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国学复兴网 首页 国学投稿 学术论文 查看内容

王宁:十二辰与巴比伦相关星座对照研究

2014-1-20 23:17| 发布者: 国学复兴网| 查看: 9942| 评论: 0|原作者: 王宁|来自: 国学复兴网

十二辰与巴比伦相关星座对照研究

——《释支干》研究之五

 

王宁


 

内容提要:郭沫若《释支干》一书中认为中国之十二辰乃自巴比伦传入的黄道十二宫,然黄道十二宫之观念及制定与十二辰相比均产生较晚,故郭老此说受到质疑。本文重新将十二辰相关星座之名称含义及相关神话传说内涵加以分析,与中国之相关星宿内涵作了对比,认为十二辰乃取自古老的巴比伦黄道带星座,与黄道十二宫无关。故虽然巴比伦黄道十二宫制定完成很晚,在三代以前中、巴是否有交通也不能确证,但不能由此否定郭老中国天文知识自上古就有从巴比伦输入的观点。


词:十二辰;黄道十二宫;星座;神话

 

192881日,郭沫若完成了《释支干》[1]一书,这本书的主要内容是把中国的十二辰和巴比伦的黄道十二宫做了一番对比,最后得出如下结论:

1.十二辰文字本黄道上十二恒星之符号,与巴比伦古十二宫颇相一致,初似专为观察岁星而设,后乃用为日月合朔之标准点。斗建之说更属后起,乃对于十二辰逆转现象之一试说。 

2.十二辰环丽于天,其次序循环无端,本无所谓顺逆。其所以逆转者,乃挪用为十二支文字时与岁星运行之方向适取正反之次序。至其所以如是者,当出于故意,盖防与实际之星符相混也。

3.十二辰始于子(《支干表》均始甲子,可证),此与巴比伦十二宫之始于“牡牛(rêsuGU)”者相同,盖其制定时期乃春分点在牡牛,秋分点在蝎星时也。其年代约当公元前四四〇〇年至二二〇〇年。故十二辰之输入或得其暗示而另行制定者,至迟当在公元前二二〇〇年前。此时代虽甚古远,然盘庚迁殷至纣之灭已有“七百七十三年”,可知殷代之开幕至迟当在公元前二千五六百年代也。(P326-327

郭老在《青铜时代》中也重申“十二辰本来是黄道周天的十二宫,是由古代巴比伦传来的”[2]。此当是受“天学西来说”影响之后的研究结果[3],然黄道十二宫之制定本是个绝大的问题,据江晓原先生说:

“从18星座演变为十二宫,究竟完成于何时,学者们迄今无法确定。能够明确的只有如下几点:18星座的月道直到公元前6~3世纪期间仍在使用;十二宫体系在公元前5世纪已用于巴比伦,公元前3世纪已用于埃及;然而十二宫体系直到公元元年时仍未最后定型。”[4]

所以,郭老的说法也受到很多质疑。最近者有吴宇虹先生巴比伦天文学的黄道十二宫和中华天文学的十二辰之各自起源》一文[5],吴先生经过梳理巴比伦黄道十二宫和中国十二辰的源流,肯定了许多郭老《释支干》中的研究成果,但他不赞成中国天文学是上古由巴比伦传入的说法,他说:

在论及西方黄道12宫的起源时,郭老正确地指出这一周天分区体系起源于巴比伦。然而,他试图证明在殷商时期,黄道12宫天文体系从两河流域的传入中华文明并且变为中国的12辰是不成功的。他认为:(中国的)巴比伦星历系殷之先人由西方携来,抑系西人于殷代时之输入,此时殊难断论。……12岁名与巴比伦之星名相符,此当与十二辰之制定同时输入。盖以十二辰本为观察岁星而设,故乃以岁星所在之星即为该岁之岁名。然而,根据目前的证据,我们知道两河流域将周天分成12区并对应一年12个月的实践不会早于公元前1200年,而中国的使用10干和12支(辰)的60记日系统的殷商甲骨文写于公元前1500-1100年期间;而且两河流域文明和中华文明两地之间的空间跨度甚大且语言很难沟通。因此从时间、空间和语言来看,这种可能性是不太的。

这个问题的确有再讨论的必要。基于江、吴二先生所述,笔者认为,中国最初传入的并非是黄道十二宫,而是最古老的巴比伦天文学知识(包括对日月、五星和各恒星星座的观测与计算方法)和相关的神话传说,因为古埃及和巴比伦的星座都与其神话传说有关,星座之含义也均取自于神话,此为最基础之星历知识。中国古人受此启发,独创观察岁星纪年法(一说是斗建),遂诞生了十二辰;又发明观察填星(或曰镇星,即土星)纪年法,遂诞生了二十八宿(土星二十八岁一周天),中国的天文学即由此而迅速发展成自己相对独*立之天文学系统。其传入时代当在夏代以前,郭老认为“故之十二辰之输入或得其暗示而另行制定者,至迟当在公元前二二〇〇年前。”(P327)公元前2200年大约相当于传说中夏朝之前的唐虞时代。

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中国十二辰的相关星座和巴比伦的相关星座是否的确有内涵上联系?这一点是需要进一步深入论证的,故本文拟将古埃及和古巴比伦与星座相关的神话[6]、含义和中国星宿的内涵作一番对照,从更深的层次上对照其异同,以见二者之间的关系。

公元前2000年前,巴比伦尚无黄道十二宫之说,但一些黄道十二宫的星座却已经出现,郭老在《释支干》中引用公元前2100年巴比伦之记录(CTXXXlll.1-8)所开列月躔之上的十七星名,兹录于下(宁按:星座名前上标之mul或作kakkabu,阿卡德语的意思是“星”):

mulZappu 

mulGU.AN.NA 

mulŠitaddalu 

mulSU.GI  培尔修士(天船)

mulTuamê rabûti  大双子(东井)

[mulG]amlu  天五潢

mulAL.LUL  蟹(舆鬼)

mulUR.GU.LA  狮子(轩辕)

[mulA]B.Š[IN]EŠ. ŠIN 少女(角)(原意为禾)

[mulZ]i-ba-ni-tum  天秤(氐亢)

mulAkrabu  蝎(大辰房心尾)

mulPA.BIL.SAG 射手(箕斗)

[mulSuhurmašsu]  山羊(牛)

mulGU.LA  水瓶(女虚)

ZibbatimulŠIM.MAHmulA-nu-ni-tum  南鱼与北鱼之尾(南鱼之尾为奎,北鱼在营室东壁下,双鱼全长略等于室壁奎三宿)

mul amelAgru 白羊(娄胃)

郭老云:

“此始于昴毕(即金牛),叶列妙士以为此必春分点在金牛宫时所制定。其年代即当在公元前四四〇〇年与二二〇〇年之间。叶氏又谓十七之数为天数中所绝无,故此中已含有十二宫之根蒂,盖天五潢本属于巴比伦双子星之西部,而培尔修士本属于牡牛。”(P249

根据这个公元前2100年左右之巴比伦星表我们可以知道,里面的星座实际上已经包含了黄道十二宫所具有的星座,与十二辰相比较即如下:

午——mulGU.AN.NA mulZappu  金牛座(昴、毕)

未——mul amelAgru  白羊座(娄胃)

申——ZibbatimulŠIM.MAHmulA-nu-ni-tum  双鱼座,即南鱼与北鱼之尾

酉——mulGU.LA  水瓶座(女虚)

戌——[mulSuhurmašsu]  山羊座(牛)

亥——mulPA.BIL.SAG 射手座(箕斗)

子——mulAkrabu  天蝎座(大辰房心尾)

丑——[mulZ]i-ba-ni-tum  天秤座(氐亢)

寅——[mulA]BŠ[IN]EŠ. ŠIN 室女座(角)

卯——mulUR.GU.LA  狮子座(轩辕)

辰——mulAL.LUL  巨蟹座(舆鬼)

巳——mulŠitaddalu  双子座,以猎户座代替(参)

由此可见,后来黄道十二宫所用之星座均已经出现,其时根据这些星座划定观测十二月之十二辰,必定大致与后来的黄道十二宫相合,然此时实无黄道十二宫,中国十二辰之制定所根据者即此种星座,其十二辰文字均合于其星座含义而多与十二宫名称不同便是明证,足证十二辰之制定乃根据更古老的星座而非是黄道十二宫。

黄道十二宫希腊称之为zodiakos kyklos,意思是“动物圈”(也有人译成“动物园”);拉丁名称为zodiac,意思是“兽带”。这个概念实际上是起源于苏美尔人,他们把黄道带上的星群称为UL.HE,意思是“闪光的兽群”[7]

中国传入巴比伦之天文学知识在公元前2400-公元前2000年间,在当时并无黄道十二宫之说,只有一些星座名称及其含义,中国人得之,用于十二辰之标志点,固与后来之黄道十二宫无关。即使是十二辰之名用字,也多与其星座即含义有关而与黄道十二宫名称无关。兹重将十二辰之名与巴比伦星座之含义对照如下[8]

1.子:当于天蝎座,巴比伦名称GIR.TAB,意思是“抓撕者”(可能和蝎子之取食有关),拉丁名称Scorpius,中国为大辰房心尾,其α星(心宿二)即“大火”、“商星”,亦即大子阏伯之星。郭老已经指出双子为Nabu(纳布)与Marduk(马尔杜克)二神之显示,其中纳布显示于天蝎座,即大子之位。甲骨文十二辰第一位之“子”即大子之象形,象囱门闭合有发、双足开立之形,会其长大能行走之义。在古巴比伦,天蝎座和天秤座是属于一个星座,天秤座被视为蝎子的二螯。据米国学者撒迦利亚·西琴说,天蝎座和天秤座是沙马氏掌管的星座,他又名乌图/沙马氏,与伊南娜/伊师塔为双胞胎(《第十二个天体》P205)。沙马氏又译为“沙玛什”,“乌图”是苏美尔神话中的太阳神,后来二者合为一体,称为“乌图·沙玛什”,称为古阿卡德神话中的太阳神,为月神辛之子,其形象为端坐马上,生有双翼,周身呈金色的骑士,射手座的形象即来源于他。

中国心宿之神为阏伯,巴比伦为纳布,故郭老以为阏伯来自于纳布。此犹有可说者,纳布在古也门神话中称之为安拜Anbai,《外国神话传说大词典》言“他与巴比伦之纳布相近同,其名显然来自两河流域”(《大词典》P122),应当是正确的。阏伯古音读[ǐan-peǎk],与Anbai的读音几乎全同。

公元前4400—公元前2200年间,春分点在金牛宫时,秋分点在与之相对的天蝎宫,天蝎座α星(心宿二)和金牛座α星(毕宿五)正处在约180°的对应位置。在一块公元前12世纪的尼布甲尼撒一世Nabu-kudurri-usur(约公元前1124-公元前1103在位)纪年石柱上(宁按:即尼普尔神庙出土的库杜如kudurru,即界碑石,又称“欣克库杜如”,下简称“尼普尔界碑”),就有以公牛(金牛宫)和蝎子(天蝎宫)代表春季与秋季的内容[9],应当是根据其以前流传下来的古老天文文献为说者。

2.丑:当于天秤座(天平座)。巴比伦名称ZI.BA.AN.NAZibanitu),意思是“天平”,拉丁名称Libra,于中国为氐、亢二宿,而今划分只有氐宿属天秤座。巴比伦天秤座称为“蝎之双角”,即蝎之二螯,在公元前1世纪的古希腊和罗马,天蝎座的螯部就包括天秤座,称为“蝎爪”比如天平座a星(中名“氐宿增七”,实际上是一颗双星)被称为Zuben Elgenubi,此名称来自阿拉伯语,意为“南爪”;其β星(中名氐宿四,是一颗罕见的绿色恒星)名为Zuben Eschamali,意为“北爪”,实际上就是天蝎之二螯。甲骨文“丑”字乃手爪之象形,带表蝎子的二爪。

    在希腊神话中,天平座与正义女神阿斯特赖娅Astraea有关,又名“狄克”,室女座就是她所化,其形象为少女,手执一对天平,表示公正。其来源当是古埃及传说,对古埃及人来说,心脏记录了一个人一生中的所有善行和恶行,一个人死后,在“双公正殿堂”Hall of Judgement中会对他进行一场审判仪式,而他的心脏将被作为审判的主要依据。死者被阿努比斯Anubis引入双公正殿堂,心脏被放在女神玛阿特Maat神面前的黄金天平上,与她的“真实之羽”作重量方面的对比(玛阿特是真理、正义和公正等一切有助于宇宙和谐之因素的化身,审判死者的殿堂内设有两个玛阿特神像,故得名“双公正”。古代埃及法老视此女神为统治国家的权威之象征,也是司法公正的象征)。阿努比斯调整天平的铅垂,托特Thoth神记录下裁决的结果。经过裁决,如果在真实之羽的重量与死者心脏的重量相等或死者心脏的重量小于真实之羽的重量的情况下,死者就会受到庇护——死者会被阿努比斯引到奥西里斯Osiris的面前,从而得到永生;如果死者心脏的重量因为罪恶的缘故大于真实之羽的重量,死者就会受到制裁——死者的心脏会被一只长着鳄鱼头、狮子的上身和河马后腿的恶魔吞噬者阿米特Amit所吞食。巴比伦星座名“天平”可能就是来源于此,故天平座之含义与亡者有关。

天秤座当于中国的氐、亢二宿,据郭老解释是“氐亢亦天秤之分化,亢者抗也,氐者底也。《尔雅》:‘天根,氐也’即是底义。于底上有物抗举,斯为天秤矣。故中国古本有天秤,于制定二十八宿之时始由一分化而为二”(P247)。最主要的是亢宿,《开元占经》卷六十引石氏曰:“亢者,庙也;亢者,天帝庙宫。”又引《海中占》曰:“亢,三光也,三公之事,下者地也,中央者丞相也,主享祀。一曰:亢亦为疏庙。”亢宿为庙,主享祀,均与亡者有关。又引石氏曰:“亢为朝廷总领四海,故置平星以统理”,“平星”在亢宿西南、角宿之下(即长蛇座γ、π二星),古人盖将其与亢视为一体(代表权,即秤砣),《开元占经》卷六十八引《石氏赞》曰:“平星执法正纪纲,其星差戾政乱荒”,又引《论谶》(即《论语谶》)曰:“平星主法”,与天秤或天平者义实相同。

3.寅:当于室女座,巴比伦名称AB.ŠIN,意思是“她的父亲是辛”;拉丁名称Virgo,于中国为角宿,今划分为角、亢二宿。郭老认为巴比伦“少(室)女座以GIŠ.BAN当之,西方学者以为乃少女座之首星(α)。GIŠ.BAN之名华言为弧星,此与甲骨文寅字之构成,实相暗合。”(P253)甲骨文“寅”字即飞行之矢,与弧之义相合,弧乃射矢之木弓也。

不过,中国古十二辰用大角,即牧夫座α星,《尔雅·释天》:“岁在寅曰摄提格”,《史记·天官书》:“大角者,天王帝庭。其两旁各有三星,鼎足句之,曰摄提。摄提者,直斗杓所指,以建时节,故曰摄提格。”郭老认为“中国十二辰采用大角,大角当西方之牧夫座,位虽离黄道稍远,然乃赤色一等星,且直彼斗柄所指,故古人采用之以代替少女之角。”(P243)又说:“余意殷时十二辰之寅本即少女,入后间有用大角者,而星符则没变也。”(P253)《开元占经》卷六十五引《石氏》曰:“摄提六星,夹大角。”又云:“大角一星,在摄提间。一名格,一名汉星。”大角一名“格”,与摄提均牧夫座之星,摄提属二十八宿中的亢宿,共六星,位于大角之两侧,故有左右之分,左摄提三星即牧夫座οπ(π1、π2ζ;右摄提三星即牧夫座ητυ。当斗柄指向牧夫座时,将而星名合称为“摄提格”,乃将摄提与大角视为一体。“摄提格”本当为室女座之名,后因转移到牧夫座,牧夫座被分解为摄提和大角,故将其名亦拆解为“摄提”和“格”。

当春分点在白羊宫时,秋分点位于室女宫,大角与室女宫正在同一纬度上,与白羊座α星(娄宿三)正呈180°相对。大角为全天第四亮星,北天第一亮星视星等为-0.04m且直为斗柄所指,便于识记,所以才用大角代替室女。

郭老云:“巴之ŠU.PA亦有代替少女之事,别名为‘Igigi之女王’,公元前二千年代之《尼普尔文书》Nippurtext中有此记录。”(P254)。“Igigi”音译“伊吉吉”,是阿卡德语,意思是“至尊之王”,也有译为“诸神”者(在苏美尔语中称为怒恩-伽莱内Nun-Galene),所以“伊吉吉之女王”的意思就是“王中之女王”或“诸神之女王”。在古巴比伦则为阿卡德神话中的伊什塔尔Ishtar(苏美尔神话中的英安娜Inanna,也被视为金星之神),伊什塔尔在阿卡德神话中就被称为“众神之女主宰”或“王中之女王”,是月神辛Sin的女儿,她是室女座之神,所以室女座的名字就叫AB.ŠIN,意思是“她的父亲是辛”。中国岁名“摄提格”,“摄提”应该是Ishtar之变,盖[i]为轻声被忽略,只剩下shtar,因变为“摄提”;“格”古读音是[kak],当是kakkabu(星)的省略kak之译音,故“摄提格”的意思就是“伊什塔尔之星”。

伊什塔尔或为女战神,形象是手执弓箭、短刀立于狮子背上。她也与古西支闪米特神话中的女战神(亦是性*爱与丰饶女神)阿斯塔尔塔Astarta混同,阿斯塔尔塔的形象就是一引弓待发的女骑士,可见弓箭是其表征物,此与“寅”为“引”之初文有极大关系,“引”即开弓射箭之意。在埃及,室女座被视为伊西丝Isis的显示,其形象即为手持双穗的女神,表示丰饶,把室女座α星称为Spica,意思就是“谷穗”。

另据米国学者撒迦利亚·西琴说,室女座是巴比伦女神宁胡尔萨格Ninhursag的星座(《第十二个天体》P205),她是一位母亲神,被尊称为“众神之母”或“众子女之母”,其名意为“森林密布之山的主宰”,此均与中国之星象无关。

然可注意者是巴比伦之伊什塔尔或为战神,在中国之角宿也是主战争之星,《开元占经》卷六十说“角主兵”,“角微小而不明,天下有兵”、“角为天将”、“角主为兵,动内五寸,国中兵起;动外五寸,边兵起”,均与战争有关。

4.卯:当于狮子座,巴比伦名称UR.GU.LA,意思是“狮子”或“大狗(犬)”;拉丁名称Leo,于中国为轩辕宿。巴比伦名称为苏美尔语,其中的UR相当于阿卡德语中的kalbum,意思是狗;gula意思是“伟大的”或“巨大的”,UR.GU.LA相当于阿卡德语中的labbum,意思是“大狗”或“狮子”,所以也有人把此星座译为“大犬”。狮子座α星即轩辕十四,希腊称之为Regulus(国王,或译为“王星”),郭老云:“其事亦起源于巴比伦。叶列妙士引亚拉图斯Aratus说:‘加尔达人(即巴比伦)视此星为天界之王长,亦视为地上之王。’”(P257)阿卡德人称此星为šarrum,意思就是“国王”。

中国以“轩辕”为黄帝之名,《开元占经》卷六十六引石氏以“轩辕”为“黄帝之舍”,与此意相合;黄帝有使应龙之事,《山海经·大荒北经》:“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畜水。《淮南子·览冥训》:乘雷车,服驾应龙。高诱注:应龙,有翼之龙也。即有翼之龙。巴比伦星象图中于狮子座之下著水蛇座(kakkabSîru),即为一有翼之龙形,此亦相合。

狮子座本埃及人所创,埃及人视狮子为强大、勇猛的象征,多与战争有关,如女战神塞赫迈特Sakhmet,狮首人身,或为一牝狮,其名意为“强大者”,埃及法老以之为勇武无敌和所向披靡的象征;还有马赫斯Maahes,形象为狮首人身,或为一头雄狮,是一名相貌凶恶、嗜杀成性的凶神,也被视为雷神、风神和幽暗之神。在古巴比伦,此星座亦与女神伊什塔尔有关,因为她也是战神,形象是手执弓箭、短刀立于狮子背上,她的称谓之一就是“猛狮”,狮子是她的表征,其来源当起于古埃及,古埃及神话中的女战神也叫伊什塔尔或阿斯塔尔特,形象与巴比伦的女战神伊什塔尔全同。而甲骨文“卯”字则本为“刘”,乃杀戮义,也有剖分义,此与埃及狮子之含义实相通。

狮子本非中国所有,不为中国人所熟悉,故变而为黄龙,《史记·天官书》:“轩辕,黄龙体,前大星(即轩辕十四),女主象。”《开元占经》卷六十六引石氏曰:“轩辕一名昏昌宫而龙蛇形,凡十七星,南端明者,女主也,母也。”又引《黄帝占》曰:“轩辕十七星,主后妃,黄龙之体。”这里面的“女主”即女王之意,和伊什塔尔为“王中之女王”意思殊合无间。同时,轩辕和埃及的狮子神马赫斯一样也是雷雨之神,《诗纬推度灾》曰:“黄龙(即轩辕)在内,正土职也。一曰陈陵,二曰权星,主雷雨之神。”所以后来有了“黄帝以雷精起”(《艺文类聚》卷二引《河图帝纪通》)的说法。在神话传说中,黄帝也是好战之神,银雀山汉简《孙子》里说他“胜四帝”,《史记·五帝本纪》说他“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天下有不顺者,黄帝从而征之”,又说他战炎帝、禽(擒)蚩尤,实为战神之比。

还有一点可注意者,据撒迦利亚·西琴说:“当春分点还在金牛宫的时候,苏美尔的至点还在狮子宫。哈尔特勒注意到,在苏美尔描绘中,从最早的时候开始就有着周期性的‘牛狮之争’,并认为这种斗争表现了公元前4000年的观测者从北纬30°(比如乌尔)所看到的金牛座和狮子座的关系。”(《第十二个天体》P134)在中国的神话中有轩辕黄帝战炎帝的说法,据《帝王世纪》说“炎帝人身牛首”,是以牛为图腾者,又号“神农氏”,盖因金牛当于春分点而主农时也;后又有神农、炎帝姜姓之说,“姜”是从“羊”,此当是春分点由金牛宫移入白羊宫时诞生的说法。黄帝战炎帝的神话颇似此“牛狮之争”的意思。

5.辰:当于巨蟹座,巴比伦名称AL.LUL(allul),拉丁名称Praesepe于中国为舆鬼,后来以狼、弧二星代替。郭老言“辰当于蟹座,已如上述。蟹座在《波表》中以大犬代替,……更有进者,《律书》之二十八宿以狼代东井(双子),以弧代舆鬼(蟹),甘氏《星占》、《吕氏•十二纪》及《月令》亦均以弧代替舆鬼,是则二十八宿用舆鬼乃后起事,古十二辰之辰必系用狼弧矣。惟此于辰为耕器之义无说。而CTXXXIII中当于蟹座之allul义亦未明,此事自有待于日后之研究。”(P261关于此事,笔者曾有所论述[10],然关于其内容仍有未谛,兹重述之如下:

余意辰本用巨蟹座(舆鬼)。CTXXXIII中当于巨蟹座之allul实际上就是鬼宿的巴比伦名称aL.lul此虽然被西方译为The Crab“蟹”、“巨蟹座”)或The Crayfish(“龙虾”),然其义实不明,乃一谜团。撒迦利亚·西琴将此星座名记为“DUB”,意思是“夹子”或“钳子”(《第十二个天体》P129),乃取自蟹之特征——螯,此不详所据,然此名称当属后起,因为到目前为止发现的古巴比伦星座中没有蟹,直到公元12世纪此星座尚无蟹形之观念。

这个星座(最初应当是鬼星团)含义最初的起源应当是来自古埃及。对于它源流,有一段论述如下:

“在公元前2000年埃及人的记载中,它被描绘为Scarabaeus(甲虫),是灵魂不朽的标志,巴比伦的星座里被称为MUL.AL.LUL,名称相当于蟹和双龟。在边界的石碑上,乌龟或者玳瑁的形象都经常出现,传统认为这相当于巨蟹。蟹在这些纪念碑上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发现。巴比伦星座的含义似乎与死亡和阴间之旅有关。这个概念起源很长时间之后, 希腊神话把它和赫拉克勒斯和许德拉的故事联系在一起。公元12世纪,有插图的天文手稿表明,它的样子是一个水虫。阿尔布马扎Albumasar1489年发表的著作中将之标记成一只大龙虾。在17世纪,雅各布•巴奇Jakob Bartsch和斯坦斯罗斯•鲁宾特兹可Stanislaus Lubienitzki称其为龙虾。”[11]

其中说在古埃及最初它的星象是甲虫,乃与其圣甲虫神话有关。埃及人认为世界的原初是一片茫茫的瀛海,瀛海中是神圣之水,水神叫努恩Nun,万物都在水中产生,最初在水中产生的事物都是甲虫形或者蛇形。圣甲虫神赫普里Khepri就是从神圣之水中诞生(Khepri意为“自成”,认为他是从瀛海之水中自然而生成,或被认为是怒恩之子),在埃及现知的神话中,他是最古老的神灵,据赵勇先生说:

“凯布利Khepri,甲虫神,亦为早晨之太阳神,常被认为与拉相同。代表太阳在天上周行一日的路径。Kheper在埃及文中意指许多,但根据上下文所得,多指创造和转换,而且也代表了圣甲虫。它之所以受此尊重乃因太阳的升起就像甲虫滚动它的卵,因此它代表了太阳在天空运行的推进器。”[12]

因为传说他每天推着太阳东升西落,是太阳神,故后来与太阳神拉Ra混同。

最初的巨蟹座(应该是鬼星团)以赫普里的形象标识,应该与水生物有关,因为神话中说他是水中所生,古巴比伦演变为龟或玳瑁(与甲虫形似),也是水虫。但是巴比伦星座名字叫allul的意思并非甲虫、龟或其他水虫(如蟹或龙虾),应该是来自于古埃及神话中的亡者所居之神境伊亚鲁Iaru,苏美尔·阿卡德神话中称为阿拉鲁Arallu,由冥王奈尔伽尔Nergal主管,在此审判死者。在苏美尔语中,allu意思为“魔力”,在阿卡德神话中则为一种具有可怕摧毁力的恶魔之名,其义均当源于古埃及之Arallu据古埃及的传说,阿拉鲁是死者亡魂被定告无罪后所居之地下乐园,被称为“天堂之野”,由冥神奥西里斯Osiris掌管,其地洁净无比,丰饶异常,亡者皆在此务农,尤为古埃及的农民所向往(此与冥府杜阿特Duat不同)。用甲虫来标识,是因为埃及神话中认为伊亚鲁居于天之最东方,每天太阳神拉先要在此地的一个湖中沐浴,然后从此升起(此和《山海经》中所载帝俊之妻羲和在东方甘渊或咸池中浴日然后由扶桑升起的故事略同),而最初的太阳神其实是甲虫神赫普里。

在作于1653年的欧洲黄道十二宫版画中,巨蟹座之巨蟹作一鸟首、蝎身、鱼尾的虾类动物即一种大虾(后来西方的巨蟹座多作一龙虾状其神则是鸟首人身、坐在宝座上的埃及智慧和文学艺术之神托特ThothHcrmcnubis),他也是冥府的“双公正殿堂”里的书*记官,负责记录对死者的审判结果

巴比伦的巨蟹座allul当是从埃及吸收来的,赋予它“死亡和阴间之旅”的含义也是来自于埃及的理念。埃及用甲虫、巴比伦用乌龟(包括后来希腊的龙虾或蟹)等水生物表示,是表示其有“水”的含义,在尼普尔界碑上,就以乌龟的形象代表巨蟹,被认为是埃阿Ea(苏美尔神话中称为恩基Enki的显示。在苏美尔·阿卡德神话中,埃阿是瀛海与智慧之神,其名以“屋宇”和“水”的象形文字为标记,他的表征物就是乌龟。他被认为是造物神、地神和地府神及医者庇护神,一个称谓是“冥界之屋”,和冥府阿拉鲁密切相关。冥府阿拉鲁的主管者最初是冥府女王埃蕾什基伽尔Ereshkigal,是冥王奈尔伽尔之妻,其名意思就是“冥府女王”,名中之kigal的意思是“冥府”;她在阿卡德神话中称为阿拉图Allatu,显然与allul同出一源,就是“冥府”(在苏美尔神话中,奈尔伽尔的另一配偶叫拉苏La-asu,意为“无出路”,也是指冥府)。所以,巴比伦巨蟹座之名AL.LULallul的含义就是“冥府”。

巨蟹座之allul相当于其中心位置的巨蟹座星云(鬼星团),中国天文学中称之为“积尸气”者,《唐开元占经》卷六十三引《石氏》曰:“(舆鬼)中央色白如粉絮者,所谓积尸气也,一曰天尸,故主死丧,主祠事也。”此与埃及和巴比伦之传说相合。古埃及传说中阿拉鲁统治者奥西里斯为自然界生产力之神、丰饶之神,死者的审判者和冥府之王,其象征物为牧羊鞭和打谷连枷(象征着牧业和农业),此不仅也与中国之舆鬼主死丧之内涵相合,也与中国用耕器之“辰”为巨蟹座之星符之意相同。在中国之星象里,亦有舆鬼主农业之说,《唐开元占经》卷六十三引郗萌曰:“鬼星章明,人民更相请召,五谷熟成”,又曰:“舆鬼星明,大岁熟”。原因应当是公元前2200年左右,当春分点移入白羊宫后,夏至点正在巨蟹宫,与农时大有关系。

古十二辰之辰起初必是采用巨蟹座(舆鬼),但巨蟹座的星较暗不利于观察,乃以狼、弧(大犬座)代替,此事恐当是后起,但被广泛采用。天狼星即大犬座α星,巴比伦名称为KA.AK.ZI.ZI(kaksidi),郭老言“此星在巴比伦为‘矢’,其邻接数星中国称为弧者,巴为‘弧’=KAK.BAN”(P250)。在古波斯神话中天狼星神为泰什塔尔Teshtar,又称为蒂尔Tir,意思是“弓箭”,其概念当来自巴比伦。中国天狼星一名“侯”,《开元占经》卷六十八引《荆州占》曰:“狼星,秦南夷也,名曰候”,“候”即古代射箭的靶子,相当于箭矢所达的位置,《占经》又引石氏曰:“弧星者,天弓也,以备贼盗。狼星为奸寇,弧星为司其非,其矢常欲直,狼则不敢动”,狼当于矢位,与巴比伦、波斯之星象含义实同。

6.巳:当于双子座,巴比伦名称MAS.TAB.BA,意思是“孪生子”;拉丁名称Gemini。据郭老所言,巴比伦的双子座本分为三对(P264),这里重新予以说明:一对是位于黄道之北的MAS.TAB.BA.GAL.GAL,为“大双子”(双子座α+β),GAL的意思是“大的”,西方或以为巴比伦此名称即代表双子座,称为The Great Twins,即“大双子”;一对是位于黄道之南的MAS.TAB.BA.TUR.TUR(双子座ζ+λ),其中的“TUR”意思是“小的”,就是“小双子”;另外还有还有一对是Sa lna mihritmulSIB.ZI.AN.NA aizzazzu(双子座σ+ξ),即“与参相对之双子”,其中之mulSIB.ZI.AN.NA即猎户座,中国之参星。

双子本当于中国之东井,然中国以参星代替,巴比伦以为马尔杜克之显示,中国则以为是高辛氏帝喾之小子实沈之星。甲骨文“巳”本幼子之象形,表示小子。据郭老研究在巴比伦此参星乃马尔杜克之显示(P264),在苏美尔神话中,马尔杜克称为“阿马尔-乌图克Amar-utuk”,意思是“乌图之幼儿”,乌图Utu是苏美尔神话中的太阳神。

在古埃及和希腊神话中,此星座乃奥利翁所化(希腊的奥利翁即来自于埃及神话)。另外,在埃及神话中,猎户座又为智慧之神萨阿Saa之表征,被称为“众星之王”,他与冥王奥西里斯是密友,也是亡者的庇护神,所以“猎户座被认为是‘死去法老的乐园’”[13]

在巴比伦神话中,马尔杜克是战神,表征物为战斧,是杀伐之武器,在中国星象上,参宿也是主战争和杀伐之星,亦有“鈇钺”之名,《史记·天官书》:“参为白虎,三星直者,是为衡石。下有三星,兑,曰罚,为斩艾事。”《开元占经》卷六十二曰:“参,一名伐,一曰大辰,一曰天市,一曰鈇钺,又为天狱。”又引《西官候》曰:“参,左大星,左将军也;右大星,右将军也;中央三星,三将军;又三小星,小将军也。”又引《元命苞》曰:“参主斩刈,所以行罚也。又主权衡,所以平理也。”是参宿古本为主军事与杀伐之星,与巴比伦之星象暗合。

7.午:当于金牛座,巴比伦名称GU.AN.NA,意思是“天牛”;拉丁名称Hyades,于中国当于昴、毕二宿。甲骨文“午”字乃杵,古人以操杵劳作会任事之义,故“御”字从之。金牛座a星即毕宿五,又名天高,阿卡德人称为isli-e(=islê),意思是“牛背”,正是牛负载任事之处,故以杵形之“午”记之。在巴比伦神话中,金牛座为天牛古丹纳Gudanna(即“天牛”,其中的gud相当于阿卡德语的alpum,意思是“公牛”)所化,故事是:女神英安娜(伊什塔尔)向著名英雄、乌鲁克国王吉尔伽美什求婚,被拒绝,女神又羞又怒,请求天神阿努为其雪耻。阿努因而创造了天牛古丹纳,投放到吉尔伽美什之国乌鲁克城邦,袭扰危害四境。此牛凶悍异常,喷一口气可以杀*死二百人。吉尔伽美什和盟友恩基杜Enkidu(牲畜和野兽的庇护者)发动了一次狩猎,猎杀古丹纳。经过一番搏斗,二人将天牛杀*死。死去的古丹纳被诸神升入空中,变成金牛座,金牛座之名GU.AN.NA即来自于Gudanna。在中国的星象中,毕宿是主边兵和狩猎之星,《史记·天官书》:“毕八星,曰罕车,为边兵,主弋猎。其大星曰天高,一曰边将,主四夷之尉也。”《开元占经》卷六十二引郗萌曰:“将有田猎之事,则占于毕。”又引《百二十占》曰:“毕主弋猎。”

在公元前4400-公元前2200年间,春分点在金牛宫,所以金牛座被作为黄道带上的起始点,撒迦利亚·西琴说“大多数学者认为,苏美尔人将金牛座视为其第一个星座”(《第十二个天体》P134)。

这里面有一可注意之事,就是中国传说中毕宿是“雨师”,也就是雨神,《周礼·大宗伯》“以燎祀司中、司命、风师、雨师”,郑玄注:“雨师,毕也”;蔡邕《独断》云:“雨师神,毕星也。其象在天,能兴雨”。此事独与古丹那之事无说,然此当与古苏美尔传说中的春季雷雨之神宁哈尔Ninhar有关,阿卡德人称之为伊什库尔Ishkur,其形象均为一巨型牡牛,或化为人形,手中手持之电火束为其表征,其取意盖即当时当于春分点之金牛座,春季雷发声降雨,故其春季雷雨之神为牡牛形,此则与中国之毕宿为雨师之说相合。

8.未:当于白羊座,苏美尔名MUL LUUN.GA,阿卡德名mulamelAgru,意思都是“农夫”;拉丁名称Aries,于中国为娄、胃二宿。郭老云:“未为穗,当于白羊。巴比伦之白羊乃合希腊之牡羊座(中国之娄、胃)与Cetus(中国之会积)而成。前为Ku.Mal(或略称为Ku),亚加德(笔者按:即阿卡)语作agru,华言为农夫;后为ikuAS.GAN),华言为田圃。故其星象为农人力田之形,此与未之为穗,意即相近。 P269

Ku.Mal即古胡里特神话中的库马尔比Kumarbi,又名库马拉Kumal,意思是“牧场里的居民”,也就是牧人或农夫的意思。他是谷物神,众神之父,为天神安阿努an.Anum(即苏美尔神话中最高天神安An或阿努Anu)之子,后来击败了父亲篡位,成为众神之父。其形象或为一手持谷穗之男子,颇与郭老所释“未为穗”之义相合。但将“未”释为穗不正确,未当是“枚”之初文,乃树木枝条之义,此与星象似无关。

但可注意者,古巴比伦人以此星座为杜穆济Dumuzi之显示,他是丰饶之神和死而复生之神,是中部草原地区麦地那的守护神,被称为“牧羊人杜穆济”,为草原繁茂之神,神话中说他一年中要有一半在阳世,一半在冥府,是为了解释草原春季生长繁茂和夏季干旱的原因,此与“未”为枝条之义相吻合。另外,十二辰文字写定之时乃在盘庚迁殷以后(公元前1300年以后),此时春分点在白羊宫,春天乃草木生长的季节,树木均发芽生叶抽长枝条,故以树木榦枝之象形文“未”记之。《开元占经》卷六十二引《石氏赞》曰:“娄主苑牡给享祀,故置天仓以养之。”又说:“胃主仓廪五谷基,故置天囷以盛之。”是说娄主苑牡,即畜牧,与杜穆济为畜牧神之说相合;胃主仓廪,即存放五谷之所,与农业有关,又与丰饶之神的含义相合。

9.申:当于双鱼座,巴比伦名称ŠA.AM.MAHZibanitu,意思是“鱼”;拉丁名称Libra,于中国为奎宿。据郭老言,巴比伦双鱼分为南鱼ŠIM.MAH,北鱼为Anunitum,二鱼连结之线为riksu(绅)或rikis nûnê(双鱼之绅)P270)。在巴比伦天文星图上双鱼座即一索连二鱼之状,其连结之绳索苏美尔名DU.NU.NU,拉丁名fish-cord,意思是“鱼绳”。“申”字正是“绅”之初文,乃连结两物之大带,与“双鱼之绅”之含义相合。据撒迦利亚·西琴说,双鱼座与/恩基(埃阿·恩基)有关(《第十二个天体》P202),埃阿在巴比伦神话中是瀛海与智慧之神,其形象为一鱼尾无足的男子,其名以“屋宇”和“水”的象形文字为标记;恩基被视为地下淡水瀛海以及地面之水化身阿普苏的主宰,其实都是水神,所以后来二者混同。

《开元占经》卷六十二引《西官候》曰:“奎者,天之玄冥也,沟、渎、陂、池、江、河、汉也。”又引《甘氏》曰:“奎星动,有沟渎之事”,又引《荆州占》曰:“奎中星明者,水大出”,此均以奎为主水事之星。其中《西官候》说奎是天之玄冥,玄冥为水神,《左传·昭公十八年》:“禳火于玄冥回禄”,杜预注:“玄冥,水神”与双鱼座之神埃阿·恩基为水神之神话相合。

10.酉:当于宝瓶座,巴比伦名称GU.LA,来自苏美尔语,相当于阿卡德语的rabûm,意思是“伟大的”;拉丁名称Apuarius,于中国为危、虚、女三宿。“酉”本瓶尊形,与宝瓶之含义相同。宝瓶座的含义来源十分复杂。

首先,在古埃及的星象中,宝瓶座称为Canoput,是一种用来储存死者内脏的罐子,神话传说是冥王奥西里斯被凶神赛特谋杀之后将尸体肢解四处抛撒,其妻伊西丝想尽办法将奥西里斯之碎尸收拢,装在一个罐子里,后来在阿努比斯和托特的帮助下,让奥西里斯复生。因为此传说,古埃及人在人死后制作木乃伊之时,会将人的内脏胃、肠、肺和肝脏取出来分别装在四个瓶罐之中,会由霍鲁斯四子Sons of Horus负责看守,四子分别是:多姆泰夫Duamutef(保管胃),凯贝塞奴耶Qebehsenuef(保管肠),哈碧Hapi(保管肺)和艾姆谢特Imset(保管肝脏)以待来日复活之用。这便是宝瓶座之神话之最早来源,均与死亡或亡灵有关。

埃及的另一个传说是,手中持一流水花瓶的是尼罗河之神哈皮HapiHapy,其形象不一,其中之一就是倒持一水流如注的花瓶,“哈比有一个无底的水罐,每年到六月份的时候,他就把水罐倾斜,这样罐里的水就会源源不断地流进尼罗河。”[14]

其次,巴比伦其星名GU.LA,乃来自巴比伦神话中之女神古拉Gula,含义就是“伟大者”,本义并非“水瓶”或“宝瓶”。古拉女神又名芭乌Bau,又称宁尼西娜Ninisina,乃苏美尔-阿卡德神话中的痊愈康复女神,掌握着起死回生之术,其形象为犬首人身(或为女子坐于犬背),以犬为表征。科赛伊尔Kossaerzeit时代的界碑上刻有女神脚下有一犬的图像;在埃兰国首都苏萨出土一枚圆柱形印章上公元前2500年代之物),有女神跪坐于犬背的图像,均为古拉女神(芭乌),即宝瓶座之神。

巴比伦的水瓶观念也产生很早,在今伊拉克乌尔城遗址出土有一件伊辛-拉尔萨(公元前2000-公元前1850)和古巴比伦(公元前1894-公元前1595)时期之模制饰板,上面是一手持水瓶之女神形象(当即古拉女神),水瓶之水涌出流于地面。这种溢水瓶在苏美尔语中称为hé-gál,在阿卡德语称为hegallu,是丰饶与繁荣的象征(颇似希腊神话中的“丰裕之角”),而手执这种水瓶的神祇形象不一,有男有女,身份不易确定。

再次,据撒迦利亚·西琴说,巴比伦的宝瓶座与艾/恩基(宁按:即埃阿·恩基)有关,因为他常常被描绘成举着流水的花瓶,就是最初宝瓶座或水瓶座;同时他还与摩羯座和双鱼座有关(《第十二个天体》P202)。可能是在古巴比伦神话中将古埃及河神哈皮的形象移植于埃阿·恩基Ea.Enki,他是瀛海与智慧的化身,为造物神、地神、地府之神,也是巫师和医者的庇护神,其形象为一鱼尾无足之男子。Ea是阿卡德语,意思是“水是他的家”;Enki是苏美尔语,意思是“大地的主宰”或“下界的主宰”。据郭老说“巴之Gula亦或称为‘司死之神’”,(P271),应该就是源于埃阿·恩基为地府之神的神话。《史记·天官书》:“虚为哭泣之事”,《开元占经》卷六十一引甘氏曰:“虚主丧事,动则有丧”;又引黄帝曰:“虚二星,主坟墓、冢宰之官,十一月万物尽,于虚星主之,故虚星死丧。”又引石氏曰:“虚、危主庙堂,祀考妣,故置坟墓,识先祖茔域。”二者非常相合。

 另外,据《左传·昭公十年》云:“今兹岁在颛顼之虚”, 杜预注:“颛顼之虚,谓玄枵。”孔颖达疏:“北方三次以玄枵为中。玄枵次有三宿,又虚在其中。以水位在北,颛顼居之,故谓玄枵虚星为颛顼之虚。”《尔雅·释天》:“颛顼之虚,虚也”,是以为虚宿之神是颛顼。《山海经·大荒西经》说:“有鱼偏枯,名曰鱼妇。颛顼死即复苏。风道北来,天及大水泉,蛇乃化为鱼,是为鱼妇。颛顼死即复苏。”此事自来不得其解,鱼妇之状或近似于恩基之半人半鱼之状,而颛顼死即复苏,则和古拉女神掌握着起死回生之术涵义上相同。《淮南子•地形训》:“后稷垅在建木西,其人死复苏,其半鱼在其间”,说的疑是同一事,“后稷”或当作“颛顼”。垅同垅,《方言》:“秦晋之间,冢谓之垄”,《广韵》、《集韵》并云:“垄,冢也”,就是坟墓,与死亡有关;“死复苏”则与埃阿庇护的巫师、医者或古拉掌握的起死回生术有关。

11.戌:当于山羊座,亦称摩羯座,巴比伦名称MULSUUR.MAŠmulSuhurmasu,意思“山羊鱼”;拉丁名称Capricornus巴比伦名称中,SUHUR意思是“鱼”,MASH为“山羊”;阿卡德语称之为Nasru-huNasru为山羊,hu即“鱼”,二者的意思均为“山羊鱼”The Goat-Fish,科赛伊尔(Kossaerzeit)时代的界碑上所刻画之摩羯即为长着鱼尾的山羊。山羊座当于中国之牵牛宿。郭老言:“《波表》以鹫座(河鼓)代替山羊,中国古时亦曾以河鼓代替牵牛。《天官书》:‘牵牛为牺牲,其北河鼓。河鼓大星,上将;左右,左右将。’是以牵牛、河鼓为二星。而《尔雅·释天》则谓‘何鼓谓之牵牛’,今人所谓之牵牛亦为何鼓。此所以者,必何鼓、牵牛本系一星。”又言“巴之河鼓乃Zababa神之座星,此乃好战之神,称为‘诸神之武器’。”(P273

天鹰座被视为战神的座星,在巴比伦的传说中,天鹰座被称为“扎巴巴之鹰”。除扎巴巴Zababa(苏美尔神话中基什的守护神,亦是战神)之外乃宁吉尔苏Ningirsu或尼努尔塔Ninurta的座星,此二神亦均为战神,苏美尔、阿卡德传说均言二人曾战胜并降服巨鹰安祖德Anzud,安祖德化为天鹰座,因成为二神之座星,二人都掌握着“沙鲁尔”,即“诸神之武器”。天鹰座巴比伦名Anzu,即来源于巨鹰Anzud。十二辰之“戌”字本象斧钺之形,乃武器,与“诸神之武器”义同。中国古代当是以天鹰座(河鼓)代替山羊(摩羯)座,以河鼓为主军事之星,《开元占经》卷六十五引黄帝曰:“河鼓,一名天鼓,一名三武,一名三将军也:中央星,大将也;左星,左将军;右星,右将军,皆天子将也。”据撒迦利亚·西琴说,鱼-山羊的标志代表摩羯座,与恩基有关,恩基的一个称谓A.LU.LIM的含义是“闪光水域之羊”,还有一个称谓是ALIM,义为“公羊”(《第十二个天体》P202-203),可能山羊鱼就是用恩基的形象演化而来的。

12.亥:当于射手座,巴比伦名称PA.BIL.SAG,意思是“强大的守护者”;拉丁名称Sagittarius,于中国为箕、斗二宿。郭老以为“亥”乃“二首六身”之怪兽形,故以Meli-Šipak所出土的界碑(约当公元前1200年代之物)上的射手与天蝎合体之图象为说(P274-276),然实非也。巴比伦射手与天蝎合体,而中国古代十二辰之“亥”即从天蝎座取意。天蝎座乃纳布Nabu神之显示,纳布在阿卡德神话中乃书写、语言与智慧之神,也是“命运簿”的书*记官,其表征物为一块书写版;在尼普尔界碑上,则用一支在泥板上书写的芦苇笔代表纳布;他的妻子尼萨芭Nissaba为书写、计算、科学、建筑和天文女神,其表征亦为一支书写笔。甲骨文“亥”乃刻刀之象形,刻刀本亦书写之工具,与书写版、书写笔之含义相同。

射手之形象则来源于古阿卡德神话中司掌天蝎座的太阳神沙玛什(即苏美尔神话中的乌图),沙玛什形象为端坐马上,生有双翼,周身呈金色的骑士。界碑上之射手即腰以下为马,腰以上为人(即骑士之变形),生有双翼。

其星名PA.BIL.SAG,或译弓箭手,吴宇虹先生译为“帕比勒桑神”,据撒迦利亚·西琴说,PA.BIL.SAG的意思是“强大的守护者”(宁按:其中PA.BIL的意思是“卫士”、“士兵”或“守护者”),指风神恩利尔之子尼努尔塔Ninurta(《第十二个天体》P205),其名意为“大地的主宰”,其初始是农神,被视为田野、牲畜和渔业之丰饶和兴旺的佑护者,又被务农者尊为春季雷雨及洪水之神,也是犁神和耕耘之神,故又被称为“恩利尔之务农者”,后来演变为战神,与宁吉尔苏想混同。

射手座当于中国之箕、斗二宿,箕宿被称为“风星”,《开元占经》卷六十引石氏曰:“箕星一名风星,月宿之必大风”,又说“箕后星动风扬箕”,可能与风神恩利尔的传说有关,恩利尔是苏美尔语,意为“风之主宰”;在中国神话中,箕星被称为风伯或风师,即风神,蔡邕《独断》云:“风伯神,箕星也。其象在天,能兴风”,二者当有关系;同时箕星也主农业,《占经》卷六十云:“箕星离徙其处,星不明,天下五谷伤;其星明,谷大熟;其就聚细微,天下忧食。”斗宿也主农业,《占经》卷六十一引郗萌曰:“南斗星明,五谷大熟,其臣得势而亲近,治道和平,风雨顺时;斗星不明,五谷不收,移徙位直,其臣逐,风雨不节,天下病。”与尼努尔塔为农神之含义相合。恩利尔也具有农神性质,苏美尔神话中说他造了锄,造了畜牧之神埃梅什和埃滕,又造了牲畜女神拉哈尔和谷物之神阿是南。可能恩利尔和尼努尔塔的神话传入后发生了混同,故在中国星象上箕、斗即具有风神之性质又具有农业神之性质,此亦证明其神话之传入乃口传耳食,易产生错误和混淆。盖在春分点在白羊宫时,射手宫正当冬至点,与农时也大有关系,故其星象含义也与农业密切相关。

由上深入细致的分析、对照可知,中国十二辰名所用之字及其对应星宿的含义,皆与古巴比伦古星座之内涵相合,说明二者之间关系极为密切,必当是同一来源,此为不可否认之事实;但与其星座名称多不相符,尤其与黄道十二宫之名称关系不大。所以,中国十二辰之制定,乃是根据公元前2000年以前黄道带上的古老星座,而非是根据黄道十二宫的观念。故虽然巴比伦黄道十二宫制定完成很晚,在三代以前中、巴是否有交通也不能确证,但不能由此否定郭老中国天文知识自上古就有从巴比伦输入的观点,这是最根本的问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释:

[1]郭沫若:《释支干》,《郭沫若全集》考古编1,北京:科学出版社,1982P155-340。下引此书均于引文下注明在《全集》中的页码,不再另注。

[2]郭沫若:《青铜时代》,《郭沫若全集》历史编1,北京:人民出版社,1982P327-328

[3]关于“天学西来说”的问题,请参考江晓原:《天学真原》第六章《起源问题与域外天学之影响》,沈阳:辽宁教育出版社,1991P276-322

[4][9]江晓原:《历史上的星占学》,上海: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1995P34 P37

[5] 吴宇虹:《巴比伦天文学的黄道十二宫和中华天文学的十二辰之各自起源》,《世界历史》,20091963):115-129。下引吴先生说均出此文,不另注。

[6]本文所述古埃及、古巴比伦神话,除特别注明者外,均根据外国神话传说大词典编写组编、魏庆征主编《外国神话传说大词典》相关词条。北京: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1989

[7]撒迦利亚·西琴:《第十二个天体》,《地球编年史》第一部,重庆:重庆出版社,2009P129下所引撒迦利亚·西琴说均出此书,于其后注明该书名《第十二个天体》及页码,不再另注。

[8]其中巴比伦名称之翻译参考了《第十二个天体》,P129-130

[10]王宁:《〈释支干〉辩补》,《郭沫若学刊》,1997年第2

[11]Babylonian Star-lore by Gavin White, Solaria Pubs, 2008, pages 79-82

[12][13][14]赵勇:《古埃及文明读本》,北京:中国档案出版社,2005P136P194P8



(作者单位:山东枣庄人民广播电台)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