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国学复兴网 门户 查看主题

地名訓詁:新疆

发布者: wangofkings | 发布时间: 2018-2-6 17:04| 查看数: 295|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地名訓詁:新疆
新疆。簡稱:新。
新字的本義是更生。
斤+亲=新
二+屰=辛
一+指示符一=二
新者,《老貓字典》云:甲骨文从斤从辛。辛者,罪也。斤者,象斷蛇之形。斬蛇也。新者,謂斬罪若斬蛇,以使其更生也。故,新者,更生也。新者,金文、小篆从斤从亲。會意。亲者,罪之根也。新者,謂斬除罪之根若斬蛇,以使其更生也。故,新者,更生也。
亲者,《老貓字典》云:从个从辛。會意。个者,象根形。根也。辛者,罪也。故,亲者,罪之根也。
辛者,《老貓字典》云:从二从屰。會意。二者,甲骨文上字。上也。屰者,象倒大形。倒也。辛者,謂倒懸于上之人,是罪人也。故,辛者,罪也。
二者,《老貓字典》云:甲骨文从一。其上一橫,指地上有物之事也。一者,象地平線之形。地也。一上一橫。指地上有物之事也。故,二者,上也。
疆字的本義是界。
土+彊=疆
一+土塊象形符=土
弓+畺=彊
二田+象形符三=畺
疆者,《老貓字典》云:疆字之本字,畺也。畺字漸廢,乃作从土从彊之,疆字。疆者,从土从彊。會意。土者,土壤也。彊者,弓有力也。疆者,謂邊界之地,乃多陳有力之弓也。故,疆者,界也。
土者,《老貓字典》云:甲骨文从一,其上象土塊之形。會意。一者,象地平線之形。地也。其上象土塊之形。故,土者,土壤也。
彊者,《老貓字典》云:从弓从畺。會意。弓者,象弓形。彈弓也。畺者,界也。彊者,謂弓有力,乃可守衛邊界也。故,彊者,弓有力也。
畺者,《老貓字典》云:从二田。三者,象邊界之形。田者,象田地阡陌縱橫之形。耕地也。三者,象邊界之形。畺者,謂田地之邊界也。故,畺者,界也。
新疆,顧名思義,更生的疆界。
新,引申爲,舊之對。因此,多以爲,新疆,是新的疆域。
新疆,本非專有名詞。新疆一詞,最早見于《宋史》。
《宋史·卷一百七十六·志第一百二十九·食货上四》云:元豐……七年,惠卿雇五縣耕牛,發將兵外護,而耕新疆葭蘆、吳堡間膏腴地號木瓜原者,凡得地五百餘頃,麟、府、豐州地七百三十頃,弓箭手與民之無力及異時兩不耕者又九百六十頃。
進入清朝之後,新疆一詞,仍然是指新的疆域。
雍正八年。庚戌。秋七月乙酉日。
《清實錄·雍正朝實錄·卷之九十六》云:烏蒙系改土新疆。與威寧接壤。
乾隆皇帝在平定回疆之後,始把回疆稱爲新疆。
乾隆二十四年,即公元1759年,十月辛丑日。
《清實錄·乾隆朝實錄·卷之五百九十九》云:以西師成功始末,禦制《開惑論》,宣示中外。……既而定伊犁,俘名王成舊志。辟新疆兵不血刃,而歸馬于華山之陽。
新疆,古稱西域,並不是清朝新開拓的疆土。
因此,新疆,用其本義,更生的疆界,更爲貼切。
西域諸國在漢初時,是匈奴附屬國,匈奴日逐王在西域置僮僕都尉。
《漢書·卷九十六·列傳第六十六·西域列傳》云:西域諸國大率土著,有城郭田畜,與匈奴、烏孫異俗,故皆役屬匈奴。匈奴西邊日逐王置僮僕都尉,使領西域,常居焉耆、危須、尉黎間,賦稅諸國,取富給焉。
漢孝武帝太初四年,即公元前101年,貳師將軍李廣利破大宛。
大宛城,在今烏茲別克斯坦費爾幹納州。
《漢書·卷六·本紀第六·武帝紀》云:四年春,貳師將軍廣利斬大宛王首,獲汗血馬來。作《西極天馬之歌》。
其後,漢軍在輪台、渠犁駐軍屯田,置使者校尉。
《漢書·卷九十六·列傳第六十六·西域列傳》云:自貳師將軍伐大宛之後,西域震懼,多遣使來貢獻。漢使西域者益得職。于是自敦煌西至鹽澤,往往起亭,而輪台、渠犁皆有田卒數百人,置使者校尉領護,以給使外國者。
漢孝宣帝地節二年,即公元前68年,置西域都護加官。
《漢書·卷十九·表第七·百官公卿表》云:西域都護加官,宣帝地節二年初置,以騎都尉、諫大夫使護西域三十六國,有副校尉,秩比二千石,丞一人,司馬、候、千人各二人。戊己校尉,元帝初元元年置,有丞、司馬各一人,候五人,秩比六百石。
所謂加官,指原有官職外,兼領的其他官職。
而西域都護,始自神爵三年,此前,稱之爲,護鄯善以西。
漢孝宣帝神爵三年,即公元前59年,匈奴日逐王降,置西域都護府。
《漢書·卷九十六·列傳第六十六·西域列傳》云:至宣帝時,遣衛司馬使護鄯善以西數國。及破姑師,未盡殄,分以爲車師前後王及山北六國。時漢獨護南道,未能盡並北道也。然匈奴不自安矣。其後日逐王畔單于,將眾來降,護鄯善以西使者鄭吉迎之。既至漢,封日逐王爲歸德侯,吉爲安遠侯。是歲,神爵三年也。乃因使吉並護北道,故號曰都護。都護之起,自吉置矣。僮僕都尉由此罷,匈奴益弱,不得近西域。于是徙屯田,田于北胥鞬,披莎車之地,屯田校尉始屬都護。都護督察烏孫、康居諸外國動靜,有變以聞。可安輯,安輯之;可擊,擊之。都護治烏壘城,去陽關二千七百三十八裡,與渠犁田官相近,土地肥饒,于西域爲中,故都護治焉。
出西域本有兩道。
《漢書·卷九十六·列傳第六十六·西域列傳》云:自玉門、陽關出西域有兩道:從鄯善傍南山北,波河西行至莎車,爲南道,南道西逾蔥嶺則出大月氏、安息。自車師前王廷隨北山,波河西行至疏勒,爲北道,北道西逾蔥嶺則出大宛、康居、奄蔡焉。
在神爵三年之前,漢軍只護其南道,故鄭吉的官銜是,護鄯善以西使者。神爵三年之後,始兩道皆護,故稱西域都護。
至此,西域進入漢朝版圖。
由此,今日新疆的地域範圍大致確定下來。
清朝光緒三年,左宗棠上疏奏請設置新疆行省。
光緒三年,即公元1877年,秋七月乙卯日。
《清實錄·光緒朝實錄·卷之五十三》云:乙卯。諭軍機大臣等。左宗棠奏,逆酋帕夏自斃情形並統籌全域各一摺。據稱:“安集延逆酋帕夏,經官軍擊敗後,眾心離散,遂于四月間仰藥自盡。其子海古拉率黨西竄,亦被纏回截殺。”等語。該逆逼脅回眾,占踞南路各城,肆其荼毒,罪惡貫盈。今既窮蹙自斃,餘眾勢必渙散,事機極爲順利。惟白彥虎尚踞開都河西岸,該逆稔惡已久,罪不容誅。喀什噶爾爲叛弁何姓所踞,自應乘此聲威,速籌殄滅。左宗棠擬俟新秋采運足供,鼓行而西。刻下已屆秋令,著即檄飭各軍,克日進兵,節節埽蕩各城回眾。素受逆酋脅制非盡甘心從逆,此時大軍西行,鹹知效順。自當分別良莠,剿撫兼施,以安眾心。白彥虎素稱狡猾,務當設法就地擒斬,毋任再行遠竄。帕夏之子除海古拉外,尚有三人現在竄匿何處,並著查明具奏。左宗棠所陳統籌新疆全域,自爲一勞永逸之計。南路地多饒沃,將來全境肅清經理得宜,軍食自可就地取資。惟目前軍餉支絀,近雖借用洋款五百萬兩,亦是萬不得已之舉,可一而不可再。若南路一日不平,則曠日持久,餉匿兵饑亦殊可慮。該大臣所稱地不可棄兵不可停,非速複腴疆,無從著手等語。不爲無見。著即督飭將士,戮力同心,克期進剿。並揆時度勢,將如何省費節勞,爲新疆計久遠之處,與擬改行省郡縣,一併通盤籌畫,妥議具奏。所請飭部將咸豐初年陝甘新疆報銷卷冊各全分,及新疆額徵俸薪餉需兵制各卷宗,由驛發交等語。著戶部兵部查照辦理。
光緒十年,即公元1884年,九月辛未日。
《清實錄·光緒朝實錄·卷之一百九十四》云:又諭。戶部等部會奏議覆劉錦棠奏統籌新疆全域一摺。前據劉錦棠奏,遵議新疆兵數餉數一切事宜。當經諭令該部議奏。茲據會議覆陳:新疆厎定有年,綏邊輯民,事關重大。允宜統籌全域,厘定新章。戶部前奏以定額餉、定兵數、一事權三端爲要圖。劉錦棠所議留兵改營設官屯田四條,與該部所奏用意相同,即著次第舉行,以垂久遠。前經左宗棠創議改立行省,分設郡縣。業據劉錦棠詳晰陳奏,由部奏准,先設道廳州縣等官。現在更定官制,將南北兩路辦事大臣等缺裁撤,自應另設地方大員以資統轄。著照所議,添設甘肅新疆巡撫、布政使各一員。
至此,新疆成爲中國的一級行政區劃。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