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国学复兴网 门户 查看主题

集權中國

发布者: wangofkings | 发布时间: 2016-12-9 15:50| 查看数: 708| 评论数: 6|帖子模式

本帖最后由 wangofkings 于 2016-12-29 00:34 编辑

月圓西方

或曰:外國的月亮比中國的圓。
逸民曰:此崇洋媚外者也。

好吧,那就換種方式來表達。
或曰:師夷長技以制夷。
逸民曰:教會徒弟,餓死師傅?
或曰:中學爲體,西學爲用。
逸民曰:此言乃近道矣。

西方有洋槍洋炮,我們的武術氣功大概是對付不了;西方有飛機軍艦,我們的刀槍劍戟好像也沒什麼用處。不學習西方先進的科學技術,挨了打還要割地賠款。
不學肯定是不行的了。
于是,一百多年來,我們一直在學習西方。

看看今天中國人的衣食住行吧。
我們穿的衣服从里得到外已經全盤西化了。而只有旗袍,大概是僅剩的還比較普遍穿著的中式服裝了。旗袍的出現,大約在民國之後,但顧名思義,旗袍者,八旗女子之袍也。就算女士可以穿旗袍,那麼男人又該穿什麼呢?長袍馬褂瓜皮帽?要不要再來根辮子呀?
日本、朝鮮都有自己的民族服裝,而且都是源于漢服。反倒是中國人沒有自己可穿的民族服裝了。悲夫?

从食來看,無疑是最具中國特色的了。餐具我們依然還在使用老祖宗發明的瓷器,而且瓷器也被科技發達的外國人普遍使用。至于烹調方法,無論煎炒烹炸,依然是傳統的。只是在城市里,我們不再燒柴了,而廚具在很大程度上也已經西化了。
當然,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西方人當然不甘心讓中國人吃中餐了。中國的中老年人普遍對西餐不感興趣,于是他們就把目標對準了青少年。麥當勞、肯德基,甚至在西方都被認爲是垃圾食品,但是在中國的青少年卻很是風行。誰知道二十年之後會怎麼樣呢?

說到住,我們又基本上算是徹底淪陷了。城市的高樓大廈,郊區的豪宅別墅,清一色的西式風格。當然,建築材料也完全是西式的。
當然,還有很多中國人,甚至外國人,都認爲四合院好。十多年前,層經帶著外國客人去過南鑼鼓巷。旅遊觀光,內急總是難免的。于是在忽明忽暗的氣味的引導下,來到公共廁所。有些外國朋友,特別是高雅的女士,紛紛止步門前。偶爾有一兩個不得不進去的先生,等他們出來的時候,那臉上的表情,可真夠值得看的。
好的四合院,那是宋慶齡故居,並不是一般小百姓能住的。

至于行,應該沒什麼好說的了吧。汽車、火車、輪船、飛機,通通都是西方的東西。鄉村還有牛車、馬車,但那也是兩千多年前,由西方傳入中國的。

中國人向西方學習了一百多年,難道中國人已經被西方徹底同化了嗎?
當然沒有。

点评

浅龙勿用  楼主文章可以公开化,不反对卖钱标题!  发表于 2016-12-28 15:58
丁香的歌  一针见血。趋之若鹜的,一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宣传大都是目而并非实质。  发表于 2016-12-9 16:45
已有 2 人评分银子 收起 理由
浅龙勿用 + 8
丁香的歌 + 3

总评分: 银子 + 11   查看全部评分

最新评论

wangofkings 发表于 2016-12-9 15:51:20
集權分權
或曰:集權對民主乎?
對曰:集權對分權,獨裁對民主。
西方,特別是美帝,一直在批評中國,美帝自稱是一個民主國家,而中國則是一個集權國家。所以中國沒有人權,中國沒有民主。在美帝眼裡,就算是改革開放,就算是市場經濟,中國一直就是一個異類。
恕余魯鈍,集權的反義詞是民主嗎?抑或余孤陋寡聞,還是在英語里,集權的反義詞是民主呢?起碼在中國人看來,集權的反義詞應該是分權,而民主的反義詞應該是獨裁吧。顧名思義,集權是指權利集中,分權是指權利分散。集權、分權,本都是中性名詞。讓美帝這麼偷換了一下概念,集權什麼時候變成了和獨裁等同的邪惡的代名詞了呢?
中國是一個集權國家。而美國,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分權國家。政體的集權與分權,按照塞繆爾·亨廷頓在其《變化社會中的社會秩序》一書中提出的觀點,可以从以下四個方面來進行探討:種族、宗教、地域、經濟或社會等方面的集團。
美國是一個多民族國家,且世界上主要的種族,在美國都有分佈。中國同樣是一個多民族國家,但从種族這個角度來看,卻相對單一。美國經歷了幾百年的融合,民族矛盾相對較小。但種族間的矛盾,卻一直難以彌合。而中國基本上可以看作是一個單一種族的國家。民族矛盾不能說沒有,但不得不說,這些矛盾多數是被西方國家挑唆出來的。
由此,美國分權,中國集權。
美國是一個移民國家,世界上的主要宗教由此都被帶入美國。宗教間、教派間的矛盾不一而足。同樣信仰上帝,猶太教、天主教、新教、東正教,多數中國人很難了解其間的差異。美國是一個號稱信仰自由的國家,宗教間的衝突並不大,但依然存在。而中國是一個以原住民爲主的國家,三千多年前,就進入了世俗社會。(以《集權基因》專文探討)雖然中國也產生了道教,外來宗教,如佛教、基督教、伊斯蘭教等也相繼傳入。但中國歷史上基本上沒有什麼宗教軍隊,當然更沒有產生過政教一體的政權。宗教對世俗社會的影響微乎其微。
由此,美國分權,中國集權。
美國和中國都是幅員遼闊的國家,也都有地域發展不平衡的問題。但美國是聯邦制,州權大于聯邦的權利。而中國是行省制,中央的權利大于地方的權利。
由此,美國分權,中國集權。
所謂經濟或社會等方面的集團,包括工會、社團、黨派等。美國有工會,與之相對,還有個資方協會。工會代表工人,資方協會代表資方。雖然不能說二者的關係勢同水火,但既然代表的利益不同,自然不可能同心協力。中國沒有資方協會,只有工會,而且是在政府領導下的,基本上是一個福利和娛樂組織。
美國有結社自由,中國沒有結社自由。
美國是多黨制,中國是一黨制。
由此,美國分權,中國集權。
美帝如果要說中國是一個集權國家,那麼就只能自稱自己是一個分權國家。難道分權國家就比集權國家更民主嗎?當然不是。
中國人完全可以大大方方地宣稱,我們是一個集權國家。

wangofkings 发表于 2016-12-9 15:53:53
汽車危機
美國是一個標準的分權國家。由此,美國人就被从不同的角度,劃分成一個又一個的利益集團。這些集團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縱橫交錯。而美國政府最大,也是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平衡這些集團之間的關係。
經過獨立戰爭、南北戰爭,以及兩次世界大戰,美國的融合程度逐漸提升。今天的美國已經成爲一個世俗國家,宗教信仰自由,宗教內部以及之間的紛爭越來越少。雖然美國有著人類所有的種族,但同時美國也是這個世界上種族融合最好的國家。而在南北戰爭之後,美國各州的離心傾向降到最低。這些趨向同一的實質性的跨越,使得美國人的力量匯聚到一處,而最終奠定了美國作爲一個超級大國的基石。
這就是美國的民主。
从這個角度來看,美國民主的實質就是協商,以平衡各方的利益。
但美國式的民主是一種分權民主,參與民主協商的各方並不是每一個美國公民,而是由這些美國公民自發組成的一個一個的利益集團。
兩個人之間的協商,你進我退,抑或你退我進,平衡盈虧,很容易達成一致。但兩個集團,尤其是利益相左的兩個集團,之間的協商,想要達成一致卻並非易事。
兩個集團之間的協商,談判者是代表一個集團而不是代表個人,談判所取得的成果一概被視作理所當然。而談判中的任何讓步,都會被看作是集團利益的喪失。這時候,談判者最好的結局是被當作一個無能者,更甚者被看作以集團利益謀取個人好處,最壞的結局是被當作叛徒。由此,越是弱勢的集團,其底線也越發堅固。即使依靠一方的勢力強大,抑或雙方的勉爲其難,最終所達成的協議無不是爲以後的發展埋下禍根。
而美國的利益集團何止萬千。
諺云:按下葫蘆浮起瓢。
大約在十年前,美國汽車工業面臨破產。
雖然是德國人製造了世界上第一輛汽車。但T型車才是現代汽車工業的開端。美國是當之無愧的汽車生產強國。那麼美國汽車工業爲何會瀕臨破產呢?
美國汽車工業遇到的最大的麻煩,是居高不下的勞動力成本。
2006年,美國通用汽車公司工人的時薪爲73美元,其中超過33美元是福利開支,包括醫療保險、人身保險、退休金,以及名目繁多的補助等。而在美國設廠生產的日本豐田,其工人時薪爲48美元,其工人醫療保險的開支,只是通用公司的十分之一。而在中國汽車廠工作的工人時薪,更是低至約5美元。
在2006年,美國三大汽車公司工人的平均年薪均已超過 14萬美元。同年,美國大學教授的平均年薪是9.6萬美元。而美國家庭年收入的平均值約爲5.3萬美元。
這還是藍領工人嗎?這簡直就是工人貴族。
而工人貴族並非美國獨有的產物。在歐洲,例如德國、瑞典,其況更甚。形成這種困境的根本原因,就是資方與勞方,這兩個集團長期角力的結果。美國汽車工業的資方,就是美國的三大汽車公司。勞方就是美國汽車工人的工會,全美汽車工人聯合會,UAW(Untied Auto Workers)。UAW成立于1930年,在此之前,美國汽車工人長期以來一直受到美國汽車工業三大公司非人的奴役。之後,在UAW的領導下,經過一輪又一輪的罷工,一輪又一輪的談判,美國的汽車工人不但擺脫了受奴役的命運,而且成爲了工人貴族。
美國工會早期的發展史,可以說是一部不折不扣的血淚史。但在美國工會稍具規模之後,就和美國黑幫勢力勾勾搭搭。同時,美國工會也得到了民主黨的支持。民主黨號稱照顧窮人,總是站在保護勞苦大眾的道德制高點上講話,自然支持工會。作爲回報,美國工會也支持民主黨,是其主要的捐款和選票來源之一。在2000年,美國工會成員及其家屬總共有2,700萬張註冊投票,占當時美國全部投票選民總數的22%以上。
于是,民主黨勝選了。
這是美國人民的勝利,美國工人的勝利,美國民主的勝利。
美國的民主勝利了,然而美國的汽車工業就此一蹶不振。美國汽車工人大量失業。
川普自稱“被遺忘的勞動人民的代言人”,喊出了“讓美國製造回家!”這一口號。正是受到這一競選口號的感召,原本是民主黨忠實擁躉的美國汽車工人,大量轉投共和黨陣營。
最終,川普贏得了2016年美國大選。
這是美國人民的勝利,美國工人的勝利,美國民主的勝利。
那麼,當上了總統的川普先生應當如何兌現其競選承諾呢?
美國製造的劣勢在于美國本地的勞動力成本過高,爲配合製造業重返美國,生產廠商可以借助自動化與機器人的優勢,維持其產品的競爭力。但是,這實質上並不能給美國的失業工人帶來更多的就業機會。
還有一個辦法,就是規避勢力龐大的美國汽車工會。十年來,美國汽車產業并沒有得到復甦,但美國依然是全球最大的汽車市場。因此,日本、德國、韓國的汽車生產商,紛紛到美國投資建廠。他們當然也知道美國汽車工會的厲害。因此,多數將工廠開設在美國南部,如阿拉巴馬、肯塔基、田納西等州。在這些南部州一向是保守勢力占上風,聯邦議員和當地的議會,多數是共和黨佔據優勢,民主黨的勢力相對較弱,所以工會勢力難以進入。同時,這些外國公司在當地開設工廠的條件之一,就是不能組織工會。而招聘的工人也要事先和企業簽署不參加工會的協議。
但由此降低了美國工人的工資,美國的民主陣營能答應嗎?
類似的這種問題,在集權國家是不存在的。而在分權國家,卻成了一個死結。按汽車生產商所在國來統計,德國應該算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車生產國。但是,又有幾輛汽車是正宗的德國製造呢?在分權國家內部難以解決的問題,只能將其轉移到外部。由此帶來的,就是所謂的經濟全球化。雖然這並不是經濟全球化全部,甚至也不是重要的動因。
川普總統想把工作崗位帶回美國,“讓美國製造回家。”這個口號對美國的選民,特別是那些失業或面臨失業威脅的選民來說,是極具誘惑力的。但對于川普總統的具體計劃,實在令人不敢恭維。川普總統聲稱,要讓那些離開美國,又把產品賣回美國的公司付出35%的稅收。同時要對中國進口的產品加收45%的懲罰性關稅。
川普總統想要懲罰誰呢?最符合上述條件的大概要算是蘋果公司了。一部主流iPhone手機,全球平均售價大約一千美元。由于是美國設計中國製造,所以先要對蘋果公司增加35%的稅收;由于是中國進口的產品,再加收45%的懲罰性關稅。現在一部一千美元的手機,經過兩次加稅,在美國市場的售價要超過兩千美元了吧?川普總統是想要懲罰中國,還是懲罰蘋果公司,還是懲罰美國消費者呢?
這是美國內政,還是讓川普總統頭疼去吧。

丁香的歌 发表于 2016-12-9 16:49:20
纠正点评漏字:宣传大都是目的而并非实质。
wangofkings 发表于 2016-12-19 22:57:52

美國黑人

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美國汽車產業的危機實際上是美國黑人的問題,因爲美國汽車產業的工人有90%是黑人。而由美國黑人所引發的問題,遠非那麼簡單。

先來看看美國人口的構成比例。

2000年,在美國人口中,非拉丁裔白人占60%,拉丁裔占15%,非洲裔占12%,亞裔占4%,其他族裔占9%。預計到2050年,在美國人口中,非拉丁裔白人占50%,拉丁裔占24%,非洲裔占14%,亞裔占8%,其他族裔占4%。

據2015年7月資料,美國亞裔人口較上一年度增長了3.4%,拉丁裔增長了2.2%,非洲裔增長了1.3%,而非拉丁裔白人人口僅增長了0.1%。在55歲以上的美國人中有3/4爲白人,在18至34歲的美國人中白人僅占56%,在未成年人中甚至低于50%。

再來看看美國人的收入。

根據美國人口調查局的資料,在2009年,从美國各族裔平均年收入來看,亞裔美國人的家庭平均年收入最高,爲65469美元;其次爲白人家庭,平均年收入爲54461美元;黑人家庭收入最低,平均年收入爲32584美元。美國人口調查局自1987年開始,在報告中單列亞裔美國人的家庭平均年收入。此後,亞裔美國人在各族裔中一直保持著最高家庭平均年收入的成就。而美國各族裔間的收入差別,幾十年來一直保持不變。

美國人口調查局的報告指出,美國家庭平均年收入爲49777美元。一個四口之家,年收入不足22000美元,即是生活在貧困線以下。美國窮人在2009年增加了近400萬人,達到4360萬人。窮人的比例達14.3%,相當于每七個美國人中就有一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爲1994年以來的最高比例。

據《2005年美國非裔狀況》調查報告顯示,美國非裔家庭收入只有白人家庭收入的十分之一。2004年,美國黑人的貧困人口比例高達24.7%,拉丁裔的貧困人口比例高達21.9%,而白人貧困人口的比例爲8.6%。

接下來是美國人的教育情況。

根據美國人口調查局2010年的資料,美國白人中有87.6%拿到了高中文憑,而黑人則爲84.2%。雖然黑人較低,但差距不大。但美國白人中有30.3%拿到了大學文憑,而黑人則只有19.8%。其中美國黑人男性更是低至17.7%。既然美國黑人和白人的高中畢業率已經相差無幾,爲何大學畢業率相差卻如此之大?尤其是考慮到平權法案,黑人上大學的門檻已經比白人低了。

二戰後,隨著美國民權運動的廣泛開展,美國黑人的高等教育也得到了突破性的進展,到1970年,進入美國著名大學的新生中黑人已占到10%;到1975年,美國每所高校都錄取了黑人學生。到1998年,美國黑人大學生數量增加到164萬人,占大學生總數的比例也提高到12.8%。這個比例已經和美國黑人在美國人口中所占的比例大體相當了。

但是進入大學,并不等于能夠畢業。美國黑人大學生很多由于學習成績差而輟學,由于其他原因而被除名或勒令退學。由此造成了美國白人和黑人之間大學畢業率的巨大差異。

美國黑人學習成績差,並不是美國大學造成的,其根源在于美國的中小學教育。一般來說,美國黑人相對貧困,只能接受公立教育。而美國的公立中小學,一般都是依賴本地的房產稅等稅收來支撐。這就意味著,越窮的地區,公立學校就越窮。而學校越窮,教育品質就越差。由這樣的學校,即使能夠進入大學,最終能夠畢業的幾率相對也是很低的。

美國黑人的歷史,是一部不折不扣的血淚史。但在林肯總統解放黑奴,馬丁路德金領導的黑人民權運動之後。經過一百多年來的鬥爭,雖然至今,種族歧視事件在美國仍時有發生,但在平權法案之後,美國黑人已經獲得了全部美國公民的權利。

翻身做了主人的黑人當然要行使自己的權利,因爲每一個成年人都有一張選票。也許美國黑人只利用他們手中的權利做了一件事,那就是,維護其生存權。

幾年前,如果你進過美國超市的話,就會經常看到這樣的景象:膀大腰圓的黑人父母,領著四五個孩子,推著幾輛裝滿食物的購物車。到結賬的時候,他們使用的不是美元,而是食品券(Food coupon)。但現在的食品券已經改用電子借記卡的形式來發放,這種景象今天已經看不到了。

在美國,如果一個四口之家的年收入不足2.7萬美元就可以申請食品券。一家每月可以得到668美元的食品券。一般來說, 一個四口之家平均每月花在購買食品上的支出只需要500美元左右。換言之,食品券足以保障一個家庭的基本食品開支。

在美國,生活在貧困線以下的家庭基本上都符合領取政府發放的食品券的標準。2010年2月,美國有近4000萬人領取食品券。整個2010年,美國政府用于食品券的開支超過600億美元。

除了食品券外,美國窮人的福利還包括:房屋補貼、免費醫療服務、不需繳納所得稅等。雖然比不上歐洲一些高福利國家,但是和號稱社會主義的中國相比,已經優越太多了。

據報導,46%的美國窮人家庭擁有自己的房屋,但仍有相當多的美國窮人沒有自己的房產,甚至有人無家可歸。爲此,美國政府花鉅資爲這部分人提供廉租房。低收入者均可提出申請,一旦獲准,不僅房租大大低于市價,而且只需繳納不超過家庭收入30%的租金,差額部分由政府補貼。

今天的美國黑人雖然可以得到美國完善的社會福利體系的保護,衣食無憂,也可以享受免費的公立教育。但是卻仍然不能擺脫貧困的境地。

飽暖思淫慾,有飯吃,沒事做,于是就造人。因爲多生一個孩子,每月可以多領大約117美元的食品券。

美國黑人的離婚率相比其他族裔,並不能算高,因爲沒有結婚,就沒有離婚。這就造成了美國黑人大量的單親家庭。美國福克斯電視臺《歐萊利的事實》曾經報道,在當今美國15到25歲的黑人女性中,其非婚生子女的比例高達75%!換言之,每四個黑人孩子,有三個沒有父親。

現在的美國黑人聚居區,環境不好,滿街都是無所事事的青少年,社會秩序和治安狀況極差。大多是酗酒、賣淫、販賣毒品,以及偷竊、搶劫和嚴重刑事犯罪猖獗的地區。在這樣地區生活的人,大多數都只能世世代代窮下去,且永世難以翻身。

今天美國黑人聚居區附近的街道,多以馬丁路德金命名。如果馬丁路德金地下有知,是該高興呢,還是悲哀呢?

相比于美國黑人,美國華裔卻能過上富足的生活。何也?

美國華裔有兩大特點:一是吃苦耐勞,努力工作,很少去參與各種政治運動,社團活動;一是注重教育,特別是下一代的教育。這是美國華裔遺傳自中國文化的基因。準確地說,是遺傳自中國集權文化的基因。

在一個集權社會里,規則是一樣的,集權社會里的每個人都是一樣的,即所謂的均質化。個人和社會對抗,毫無意義。美國的平權法案保障了每個人都擁有相同的機遇,美國華裔也不例外。想要出人頭地也好,光宗耀祖也好,所依侍的只能是其受教育的程度,以及吃苦耐勞的精神。

相比于美國社會和中國社會,很多人會認爲,同樣是窮人,在中國會比在美國更沒有生活的保障。但正是因爲這種沒有保障,才是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動因。必須指出的是,一個勤勤懇懇,努力工作的人,在一個社會中不能生存下來。那麼,這個社會一定存在著致命的問題。同樣,一個社會可以讓一個四肢健全的人飽食終日,無所用心,這個社會也一定存在著致命的問題。而一個勤勤懇懇,努力工作的人,在中國一定能夠生活的很好。但是一個四肢健全的人卻可以在美國飽食終日,無所用心。是不是美國人應該檢查一下自己的社會制度在哪里出現了什麼問題呢?


wangofkings 发表于 2016-12-28 15:27:41
體育產業
美國的福利保障體系可以讓一個四肢健全的人飽食終日,無所用心。从社會進步的角度來看,這種制度存在著很大的問題。但任何事物都有兩面性。同樣是這個制度,卻催生和發展了美國的體育產業。
在美國,生活在貧困線以下的家庭基本上都符合領取政府發放的食品券的標準。2010年2月,美國有近4000萬人領取食品券。換言之,美國有至少4000萬窮人。美國的窮人不必擔心溫飽問題,而對于窮人的孩子來說,最讓他們頭疼的是吃飽了做什麼。上學是必須的,但是貧民聚居區的公立學校資金來源有限,教育質量差,混個高中文憑不難,基本處于放羊狀態。但就算天天去上學,課餘時間又該如何打發呢?在美國貧民聚居區,特別是黑人聚居區的街道上,到處是無所事事、四處閒逛的青少年。由此,造成了美國黑人青少年犯罪率居高不下。
對于美國黑人青少年來說,最好的出路是从事體育運動。
2015年,全球體育產業總值約爲15000億美元。而美國體育產業總值約爲4984億美元,占其GDP的比例約爲3%。其中,美國四大職業聯賽的產值如下:
美國國家橄欖球聯盟(National FootballLeague,簡稱NFL),130億美元;
美國棒球大聯盟(Major League Baseball,簡稱MLB),95億美元;
美國國家籃球協會(National BasketballAssociation,簡稱NBA),48億美元;
美國國家冰球聯盟(National Hockey League,簡稱NHL),37億美元。
中國體育產業總值約爲735億美元,占其GDP的比例約爲0.7%。中國職業聯賽的產值如下:
中國足球超級聯賽(簡稱中超),3億美元;
中國籃球聯賽(簡稱CBA),5800萬美元。
2015年,美國GDP爲17.2萬億美元,中國GDP爲10.5萬億美元。美國是中國的1.64倍,而美國體育產業總值是中國的6.78倍。相較于中美兩國GDP的差距,中美兩國之間體育產業總值的差距,無疑是巨大的。
中美兩國體育產業產值的巨大差異,究其根本,是參與體育運動國民在數量上的巨大差異。中超大量買進國際一線巨星未必是一件壞事,但這只能是金字塔的頂端。近年來,中國男足在U23、U21、U19、U17梯隊上的全面潰敗,未來的中超將何以爲繼?2010年,時任國青主教練的宿茂臻在組建U19國青隊時,1991年出生的球員只有幾百人。換言之,十三億人口的中國,適齡球員不過區區數百。這樣的球隊能夠衝出亞洲嗎?
如果沒有龐大的基座支撐,中超只能成爲一個空中樓閣。
美國男足在世界足壇中不過是一隻二流球隊。美國足球人口約1360萬。美國足球分爲六級聯賽。其頂級聯賽由美國足球大聯盟(Major League Soccer,簡稱MLS)組織。2015年,MLS有20支隊伍。其產值約爲5億美元。美國足球的前三級聯賽爲職業聯賽,第四級聯賽爲半職業聯賽,后兩級爲業餘聯賽。另外,美國足球大學生聯賽,即NCAA(National Collegiate Athletic Association,美國大學體育協會)足球聯賽,有205支男足和332支女足球隊。
而NCAA這332支女足球隊,也許正是美國女足能夠在世界女子足壇笑傲群芳的根本。
本想按照國際足聯給出的數據來對比一下中美兩國足球之間的差異。足球人口:中國2617萬,美國2447萬。註冊球員:中國71萬,美國418萬;俱樂部:中國2221家,美國9000家。但這組數據飽受質疑。且不談足球人口,中國竟然有七十多萬註冊球員,兩千多家俱樂部。這些數字大概連中國人自己都不敢相信吧。據中國足協的統計資料顯示,中國的註冊球員不過5萬左右,俱樂部僅100家左右。
美國足球大聯盟的聯賽始于1996年。在此之前,美國可以說是一個足球荒漠。但在進入二十一世紀之後,美國隊在四屆世界盃中有三次至少殺入十六強,2002年晉級八強,只是在2006年折戟小組賽。
至于中國隊的戰績,還是省略了吧。
中國是世界排名第一的人口大國,但人口大國並不等于就是體育人口大國。體育運動的宗旨應該是全民體育,增強全民體質。但中國近年來的體育戰略,越來越向奧運金牌戰略靠攏。奧運會是多數體育項目最高級別的賽事,奧運金牌當然不好拿。中國在2016年奧運會上拿到了26塊金牌。其中包括跳水7塊、乒乓球包攬全部4塊、羽毛球2塊等。但是這些項目即使包攬金牌,能夠證明中國體育的強大嗎?這些金牌的含金量究竟有多少呢?
乒乓球號稱中國的國球,但在歐美有多少人參與?歐美人爲什麼不重視乒乓球?
2015年,國際乒聯在全年賽事中提供350萬美元的獎金,其中巡迴賽總獎金爲300萬美元,這兩項數值均創下了國際乒聯的歷史紀錄。國際乒聯巡迴賽有6站超級巡迴賽,其中首站科威特站的獎金爲30萬美元,其後的卡塔爾站、德國站、日本站、韓國站和中國站的獎金爲22萬美元。除了6站超級賽外,國際乒聯還設置了6站主要賽和11站挑戰賽,其中前者獎金不低于11萬美元,後者獎金爲3.5萬美元左右。巡迴賽總決賽獎金爲50萬美元。
簡單的對比:作爲全球四大網球公開賽之一的美國網球公開賽,2016年賽事獎金總額爲4630萬美元,其中男女單打冠軍的獎金均爲350萬美元。如果還要拿其他三大賽事的獎金額做比較,需要進行匯率換算,近期美元升值,匯率波動較大,故不一一列舉。但這一組數據已經足夠,足夠說明爲什麼歐美人不重視乒乓球。
羊毛出在羊身上,體育賽事的獎金來自于體育賽事的收入。在體育賽事的全部收入中,電視轉播的收入可以占到50%左右。中國乒乓球世界一流,中國足球亞洲二、三流。2016年,央視轉播中超聯賽的平均收視率爲0.67%;而央視轉播的乒超聯賽,最高的一場收視率不過0.24%,最低的一場只有0.13%。
沒有電視收視率就沒有廣告,沒有廣告就沒有收入,沒有收入就沒有獎金,沒有獎金就沒人參與。
乒乓球在奧運會有金牌,極具競爭力的歐美人又不願意參與,這種好事哪裡去找?于是,山中無老虎,猴子稱霸王。但是,乒乓球打得再好只能是窩裡橫,26塊奧運金牌不過是中國體育產業的遮羞布而已。
中國多數的體育產業都號稱舉國體制,其實就是體校體制,說得直白一些,這還是計劃經濟的產物。很少一部分經過層層選拔的中小學生進入體校,从小接受專業化訓練。之後篩選淘汰,直至進入省隊、國家隊,參加全球競爭。在這種舉國體制之下,即使拿到了奧運金牌,和全民體育又有什麼關係呢?
那麼,那些開展了職業化,也就是市場化運作的項目又如何呢?以北京足球爲例,在職業化之前,京籍球員一直是國足中的大戶。然而,經過職業化的改造,時至今日,國足中還有哪怕一名京籍球員嗎?中超國安隊中,徐雲龍垂垂老矣,剩下的京籍球員在隊中基本上都是邊緣角色。換言之,經過職業化洗禮之後,北京的足球青訓反倒是滿盤盡墨。這就是職業化的成果嗎?還是說北京孩子的足球水平逐年降低了?難道是北京孩子在足球職業化之後都不愛踢足球了?
這就是問題的結症,爲什麼中國的孩子們都不去參與運動?
美國有四千萬窮人,但美國窮人可不是我們傳統意義上理解的衣不蔽體,食不果腹的窮人,而是吃飽了無事可做的窮人。這些人的孩子參加運動,是其最好的出路。西歐、北歐等福利保障體系發達的國家同樣如此。這正是歐美群眾體育的基礎。
中國也有窮人,也許从生活條件上看,中國的窮人尚且趕不上歐美的窮人。但即使中國窮人的孩子再窮,也會心無旁騖,一心向學。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這是中國文化的傳統觀念。在中國,不讀書就沒有出路。于是,不管窮人、中產,還是富人,都把孩子接受教育、上大學放在第一位。有條件的家庭把孩子送到西方接受教育。不能送出去的也會傾其所有,讓孩子接受更高等的教育。
據英國《每日郵報》報道,中國國家體委制定了2015年到2025年雄心勃勃的體育產業發展規劃,要把中國體育產業的產值提高到6000億英鎊(約合7344億美元)。作爲措施之一,到2020年,要建設2萬所足球特色學校。
可行嗎?先不去質疑這雄心勃勃的6000億英鎊。只是假設一下,如果這2萬所足球特色學校每所學校平均每年招生100人,也就是說每年可以培養200萬名足球特長生。如果真能做到,以這個基礎,中國足球應該是可以衝出亞洲了。但是,每年200萬名足球特長生中,能夠進入國家隊的最多不過幾人,進入職業聯賽的不過百人左右。剩下的人出路何在?體委該怎麼向這些孩子的家長交代呢?
2015年,美國體育產業產值4984億美元。其中,四大職業聯賽的產值:NFL爲130億美元;MLB爲95億美元;NBA爲48億美元;NHL爲37億美元。合計不過310億美元,只占美國體育產業產值的6.2%。換言之,群眾體育貢獻了體育產業產值的絕大部分。
中國體育產業6000億英鎊的規劃也許并不是異想天開,但如果沒有群眾體育作爲基礎,則是絕無可能的。
說到底,歐美的體育產業具備群眾基礎,中國的體育產業沒有群眾基礎。如何破局?
中國是一個集權國家,而相對于分權國家,集權國家的優勢就是可以集中全部力量去做好一件事。改革開放不過三十多年,就已經成爲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而中國經濟之所以能夠持續高速地發展,全賴于此。故而,要想發展體育產業,亦只此一途。
今天的教育模式,基本上是學生們千軍萬馬,爭過高考這座獨木橋。高考不考體育,學生怎麼可能去重視體育?等到孩子們大學畢業參加工作,之後結婚生子,忙于生計,又沒有養成良好的運動習慣,體育產業只能淪爲空談。
而任何一個產業都不可能是空中樓閣,需要大量的專業人才。要想達到中國體育產業占中國GDP3%甚至以上的目標,就必須要有相應的體育專業人才培養。因此,在高考招生中必須保證3%以上的體育特長生進入高校。
有了充足的體育專業人才,就可以確保在中小學的每所學校,每個社區配備專職足球/籃球,乒乓球/羽毛球/網球,田徑等項目的專職教練。同時,專業的裁判、理療師、體育科研人員等的加入,才能保障高水平的基層聯賽。
運動就需要場地。在美國是通過立法,強制要求企業爲其員工提供運動場地。這個做法大可借鑒。而由房地產開發商在社區建設之初就配套完善的運動場地,應當更加適合中國的國情。
故需:
一,把全民體育作爲一項基本國策。
二,新建、擴建體育類大學,同時在綜合大學中擴建體育類院系。
三,完善高考體育加分制度。建立類似于十項/七項全能的標準化的評測加分制度。學生的運動成績、比賽成績可獲得對應的考試加分。
四,通過立法建設和完善校園/社區的運動場所。
五,建立和完善學校的五級聯賽,即初小、高小、初中、高中、大學聯賽。
六,以社區聯賽爲基礎,逐步完善半職業/職業聯賽。
陋見固多瑕疵,拋磚引玉而已。

wangofkings 发表于 2017-1-3 11:02:55
經濟危機
經濟危機是分權社會的產物。
上世紀八十年代末的政治教科書中,講到過一個批判資本主義制度的案例:資本家農場主寧願把牛奶倒丟掉也不願意降價出售。以此反映資本主義制度的罪惡。
近來,看到一些文章,公然爲美帝洗地。故作此文,以正視聽。
傾倒牛奶事件發生于1929年美國經濟危機期間。
美國經濟危機,也是一次波及世界經濟的巨大危機。是西方經濟史上最持久、最深刻、最嚴重的週期性世界性經濟危機。
整個二十世紀二十年代,美國經濟日趨繁榮。1921年,美國的工業生產指數爲67,1923年至1925年間爲100,1928年7月上升到110,到1929年6月時上升到126。實業家、經濟學家和政府領導人都表示對未來充滿信心。財政部長安德魯·梅隆于1929年9月向公眾保證:“現在沒有擔心的理由,這一繁榮的高潮將會持續下去。”
在一片歌舞升平之中,1929年10月24日星期四美國紐約股市的大暴跌,宣告了這個爲期四年的波及世界的經濟危機的開始。
在此次經濟危機期間,西方世界的工業生產下降了37.2%,其中美國下降了40.6%,法國下降了28.4%,英國下降了16%,日本下降了8.4%。西方主要國家的生產退回到二十世紀初甚至十九世紀末的水平。其間大量企業倒閉,美國達到14萬家,德國爲6萬家,英國爲3.2萬家。西方世界的全失業工人超過3000萬,加上半失業者,則高達4000至4500萬。1932年,按完全失業工人計算的失業率,德國爲43.8%,美國爲32%,英國爲22%。由于股價暴跌和生產停滯而遭受的經濟損失高達2600億美元,已經超過第一次世界大戰所造成的損失。
在1929年經濟危機開始之前,由于農產品生產過剩等原因,美國農業就已經經歷了長達十年的衰退。而1929年開始的經濟危機則進一步重創了美國農業,从1929年到1932年,美國主要的農產品價格下降了近50%,而農民需要購買的日用消費品價格卻只下降了32%左右。
技術進步提高了奶牛的產奶能力。1929年,美國生產了110.52億美國加侖(US gallons)牛奶,威斯康辛州、明尼蘇達州、紐約州是美國當時最大的三個產奶州,牛奶產量分別爲12億、8.25億、8億美國加侖,因此受到的衝擊也最大。
根據美國商務部下屬網站http://census.gov的數據,1929年,威斯康辛州63%的土地是農場,其中71%是奶牛養殖場。威斯康辛州脫脂淡奶(所謂淡奶,即將牛奶蒸餾除去部分水分之後的產品)的平均零售價格,从1927至1929年間的每100磅(約合45.35千克)4.79美元,降到1930至1933年間的每100磅3.48美元。
在紐約州,3.5%全脂牛奶的平均收購價,即直接从奶農收購的價格,由1931年1月的每100磅2.25美元,降到了1933年4月的每100磅0.99美元。根據紐約州州議會調查委員會的報告顯示,“紐約州牛奶收購價已經低到無法維持奶農基本生活的水平,許多奶農就連生活必需品都買不起,而許多奶農以畢生積蓄投資的奶場可能將付之東流。”
隨著牛奶收購價格一路下跌,奶農便打算自己謀求議價權,通過奶農行業協會與牛奶生產商談判來獲取一個合理的價格。但在議價期間,如果有人低價出售牛奶則是對奶農群體利益的破壞。而事實上,這個價格一直很難談攏,因此奶農行業協會便開始組織罷工來抵制低價收購。在這一過程中,各州不斷出現示*威活動,甚至造成流血衝突。有些奶農受不了持續的虧損打算低價出售牛奶,奶農行業協會便會組織人在公路上攔截運奶車,並將其牛奶全部倒掉。爲了維持市場價格,奶農行業協會一方面銷毀了供給過量的牛奶,甚至將多餘的奶牛殺掉來維持一個均衡的牛奶供給量;另一方面向政府和牛奶生產商施壓,要求其提高收購價格,以保證奶農的利益。
較早的傾倒牛奶事件出現在美國中西部各州。1931年,愛荷華州蘇城(Sioux City)爆發了幾年內最大的傾倒牛奶事件。國家農民假日協會(The National FarmHoliday Association)組織了1500名憤怒的奶農設置路障,強行封鎖了前往蘇城的公路,他們攜帶手槍和步槍,盤查過往車輛。一旦發現運輸牛奶的車輛就會被要求原路返回。他們爬上不願返回的牛奶運輸車,將牛奶傾倒在高速公路旁。在這次倒奶事件中,奶農並不是倒掉了自己的牛奶,而是出于防止低價牛奶流入市場的目的,將牛奶生產商低價收購的牛奶倒掉了。這次事件的結果是,牛奶收購價格由每夸脫2美分提升到了3.6美分,零售價由每夸脫8美分增加到9美分。奶農行業協會取得了階段性的勝利。零售價只上漲了1美分,而收購價上漲了1.6美分,其中0.6美分由牛奶生產商从其利潤中支付。
1934年1月,伊利諾伊州芝加哥上千憤怒的奶農封鎖了公路,傾倒了超過10萬磅的牛奶。加利福尼亞也州在同一時期發生了類似的傾倒牛奶事件。
1933年4月,由阿爾伯特·伍德海德(Albert Woodhead)所領導的西部紐約牛奶生產者協會(Western New YorkMilk Producers Association)在紐約州中部和西部進行了爲期四天的罷工,以謀求州政府立法實施價格管制。1933年8月,由于不滿州議會制定的牛奶價格控制法案,阿爾伯特·伍德海德組織了一場更大的罷工,在8月9日,爲了抗議奶價太低而傾倒了6000加侖的牛奶。隨後在與警方發生的衝突中,有近二百人被捕,數百人受傷。
在這裡,我們似乎又看到了美國工會的身影。工人,作爲一個個體,顯然無法和資方對抗。資本家壓迫工人,也就成爲一種常態。因此,在美國工會的早期發展史中,對抗萬惡的資本家,爲工人爭取合法的權益保障,使其披上了一件正義者的外衣。
但是,隨著工會組織的逐漸壯大,工會高層領導的腐化墮落,以及和黑幫之間或明或暗的關係開始廣受詬病。而工會以其日益增強的影響力,以威脅罷工的手段迫使資方接受違背市場規律的苛刻條件,則使得工會日益成爲市場經濟的阻礙因素。所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只是不知道美國人是否能明白這個中國成語。
在1929年美國經濟危機之前,美國已經出現了相當成熟的以工聯主義思想爲主導的工會運動。這個運動最主要的目標和成果,不是要推動對美國當前社會經濟制度的根本性改變,而是要在該制度的框架下,通過談判和立法等手段,來爲工人盡可能地爭取最大化的利益。八小時工作制、女工童工保護法、工傷賠償法等等一系列有利于工人的重要立法都是這個時期的產物。
正是通過工會的不斷鬥爭促成了這些立法,這時候的工會看上去是代表正義的。但在1929年美國經濟危機中,工會的角色就變得不那麼光彩了。
縱觀整個傾倒牛奶事件,衝突雙方,一方是牛奶生產商,一方是由奶農組織的奶農行業協會。準確地說,奶農行業協會並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工會。但在傾倒牛奶事件中,奶農行業協會的作用是保護并最大化其下屬成員的經濟利益,从這個角度看,奶農行業協會和真正的工會并沒有太大的不同。
牛奶生產商,也即中學課本中提到的資本家,在馬克思眼中萬惡的資本家,雖然得到了政府的支持,但在傾倒牛奶事件中,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受害者。他們低價收購的牛奶被工會倒掉,又在和奶農行業協會的談判中不得不接受其溢價的要求。
作爲個體奶農,顯然沒有和資方,也就是牛奶生產商,進行議價的能力。因此,個體奶農傾倒掉多餘的牛奶,甚至殺掉部分奶牛以降低產量,也是一種不得已的行爲。但是,通過奶農行業協會,他們獲得了與資方進行議價的能力。一旦議價不成,還可以採取罷工的行動。雖然整個過程充斥著暴力,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犯罪行爲。但隨著資方的妥協,奶農貌似取得了鬥爭的勝利。
但是,這種所謂的勝利註定是不會長久的,工會可以迫使資方屈服,卻沒有,也不可能有,迫使市場屈服的力量。
實際上,我們甚至可以把工會這種違反市場規律的行爲看作是1929年經濟危機爆發的最重要的原因。
美國二十年代的經濟繁榮導致了投資過剩,投資過剩就會導致產能過剩,進而生產過剩。一旦生產過剩,就會引發產品價格下跌。如果沒有工會干預市場,工廠也好,奶農也好,就會自發地減產,以保護其產品價格。減產的過程對于業者來說,是一個痛苦的過程,但不會造成市場的混亂。也不至于引發什麼經濟危機。
對于一個成熟市場來說,市場形成的時間越長,生產技術就越容易擴散,市場的進入門檻就會降低,就越可能出現產品均質化的問題,產能過剩就成爲一種必然。這時候,只有創新,包括引進新的技術,新的經營模式,新的管理模式等的生產商才有可能在這種均質化的競爭中脫穎而出,進而形成新的競爭優勢,新的競爭壁壘。但與此同時,那些不能創新的生產商就會敗下陣來。
這就是市場的新陳代謝。
但是,工會的出現打破了市場的自我進化機制。當市場上出現由于生產過剩而導致的產品價格下跌時,作爲保護市場的手段,資方就會縮減生產規模,降低工人工資,裁撤冗餘人員。而資方所有的這些行爲,都會理所當然地遭到由工人所組成的工會的強烈抵制。資方所有試圖保護市場的嘗試都會步履維艱。在短期內,工會的努力維持住了市場的虛假繁榮,貌似也保護住了工人的利益。就像在前面的例子中,牛奶收購價格由每夸脫2美分提升到了3.6美分,零售價由每夸脫8美分增加到9美分。
但這種繁榮註定只能是一種虛假繁榮,市場的力量並不是工會所能夠對抗的。工會可以盡力去維護這個虛高的價格,但是消費者可以盡量少買,如果不是生活不需品,甚至可以不買。這時候,就出現了有價無市的局面。進而,商品積壓;進而,資方破產;進而,工人失業。進而,產業崩塌。而這個進程是工會完全無力去應對的。
一個產業的崩塌一定會波及到其相關產業,而幾個產業的崩塌一定會波及到金融業。于是,連帶效應,引發恐慌,經濟危機就爆發了。我們可以把傾倒牛奶事件看作是經濟危機所造成的惡果,同時我們更可以把這一事件看作是引發經濟危機的肇因。
是謂積小弊而成大患。
一直以來,西方的經濟學家一直在試圖解釋經濟危機爆發的原因。但一直以來也莫衷一是。究其根本,在于他們並不了解資本主義社會是一个分權社會。因爲西方有史以來就是分權社會,所謂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而正是工會和最低工資法等這些源自分權制的違反市場規律的因素,最終導致了經濟危機的發生。
而正是基于以上分析,倒推回來,集權社會的中國才沒有,也不可能產生經濟危機。
對于資方而言,美國的最低工資太高,我就去墨西哥生產;美國有工會不好對付,我就去中國設廠。所謂移花接木。以此降低生產成本,獲取更大的競爭力。而這正是所謂經濟全球化的主要動因。
工會和最低工資法等這些源自分權制的違反市場規律的因素,正是美國經濟最大的結構性的缺陷。川普總統鼓吹,讓美國製造回家。但是,解決不了這個結構上的問題,該讓美國製造如何回家呢?增加關稅,還有威脅恐嚇嗎?對此,我們也只能對尊敬的川普總統說聲呵呵了。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