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国学复兴网 门户 查看主题

不为知交但为知音

发布者: 丁香的歌 | 发布时间: 2018-7-11 12:06| 查看数: 156|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丁香的歌 于 2018-7-11 17:23 编辑

    他叫牛宝生,我的航校预科同学。下部队锻炼是入航校长达半年的必修课。我和牛宝生所在班被下方到了奔牛海航五师机械某大队。可巧不久,我们就随部队来到上海支左。分配支左点之前,我和几个同学最先找到鲁迅墓并拍照留念。天啊,牛宝生长得简直就是鲁迅再生。
    第二年四月,锻炼期未满我们便回校。此时航校已经搬迁到了陌生的长治。原来,我们提前回校是来建校的。正是大庆干打垒精神;我们中队的任务是打土坯。入乡随俗,长治的土坯不是脱出来的而是砸出来的。那时候,作为天之骄子雏的我们那叫身心疲惫的精疲力尽。一天下来,睡下去,总是觉得刚刚睡下就被叫醒。闲暇时候,我和牛宝生个有爱好,从不相知。在班里,我和曹大个最合得来;他是个稀稀拉拉性格人。
    正是春困的一天,起床号响了。两眼惺忪的曹大个埋怨:这只瘟鸡……坏了——上纲上线了。早请示(极左时,部队搞的早向毛请示;晚向其回报)会上,指导员队长上方政工干事大兵压境。班长再三启发,不见发言。牛宝生目视着我。感觉他的眼神就像鲁迅,但比鲁迅柔和的多。我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信息。他看着我,好像是在对我发声:“报告。我说:曹大个说这话的时候,我瞥了他一眼,见他还睡着哪——”我和牛宝生分别睡在曹大个的两边。牛宝生的话电闪般的激活了我:“对,我证明——一定是他在梦里骂周扒皮。”……不了了之。
    相处天天淡如水。告别年年蜜如甜。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