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国学复兴网 门户 查看主题

山西垣曲新出青铜器铭文

发布者: 乾坤客 | 发布时间: 2020-12-14 21:00| 查看数: 161| 评论数: 9|帖子模式

本帖最后由 乾坤客 于 2020-12-14 21:21 编辑

山西省考古研究院12月9日发布新闻,山西省运城市垣曲县北白鹅村发现一处周代贵族墓地,发掘墓葬9座,出土文物500余件,其中带铭文的青铜器多达50件,成果丰硕。
其中有一件西周青铜簋。
山西垣曲新出青铜器铭文解读和系连.jpg
M3:21(“夺”簋)、35(“夺”簋盖)及铭文.webp.jpg
铭:
唯口月初吉,王才成周,庚午各于大室。井叔内右夺,即位,王乎内史微册令夺,曰:令女司成周讼事暨殷八师事,赐女赤巿銮旗,用事。夺拜稽首,对扬天子丕显鲁休,用作朕皇祖仲氏朕文考厘孟宝尊簋,夺其万年眉寿永用,子子孙孙宝。
客案:个人看起来月份像是“正月”。由簋盖可确认为“正月”。
大意觉迷先生
山西垣曲出土青铜器夺簋解读https://zhuanlan.zhihu.com/p/336239362
也认为是“正月”。





最新评论

乾坤客 发表于 2020-12-14 21:03:35

淺議北白鵝虢季甗中的“匽姬”

http://www.gwz.fudan.edu.cn/Web/Show/4716


吳鎮烽

陝西省考古研究院


2020年12月8日考古匯公衆號發佈了《山西垣曲北白鵝出土周代虢國重器》一文,介紹了山西運城市垣曲縣英言鎮北白鵝村重大考古發現。該村發現一處兩周之際到春秋早期的貴族墓地,目前發掘了9座大中型墓葬,出土帶有銘文的青銅器近50件套,其中有西周中期的奪簋、春秋初期的虢季甗(圖一)等。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圖  一             圖  二

虢季甗沒有公佈銘文照片,僅公佈了釋文是“虢季爲匽姬作媵甗,永寶用享”12字。其後,《文博中國》2020年12月11日發表的《山西北白鵝墓地殷遺民Or周人貴族?專家直呼讓人捉摸不透》一文,公佈了該甗的銘文照片(圖二)。可知銘文爲11字,其中並沒有“作”字。我的釋文是“虢季爲匽(燕)姬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媵)獻(甗),永寶用亯(享)”。有學者懷疑“這裏的匽會不會是春秋時期的姞姓南燕國”,有的學者以該墓地M6出土9件編鐘13件石磬,符合春秋早期國君級墓葬會用到甬鐘,也以爲該墓地有可能是姞姓的南燕國;更有人以西周時期南燕國的地望在山西汾水流域的聞喜、夏縣之間,春秋初期遷到河南衛輝、延津地區,距離垣曲不遠爲據,認爲“匽姬”可能是“嫁到南燕的姬姓虢氏女子”。還有學者在《山西垣曲出土青銅器奪簋解讀》中認爲“‘虢季爲匽(燕)姬作媵甗’似乎表明,虢國與‘匽(燕)’存在聯姻,匽(燕)姬指的是嫁往匽(燕)國的姬姓女子,也就是虢季的宗女。那麼此匽(燕)國可能不是召公奭後裔的北燕,而是姞姓的南燕。那麼‘太保燕仲’可能與《左傳》中記載的燕仲父有關。”
這件甗的銘文有“媵”字,肯定是一件媵器,解釋爲虢季爲自己的女兒出嫁(到南燕)所作的媵器可以說得通,但是,有四點不好講通。其一,這件甗並沒有出土在南燕國所在的河南衛輝、延津地區,而是出在山西垣曲,所以南燕國的可能性似乎並不存在;其二,目前傳世和出土的青銅器中還沒有發現南燕國的器物,也沒有發現與南燕國相關的銘文;其三,南燕國的“燕”是否也寫作“匽”目前還無從得知;其四,更爲不好解釋的是該墓地M5出土有燕太子簋,銘文是“匽(燕)大(太)子乍(作)彝簋”,還有M6出土“太保匽中”盨。這些燕器,只能理解爲姬姓燕國之物。怎麼也看不出有南燕國的色彩。《史記·燕召公世家》載:“召公奭與周同姓,姓姬氏。周武王之滅紂,封召公于北燕。”司馬貞《索隱》:“武王封之北燕,在今幽州薊縣故城是也。北燕國的“燕”西周到春秋時期的金文作“匽”。始封君是召公奭,但他留在宗周輔佐成王,由長子克就封,故址在今北京市房山區琉璃河童家林,約在公元前7世紀,燕國兼併薊國,並以薊城爲都,故址在今北京市區西南部廣安門附近。西周時期燕國就和晉南一些異姓侯國有着婚姻關係,如2007年山西絳縣橫水鎮橫北村西周倗國墓地M2158就曾出土有太保鬲。倗國是一個媿姓小國,太保鬲不可能是掠奪而來,應是燕國宗女嫁於倗伯,將太保器帶到了倗國。該墓還出土有魯侯鼎、芮伯諸器,這些都是姬姓諸侯國。2010年山西翼城縣隆化鎮大河口霸國墓地M1出土的燕侯旨尊、卣共3件,銘文是“燕侯旨作姑妹寶尊彝。”同墓出土還有兩件旨爵,銘文是“旨作父辛爵。”大河口墓地是媿姓霸國的族墓地,說明該墓是霸伯夫人的墓葬,也就是來自燕國的女子,燕侯旨的姑妹,她把燕侯旨給父親所作的兩件祭器也帶到了夫家,死後埋在了自己的墓葬。“姑妹”一詞如何理解,一種可能就是其姑名叫“妹”,或者她的年齡小於燕侯旨,故燕侯旨稱其爲“姑妹”。
鑑於上述理由,筆者認爲這個“匽(燕)姬”應該就是姬姓燕國的女子。她不可能是虢季的女兒或者姊妹嫁到燕國,因爲燕、虢同爲姬姓,也不是虢季的女兒或者姊妹嫁到南燕國。這件甗應該是虢季給同姓的燕侯宗女出嫁所作的媵器。只是女子的稱謂是由父家國氏+父家的姓組成。這種稱謂是女姓稱謂中他稱的一種方式。
作器者虢季就是三門峽虢國墓地M2001的墓主,生世在兩周之際到春秋初期,這點也與甗的時代相符。
至於“太保燕仲”與“燕仲父”更是無法聯繫在一起。我們知道燕仲父是南燕人,見於《左傳》,生世在春秋早期到春秋中期前段,曾參與東周五個大夫聯合蘇國、衛國,於公元前675年驅逐周惠王,擁立王子頹爲天子事件,並於公元前640年“春,鄭伯和王室不克,執燕仲父“(見《左傳·莊公二十年》)。此時已進入春秋中期,而北白鵝M3出土的器物與三門峽虢季墓相似,時代在兩周之際或者春秋初期,況且,燕仲父並沒有擔任過周太保。故“太保匽中”絕不會是南燕仲父,他應是太保召公奭的後裔。
另外,《商周青銅器銘文暨圖像集成續編》收錄有賈叔鼎、簋兩件,傳說出土於晉南,這兩件鼎、簋的情況與虢季甗極爲相似。銘文是“唯王二月既死霸丁亥,賈叔作晉姬尊簋,其用享用孝,用祈萬壽,子子孫孫永寶用。”賈國與晉國同爲姬姓,賈叔給晉姬作器,晉姬不可能是賈叔的女兒或者姊妹嫁到晉國,只能是賈叔爲出嫁的晉侯宗女所作的媵器或者饋贈品。
《左傳·成公八年》云:“衛人來媵共姬,禮也。凡諸侯嫁女,同姓媵之,異姓則否。”《公羊傳·莊公十九年》說:“媵者何?諸侯娶一國,則二國往媵之,以姪娣從。”《儀禮·士昏禮》也有:“婦徹于房中,媵御餕,姑酳之。”鄭玄注:“古者嫁女必姪娣從,謂之媵。姪,兄之子;娣,女弟也。”從金文中得知,媵女除同姓諸侯國外,異姓諸侯國也從媵,與《左傳》所說不同。諸侯可以以本國的女子往媵另一個同姓國出嫁的女子,那麼,給同姓國出嫁的女子製作媵器,那更在情理之中了。虢季甗、賈叔鼎簋發現的意義所在,就是給我們提供了這一方面的有力例證。






本文收稿日期为2020年12月13日

本文发布日期为2020年12月14日

点击下载附件: 2169吳鎮烽:淺議北白鵝虢季甗中的“匽姬”.docx


乾坤客 发表于 2020-12-14 21:08:47
山西垣曲出土青铜器夺簋解读大意觉迷

http://www.gxfxwh.com/forum.php? ... d=243&tid=92149

近日,在山西运城垣曲县北白鹅村以东发现了墓葬9座,出土了带有铭文的铜器50件套,一部分铭文重复,总计14篇。其中M6出土了四件铭文相同的铜簋,计12行94字。根据公布的图像可以对铭文进行释读如下:
隹(唯)正月初吉,王才(在)成周。庚午,各(格)于大室。丼弔(叔)內(入)右奪,即立(位)。王乎(呼)內史微冊令(命)奪曰:令(命)女(汝)司成周訟史(事)眔(暨)殷八師史(事)。易(賜)女(汝)赤雍(緼)巿(芾)、䜌(鑾)旂,用史(事)。奪拜䭫(稽)首,敢對揚天子丕顯魯休令(命),用作朕皇祖中(仲)氏、朕文考釐孟寶尊簋。奪其萬年眉壽永用,子=孫=寶。
由铭文可知器主名为“夺”。考古学家已经指出,根据器型判断,这些簋属于西周中晚期和晚期偏早阶段,大概相当于周懿王、周孝王、周夷王三王所在的时代。而墓葬属于春秋早期。说明可能是春秋时代的某个诸侯将先辈的重器带到垣曲陪葬。
从铭文格式内容也可以佐证器型学的判断。铭文中出现“丼叔”,在其他青铜器中也有出现,典型的如《曶鼎》(02838)、《免簋》(集成04240)、《免尊》(集成05418、06006)等。
此外,在山西翼城大河口墓地出土的霸伯簋铭文中也出现了“丼叔”,这位“丼叔”还亲自前往霸国慰问了霸伯。
不过由于铭文中并没有直接出现“丼叔”的名字,因此无法准确判断几个器物中的“丼叔”是否是同一人,目前只能说是同一人的可能性较大。丼氏家族是西周中期一个显赫的家族。可以确定名字和年代的主要是周穆王时期的三公之一丼公利(井利,见《竹书记年》、《穆天子传》、清华简《祭公之顾命》)与司马丼伯䚄(见《䚄簋》、《师㾓簋盖》集成4283)。
另外在陕西西安长安区张家坡村发现了一个西周家族墓地,根据出土器物推断为丼叔家族墓地。据分析M157墓主可能叫“丼叔采”,大概属于懿王后半期;M152墓主可能叫“达”,大概在孝王时;M170墓主大概属于孝王晚期。那么以上铭文中的“丼叔”可能属于其中一个或多个墓主。
丼氏之“丼”一般被学者们认为是“井”的异体字,于是有人尝试把丼氏一族与井侯(邢侯)一族联系起来。笔者过去采信了丼氏一族为姜姓后裔的说法,不过现在提出另一种可能性,此“丼”应该读为“彤”,丼氏一族很可能是《尚书·顾命》中提到的“彤伯”后裔。
《史记·六国年表》记载商鞅死于彤地。同书《商君列传》记载商鞅被杀于郑黾池。此郑当为郑国初封之郑县(今陕西华州区),在秦国为一处重要的要塞郑所之塞,商鞅为了夺取此处与秦军激战,战败身死。丼氏一族后来出现了几个分家,根据其采邑不同分为“奠(郑)丼”、“丰丼”。其中“奠(郑)丼”几代家主都称为“奠(郑)丼叔”(见集成00021、00022、00580、00581、04400、04401)。
由此可以佐证丼氏就是彤氏,本家位于陕西西安长安区一带,在陕西华州区有分家采邑。
丼氏一族虽然可能是姬姓,但与周王室的亲缘关系目前无法确定,那么与井侯(邢侯)的关系也同样无法确定。
《夺簋》的器主在成周受到周天子的册封,让他负责“成周讼事”和“殷八师事”。由此可见,殷八师的驻地就在成周。当时成周的格局是以瀍水为界,营建两城,瀍水以西为小城,作为周天子行宫;瀍水以东为大城,作为殷八师的驻地,故而殷八师又称“成周八師”。一部分人认为“殷八师”与“成周八师”是不同的军队,不过是徒增烦扰。成周二城统称为“成周”,后人为了区分,将西城称为“王城”,而将东城称为“成周洛邑”。东周初期,周天子主要居住在王城(西城),周敬王时代,天子从王城出逃,转移到了东城,此后历代天子就住在东城洛邑。公元前367年(周显王二年),西王城被西周公占据,东洛邑被东周公占据,二周国格局形成,一直延续到战国末期。
“夺”被授予了成周的政务和军事职权,却没有交待他的职务,很难判断他在周王室中的地位,只能泛泛认为位在丼叔之下。“夺”的父亲谥号“釐孟”,祖父称号“仲氏”。“仲氏”是西周时代大贵族尊称的一种表达方式,可以通用于生前死后。东汉末年袁术称帝就是号称“仲家”或“仲氏”,可以追述到西周。“仲”表明排行,那么“夺”的祖父是“某仲”,是否是“虢仲”还缺乏佐证。
垣曲地区在春秋时期的归属,按照传统说法是东山皋落氏的势力范围。东山皋落氏属于狄人的一支。晋献公十七年(鲁闵公二年,公元前660年),晋献公命令太子申生讨伐东山皋落氏,战况不明。就在这一年,《左传》还记录了虢公丑“败犬戎于渭汭”的信息。渭汭被认为是渭水入黄河处,在今陕西潼关县东北。虢国的下阳(山西平陆东北)距离垣曲县很近,按理说虢国攻击东山皋落氏可能更方便,是否真的跑到潼关县剿灭犬戎?应该说还是有一些疑问的。而北白鹅村墓地M3还出土了“虢季为匽(燕)姬作媵甗”铭文的铜甗。似乎也表明这片区域很可能是虢国的势力范围。这中间还存在什么曲折的内情,还需要其他铭文披露才能综合分析。
另外根据报道,M6还出土了“太保匽中”铭文的铜盨。“太保匽中”即“太保燕仲”。“太保”是西周早期召公奭的官称,但在召公奭之后,西周青铜铭文很少看到“太保”主持政务的记载,但有一些标记“太保”铭文的器物存在。换言之,召公奭之后的“太保”可能只是某些贵族的荣誉称号,并非实职。召公奭的两支后裔分别世袭燕侯和召公,但“大保”称号是否被燕侯、召公一族垄断,并未可知。“虢季为匽(燕)姬作媵甗”似乎表明,虢国与“匽(燕)”存在联姻,匽(燕)姬指的是嫁往匽(燕)国的姬姓女子,也就是虢季的宗女。那么此匽(燕)国可能不是召公奭后裔的北燕,而是姞姓的南燕。那么“太保燕仲”可能与《左传》中记载的燕仲父有关。根据《左传》记载,东周的五个大夫联合苏国、卫国以及燕仲父,于公元前675年驱逐周惠王,拥立王子颓为天子。后来郑厉公出兵俘虏了燕仲父,并联合虢叔帮助周惠王复位。此时的虢国与南燕似乎已经处于敌对状态,但在之前或许存在联姻关系。希望后续的信息可以提供更有趣的线索。

乾坤客 发表于 2020-12-14 21:13:12
本帖最后由 乾坤客 于 2020-12-14 21:14 编辑

山西垣曲北白鹅墓地出土周代虢国重器
http://wenhua.youth.cn/whyw/202012/t20201210_12612775.htm
文化要闻 >> 正文
发稿时间:2020-12-10 14:07:00 来源: 光明日报

山西垣曲北白鹅墓地出土周代虢国重器.jpg


图为3号墓出土的青铜重器“夺”簋。山西省考古研究院供图


 本报太原12月9日电(记者李建斌) 山西省考古研究院今日发布垣曲北白鹅墓地重大考古发现,经过近9个月的紧张发掘,考古工作者在该墓地发掘出一处周朝王卿高级贵族墓地,本次发掘面积为1200平方米,共发掘墓葬9座,灰坑17个,出土各类器物500余件套。最为重要的是出土带有铭文的铜器近50件套。铭文内容丰富,文字清晰,共计14篇。
  北白鹅墓地位于山西省运城市垣曲县英言乡北白鹅村(现为英言镇白鹅村)东。据该发掘项目负责人、山西省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员杨及耘介绍,这9座墓葬皆属大中型墓葬,其中1号墓、5号墓和6号墓为大型墓葬,墓葬开口均在6×4米以上,其余均为中型墓。出土器物种类丰富,有铜、玉、石、漆、陶、骨、蚌贝、铅、金、漆木、皮革、麻绳、竹等各类文物总计500余件套。其中,青铜礼器类有鼎、甗、簋、盨、铺、罐、鬲、盘、盉、方彝、匜、壶、罍、尊、爵、觯、杯、勺等,礼乐器有青铜编钟和石磬。
  杨及耘说,此次发掘的最大亮点是3号墓出土的青铜重器“夺”簋,其盖内铸有铭文12行94字,含重文2字。同时,3号墓出土的“匽姬”甗青铜重器,其甑部近口沿处后腹内壁铸有铭文3行11字,内容为“虢季为匽姬媵甗/永宝用享”。
  根据出土器物分析,该墓地与河南三门峡虢国墓地和陕西梁带芮国墓地在铜器制作、器物形制和纹饰运用等方面极为相似,结合墓葬形制,初步推断,这处墓地时代为春秋早期。
  北白鹅墓地北依王屋山,南眺黄河,与成周洛阳的直线距离不到80公里。杨及耘分析,其所处位置当在东都成周王畿的范围之内,故推测很可能是一处王畿内的采邑。他说,可以确认的是,北白鹅墓地是一处两周之际位于成周王畿之内的周朝王卿高级贵族的墓地,对研究和探讨两周时期的政治格局、畿内采邑分封制度及晋南地区两周时期的埋葬制度、人群族属、社会生活等提供了新的资料参考,对探索晋南地区文明化进程与中原地区的联系都具有重要意义。


乾坤客 发表于 2020-12-14 21:15:59
山西北白鹅春秋大墓出土大量青铜器,似与虢国和芮国有关

https://www.360kuai.com/pc/91c56 ... mp;refer_scene=so_1

乾坤客 发表于 2020-12-14 21:30:36
本帖最后由 乾坤客 于 2020-12-14 21:34 编辑

哇,西周的内史微又出现了,井叔又出现了。只不过,这个夺簋的“初吉”不是月相,让俺判断这个器的难度大了。
乾坤客 发表于 2020-12-14 23:09:57
本帖最后由 乾坤客 于 2020-12-24 12:03 编辑

唯三年,二月初吉,丁亥,王在周,格大庙。口伯佑师兑,入门,立中廷。王呼内史尹册命师兑:“余既命汝胥师龢父,司左右走马,今余惟申就乃命,命汝缵司走马,赐汝秬鬯一卣、金车、贲较、朱鞹、鞃靳、虎幂、纁裹、右轭、画鞴、金筩、马四匹、鋚勒。”师兑拜稽首,敢对扬天子丕显鲁休,用作朕皇考釐公鬺簋。师兑其万年,子子孙孙,永宝用。【三年师兑簋】

这是共王器,虢季易父就是师兑,他的父亲是釐公。是虢氏的一个分支,新创釐氏,是第一代釐公。是虢氏小宗。


[西周] 虢氏家族(穆世至厉世) [color=rgb(0, 0, 0) !important][复制链接]
穆世虢城公--------穆世-虢嫠公(公上父)----------恭世虢季易父(师兑)--------孝世虢宫公(师才)-------夷世虢幽叔(师望)------厉世虢德叔(即)------厉世师丞

乾坤客 发表于 2020-12-14 23:11:45
本帖最后由 乾坤客 于 2020-12-15 08:08 编辑

史伯硕父鼎,传1054年从虢州得此器。铭曰:“唯六年八月初吉己巳,史伯硕父追孝于朕皇考釐仲王母泉母尊鼎,用祈匄百禄寿绾绰永命,万年无疆,子子孙孙永宝用享。”
这是共和器。其中有皇考釐仲。釐,应是虢国的一支,第一代称釐公。到周厉王或共和时,又有釐盂、釐仲。夺 的父亲是釐盂,夺应是虢氏后人。
乾坤客 发表于 2020-12-14 23:25:03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虚晃一枪 发表于 2020-12-15 13:04:15
2# 僅公佈了釋文是“虢季爲匽姬作媵甗,永寶用享”12字。

有一种可能,“匽姬”是指弦姬,陪嫁续房女子。也只有地位较高的宗亲女才可能是“宴姬”身份。从陪葬物品来看算是上流阶层,但还远远未达到顶尖礼制,这也跟国力生产水平有关。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