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国学复兴网 首页 国学投稿 国学解读 查看内容

逸民:《中庸》直译

2014-2-8 15:54| 责任编辑: 国学复兴网| 查看: 3603| 评论: 1|作者: wangofkings|来源: 国学复兴网

摘要: 作者:wangofkings,筆名逸民,北京師範大學畢業,中國文化研究者,國學復興網論壇學者,致力于小學和老學的研究,編撰《老貓字典》,著《老子辯證》、《周書今譯》,及相關學術文章。

中庸

wangofkings


朱熹注:子程子曰:不偏之谓中,不易之谓庸。中者,天下之正道,庸者,天下之定理。此篇乃孔门传授心法,子思恐其久而差也,故笔之于书,以授孟子。其书始言一理,中散为万事,末复合为一理,放之则弥六合,卷之则退藏于密,其味无穷,皆实学也。善读者玩索而有得焉,则终身用之,有不能尽者矣。

 

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天命就是本性,顺着本性叫做道,修道叫做教。道,一刻也不可以离开,可以离开的就不是道了。所以君子在别人看不到的时候也要警惕谨慎,在别人听不到的时候也会恐惧。隐藏起来就显现不出来了吗?细微的地方就不显现吗?越是隐蔽的地方越是明显,越是细微的地方越是显著。所以君子在独处的时候要谨慎。喜怒哀乐都没有表现出来,叫做中;表现出来而合乎尺度,叫做和。中,是天下的根本;和,是天下公认的准则。达到中和,天地就位,万物繁育。

朱熹注:右第一章。子思述所传之意以立言:首明道之本原出于天而不可易,其实体备于己而不可离,次言存养省察之要,终言圣神功化之极。盖欲学者于此反求诸身而自得之,以去夫外诱之私,而充其本然之善,杨氏所谓一篇之体要是也。其下十章,盖子思引夫子之言,以终此章之义。

【成语】喜怒哀乐

【解释】喜欢、恼怒、悲哀、快乐。泛指人的各种不同的感情。

【出处】《礼记·中庸》

 

仲尼曰:“君子中庸,小人反中庸。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时中;小人之反中庸也,小人而无忌惮也。”

孔子说:“君子中庸,小人违背中庸。君于之所以中庸,是因为君子随时处在适中的位置;小人之所以违背中庸,是因为小人没有顾虑和畏惧啊。”

朱熹注:右第二章。

 

子曰:“中庸其至矣乎!民鲜能久矣!”

孔子说:“中庸是德的极致吧!百姓已经很久都不能做到了!”

朱熹注:右第三章。

 

子曰:“道之不行也,我知之矣,知者过之,愚者不及也;道之不明也,我知之矣,贤者过之,不肖者不及也。人莫不饮食也,鲜能知味也。”

孔子说:“道不能实行的原因,我知道了:智者过了,愚者达不到。道不能弘扬的原因,我知道了:贤者过了,不贤的人达不到。人没有不饮食的,但却很少有人能够知道其中的滋味。”

朱熹注:右第四章。

 

子曰:“道其不行矣夫?”

孔子曰:“道难道不能推行了吗?”

朱熹注:右第五章。

 

子曰: “舜其大知也与?舜好问而好察迩言,隐恶而扬善,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其斯以为舜乎!”

孔子说:“舜真的是具有大智慧吧?舜好问而且喜好分析浅近的语言的含义。隐匿别人的坏处,宣扬别人的好处。把握过和不及两端,选择适中的用于百姓。这就是他之所以是舜的原因吧!”

朱熹注:右第六章。

【成语】隐恶扬善

【解释】隐:隐匿;扬:宣扬。不谈人的坏处,光宣扬人的好处。

【出处】《礼记·中庸》

【成语】执两用中

【解释】指做事要根据不同情况,采取适宜的办法。

【出处】《礼记·中庸》

 

子曰:“人皆曰予知,驱而纳诸罟(gǔ)擭(huò)陷阱之中,而莫之知辟也。人皆曰予知,择乎中庸而不能期月守也。”

孔子说:“人都说自己聪明,可是被驱赶到罗网陷阶之中,却没有知躲避的。人都说自己聪明,选择了中庸之道却连一个月也不能坚持。”

朱熹注:右第七章。

 

子曰:“回之为人也,择乎中庸,得一善,则拳拳服膺而弗失之矣。”

孔子说:“我的弟子颜回的为人,选择了中庸之道,发现了一个好处,就牢牢放在心上而不使其失去。”

【成语】拳拳服膺

【解释】拳拳:紧握不舍,引伸为恳切;服膺:铭记心中。形容恳切地牢记不忘。

【出处】《礼记·中庸》

朱熹注:右第八章。

 

子曰:“天下国家可均也,爵禄可辞也,白刃可蹈也,中庸不可能也。”

孔子说:“天下国家都可以平治,官爵俸禄可以放弃,白刃可以践踏,中庸却不可能做到。”

朱熹注:右第九章。

 

子路问强。子曰:“南方之强与?北方之强与?抑而强与?宽柔以教,不报无道,南方之强也,君子居之。衽金革,死而不厌,北方之强也,而强者居之。故君子和而不流,强哉矫!中立而不倚,强哉矫!国有道,不变塞焉,强哉矫!国无道,至死不变,强哉矫!”

孔子的学生子路(名仲由)向孔子请教什么是强。孔子说:“你是要问南方的强?北方的强?还是你认为的强呢?用宽厚柔和的态度教化百姓,对没有道理的人也不加以报复,这是南方的强,君子具有这种强。用兵器甲胄作枕席,到死都不会厌倦,这是北方的强,强悍的人具有这种强。所以君子中庸而不迁就,是强中之强!保持中立而不偏不倚,是强中之强!国家有道,不改变没有达到的志向,是强中之强!国家无道,到死也不改变,是强中之强!”

朱熹注:右第十章。

 

子曰:“素(索)隐行怪,后世有述焉,吾弗为之矣。君子遵道而行,半涂而废,吾弗能已矣。君子依乎中庸,遯(遁)世不见知而不悔,唯圣者能之。”

孔子说:“探索隐暗的事情而行为怪异,后世也许有人记述他,我不会这样做。君子遵道而行,有的半途而废,而我不能停止。君子遵循中庸之道,即使避世不被人了解也不后悔,只有圣人才能这样。”

朱熹注:右第十一章。

【成语】索隐行怪

【解释】索:探索;隐:隐暗的事;行:从事;怪:怪事。求索隐暗的事情,而行怪迂之道。意指身居隐逸的地方,行为怪异,以求名声。

【出处】《礼记·中庸》

【成语】半涂而废

【解释】废:停止。指做事不能坚持到底,中途停顿,有始无终。

【出处】《礼记·中庸》

 

君子之道费而隐。夫妇之愚,可以与知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夫妇之不肖,可以能行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能焉。天地之大也,人犹有所憾。故君子语大,天下莫能载焉;语小,天下莫能破焉。《诗》云:“鸢(yuān)飞戾天,鱼跃于渊。”言其上下察也。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及其至也,察乎天地。

君子之道用途广大而又精微。匹夫匹妇虽然愚笨,也是可以知道的,但到了其至高的境界,即使是圣人也会有所不知了;匹夫匹妇虽然能力不足,也是可以施行的,但到了其至高的境界,即使是圣人也有所不能了。天地如此之大,但人仍有遗憾的地方。所以君子说到大的方面,天下都不能承载;说到小的方面,天下都没有人能够破解。《诗经·大雅·旱麓》上说:“鹰飞到天上,鱼游在深水。”说的是上下察看。君子之道,开始于匹夫匹妇,但到了其至高的境界,就能明察整个天地。

朱熹注:右第十二章。子思之言,盖以申明首章道不可离之意也。其下八章,杂引孔子之言以明之。

【成语】鱼跃鸢飞

【解释】指万物各得其所。

【出处】《诗经·大雅·旱麓》:鸢飞戾天,鱼跃于渊。

 

子曰:“道不远人。人之为道而远人,不可以为道。诗云:‘伐柯伐柯,其则不远。’执柯以伐柯,睨而视之,犹以为远。故君子以人治人,改而止。忠恕违道不远,施诸己而不愿,亦勿施于人。君子之道四,丘未能一焉:所求乎子,以事父未能也;所求乎臣,以事君未能也;所求乎弟,以事兄未能也;所求乎朋友,先施之未能也。庸德之行,庸言之谨,有所不足,不敢不勉,有余不敢尽;言顾行,行顾言,君子胡不慥(zào)慥尔!”

孔子说:“道并不远离人。如果有人推行道却远离人,那他就不可以推行道了。《诗经·豳风·伐柯》上说:‘砍削斧柄,砍削斧柄,斧柄样子并不远。’手里拿着斧柄砍削斧柄,斜着眼对比一下,觉得差异还是很大。所以君子根据人本身的特点来治人,他能改了就停下来。忠恕离道就不远了,加在自己身上自己不愿意的事,也就不要强加给别人。君子之道有四个,我孔丘连其中的一个也没能做到:要求儿子对我做的,我侍奉父亲时还没能做到;要求家臣对我做的,我侍奉君王时还没能做到;要求弟弟对我做的,我侍奉哥哥时还没能做到;要求朋友对我做的,我却不能先对他做到。一般的道德规范要推行,平常的语要谨慎,如果有做得不足的地方,不敢不勉励自己,说话要留有余地不要说得太满。语言要顾及行为,行为要顾及语言,君子岂不都是这样忠厚老实的吗!”

朱熹注:右第十三章。

 

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难,行乎患难;君子无入而不自得焉。在上位不陵下,在下位不援上,正己而不求于人则无怨。上不怨天,下不尤人。故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险以徼幸。子曰:“射有似乎君子;失诸正鹄(gǔ),反求诸其身。”

君子根据现在所处的位置行事,不要求他人。现在处于富贵的地位,行事合乎富贵;现在处于贫贱的地位,行事合乎贫贱;现在处于夷狄之地,行事合乎夷狄之地的风俗;现在处于患难之中,行事合乎患难之中的情况;君子无论在任何地方都会怡然自得。作为上级,不欺凌下级;作为下级,不攀附上级。端正自己而不要求别人就没有抱怨。上不抱怨天,下不怨恨人。所以君子安居现状以等待天命,小人行险以图获得不应得的东西。孔子说:“射箭君子有相似之处,没有射中箭靶的中心,要反过来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朱熹注:右第十四章。

【成语】素位而行

【解释】素位:安于平常所处的地位。指安于现在所处的地位,并努力做好应当做的事情。

【出处】《礼记·中庸》

【成语】怨天尤人

【解释】天:天命,命运;尤:怨恨,归咎。指遇到挫折或出了问题,一味报怨天,责怪别人。

【出处】《论语·宪问》:不怨天,不尤人,下学而上达,知我者其天乎!

 

君子之道,辟如行远必自迩,辟如登高必自卑。诗曰:“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兄弟既翕(xī),和乐且耽;宜尔室家,乐尔妻帑(nú)。” 子曰:“父母其顺矣乎!”

君子之道,譬如远行一定要从近处开始,譬如登高一定要从低处起步。《诗经·小雅·常棣》上说:“妻儿情投意合,就像琴瑟和鸣;兄弟和顺,和睦欢乐;使你家庭美满,使你妻儿快乐。”孔子说:“这样父母也就顺心了啊!”

朱熹注:右第十五章。

【成语】行远升高

【解释】比喻为学由浅入深,逐步提高。

【出处】《尚书·太甲》:若升高,必自下;若陟遐,必自迩。

【成语】行远自迩

【解释】自:从;迩:近。走远路必须要从最近的一步走起。比喻做事情都得由浅入深,一步步前进。

【出处】《礼记·中庸》

【成语】登高自卑

【解释】比喻事情的进行有一定的顺序。

【出处】《礼记·中庸》

 

子曰:“鬼神之为德,其盛矣乎!视之而弗见,听之而弗闻,体物而不可遗。使天下之人齐明盛服,以承祭祀。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诗曰:‘神之格思,不可度思!矧(shěn)可射思!’夫微之显,诚之不可揜(yǎn,掩)如此夫。”

孔子说:“鬼神的德,盛大啊!看却看不见,听也听不到,生发万物而没有遗漏。让天下的人整齐而严明地穿着祭服,以承受祭祀。无所不在啊!好像在你上面,好像在你左右。《诗经·大雅·抑》上说:‘神的到来,不可揣测!怎么能懈怠不敬!’鬼神从隐秘到明显,真的是像这样不可掩藏啊!”

朱熹注:右第十六章。

 

子曰:“舜其大孝也与?德为圣人,尊为天子,富有四海之内。宗庙飨(xiǎng)之,子孙保之。故大德必得其位,必得其禄,必得其名,必得其寿。故天之生物,必因其材而笃焉。故栽者培之,倾者覆之。诗曰:‘嘉君子,宪宪(显显)令德!宜民宜人,受禄于天;保佑命之,自天申之!’故大德者必受命。”

孔子说:“舜有大孝吧?在德上是圣人,尊贵为天子,而富有四海。宗庙接受献祭,子孙保持对他的祭祀。所以拥有大德就一定会得到应有的地位,一定会得到应有的俸禄,一定会得到应有的名声,一定会得到应有的寿命。所以上天生养万物,一定会根据其材质而厚待它们。所以能够种植的就培育,已经倾斜的就推*翻。《诗经·大雅·假乐》上说:‘美好而快乐的君子,有显著的美德!使百姓得到安抚,使官员各适其位,接受上天的俸禄;保佑他,授命给他,由上天反复告诉他!’所以有大德的人一定会承受天命。”

朱熹注:右第十七章。

 

子曰: “无忧者其惟文王乎! 以王季为父, 以武王为子,父作之,子述之。武王缵(zuǎn)大王、王季、文王之绪,一戎衣而有天下,身不失天下之显名。尊为天子,富有四海之内。宗庙飨之,子孙保之。武王末受命,周公成文武之德,追王大王、王季,上祀先公以天子之礼。斯礼也,达乎诸侯大夫,及士庶人。父为大夫,子为士;葬以大夫,祭以士。父为士,子为大夫;葬以士,祭以大夫。期之丧达乎大夫,三年之丧达乎天子,父母之丧无贵贱一也。”

孔子说:“没有忧虑的人只有周文王把!王季(季历)是他的父亲,周武王是他的儿子,父亲建立法度,儿子能够奉行。周武王继承了太王(古公亶父)、王季、周文王未竟的事业,一旦穿上戎装就拥有了天下,而本身也没有失去在天下显赫的名声。尊贵为天子,而富有四海。宗庙接受献祭,子孙保持对他的祭祀。周武王到了老年才接受天命,周公完成了周文王、周武王的功业,追封太王、王季为王,以天子之礼祭祀太王之前的祖先。这个礼仪,通行到诸侯大夫,以及士和普通人。父亲是大夫,儿子是士;以大夫之礼安葬,以士礼祭祀。父亲是士,儿子是大夫;以士礼安葬,以大夫之礼祭祀。一年的丧期(即为旁系亲属守丧)推行到大夫,三年的丧期(即为父母守丧)推行到天子,父母的丧礼不分贵贱是一样的。”

朱熹注:右第十八章。

 

子曰:“武王、周公,其达孝矣乎!夫孝者:善继人之志,善述人之事者也。春秋修其祖庙,陈其宗器,设其裳衣,荐其时食。宗庙之礼,所以序昭穆也;序爵,所以辨贵贱也;序事,所以辨贤也;旅酬下为上,所以逮贱也;燕毛,所以序齿也。践其位,行其礼,奏其乐,敬其所尊,爱其所亲,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孝之至也。郊社之礼,所以事上帝也,宗庙之礼,所以祀乎其先也。明乎郊社之礼、禘尝之义,治国其如示诸掌乎。”

孔子说:“周武王和周公,他们应该是天下最孝的人了吧!孝顺的人:善于继承前人的志向,善于奉行前人的法度。春秋两祭的时候,修饰完备祖庙,把祖宗的祭器陈列出来,让尸(扮演祖先的人)穿上祖先留下来的衣服,供奉应时的食物。按照宗庙之礼,排定昭穆(古代宗法制度,宗庙或宗庙中神主的排列次序,始祖居中,以下父子递为昭穆,左列为昭,右列为穆。)次序;序数爵位,以分辨地位的尊卑;安排事项,以分辨贤能;祭礼完毕后众亲宾一起宴饮,相互敬酒(即旅酬)时,地位低的要先敬地位高的,然后地位高的回敬,把宗庙祭祀的恩惠施及于地位低的人(即逮贱、逮下);祭祀后宴饮时要按须发的颜色,排列长幼的坐次。坐到相应的座位上,行相应的礼,奏相应的乐曲,恭敬祖先所尊崇的,亲爱祖先所亲爱的,侍奉死者如同侍奉生者,侍奉不在的人如同侍奉健在的人,这是孝的极致。祭祀天地之礼,用来侍奉上帝,宗庙之礼,用来祭祀祖先。明白了祭祀天地之礼、天子诸侯岁时祭祖之义,治国就像把国家放在手掌上来看那样了。”

朱熹注:右第十九章。

 

哀公问政。子曰:“文武之政,布在方策。其人存,则其政举;其人亡,则其政息。人道敏政,地道敏树。夫政也者,蒲卢也。故为政在人,取人以身,修身以道,修道以仁。仁者,人也,亲亲为大;义者,宜也,尊贤为大;亲亲之杀,尊贤之等,礼所生也。故君子不可以不修身;思修身,不可以不事亲;思事亲,不可以不知人;思知人,不可以不知天。”

鲁哀公问孔子如何为政。孔子说:“周文王、周武王的政事,记载在典籍上。他们在世,他们的政策就能实施;他们去世,他们的政策就废弛了。为人之道在于勤于政事;为地之道在于勤于繁殖草木。施政的人,就是果蠃(一种细腰的蜂。郑玄注:“蒲卢,蜾蠃,谓土蜂也。《诗》曰:‘螟蛉有子,蜾蠃负之。’螟蛉,桑虫也,蒲卢取桑虫之子去而变化之,以成为己子,政之于百姓,若蒲卢之于桑虫然。”)。所以为政取决于人,用人要依据其本身的素质,陶冶身心、涵养德性要以道,修养道要以仁。仁,就是人,亲爱亲人为大;义,就是适宜,尊重贤者为大;亲爱亲人的等差,尊重贤者的等级,是由礼所产生的。所以,君子不可以不修养自身;想要修养自身,不可以不侍奉亲人;想要侍奉亲人,不可以不知人;想要知人,不可以不知天。”

天下之达道五,所以行之者三。曰:君臣也,父子也,夫妇也,昆弟也,朋友之交也。五者,天下之达道也。知、仁、勇三者,天下之达德也,所以行之者一也。或生而知之,或学而知之,或困而知之,及其知之,一也;或安而行之,或利而行之,或勉强而行之,及其成功,一也。

天下公认的准则有五个,用以推行的手段有三个。包括:君臣、父子、夫妇、兄弟、朋友之间的交往,这五个,是天下公认的准则。智、仁、勇,是天下通行不变的道德,用以推行的道理是一样的。有的人是生来就知道的,有的是学习以后知道的,有的遇到困难以后知道的,等到他们知道了,是一样的;有的人是心安理得地去推行,有的人是为了利益而去推行,有的人是勉强去推行,等到他们成功了,是一样的。

子曰:“好学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知斯三者,则知所以修身;知所以修身,则知所以治人;知所以治人,则知所以治天下国家矣。”

孔子说:“喜好学习就接近了智,努力推行就接近了仁,知道羞耻就接近了勇。知道这三点,就知道了用什么来陶冶身心、涵养德性;知道了用什么来陶冶身心、涵养德性,就知道了用什么来管理别人;知道了用什么来管理别人,就知道了用什么来治理天下和国家了。”

凡为天下国家有九经,曰:修身也,尊贤也,亲亲也,敬大臣也,体群臣也,子庶民也,来百工也,柔远人也,怀诸侯也。修身则道立,尊贤则不惑,亲亲则诸父昆弟不怨,敬大臣则不眩,体群臣则士之报礼重,子庶民则百姓劝,来百工则财用足,柔远人则四方归之,怀诸侯则天下畏之。齐明盛服,非礼不动,所以修身也;去谗远色,贱货而贵德,所以劝贤也;尊其位,重其禄,同其好恶,所以劝亲亲也;官盛任使,所以劝大臣也;忠信重禄,所以劝士也;时使薄敛,所以劝百姓也;日省月试,既禀称事,所以劝百工也;送往迎来,嘉善而矜不能,所以柔远人也;继绝世,举废国,治乱持危,朝聘以时,厚往而薄来,所以怀诸侯也。凡为天下国家有九经,所以行之者一也。

治理天下和国家有九项准则。包括:陶冶身心、涵养德性,尊重贤者,亲爱亲人,恭敬大臣,体恤下级臣子,爱民如子,招徕百工,优待远客,安抚诸侯。陶冶身心、涵养德性就能确立道;尊重贤者就不会迷惑;亲爱亲人就不会使诸位叔伯兄弟抱怨;恭敬大臣就不会遇事无措;体恤下级臣子,士就会竭力报效;爱民如子,百姓就会相互劝勉以为善;招徕百工,财物就会充足;优待远客,四方百姓就会归附;安抚诸侯,天下的人就会敬畏。整齐而严明地穿着祭服,非礼不动,以此来陶冶身心、涵养德性;去除谗言、疏远女色,轻视财物而重视德行,以此来劝勉贤者;尊崇其地位,丰厚其俸禄,和他们的好恶一致,以此来劝勉亲爱亲人;高级官员任由其使用下属,以此来劝勉大臣;提高忠信之士的俸禄,以此来劝勉士;因时役使百姓,降低赋税,以此来劝勉百姓;经常视察考核,按劳付酬,以此来劝勉百工;送往迎来,嘉奖有才能的人,同情能力不足的人,以此来优待远客;恢复已灭绝的宗祀,恢复被灭亡了的国家,治理祸乱、扶持危难,按时朝见天子、聘问诸侯,赠送丰厚而纳受微薄,以此来安抚诸侯。大凡治理天下和国家有九项准则,用以推行这些准则的道理是一样的。

凡事豫则立,不豫则废。言前定则不跲(jié),事前定则不困,行前定则不疚,道前定则不穷。在下位不获乎上,民不可得而治矣;获乎上有道:不信乎朋友,不获乎上矣;信乎朋友有道:不顺乎亲,不信乎朋友矣;顺乎亲有道:反诸身不诚,不顺乎亲矣;诚身有道:不明乎善,不诚乎身矣。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诚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圣人也。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有弗学,学之弗能弗措也;有弗问,问之弗知弗措也;有弗思,思之弗得弗措也;有弗辨,辨之弗明弗措也;有弗行,行之弗笃弗措也;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果能此道矣,虽愚必明,虽柔必强。

凡事有准备就会成功,没有准备就会失败。说话之前先想好就不会被问住,做事之前先想好就不会感到困扰,行动之前先想好就不会感到后悔;指导思想要在事前想好就不会穷尽。作为下级而得不到上司信任,是不可能管理好百姓的;要取得上司的信任有道:不被朋友信任,就不会得到上司的信任。被朋友信任有道:侍奉父母而不能使父母顺心,就不会被朋友信任。使父母顺心有道:反躬自省不诚,就不能使父母顺心。使自己心诚有道:不明白什么是善,就不能使自己心诚。诚,是天之道;追求诚,是人之道。诚,不用勉强就能符合(道),不用思考就能明白,从容自在旧符合道,是圣人。追求诚,选择善而且坚持善。广博地学习,仔细地询问,谨慎地思考,明确地分辨,切实地推行。要么不学,学了没有学会就不能放下;要么不问,问了没有明白就不能放下;要么不想,想了没有明白就不能放下;要么不分辨,分辨了没有明确就不能放下;要么不推行,推行了而没有落实就不能放下。别人用一分努力就能做到,我用百分努力去做;别人用十分努力就能做到,我用千分努力去做。果真能这样做,虽然愚笨也一定会变得明白,虽然柔弱也一定会变得强大。

朱熹注:右第二十章。

【成语】人存政举

【解释】旧指一个掌握政权的人活着的时候,他的政治主张便能贯彻。

【出处】《礼记·中庸》

【成语】人亡政息

【解释】亡:失去,死亡;息:废,灭。旧指一个掌握政权的人死了,他的政治措施也跟着停顿下来。

【出处】《礼记·中庸》

【成语】日省月试

【解释】省:检查;试:考核。每天检查,每月考核。形容经常查考。

【出处】《礼记·中庸》

【成语】送往迎来

【解释】走的欢送,来的欢迎。形容忙于交际应酬。

【出处】《庄子·山木》:其送往而迎来,来者勿禁,往者勿止。

【成语】厚往薄来

【解释】在交往中施予丰厚而纳受微薄。

【出处】《礼记·中庸》

【成语】人一己百

【解释】别人一次就做好或学会的,自己做一百次,学一百次。比喻以百倍的努力赶上别人。

【出处】《礼记·中庸》

 

自诚明,谓之性;自明诚,谓之教。诚则明矣,明则诚矣。

由诚到明白,叫做天性;由明白到诚,叫做教化。诚就会明白,明白就会诚了。

朱熹注:右第二十一章。子思承上章夫子天道、人道之意而立言也。自此以下十二章,皆子思之言,以反复推明此章之意。

 

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

只有天下至诚的人,才能够完全发挥他的本性;能够完全发挥他的本性,就能够完全发挥人的本性;能够完全发挥人的本性,就能够完全发挥事物的本性;能够完全发挥事物的本性,就可以帮助天地化生养育万物;可以帮助天地化生养育万物,就可以与天地并列了。

朱熹注:右第二十二章。

 

其次致曲,曲能有诚,诚则形,形则着,着则明,明则动,动则变,变则化,唯天下至诚为能化。

次一等的人致力于事物的某一方面,事物的某一方面也能有诚。诚就会表现出来,表现出来了就会显著,显著了就会明朗,明朗了就会感人,感人了就会改变,改变了就能化育万物。只有天下至诚的人能化育万物。

朱熹注:右第二十三章。

 

至诚之道,可以前知。国家将兴,必有祯祥;国家将亡,必有妖孽;见乎蓍(shī)龟,动乎四体。祸福将至:善,必先知之;不善,必先知之。故至诚如神。

至诚之道,可以事先知道。国家将要兴起,必然有吉祥的征兆;国家将要灭亡,必然有反常的现象。表现在用来占卜的著草和龟甲上,表现在人的动作仪态上。祸福将要来临:好事,一定能事先知道;坏事,一定能事先知道。所以至诚如神。

朱熹注:右第二十四章。

 

诚者,自成也;而道,自道也。诚者物之终始,不诚无物。是故君子诚之为贵。诚者,非自成己而已也,所以成物也。成己,仁也;成物,知也。性之德也,合外内之道也,故时措之宜也。

诚,是自我成就;道,是自我引导。诚是事物的开始和结局,不诚就没有事物。所以君子以追求诚为贵。诚,不是自我成就而已,还要用以成就事物。自我成就,是仁;成就事物,是智。本性的德,合乎成就事物和自我成就之道,所以要因时而用。

朱熹注:右第二十五章。

 

故至诚无息。不息则久,久则征,征则悠远,悠远则博厚,博厚则高明。博厚,所以载物也;高明,所以覆物也;悠久,所以成物也。博厚配地,高明配天,悠久无疆。如此者,不见而章,不动而变,无为而成。天地之道,可一言而尽也:其为物不贰,则其生物不测。天地之道:博也,厚也,高也,明也,悠也,久也。今夫天,斯昭昭之多,及其无穷也,日月星辰系焉,万物覆焉。今夫地,一撮土之多,及其广厚,载华岳而不重,振河海而不泄,万物载焉。今夫山,一卷石之多,及其广大,草木生之,禽兽居之,宝藏兴焉。今夫水,一勺之多,及其不测,鼋鼍(yuán tuó)、蛟龙、鱼鳖生焉,货财殖焉。诗云:“维天之命,于穆不已!”盖曰天之所以为天也。“于乎不(丕)显!文王之德之纯!”盖曰文王之所以为文也,纯亦不已。

所以至诚是没有间断的。没有间断就会长久,长久就会表现出来,表现出来就会悠远,悠远就会广博深厚,广博深厚就会崇高明睿。广博深厚,用以承载万物;崇高明睿,用以覆盖万物;悠久,用以成就万物。广博深厚配合地,崇高明睿配合天,悠久而没有疆界。能够这样,还没有看到就已经彰显,不动就已经有了变化,没有行动就会有所成就。天地之道,可以用一个诚字来概括:天地做一切事情都专一不二,所以生长万物多得不可估量。天地之道:博、厚、高、光、悠、久。现在的天,是由小小的明亮汇聚起来的,及至无穷的时候,日月星辰都要靠它维系,万物都被它所覆盖。现在的地,是由一撮土汇聚起来的,及至广博深厚时,承载山岳也不觉得沉重容纳江河湖海也不会外泄,万物都由它承载。现在的山,是由拳头大的石块汇聚起来的,及至广大的时候,草木在上面生长,禽兽在上面居住,宝藏在上面储藏。现在的水,是由一勺一勺的水汇聚起来的,及至深不可测的时候,大鳖和扬子鳄、蛟龙、鱼鳖等都在里面生长,财物都在里面繁殖。《诗经·周颂·维天之命》上说,“只有天命,深远而没有尽头!”大概是说天之所以为天的原因吧。“在这里丕显出来!周文王的德如此纯粹!”大概是说的周文王之所以被称为文的原因吧,纯粹而没有止境。

朱熹注:右第二十六章。

 

大哉圣人之道!洋洋乎!发育万物,峻极于天。优优大哉!礼仪三百,威仪三千。待其人而后行。故曰苟不至德,至道不凝焉。故君子尊德性而道问学,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温故而知新,敦厚以崇礼。故居上不骄,为下不倍,国有道其言足以兴,国无道其默足以容。《诗》曰:“既明且哲,以保其身”,其此之谓与!

圣人之道伟大啊!盛大啊!生发养育万物,高及于天。最为优美啊!礼仪三百,威仪(古代祭享等典礼中的动作仪节及待人接物的礼仪)三千。有待于圣人来推行。所以说如果没有至高的德,至高的道就不会完成。所以君子尊崇道德品性而由此求知,至于广大而穷尽精粹和微细,非常高明而奉行中庸之道;温习旧的知识从而得到新的理解和体会;诚朴宽厚以尊崇礼仪。所以身为上级不骄傲,下级就不会反叛,国家有道,他的言论足以兴邦;国家无道,他的沉默足以使自己被包容。《诗经·大雅·烝民》上说:“既明智又洞察事理,以保全自身。”大概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吧!

朱熹注:右第二十七章。

【成语】温故知新

【解释】温:温习;故:旧的。温习旧的知识,得到新的理解和体会。也指回忆过去,能更好地认识现在。

【出处】《论语·为政》: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

【成语】明哲保身

【解释】明智的人善于保全自己。现指因怕连累自己而回避原则斗争的处世态度。

【出处】《诗经·大雅·烝民》:既明且哲,以保其身,夙夜匪懈,以事一人。

 

子曰:“愚而好自用,贱而好自专,生乎今之世,反古之道。如此者,灾及其身者也。”非天子,不议礼,不制度,不考文。今天下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虽有其位,苟无其德,不敢作礼乐焉;虽有其德,苟无其位,亦不敢作礼乐焉。子曰:“吾说夏礼,杞不足征也;吾学殷礼,有宋存焉;吾学周礼,今用之,吾从周。”

孔子说:“愚笨却喜欢自以为是,卑贱却喜欢独断专行。生于当今之世,却想回复古代的制度。这样做的人,灾祸一定会降临到他身上。”不是天子就不要检讨礼,不要制定法度,不要考订文字。现在天下车的轮距一致,公文用统一的文字,行为遵从同样的伦理。虽然有天子之位,如果没有相应的德行,不敢制作礼乐制度的;虽然有相应的德行,如果没有天子之位,也不敢制作礼乐制度。孔子说:“我谈论夏朝的礼制,夏禹的后代杞国不足以证明我的话;我学习殷朝的礼制,商汤的后裔宋国还保留着;我学习周朝的礼制,现在还在使用,我遵从周礼。”

朱熹注:右第二十八章。

 

王天下有三重焉,其寡过矣乎!上焉者,虽善无征,无征不信,不信民弗从;下焉者,虽善不尊,不尊不信,不信民弗从。故君子之道:本诸身,征诸庶民,考诸三王而不缪,建诸天地而不悖,质诸鬼神而无疑,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质诸鬼神而无疑,知天也;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知人也。是故君子动而世为天下道,行而世为天下法,言而世为天下则。远之则有望,近之则不厌。《诗》曰:“在彼无恶,在此无射;庶几夙夜,以永终誉!”君子未有不如此而蚤(早)有誉于天下者也。

称王于天下做好三件重要的事情(仪礼、制度、考文),他的过错也就会很少了吧!以前的朝代,虽然好但没有证据,没有证据就不能使人相信,不能使人相信,百姓就不会跟从。至于现在,虽然好但没有尊崇,没有尊崇就不能使人信服,不能使人信服,百姓就不会跟从。所以君子之道:以自身为根本,通过平民百姓来验证。考证于夏、商、周三代先王也没有错误,立之于天地之间也没有违背,求证于鬼神也没有疑问,百世以后等到圣人出现也不迷惑。求证于鬼神也没有疑问,是知天;百世以后等到圣人出现也不迷惑,是知人。所以君于的言行就世代成为天下的法则,行为就世代成为天下的法度,语言就世代成为天下的准则。远离他就要仰望,在他身边也不会感到厌倦。《诗经·周颂·振鹭》上说,“在他的国家没有人憎恶,在这里就没有人厌烦,他几乎日夜操劳,为了永久保持美好的名望。”君于没有不这样做而能够早早在天下获得名誉的。

朱熹注:右第二十九章。

 

仲尼祖述尧舜,宪章文武;上律天时,下袭水土。辟如天地之无不持载,无不覆帱(dào),辟如四时之错行,如日月之代明。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小德川流,大德敦化,此天地之所以为大也。

孔子远宗尧舜之道,近守周文王、周武王之法;上顺乎天时,下因循水土。譬如天地没有什么不承载,没有什么不覆盖。譬如四季的更迭运行,像日月的交替光明。万物并存而不互相伤害,道并行而不相互悖逆。小的德像河水流动脉络分明而不停息,大的德敦厚以化育万物。这就是天地之所以伟大的地方。

朱熹注:右第三十章。

【成语】祖述尧舜,宪章文武

【解释】遵循尧舜之道,效法周文王、周武王之制。

【出处】《礼记·中庸》

 

唯天下至圣,为能聪明睿知,足以有临也;宽裕温柔,足以有容也;发强刚毅,足以有执也;齐庄中正,足以有敬也;文理密察,足以有别也。溥(pǔ)博渊泉,而时出之。溥博如天,渊泉如渊。见而民莫不敬,言而民莫不信,行而民莫不说。是以声名洋溢乎中国,施及蛮貊;舟车所至,人力所通;天之所覆,地之所载,日月所照,霜露所队(坠);凡有血气者,莫不尊亲,故曰配天。

只有天下至高的圣人,能够聪明睿智,足以君临天下;宽大温柔,足以包容;奋发图强而刚毅果决,足以决断;严肃诚敬而不偏不倚,足以恭敬;文章条理详细明辩,足以辨别。普遍而广远、沉静深邃而有根本,因时代而出现。普遍而广远好像天,沉静深邃而有根本好像渊。出现了百姓没有不恭敬的,言语百姓没有不相信的,行事百姓没有不高兴的。所以他的声名充满中国,影响到蛮夷之邦;车船能够到达的地方,人所能通行的地方;天所覆盖的地方,地所承载的地方,日月普照的地方,霜露坠落的地方;凡是有血气的人,没有不对他尊敬而又亲近的,所以说可以和天相配。

朱熹注:右第三十一章。

 

唯天下至诚,为能经纶天下之大经,立天下之大本,知天地之化育。夫焉有所倚?肫肫其仁!渊渊其渊!浩浩其天!苟不固聪明圣知达天德者,其孰能知之?

只有天下至诚的人,才能够经营筹划天下的常规,建立天下的根本,知道天地化生养育万物。他有什么依靠呢?恳切之至的仁!像沉静深邃的渊!像广大的天!如果不是拥有聪明睿智而上达天德的人,谁能够知道呢?

朱熹注:右第三十二章。

 

《诗》曰:“衣锦尚絅(jiǒng)。”恶其文之着也。故君子之道,闇(ān)然而日章;小人之道,的然而日亡。君子之道:淡而不厌,简而文,温而理,知远之近,知风之自,知微之显,可与入德矣。

《诗经·卫风·硕人》上说:“身穿锦绣,外披单衣。”这是厌恶文饰的显露,所以君子之道隐晦深远而日见彰显;个人之道明显而日渐消亡。君子之道,平淡而不让人厌倦,简单而有文采,温和而有条理,由远知近,由源知风,由明显知道细微,这样,就可以相与而进入德的境界了。

《诗》云:“潜虽伏矣,亦孔之昭!”故君子内省不疚,无恶于志。君子之所不可及者,其唯人之所不见乎。

《诗经·小雅·正月》上说:“虽然潜在水里很深,但还是看得很明白。”所以君子内心反省自己没有愧疚,不会损害自己的志向。君于之所以是常人不可企及的,大概在于这些不被常人看到的地方吧。

《诗》云:“相在尔室,尚不愧于屋漏。”故君子不动而敬,不言而信。

《诗经·大雅·抑》上说:“看到你在自己的屋子的时候,是否能无愧于神。”所以,所以君子不必通过行动就能恭敬,不必通过语言就能诚信。

《诗》曰:“奏假无言,时靡有争。”是故君子不赏而民劝,不怒而民威于鈇(fū)钺。

《诗经·商颂·烈祖》上说:“祭祀的时候奏乐,众人肃穆无言,此时没有争执。”所以君子不用赏赐而百姓就会互相劝勉向善;不用发怒而百姓就会畏惧于刑罚。

《诗》曰:“不(丕)显惟德,百辟其刑之。”是故君于笃恭而天下平。

《诗经·周颂·烈文》上说,“丕显德,诸侯们都来效法。”所以君子笃厚恭敬而天下太平。

《诗》云:“予怀明德,不大声以色。”子曰:“声色之于以化民,末也。”

《诗经·大雅·皇矣》上说:“我胸怀光明的德,不用疾声厉色。”孔子说:“用疾声厉色去教化百姓,是末行。”

《诗》曰:“德輶(yóu)如毛。”毛犹有伦。“上天之载,无声无臭。”至矣!

《诗经·大雅·烝民》上说:“德轻如毛。”毛还是可以比拟的。《诗经·大雅·文王》上说:“上天所承载的,没有声息也没有味道。”这是至高的境界啊!

朱熹注:右第三十三章。子思因前章极致之言,反求其本,复自下学为己谨独之事,推而言之,以驯致乎笃恭而天下平之盛。又赞其妙,至于无声无臭而后已焉。盖举一篇之要而约言之,其反复丁宁示人之意,至深切矣,学者其可不尽心乎!

【成语】德輶如毛

【解释】德轻得象羽毛一样。指施行仁德并不困难,而在于其志向有否。

【出处】《诗经·大雅·烝民》


鲜花

握手
1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游客 2015-12-18 14:20
看看我注的中庸,你的太学者气。

中庸即执中之功
第一章 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天命是生下来就有的生命力,这种活力特质叫作性。孟子说:“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人具有和动物一样的肉身与意识,所谓人性也就有动物性和知觉意识两部分。动物愚痴,人较聪明,明白因果推理。人常常认为是五官知觉,而不知五官仅是收发器,能知觉的另有一物。因为无形无相,却能知能觉,被人叫作神灵。基于这样的特质,人性可分为三层:难懂推理归纳的动物性,学会归纳推理的人性和无形却能知觉的灵性。每层再分三*级,共有贪、嗔、痴、慢、疑、清、明、空与灵九等。能统帅性叫作道,训练出统帅能力,从而能指导别人,叫作教。
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可离,非道也。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莫通假暮,昼夜交替的时候,黑暗隐藏在光明背后,都是从微小开始扩大逐渐呈现出来,这种状态就是暮。《五行说》说:“慎其独也者,言舍夫五而慎其心之谓者也,然后一。一也者,夫五夫为一心也,然后德至。”“言至内者之不在外也。是之谓独。独也者,舍体也。”舍去五官的感受,就忘记了身体,只剩下一个觉,这就是独,就像暮色呈现一样。
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喜怒哀乐是七情六欲的简指,归为情感类型,全属于心理特征。只有一爱是付出,而喜、怒、哀、惧、恶、欲共同特点都是想要,称为六欲。《五行》说:“颜色容貌变温也。以其中心与人交悦也,中心悦焉。迁于兄弟,戚也。戚而信之,亲也。亲而笃之,爱也。”爱因悦乐而自愿付出。情欲未生的状态叫作中,情欲虽生但不让发出心外,而是胎死心中,叫作和。《性自命出》说:“或舍为之节则也。”就是只让六欲不发的意思吧。《礼记•月令》说:孟冬之月,天气上腾,地气下降,天地不通,闭塞而成冬。”《德圣》说:“道者、德者、一者、天者、君子者,其闭塞谓之德,其行谓之道。”天地之气是道德本体,致中和,则两气相交,然后能自己验证生天生地生万物的过程。
第二章 仲尼曰:“君子中庸,小人反中庸。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时中;小人之反中庸也,小人而无忌惮也。”《周礼》说:“五曰保庸。”后面的注说:“安有功者。”中庸就是执中之功。时,一个季节,即三个月。
第三章 子曰:“中庸其至矣乎!民鲜能久矣。”
第四章 子曰:“道之不行也,我知之矣:知者过之,愚者不及也。道之不明也,我知之矣:贤者过之,不肖者不及也。人莫不饮食也,鲜能知味也。” 能觉到每一口水、一口饭咀嚼与下咽的经过,那就离道不远了。
第五章 子曰:“道其不行矣夫!”
第六章  子曰:“舜其大知也与!舜好问而好察迩言,隐恶而扬善。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其斯以为舜乎!”大舜已体验过天道,然后再行人道,明白善恶都是以为个人的利益得失进行的判断。
第七章 子曰:“人皆曰‘予知’;驱而纳诸罟擭陷阱之中,而莫之知辟也。人皆曰:‘予知’;择乎中庸而不能期月守也。” 期月,满一个月,三十天。孔子说:“君子而时中。”“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圣人也。”自己与君子、圣人一比,即能自己了解诚意不足。
第八章 子曰:“回之为人也,择乎中庸,得一善,则拳拳服膺而弗失之矣。” 颜回尝到执中的一点好处,就拳拳把情欲的念头打服在心中。
第九章 子曰:“天下国家可均也,爵禄可辞也,白刃可蹈也,中庸不可能也。” 能,胜任。战胜情欲,原本是自己一个人的活,却常常被搞成似乎是天下最难的工作。
第十章 子路问“强”。子曰:“南方之强与?北方之强与?抑而强与?宽柔以教,不报无道,南方之强也,君子居之;衽金革,死而不厌,北方之强也,而强者居之。故君子和而不流,强哉矫!中立而不倚,强哉矫!国有道,不变塞焉,强哉矫!国无道,至死不变,强哉矫!”在古代,弟娶寡嫂,侄娶寡婶,叫做报。天地交,万物生,不报就会导致天地之气闭塞不行,不行不交则缺少生机。君子效法天地,以中和为度,以生机为贵。《性自命出》说,“人之巧言利词者,不有夫咄咄之心则流。”中和理想,须用咄咄之心做保障,不管外在变化怎么样,赤诚不变!
第十一章 子曰:“素隐行怪,后世有述焉,吾弗为之矣。君子遵道而行,半途而废,吾弗能已矣。君子依乎中庸,遁世不见知而不悔,唯圣者能之。”君子,君王之子。相对于他们的半途而废,导师却不能也停止啊。(如需要QQ2295797981)
第十二章 君子之道,费而隐。夫妇之愚,可以与知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夫妇之不肖,可以能行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能焉。天地之大也,人犹有所憾。故君子语大,天下莫能载焉;语小,天下莫能破焉。诗云:“鸢飞戾天,鱼跃于渊。”言其上下察也。君子之道,造端乎夫妇,及其至也,察乎天地。耗时费力却不显露的道,一般人也可知也可行,等到得道,圣人也有不及他的地方。
第十三章 子曰:“道不远人,人之为道而远人,不可以为道。诗云:‘伐柯,伐柯,其则不远。’执柯以伐柯,睨而视之,犹以为远。故君子以人治人,改而止。道在眼前,正视就近,邪视还远。治理人民,改过就行了。
忠恕违道不远,施诸己而不愿,亦勿施于人。君子之道四,丘未能一焉:所求乎子以事父,未能也;所求乎臣以事君,未能也;所求乎弟以事兄,未能也;所求乎朋友,先施之,未能也。庸德之行,庸言之谨;有所不足,不敢不勉;有余不敢尽。言顾行,行顾言,君子胡不慥慥尔!”《忠信之道》说:“忠,仁之实也。”忠恕从仁义而生,所以近道。
第十四章 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难,行乎患难。君子无入而不自得焉。在上位,不陵下;在下位,不援上;正己而不求于人则无怨。上不怨天,下不尤人。故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险以徼幸。子曰,“射有似乎君子。失诸正鹄,反求诸其身。”《性自命出》说:“喜怒哀悲之气,性也。及其见于外,则物取之也。”君子执中之功,不要心入外在,不能被环境所左右而自以为有所得。居,安住;易,变化。《大学》第一章就说:“康诰曰,‘克明德。’大甲曰,‘顾諟天之明命。’帝典曰:‘克明峻德。’”对比经中引用字词与排列结构:明德、明命、明峻德,就知道,命即是德。《大学》第一章接着说:“皆自明也。”执中之功,必须保持不受内外干扰,一心等待天德自然来覆,像日月来临。
第十五章 君子之道,辟如行远必自迩,辟如登高必自卑。诗曰,“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兄弟既翕,和乐且耽。宜尔室家,乐尔妻帑。”子曰,“父母其顺矣乎”。《性自命出》说:“道四术,唯人道为可道也。其三术者,道之而已。”

查看全部评论(1)

验证问答 换一个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