。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道德经·第五章》)

是谓天地牧万物,圣人牧百姓也。

皆任其自生自灭。

抱一为天下式,简单地理解就是,以道为法。

这大抵是后世法家的思想了。

老子说,人法地。

他老人家可是没说过人法王,或者人法圣人哦。^-^

牧民,可以说是老子的思想。

故从帛书本。

 

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

帛书甲本作:不□视故明,不自见故章,不自伐故有功,弗矜故能长。

帛书乙本作:不自视故章,不自见也故明,不自伐故有功,弗矜故能长。

几个版本从整体看,意思相差并不大,还是从了通行本吧。

 

彰者,《正韵》云:著也。

伐者,阀之古字也。阀者,《说文》云:阀阅,自序也。通用伐。《韵会》云:阀阅功状。

是故,伐者,功也。

 

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古之所谓曲则全者,岂虚言哉!

从王弼本。

 

诚全而归之,希言自然故。

综合各本。

希言自然故。

诸本此句皆置于下章。

高亨先生据姚鼐本,将此句置于本章末。

文意亦然,高亨先生此说是也,可从。

然姚鼐本无故字,帛书甲、乙本亦无故字。

王弼本有故字,增故字,于文意更易理解,故将故字一并置于本章末。

 

何谓希言?老子对希做过定义。

听之不闻名曰希。(《道德经·第十四章》)

听不到定义为希。

希言就是百姓听不到的话。

听不到的话?这是什么话?晕……

别晕哦。^-^

希言不是让圣人,或者说君王,不说话,或者少说话。

而是说,圣人说的话不要让老百姓听到。

那么让谁听到呢?古代叫有司,现在叫有关部门,只让他们听到。

不要动辄来一段最高指示,然后全民大炼钢铁就好了。^-^

 

何谓自然?

曰:自然就会如此。

《老子》辨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