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338|回复: 0

郑张尚芳——迎丙申再说干支所反映的古语信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2-22 17: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迎丙申再说干支所反映的古语信息(2016-02-16 16:18:11)
                                            
公历2016年2月8日,我们送走夏历乙未年,迎来了丙申年。

以天干命日,起于上古夏代人的习惯,《尚书·皋陶谟》记夏禹说自己“娶于涂山,辛壬癸甲”,结婚大事也只居留了四天,这四天就是用天干表示的。夏代十七王中以生日十干命名的也有六位:太康(=庚)、中康、少康、胤甲、孔甲、履癸(商人学了这制度,就全用天干为王名了)。干支是今天所能看到的最可信的夏语记录。
我早指出天干来自作物的种植生长、收获食用周期,地支来自每日太阳视运动周期(《夏语探索》,《语言研究》2009年4期)。“丙”表作物子叶萌生分明。“申”《说文通训定声》说“与寅同意”,寅为引宾,《广韵》“申:伸也、重也”即表重引再引,即再引太阳归入山谷,相对于“寅”一早引导太阳出山而言。这寅、申两段同样活动时间,源于《尧典》“寅宾出日”、“寅饯纳日”与甲骨文“出日、入日”的祭拜太阳神仪式。 它们的音义与寅*lin申*hlin派生方式,都是基于汉语,所以可以佐证夏语确实属于古汉语。
上古有A(一二四等,中古限拼19声母)B(三等,多出许多专拼三等的声母,切韵又增生腭介音)两类音节,郑张认为原是长短元音的区别:三等是无标记的短元音,一二四等是长元音。曾举元音有长短区别的泰文数词为证,惜泰文开尾数词已经一律长化,带尾韵则全合,三等短:一et、六hok、十sip、九kau;非三等长:三saam、双sOOng、八pEEt。但恨像这样无疑的并且成系统的对应材料太少了。不过侗台语言也用地支纪年,这就增加了一份同样对应无疑且成系统的材料(侗台语言有的还有后来的借词层次,我们取‘五六’带h冠,‘酉’读l母、‘戌’读m母的层次,有些先生总是强调数词、干支为汉语借词,这类声母说明即使是借词也是在上古,中古以下可没有这样读的汉语方言),惜有些台语方言长短对立已经不严格,但古老方言如石家话,就依然保持saam、sOOng、peet的长元音,同时其地支的非三等长元音卯mEEu、亥kaai也保持不变,与短元音的丑酉au、子巳ai对立,保存上古的长短系统格局。
今年属相是猴,网上贺年通行“猴年猴啊”,末猴字谐音作‘好’,这符合好*huu’- hou-hau演变链的中间历程。一直到宋,陕西方言还是把‘好’说做hou。宋邢居实《拊掌录》:“东坡在玉堂,一日读杜牧之〈阿房宫赋〉凡数遍……,有二老兵皆陕人,给事左右,坐久甚苦之。一人长叹,操西音曰:‘知他有甚好处,夜久寒甚不肯睡,连作冤苦声。’其一曰:‘也有两句好’(西人皆作吼音)”。
今陕音‘好’一般已经不再读hou了,而粤音倒还是如此,没有到达uu裂化链终端。
猴俗称猢狲,实际本是猴狲(《玉篇》“狲,猴狲也”,《广韵》思浑切“狲,猴狲”,今成都、双峰都说猴狲),‘猴’的演变链*goo-ghuu-ghou-hou 中,如果uu段滞留,就并入‘胡’了(再类化写猢)。这与“喉咙-胡咙”“后衕-胡同”同一变化。苏州“胡”又再促化,就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