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国学复兴网 门户 查看主题

逻辑解读:文化套解与文化质正

发布者: 质文刚柔 | 发布时间: 2017-2-17 15:36| 查看数: 960|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中西不同文化进程所产生的文化环境,成长着不同的理论文化。义理会通的逻辑解读,决不是文化套解,而是文化质正。
西方是强者竞争文化,从工业革命→资本主义自由时代的罪恶路→二次世界大战后的质变路,在全球化的经济时代,要进入曲折反复路了。传统中国是理性文化。进入君主专制独尊儒术的时代,民本与专制并存;宋后是专制压倒民本的汉夷王朝陵替;满清的文化逆转,专制彻底压倒民本的阳法阴儒;五四运动的批判错位,西方文化套解,造成后世传承错位的文化乱相路。两种不同文化环境成长的理论文化之间的互相解读,潜在解读错谬的可能性。老子的自然观为什么会得到西方青睐?西方文化罪恶路的人患妄为,吸收自然观点以冲减妄为祸患。老子无为的随顺自然,反对妄为。若西方文化吸取随顺自然的文化,就不是强者竞争文化了。吸取反妄为的自然思想有正效应,不同于中国文化环境的负效应。同样,阳明心学进入日本,被吸收是心即理启动思想解放的部分,不是吸取以千百年不变的仁心理,过滤事物定理的致良知,知行合一道德内修的心即理。同一种理论,不同文化环境成长的文化理论,发生正负效应的逻辑解读。以西方文化套解中国文化,绝对错谬的邯郸学步与囫囵吞枣。所以,不同文化之间的逻辑解读,决不是文化套解,而是文化质正,文化殊途的义理会通。
正如荀子以礼义质正仁心,辨真假虚伪;以礼义质实仁心,仁心非仁义有实践证验。不同文化之间的逻辑解读,同样要质正和质实。比如,马哲唯物的理性雏形,是老子道法自然的物化道,还是荀子的顺天而制天,精于物者与精于道者的物物道?荀子物物道的逻辑承续,有张载的“物物为能过化”的天道神化论,有船山的“始奏以人,中奏以天,终奏以物”的道体论。存在音容天,肯定“音以节容,容不能节音”的心性辩证同时,“容有迹而音无方”,方有心性唯物的顺乎物则天下之变,“推而准之于无穷,皆是物也”。从荀子物物道,到船山的道体论,不是马哲唯物的中国文化,不是可以质正马哲的唯物逻辑,致马哲与中哲的唯物论会通两清晰?
西方文化对中国文化的套解,最大的错谬莫过于对老子自然观失原真的曲解。传统文化过程,对老子自然观持否定态度。也许受西方文化推崇自然学的影响,以及文化专制主义对社会心性文化的祸害,推崇老子学的升温,甚至推崇为代言中国哲学的地步,无限提升其学术地位,对二千数百年前的老子学作现代化的逻辑解读。失主体人位置的自然观,知于天而不知人的老子逻辑,被弄到不伦不类,不知所为的尴尬地步。
一、从人与自然的关系,是否树立人的主体位置?有为自然的人能弘道,与无为自然的道法自然之间的文化差殊。马哲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唯物定论,在传统文化的理性雏形是荀子的精于物者与精于道者的物物道,还是质朴心性人执古道纪,道法自然的物化道?树立人的主体位置,绝对是荀子物物道,焉是老子物化道的极大错谬。
二、人对自然科学的认知,是张载明晰《易传》逻辑的知幽明道,还是老子的知有无道?人类认知自然科学的过程,从未知到已知,从已知有限到未知无限的探索过程,不是明从幽中生?知幽明道的探索过程?“无有一极”,未知的无限;“无有不极”,已知有限;“无极而太极”,从已知有限到未知无限,不是容光不可穷尽的富有日新?继善成性成就心性文化文明的“命者命此焉耳,性者性此焉耳”?焉是不知物物生化成所以然之理的老子知有无道?无为无不为的逻辑错谬!
三、心性辩证的理性雏形是荀子虚壹而静谓大清明的解蔽说,还是老子绝圣弃智、绝学无忧的无为说?老子道法自然的三无为,从老子时代重点的无为自然,走到汉初是无为政治,魏晋南北朝儒道佛三教并立后,道法自然的重心是无为人生,老子逻辑演变的历史循序。荀子解蔽说的逻辑演变,到宋代,一方面是儒学主流尊卑定理的文化专制时代,忠君报国的忠诚异化,专制压倒民本。另一方面生长着为往圣继绝学,承续荀学解蔽的理论理性,一物两体,此天之所以能参的一故神,二故化,神参两体理一,是厐朴一分为三的辩证法?解开中国文化的钥匙?是否给老子无为的道法自然论定性?缺失人的主体位置的道法自然观,何以配称唯物与辩证?同时,是否给专制儒学定性?给儒道佛文化互补的儒教意识形态定性?还源于孔儒是儒学基础化胚胎期的文化定性,探究出孔儒脉理传承更高复归阶段,值可会通古今通义,以其中介地位的文化定性,成就传统文化现代化,西方文化中国化的理论基础。船山实学对张载神参两体理一辩证思想的阐发,成就传统哲学水平的最高阶段。
一、什么是两体理一?“以人事天者,理一而已。性命一也,理气一也”。人事天的理一,继之者天之善,成之者人之性,天人合一的继善成性,天人两体的“理一而已”。存在音容天,“音容天也,言事人也”,依然是音容、言事的天人两体,唯物定论是“容有迹而音无方”的顺乎物则,即是终极目标的容光不穷于所受,富有日新成就的社会效应;也是验证实践理性活力,实函斯活的量与质,“性命一也,理气一也”。生民立命,天命之性与气质之性的两体理一之“性命一也”。生民立心,心统性情。以性正情的“理气一也”,人道诚信之理情与理欲的两体理一;性为情节,欲不穷于物,物不屈于欲之物欲两体理一,天道酬勤,通情理达理欲之“理气一也”。易简理得,各正性命,“人心统性,天命之性其原,气质之性其都;道心统性,天命之性其显,气质之性其藏”。人心统性与道心统性的两体理一,立心立命的实践理性,形下器之道的“性命一也,理气一也”。
二、什么是神参两体理一?形下器之道的实践理性两体理一。神参,圣神文政導。因性命一也,君相造命,人事言天,有圣道神参,以理道定所为生民立命的人心统性与道心统性的两体理一;因理气一也,知几神理,因存在音容天知人物之元,明民生利益的精微之几,于天理达人欲的更无转折,富有不吝于施的天道酬勤;因存在音容天知鬼神心性,明民情动势的危微之几,于人欲见天理须有安排,日新不用其故,继善明德的为天地立心。圣神政導为生民立命,明钦两体理一,致力富有大业。所以,“天治者,神以依”,势成礼法之间权衡轻重,义理时中的礼法合治,“国教在政而政皆教”;圣神文道为天地立心,“非诚之离明,明之离诚”,以明诚神参之两体理一,明明德之明诚神参,成就诚信道之明德,开发诚道物物过化之实德。所以,“修其体用而教唯用”。文教唯用,一是“文以理益质”,为天地立心的神理境界,導引生民立心的理气一也,仁义的健康心性;二是文以礼载道,生民立心益质于立命,礼义的健顺心性。仁礼两体理一,君子心性的文质彬彬,引领潮流成风清弊绝,质文心性的合道合体,与刚柔人事成就的仁礼本体,神参两体理一的“刚柔文质,道原并建,大中即寓其间”,理道形态是:存在理势天之神参,圣神導向成就存在音容天实践理性的两体理一。道体论的理性程序是:始奏以人(实践理性原动力的日新明德),中奏以天(圣神文政導之神参明明德),终奏以物(顺乎物则成就富有大业之实德)。道体论的事物进程是:人(文化心性的理气积淀)、天(神参仁智的神理积淀)、物(自然生产力的科学技术水平)均一的自然之化。
船山的心物逻辑:“天下之变,皆顺乎物则者也;天下之疑,皆允乎人心者也”。顺乎物则,物理事则之理则。人事有易简理得;心性有乾刚健坤柔顺之礼义理则;仁礼本体有中庸体用的大中理则;存在音容天有“容有迹而音无方”的心物定则;神参中奏天,理道定所为生民立命,“循理而应乎事物”,都成为事则理则的顺乎物则,马哲唯物的中哲唯物,也以中哲唯物质正马哲唯物。疑乎人心,“音以节容,容不能节音”,文化心性原动力多路向,如何顺天应人?从荀子心底清明的解蔽说;走到张载的神参两体理一,为天地立心与为生民立命;到船山仁恕天下的人道理欲观,心统性情的理情与理欲,“理气一也,性命一也”的实践理性,神理而理气的神参两体理一,也成为顺天应人的事则和理则,究其所以然之理道的心性辩证。马哲辩证的中哲辩证,也以中哲辩证质正马哲辩证。两种不同文化环境成长的唯物辩证,逻辑解读非文化套解,而是文化质正,文化殊途同归的义理会通。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