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国学复兴网 门户 查看主题

究竟

发布者: 丁香的歌 | 发布时间: 2018-2-6 20:45| 查看数: 203|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丁香的歌 于 2018-2-8 09:20 编辑

    一九六九年春天,我入伍的航校迁址山西长治市。机场军民合用,我们学员队就住在机场东跑道边缘的一个生产队。村名叫南天贡。村中间有一座教堂;鹤立鸡群。一进去,压抑的震撼。仰望高不可攀的穹顶,恍如仰望另一个小天。一位美女壁画高高在上,怀抱婴儿;端庄慈善。不知是谁。作为男人,我就感觉敬而远之。听说这是天主教。那时候只有毛主席语录;后来部队又集中到了学老三篇。抢不天天练,老三篇得天天读。别的,想看也看不见,想买也买不到。住地不远,市郊,长治到潞安的路边有一座五六米高的小塔。下方中圆上尖顶。好像是朝东,壁刻:南无阿弥佗佛。只知道孙悟空从南天门进去大闹天宫。当时我理解这是告示:这个佛不在南边。偏偏,佛学却我第一个主动接触的学问。我买的第一本书就是关于佛学的。它是人民出版社的“汉唐佛教思想论集”(1973年4月第九版、1974年北京第九次印刷、书号2001.131  定价0.85元)。其封面为败荷色。作者任继愈。这是一本批判佛学的论文集。感谢老先生有意无意的打了一个明哲保身的政治擦边球,让我接触了佛学。我隐隐的发现,老三篇天天读并不是文化大革命创造。之前,佛教,天主教就已经光照长治。是谁鼓吹读书?书都是他劝你信他。别去看书;去看它他她。无聊,就去做些不赚钱的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