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国学复兴网 门户 查看主题

姚某说五代专贴

发布者: 豫章姚某人 | 发布时间: 2020-3-29 11:27| 查看数: 265| 评论数: 42|帖子模式

惜乎英雄
          ——姚某之闲笔五代(一)
       我想许是朱温戳破了大唐那最后的“美好”,所以正统史笔对他无甚好感。但人从一小喽啰,干到四镇节度使,坐拥一堆小弟,开一正史之朝代,各位不服却是不行的。礼教衰微的年代,篡弑如常,其身不正而祸起萧墙不为免,惜乎!
       李存勖也一样,当年灭燕扫梁败契丹,建号称制,时也势也。当年听妇寺好优伶,身死国灭,时也命也。恰又是个唐玄宗,所谓成也斯人,败也斯人。前车不以为鉴,惜乎!

最新评论

豫章姚某人 发表于 2020-3-29 11:29:48
接班人很重要
          ——姚某之闲话五代二
       梁晋之间的战争是伴随朱梁建立的始终。朱温和李克用,恰恰是因为对方的存在而一起成长,一块强大。所以啊,人有时候得感谢对手,是他逼着你不断地NB。
       朱温被儿子干掉,儿子们之间又互干,总之是上梁不太正,下梁能力又不太济……
        然而,李存勖接棒李克用,开启了他开挂的人生,虽说只是前半生……
        “下一代”没搞定,再NB的“你”也是“零”……试想纵是天下红遍,江山还得靠人守嘛……
豫章姚某人 发表于 2020-3-29 11:30:35
关键词:李从厚,皇帝五个月
          ——继续五代三
       李从厚,后唐闵帝,兵败,没了,那年,他二十一岁……
      想想,二十一岁,我大学刚毕业……
      人生,有些东西,不是你能把控的,比如你所处的时代,你的原生家庭,还有你的基因……
       甚至,你那么努力,有时候也会显得无比的苍白,就好比,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
       可即便如此,也比不努力的好……
豫章姚某人 发表于 2020-3-29 14:32:05
命运弄人,富贵相欺
          ——姚某五代四
        石敬塘,后唐明宗李嗣源的女婿……,河东节度使……
        他有个心腹爱将,刘知远……
        刘知远有个得力干将,郭威……
        千百年前,哥三也曾同框,那时,或许也曾把酒言欢抵足而眠,谁也没想过,他们:
         一个是后晋高祖皇帝……
         一个是后汉高祖皇帝……
         一个是后周太祖皇帝……
         朝代更迭杀伐,不过富贵弄人。
豫章姚某人 发表于 2020-3-30 09:07:06
现实无情,让人懒得去想
         
       五十三年,不过一个太平天子的光景……
       朱友贞,暗懦不武……,
       李从厚,太软……
       李从珂,太横……
       石重贵,太偏……
       刘承佑,太急……
       柴宗训,太小……
       再加一个,节度使,太牛……
       现实从来都不是那么美好。
       纵观五代,普罗大众是苦逼的,悲惨之状态,史不绝书……
        朱梁嗜杀,唐晋汉同属沙陀一脉,一帮武夫,更无甚可取。周世宗虽号大略,南征北伐,那需知,一将功成万骨枯的现实,苦逼的还是老百姓……
       原刘汉的指挥使,开国元勋史弘肇,后来混拽了,典宿卫兼官侍中,“司巡察,怙权专杀,都人犯禁,横加诛夷”,他就说文官有个屁用,“安朝廷,定祸乱,须持长枪大剑,毛锥子有何用?”……
        呜呼,即便用“毛锥子”,也仅是为了向大众盘剥而已……活着吧,挺好……
豫章姚某人 发表于 2020-3-30 17:11:06
如果大哥不死……
      
       刘邦还有萧何张良辈,不靠文治而能久者,无所闻也。朱温有敬翔,李存勖有张承业,石敬塘有桑维翰,郭威嘛,范质算一个,刘知远有谁?所以得国促而享国短……
        柴荣,显德元年破北汉契丹联军于高平。显德二年征蜀取秦阶成凤。至显德五年,三征南唐取江淮。显德六年,北伐,不战而十七县尽归……
        一代英主,神武雄略的荣誉称号并非仅武力所得。振兴百业,虚心纳谏,劝课农桑,改革漕运,发展经济……
       只是可惜,天不假年……
       人尝感怀,如果大哥不死……
豫章姚某人 发表于 2020-3-31 09:14:42
说有说的道理,“自立吾理”而已

       时租庸使赵岩劝帝郊天……
       宰臣敬翔奏曰:国家自刘鄩失律以来,府藏殚竭,箕敛百姓,供军不暇,郊祀之礼,颁行赏赉,所谓取虚名而实受弊也。况晋人压境,车驾未可轻动。
        帝不听……
        敬相公这话,若再加一句:你要这么干了,说不定社稷倾危,搞不好身死国灭,霹雳吧啦……。逻辑上“理”更佳,那个年代,怎敢说,说了又有屁用……
豫章姚某人 发表于 2020-4-1 09:24:08
忧伤岂止河不流……

       清河为之不流:安王友宁……首攻博昌县……,乃下俘民众十余万,各领负木石,牵牛驴,于城南为土山。既至,合人畜木石排而筑之,冤枉之声,闻数十里。俄而城陷,尽屠其邑人,清河为之不流……
       人丧十六七:又有朱温与时溥干仗,“汴军四集,徐、泗三郡,民无耕稼,频岁水灾,人丧十六七”……
       舂磨寨:帝……收瓦子寨,杀贼数万众。是时,陈州四面,贼寨相望,驱掳编氓,杀以充食,号为舂磨寨……
        但如“屠其城”、“屠其邑”之表述,不绝于书……“关东荐饥,群贼啸聚”,这种描述算轻的多了……
豫章姚某人 发表于 2020-4-2 08:40:55
        想来魏博建镇,号成德军,自唐季百余年来,叛乱无常。罗绍威上台,附于朱温,后梁僭号,累封邺王。末帝欲分六州为二镇,一曰天平军,一曰昭义军,激起兵变,随即归附晋……
       出彩的人物,罗绍威算一个,安重荣也横。这哥们原是后唐振武西北巡检使,后拥立石敬塘有功,得任成德军节度使,因一句名言入历史教科书,让爷记了这么多年:天子宁有种乎,兵强马壮者为之耳……
豫章姚某人 发表于 2020-4-3 11:09:25
绝了,一句话,一段传奇

       “我是郓州都将贺瓌,愿就擒,幸勿伤也”……
       爷是郓州的,不是太原的,跟河东没关系。
       爷是老贺,都将,马步军都指挥使,检校工部尚书,爷官大。
        爷在万军之中,生死瞬间,喊出这份气魄,求生耶?求死乎?求生则不失为传奇,求死亦自壮豪情。
         绝了,朱温除了他,全宰了……
         绝了,“瓌感太祖全侑之恩,私誓以身报国”。
豫章姚某人 发表于 2020-4-4 13:30:09
谁拳头大脖子粗,谁就是老大
   
        安禄山,身兼范阳,平卢,河东三镇节度使,拥兵二十万,中央军八万,你怎么玩?从此,大唐稀里哗啦...
        河朔三镇,卢龙、成德、魏博,百年羁縻,大唐风雨飘摇,江河日下…
        朱温,拥宣武,宣义,天平,护国四镇节度使…,后来,大唐彻底成了回忆...
        沙陀三朝,李克用父子,石敬瑭,刘知远水一色的河东节度使出身...
        后周郭威是邺都留守,天雄军节度使...
      “及府兵法坏而方镇盛,武夫悍将, 虽无事时, 据险要, 专方面, 既有其土地,又有其人民,又有其甲兵, 又有其财赋,以布列天下,然则方镇不得不强, 京师不得不弱...”
豫章姚某人 发表于 2020-4-5 12:47:44
成也斯人,败也斯人

       杨广,建东都,挖运河,开科举,哪一条都是开中华之盛举,终造大业盛世。穷兵黩武,横征暴敛,大隋却也是二世而亡……
       李隆基,开元天宝,造极盛之世,八年安史之乱,又开启了大唐风雨飘摇的后半场,五十年太平天子终成一梦……
        李存勖,雄起河东,平卢龙,收河朔,却契丹,灭梁兴唐,造五代兵威之盛,转过身却众叛亲离,身死国灭,为天下笑……
       创业难,守业更难……
       是故,敢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如临深渊……
豫章姚某人 发表于 2020-4-6 09:52:45
战争的本质,自古一也

       战争亦不过“一利”耳……,天下负固不服者,惟吴,蜀……蜀地富民饶,获之可建大利……反了天了,入草亦阻,得不归中夏乎,反了天了,平他……
       戊寅,西征师入大散关,伪命凤州节度使王承捷,故镇屯驻指挥使唐景思次第迎降,得兵一万二千,军储四十万。又下三泉,得军储三十余万。自是师无匮乏,军声大振……
       自兴师凡七十五日蜀平,得兵士三万,兵杖七百万,粮三百五十三万,钱一百九十二万贯,金银共二十二万两,珠玉犀象二万,纹锦绫罗五十万,节度州十,郡六十四,县二百四十九……
豫章姚某人 发表于 2020-4-7 09:19:38
教训深刻啊,帅,一定要帅……

        罗隐,大才子一枚,尤善讽喻,故屡试不第,但名噪一时,可惜了了,人长得不咋滴……
        宰相郑相公的女儿,天天在他老子面前吟诵人家的诗词,郑相爷原想他女儿惜才,故罗隐来时,有意让自个女儿偷偷瞄了一眼……,从此,从此……从此以后,他女儿就在不吟诵小罗的诗了……
       不能怪人小姑娘,人小姑娘有资本……
豫章姚某人 发表于 2020-4-8 09:32:31
老大,要有老大的范儿……

       “自是,诸道节度使、刺史、文武臣僚,相继加检校官,或阶爵封邑,以帝登位覃庆也”,事儿是这么做没错,老大嗨了,小弟们要一起嗨嘛。当然,末帝到末了也是个时运不济,一声叹息罢了……
       要人跟你干,自然要有范儿。当年姚崇为什么要救赵诲?姚崇,人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妥妥的国务院总理。你赵诲,中书主书,从七品,那叫“官”吗?不救不行呐,你姚崇是老大,你不罩着小弟,谁替你卖命……
       自古老大,不好干哦。
豫章姚某人 发表于 2020-4-9 08:39:58
代价……

       戊戌,昭义奏,河东节度使石敬瑭叛……
       朝廷怒了……
       已丑,诛右卫上将军石重英、皇城副使石重裔,皆敬瑭之子也……,辛卯,沂州奏,诛都指挥使石敬德,并族其家,敬瑭之弟也……
       两个儿子,加上弟弟一家子,捎带着数万生灵和幽云十六州,为了一把椅子和一口气……
        掩卷,一首逍遥游祭之。
豫章姚某人 发表于 2020-4-10 08:59:09
臣你二舅……

       刘守光要李承勋朝礼拜见他,李承勋不干,你刘守光是僭称的大燕皇帝,我是李存勖的人,我们家晋王是大唐除授的,爷是天朝上国人……
       刘守光把人家关了几天,再问:臣我乎?
       李承勋:臣你二舅……
       然后,被做掉了……
       “十年十一月,周德威擒守光父子,幽州平……”
豫章姚某人 发表于 2020-4-12 14:29:42
        读史讲究时空史论,“王镕,景崇之子也……”“……,皆世袭镇州节度使……,景崇位置太尉、中书令、封常山王,中和二年卒……”,“镕……,年十岁,三军推袭父位”……
        中和二年,是唐僖宗年号,大概882年前后。
        镇州哪?大概今天河北石家庄市一带,属唐季河朔地区。
        什么事?爹挂了,子承父业。
        你不了解这些个,你看不懂的。同时,我们也知道了,如果你爹牛逼,你还需要高考吗?你还需要读书吗?十岁,爷照样位列方镇……
豫章姚某人 发表于 2020-4-13 17:00:32
人心出现问题,孔方兄亦无如之何

        (一)
        风云际会时……
        庄宗李存勖:我儿子马上回来,带了西川金银五十万,都给你们分了……
        人哭着对他说:今日慷慨,已太迟了!恐受赐各人,亦未感圣恩哩。
        庄宗,呜呼哀哉了。
        (二)
        潞王拒命……
        闵帝发兵,以所储金帛分给将士,并嘱曰:若平凤翔,每人当更赏二百缗。
        将士私语,到凤翔后,再请一份,不怕朝廷不允……
       闵帝,呜呼哀哉了。
豫章姚某人 发表于 2020-4-14 08:11:23
因蜀事而起,因蜀事而亡

       李严,是有大局观的一哥们,才能把说话说的波澜壮阔,服一个,“才过汶水,缚王彦章于马前;旋及夷门,斩朱有贞于楼上”,“顺则涵之以恩泽,逆则问之以干戈,四海车书,大同非晚”,“但天生四夷,当置度外,不在九州之本,未欲穷兵黩武也”……
       使蜀一席话,结下蜀事一生……
      王衍慨然,李司空来,哥就举城纳款……,管他爹是不是创业维艰……
       李严启破蜀之谋,助郭崇韬平蜀之功。而郭相报孟知祥举荐之恩,推孟知祥为西川节度使,本是多么美好的关系啊。长兴初,李严欲助安相置制两川,遂被孟知祥擒而斩之……
        这就是辩证法……
豫章姚某人 发表于 2020-4-15 16:58:49
石郎崇贵歌

你从云边走过,
云中风雨萧索,
又见,
中渡河桥依旧,
往事不堪回首。

你从云边走过,
四载称尊有我,
恨你,
不识人间真味,
只把江山蹉跎。

你从云边走过,
二母泪眼婆娑,
儿啊,
边地不是奴家,
遗魂梦回华夏。

你从云边走过,
忍把残生诉说,
惟愿,
族行万里非福,
穷荒身老非祸。

云边走过,轻唱一生是错!
云边走过……
豫章姚某人 发表于 2020-4-16 18:29:58
不亦难乎,不亦难乎……

       “若便行峻典,谓予不念功勋。若全废旧章,谓我不安黎庶。为人君者,不亦难乎”……,末帝(梁)一席话,道不尽乱世人主之不易……,今则曰,领导之不易。
       想如桑维翰,敬翔之辈,辅皇朝,罄弼谐,參缔构,分主忧,不失为社稷之臣呐,然机巧如冯道者,安可谓清流耶?今则曰,下属之可鉴。
       诚然,以道观之,原殊非易事,何况以书御之者乎?且夫以书御者不尽马之情,以古制今者不达事之变,惜乎!
豫章姚某人 发表于 2020-4-17 12:30:07
一壶天上有名物,好个世间无事人呐……

       人生之牵挂本就繁复,半岁,一岁……,为人父者,随其形之所变,成心之所化,终性之必迁,此非人之常情欤?
       然,问世间,谁人郑云叟……
       有官不当,“唐天成中,召拜左拾遗,不起……,高祖即位……征为左谏议大夫,称疾不起,上表陈谢……”
       自绝无累,“隐于林壑,辞决而去……,(家书)悉投于火,未尝一览……,妻儿继谢,一哭而止……”
       诗酒自娱,山田自给……,作文集二十卷行于世……
       从其大者观之,足平奔竞之风,激高尚之节。而从微者见之,则非常人之可为,亦有不足取之处。
        无可奈何也。
豫章姚某人 发表于 2020-4-20 14:58:22
岂不富贵弄人耶?

       睿文圣武昭肃孝皇帝,崩于万岁殿……
       想刘知远天福十二年建号,改十三年为乾佑元年,当年正月二十七,归天。呜呼哀哉,天命也就一年多罢了。
       石敬瑭称帝后,似乎变怂了点。
       刘知远呢,怕是福薄了些。
       时代呼声,似言犹在耳,太原刘公,威德远被,人心归服,若送款河东,为天下倡首,则取富贵如反掌耳……
       莫不是,人因公取富贵,公却因富贵折夭,一哂之,造化弄人也常如是。
豫章姚某人 发表于 2020-4-23 12:51:59
道默然……

        恨苍天无情,恨造化弄人。
        我想,刘赟只会看了看立在一旁的冯道,只会冷冷地说出这句,“寡人此来,所恃者以公三十年旧相,所以不疑”,他或许只是希望冯道能给个说法,仅此而已。
        史载:道默然……
        你TM三十年旧相,不知道郭威这王八蛋虚情假意啊?
        你TM三十年旧相,还需要卖我投名啊?
        你TM三十年旧相,也不过换个老板打工,我这可是一票弟兄,带上身家性命一块儿跟着玩完啊。
        我TM也贱,图个什么狗屁皇帝啊。
        史载,……幽赟于外馆,杀贾贞、董裔及牙内都虞侯刘福、孔目官夏昭度等……
豫章姚某人 发表于 2020-4-26 15:26:37
后汉,先要把住两条线

       一条是三叛连横,河中李守贞,永兴赵思绾,凤翔王景崇,三镇拒命,乾佑元年三月。要知道,元月份刘知远挂掉,而这场叛乱几乎席卷半个统治区,也是郭威上位的一大契机,平叛推功,就是人心。
        第二条是,将相不和,权臣伏诛,变起萧蔷。侍中,禁军老大史弘肇,枢密使杨邠,三司使王章,辅政三巨头同一日归天,族灭,王章出了嫁的女儿,“赢疾逾年,扶病就戮”,可见斗争之残酷。以至于后来郭威全家被杀,“婴儒无免者”,……要不,哪有后来柴荣的事儿。
豫章姚某人 发表于 2020-5-6 10:58:16
努力就好

       这首先是一个态度。
       论自信,我是爆表的。架不住大有高手在,俯首不问,自是得失安之于素,以免郁气郁结。
       但是,不争取就不可取了,不去争取,何来机会?前提又是,你要乐意。俗话又讲,千金难买爷乐意。一言以蔽之,不就是你开心就好嘛。
        枢密使、侍中郭威,以英武之才,兼内外之任……,军民爱戴,朝野推崇……可监国……
        郭监国隆重登场,人也是努力争取来滴。
注:周太祖改乾佑四年为广顺元年
豫章姚某人 发表于 2020-5-7 10:02:33
改元也改不了的命运

       太祖郭威改广顺四年为显德元年,当年元月份就崩了。实际上,我想,大概率估计是想去去晦气避避邪,延延寿,熟料病入沉疴……
       高祖刘知远也一样,改了乾佑,也挡不住阎王爷找下棋……
       这就不得不服人玄宗隆基爷爷,开元改天宝,越活越潇洒……
豫章姚某人 发表于 2020-5-8 07:44:54
如果大哥不死(二)……

       显德六年六月,癸已,大哥柴荣崩于万岁殿,年三十九岁。
       他的出现,应该来说是结束五代武夫骄旱乱政的开始,积淀大宋文治之先河。
       元年高平一战成名,“侍卫马军都指挥使,夔州节度使樊爱能,寿州节度使何徽等七十余人”不服管,全部宰掉。这在那个时代,一口气处理这么多高级将领,是很具有风险的。
       与冯道一席话,也已经显示出对旧式官僚的严重不满,革新之序幕已经打开。
        文武参用,文官入枢密,抑武之功效初见。
        改革是有阵痛的,后周短命了些,这是历史的代价,但它却把大框架留给了赵宋。
        大哥“降年不永,美志不就,悲夫!”
豫章姚某人 发表于 2020-5-9 15:40:22
心乱如麻……

       赵思绾,永兴节度使,吃人……
       刘暭,卫尉卿,高丽册使。应酬,喝酒喝死了,这也不能怪高行周,人家是一方节镇,朝廷来人,不喝几天哪成?所谓无酒不成欢,喝酒,我原也是不反对的……
       扈载,刘兖,一时名士,天不假年,一个翰林学士,一个左拾遗,一个三十六,一个二十八,卒……
       贾纬,给事中,史官馆长。也许求进心切了些,夫妻同命,说不准这里头藏着千古爱情故事……
       孙晟一句:“臣惟以死谢”,孰善孰恶,是忠是奸,怎又能说得清呢?这也是历史的玄妙之处吧。
12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