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国学复兴网 门户 查看主题

老子正字

发布者: wangofkings | 发布时间: 2019-11-23 00:12| 查看数: 4023| 评论数: 43|帖子模式

最新评论

wangofkings 发表于 2020-4-30 22:33:42
章二十九·帛书章七十三
【正字本】
將欲取天下而爲之,吾見其弗得巳。夫天下,神器也,非可爲者也。爲者敗之,執者失之。物或行或隨,或歔或吹。或强或羸,或陪或墮。是以聖人去甚,去大,去奢。
【注疏】
將欲取天下而爲之,吾見其弗得巳。夫天下,神器也,非可爲者也。爲者敗之,執者失之。
巳者,《老貓字典》云:大頭蛇也。
巳者,大頭蛇也。遇大頭蛇者萬事皆休。
故,巳者,終也。此巳字之引申義也。
敗者,《老貓字典》云:毀也。
執者,《老貓字典》云:持也。
疏曰:將欲取天下而爲之者,我見其不得其終。夫天下者,神器也,欲作爲者敗天下,欲把持者失天下。
物或行或隨,或歔或吹,或强或羸,或陪或墮。是以聖人去甚,去大,去奢。
歔者,《六書故》云:鼻出氣爲歔,口出爲噓。
吹者,《說文》云:噓也。
陪者,增也。《定二年》云:分之土田陪敦。注曰:陪,增也。亦作倍。
墮者,《老貓字典》云:落也。
墮者,《廣韻》云:毀也。
甚者,《老貓字典》云:益也。
甚者,《說文》云:尤安樂也。
疏曰:萬物或前行,或隨後;或用鼻出氣,或用口出氣;或强壯,或羸弱;或增之,或毀之。是以聖人去安樂,去求大,去奢侈。
【譯文】
想要取得天下幷且有所作爲,我可以見到他們不得善終。因爲天下是神器,不是可以作爲的,想要有所作爲反而會敗壞天下,想要把持反而會失去天下。萬物(皆自然)或者前行,或者隨後;或者用鼻出氣,或者用口出氣;或者强壯,或者羸弱;或者增加,或者毀壞。所以聖人去安樂,去求大,去奢侈。
【版本】
帛書甲本-一五〇:將欲取天下而爲之吾見其弗□□□□□□器也非可爲者也爲者敗之執者失之物或行或隨或炅或□□□□□或杯或撱是以聲人去甚去大去楮
帛書甲本校本:將欲取天下而爲之,吾見其弗得巳。夫天下,神器也,非可爲者也。爲者敗之,執者失之。物或行或隨,或炅或䂳,或强或羸,或杯或撱。是以聲人去甚,去大,去楮。
帛書乙本-二四四上:將欲取□□□□□□□□□得巳夫天下神器也非可爲者也爲之者敗之執之者失之物或行或隋或熱或䂳或陪或墮是以𦔻人去甚去大去諸
帛書乙本校本:將欲取天下而爲之,吾見其弗得巳。夫天下,神器也,非可爲者也。爲之者敗之,執之者失之。物或行或隋,或熱或䂳,或陪或墮。是以𦔻人去甚,去大,去諸。
王弼本:將欲取天下而爲之,吾見其不得已。天下神器,不可爲也,爲者敗之,執者失之。故物或行或隨,或歔或吹,或强或羸,或挫或隳。是以聖人去甚,去奢,去泰。
正字本:將欲取天下而爲之,吾見其弗得巳。夫天下,神器也。非可爲者也。爲者敗之,執者失之。物或行或隨,或歔或吹,或强或羸,或陪或墮。是以聖人去甚,去大,去奢。
【校勘】
諸本經義以王弼本爲尚。
將欲取天下而爲之,吾見其弗得巳。夫天下,神器也,非可爲者也。爲者敗之,執者失之。
弗得巳者,王弼本作,不得已。
非者,王弼本作,不。
物或行或隨,或歔或吹,或强或羸,或陪或墮。是以聖人去甚,去大,去奢。
隨者,帛書乙本作,隋。
歔者,帛書甲本作,炅。
歔者,帛書乙本作,熱。
吹者,帛書乙本作,䂳。
或强或羸者,帛書乙本,闕。
陪者,帛書甲本作,杯。
陪者,王弼本作,挫。
墮者,帛書甲本作,撱。
墮者,王弼本作,隳。
隳者,後起字也。
隳者,通作墮。《禮·月令》云:繼長增高,毋有壞墮。《釋文》云:墮亦作隳。
聖者,帛書甲本作,聲。
聖者,帛書乙本作,𦔻。
去甚,去大,去奢者,王弼本作,去甚,去奢,去泰。
泰,通,太。即,大。
奢者,帛書甲本作,楮。
奢者,帛書乙本作,諸。

wangofkings 发表于 2020-4-30 22:35:12
章三十·帛书章七十四
【正字本】
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强於天下,其事好還。善者果而巳矣,毌以取強焉。果而勿驕,果而勿矜,果而勿伐。果而毌得巳居,是謂果而不強。物壯而老,謂之不道,不道早巳。
【注疏】
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强於天下,其事好還。
疏曰:以道輔佐人君者,不以軍事而強大于天下,戰事乃易有回應也。
善者果而巳矣,毌以取強焉。果而勿驕,果而勿矜,果而勿伐。果而毌得巳居,是謂果而不強。物壯而老,謂之不道,不道早巳。
巳者,《老貓字典》云:大頭蛇也。
巳者,大頭蛇也。遇大頭蛇者萬事皆休。
故,巳者,終也。此巳字之引申義也。
伐者,伐閱,與閥閱同。《左傳·莊二十八年》云:且旌君伐。注曰:伐,功也。
疏曰:善者有成果而止矣,不宜取強勢焉。有成果而勿驕,有成果而勿矜,有成果而勿伐,有成果不得止而居之,是謂有成果而不取強勢。物壯而老,謂之爲不道,不道者早終也。
【譯文】
以道輔佐人君的人,不依靠軍事而強大于天下,戰事容易有回應。善者有成果而停止,不宜繼續采取強勢。有成果而不自驕,有成果而不自矜,有成果而不自誇有功,有成果也不會停下來自居,這就是所謂有成果而不采取強勢。萬物壯大就會走向衰老,稱爲不合乎道,不合乎道就會早死。
【版本】
楚簡本:以道差人主者不谷以兵强於天下善者果而巳不以取强果而弗癹果而弗喬果而弗矜是胃果而不强丌事好長
楚簡本校本:以道差人主者,不谷以兵强於天下。善者果而巳,不以取强。果而弗癹,果而弗喬,果而弗矜,是胃果而不强。丌事好長。
帛書甲本-一五二:以道佐人主不以兵強□天下□□□□□□所居楚朸生之善者果而巳矣毌矣取強焉果而毌驕果而勿矜果而□□果而毌得巳居是胃□而不強物壯而老是胃之不﹦道﹦蚤巳
帛書甲本校本:以道佐人主,不以兵強於天下,其事好還。師之所居,楚朸生之。善者果而巳矣,毌以取強焉。果而毌驕,果而勿矜,果而勿伐。果而毌得巳居,是胃果而不強。物壯而老,是胃之不道,不道蚤巳。
帛書乙本-二四四下:以道佐人主不以兵強於天下亓□□□□□□□□棘生之善者果而巳矣毌以取強焉果而毌驕果而勿矜果□□伐果而毌得巳居是胃果而強物壯而老胃之不﹦道﹦蚤巳
帛書乙本校本:以道佐人主,不以兵強於天下,亓事好還。師之所居,荊棘生之。善者果而巳矣,毌以取強焉。果而毌驕,果而勿矜,果而勿伐。果而毌得巳居,是胃果而強。物壯而老,胃之不道,不道蚤巳。
王弼本: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强天下,其事好還。師之所處,荊棘生焉。大軍之後,必有凶年。善有果而已,不敢以取强。果而勿矜,果而勿伐,果而勿驕。果而不得已,果而勿强。物壯則老,是謂不道,不道早已。
正字本: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强於天下,其事好還。善者果而巳矣,毌以取強焉。果而勿驕,果而勿矜,果而勿伐。果而毌得巳居,是謂果而不強。物壯而老,謂之不道,不道早巳。
【校勘】
諸本經義互補。
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强於天下,其事好還。
佐者,楚簡本作,差。
不以者,楚簡本作,不谷以。即,不欲以。
其事好還,楚簡本作,亓事好長。此句,在楚簡本段末。
其者,楚簡本、帛書乙本皆作,亓。古今字。
此句後,帛書甲本有,師之所居,楚朸生焉;帛書乙本有,師之所居,荊棘生之;王弼本有,師之所處,荊棘生焉。
此句與本章經義無關。楚簡本無此句,蓋爲注文篡入。
善者果而巳矣,毌以取強焉。果而勿驕,果而勿矜,果而勿伐,果而毌得巳居,是謂果而不強。物壯而老,謂之不道,不道早巳。
巳者,王弼本皆作,已。已字,後起字也。
毌以取強焉者,帛楚簡本作,不以取強。
毌以取強焉者,王弼本作,不敢以取強。
果而勿驕,果而勿矜,果而勿伐者,楚簡本作,果而弗癹,果而弗喬,果而弗矜。
果而勿驕,果而勿矜,果而勿伐者,帛書本皆作,果而毌驕,果而勿矜,果而勿伐。
果而勿驕,果而勿矜,果而勿伐者,王弼本作,果而勿矜,果而勿伐,果而勿驕。
果而毌得巳居,是謂果而不強者,楚簡本作,是胃果而不强。
果而毌得巳居,是謂果而不強者,帛書乙本作,果而毌得巳居,是胃果而強。
果而毌得巳居,是謂果而不強者,王弼本作,果而不得已,果而勿强。
謂者,楚簡本、帛書本皆作,胃。
物壯而老,謂之不道,不道早巳者,楚簡本,闕此句。
早者,帛書本皆作,蚤。

wangofkings 发表于 2020-5-14 17:13:03
章三十一·帛书章七十五
【正字本】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欲者弗居。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故兵者,非君子之器。兵者,不祥之器也。不得巳而用之,銛襲爲上。勿美也,若美之,是樂殺人也。夫樂殺人,不可以得志于天下矣。是以吉事尚左,喪事尚右;是以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居之也。殺人衆,以哀悲位之;戰勝,而以喪禮處之。
【注疏】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欲者弗居。
疏曰:夫兵者,不祥之器,萬物蓋惡之,故有欲者不可掌之。
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故兵者,非君子之器。兵者,不祥之器也。不得巳而用之,銛襲爲上。
貴左者,中國人居則面南背北,向陽也。面南則左爲東,是日升之處,是爲貴。
巳者,《老貓字典》云:大頭蛇也。
巳者,大頭蛇也。遇大頭蛇者萬事皆休。
故,巳者,終也。此巳字之引申義也。
銛者,《玉篇》云:利也。
襲者,偷襲也。《左傳·莊公二十九年》云:凡師有鐘鼓曰伐,無曰侵,輕曰襲。《正義》云:《釋例》曰:侵、伐、襲者,師旅討罪之名也。鳴鐘鼓以聲其過,曰伐;寢鐘鼓以入其竟,曰侵;掩其不備,曰襲。
疏曰:君子起居以左爲貴,用兵則以右手,故右貴。故兵者,非君子之器。兵者,不祥之器也,不得結果而用之,閃擊爲上。
勿美也,若美之,是樂殺人也。夫樂殺人,不可以得志于天下矣。
疏曰:勿美化之,若美化之,是樂于殺人也。若樂于殺人,不可以得志于天下矣。
是以吉事尚左,喪事尚右;是以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居之也。
疏曰:是以吉事尚左,喪事尚右;是以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乃言上將軍以喪禮居之也。
殺人衆,以哀悲位之;戰勝,而以喪禮處之。
位者,莅也。《穀梁傳·僖三年》云:莅者,位也。
莅者,《韻會》云:臨也。
疏曰:殺人衆,以哀悲臨之;戰勝,而以喪禮處之。
【譯文】
軍事,是不祥之物,萬物可能都厭惡它,所以有欲望的人不可以掌握它。君子日常起居(面南背北,左手爲東,太陽升起之處,故)以左爲貴,使用兵器(則是右手,故)以右爲貴。所以軍事,不是君子的器物,不得結果才使用它,閃擊爲上。(速戰速決。)不要美化它,如果美化它,就是樂于殺人。如果樂于殺人,是不可以在天下得志的。所以吉事以左爲尚,喪事以右爲尚;所以偏將軍居于左,上將軍居于右,說的是上將軍出征像對待喪禮那樣。殺人衆多,是悲哀的到來;戰爭勝利,要像對待喪禮那樣。
【版本】
楚簡本: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古曰兵者□□□□□□得巳而用之銛襲爲上弗微也微之是樂殺人夫樂□□□□以得志於天下古吉事上左喪事上右是以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居之也古殺□□則以𢙇悲位之戰勝則以喪禮居之
楚簡本校本: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古曰,兵者,不祥之器也。不得巳而用之,銛襲爲上。弗微也,微之是樂殺人。夫樂殺人,不可以得志於天下。古吉事上左,喪事上右;是以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居之也。古殺人眾,則以𢙇悲位之;戰勝,則以喪禮居之。
帛書甲本-一五四: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欲者弗居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故兵者非君子之器也□□不祥之器也不得巳而用銛襲爲上勿美也若美之是樂殺人也夫樂殺人不可以得志於天下矣是以吉事上左喪事上右是以便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居之也殺人眾以悲依立之戰勝以喪禮處之
帛書甲本校本:夫兵者,不祥之器也。物或惡之,故有欲者弗居。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故兵者,非君子之器也。兵者,不祥之器也。不得巳而用,銛襲爲上。勿美也,若美之,是樂殺人也。夫樂殺人,不可以得志於天下矣。是以吉事上左,喪事上右;是以便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居之也。殺人眾,以悲依立之;戰勝,以喪禮處之。
帛書乙本-二四五下:夫兵者不祥之器也物或亞□□□□□□□□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故兵者非君子之器兵者不祥□器也不得巳而用之銛𢤱爲上勿美也若美之是樂殺人也夫樂殺人不可以得志於天下矣是以吉事□□□□□□是以偏將軍居左而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居之也殺□□□□□立□□朕而以喪禮處之
帛書乙本校本:夫兵者,不祥之器也。物或亞之,故有欲者弗居。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故兵者,非君子之器。兵者,不祥之器也。不得巳而用之,銛𢤱爲上。勿美也,若美之,是樂殺人也。夫樂殺人,不可以得志於天下矣。是以吉事上左,喪事上右;是以偏將軍居左,而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居之也。殺人眾,以悲依立之;戰朕,而以喪禮處之。
王弼本:夫佳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爲上。勝而不美,而美之者,是樂殺人。夫樂殺人者,則不可以得志于天下矣。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處之。殺人之衆,以哀悲泣之;戰勝,以喪禮處之。
正字本: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欲者弗居。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故兵者,非君子之器。兵者,不祥之器也。不得巳而用之,銛襲爲上。勿美也,若美之,是樂殺人也。夫樂殺人,不可以得志于天下矣。是以吉事尚左,喪事尚右;是以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居之也。殺人衆,以哀悲位之;戰勝,而以喪禮處之。
【校勘】
諸本經義互補。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惡之,故有欲者弗居。
楚簡本無此句。
惡者,帛書乙本作,亞。古今字。
有欲者弗居者,王弼本作,有道者不處。
君子居則貴左,用兵則貴右。故兵者,非君子之器。兵者,不祥之器也,不得巳而用之,銛襲爲上。
故者,楚簡本作,古。
非君子之器者,楚簡本無此句。
巳者,王弼本皆作,已。已字,後起字也。
襲者,帛書乙本作,𢤱。
銛襲者,王弼本作,恬淡。
勿美也,若美之,是樂殺人也。夫樂殺人,不可以得志于天下矣。
勿美者,楚簡本作,弗微。
是以吉事尚左,喪事尚右;是以偏將軍居左,上將軍居右,言以喪禮居之也。
尚者,楚簡本、帛書本皆作,上。假字。
喪者,王弼本作,凶。
居之者,王弼本作,處之。
殺人衆,以哀悲位之;戰勝,而以喪禮處之。
以哀悲位之,楚簡本作,以𢙇悲位之。
以哀悲位之,帛書甲本作,以悲依立之。
以哀悲位之,王弼本作,以哀悲泣之。
勝者,帛書乙本作,朕。
處之者,楚簡本作,居之。

wangofkings 发表于 2020-5-14 17:13:36
章三十二·帛书章七十六
【正字本】
道恆无名,樸唯小,而天下弗敢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焉。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所以不殆。俾道之在天下也,猶小谷之與江海也。
【注疏】
道恆无名,樸唯小,而天下弗敢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焉。
无名者,《老子·章二十五》云:吾未知其名,字之曰道。強爲之名,曰大。
樸者,《老貓字典》云:原木也。
樸者,此謂基本之道也。
疏曰:大道恆久以來即未知其名,基本之道固小,但天下弗敢令其臣服者。王侯若能守之,萬物將自然賓服。遂天地相合,降下甘露,庶民不需法令而自然均沾之。
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所以不殆。俾道之在天下也,猶小谷之與江海也。
殆者,《老貓字典》云:狂亂也。
《論語》云: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
有名者,漢字乃基于象形之會意文字。萬物既有其名,乃得其屬。若楊柳松柏之類。有名有屬,是謂名分也。
谷者,《老貓字典》云:山谷也。
谷者,《說文》云:泉出通川爲谷。
谷者,《爾雅·釋水》云:水注谿曰谷。疏曰:謂山谷中水注入㵎谿也。
是有水方爲谷也。
疏曰:由此開啟制度,萬物得有其名,既有其名分,萬物亦將知止,知止故而不亂。使道在天下,天下萬物皆从道,猶小溪之與江海也。
【譯文】
大道恆久以來即未知其名,基本之道固然小,但天下沒有什麽敢于讓其臣服。王侯如果能够守道,萬物都將自然賓服。于是天地相合,降下甘露,庶民不需法令而全都自然獲得(所謂雨露均沾)。于是開啟制度,萬物得有其名,既然有了名分,萬物就將知止,知止所以不亂。使道在天下,(天下萬物都會跟从大道,)猶如小溪和江海那樣。
【版本】
楚簡本:道恆亡名僕唯妻天地弗敢臣侯王女能獸之萬勿將自賓天地相合也以逾甘𩂣民莫之命而自均安詒制又名=亦既又夫亦將智=止=所以不詒卑道之才天下也猷少浴之与江海
楚簡本校本:道恆亡名,僕唯妻,天地弗敢臣。侯王女能獸之,萬勿將自賓。天地相合也,以逾甘𩂣,民莫之命而自均安。詒制又名,名亦既又,夫亦將智止,智止所以不詒。卑道之才天下也,猷少浴之与江海。
帛書甲本-一五八:道恆无名幄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谷以俞甘洛民莫之□□□均焉始制有□□□□有夫□□□□□□所以不□俾道之在天□□□□浴之與江海也
帛書甲本校本:道恆无名,幄唯小,而天下弗敢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谷,以俞甘洛,民莫之令而自均焉。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所以不殆。俾道之在天下也,猷小浴之與江海也。
帛書乙本-二四七下:道恆无名樸唯小而天下弗敢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俞甘洛□□□令而自均焉始制有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所以不殆卑□□在天下也猷小浴之與江海也
帛書乙本校本:道恆无名,樸唯小,而天下弗敢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俞甘洛,民莫之令而自均焉。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所以不殆。卑道之在天下也,猷小浴之與江海也。
王弼本:道常無名,樸雖小,天下莫能臣也。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所以不殆。譬道之在天下,猶川谷之于江海。
正字本:道恆无名,樸唯小,而天下弗敢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焉。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所以不殆。俾道之在天下也,猶小谷之與江海也。
【校勘】
諸本經義大同。
道恆无名,樸唯小,而天下弗敢臣。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天地相合,以降甘露,民莫之令而自均焉。
无者,楚簡本作,亡。
小者,楚簡本作,妻。
樸者,帛書甲本作,幄。
唯者,王弼本作,雖。
弗敢臣,王弼本作,莫能臣。
若者,楚簡本作,女。女字,假爲,如。
守者,楚簡本作,獸。
合者,帛書甲本作,谷。訛字。
降者,楚簡本作,逾。
降者,帛書本皆作,俞。
露者,楚簡本作,𩂣。
露者,帛書本皆作,洛。
令者,楚簡本作,命。
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將知止,知止所以不殆。俾道之在天下也,猶小谷之與江海也。
始者,楚簡本作,詒。
有者,楚簡本皆作,又。古今字。
知者,楚簡本作,智。假字。
殆者,楚簡本作,詒。
俾者,楚簡本作,卑。
俾者,王弼本作,譬。
猶者,楚簡本、帛書本皆作,猷。猶、猷,二字,異構字,實即一字。
小谷者,楚簡本作,少浴。
小者,王弼本作,川。
谷者,帛書本皆作,浴。
浴者,《老貓字典》云:沖刷也。
浴者,从水从谷。其古義或爲,有水之谷。
與者,王弼本作,于。

wangofkings 发表于 2020-5-25 11:01:48
章三十三·帛书章七十七
【正字本】
知人者智也,自知者明也。勝人者有力也,自勝者強也。知足者富也,強行者有志也。不失其所者久也,死而不忘者壽也。
【注疏】
知人者智也,自知者明也。勝人者有力也,自勝者強也。知足者富也,強行者有志也。不失其所者久也,死而不忘者壽也。
所者,《老貓字典》云:居所也。
疏曰:知人者只是智慧,自知者方爲明達。勝人者只是有力,自勝者方爲强大。知足者方爲富,强自而行者是爲有志。不失其居所者方能長久,死而人不忘之者方爲壽。
【譯文】
知道別人只是智慧,能夠自知才是明達。勝過他人只是有力,能夠戰勝自我才是强大。知足才是富有,强自推行是爲有志。不失其居所才能長久,死後而不被忘記才是長壽。
【版本】
帛書甲本-一六一:知人者知也自知□□□□□者有力也自勝者□□□□□□也強行者有志也不失其所者久也死不忘者壽也
帛書甲本校本:知人者知也,自知者明也。勝人者有力也,自勝者強也。知足者富也,強行者有志也。不失其所者久也,死不忘者壽也。
帛書乙本-二四八下:知人者知也自知明也朕人者有力也自朕者強也知足者富也強行者有志也不失亓所者久也死而不忘者壽也
帛書乙本校本:知人者知也,自知明也。朕人者有力也,自朕者強也。知足者富也,強行者有志也。不失亓所者久也,死而不忘者壽也。
王弼本:知人者智,自知者明。勝人者有力,自勝者強。知足者富,強行者有志,不失其所者久,死而不亡者壽。
正字本:知人者智也,自知者明也。勝人者有力也,自勝者強也。知足者富也,強行者有志也。不失其所者久也,死而不忘者壽也。
【校勘】
諸本經義大同。
知人者智也,自知者明也。勝人者有力也,自勝者強也。知足者富也,強行者有志也。不失其所者久也,死而不忘者壽也。
智者,帛書本皆作,知。
勝者,帛書乙本皆作,朕。
其者,帛書乙本作,亓。古今字。
忘者,王弼本作,亡。

wangofkings 发表于 2020-5-25 11:03:29
章三十四·帛书章七十八
【正字本】
道氾兮,其可左右也。成功遂事而弗名有也,萬物歸焉而弗爲主。則恆無欲也,可名于小;萬物歸焉而弗爲主,可名于大。是以聖人之能成大也,以其不爲大也,故能成大。
【注疏】
道氾兮,其可左右也。成功遂事而弗名有也,萬物歸焉而弗爲主。
氾者,《老貓字典》云:決口也。
氾者,《玉篇》云:普博也。《禮·少儀》云:氾埽曰埽。疏曰:氾,廣也。大賔來,主人宜廣埽之。
名者,命名也。
老子之有,謂事物處于可被主體,指人或物,感知之狀態。
疏曰:道之廣博兮,其可左右萬物也。成功遂事,道之名亦不爲人知也,萬物歸附而不爲其主也。
則恆無欲也,可名于小;萬物歸焉而弗爲主,可名于大。是以聖人之能成大也,以其不爲大也,故能成大。
可名于小者,
《老子·章三十二》云:道恆无名,樸唯小,而天下弗敢臣。
樸者,基本之道也。
故,樸名小。
可名于大者,
《老子·章二十五》云:吾未知其名,字之曰道。強爲之名,曰大。
其名曰大,字曰道。
疏曰:則道恆無欲也,可名之爲小;萬物歸焉而弗爲主,可名之爲大。是以聖人之能成大也,以其不爲大也,故能成大。
【譯文】
道是廣博的,可以左右萬物。成功遂事之後,道的名字也不爲人知,萬物歸附而不爲其主。道從來就沒有欲望,可以命名爲小;萬物歸附而不爲其主,可以命名爲大。故而聖人之所以能够成就大事,在于他沒有做大事,所以能够成就大事。
【版本】
帛書甲本-一六二:道□□□□□□□□□遂事而弗名有也萬物歸焉而弗爲主則恆無欲也可名於小萬物歸焉□□爲主可名於大是□聲人之能成大也以其不爲大也故能成大
帛書甲本校本:道渢呵,其可左右也。成功遂事而弗名有也,萬物歸焉而弗爲主。則恆無欲也,可名於小。萬物歸焉而弗爲主,可名於大。是以聲人之能成大也,以其不爲大也,故能成大。
帛書乙本-二四九上:道渢呵亓可左右也成功遂□□弗名有也萬物歸焉而弗爲主則恆無欲也可名於小萬物歸焉而弗爲主可命於大是以聖人之能成大也以亓不爲大也故能成大
帛書乙本校本:道渢呵,亓可左右也。成功遂事而弗名有也,萬物歸焉而弗爲主。則恆無欲也,可名於小;萬物歸焉而弗爲主,可命於大。是以𦔻人之能成大也,以亓不爲大也,故能成大。
王弼本:大道氾兮,其可左右。萬物恃之而生而不辭,功成不名有,衣養萬物而不爲主。常無欲,可名于小;萬物歸焉而不爲主,可名爲大。以其終不自爲大,故能成其大。
正字本:道氾兮,其可左右也。成功遂事而弗名有也,萬物歸焉而弗爲主。則恆無欲也,可名于小;萬物歸焉而弗爲主,可名于大。是以聖人之能成大也,以其不爲大也,故能成大。
【校勘】
諸本經義以帛書本爲尚。
道氾兮,其可左右也。成功遂事而弗名有也,萬物歸焉而弗爲主。
此句,王弼本作,大道氾兮,其可左右。萬物恃之而生而不辭,功成不名有,衣養萬物而不爲主。
氾者,帛書乙本作,渢。
其者,帛書乙本作,亓。古今字。
則恆無欲也,可名于小;萬物歸焉而弗爲主,可名于大。是以聖人之能成大也,以其不爲大也,故能成大。
此句,王弼本作,常無欲,可名于小;萬物歸焉而不爲主,可名爲大。以其終不自爲大,故能成其大。
次名者,帛書乙本作,命。
聖者,帛書甲本作,聲。
聖者,帛書乙本作,𦔻。

wangofkings 发表于 2020-6-14 06:34:08
章三十五·帛书章七十九
【正字本】
執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太。樂與餌,過客止。故道之出言也,曰淡乎其无味也。視之不足見也,聽之不足聞也,用之不可既也。
【注疏】
執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太。
大者,道之名也。
《老子·章二十五》云:吾未知其名,字之曰道。強爲之名,曰大。
象者,《老子·章十四》云:无物之象。
疏曰:執道之抽象,天下無往不利。往而于萬物無害,惟安于平和康泰。
樂與餌,過客止。故道之出言也,曰淡乎其无味也。視之不足見也,聽之不足聞也,用之不可既也。
餌者,《老貓字典》云:長圓餅也。
旣者,《博雅》云:盡也。《易·旣濟》疏曰:旣者,皆盡之稱。
疏曰:音樂與美食,令過客止步。故而循道而言,貌似平淡而無味,視之不足見,聽之不足聞,然用之不可盡也。
【譯文】
掌握大道的抽象,天下就會無往不利。去了也對萬物無害,而是使之安于平和康泰。音樂和美食,可以讓過客止步。故而循道而言,貌似平淡而無味,看也未必能看到,聽也未必能聽到,但是却用之不竭。
【版本】
楚簡本:執大象天下往=而不害安坪大樂與餌過客止古道□□□淡可丌無味也視之不足見聖之不足聞□□而不可既也
楚簡本校本:執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坪大。樂與餌,過客止。古道之出言,淡可丌無味也。視之不足見,聖之不足聞,用之而不可既也。
帛書甲本-一ls:執大象□□往﹦而不害安平大樂與餌過格止故道之出言也曰淡呵其无味也□□不足見也聽之不足聞也用之不可既也
帛書甲本校本:執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大。樂與餌,過格止。故道之出言也,曰淡呵其无味也。視之不足見也,聽之不足聞也,用之不可既也。
帛書乙本-二五〇上:執大象天下往﹦而不害安平大樂與□過格止故道之出言也曰淡呵亓无味也視之不足見也聽之不足聞也用之不可既也
帛書乙本校本:執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大。樂與餌,過格止。故道之出言也,曰淡呵亓无味也。視之不足見也,聽之不足聞也,用之不可既也。
王弼本:執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太。樂與餌,過客止。道之出口,淡乎其無味,視之不足見,聽之不足聞,用之不可既。
正字本:執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太。樂與餌,過客止。故道之出言也,曰淡乎其无味也。視之不足見也,聽之不足聞也,用之不可既也。
【校勘】
諸本經義大同。
執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太。
平者,楚簡本作,坪。
太者,楚簡本、帛書本皆作,大。
樂與餌,過客止。故道之出言也,曰淡乎其无味也。視之不足見也,聽之不足聞也,用之不可既也。
故者,楚簡本作,古。
乎者,楚簡本作,可。假爲,呵。
乎者,帛書本皆作,呵。
其者,楚簡本、帛書乙本皆作,亓。古今字。
无者,楚簡本作,無。
聽者,楚簡本作,聖。假爲,聲?

wangofkings 发表于 2020-6-14 06:35:47
章三十六·帛书章八十
【正字本】
將欲翕之,必固張之;將欲弱之,必固强之;將欲去之,必固與之;將欲奪之,必固予之。是謂微明。柔弱勝强。魚不可脫于淵,邦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注疏】
將欲翕之,必固張之;將欲弱之,必固强之;將欲去之,必固與之;將欲奪之,必固予之。
翕者,《老貓字典》云:閉合也。
固者,《老貓字典》云:堅固也。
與者,《老貓字典》云:黨羽也。
疏曰:將欲閉合之,必堅定其張;將欲弱小之,必堅定其强;將欲離之,必堅定其追隨;將欲奪之,必堅定予之。
是謂微明。柔弱勝强。魚不可脫于淵,邦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微者,《說文》云:隱行也。
疏曰:是謂隱其明也。由此柔弱可勝强。魚不可脫于淵,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譯文】
想要將其閉合,就一定要使其堅定地張開;想要將其削弱,就一定要使其堅定地自以爲强大;想要將其拋開,就一定要使其堅定地追隨;想要將其奪走,就一定要堅定地給予。這就是所謂隱蔽公開的行動。(如此則)柔弱勝剛强。魚不能脫離深水,國之利器不可以展示給別人。
【版本】
帛書甲本-一六六:將欲拾之必古張之將欲弱之□□強之將欲去之必古與之將欲奪之必古予之是胃微明柔弱勝強魚不□脫於瀟邦利器不可以視人
帛書甲本校本:將欲拾之,必古張之;將欲弱之,必古強之;將欲去之。必古與之。將欲奪之,必古予之。是胃微明。柔弱勝強。魚不可脫於瀟,邦利器不可以視人。
帛書乙本-二五一上:將欲㩉之必古張之將欲弱之必古強之將欲去之必古與之將欲奪之必古予□是胃微明柔弱朕強魚不可說於淵國利器不可以示人
帛書乙本校本:將欲㩉之,必古張之;將欲弱之,必古強之;將欲去之,必古與之;將欲奪之,必古予之。是胃微明。柔弱朕強。魚不可說於淵,國利器不可以示人。
王弼本:將欲歙之,必固張之;將欲弱之,必固强之;將欲廢之,必固興之;將欲奪之,必固與之。是謂微明。柔弱勝剛強。魚不可脫于淵,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正字本:將欲翕之,必固張之;將欲弱之,必固强之;將欲去之,必固與之;將欲奪之,必固予之。是謂微明。柔弱勝強。魚不可脫于淵,邦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校勘】
諸本經義大同。
將欲翕之,必固張之;將欲弱之,必固强之;將欲去之,必固與之;將欲奪之,必固予之。
翕者,从景龍碑本。
翕者,帛書甲本作,拾。
翕者,帛書乙本作,㩉。
翕者,王弼本作,歙。
固者,帛書本皆作,古。
將欲去之,必固與之者,王弼本作,將欲廢之,必固興之。
予者,王弼本作,與。
是謂微明。柔弱勝强。魚不可脫于淵,邦之利器不可以示人。
謂者,帛書本皆作,胃。
勝者,帛書乙本作,朕。
強者,王弼本作,剛強。
脫者,帛書乙本作,說。
邦者,帛書乙本、王弼本皆作,國。避漢高祖劉邦諱,徑改之。
示者,帛書甲本作,視。

wangofkings 发表于 2020-7-4 01:05:46
章三十七·帛书章八十一
【正字本】
道恆无爲也。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化。化而欲作,吾將貞之以无名之樸。貞之以无名之樸,夫將不欲。不欲以靜,萬物將自定。
【注疏】
道恆无爲也。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化。
无者,《老貓字典》云:无字,非彼無字之簡化字也。无者,空无一人也。
老子之无,謂事物處于不可被主體,指人或物,感知之狀態也。
疏曰:大道恆久以來其作爲即未被感知。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化。
化而欲作,吾將貞之以无名之樸。貞之以无名之樸,夫將不欲。不欲以靜,萬物將自定。
作者,《說文》云:起也。
貞者,正也。《易·乾卦》云:元亨利貞。疏曰:貞,正也。
樸者,《老貓字典》云:原木也。
樸者,此謂基本之道也。
疏曰:化而欲興起,吾將正之以无名之樸。正之以无名之樸,夫使之不欲。不欲則靜,萬物將自定。
【譯文】
大道恆久以來其作爲即未被感知。侯王如果能够遵守道,萬物都將被教化。受到教化之後,就想要興起,我將用基本的道來修正。用基本的道來修正,就會使其沒有欲望。沒有欲望就會安靜,萬物將自然安定。
【版本】
楚簡本:道恆亡爲也侯王能守之而萬勿將自𢡺=而欲作將貞之以亡名之僕夫亦將智=足以靜萬勿將自定
楚簡本校本:道恆亡爲也。侯王能守之,而萬勿將自𢡺。𢡺而欲作,將貞之以亡名之樸。夫亦將智。智足以靜,萬勿將自定。
帛書甲本-一六八:道恆无名侯王若守之萬物將自化﹦而欲□□□□□□□﹦名﹦之﹦幄﹦夫將不﹦辱﹦以情天地將自正
帛書甲本校本:道恆无名。侯王若守之,萬物將自𢡺。𢡺而欲作,吾將闐之以无名之幄。闐之以无名之幄,夫將不辱。不辱以情,天地將自正。
帛書乙本-二五一下:道恆无名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化﹦而欲作吾將闐﹦之﹦以﹦无﹦名﹦之﹦樸﹦夫將不﹦辱﹦以靜天地將自正
帛書乙本校本:道恆无名。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化。化而欲作,吾將闐之以无名之樸。闐之以无名之樸,夫將不辱。不辱以靜,天地將自正。
王弼本:道常無爲而無不爲。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化。化而欲作,吾將鎮之以無名之樸。無名之樸,夫亦將無欲。不欲以靜,天下將自定。
正字本:道恆无爲也。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化。化而欲作,吾將貞之以无名之樸。貞之以无名之樸,夫將不欲。不欲以靜,萬物將自定。
【校勘】
諸本經義大同。
道恆无爲也。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化。
道恆无爲也者,王弼本作,道常無爲而無不爲。
恆者,王弼本作,常。避漢孝文帝劉恆諱。徑改之。
无者,楚簡本皆作,亡。
无者,王弼本皆作,無。
物者,楚簡本作,勿。古今字。
化者,楚簡本、帛書甲本皆作,𢡺。
化而欲作,吾將貞之以无名之樸。貞之以无名之樸,夫將不欲。不欲以靜,萬物將自定。
貞者,帛書本皆作,闐。
貞者,王弼本作,鎮。
甲骨文,貞、真,二字,本爲一字。
闐、鎮,二字,皆是真字之孳乳字,然其義不甚合。
貞之以无名之樸,夫將不欲。不欲以靜,天下將自定者,
楚簡本作,夫亦將智。智足以靜,萬勿將自定。
王弼本作,無名之樸,夫亦將無欲。不欲以靜,天下將自定。
欲者,帛書本皆作,辱。
靜者,帛書甲本作,情。
萬物者,帛書本皆作,天地。
萬物者,王弼本作,天下。
定者,帛書本皆作,正。

wangofkings 发表于 2020-7-4 01:07:29
章三十八·帛书章一
【正字本】
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尚德无爲,而无以爲也;尚仁爲之,而无以爲也;尚義爲之,而有以爲也;尚禮爲之,而莫之應也,則攘臂而扔之。故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義,失義而后禮。夫禮者,忠信之薄也,而亂之首也。前識者,道之華也,而愚之首也。是以大丈夫居其厚,而不居其薄;居其實,而不居其華。故去彼取此。
【注疏】
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
上德不德者,
《老子·章六十四》云:學不學,復衆人之所過。
學不學,謂不以學爲學。
德不德,謂不以德爲德。
无者,《老貓字典》云:无字,非彼無字之簡化字也。无者,空无一人也。
老子之无,謂事物處于不可被主體,指人或物,感知之狀態也。
疏曰:上德不以德爲德,是以有德;下德執著于不失其德,是以无德。
尚德无爲,而无以爲也;尚仁爲之,而无以爲也;尚義爲之,而有以爲也;尚禮爲之,而莫之應也,則攘臂而扔之。
仁者,《禮記·經解》云:上下相親謂之仁。
仁民愛物,當何爲耶?仁者,空談而已。
義者,《中庸》云:宜也。
事皆有其所宜。故,義者,自我標準也。
禮者,
《禮記·禮器》云:經禮三百,曲禮三千。
禮者,繁文縟節,令人無所適從。
攘者,《廣韵》云:揎袂出臂曰攘。
扔者,《老貓字典》云:導引也。
疏曰:尚德者其作爲不被感知,而萬物順其自然,亦無以爲也。尚仁者爲仁,然仁愛不過空談,亦無以爲也。尚義者爲義,而事皆有其所宜,是有事可爲也。尚禮者爲禮,而禮充斥繁文縟節乃無人響應,于是卷袖出臂欲導引他人。
故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義,失義而后禮。夫禮者,忠信之薄也,而亂之首也。
疏曰:故失道而后強調德,失德而后強調仁,失仁而后強調義,失義而后強調禮。夫禮者,使忠信淡薄,是禍亂之首也。
前識者,道之華也,而愚之首也。是以大丈夫居其厚,而不居其薄;居其實,而不居其華。故去彼取此。
識者,《老貓字典》云:辨識也。
華者,浮華也。
疏曰:前所辨識者,皆掩蓋道之浮華,是愚昧之禍首也。是以大丈夫處世居其厚,而不居其薄;居其實用,而不居其浮華。故去德、去仁、去義、去禮,而取道。
【譯文】
上德不以得爲德,所以有德;下德執著于不失其德,所以无德。尚德者其作爲不被感知,而萬物順其自然,也就無事可爲。尚仁者堅持爲仁,然而仁愛不過是空談,也就無事可爲。尚義者堅持爲義,而事皆有所宜,也就有事可爲了。尚禮者堅持爲禮,而禮充斥繁文縟節並沒有人響應,于是就卷袖出臂來導引他人。故而失去道之後强調德,失去德之後强調仁,失去仁之後强調義,失去義之後强調禮。禮,使得忠信淡薄,是禍亂之首。前面所辨識的,都是掩蓋大道的浮華,是愚昧的禍首。所以大丈夫處世淳厚,而不是輕薄;處世踏實,而不是浮華。故而去德、去仁、去義、去禮,而取道。
【版本】
帛書甲本-一:□□□□□□□□□□□□□□□□德上德无□□无以爲也上仁爲之□□以爲也上義爲之而有以爲也上禮□□□□□□□□攘臂而乃之故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義□義而□□□□□□□□□□而亂之首也□□□道之華也而愚之首也是以大丈夫居亓厚而不居亓泊居亓實不居亓華故去皮取此
帛書甲本校本: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上德无爲,而无以爲也;上仁爲之,而无以爲也;上義爲之,而有以爲也;上禮爲之,而莫之應也,則攘臂而乃之。故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義,失義而后禮。夫禮者,忠信之泊也,而亂之首也。前識者,道之華也,而愚之首也。是以大丈夫居亓厚,而不居亓泊;居亓實,不居亓華。故去皮取此。
帛書乙本-一七五上: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上德无爲而无以爲也上仁爲之而无以爲也上爲之而有以爲也上禮爲之而莫之應也則攘臂而乃之故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句仁失仁而句義失義而句禮夫禮者忠信之泊也而亂之首也前識者道之華也而愚之首也是以大丈夫居□□□□居亓泊居亓實而不居亓華故去罷而取此
帛書乙本校本: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上德无爲,而无以爲也;上仁爲之,而无以爲也;上義爲之,而有以爲也;上禮爲之,而莫之應也,則攘臂而乃之。故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句仁,失仁而句義,失義而句禮。夫禮者,忠信之泊也,而亂之首也。前識者,道之華也,而愚之首也。是以大丈夫居亓厚,而不居亓泊;居亓實,而不居亓華。故去罷而取此。
王弼本: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無德。上德無爲而無以爲,下德爲之而有以爲,上仁爲之而無以爲,上義爲之而有以爲,上禮爲之而莫之應,則攘臂而扔之。故失道而後德,失德而後仁,失仁而後義,失義而後禮。夫禮者,忠信之薄,而亂之首。前識者,道之華,而愚之始。是以大丈夫處其厚,不居其薄;處其實,不居其華。故去彼取此。
正字本: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尚德无爲,而无以爲也;尚仁爲之,而无以爲也;尚義爲之,而有以爲也;尚禮爲之,而莫之應也,則攘臂而扔之。故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義,失義而后禮。夫禮者,忠信之薄也,而亂之首也。前識者,道之華也,而愚之首也。是以大丈夫居其厚,而不居其薄;居其實,而不居其華。故去彼取此。
【校勘】
諸本經義以帛書乙本爲尚。
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
无者,王弼本皆作,無。
尚德无爲,而无以爲也;尚仁爲之,而无以爲也;尚義爲之,而有以爲也;尚禮爲之,而莫之應也,則攘臂而扔之。
尚德无爲而无以爲者,王弼本作,上德無爲而無以爲,下德爲之而有以爲。
所謂,下德爲之而有以爲,蓋後世注文篡入也。
尚者,諸本皆作,上。
然,老子經義以,尚字,爲尚。
扔者,帛書本皆作,乃。
故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義,失義而后禮。夫禮者,忠信之薄也,而亂之首也。
次、三、四后者,帛書乙本作,句。訛字。
薄者,帛書本皆作,泊。
前識者,道之華也,而愚之首也。是以大丈夫居其厚,而不居其薄;居其實,而不居其華。故去彼取此。
首者,王弼本作,始。
其者,帛書本皆作,亓。古今字。
彼者,帛書甲本作,皮。
彼者,帛書乙本作,罷。

wangofkings 发表于 2020-7-20 23:25:03
章三十九·帛书章二
【正字本】
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靈,谷得一以盈,侯王得一以爲天下正,其致之也。謂天毋巳清將恐裂,地毋巳寧將恐發,神毋巳靈將恐歇,谷毋巳盈將恐竭,侯王毋巳貴以高將恐蹶。故必貴而以賤爲本;必高矣而以下爲基。夫是以侯王自謂孤、寡、不穀。此其以賤爲本邪,非乎?故致數譽无譽。是故不欲祿祿若玉,硌硌若石。
【注疏】
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靈,谷得一以盈,侯王得一以爲天下正,其致之也。
一者,
《老子·章十四》云:視之而弗見,名之曰微;聽之而弗聞,名之曰希;捪之而弗得,名之曰夷。三者不可至計,故混而爲一。一者,其上不攸,其下不忽。尋尋兮不可名也,復歸于无物。是謂无狀之狀,无物之象,是謂忽朢。
《老子·章四十二》云: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故,一者,忽朢也。混沌也。
混沌者,均質也。
混者,《老貓字典》云:均質也。
沌者,《老貓字典》云:均質也。
正者,《爾雅·釋詁》云:長也。
侯王得一以爲天下正者,
《老子·章五》云: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爲芻狗。
天地以萬物爲均質,聖人以百姓爲均質。
疏曰:昔之得均質者,天得均質以清明,地得均質以寧靜,神得均質以靈驗,谷得均質以充盈,侯王得均質以爲天下之主,均質所致也。
謂天毋巳清將恐裂,地毋巳寧將恐發,神毋巳靈將恐歇,谷毋巳盈將恐竭,侯王毋巳貴以高將恐蹶。
巳者,《老貓字典》云:大頭蛇也。
巳者,大頭蛇也。遇大頭蛇者萬事皆休。
故,巳者,終也。此巳字之引申義也。
發者,亂也。《詩·邶風》云:毋發我笱。
歇者,《老貓字典》云:休息也。
蹶者,《老貓字典》云:倒也。
疏曰:所謂天終不清恐將破裂,地終不寧恐將混亂,神終不靈恐將歇息,谷終不盈恐將竭,侯王終不高貴恐將倒。
故必貴而以賤爲本;必高矣而以下爲基。是以侯王自謂孤、寡、不穀。
疏曰:故貴必以賤爲本;高必以下爲基。是以侯王自稱孤﹑寡﹑不穀。
此其以賤爲本邪,非乎?故致數譽无譽。是故不欲祿祿若玉,硌硌若石。
祿者,《老貓字典》云:福也。
硌者,《老貓字典》云:碎石也。
疏曰:此其以賤爲其本邪,非乎?故得多譽若无譽。是故不欲福澤若玉,願堅礫若石。
【譯文】
過去得到均質的,天得到均質之法所以清明,地得到均質之法所以寧靜,神得到均質之法所以靈驗,溪谷得到均質之法所以充盈,侯王得到均質之法所以成爲天下之主,這都是均質導致的。所謂天終不清明恐怕將要破裂,地終不寧靜恐怕將要混亂,神終不靈驗恐怕將要歇息,溪谷終不充盈恐怕將要枯竭,侯王終不高貴恐怕將要垮臺。故而貴一定要以賤爲根本,高一定要以下爲根基。所以侯王自稱孤﹑寡﹑不穀。這正是以低賤爲其根本,不是嗎?所以得到的贊譽多了,就是沒有贊譽,因此不想福澤如美玉,還是堅礫如頑石吧。
【版本】
帛書甲本-五: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以寧神得一以霝浴得一以盈侯□□□而以爲正亓致之也胃天毋巳清將恐□胃地毋□□將恐□胃神毋巳霝將恐歇胃浴毋巳盈將恐渴胃侯王毋巳貴□□□□□故必貴而以賤爲本必高矣而以下爲基夫是以侯王自胃□寡不穀此亓賤□□與非□故致數與无與是故不欲□□若玉硌﹦□□
帛書甲本校本: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霝,浴得一以盈,侯王得一而以爲正,亓致之也。胃天毋巳清將恐蓮,胃地毋巳寧將恐發,胃神毋巳霝將恐歇,胃浴毋巳盈將恐渴,胃侯王毋巳貴以高將恐蹶。故必貴而以賤爲本,必高矣而以下爲基,夫是以侯王自胃孤、寡、不穀。此亓賤之本與,非也?故致數與无與。是故不欲祿祿若玉,硌硌若石。
帛書乙本-一七六下:昔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霝浴得一盈侯王得一以爲天下正亓至也胃天毋巳清將恐蓮地毋巳寧將恐發神毋□□□恐歇谷毋巳□將渴侯王毋巳貴以高將恐蹶故必貴以賤爲本必高矣而以下爲基夫是以侯王自胃孤寡不穀此亓賤之本與非也故至數輿无輿是故不欲祿﹦若玉硌﹦若石
帛書乙本校本:昔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霝,浴得一盈,侯王得一以爲天下正,亓至也。胃天毋巳清將恐蓮,地毋巳寧將恐發,神毋巳霝將恐歇,谷毋巳盈將渴,侯王毋巳貴以高將恐蹶。故必貴以賤爲本,必高矣而以下爲基。夫是以侯王自胃孤、寡、不穀。此亓賤之本與,非也?故至數輿无輿。是故不欲祿祿若玉,硌硌若石。
王弼本: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靈,谷得一以盈,萬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爲天下貞,其致之。天無以清將恐裂,地無以寧將恐發,神無以靈將恐歇,谷無以盈將恐竭,萬物無以生將恐滅,侯王無以貴高將恐蹶。故貴以賤爲本,高以下爲基。是以侯王自稱孤﹑寡﹑不穀。此非以賤爲本邪,非乎?故致數輿無輿。不欲琭琭如玉,珞珞如石。
正字本: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靈,谷得一以盈,侯王得一以爲天下正,其致之也。謂天毋巳清將恐裂,地毋巳寧將恐發,神毋巳靈將恐歇,谷毋巳盈將恐竭,侯王毋巳貴以高將恐蹶。故必貴而以賤爲本;必高矣而以下爲基。夫是以侯王自謂孤、寡、不穀。此其以賤爲本邪,非乎?故致數譽无譽。是故不欲祿祿若玉,硌硌若石。
【校勘】
諸本經義互補。
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靈,谷得一以盈,侯王得一以爲天下正,其致之也。
靈者,帛書本皆作,霝。
谷者,帛書本皆作,浴。
谷得一以盈,一句後,王弼本有,萬物得一以生,一句。蓋後世注文篡入也。
侯王得一以爲天下正者,帛書甲本作,侯王得一而以爲正。
其者,帛書本皆作,亓。古今字。
致之者,帛書乙本作,至。
謂天毋巳清將恐裂,地毋巳寧將恐發,神毋巳靈將恐歇,谷毋巳盈將恐竭,侯王毋巳貴以高將恐蹶。
謂者,帛書本皆作,胃。
謂者,王弼本無此字。
毋者,王弼本皆作,無。
巳者,王弼本作,以。
裂者,帛書乙本作,蓮。
竭者,帛書本皆作,渴。
谷毋巳盈將恐竭,一句後,王弼本有,萬物無以生將恐滅,一句。蓋後世注文篡入也。
故必貴而以賤爲本;必高矣而以下爲基。是以侯王自謂孤、寡、不穀。
此句,王弼本作,故貴以賤爲本,高以下爲基。是以侯王自稱孤﹑寡﹑不穀。
此其以賤爲本邪,非乎?故致數譽无譽。是故不欲祿祿若玉,硌硌若石。
此其以賤爲本邪,非乎者,帛書本皆作,此亓賤之本與,非也。
致者,帛書乙本作,至。
祿祿者,王弼本作,琭琭。
硌者,《說文》不錄。
硌者,《集韻》云:同礫。小石也。
礫者,《說文》云:小石也。
然帛書乙本卻是硌字,蓋硌字,彼時之俗字耶?

wangofkings 发表于 2020-7-20 23:26:49
章四十·帛书章四
【正字本】
反也者,道之動也。弱也者,道之用也。天下之物生于有,有生于无。
【注疏】
反也者,道之動也。弱也者,道之用也。天下之物生于有,有生于无。
反者,
《老子·章二十五》云:吾未知其名,字之曰道。強爲之名,曰大。大曰筮,筮曰遠,遠曰反。
返其本原,乃可再始,故曰,是其動因。
《老子·章三》云:是以聖人之治也,虛其心,實其腹,弱其志,強其骨。
《老子·章二十八》云:知其雄,守其雌,爲天下谿。
此是,弱也者,道之用也。
疏曰:返回,是道之動因。守弱,是道之功用。天下之物生于有,有生于无。
【譯文】
返回,是道的動因,守弱,是道的功用。天下之物生于有,有生于无。
【版本】
楚簡本:返也者道僮也溺也者道之用也天下之勿生於又生於亡
楚簡本校本:返也者,道僮也。溺也者,道之用也。天下之勿生於又,生於亡。
帛書甲本-十一:□□□道之動也弱也者道之用也天□□□□□□□□□□
帛書甲本校本:反也者,道之動也,弱也者,道之用也。天下之物生於有,有生於无。
帛書乙本-一七九下:反也者道之動也□□者道之用也天下之物生於有﹦於无
帛書乙本校本:反也者,道之動也。弱也者,道之用也。天下之物生於有,有於无。
王弼本:反者道之動,弱者道之用。天下萬物生于有,有生于無。
正字本:反也者,道之動也。弱也者,道之用也。天下之物生于有,有生于无。
【校勘】
諸本經義互補。
反也者,道之動也。弱也者,道之用也。天下萬物生于有,有生于无。
反者,楚簡本作,返。
動者,楚簡本作,僮。
弱者,楚簡本作,溺。
之者,王弼本作,萬。
物者,楚簡本作,勿。其本字。
有者,楚簡本作,又。古今字。
有生于无者,楚簡本作,生於亡。闕又字。
有生于无者,帛書乙本作,有於无。闕生字。
无者,楚簡本作,亡。古今字。

wangofkings 发表于 2020-8-18 19:40:43
章四十一·帛书章三
【正字本】
上士聞道,堇能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弗笑,不足以爲道。是以建言有之曰:明道如悖,進道如退,夷道如纇。上德如谷,大白如辱,廣德如不足,建德如媮,質真如渝。大方无隅,大器免成,大音希聲,大象无形,道褒无名。夫唯道,善始且善成。
【注疏】
上士聞道,堇能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弗笑,不足以爲道。
堇者,《博雅》云:少也。
疏曰:上士聞道,僅能行之;中士聞道,時而記起,時而忘却;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稱之爲道。
是以建言有之曰:明道如悖,進道如退,夷道如纇。上德如谷,大白如辱,廣德如不足,建德如媮,質真如渝。大方无隅,大器免成,大音希聲,大象无形,道褒无名。夫唯道,善始且善成。
建者,《玉篇》云:豎立也。
悖者,《說文》云:亂也。
夷者,《老子·章十四》云:捪之而弗得,名之曰夷。
纇者,《說文》云:絲節也。
辱者,污也。《左傳·襄三十年》云:使吾子辱在塗泥久矣。
媮者,苟且也。
渝者,《說文》云:變汙也。
隅者,《老貓字典》云:角落也。
希者,《老子·章十四》云:聽之而弗聞,名之曰希。
褒者,《玉篇》云:揚美也。
成者,《老貓字典》云:成就也。
成者,《廣韵》云:畢也。
疏曰:是故立言如下曰:明晰之道,有如悖亂;前進之道,有如後退;捪之弗得之道,有如有節。高尚之德,有如溪谷;純淨之白,有如有污;廣大之德,有如不足;直立之德,有如苟且;質樸真誠,有如污濁。方之大者,不見角落;器之大者,不必制成;音者大者,不可聲聞;象之大者,不見其形;大道美善,不見其名。惟道,善始善終。
【譯文】
上士聞道,僅能照做;中士聞道,時而記起,時而忘却;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稱之爲道。是故立言如下:明晰之道,有如悖亂;前進之道,有如後退;撫之弗得之道,有如有節。高尚之德,有如溪谷;純淨之白,有如有污;廣大之德,有如不足;直立之德,有如苟且;質樸真誠,有如污濁。方之大者,不見角落;器之大者,不必制成;音者大者,不可聲聞;象之大者,不見其形;大道美善,不見其名。惟道,善始善終。
【版本】
楚簡本:上士昏道堇能行於丌中=士昏道若昏若亡下士昏道大笑之弗大笑不足以爲道矣是以建言又之明道女孛遲道女繢□道若退上德女浴大白女辱廣德女不足建德女□□貞女愈大方亡禺大器曼成大音希聖天象亡型道□□□□□□□□□□
楚簡本校本:上士昏道,堇能行於丌中;中士昏道,若昏若亡;下士昏道,大笑之。弗大笑,不足以爲道矣。是以建言又之:明道女孛,遲道女繢,進道若退。上德女浴,大白女辱,廣德女不足,建德女媮,質貞女愈,大方亡禺,大器曼成,大音希聖,天象亡型,道詒亡名。□□□□□□□。
帛書甲本-九:□□□□□□□□□□□□□□□□□□□□□□□□□□□□□□□□□□□□□□□□□□□□□□□□□□□□□□□□□□□□□□□□□□□□□□□□□□□□□□□□□□□□□□□□□□□□道善□□□□
帛書甲本校本:
帛書乙本-一七八上:上□□道堇能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弗笑□□以爲道是以建言有之曰明道如費進道如退夷道如類上德如浴大白如辱廣德如不足建德如□質□□□大方无禺大器免成大音希聲天象无刑道褒无名夫唯道善始且善成。
帛書乙本校本:上士聞道,堇能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弗笑,不足以爲道。是以建言有之曰:明道如費,進道如退,夷道如類。上德如浴,大白如辱。廣德如不足,建德如媮,質真如渝。大方无禺,大器免成,大音希聲,天象无刑,道褒无名。夫唯道,善始且善成。
王弼本: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爲道。故建言有之:明道若昧,進道若退,夷道若纇。上德若谷,大白若辱,廣德若不足,建德若偷,質真若渝。大方無隅,大器晚成,大音希聲,大象無形,道隱無名。夫唯道,善貸且成。
正字本:上士聞道,堇能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弗笑,不足以爲道。是以建言有之曰:明道如悖,進道如退,夷道如纇。上德如谷,大白如辱,廣德如不足,建德如媮,質真如渝。大方无隅,大器免成,大音希聲,大象无形,道褒无名。夫唯道,善始且善成。
【校勘】
諸本經義互補。
上士聞道,堇能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弗笑,不足以爲道。
聞者,楚簡本皆作,昏。
堇者,王弼本作,勤。
之者,楚簡本作,於丌中。
存者,楚簡本作,昏。
弗者,王弼本作,不字。
弗笑者,楚簡本作,弗大笑。
谷者,楚簡本、帛書乙本皆作,浴。
浴者,《老貓字典》云:沖刷也。
浴者,从水从谷。其古義或爲,有水之谷。
是以建言有之曰:明道如悖,進道如退,夷道如纇。上德如谷,大白如辱,廣德如不足,建德如媮,質真如渝。大方无隅,大器免成,大音希聲,大象无形,道褒无名。夫唯道,善始且善成。
是以者,王弼本作,故。
有者,楚簡本作,又。古今字。
如者,楚簡本皆作,女。假爲,如。
如者,王弼本皆作,若。
悖者,楚簡本作,孛。
悖者,帛書乙本作,費。
悖者,王弼本作,昧。
夷道如纇者,楚簡本作,遲道女繢。且在,進道如退,之前。
類者,帛書乙本作,類。假字。
《左傳·昭公十六年》云:刑之頗類。正義曰:服虔讀類爲纇,解云:類,不平也。
媮者,楚簡本、帛書乙本皆闕此字。
媮者,王弼本作,偷。偷字,後起字也。故當是其本字,媮。
偷者,《左傳·昭十三年》云:子產曰:晉政多門,貳偷之不暇。注曰:偷,苟且也。
此偷字,亦當作,媮。
故,媮者,苟且也。
質真如渝者,楚簡本作,質貞女愈。
无者,楚簡本皆作,亡。古今字。
无者,王弼本皆作,無。
隅者,楚簡本、帛書乙本皆作,禺。
免者,楚簡本作,曼。
免者,王弼本作,晚。
聲者,楚簡本作,聖。
大象,楚簡本、帛書乙本皆作,天象。
形者,楚簡本作,型。
形者,帛書乙本作,刑。
褒者,楚簡本作,詒。
褒者,王弼本作,隱。
善始且善成者,王弼本作,善貸且成。

wangofkings 发表于 2020-8-18 19:42:12
章四十二·帛书章五
【正字本】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爲和。人之所惡,唯孤、寡、不穀,而王公以爲稱。故物或損之而益,或益之而損。人之所教,我亦教之。强良者不得其死,吾將以爲教父。
【注疏】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爲和。
道生一者,
《老子·章二十一》云:道之爲物,惟朢惟忽。
忽朢者。
《老子·章十四》云:視之而弗見,名之曰微;聽之而弗聞,名之曰希;捪之而弗得,名之曰夷。三者不可至計,故混而爲一。一者,其上不攸,其下不忽。尋尋兮不可名也,復歸于无物。是謂无狀之狀,无物之象,是謂忽朢。隨而不見其後,迎而不見其首。
故,忽朢者,朢忽也,一也,混沌也。
道生一者,謂道生忽朢也。
一生二者,
《老子·章二十一》云:忽兮朢兮,其中有象;朢兮忽兮,其中有物。
忽朢生象,朢忽生物。
象與物,二也。
是一生二也。
二生三者,
《老子·章二十一》云: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自今及古,其名不去,以順衆父。
精、信、名者,三也。
是二生三也。
三生萬物者,
萬物有靈,萬物有信,萬物有名,是三生萬物也。
沖者,《老貓字典》云:水中也。
水面波濤洶湧,而水中並無擾動,安靜祥和。
沖者,《玉篇》云:虛也。
疏曰:道生忽朢,即混沌,是道生一也。忽朢生象,朢忽生物,是一生二也。由形與物而生靈、信、名,是二生三也。萬物有靈,萬物有信,萬物有名,是三生萬物也。萬物負陰而抱陽,虛其氣以致和諧。
人之所惡,唯孤、寡、不穀,而王公以爲稱。故物或損之而益,或益之而損。
疏曰:人所厭惡者,唯孤、寡、不穀,而王公以之爲自稱。故而萬物或受損反而得益,或得益反而受損。
人之所教,我亦教之。强良者不得其死,吾將以爲教父。
父者,《釋名》云:甫也。始生已者。
甫者,《玉篇》云:始也。
良者,《爾雅·釋詁》云:首也。
良者,《博雅》云:長也。
良即王公,王公既以孤、寡、不穀爲自稱,不可爲強良。老子以强良者不得其死而誡之。
疏曰:人以之教我,我亦以之教人。強橫之首長不得其死,我將以此爲相教之始也。
【譯文】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虛其氣以致和諧。人所厭惡的,唯孤、寡、不穀,而王公以之爲自稱。所以萬物有時受損反而得益,有時得益反而受損。別人以此教我,我也以此教人。強橫的王公不得好死,我要以此作爲相教的開始。
【版本】
帛書甲本-一二:□□□□□□□□□□□□□□□□□□□□中氣以爲和天下之所惡唯孤寡不穀而王公以自名也勿或損之□□□之而損故人□□教夕議而教人故強良者不得死我□以爲學父
帛書甲本校本: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中氣以爲和。天下之所惡,唯孤、寡、不穀,而王公以自名也。勿或損之而益,益之而損。故人之所教,夕議而教人。故強良者不得死,我將以爲學父。
帛書乙本-一八〇上:道生一﹦生二﹦生三﹦生□□□□□□□□□□□以爲和人之所亞唯孤寡不穀而王公以自□□□□□□□云﹦之而益□□□□□□□□□□□□□□□□吾將以□□父
帛書乙本校本: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中氣以爲和。人之所亞,唯孤、寡、不穀,而王公以自名也。物或益之而云,云之而益。故人之所教,夕議而教人。故強良者不得死,吾將以爲學父。
王弼本: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爲和。人之所惡,唯孤、寡、不穀,而王公以爲稱。故物或損之而益,或益之而損。人之所教,我亦教之。强梁者不得其死,吾將以爲教父。
正字本: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爲和。人之所惡,唯孤、寡、不穀,而王公以爲稱。故物或損之而益,或益之而損。人之所教,我亦教之。强良者不得其死,吾將以爲教父。
【校勘】
諸本經義互補。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爲和。
沖者,帛書甲本作,中。
人之所惡,唯孤、寡、不穀,而王公以爲稱。故物或損之而益,或益之而損。
惡者,帛書乙本作,亞。古今字。
以爲稱者,帛書甲本作,以自名。
或損之而益,或益之而損者,帛書乙本作,益之而云,云之而益。
損者,帛書乙本作,云。
人之所教,我亦教之。强良者不得其死,吾將以爲教父。
我亦教之者,帛書甲本作,夕議而教人。
良者,王弼本作,梁。訛字。遂致後人亂解。
教者,帛書甲本作,學。

1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