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4972|回复: 50

[講座] 大讲坛系列讲座之(十七)高老夫子·《诗经》里的典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5-30 18:36: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讲师简历】     

       高老夫子,男,43岁,河北人,业余酷爱先秦史、痴迷于先秦文献的学习。

【讲座简介】

     《诗》言志,志为史,说说《诗》中的一些历史遗绪,聊备一笑。

一、《大雅 崧高》
1、引

      《嵩高》诗中这样说:

      
崧高维岳,骏极于天。维岳降神,生甫及申。维申及甫,维周之翰。四国于蕃。四方于宣。

      亹亹申伯,王缵之事。于邑于谢,南国是式。王命召伯,定申伯之宅。登是南邦,世执其功。

      王命申伯,式是南邦。因是谢人,以作尔庸。王命召伯,彻申伯土田。王命傅御,迁其私人。

      申伯之功,召伯是营。有俶其城,寝庙既成。既成藐藐,王锡申伯。四牡蹻々,钩膺濯濯。

      王遣申伯,路车乘马。我图尔居,莫如南土。锡尔介圭,以作尔宝。往近王舅,南土是保。

       申伯信迈,王饯于郿。申伯还南,谢于诚归。王命召伯,彻申伯土疆。以峙其粻,式遄其行。

       申伯番番,既入于谢。徒御啴々。周邦咸喜,戎有良翰。不显申伯,王之元舅,文武是宪。

       申伯之德,柔惠且直。揉此万邦,闻于四国。吉甫作诵,其诗孔硕。其风肆好,以赠申伯。

        
       我们知道,姬姜两姓世为婚姻,周族人始祖后稷的母亲是有邰氏的女儿姜嫄,所以又可把两族看作甥舅之国。夏、周同源同族,姬姜合力伐商,复国报仇,周初徙封,姬姜两姓大多分布在嵩山南北,大有寻根念祖之意。这首《嵩高》就是记录周宣王封其舅舅申伯于姜姓故地“谢”的情况。

点评

请夫子将文章标题修改为“大讲坛系列讲座之(十七)高老夫子·《诗经》里的典故 ”,青竹无权编辑你的文章,所以只能请你自行编辑了。  发表于 2013-5-30 19:08

评分

参与人数 3名望 +190 銀子 +381 功勛 +140 收起 理由
笔名止于至善 + 1 彩!
古越中兴 + 100 + 200 + 50 又闻周风
青竹大哥 + 90 + 180 + 90 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5-30 18:39:04 | 显示全部楼层
2、姜姓故地

      “ 崧高维岳,骏极于天。维岳降神,生甫及申。”

       崧高维岳”,指的就是嵩山。崧、嵩二形都是“崇”之異體,韋注《國語》中云古通用“崇”字。

       骏极于天”,段玉裁《說文解字注》中说:崇,山大而高也。《毛詩序》中说曰:“崇丘,萬物得極其高大也。”此崇之故訓也。

       维岳降神,生甫及申”,这里说“甫”和“申”是的嵩岳之神所生。
      
        《国语.周语下》中说:“祚四岳国,命以侯伯,赐姓曰‘姜’、氏曰‘有吕’,谓其能为禹股肱心膂,以养物丰民人也。”这里的“吕”即“甫”。《国语.周语中》说:“齐、许、申、吕,由大姜,”是说齐、许、申、吕四氏都是姜姓。

         而在《史记.齐世家》中说:“其先祖尝为四岳,佐禹平水土甚有功。虞夏之封於吕,或封於申,姓姜氏。夏商之时,申、吕或封枝庶子孙,或为庶人,尚其后苗裔也。”

         从上面的文献中可以看出,姜姓申、吕远祖在虞夏之际始封嵩山,为其故地。而诗中的“于邑于谢”,韦昭注:“谢,宣王之舅,申伯之国,今在南阳”就是今天的南阳市境内,1981年,南阳市北郊出土了一批申国的青铜器,足以证明《嵩高》记载宣王徙封申伯于南阳谢地的可靠性。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3-5-30 18:40:57 | 显示全部楼层
3、王饯于郿

       申伯信迈,王饯于郿。

       周宣王为申伯送行,不在周都镐京,而跑到郿地即今陕西眉县去饯行,要知道郿地在镐京西部120多公里的地方,这不是很奇怪吗?

       对此,《毛诗正义》解释道:“申在鎬京之東南。自鎬適申。塗不經郿。時宣王葢省視岐周。申伯從王至岐。自岐餞之。”是说申在镐京的东南,郿地在镐京的西北,两地南辕北辙,走不到一块去,但为什么宣王要绕远到郿呢?郿地西北即岐周,其在岐周省视,申伯从宣王,故在岐地饯行。这里孔疏说他们在岐周饯行没有错,但为什么在岐地,原因说的不是很明白。

       宋代鸿儒王应麟在其《诗地理考》中给出这样的解释:“郿近岐,周先王之庙在岐,申伯受封册命于先王之庙,故王在岐而饮饯于郿。”这个说法较为合理。

       另外值得一说的是,姜姓始祖始封嵩山,大约商灭夏时,姜姓族由嵩山地区迁往关中地区,现扶风、宝鸡一代的姜戎墓和遗址,表明渭水流域的郿地岐周,有姬姜两族的祖庙,在这里举行册封的告祖礼,是有很深的意义的。何况申伯去的地方又是姜姓故里“谢”地,好像历史在这里画了一个圆圈。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3-5-30 18:44:55 | 显示全部楼层
4、南国是式

     于邑于谢,南国是式。..........往近王舅,南土是保。

     诗中所说的南国、南土是哪里?

    《国语·周语上》中说:“ 宣王既丧南国之师,乃料民於太原 。”对此韦昭注曰:“南国, 江汉之间也。”其实远在申伯封谢前,周就曾多次用兵于江汉,《史记》上说昭王南征不复,卒于江上,就是一例。而汉阳诸姬的封建,又是一例。宣王时的南国在江汉之间,其地理范围大致在“西自汉水以东,南自汉水以北,东至于光、黄,北至于淮、汝”。

    《国语·郑语》中说:“当成周者,南有申、吕。”周天子控制南国,“以蕃屏周”,陆续在汉水以及江淮之间,分封了不少姬姓或姻亲诸侯国,即所谓“汉阳诸姬”主要的申、吕、谢、郦、蓼、曾、鄀、许、随、唐、厉、贰、轸等。


    申国在南阳,古谢地,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史念海先生曾指出,申地是为荆楚“經略中原必經的路途”,而過申北上的道路“不僅爲必經之地,而且關係又極重要”。反过来说,申国又是周王朝控制荆楚的战略要冲。


    中国古代,水北为阳,水南为阴山南为阳,山北为阴。南阳之得名,《释名•释州国》载:“南阳在中国之南,而居阳地,故以为名也”。意思是说南阳在中原的南面,是以称南,又居伏牛山之南,汉水之北,均为阳地,是以称阳。而南阳的地形又是三面环山、南部开口的马蹄形盆地,申国之于雒邑,虽不甚远,但其间崇山峻岭,互相隔绝,仅方城一途可以通过,这是当时由雒邑通往南服的唯一道路,所以申国也就是扼守楚国北向的咽喉要冲。所以在《左传.成公七年》中论述了申、吕位置的重要:


    “楚围宋之役,师还,子重请取于申、吕以为赏田,王许之。申公巫臣曰:“不可。此申、吕所以邑也,是以为赋,以御北方。若取之,是无申、吕也。晋、郑必至于汉。”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3-5-30 18:46:10 | 显示全部楼层
5、王之元舅

       王之元舅,文武是宪。

      说到这个申伯及其后代申侯,在西周末年可是大大有名。1981年,南阳市北郊出土了一批申国的青铜器,其中一件名为仲爯父簋的青铜器很重要,其铭文据李学勤先生释读为:

       南申伯大宰仲爯父厥辞作其皇祖考夷王、监伯(左耳刀,右尊)簋,用享用孝,用易眉寿,屯右康(左龠去合,右力),万年无疆,子子孙孙永宝用享。

       先看这个器主人是何许人也,首先它是南申伯的有司,官封太宰。太宰,《周礼》谓之冢宰,“百官总焉,则谓之冢,列职于王,则称大。”(郑注)大宰为卿,总治百官,相当后世的宰相。本器主人即是申国之相。

       其次看器主人姓甚名谁。按照李先生的说法,此人姓姬,名厥辞,字仲爯父。古人名字意义往往相为表里,“爯”,古同“称”,“犹言也”,故名“厥辞”。周夷王燮为其祖,监伯为其考,这样看来,这个监伯就是周历王的兄弟了,而周宣王是厉王的儿子,所以仲爯父和宣王是从兄弟,同辈人。而在《嵩高》一诗里的申伯,与簋铭中的南申伯,正好年世相当,应该是一个人,即宣王之舅,王朝重臣。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3-5-30 18:47:27 | 显示全部楼层
6、 申伯之德

申伯之德,柔惠且直。揉此万邦,闻于四国。

      诗中夸赞申伯,说他温顺恭谨,正直无私,安抚万邦,闻名四方。所以申伯就国之后,“周邦咸喜”,大家都很高兴。可是到了申伯儿子时,却给周王朝带来了灭顶之灾。《周语》有云:

       “幽王伐有褒,褒人以褒姒女焉,褒姒有宠,生伯服,于是乎与虢石父比,逐大子宜臼,而立伯服。大子出奔申,申人、鄫人召西戎以伐周,周于是亡。”

       是说周宣王的儿子周幽王,宠幸褒姒,废申后和太子宜臼,而立褒姒子伯服。宜臼逃到了姥爷家申国。申侯大怒,于是就连同鄫人、西戎攻打周王室,为女儿和外孙出气,幽王施政不善,惹得天怨人怒,兵临城下,竟无人来救,遂杀幽王及伯服于骊山之下,同时申侯、鲁侯、许文公共立原太子宜臼于申,这就是周平王。

       由此看来,这一代的申侯,完全没有他老子的“柔惠”的品德,只剩下“直”了,不过其在西周末世的政局举足轻重的作用是不可否认的。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3-5-30 18:51:20 | 显示全部楼层
7、“申”字考证

      关于“申”字,金文的释读很费周章。先看一下仲爯父簋铭: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2011-2-8 21:29 上传
下载附件 (530.18 KB)




     其中的“申”字如下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2011-2-8 21:30 上传
下载附件 (7.71 KB)




      对于此字,金文习见, 孙诒让释为“緟”,后人也多沿用此说。“緟”,从糸,重聲,增益之曰緟。

      但经古文字专家唐兰先生和裘锡圭先生等人的研究、考证, 认为是“申”,遂为定论。

      值得一说的,古文字训释,多有“申”和“重”相通的说法,比如:

     《易·巽卦》:重巽以申命。
      
     《書·堯典》:申命義叔。《傳》申,重也。

     《史記·律書》:七月也。律中夷則,其於十二子爲申。申者,言隂用事,申賊萬物。又重也。

     《尔雅》: 从、申、神、加、弼、崇,重也。(随从、弼辅、增崇,皆所以为重叠。神所未详。)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3-5-30 18:53:2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商颂.长发》

1、引

       浚哲维商,长发其祥。洪水芒芒,禹敷下土方。外大国是疆,幅陨既长。有
娀方将,帝立子生商。


       玄王桓拨,受小国是达,受大国是达。率履不越,遂视既发。相土烈烈,海
外有截。

       帝命不违,至于汤齐。汤降不迟,圣敬日跻。昭假迟迟,上帝是祗,帝命式
于九围。

       受小球大球,为下国缀旒,何天之休。不竞不絿,不刚不柔。敷政优优。
百禄是遒。

      受小共大共,为下国骏厖。何天之龙,敷奏其勇。不震不动,不戁不竦,
百禄是纟忽。

      武王载旆,有虔秉钺。如火烈烈,则莫我敢曷。苞有三蘖,莫遂莫达。九有
有截,韦顾既伐,昆吾夏桀。

     昔在中叶,有震且业。允也天子,降予卿士。实维阿衡,实左右商王。

      《商颂.长发》是一首讲述先商历史和遍祭商人先公的祭词。《毛诗序》中说:“颂者,美盛德之形容,以其成功告于神明者也。”是说“颂”是在祭祀祖先神明时唱的赞歌。所以朱熹《诗集传》说:“颂者,宗庙之乐歌”。

       我们知道,先民在祭祀祖先和天地山川神明时,往往是奏鼓作乐,手舞足蹈,以沟通天地人神;口中祝告,进酒劝牲,以报答神祖庇佑。而这些活动总称谓之“颂”,所以陈子展在其《诗经直解》中说:“《颂》亦为史巫尸祝之词,歌舞之曲。”“载歌载舞,有声有色,美先人之盛德而形容之形式。”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3-5-30 18:56:33 | 显示全部楼层
2、有娀方将

       有娀方将,帝立子生商。

       《史记.殷本纪》中说:“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堕其卵,简狄取吞之,因孕生契。”关于这一段商族起源的传说,大家应该已经很熟悉了。但诗中的这两句话细究起来,还是有很深的内涵的。

        商始祖契是天帝之子,母亲叫简狄,有娀氏的姑娘。那么问题来了,契的爸爸是谁呢?或曰天帝,那么天帝的名号是什么,遍查先秦文献却找不到答案。而周族始祖后稷也是其母姜嫄“履帝武敏歆,......,载生载育,时维后稷。”至于夏族始祖大禹有其“母脩己吞薏苡而生禹,因姓姒氏。”,商周两代的男性始祖均有一个共同特点,只知其母,不知其父。最终神化为天帝。这大概是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转化的一个缩影吧。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3-5-30 18:59:47 | 显示全部楼层
3、玄王

     玄王桓拨,受小国是达,受大国是达。

     诗中玄王指什么?指契。

     为什么叫玄王?因为“天命玄鸟,降而生商。”

     什么是玄鸟,是燕子。

     关于契,在《汉书.古今人物表》中说:禼作司徒。对此《说文段注》说:“禼,蟲也。殷玄王以爲名。見漢書。俗改用偰、契字。从厹。象形。讀與偰同。”“毛詩傳曰。玄王契也。經傳多作契。古亦假禼爲之。米部曰。禼古文偰。言古文假借字也。”可见禼、契、偰,音同相假为一字。

     那么契究竟为何物呢?是虫?是燕子?还是人王?对此丁山先生给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说法。

     丁山在《史董.新殷本纪》说:“余谓玄王,得名于玄鸟,谓其本玄鸟之子也。”商人本是东夷族,以鸟为图腾,玄王商契就是因图腾而感生的商民族第一个男性祖先。这在后来的高禖祭祀中,仍可见这种传说的影子。

     《礼记.月令》中说:“仲春之月.是月也.玄鸟至.至之日.以大牢祠于高禖.天子亲往.后妃帅九嫔御.乃礼天子所御.带以弓韣.授以弓矢.于高禖之前。”

     是说,仲春时节,春风和煦,在燕子归来那一天,要用太牢祭祀高禖。而高禖历来被视为生殖之神,简狄即是高禖,也就是春神。商契为司徒,金文作司土,即掌管土地之官,在殷代为原始地神。仲春时节,燕子归来,春神降临,大地复甦,万物生长。这就是简狄生契传说的本义,来源于原始初民的地母崇拜。

     据此丁山先生在《中国古代宗教与神话考中》推断:所谓“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的故事,应是春神降临,地上的谷物花木都死而复甦的寓言。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3-5-30 19: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4、相土

       相土烈烈,海外有截。

       王国维先生可谓学问大家,但他坦承《诗经》只能读懂一半,《尚书》只能读懂三分之一。可见《诗经》、《尚书》之佶屈聱牙,确实难懂。其实在孔子的时代,孔夫子就发出这样的感慨:“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征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文献不足故也。足,则吾能征之矣”以孔子的博学,尚感文献不足,以我们今天的人的能力和占有的资料来讲,更是难上加难了。

       相土,《毛传》说:相土,契孙也。其事迹了了,见于《左传》襄公九年和定公四年。现代殷商历史研究往往是文献与甲骨文、金文互证,取得了很大成就,但在商族世系上仍然众说纷纭,争论不已,试举几例:

       1、王国维先生将“夔”,释为“夋”,认为就是传世文献中的“帝喾”;但有学者别立新说:“夔”为商的高祖“契”,即少昊契,“大夔(太夔)”才是“帝喾”,即远祖“太昊”。


     2、甲骨文的“土”,王国维、郭沫若、王襄、董作宾、傅斯年、于省吾等先生认为“土”乃商人之祖“相土”,而不是“社”神。而商承祚、叶玉森、陈梦家、胡厚宣、岛邦男等先生主张的“土”即“社”神。


     3、甲骨文中“岳”,孙诒让首先释为“岳”字。罗振玉、王国维、商承祚、丁山、张秉权、杨树达、唐兰等学者,考释为“羔”,即“昌若”、“帝喾”或“昭明”于省吾、陈梦家等学者释为“芈”,读为“鸣”,假借为先公名:“冥”。


     4、甲骨文中的“河”,董作宾等认为是黄河之神。郭沫若、吴其昌、于省吾、胡厚宣、杨树达等先生认为不是河神,而是确定为商的先祖:“冥”(或“相土”)。姚孝遂、肖丁则认为“河”既是商先祖又是河神。


      总而言之,甲骨文的考释五花八门,热闹的很。另外夹在契和相土的昭明,先秦文献仅见《世本》和《荀子》,其人其名,尚在可有可无之间。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3-5-30 19:22:18 | 显示全部楼层
5、帝命不违

         帝命不违,至于汤齐。汤降不迟,圣敬日跻。

        帝命不违,至于汤齐。《毛传》解释道:“至汤,与天心齐”。在古代,人们追溯祖先时,往往认为他们是上帝之子,死后的英灵自然返回天庭,重新陪侍于上帝左右。《长发》诗里提到的契、相土、汤、伊尹,都是上天指派下来拯救黎民的,《尚书.君奭》曾记周公言:“君奭!我闻在昔成汤既受命,时则有若伊尹,格于皇天。”

         《诗经.序》说:“《长发》,大禘也。”是说《长发》这首颂歌是在大禘时唱的。

         何为大禘?《郑笺》说:“大禘,郊祭天也。《礼记》曰“王者禘其祖之所自出,以其祖配之”是谓也。”

         禘,大祭也,宗庙之祀,莫大於禘。《礼记.大传》:“礼,不王不禘 ,王者禘其祖之所自出 ,以其祖配之 ”

         这里说“不王不禘”,所以《左传》里说只有虞、夏、商、周后代才有资格进行禘祭。而有意思的是禘祭的对象只有黄帝、帝舜、帝喾三位。关于禘祭的问题,聚讼千年,争论不已,我们且不管他,只是知道禘祭的对象为帝就行了,而这个帝是本氏族的始祖所自出,按郑玄的说法有配天的意思,换句话说就是本氏族来源于某个更古的氏族,而这个氏族的代表往往被认为神明或叫天神。所以《左传》说“神明后”。

         古者国之典祀,禘、郊、祖、宗、报也。商人禘喾(舜)而祖契,郊冥而宗汤;上甲微,能帅契者也,商人报焉;陈奂在《诗毛氏传疏》于《昊天有成命》诗下注云:“盖禘、郊、祖、宗,皆祭天之事。对文则别,散文则通。禘郊通称,亦犹祖宗通称耳。”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3-5-30 19:23:35 | 显示全部楼层
6、九围

     昭假迟迟,上帝是祗,帝命式于九围。

      说汤严己宽人,理合天道,所以能号令九州。

      这里的九围就是九州的意思。《玄鸟》中叫“九有”,亦然。

      而有意思的是,商人在《诗》反复吟咏强调汤有九州,足见此事的重要和崇高。比如《玄鸟》中:“咸有九有”,《长发》中“帝命式于九围”“九有有截”等。宋人《叔夷镈》铭文中说:

    “赫赫成唐(汤),有严在帝所,溥受天命,刻伐夏司(祀),败厥灵师。伊小臣惟辅,咸有九州,处禹之堵。”

   
       孟子说:“臣闻七十里为政于天下者,汤是也。”估计商族的地盘在成汤时还很小,一下子占有了夏土九州那么大的一块地方,自然欣喜若狂,后世也就念念不忘了。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3-5-30 19:29:18 | 显示全部楼层
7、有册有典

        受小球大球,为下国缀旒,何天之休。不竞不絿,不刚不柔。敷政优优。
百禄是遒。

       受小共大共,为下国骏厖。何天之龙,敷奏其勇。不震不动,不戁不竦,
百禄是纟忽。

      《尚书.多士》说:“惟殷先人,有册有典,殷革夏命。”这里的“典册”当为图书法令,其中很重要的部分就是祀典。而这些典册在夏商周三代更代表着神权、王权和族权,王朝更替,典册也随之发生转移。在《吕氏春秋》等文献记载:“夏太史令终古见夏桀惑乱,载其图法而泣,乃出奔商;商内史向挚见纣之迷乱,载其图法,出亡之周;”等等。

      《毛传》中,球训玉,共训法。是说汤灭了夏朝,同时接收了夏朝的祀典国法和宝玉礼器。陈子展先生在《诗经直解》说:

      “章太炎所引《吕氏春秋.先识篇》:“夏太史令终古出其图法,....”何谓图法?法已明矣,图者维何?盖古言图法,犹今言图书法令也。夏侯氏之世有何图书?今已不可确考。殆知古史传说中之《河图》、《洛书》、《三坟》、《五典》、《八索》、《九丘》,........吾人据此推测书契之初,三代之际,夏商皆已有史官掌图书法令之职。”

        陈先生所言,是为卓见。同样夏代的图书法令自然少不了祀典文辞,如“夏颂”等,惜其未见系统文字,或口耳相传,或刻画纪事,时代久远,难于被今人所知矣。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3-5-30 19:33:28 | 显示全部楼层
8、韦顾既伐

      九有有截,韦顾既伐,昆吾夏桀。

      这一段话,记述了汤灭夏的进军路程,即:韦-顾-昆吾-夏桀。所以句读应是:韦,顾既伐,昆吾,夏桀。

      韦、顾为夏族附属,韦在今河南滑县,顾在河南范县,昆吾在濮阳,地望均在在豫东北。可见汤始居亳邑离这里不会太远,一种说法是在汤阴和内黄一带。商汤在豫北灭了韦、顾、昆吾后,大举进攻豫西,灭了夏桀。

      关于亳邑的地望,历史说法很多,传统有十亳之说,莫衷一是。汤灭夏之前有汤阴亳邑和内黄亳邑两说,灭夏后迁都,有西亳(偃师商城)和郑亳(郑州商城)之分。其它六亳有:商州亳邑、关中杜陵之亳、垣曲之亳、北亳、南亳、博亳等。要说是,这六亳是商人势力范围扩大后,随着商人迁移过去的,并不是商汤之亳,这一点是研究先商历史应该注意的。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3-5-30 19:36:28 | 显示全部楼层
9、实维阿衡

       实维阿衡,实左右商王。

       这里的阿衡,指的就是伊尹。

       第一个问题,伊尹姓什么,答曰:不知道。

    《吕氏春秋·本味篇》记载:“有侁氏女子采桑,得婴儿于空桑之中,献之其君,其君令烰人养之。察其所以然。曰:其母居伊水之上,孕,梦有神告之曰:‘臼出水而东走,毋顾。’明日,视臼出水,告其邻,东走十里,而顾其邑,尽为水,身因化为空桑,故命之曰伊尹。此伊尹生空桑之故也。”

      有侁氏,就是有莘氏(高诱注: 侁读曰莘)。烰,古通“庖”。烰人,庖厨。

      伊尹他娘生他伊水之边,故命之曰伊。甲骨文第四期有:“丁巳卜,侑于十立伊又九。”郭沫若解释说:“疑是“侑于伊十立又九”之倒文,“立”当读为“位”,盖位为坛位。”甲骨文中,大乙(汤),伊(伊尹)并祀的现象很普遍。

      尹,《说文》:治也。从又丿,握事者也。又为官名,應劭曰:天子之相稱師尹。薛瓚曰:諸侯之卿,惟楚稱令尹,餘國稱相。所以说“尹”并不是伊尹这个人的名字,而是他的官职。

      應劭曰:天子之相稱師尹。薛瓚曰:諸侯之卿,惟楚稱令尹,餘國稱相。荆楚出自高阳氏,屈原有:“帝高阳之苗裔兮”的说法。商族,是帝舜而祖契,而帝舜,东夷人也(孟子语),出自高阳。可见荆楚和商族的千丝万缕的联系。

     第二个问题,伊尹名叫什么?答曰:挚。

    《楚辞.天问》中说:“....帝乃降观,下逢伊挚。..初汤臣挚,后兹承辅。 何卒官汤,尊食宗绪?”

     挚,王逸注曰:帝,谓汤也。挚,伊尹名也。官,疑为追 字误。这样,天问里说,伊尹死后配享成汤,共同受到祭祀。说的情况和甲骨文反映的丝毫不差。又《说文》:挚,握持也。尹,挚均有握义。

     我们知道,少昊名挚,《左传.昭公十七年》郯子曰:“我高祖少嗥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有趣的是少昊旧都就是空桑。可见,《吕氏春秋》所传空桑之女,必有来历。只是中国人有根据传说附会历史的传统,比如后来的《帝王世纪》、《路史》都是综合各种先秦文献和传说,综合而成,这是我们要仔细分辨的。

     第三个问题,阿衡是什么?答曰:官名。

     《尚书.君奭》中说:“公曰:“君奭!我闻在昔成汤既受命,时则有若伊尹,格于皇天。在太甲,时则有若保衡。在太戊,时则有若伊陟、臣扈,格于上帝;”

      阿衡,郑玄云:“阿,倚。衡,平也。伊尹汤所依倚而取平。故以为官名。”保衡,《疏》云:“保,安也,言天下所取安,所取平。此皆三公之官,当时为之号也。”保衡即阿衡。《尚书.太甲》作阿衡。

      衡,古同“横”,古训为:东西为衡,南北为纵。中国有衡水、衡山者,其山、其水必为东西走向。

      伊尹虽为人臣,却历朝三代,独行废立,死后被颂之于诗,配祭上帝。其地位之高,礼遇之隆,超乎寻常,难怪屈子在千年后还在疑惑发问。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3-5-30 19:39: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小雅.甫田》

       倬彼甫田,岁取十千。我取其陈,食我农人。自古有年。今适南亩,或耘或
耔。黍稷薿薿,攸介攸止,烝我髦士。


       以我齐明,与我犠羊,以社以方。我田既臧,农夫之庆。琴瑟击鼓,以御田
祖。以祈甘雨,以介我稷黍,以穀我士女。


      曾孙来止,以其妇子。馌彼南亩,田畯至喜。攘其左右,尝其旨否。禾易
长亩,终善且有。曾孙不怒,农夫克敏。


      曾孙之稼,如茨如梁。曾孙之庾,如坻如京。乃求千斯仓,乃求万斯箱。黍
稷稻粱,农夫之庆。报以介福,万寿无疆。


      《甫田》,《毛诗序》说:“刺幽王也。君子伤今思古焉。”郑玄笺说:“刺者刺其仓廪空虚,政烦赋重,农人失职。”此说不确。

       朱熹在《诗集传》里说:“雅者,正也,正乐之歌也。《小雅》,宴飨之乐也。”对于《甫田》又说:“此诗述公卿有田禄者,力于农事,以奉方社田祖之祭。”

      朱熹说的是有道理的,《甫田》从内容看,是一首祭祀田祖和方社之神的祈年乐歌。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3-5-30 19:50:42 | 显示全部楼层
2、甫田

      倬彼甫田,岁取十千。我取其陈,食我农人。

      甫田即大田。颜师古注:“甫田,大田也。”又《毛传》说:“甫田謂天下田也。”这里的天下田一说即天子田。所以《小雅.甫田》即周天子举行的耨礼之歌。


    周天子的田自然不用自己耕种,只是要象征性表示一下,这就是“藉田”之礼。《礼记·月令》说:“天子乃以元日祈谷于上帝,乃择元辰,天子亲载耒耜,措之于参保介之御间,帅三公九卿诸侯大夫,躬耕帝籍,天子三推,三公五推,卿诸侯九推。”


    这里说的天子“藉田”的情景,其目的是祈谷于上帝。在此藉田大礼中,助王扶耒者,叫做保介。在甲骨卜辞中有:“亚畯保王,亡不若,一月”的纪录,这里亚畯,丁山先生认为就是田畯,或叫田正。另外卜辞还有耤臣,田农等。总之都是管耕田和藉田的农业之官。天子藉田,看来在商代就已经开始了。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3-5-30 19:53:05 | 显示全部楼层
3、以社以方

      以我齐明,与我犠羊,以社以方。

      器实曰齐,六谷总为齐。以稷是六谷之长。是说用装满小米的器皿。

      社,后土为社。后土,后为君长。土神曰社,故名后土。谷神曰稷,故名后稷。

      值得注意的是,古时无“社”字,“社”字,在商代为“土”;在宗周为“杜”;在战国为“礻坔”;至秦方省为“社”。可见土、杜、礻坔、社,本是一字。史籍所载土神出乎意料的均和治水有关:

      《左传·昭公二十九年》:“颛顼氏有子曰犁,为祝融。共工氏有子曰句龙,为后土。此其二祀也。后土为社。”


       《国语·鲁语上》: “共工氏之伯九有也,其子曰后土,能平九土,故祀以为社。”



       《淮南子·汜论训》:“禹劳天下,故死而为社。”


       《史记·封禅书》:“自禹兴而修社祀,后稷稼穑,故有稷祠,郊社所从来尚矣。”


       《汉书·郊祀志》:“圣汉兴,礼仪稍定,已有官社,未立官稷。遂于官社后立官稷,以夏禹配食官社,后稷配食官稷”

        这里的句龙、后土或是一人,或为二人,但均为共工氏。接替共工氏为社的是禹。这里的九有、九土、九州,同意。他们之所以为社,都和治水有关。

       方,四方,祭四方之神。《曲礼.下》说:“天子祭天地.祭四方.祭山川.祭五祀.岁遍.”

       四方神为何?在商代,东方曰析,南方曰因,西方曰夷,北方曰夗。到了周代,东方神名句芒,南方神名朱明,西方神名蓐收,北方神名玄冥。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3-5-30 19:55:02 | 显示全部楼层
4、田祖

       琴瑟击鼓,以御田祖。

       这句话是说奏起琴瑟,敲起鼓,以侍奉田祖。

       田祖为何?《毛传》:“田祖,先啬也。”《周礼·春官·龠章》:“凡国祈年于田祖,吹豳雅,击土鼓,以乐田畯。” 郑玄注:“田祖,始耕田者,谓神农也。” 先啬,就是先农,第一个种田的人。“啬”古“穑”,收割庄稼。那么谁是第一个种田的人呢?郑玄说是神农。真是这样吗?

      在我国的先秦典籍中,战国末期是历史人物大量出现并且定型的时期,可以说,在《孟子》以后出现的人物,我们都要特别小心对待,这个神农,就是这样一个人物。关于神农,我们先留在下一节再说。先说说始作耕者。

       考之西周流传下的典籍文献,教民稼穑者似乎只有后稷一人。区别于正史,始作耕者在《山海经》中却频频指向一个人。

      《山海经.大荒西经》:“有西周之国,姬姓,食谷。有人方耕,名曰叔均。帝俊生后稷,稷降以百谷。稷之弟曰台玺,生叔均。叔均是代其父及稷播百谷,始作耕。"

      《山海经.大荒北经》:“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魃不得复上,所居不雨。叔均言
之帝,后置之赤水之北。叔均乃为田祖。”


      《山海经.海内经》:“后稷是播百谷。稷之孙曰叔均,始作牛耕。”

       这个叔均,正史不言。按山海经的说法,他应该是后稷的侄子或孙子,无论是什么,他始作牛耕,又会驱除旱魃,当是田祖无疑。

      《诗经.小雅.信南山》说:“信彼南山,维禹甸之。畇畇原隰,曾孙田之。”畇畇,毛传:“墾辟貌。”

      《夏小正》又有:“农率均田。”传曰:“率者,循也。均田者,始除田也,言农夫急除田也。”

       可见,均字本有除田的意思。《周官》有“地均”、“土均”之职,都是掌管土地之官。按丁山先生说,均,畇通假,意思相同。所以在叔均的传说,还是有一些影子的。

       叔均也好,后稷也好,可能都是周人祭祀的农神,或叫田祖。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3-5-30 20:00:20 | 显示全部楼层
5、田畯

馌彼南亩,田畯至喜。

       什么是田畯呢?按《郑笺》:“田畯,司嗇,今之嗇夫也。” 孔颖达《疏》:“田畯,田家(官),在田司主稼穡,故谓司嗇。 汉世亦有此官,谓之嗇夫。”

      是说就是田官。按丁山先生考证:稷乃畯字别体。又于大盂鼎铭中有“畯正厥民”考之,田畯,就是田正,称稷,农官,甲骨中,有“田农”。由此,在《左传.昭二十九年》和《礼记.祭法》:

     “是故厉山氏之有天下也,其子曰农,能殖百谷;夏之衰也,周弃继之,故祀以为稷。”(礼记)

      “稷,田正也。有烈山氏之子曰柱为稷,自夏以上祀之。周弃亦为稷,自商以来祀之。”(左传)


      这里将田正划分了两个阶段,夏以上的田祖祭祀为是厉山氏之子农(柱)。商代以下,换了人,变成了周弃,也就是后稷。看来,后稷为农神在商代就开始了。

      在春秋的传说中,还没有神农,虽有炎帝却与稼穑无干。而这个厉山氏子农或是柱,在战国末期,被冠以神号,于是就出现了神农氏,后来又附会成了炎帝。其实神农和炎帝本不相干,至少在司马迁时,他们是两个概念,可看《史记.封禅书》。到了郑玄和韦昭作注时,将炎帝和神农合了户。到了南宋罗泌《路史》,索性直接说:“炎帝柱,神农子也。”

      我们可以大致给出这样的田祖脉络(据丁山观点):

      1、商代卜辞曰——《左传》《礼记》曰厉山氏子柱(农)——《庄子》《周易.系辞》曰神农氏——郑玄注田祖曰神农

      2、商代卜辞曰亚畯——《诗经》中曰田畯——《国语》中曰——《左传》田祖曰后稷(周弃);

      3、商代卜辞曰——《周语》中农正——《诗经》曰——《周官》曰均人——《山海经》田祖曰叔均

       中国先秦人物流变的考察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3-5-30 20:23:51 | 显示全部楼层
6、黍稷稻粱

     黍稷稻粱,农夫之庆。

     这里说的几种粮食要仔细分辨。黍、稷、稻称穀。与麦、菽、麻合称六殼。

     穀:是指带壳的粮食。“穀”读音来源于“殻”,形声兼会意。

     稷:是谷子,小米,五谷中最主要的一种,即所谓“六谷之长”。禾原是稷的专名。稷又称粟,是去了皮的谷子。

     黍:是黍子,去皮后叫黄米。在商代的酒多是由黍酿造而成的,称“黍酒”“鬯酒”。甲骨卜辞中多有“受黍年”的占卜,除了吃,还有酿酒的需要。《说文》引孔子语云:“黍可为酒,禾入水也。”

     稻:去皮叫大米,在北方生产较少,较为珍贵,好粟为粱,所以古人往往以稻粱连称。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3-5-30 20:27:53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大雅.公刘》

1、引

      笃公刘,匪居匪康。乃埸乃疆,乃积乃仓;乃裹餱粮,于橐于囊。思辑用
光,弓矢斯张;干戈戚扬,爰方启行。


       笃公刘,于胥斯原。既庶既繁,既顺乃宣,而无永叹。陟则在巘,复降在原。
何以舟之?维玉及瑶,鞞琫容刀。


       笃公刘,逝彼百泉。瞻彼溥原,乃陟南冈。乃覯于京,京师之野。于时处处,
于时庐旅,于时言言,于时语语。


       笃公刘,于京斯依。跄跄济济,俾筵俾几。既登乃依,乃造其曹。执豕于牢,
酌之用匏。食之饮之,君之宗之。


       笃公刘,既溥既长。既景乃冈,相其阴阳,观其流泉。其军三单,度其隰原。
彻田为粮,度其夕阳。豳居允荒。


       笃公刘,于豳斯馆。涉渭为乱,取厉取锻,止基乃理。爰众爰有,夹其皇涧。
溯其过涧。止旅乃密,芮鞫之即。


       公刘在周族历史上是一个承上启下式的人物,太史公说公刘“虽在戎狄之间,复修后稷之业,务耕种,行地宜。自漆沮渡渭,取材用。行者有资,居者有蓄积。民赖其庆,百姓怀之,多徙而保归焉。周道之兴自此始,故诗人歌乐思其德。”是很有道理的。

      此诗毛诗序说是召公以戒成王,历代多有批驳。又金履祥认为豳地旧咏,却可考证。通过这首诗,我们可以看到先民筚路蓝缕,辛苦创业的生活场景。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3-5-30 20:31:32 | 显示全部楼层
2、公刘

         笃公刘,匪居匪康。乃埸乃疆,乃积乃仓;

        关于这个公刘,史籍有载。《周本纪》里说“后稷卒,子不窋立。不窋末年,夏后氏政衰,去稷不务,不窋以失其官而奔戎狄之间。不窋卒,子鞠立。鞠卒,子公刘立。”这样算来,公刘是不窋的孙子,后稷的曾孙。按《史记》记载,周族到不窋时,就已经窜于戎狄之间了。

        在《国语.周语》中有一段话:“昔我先王世后稷,以服事虞、夏。及夏之衰也,弃稷不务,我先王不窋,用失其官,而自窜于戎、狄之间。”这里和《史记》说的一样,都说不窋是在夏末商初的时代。而夏商分界一般以为是在公元前1600年左右,到武王伐纣的1046年,还有550年的样子。这个不窋在夏朝看来也是做稷官,只是由于商汤兴起,夏后氏败亡,周族失掉了其在夏王朝的官职,和夏人一起逃往,这才变于西戎。

         这段史实在《史记.匈奴列传》中说到:“夏道衰,而公刘失其稷官,变于西戎,邑于豳。”这里说公刘失其稷官,显然是追溯到他爷爷的官职。中国古代的官职一般都是家族世代传袭,比如巫史卜祝等。这里说公刘“邑于豳”和这首诗里说的“豳居允荒”是一致的。也就是说,周族从不窋开始就在戎狄之间游窜,到公刘后期才游窜迁徙到豳地。

         笃公刘,匪居匪康。一般解释为不贪图居处的安宁。这显然是溢美之词,要知道周族到了古公亶父居豳时,仍然过着“陶复陶穴,未有家室。”的生活。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游牧生活。公刘倒是想贪图安宁,恐怕没有那样的条件。这四句诗,说的是公刘自邰迁豳前的一些情况。

        关于周人先公的名字也很有意思。稷,后来被指为谷子,又为农官。不窋,窋,就是物在穴中貌,而从先周遗址的发掘来看,大多数房子都是深土窖式或半竖穴式的形式。公刘,陆德明《经典释文》引《尚书大传》云:“公,爵;刘,名也。”此说不确。刘,斧钺,有杀义。而且古代兵器和生产工具有相通之处。通过这三个人的名字,我们依稀看到古代周人的文明史,农业耕作、定居住室、青铜工具。所以说,上古时代的人物名字,往往是那个时代的象征和写实,而不仅仅是某个人的姓甚名谁。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3-5-30 20:33:27 | 显示全部楼层
3、启行之不窋故地

        乃裹餱粮,于橐于囊。思辑用光,弓矢斯张;干戈戚扬,爰方启行。

        这一段说的的是公刘从不窋故地,启程向豳地进发的场景。

       第一个问题,公刘从哪里出发?答曰:戎狄之间(甘肃庆阳)。

        史籍所载,周人有五迁、八迁之说。《白虎通.京师》里说:“周家始封于何?后稷封于邰,公刘去邰之豳。《诗》云:“即有台家室。”又曰:“笃公刘,于豳斯观。”周家五迁,其意一也,皆欲成其道也。时宁先皇者,不以诸侯移,必先请从然后行。”这里所说的公刘“去邰之豳”,显然不对,漏去了不窋离邰这一环节。又说周人五迁,只说了公刘之迁,还只说对了一半。究竟是哪五迁呢?陈子展《诗经直解》里说:

      “五迁者,一迁于豳,再迁于岐,三迁于丰,四迁于镐,五迁于雒。迁必新作城邑,盖自公刘迁豳始矣。”

   所以大体上有迹可寻的是这几次:稷封于邰——不窋窜戎狄之间——公刘迁豳——古公亶父迁岐——文王作丰——武王都镐——平王迁雒。

   关于不窋故地,《史记》正义括地志云:“不窋故城在庆州弘化县南三里。即不窋在戎狄所居之城也。”就是今天的甘肃庆阳。庆阳位于陕甘宁三省区的交会处,与陕西的长武、彬县、旬邑县相连。而豳地的地望就在彬县或是旬邑。庆阳境内的马莲河在长武注入泾河,彬县和旬邑隔泾河东西相邻。需要指出的是在庆阳地区至今没有发现先周的文化遗存,书上所说不窋故地并没有实物证据,姑且存之。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3-5-30 20:38:45 | 显示全部楼层
4、启行之于豳斯馆

        乃裹餱粮,于橐于囊。思辑用光,弓矢斯张;干戈戚扬,爰方启行。

   第二个问题,公刘出发去哪里?答曰:豳邑。

   这首诗里和《国语》、《史记》中,都说公刘迁豳,向无争议。

   豳邑地望在何处?主要有彬县和旬邑县两说。《周本纪》、《括地志》《汉书》颜注记载的是陕西彬县。《诗.毛传》说的是陕西旬邑。究竟在哪里?很难给出一个可靠的答案。总之在泾河两岸的长武、彬县和旬邑这一地区,可能就在彬县。

   所幸的考古发掘有了新线索。在今长武县冉店乡碾子坡村,也就是马莲河和泾河的连接之处,发现了先周早期文化遗存。其年代大约在公元前1200年前后,这个时间距离武王伐纣大概还有150年,文王的爷爷是古公亶父,史称太王,迁于岐。所以这个时间肯定要早于古公的时代。从时间和地理范围讲,这个先周遗址正符合“于豳斯馆”年代和分布区域的说法。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3-5-30 20:40:48 | 显示全部楼层
5、启行之粮草先行

  乃裹餱粮,于橐于囊,思辑用光。弓矢斯张,干戈戚扬,爰方启行。

  从全诗的内容来看,公刘迁豳不同于不窋之迁与古公迁岐。前者是躲避夏乱,不得已离开故土。后者是为西戎所逼,才至于岐下。而公刘对于这次迁移似乎作了精心的准备。

  乃埸乃疆,乃积乃仓;是说公刘首举农事,划定田界,努力耕种,整顿粮仓,积粟备战。

  乃裹餱粮,于橐于囊,是说公刘出发之前,大军未动,粮草先行,多备干粮,储之以囊。

  思辑用光,是说公刘明确此次出征的宗旨,只有团结和睦,才能光大周邦。

  从上面的诗句来看,公刘这次出征,是一次很有准备的军事行动。《孟子.说梁惠王》里说:“乃积乃仓,乃裹糇粮,于橐于囊。思戢用光。弓矢斯张,干戈戚扬,爰方启行。’故居者有积仓,行者有裹粮也,然后可以爰方启行。”这里孟子理解很正确。孟子说公刘的军事行动,使居者有积仓,行者有裹粮,后方前线都照顾到了。所以与其说公刘之迁是游徙换场,不如说有目的的军事扩张更准确。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3-5-30 20:42:59 | 显示全部楼层
6、启行之军行威仪

  
乃裹餱粮,于橐于囊,思辑用光。弓矢斯张,干戈戚扬,爰方启行。
 
  弓:揉木而弦之以发矢。——《正字通》。

  矢:又谓之箭。——《释名》。

  干:说文作(旱戈),曰:盾也。小盾曰干,大盾曰橹。小盾手持,大盾车载。

  戈:平头戟也。——《说文》。勾、啄兵器,新石器晚期既有石*戈。

  戚:斧也。——《毛传》。戚为小钺。

  扬:钺也——《毛传》。说文为戉,大斧。

  这一段极言公刘的军威仪仗。弓矢齐备,为远攻之器。干戈并举,为近战之具。斧钺威仪,军容凛凛。好一派杀气腾腾的气氛。所以扬之水先生说,这是公刘的武装殖民。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3-5-30 20:45:58 | 显示全部楼层
7、京师

  
逝彼百泉,瞻彼溥原,乃陟南冈。乃覯于京,京师之野。

  这里的百泉、溥原、京师都是豳地的地名。

  百泉:方玉润《诗经原始》引曰:“曹氏据杜佑云:‘百泉’在汉为朝郡县,属安定郡。在唐为百泉县,属平凉郡,当是其地因《诗》‘百泉’而得名。”这里说的百泉县,在今天的平凉市。其名始于隋唐,再往前史籍无考,估计不是豳地之百泉。或认为是通名,言泉水之多也。或认为是专名,指豳地之一处。

  溥原:克鼎铭有:“锡命女田于陠原。”对此王国维在《克鼎铭考释》中说:此鼎出土于宝鸡县渭水南岸,而《克钟》铭文有“王亲命克遹泾东,至于京师”之语,是「克」之封地跨泾, 渭二水,与公刘所居之豳地略同,则陠原殆即诗之溥原矣。可见宗周之人在孝王时期,仍然知道溥原和京师之所在。

  京师:京,《爾雅·釋丘》:丘絕高曰京。指豳地大*片台地。师,都邑之称。京师连称,始于此诗。其原意为在豳地的大*片台地公刘都邑所在。后来引申为天子所居,成了首都的专用词了。所以陈焕《诗毛氏传疏》说:“言于豳之大地依之以立国也。”多友鼎铭文中有:“广伐京师”、“女既静京师”等语,即指公刘之京师。

  值得一说的是,夏、商之都,皆以邑名,如亳邑。至周始有京师之名,如镐京,雒师。《论衡.正说篇》云:“唐、虞、夏、殷、周者,土地之名。..皆本所兴昌之地,重本不忘始,故以为号,若人之有姓矣。”按照这个说法,镐邑,雒邑之所以称“京”者,盖追公刘之遗德,表其不敢忘祖也。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3-5-30 20:48:04 | 显示全部楼层
8、宗庙始成

  
乃造其曹。执豕于牢,酌之用匏。食之饮之,君之宗之。

  《左传·庄公二十八年》里说:“ 凡邑有宗庙先君之主曰都,无曰邑。邑曰筑,都曰城。”这里说一族宗主所在之地,必有宗庙是不错的。公刘依京筑邑,营建宗庙自是首务。宗庙始成之日,祭告先祖,而后方为宴飨之乐。这一段说的就是祭告后的飨礼的情景。

  造,告。曹,飨礼职事。牢,牲備。匏,匏形饮器。这里的叙述和商代祭祀甲骨记载、碾子坡文化遗存以及后世的祭礼,都是符合的。在碾子坡遗址中,发现了大量猪、牛、羊、马的骨头,而且还发现了占卜用的卜骨,我们知道,在三代时,占卜往往都是在祭祀时同时进行的,说明公刘时期,周族已经有了巫卜集团,而最大的巫师可能就是公刘。所以陈子展在《诗经直解》中说:“言其落成迁居,祭后宴饮之乐。”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