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419|回复: 3

《求是》载文批判西方伪造历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18 12: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6-10-18 12:24 编辑

西方伪造历史垄断全球话语权
——古希腊伪史辩,道德制高点及文明竞争意识
2015年10月09日 10:36:24
来源:察网  作者:侯峰




原载 求是 政治频道
      由于青藏高原和沙漠的阻隔,数千年间中华文明作为一种独特的原生文明和世界其它主要文明隔绝开了。远离多文明冲突、碰撞区的中国很难理解伊斯兰、基*督教、犹太教等诸多宗教千年混战中,各文明体费尽心思抢占文明制高点,和排他文化中生死较量的历史和现实意义。历史上除相对中庸、包容的中华文明外,其它各大文明对外来文明都有极强的防范意识和充满敌意。西方历史上发生过无数次宗教战争,只有中原大地,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宗教目的血流成河、旷日持久的战争。
  东方文化正是由于缺少文明冲突对抗这方面的历练和危机意识,才会出现政府及社会缺乏意识形态的警觉,任由外来文化入侵,甚至出现外来文化喧宾夺主的趋势。最典型的例子是把别人的神当作自己的神,轻易用别人的文化符号取代自己优良的文化传统,这种文化现象在其它宗教意识强烈的国家是很难想象的。比如我们跟随西方把公历12月25日耶稣诞生的日子称作圣诞节,这在伊斯兰世界是绝对不可能的,(台*湾佛教徒称之为“耶诞节”)。
  其实任何一种文明在维护文明的核心价值时都或多或少有排他性,“圣”的冠名权更是具有崇高地位而不会轻易让人的。特别是宗教社会,一旦把“圣”的名誉让渡给他人就无异于放弃自己的信仰,所以“圣”在许多文化中都有所特指和独享的。通常一个宗教国家只会把本国宗教经典视为圣经,而把其它宗教经典如基*督教经、古兰经、佛经等视作一部经书而已。只有中国人不加思索分辨地接受和高抬西方文明,把“圣”权让渡给西方文化,跟着叫什么"圣经"、“圣诞”、"万圣节"…在抬高他人的同时也就把中华文明放在基*督教次文明的地位,这种潜意识中价值观取向直接导致全民崇洋媚外的热潮,和无数人稀里糊涂地变成基*督徒。以至于短短20年就有近亿人口加入有海外背景、组织纪律严密,排他性的基*督教教会网络,无论从政治上、文化上对中华文明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
  传统中华文化是世俗文化,对“圣”不敏感,特别是“打到孔家店”以后相当长一段时期,中华民族完全丧失了自信,中国人似乎只剩下阿Q、和孔乙己的传人。连孔子都去圣人化,中国人心灵中也便没有什么神圣可言。若有也只剩下外来的和尚会念经,从此“圣”似乎开始与中国人无缘了。有信穆罕默德的,有信基*督的,有信释迦牟尼的,有信马克思的,也有信美国西方价值观的,他们都可以成为中国人心中的圣人,真正中国的圣人反倒彻底平民化。在现代中国,夏历八月廿七或阳历9月28日只是一个叫孔子的生日而已。好在台*湾把这天,孔子诞辰日,定为法定教师节,但是也没敢称作孔圣人诞生日-圣诞节。
  经过数千年文明对撞、宗教激烈冲突的西方则对于抢占文明制高点有强烈的战略进攻意识,并不择手段地推销自己的宗教。文化上打压别人抬高自己是最常用的手段,黑格尔的一句名言是“中国无哲学”,绝不简单是对中华文明的无知或蔑视,而是西方知识界故意贬低、或视而不见人类唯一一脉相承古老文明,中华文明的辉煌,有意而为之的围剿,至今在西方知识界仍极具代表性。西方战略知识界清楚地知道,世界“文明冲突”,西方最大的对手是活着的,并拥有世界上最多人口的古老文明,中华文明,因此打击中华文明是西方文明竞争最大的战略目标。西方刻意贬低中华文明就是要让中国人和世界人民认为中华民族是彻头彻尾的劣等民族,中国历史再古老也不可能产生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这样的奠定西方哲学基础的“古希腊三贤”。按照西方的逻辑中国自古以来和世界许多文明都是缺乏哲学的野蛮民族,自然需要自古以来的西方文明来教化。这就是西方把希腊神话神圣化的原动力。
  “古希腊三贤”及他们的著作,比如号称300万言的《亚里士多德全集》,内容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外至万事万物,内至人本身的肉体与心灵,抽象的数学,几何,力学,逻辑等,涉及伦理学、形而上学、心理学、经济学、神学、政治学、修辞学、自然科学、教育学、历史学、诗歌、风俗,以及雅典法律,成了一个几乎无所不能,无所不包,无所不及的神化。这样的超级巨著,恐怕除了想象中的神,任何一个人甚至一国在人的一生中都不可能完成。而就是这样一部被西方奉若圣典、文明源头的百科全书式的文集,却是一部到目前为止,典型的,既无同时代史籍记载又无后世考古验证,被质疑为文艺复兴时代精心创造的托古之作。然而当何新先生对古希腊史提出质疑的时候,遭遇的却是中国本土卫道士们的群起攻之。理论上讲,一部古籍,即便田野或文献考古也“孤证不立”,必须有独立证据相互印证才能采信。《亚里士多德全集》辨伪作为一个学术问题,质疑的一方不一定要拿出证据,他只要看到现有材料的缺陷就有充分的理由质疑。而提出正面主张的一方必须拿出证据去解决质疑,以证明其理论的成立。在得到充分证据之前,古希腊文明史都可以归类为假说或者传说。
  然而就这么一部神话般的历史却被西方封圣为人类文明的源头。西方拿这些数百年前文艺复兴时期突然冒出的文化成果,在古希腊废墟上精心塑造出一个惊世骇俗的文化地标,并把它精心包装打扮成所谓照耀了人类历史2000年的文明灯塔。西方是怎么做到的呢?
  西方采用类似宗教传播的手段,经过数代人把希腊神话打磨成宗教信仰般的希腊迷信灌输给人们,让人们相信人类现代文明起源于希腊是亙古不变的“常识”,并由此证明西方是人类文明有史以来的嫡传正统。
  白种人是一个晚熟的种族,没有可以值得自豪辉煌的古代文明历史。意大利文艺复兴发生在刚从政教合一,严格信守血统论的黑暗中世纪走出来的欧洲,在同穆斯林千年征战博弈中欧洲人意识到宗教文化之争最终是民心之争,必须抢占文明制高点,制造道德上的优越感,塑造欧洲文明是人类最先进文明真传的形象,才能更广泛地传播基*督教文化。然而查遍白人自己的历史也没有什么好炫耀的,只好创造一个始终代表人类最先进文明的血统论。这个“一脉相承”的文明传袭既然无从来自自己的祖先,又不许来自现存的文明竞争对手,阿拉伯人,波斯人,土耳其人,印度人,更不要说遥远中国人,那最好的办法就是从消失的文明中去挖掘历史、创造历史。古希腊,古埃及这些已经消失的上古和远古文明于是就纳入西方一脉相承的文明传承史。他们惯用的办法是,按照需要拔高美化当年的文明程度,修史以达到古为今用,白化当时的人种以暗示种族的传承。然而据古埃及古希腊的人类学考古证明,无论是古埃及还是古希腊人,他们都是生活在低纬度的深色人种,甚至和现在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人种都没有血统关系,更是跟白种人不沾边。但是在西方人的历史文学作品里这些创造了古老文明的先人们无不被西方人种化和现代文明化演绎。
  为了让世界对西方文明史从古希腊到现代一脉相承深信不疑,具体的做法就是通过历史教科书和主流媒体经年累月的填鸭式洗*脑,谎言在自然而然,神不知鬼不觉中变成真理。以至于如此多食用西方营养长大的专家学者已经把西方的史观当作一种信仰,誓死捍卫,不容许任何挑战和质疑,认为何新对古希腊史的质疑是大逆不道。
  不可否认,许多学者和游客被希腊土地上壮观的石头建筑遗迹和众多考古发现所震慑,心悦诚服地臣服在希腊文明-西方文明的光环之下。其实也正是这些古代遗存的庞然大物和精美的艺术品让文艺复兴时代的托古者们忘乎所以,以至于编造出连基本逻辑都顾及不了的诸如300万字《亚里士多德全集》、《柏拉图全集》这样的超级巨著。或许他们想模仿圣经,为刚从黑暗中世纪走出的欧洲塑造一个全新的现代文明时期的神或上帝,却不小心被西方以普世价值的意识形态推广到日趋世俗化的全世界,成为现代科学论证下的笑柄。
  然而这并不妨碍他们以宗教方式推广他们的所谓“普世价值观”,当今世界无数喝西方奶水长大的文人雅士对西方演绎拔高过的古希腊神话抱有宗教般的迷信。的确,他们花费毕生精力学习、研究,终于拿到博士,自认为满腹经纶,可以每天用知识教化别人和炫耀自己博学多识的时候,却突然有一天被指出美轮美奂的古希腊文化圣殿实则建在经不住历史洪流冲刷的沙堆上,情何以堪。为保住饭碗、维护博学之士的美誉,也要为保卫那个海市蜃楼奋争到底。
  所以在中国,同迷信西方的公知们讨论《亚里士多德全集》的真伪,就如同问一个基*督徒是否有上帝存在一样,问的清吗?这就是迷信或宗教信仰的力量。
  世俗社会的中国,很难理解西方式的通过伪造历史,通过造神,占据道义、文明制高点,进而垄断全球话语权的用心。然而中国社会只有看清这一点,才不会稀里糊涂地被人洗了脑还蒙在鼓里,中华文明才不至于被人踩在脚下,还为人做嫁衣裳。
    (本文选编自察网,原文地址>>

  察网原文按语:【此文话题源自笔者于海外《世界论坛》讨论何新质疑西方在文艺复兴时期突然冒出来的古希腊经典著作,如洋洋洒洒300万言的《亚里士多德全集》有没有类似《孙子兵法》那样,既有2000年前《史记》的史籍记载,又有上世纪70年代山东临沂银雀山汉墓考古发现的竹简版《孙子兵法》佐证,来证明其历史存在的真实性的思考。从网络反馈情况看,那些古希腊经典至今连是什么书写载体写就,和如何长期保存都说不清,更不要提有同时代史籍文献记载,历代传承,和现代考古发现佐证了。至于古希腊伪史辩的争论,相信还会继续下去,而这种争论本身的意义表明中华文明在近代沉沦、彷徨之后开始全面苏醒、复兴。】

参考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e2f7890102wsay.html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发表于 2016-10-22 22:42:25 | 显示全部楼层
侯峰的博客即介绍见
http://www.caogen.com/blog/index.aspx?ID=357
本文原发于
http://www.caogen.com/blog/infor_detail/85595.html

> “古希腊三贤”及他们的著作,比如号称300万言的《亚里士多德全集》
> 诸如300万字《亚里士多德全集》
> 如洋洋洒洒300万言的《亚里士多德全集》

不知300万一说出处在哪里?我查到英文的《亚里士多德全集》
http://www.feedbooks.com/book/4960/the-complete-aristotle
The Complete Aristotle
by Aristotle
“Word count: 1,128,450 words (≈ about 75 hours)”
单词总数接近113万,普通人约75小时能读完(一秒钟读4个词)。也许三百万是汉译字数,即一个英语词平均汉译为三个字。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6-10-23 19:30:59 | 显示全部楼层
侯峰:古希腊伪史辩应该引起党和国家高度重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2016-10-23 19:04:18)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转载
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e2f7890102wsoo.html

标签: 历史文化分类: 西方历史辨

古希腊伪史辩应该引起党和国家高度重视
2016-10-20
链接:http://www.caogen.com/blog/Infor_detail/85595.html


    一篇《兵马俑可能是从古希腊获得灵感》再次炒热古希腊伪史之辩。令文章作者没想到的是,其“国际接轨”新思维的大作非但没有引来推崇,却遭致广泛的质疑。近年来读者对古希腊知识的关注很大程度上要归结于三年前著名学者何新先生挑战西方传统史观的著作《希腊伪史考》。何新先生的檄文《西方为何要伪造一部“希腊”古史?》一问世,立即一石激起千层浪,极大推动了中国知识分子对人类文明源头的深入思考。有人觉得何新先生分析得有理,长期以来西方精心打造、包装的古希腊史就是为了抢占文明制高点的一部伪史;也有不少人怀疑何新的动机,“民族自豪感不能靠贬低别人来提升”。然而历史的“事实”胜于雄辩,三年来经过几轮的激辩,如今质疑古希腊的“人造辉煌”在海内外华人圈里已经渐成气候。“言必称希腊”的普世价值迷信派渐渐底气不足。

    一个海外华人论坛去年曾搭起擂台——《向全球网友求证何新质疑广泛流传的古希腊文献缺乏原始实物存世、连续性史籍记载、考古文物佐证等必要证据链,西方古希腊史是伪史吗?》。

    文中提到,被国人顶礼膜拜的“古希腊三贤”,即许多中国人心中无比伟大的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奠定了西方哲学基础。其中苏格拉底比孔子小82岁,算是同时代的人,一生中没有留下过任何著作,他的行为和学说,据西方教材,都是通过他学生的著作中“记载流传”下来,并且这些难以证实的学生著作也都是通过多种语言的转译加工过,带有神话色彩的产物。由于有不同的记载和说法,苏格拉底,即使在西方也难自圆其说,一直是备受争议的人物。这样一个被西方用类似宗教手段包装成现代西方哲学的源头和奠基者,没有一篇文字流传于世,也没有有关他的考古发现佐证。他的事迹更像是传说中的神话,根本无法与有著作存世,有历朝历代不间断史料文献记载和考古所佐证的孔子同日而语。然而就苏格拉底这样一个至今难以考证的名人却被西方文艺复兴时期及后世,通过百年的造神运动被推上了人类文明的最高神坛。

    洋洋洒洒300万言的《亚里士多德全集》,内容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外至万事万物,内至人本身的肉体与心灵,数学,几何,力学,逻辑,历史,律法,诗歌,几乎无所不能,无所不包。其著作所包含的信息量、工作量是人类一生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完成的,难免不让人猜疑300万言百科全书般巨著的来历。1831年,柏林科学院授命伊曼努尔·贝克尔编辑《亚里士多德全集》,历经40年,到1870年完成,是为《亚里士多德全集》贝克尔标准本。然而柏林科学院更像是编纂了一本百科全书,而非某人的著作。更离奇的是,据说亚里士多德的著作何止300万言,欧洲人称《亚里士多德全集》只是根据亚里士多德一生400-1000部著作中传世的162部著作整理编辑的。编造历史的人忘了,泡泡吹得太大了迟早会破的,故事编着编着就把其道德底线一块编入了历史的耻辱柱上。西方一贯标榜为治学严谨,但西方学术界在对待亚里士多德的著作就采用完全不同的治学理念,令世人难免质疑不需要考古佐证,不需要不间断史籍依据,更无原始文献,甚至不需要通过起码的逻辑判断,一本巨著就此诞生了。

    亚里士多德的著作创作于两千多年前,且莫说他,或他的团队有精力研究如此多的领域,取得非数代人举大国之力集体奋斗都难以企及的辉煌成就,仅就书写这存世的300万字、编辑、整理、印刷成册是一辈子不吃不喝,抑或在那个几万人口的邦城小国举国之力能做到的吗?在那没有现代书写工具和古籍文献保存技术的情况下,那么多鸿篇巨著能够保留至今恐怕只有宗教中神的故事里才有可能出现。同时期中国最长的著作是花费司马迁父子两代人写的《史记》,53多万字。司马迁是专职史官,汉朝中国拥有数千万人口,是当时世界上最富庶国家档案馆的馆长,他们写《史记》依靠国家财力,花了几十年才写成。老子的道德经也就区区5千言。那么亚里士多德动辄十几万,几十万字的著作是用什么载体写就的呢?在那个造纸术还没有发明年代,中国的书写材料是一部书需要车载担挑,笨重的竹简,而古希腊最可能的书写工具只可能是泥版纸或从埃及进口的莎草纸。“纸寿千年绢保八百”,就算希腊能够进口那么多莎草纸,莎草纸在干旱的埃及都难以长期保存,中国像竹简这样相对容易保存的载体,2000年下来能够保留下来的也是寥寥无几。在地中海地区闷热潮湿环境下无数古希腊鸿篇巨著莎草纸书籍,如果存在过的话,如何能够历经千百年仍能够保存完整无损?在战乱频发的古希腊城邦国,据考证公元前800年,最大的城邦国希腊和斯巴达也就3-5万人口,有多大能力创作,编写,整理,储藏和保管这些巨著。希腊灭亡以后,这些文献又是如何保留至今,或有任何考古佐证吗?即便西方史学家推脱这些巨著是从阿拉伯文转译的,一向严谨的西方学者就不去考究这些阿拉伯文的译本的源头,历史相关记载和考古文物的佐证吗?

    与这些西方“名著”不同的是,中国的历史及典籍大多是经过多重验证的信史,即使《史记》上记载的东西也可能有误差,常需要其它佐证。比如《孙子兵法》直到上世纪70年代考古发现2000多年前《孙子兵法》《孙膑兵法》竹简才敢断定《孙子兵法》是孙武所著而不是孙膑。而不少著名古希腊“传世之作”都是既无史学不间断记载,又无原始文字留传于世,和田园考古佐证的“三无产品”,如何许多中国人就对此类“神化”的意识形态比在当下生活在希腊那片土地上,换过多次人种的现代希腊人都更加坚信不移,并用之来诋毁中国的历史和文化,搞历史虚无主义呢?是值得中国史学界、教育界、文化界认真思考的原则问题。

    该擂台宣布无预设立场,望天下饱学之士,特别是生活在希腊和文艺复兴发祥地的网友,能够从希腊的田园考古发现,从遍布世界各大博物馆海量收藏品中,从相关国家史书*记载中找出类似《孙子兵法》那样的证据链,为遭质疑的古希腊史“正名”。

    此擂台面世以来,转眼一年多过去了,然而除了泛泛而谈的宏论外,比如一则代表性发言:“古希腊达到的文明程度确实很高,这一点不可否认。在它最辉煌的时候,个人认为比同代的中华文明总体上甚至略有领先,特别是在科技、建筑和艺术等领域,某些领先之处是整个中国直到清末都没能赶上的。如果说文明程度高低尚可一争的话,那么古希腊文明是否存在这点就完全没有讨论的必要了。因为它实在是传承有续,铁证如山。你喜欢考据,古希腊本身及同时邻国和后来的古罗马有关史料汗牛充栋。你喜欢田野考古,希腊遍地都是证据,今天挖个地铁想躲开都难”。然而说来说去,“史料汗牛充栋”,却就是不提那些影响几代人的鸿篇巨著的历史考证。“你喜欢田野考古,希腊遍地都是证据”,却至今没人拿出任何一篇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田园考古实证资料。

    擂台还在进行时,得出结论为时尚早,不过随着时间一秒一秒的逝去,怀疑的呼声越来越强烈。西方之所以敢大胆伪造历史,显然就是因为希腊地下“遍地都是证据”,地上有令人震撼的石头建筑,更有“史料汗牛充栋”为西方史学家壮胆,因此才更容易鱼目混珠,编造瞒天过海的大骗局而无人敢质疑。

    近日《兵马俑可能是从古希腊获得灵感》面世以来,论坛有关古希腊伪史之争再起波澜,赞同方认为“并非不可能,亚历山大带领80000多军队到达北印度相当多的军人在北印度定居,他们的后代去到大秦并不让人惊讶。秦朝以前和以后中国自古都没有写实的雕塑,为什么突然会产生这么多的兵马俑?”反对方认为什么叫自古,自古没有汉字;自古没有瓷器;自古没有丝绸,突然有了就一定是偷西方的。这个逻辑西方今天仍在用,飞机是偷西方的,导弹是偷西方的,高铁是偷西方的……难道过去、今天乃至永远,中国永远只能跟在西方后面爬?

    上一轮希腊伪史辩论中西方文明的勇敢捍卫者,曾牛气冲天,有一股真理在手的豪气,一度盛气凌人,不可一世,然而辨来辩去却是吐沫星子有余,历史证据绝无,自知无趣,在此轮辩论中大都偃旗息鼓。只剩下西方文明忠实的崇拜者嘴硬:“卢浮宫那个米罗的维纳斯就是从海底里捞上来的碳14测定了有三千多年!"“至于卢浮宫是如何鉴定出这雕塑是公元前1000年的文物,你自己去问问卢浮宫不就行了。如果你认定卢浮宫会说谎,那就去问你的中学历史老师。如果你上过大学,或许还可以问问你的大学历史系里的教授。如果你的大学没有历史系,清华、北大、耶鲁、哈佛都有历史系,给他们发邮件、发传真”。一看就是缺乏起码的科学常识和实证训练。他们的根本问题是按他们自己的话:“不用反驳了。古希腊留下了巨大的文化财富,从雕塑壁画到文学诗歌,到数学,到哲学,到天文学,自己去research。”不难看出有人把书本中学到的知识当作不容置疑的真理,其中折射出内心对西方文明宗教般的崇拜,其最大问题是不明白别人质疑西方版本“古希腊历史”的核心是,这些“古希腊留下了巨大的文化财富”到底是西方文艺复兴时期托古之作留下的,还是2000年前古希腊真实遗存?

    搜遍西方博物馆、史料也找不出擂台求证的真凭实据,个别辩家另辟蹊径,不直接面对质疑而是变被动为主导,反守为攻出来挑战孔子:“我认为这种讨论太无聊。你能给我看看孔子的真迹吗?孔子那么多书,哪一本,或哪一捆现在还在?如果西方人说孔子根本不存在,书是后人编的,你怎么看?”这的确是个好问题,也的确近代史上中西方都面临过的“双重标准”的争议。现代田园考古学,中国向西方借鉴不少宝贵的知识,文献考古世界上没有一国有中国那么丰富的资源,西方学者常对中国的史学研究指手画脚,却对西方文化中的显而易见的历史疑点网开一面、置若罔闻。

    拿孔子和苏格拉底这两个同时代的历史人物对比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二人都生活在两千多年前,都是有学生帮助整理的思想著作流传于世,不同的是哪一个是信史,哪一个是伪史?

    于是擂台具体化、简化求证条件:

    孔子苏格拉底

    年代:前551~前479前470年-前399年

    领域:哲学家,思想家与教育家哲学家,思想家与教育家

    代表作:《论语》《对话》

    画像:汉代古墓出土文艺复兴时期?

    文献考古记载:历朝历代未间断文艺复兴时期?

    田园考古:73年定州汉墓竹简《论语》文艺复兴时期?

    家谱:《孔子世家谱》未间断不详

    历史遗存:孔府、孔庙、孔林不详

    其它:待补充……

    期间不少网友提供详实对比资料,比较有意思的是:

    《有图有真*相,真实的古希腊文物》(网络截图,注意他们的人种)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西方博物馆展出的古希腊雕塑是这样的:断臂维纳斯女神是典型文艺复兴时期后希腊“出土”的文物。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艺术家、亚历山德罗斯

    年代 、公元前130到100年之间

    类型、 大理石

    大小、202 cm(80英寸)

    位置、法国

    维*基*百*科称这是1820年,农民伊奥尔科斯在米洛斯岛上发现它。他试图将这尊雕像藏起来,但后来还是被一个土耳其军官发现了。当时法国驻土耳其的大使将它买下。这座雕像于隔年作为礼物献给法国国王路易十八,之后国王将其赠送给卢浮宫。

    问题来了,怎么就认定它是公元前100年的文物,有现代科学鉴定吗?(注意美*女的人种)。

    网友陆续转贴一些文艺复兴时期“出土”的“希腊文物”(网络截图):

    伪造赝品繁多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结语:

    给西方的古希腊史下结论为时尚早,网友的辩论应该引起教育界、学术界、舆论界足够的重视,修史,特别是世界史,是一个严肃、涉及人类文明及意识形态的庞大工程,民间的力量无法实现,一国之力也力所不及,需要由联合国或国际合作来完成。然而,最起码中国的教科书及文化宣传应该严格界定什么是信史和什么是传说历史。历史书籍对古希腊的论述应该强调某些历史是缺乏严格论证的传说历史,比如炎黄的记载,比如希腊三贤的记载等,以免再出现个别网友对待历史事件出现纠纷,就去找历史老师的笑话。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6-10-23 19:32:29 | 显示全部楼层
yong321 发表于 2016-10-22 22:42
侯峰的博客即介绍见
http://www.caogen.com/blog/index.aspx?ID=357
本文原发于

感谢勇321兄关照!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