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国学复兴网 门户 查看主题

悲风赋(《国学论坛》文)

发布者: 古越中兴 | 发布时间: 2020-1-26 15:19| 查看数: 90| 评论数: 11|帖子模式

本帖最后由 古越中兴 于 2020-1-26 15:27 编辑

悲风赋(《国学论坛》文)


      风之为物,流于无形;风之为灵,枉自多情。春始而兴物,夏至而带雨,秋来则悲吟,冬起则怒吼。朝游而送客,暮归则阻行。穿篱墙而起萧声,遇孤烟而舞形。吹华服兮以露英姿,拂玉面以飒爽。落林间以解鸟语,临暑屋似通人情。悟志士之无以咏兮,遂托汽而成云。慕孤骛之逍遥兮,遂翱游于长空。慰善己之友人兮,遂升腾其纸鸢。尝怀好奇兮,乃窥汝于窗前。因不解其物用兮,尝灭灯于不然。感世人之泪莹兮,遂珠散其倾盆。念冬雪之无情兮,遂撕裂成碎琼。赏卧龙之奇才兮,遂正时而东行。恶梦德之奸狂兮,乃焚其连船。登临以望远,惟风以壮怀。把酒临风兮,凭添豪情;剑逢知己兮,因其而鸣。风助我升兮,平步青云;俯瞰宇内兮,寻婀娜之美人。丈夫木讷兮,不擅调情;怨妇泣诉兮,曰不解吾风情。惟风兮,以驱茅房之恶气,尽架衣之湿漉。欲正道以生新兮,尝摧枯而拉朽。疑世之无强兮,试危崖之劲草。叹文人之词穷兮,遂空穴以来风。具母性之温柔兮,尝抚摸其草苗。怀少之春心兮,吻众生之面颊。谙人之羡高兮,风移其位;下山而饮水兮,临静暮之湖滨;品翠拢之寒烟兮,勿扰酣醉之鱼。观雨过之残荷兮,独默忍而涕零;非其本愿兮,徒获助纣之骂名;天道操命兮,己不得已;哭造化之石肠兮,无奈怜香惜玉之心!恋天河而荡春情,漾其水而欲坠其星。吹飞燕入云层兮,摇玉环之铃铛。百神征战兮,亲临以督阵;鼓舞士气兮,风折其帜;班师凯旋兮,惟余之功;天帝禅位兮,唯吾独尊。盗寇逞强兮,奈何江海之飓风。天子无患兮,有婀娜持屏风。明月寂寞兮,邀风以长吟;嫦娥敬酒兮,玉兔作羹;得意献技兮,狂掀桂树;醉眼戏月兮,乃毁寒宫。今月虽犹明,然今是而昨非;昔神女之行宫,现寂聊而幽清。悔此鲁莽兮,遂自谪至凡尘。知地时较天长兮,遂不时而止奔。睹古迹以伤怀兮,遂蚀其面容。卷大漠之狂沙兮,绘西部之图腾。飞扬而跋扈兮,惊东方之巨龙。笑恢恢之天网兮,任我行!
      惟风之多情,余悲之非心。是风也,其不群而非凡,尝遭妒;独行以潇洒兮,误当前之事;革故而鼎新兮,变幻以创造;持己之见兮,惊寡陋之人,恐损其利兮,蜂涌而指责。遭训因不规兮,谁识我奇才?时闻香而多情兮,岂故觅闲愁?感己之疾恶兮,前路渺茫;叹日之不久兮,谁懂我凄凉?悲哉,是风!欲转乾坤兮,抚疮痍;时不济兮,志难酬。世事莫测兮,无奈其心;众为利往兮,义愤填膺!风烛泣泪兮,芯成灰;天高地远兮,胡不归?遂飘忽于绝顶,闭眼而长终。

评分

参与人数 2名望 +11 銀子 +10 收起 理由
浪花 + 10 彩!
李易轩 + 1 + 10 悲风悲兮,士子而遭罹。叹世运兮,胡嘉兴以.

查看全部评分

最新评论

古越中兴 发表于 2020-1-26 15:49:56
此赋是今人所作,文中上阙夹叙夹议,一段段古代呼风唤雨历史就是风的悲欢离合,其拟人、历史、事物风格组合可谓大气磅礴,前无古人也。
此赋下阙,呼啸之余,作者以怀才不遇又风烛残年而寄于悲风。呜呼,魂随悲风而逝。
古越中兴 发表于 2020-1-26 16:32:27
本帖最后由 古越中兴 于 2020-1-26 16:34 编辑

《悲风赋》此子曰:“欲转乾坤兮,抚疮痍;时不济兮,志难酬。世事莫测兮,无奈其心;众为利往兮,义愤填膺!”
余续之云:数十年歌舞升平,争权夺利、声色犬马,鱼肉物类,惊世骇俗,商风凛冽,疫情再临。期兮,清欲道修去迷瘴。
东篱客 发表于 2020-1-26 17:38:42
👍👍👍👍👍
古越中兴 发表于 2020-1-26 19:13:36
可惜了,《国学论坛》已关闭一、二年了,也是时风不继所致。当初论坛管理员“无知小儿”邀请我去做“道版”版主,我坚持不答应,因为他们他们删了我的一个帖子,我因之而投诉,那时曾经引起过一个风云激荡的插曲。
而在《复兴论坛》发言,我的风格一致比较和合,这也许真的与高老夫子有缘,也感谢浪花站长等管理员赏识。
----这样的往事诉衷,我在本论坛还是第一次。也期望新一代会员珍惜----这个论坛走到今天不容易,一定会有再度“复兴”时机。
古越中兴 发表于 2020-1-26 19:30:37
我作为本论坛管理后来者,一直关注“道版”及“文艺天地”俩版块,一方面因为个人的喜好,另一方面从国学范畴看,“道学”是国学的滥觞,而“文学艺术”一直是国学通往民间的康庄大道。
今日引入北京师范大学主办的《国学论坛》“悲风赋”一文,期望众多新老会员敏感一点灵犀:从此作者厚重、出新的国学修为,我们的国学推陈出新远远不够。
古越中兴 发表于 2020-1-26 19:48:16
比如,《悲风赋》:赏卧龙之奇才兮,遂正时而东行。恶梦德之奸狂兮,乃焚其连船。
上文其实点燃了二个史实,前一个指诸葛亮草船借箭,就是“借东风”;后一个“焚其连船”,即历史上“火烧赤壁”故事。《悲风赋》这个排比句,既点亮古代二个史实,又给人以“风”行之威。---作者作为一个今人,其国学的厚重,至少在赋文一面不输古代文人达士。岂不令我复兴会员高山仰止。
古越中兴 发表于 2020-1-26 20:49:03
疫情既临,天罡地煞作威,有辜无辜人物皆受。
修性者为众生“奔走”;宅居者为己避邪,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君子者,忧家国而修律。--这些是后天的”女娲补天“。
-----”悲风'者,必处“风起云涌”或成就之。
李易轩 发表于 2020-1-27 05:11:53
悲风悲兮,士子而遭罹。叹世运兮,胡嘉兴以拯隆!
典型的文人遭创的赋文,道出自古世子之悲。问好古越兄!
见吾《地界实相及类知识分子问题》一书书稿,这个问题已解决了,咱拿笔的弄不了,改弄自己的问题了
浪花 发表于 2020-2-14 10:42:01
古越先生是复兴网的老会员,老管理,这么多年来见证了网站的成长发展,也正是像古越兄这样的一大批老朋友的持续关注和努力,我们才坚持到了今天,共勉!
高老夫子 发表于 5 天前
好!
张无屮 发表于 3 天前
文章憎命达,或超前而寂寞,或超众而风摧,悲风且不必,只看风怎样走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