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国学复兴网 门户 查看主题

怕——《荆轲刺秦王》

发布者: 李易轩 | 发布时间: 2018-6-13 09:24| 查看数: 56|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2018.6.11
秦国公子异人为秦孝文王之子,因不受宠被送往赵国邯郸为人质。期间生活窘迫,备尝辛酸。有商人吕不韦者献自家侍妾赵姬予异人,进行政治投机。赵姬易主之时已怀吕不韦之身孕,生下赵政。赵政以异人为父,做嬴政。从小在赵国放马,吃不饱、穿不暖,受尽人间悲苦。后异人回到秦国,成为秦庄襄王。秦庄襄王故后,嬴政被接回秦国立为秦王。
“第一章,秦王”
在秦宫中,嬴政整日被监狱史提醒、告诫着:“秦王嬴政,你忘了秦国历代先君一统天下的大愿了吗?”嬴政不敢不从,这一诰命如锥悬梁、头刺骨一般时时督促着他为实现秦帝国的野心而奔命,甚至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也不敢松手。从公元前230年开始,秦王嬴政展开了统一六国,一匡天下的征服霸业。秦宫内外,遍至天下始终萦绕着挥之不去的恐怖气氛!
自秦庄襄王执政后,吕不韦(陈凯歌饰)的政治投机得逞,被拜为秦相国。一直到秦王嬴政期间,相国吕不韦独揽大权,成为左右嬴政政治走向的重要人物。
赵姬跃升为秦王母后,开始骄奢淫逸起来。7年前,吕不韦为赵姬介绍了嫪毐为乐,后二人在咸阳附近建陪都雍城,整日奢靡云雨。嫪毐(王志文饰)本为吕不韦门客,受赵姬宠信后封为长信侯,自称是秦王“假父”。时至今日,嫪毐仗着母后撑腰,其势力已到了可与吕不韦分庭抗礼的地步。嫪毐要给秦王介绍韩国的公主为妻,而韩国的公主是他的侄女,这分明就是要做秦王的老丈人。此时的吕不韦还要依仗过去门客嫪毐的势力巩固自己的地位。
而此时,秦王宫中正在商议着灭韩之事。吕不韦独断专行,坚持不灭韩国。李斯与其意见相左。吕不韦警告李斯:“你还不是相国。先王在,老臣是相国。先王不在,老臣还是相国!”现场鸦雀无声,无人再敢进言。失去话语权的秦王(李雪健饰)被迫装疯卖傻讨好吕相国,实则出于反抗。秦国的大政到底由谁来主持!吕不韦甩脸走人,秦王明则封赏有加,实则罢免了吕不韦的相国之职。一番权斗后,秦王下令灭韩、灭赵。
吕相已罢,这回只留下身边干政的嫪毐。对于母后的这位男宠,秦王故意将其放置于两垒城墙中间的横梁上,令其一边过木桥,一边回答问题恐吓他的胆量!嫪毐装怕,其实只是“陪秦王玩玩”。而对于他意图谋反,秦王早有防备。
回到后宫,嬴政来找他真正心爱的女人赵女(巩俐饰)。赵女出身赵国,在秦宫日久,不适应宫中的做作礼仪,想回赵国故里。而即将灭赵的秦王邀赵女一览他的《千里江山图》,赵女今日才得见嬴政理想的宏伟蓝图。嬴政告诉她,他要建立一个统一的大帝国,结束诸侯战乱的天下,改封建制度为郡县制,让天下的百姓都尊崇一个王,书同文,车同轨,这样天下的百姓才能安居乐业,共享太平。众臣齐请赵女留秦,赵女知道嬴政不是一般的王,愿意为之陪伴左右、赴汤蹈火。
此时,被做人质的燕太子丹(孙周饰)大闹后宫欲刺秦王。本来太子丹幼时与嬴政同在赵国为人质,二人交好。待嬴政返秦后,燕王喜又派太子丹去秦国做人质。而时过境迁的嬴政对太子丹却态度刻薄起来,惹得太子丹对嬴政恨之入骨。而此时嬴政意图一统天下,亦必祸及燕国。太子丹欲刺秦王。而囚禁日久的太子丹心中的恐惧已致使他几近疯癫!


这时的秦王又搬出他的理想,说什么要结束550年战乱频仍的悲剧,救百姓于水火,实现天下一家的大一统国家。他同样派人向太子丹展示他的《千里江山图》,表明他欲统一中华的决心,并承诺灭燕后不杀太子丹,他可以继续留在秦国为官。身为燕国太子,丹当然不降,此时欲回燕国之心反倒愈加急切。
怎料,太子丹正中秦王与赵女的诡计。原来嬴政正苦于欲图灭燕而无借口。趁此时机,依然想重获自由的赵女出计,把自己扮演为秦王的受害者,在脸上剠了标志犯人的字,假装秦王将其逐出秦国,之后与燕丹同路回到燕国,找一刺客刺杀秦王,这样灭燕的口实就有了,统一六国的进程也就可以顺理成章的进行下去。
好大喜功的秦王欣然接受了赵女的献计。但面对昔日美若天仙的赵女竟成为阶下囚的面庞,嬴政倍感为野心付出的代价实在太惨痛!要知道,在赵国为质时,只有赵女与其青梅竹马,身为孤家寡人的秦王政只有这么一位知心红颜。如今赵女脸上被毁容,还要离开咸阳,这怎不令嬴政百感交集!
一通悲哀后,为了一统天下的大愿,将计就计的秦王在他所建的“四海归一殿”中送走了身负使命的赵女。而他则在急切等待着刺客的到来……
燕太子丹终于回到燕国的故土,他向天发出毒誓:“天杀的嬴政!我一定要杀了你!”
“第二章,刺客”
燕国刺客——荆轲。他曾是一个剑术精湛,冷血无情的江湖中人。刺客从不分男女老幼、鳏寡孤独,只要金主给钱,荆轲则杀人如同草芥。
可就在这一次,当他如削瓜切菜般干掉某一家老小时,却独独落下了一位清纯的盲女。盲女失去了生活的依靠,要求荆轲杀了自己。因为她看不见自己的脸,日后无法报仇,荆轲对她手下留情了。然而盲女再三要求他杀了自己,荆轲可怜她,对这位清纯少女保留原则。于是盲女伸出一把匕首自杀了!她还怕自己死得不够快速,于是哀求荆轲帮她将匕首拔出来。她不是自己亲手所杀,这回荆轲答应了她的请求。然而,谁料稚嫩的盲女竟是以自己的死换来对刺客的报复,当荆轲左手拔剑之时,盲女举出背后右手藏匿的宝剑径直刺向前方!幸亏荆轲是左撇子,身体在盲女右侧,躲过了一劫暗算。
从未失手过的荆轲在荒谬的一劫逃生后陷入人生的颓丧,他决定从此金盆洗手,再也不干杀人的事了。于是以卖草鞋度日,以求内心的赎罪。
一日,他背着草鞋转悠到一个酒肆歇息,一个小孩因为向店主讨水吃而被吊在大蒸锅上烘烤。已是迟暮、呆滞的荆轲仗义执言,要店主给小孩一碗水喝。店主要求荆轲从他胯下爬过。荆轲不顾屈辱,当众从他胯下爬过。可变态的店主还拿出斧子对着自己脖子让荆轲杀了他,他的要死其实恰恰是出于他极度怕死!荆轲断然拒绝:“我不杀人,我不杀人!”在背后起哄的人群中有人使坏,一脚将荆轲踹上前去,斧刃直插店主脖颈,当场毙命!在场的人口里喊着“杀人啦!”一哄而散。被救的小孩也觉得荆轲怪异,不知道感恩夺路而逃。
这一切都让已身在燕国寻找刺客的赵女亲眼目睹。
荆轲被压入大牢,准备死刑。监狱长官杀死过无数囚犯,刻在他心中的怕只有以接着向下一个死囚施虐而宣泄。狱卒将荆轲绑在横木上准备将他的头颅撞向墙壁。然而即使监狱长官如何吆喝,早已人生麻木的荆轲则从未吐出半句求饶的话。
见荆轲确属义士,秦夫人赵女替他赎了罪。赵女将荆轲代至燕太子丹宫中。太子丹向其表明欲杀秦王之意,无论如何威逼还是利诱,义士荆轲只有一句话:“我不杀人!”最后太子丹打出温情牌,“难道你不感恩救你的赵女吗?她是被秦王在脸上剠了字落难于此的!”荆轲对赵女确有感动,然而依然不被利用。
太子丹无奈又将荆轲送入大牢。丹与赵女一致认定他就是能杀秦王的刺客,太子丹命赵女使出美人计,三个月后即令荆轲刺秦。对于这位义士,赵女除了利用他实现计谋外,也真对其暗生情愫。三个月的相处中,使赵女对这位英雄愈加亲昵、依赖。荆轲亦对赵女真情以待,对她讲起那个清纯盲女的故事,以及他对祖国燕国的热爱……
“第三章,孩子们”
话说那边秦国雍城的嫪毐整日与母后赵姬奢靡,本已自称是秦王“假父”就惹得嬴政对其忌刻三尺,并且还变本加厉与赵姬私生了两个年幼的儿子。二人将两稚子囿于宫中,万不得让秦王及其手下党羽得知。而如今母后又对嬴政不悦,宠信嫪毐。依他现在的势力,完全可以扶助自己的儿子取代嬴政的地位,进而自己垂帘听政,挟天子以令诸侯。这日,嫪毐收到燕太子丹送给他的一件“礼物”,是一柄监狱专用的斧钺。嫪毐深知其意,此时不是鱼死就是网破,自己再不造反,恐遭秦王灭门!于是嫪毐在母后面前哭天抹泪:“可怜我这两个儿,莫非要在宫里藏一辈子不成?!”
秦王对嫪毐与母后不放心。这日借口探望母后来雍城吃肉,嫪毐陪在母后身边打圆场。嬴政与母后“宾主对待”,客套中内涵恐惧,嚼肉顷暗藏凶机!果不其然,母后与嫪毐不懂事的两个小儿子因为贪玩溜到秦王面前,嫪毐打谎是“自家侄儿”,嫣然的母后顿时哑然发怔!眼见屏风背后刀斧手各个摩拳擦掌。护卫樊於期准备护驾。嬴政按捺恐惧,作出笑脸与自己的弟弟分享吃肉。这场面哪里是大快朵颐,分明是死猪被杀前的跪地求饶!
极度恐慌的嬴政借故脱身,慌张惶恐得跌跌撞撞。眼看自己死期将至,大权不保,还在忠臣樊於期面前装镇静。
嫪毐这回不得不反了,他即刻找到过去的主公吕不韦联合势力。然而,此时的吕不韦已被罢黜相位,居家编著《吕氏春秋》。嫪毐承诺造反成功后即复吕氏相位。
老道的吕不韦问:“那谁做秦王?谋反轮得上你吗?”吕劝嫪毐趁未事发,先向秦王投降。嫪毐不从,道:“看是我的儿子做王,还是你的儿子做王!”吕氏欲杀嫪毐,嫪毐嗤蔑道:“一个被废了的相国,敢杀长信侯?我看不敢!”嫪毐装作信步而出,赶紧召集手下数百门客,直奔咸阳秦宫杀来……
秦宫上下鸦雀无声,无人防守,嫪毐以为秦王未及提防,于是帅众夺取大殿而来。未料大殿门中缓缓闪出一人——正是秦王嬴政。随之背后与广场左右数百秦军阵列袭来。嫪毐这才方知中了埋伏,但却誓死不降,负隅顽抗。一阵刀兵过后,嫪毐的门客被秦军箭阵射杀近半。嫪毐为保手下门客不被无辜受害,放下屠刀,立地请降,“罪在我一人,你们放心,大王会宽恕你们的,大王会宽恕你们的!”
嫪毐以为以此方可保留门客的性命,然而秦王刻毒,害怕他们日后报复,遂令箭阵乱箭齐发,一一弑毙!执行命令的樊於期亦觉不忍。
嬴政来到大正宫,逼母后交出两个年幼的弟弟,并将他们摔死在廊下!母后狠狠道:“你这个狼!”身败名裂的母后与嫪毐抱头痛哭。母后自认对不起嫪毐,嫪毐说:“不,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两个儿。人都以为我是贪恋富贵才惹杀身之祸,岂不知是你想做我的女人,我想做你的男人。夫妻一样过日子,在民间有何不可?偏你是母后就难了!不哭,一哭倒像咱们错了!”
秦王命人将母后带下,留下嫪毐单独审问:“嫪毐你知罪吗?你毁了后宫、私生逆子、交通外国、蓄意谋反,你罪该万死了!”嫪毐这才言辞激烈、铿锵有力的揭开了连秦王自己都不知道的老底:“不错,是生了孩子,你好一个孝子,哪里知道做母亲的寂寞?交通外国,莫非你不是赵国的奶水喂大的?谋反,我谋反,你才是真正谋反!当年秦公子异人在赵国做人质,落难邯郸,商人吕不韦把自己的侍妾送给异人,那侍妾去时已有身孕,生下一个孩子从小在赵国放马,而后异人做了秦王。异人死后,那个放马的孩子就做了秦王。大王还用问我谁是大王的生父吗?可怜大王做了多少年秦王,竟不知道谁是自己的亲生父母!可怜呐,一个号令秦国上下宫亲百姓,扫灭六国的人竟不是秦人后裔,这还不是谋反?嬴政,你这个杂种,你问问你老子去吧!哈哈哈!”嬴政得闻自己真实身世如五雷轰顶一般:“你胡说!”遂命人将嫪毐分尸。
秦王嬴政身在秦国祖庙,亲自向吕不韦对峙,他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亲生父亲竟是一直与他朝堂争权的吕相国!“吕不韦你知罪吗?”事到如今,吕不韦也不再将隐瞒一世的秘密保留:“老夫当然知罪!如果秦王是老夫的儿子,他就不能做秦王!可秦王若不是我的儿子,又为什么要杀我?又是在秦国的祖庙里!不必多说了,就杀了我吧!”
从大正宫嫪毐揭底,到秦国祖庙问相,樊於期都一一亲眼目睹,这时他不能不出来说句话了:“相国功比天高,不能杀!”此时连受打击的嬴政精神已几近崩溃,刚刚处理了母后,杀掉两个弟弟,现在又要处决自己的亲生父亲,秦王的威风早已荡然无存,面对自己错谬的身世嬴政的灵魂早已被掏空!“只要你告诉天下人,我不是你的儿子(我就不杀你)。”从献赵姬投机异人,到辅佐他走上王位,再到统一六国的进程,作为嬴政的亲生父亲,吕不韦始终坚持在幕后匿名的为儿子保驾护航,哪怕嬴政与其分庭抗礼,哪怕他如今要杀掉自己,吕不韦始终无怨无悔,因为他是为了成就儿子的千秋霸业而活,宁可隐姓埋名、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吕不韦坦然道:“只要你杀了我就证明你不是我儿子,因为儿子是不会杀父亲的。(然而)天下不定,你就没有父亲了吗?因为我要让你作天下的王!”嬴政现在只有这么一个亲人了,他需要父亲支撑他的存在感:“我不杀你,我要你养老,要你写完《吕氏春秋》。”“对,《吕氏春秋》!”吕不韦晚年所著《吕氏春秋》将流芳百世。
然而,监狱史又在秦国祖庙中大声向嬴政喝道:“秦王嬴政,你忘记秦国历代先君一统天下的大愿了吗?”身处夹缝中的秦王惶恐万分:“没有忘记,我忘了吗?我生下来就是人质,从小吃不饱、穿不暖。那时候秦国的历代先君在哪?是吕不韦对我好,是他教了我第一个字‘王’!我杀不了他!”冷酷的监狱史再一次喝道:“秦王嬴政,你忘记秦国历代先君一统天下的大愿了吗?”这句诰命如同锥悬梁、头刺骨一般时时悬在秦王嬴政的头顶上方,在他每每失意松懈之际鞭策他继续前行。一个赵国的儿子,做了秦王,就要像奴隶一般承担秦国历代先君的重负,实现被委命的霸业!
面对惶恐如鼠窜的秦王,吕不韦不忍心再难为自己的儿子,他悄悄的悬梁自尽了。嬴政抱住他的尸体,平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吐出“父亲”二字!
泪流满面的秦王命令:“昭告天下,吕不韦是叛逆,夺去封号,诛九族!”
“第四章,赵夫人”
时隔三月,那边燕国的荆轲仍未同意刺秦。太子丹生急,以囚禁赵女要挟荆轲出手。这回义士荆轲不得不从,答应刺秦。太子丹派武阳协其左右,亦为监视。两人一起在演武场练剑。丹、赵女、荆轲、武阳一同计划刺秦之日的细节,他日觐见秦王,荆轲与武阳必不得带剑上朝,故而他们设计将一把匕首卷入燕国地图之轴中。待面呈秦王展卷之时,拔出匕首刺向秦王,这样刺秦方有胜算。
秦王出身赵国,自小饱受其害,统一六国计划特以灭赵为解心头大患。秦王派大将王翦灭赵都城邯郸,邯郸固若金汤,王翦大兵压境围城数月。双方僵持不下,邯郸城内已到了竞相食人的地步。赵国派使向燕国求援,如若赵国不保,下一个必将累及燕国。太子丹出兵救赵,然而到达现场,丹被壮大的秦军所震慑。见邯郸大势已去,丹退军卫燕。邯郸城内准备与秦军决一死战,不仅所有军民人人上阵,并且守城官兵还将所有赵国儿童聚集一起,准备集体自杀,不给秦国留下赵国活口。
而赵女身为嬴政夫人,想出面与其调停,放过自己的祖国和孩子们,况且秦王本就出生于赵国,想必他会网开一面。赵女怀着天真的妄想与嬴政在赵国的某夜相会。然而,两人意见相左,嬴政虽出身赵国,然而对赵充满仇恨。第二天秦军屠城,赵军誓死不降。嬴政本模糊的答应赵女保留赵国儿童生命,然而为防他们日后长大报仇,还是将所有赵国后代尽皆活埋。之后赶到的赵女悲痛欲绝,她也喊出“天杀的嬴政!”意欲为赵国人*民*报仇!
嬴政灭赵国报了仇,想以此讨好失去嫪毐和孩子的母后赵姬。此时的赵姬已是奄奄一息,在病榻上“呸!”了逆子一脸口水,骂出最后一句:“天杀的嬴政!”后气毙身殒了。
天杀的嬴政这回又失去一位亲人!
这回的赵女将计就计改变了初衷,本来与秦王计划故意引荆轲刺秦,从而找到灭燕的借口,而现在的赵女决定帮助荆轲真正刺秦。所以她将一切隐情交代给荆轲。
而另一边,那日在大正宫与祖庙知悉秦王身世的樊於期逃出秦国投奔燕国而来。但他也知道自己早晚性命难保,故而找到荆轲帮助其刺秦。原来秦王早已下令追杀樊於期并灭十族,故而樊於期向荆轲献出自己头颅以为向秦王觐见之礼,得到秦王信任后刺秦方有胜算。
二人痛饮断头酒,戏谑着这回荆轲必然“有去无回”。在惨淡的收场下,樊於期告诉荆轲向秦王带话:“那日大正宫的秘密我对谁都没说,我死了那个秘密也死了!”随后自刎身亡。
“第五章,秦王与刺客”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带着沉重而悲壮的使命,荆轲与副使武阳踏上了刺杀秦王的不归之路。
让秦王久久期待的刺客终于自投罗网来了,嬴政端坐四海归一殿,召集满朝文武等待荆轲的上殿。
在入殿验身之时,太监将荆轲与武阳的佩剑收走,而后又将荆轲之剑退回,其实是他们做了手脚。待到觐见之时,二人异常恐惧。尤其武阳做贼心虚不敢上前半步。荆轲只好仗着胆子一手执图,一手捧着樊於期的头颅上呈秦王。
眼看秦王近在咫尺,这个杀人如麻,一匡六国的魔王着实吓坏了刺客荆轲。吓得他欲擒故纵说出欲刺秦王的实底。见诡计得逞,秦王向文武百官大喊:“你们都看到了吧,燕国的使臣要杀本王!”“杀了他,杀了他!”在场文武一致呐喊。秦王欲观燕国地图,荆轲进入预备程序,在卷轴展开之际拔出匕首刺向秦王。秦王没有想到匕首竟藏在卷轴里,吓得他惶恐至极,跳下金龙宝座,在四海归一殿中四处躲藏。而临场慌张的荆轲也是出手凌乱,两人像猫捉老鼠一般展开周旋。此时的满朝文武纷纷退后,没有一个对秦王伸出援手。荆轲又拔出长剑欲弑秦王,怎料长剑被刚才入殿的太监截去了剑刃。还是监狱史机灵,要慌乱的秦王拔出腰间长剑与之技击。秦王向荆轲连刺数剑,在荆轲即将气毙之时,他对这个不可一世的霸王只报以轻蔑的嗤笑。
秦王怪哉:“你笑什么,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我要建立一个大一统的国家,天下只有一个君王。”荆轲没理会他的理想,只告诉他:“樊於期比你守信,那日大正宫的事他对谁都没说。”空虚惶恐的嬴政对已死的荆轲说:“我不准你死,我不准你死!”他失去了最后一个知情人。
对平日里俯首称臣,关键时刻退避三舍的满朝文武,失望的秦王令其全部滚出。留下孤寂落魄的自己面对缓缓走来的赵女,这是秦王嬴政在世上的最后一个亲人。然而赵女的来意是将英雄荆轲的尸首带回燕国。
在失去一切亲人的失魂落魄之际,秦王嬴政只得以此告慰自己的灵魂——“秦王嬴政,你忘了一统江山的大愿了吗?”往日监狱史对嬴政的屡屡诰命,现在成为支撑他活下去的唯一理由!
秦王嬴政


本片《荆轲刺秦王》是陈凯歌导演继《霸王别姬》后为我们呈现的一部雄浑震撼的史诗悲剧。在国人的眼光中,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帝国的始皇帝不是一位具有丰功伟业、气吞山河的大帝王,就是一位性格残暴、刚愎自用的大独裁者形象。然而,陈凯歌导演所呈现的秦王嬴政却是即于两者之间矛盾交织的一位悲剧人物。
秦嬴政自小出生在赵国,寄人篱下做人质。他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被误认为秦庄襄王的儿子接回秦国登基为秦王。在这里他受亲生父亲吕不韦的“摆布”董理朝政,肩负着“秦国历代先君一统江山的大愿”,推行着不得人心的扫灭六国的战争。而母后又豢养男宠嫪毐左右朝政,私生两个同母异父的弟弟随时可以替代他的王位。嫪毐抢班夺权揭发了他的身世之谜。亲生父亲吕不韦为了一统江山的大愿,为他献出了生命。而母亲赵姬对其恨之入骨,致死不休。在巨大的仇恨驱使下,杀光了生他的祖国赵国的人民。而唯一的知心爱人赵女又是他仇视的赵国子民,为此赵女将计就计刺杀自己。而他还要面对千百个如荆轲一般对其恨之入骨的刺客随时觊觎着自己的生命。
在欲望与野心的驱使下,秦王嬴政丧心病狂。而在凄迷、扭曲的身世背景下他则成为孤魂野鬼。没有一个亲人能够理解他,他只有屡屡用铁血与杀戮证明自己的存在感。在秦宫上下,以至江山六国中,无处不笼罩着一个恐怖的字眼——怕!秦王怕吕相、怕母后、怕嫪毐、怕樊於期、怕燕太子丹、怕如荆轲般的刺客。而所有人:母后、赵女、嫪毐、太子丹、荆轲、樊於期又都在怕着这位嗜血的秦王。在他们每一个人物的表情与语态中,无不体现出扭曲、狰狞的变态心理。在巨大的恐惧中,他们相互残杀着;在无尽的惶惑中,以嗜血的方式苟延残喘着!秦王嬴政为了江山一统,失去了他所有的至亲至爱。任多少战功赫赫,也填不满他空虚的灵魂。这就是秦一六国的悲剧,始皇帝的真实面貌无非是一个卒无所归的孤魂野鬼,成为一具历史宿命的傀儡,上演着中国封建历史上永恒轮回的悲怆梦魇!
公元前221年,秦王嬴政以暴力统一了江山。改封建为郡县,书同文、车同轨,统一度量衡,修建万里长城,封禅之于泰山。功盖三皇五帝,故改号始皇帝。前210年,始皇帝驾崩。前206年,不可一世的秦帝国被刘邦、项羽所灭,中华大地代之以400余年西汉王朝统治……
无论是名垂千古,还是雁过鸿毛,秦王嬴政的悲剧形象皆被一代代后来者品读玩味着。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