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402|回复: 1

[中国古代史] 也說子弹库楚帛书中的“田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6-24 12:0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xbh1947 于 2011-6-24 12:07 编辑
! s2 L- ~. T( G* ]" y
: G7 J7 J7 {$ R

0 I2 |2 q3 o  K$ Z: ?; f' t也說子弹库楚帛书中的“田漁=”
( \' T  X" E6 Y( N
4d399bban93d477375463&690.jpg
4d399bban93d4f5d1178f&690.jpg
                                                  
                                     [渔]
- @; J+ K: P- _' i5 \
5 E. e+ {0 @' h  ^2 Z3 q5 s/ H! u7 p
《长沙子弹库战国楚帛书乙篇》在讲到庖犧的时候,有段文字作“氒田渔=,……”。李零先生认为读为“氒田渔,渔……”(《长沙子弹库战国楚帛书研究》六四页),这是以为重文号“=”重的是“渔”,其实重文号“=”重的是“田渔”,即“田渔=”。这段文字应读为作“氒田渔,田渔……”。
1 Y* J- M+ U# s, _2 L' z裘锡圭先生指出:“秦漢時代的書寫習慣,還有一點應該注意,那就是表示重文的方法。在周代金文裏,重文通常用重文號“=”代替,而且不但單字的重複用重文號,就是兩個以上的詞語以至句子的重複也用重文號。秦漢時代仍然如此(就抄書而言,其實直到唐代都還常常如此)。……知道了古人表示重文的習慣,就可以糾正古書裏與重文有關的一些錯誤。”( U2 ]3 o# A3 J! U+ q7 I
) N( f( `$ b7 p- ~
裘先生说得很有道理。准此,我以为那段文字应读为作“氒田渔,田渔……”。这“氒田渔=”中的第二个“田渔”连下读,还有下文。除此,我尚有一个揣测,那就是这“田渔=”,可能就是“以田以渔”。
* F5 h  |2 k7 u# Q《易·系辞下》:“古者庖犧氏之王天下也,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于是始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作结绳而为罔罟,以佃以渔,盖取诸离。”高亨先生在“以佃以渔”下注:“《释文》:‘佃本作田。’《集解》本作田。田佃古通用,猎也,捕鸟兽也。古代捕鸟兽亦常用网罗。渔,捕鱼也。”(《周易大传今注》五○六页)“以佃以渔”,古本作“以田以渔”。即《长沙子弹库战国楚帛书乙篇》的“氒田渔=”。
  Q$ P- `% f5 q9 }: |3 X! S) S: \" W/ N1 \9 v; E/ _
“渔”字本从“氵”。在《长沙子弹库战国楚帛书乙篇》中,这“渔”字其左半是“亻”,将“氵”旁写作“亻”旁。而这个由“氵”旁而来的“亻”旁,后来又类化成了“卩”。
% k% c' b& r' }- O& s4 y2 k7 M. |9 h0 K5 `" ~* \7 ?4 T
佑仁先生在《談〈姑成家父〉兩個罕被留意的「魚」字》一文中指出,《姑成家父》简8的所谓“鱼”字,其左半的“亻”旁类化成了“卩”,这个所谓的“鱼”字应是“渔”字。此说可备一家之说。
8 @" w/ _4 G' `  a, w9 I/ t% ~' a" P0 P' @- |
楚简、帛书中常将“氵”旁写作“亻”旁,诸如“溺”、“渔”等字。佑仁先生举出《姑成家父》简10的“溺”字,帛书中的“渔”字。这个由“氵”旁而来的“亻”旁,又类化成了“卩”,《姑成家父》简8的“渔”字左半的“亻”旁便类化成了“卩”。! ?( K6 B' B5 |; v5 u2 F

. A! R  K$ F- h3 G* N我以为,楚帛的字[],所从“人”旁,只是写成“尸”(夷)形的“人”旁,而不是“弓”旁。7 i1 T+ o$ S% u) Q; @

# z; P( U! H+ H1 f9 w
# z! n3 p) ^* Z附:, ]& n+ I8 K; {3 I& C5 i
一、其实重文号“=”重的是“田渔”!“田”与“渔”相连为文,稍后的文献中就有例子。《汉书·律历志下》:太昊帝,《易》曰:“炮牺氏之王天下也。”言炮牺继天而王,为百王先,首德始于木,故为帝太昊。作罔罟以田渔,取牺牲,故天下号曰炮牺氏。
, S  {; v) q( U( @( x& d1 A0 J  S* g6 ?+ F; _  O
二、有人把楚帛的字[],改釋作“從魚從弓,以弓射魚,魚亦聲。” 我以为“把楚帛的字[],改釋作從魚從弓,以弓射魚,魚亦聲,”尚需进一步讨论。楚帛的字[],所从“人”旁与楚帛书中的“伐”、“伥”、“像”三字所从“人”旁一致,而与“亡章弼弼”的“弼”字所从的“弓”旁不类!% K3 s3 T) s8 Y/ K

0 M% ]& \3 K! a1 u" l6 X三、我以为,“楚簡中「弓」、「人」”并不是“常常根本就是混同了”,只是有些“人”旁与“弓”旁相类而已!还是能区别的!倒是“人”旁与“尸”(夷)旁有时真的相混了!《包山简》中,“作”(上作下又)字,简12作“人”旁,简221的“人”旁类似“尸”。“凥”字,简238作“尸”(夷)旁,简10的“尸”旁类似“人”旁。而这些类似“尸”(夷)旁的“人”旁或者说写成“尸”(夷)旁的“人”旁,只是十分的像“弓”旁,而不是“弓”旁!是写成“尸”(夷)形的“人”旁,还是“弓”旁,在一个具体的字中,可以从它的字形的演变历史中得到判断!. a* o6 n+ \* y2 n# r) q
楚帛的字[],所从“人”旁,只是写成“尸”(夷)形的“人”旁,而不是“弓”旁。* ]2 K& ^. G8 e5 Z5 b
$ l8 m  v2 w$ |; t0 I
说明:
2 W6 P) e( ?7 |3 q) ?2 R' l3 v楚帛书上下高38.5厘米,左右宽46.2厘米,中心是书写方向互相颠倒的两段文字,一段13行,一段8行,可分为甲、乙编。四周是作旋转状排列的12段边文,其中每三段居于一方,四方交角用青、赤、白、黑四木相隔,每段各附有一种神怪图形。另外帛书抄写者还用一种朱色填实的方框作为划分章次的标记。全篇共有900多字,考释论著甚多,但各家注释则有差异。甲篇文字最多,作者特别强调“敬天顺时”,上天的神帝被描绘成具有施德降罚本领的命运主宰。所谓“惟天作福,神则格之;惟天作妖,神则惠之。”这种思想显然是战国以来的“五行刑德”思想之所本。乙篇主要是讲神话,但并不是孤立地讲神话,而是与甲篇互为表里,作为甲篇所述神秘思想的背景来讲的。丙编是边文12章,每章代表一个月份,略述该月宜忌,如某月可不可以嫁娶,某月可不可以行师用兵,某月可不可以营筑屋宅等等。各月都附有一种神怪图形。丙篇所反映的基本思想是阴阳家的“术数”之学,专讲占星、堪舆、卜筮等迷信活动。 % E4 y" V6 y5 Q

+ n) N1 g8 R3 _
5 v% G- X" e7 v+ b4 d7 g$ i6 q7 D- k1 Y8 c8 o

# Q; U, U# ?0 V# |: }5 |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发表于 2012-5-20 13:07:10 | 显示全部楼层
楚縑帛書.jpg
* h: Y0 y! S% W" A" l1 m
3 q% `( T' h5 H
貢獻一張清晰一點的圖片。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