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410|回复: 22

[春秋] 翫阅金泽文库卷子本《春秋经传集解》札记

[复制链接]

362

主题

9

好友

3万

积分
     

诸子(学者)

辽西郡公

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

精华
27
名望
3960 点
功勋
642 点

帥印 复兴学士 活動之星 貢獻勳章

发表于 2017-4-25 21:35:1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qc4124 于 2017-4-25 21:42 编辑


               翫閱金澤文庫卷子本《春秋經傳集解》札記


襄公廿年起


           “廿年春王正月辛亥仲孫遫會莒人盟于向。”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二十年”;唐石經“卄年”。案:僖公二十年金澤文庫卷子鈔本作“卄年”,說明卷子鈔本“二十”、“ 卄”倆出。

            “二十年,春,及莒平。孟莊子會莒人,盟于向,督揚之盟故也。夏,盟于澶淵,齊成故也。邾人驟至,以諸侯之事弗能報也。秋,孟莊子伐邾以報之。”

          杜預云:“向,莒邑才无。澶淵在頓丘縣南,今名繁汙。此衛地,又近戚田。莒數伐魯,前年諸侯盟督揚以和解之。故二國自復共盟,結其好也之。齊與晉平才无。驟,數也。謂十五年、十七年伐魯才无。既盟而又伐之,非才无。”

            “蔡公子燮欲以蔡之晉,蔡人殺之。公子履,其母弟也。故出奔楚。陳慶虎、慶寅畏公子黃之偪,訴諸楚曰:‘與蔡司馬同謀。’楚人以爲討。公子黃出奔楚。初,蔡文侯欲事晉,曰:‘先君與於踐圡之盟,晉不可棄,且兄弟也。’畏楚,不能行而卒。楚人使蔡無常,公子燮求從先君以利蔡,不能而死。書曰‘蔡殺其大夫公子燮’,言不與民同欲也。‘陳侯之弟黃出奔楚’,言非其罪也。公子黃將出奔,呼於國曰:‘慶氏無道,求專陳國,暴蔑其君,而去其親,五年不滅,是無天也。’齊子初聘于齊,礼也。冬,季武子如宋,報向戌之聘也。褚師段逆之以受享,賦《常棣》之七章以卒。宋人重賄之。歸,復命,公享之,賦《魚麗》之卒章。公賦《南山有臺》。武子去所,曰:‘臣不堪也。’衛甯惠子疾,召悼子,曰:‘吾得罪於君,悔而無及也。名藏在諸侯之策,曰:「孫林父、甯殖出其君。」=入則掩之。若能掩之,則吾子也。若不能,猶有鬼神,吾有餒而已,不來食矣。’悼子許諾,惠子遂卒。”

          杜預云:“莊公子才无。燮母弟也。稱弟,明無罪也。背楚才无。與兄同謀故才无。二慶,陳卿才无。恐黃偪奪其政。同欲之晉才无。討,責陳才无。奔楚自理才无。先君,文侯父莊侯甲午也。踐盟在僖二十八年。宣十七年,文侯卒才无。徵發無凖才无。罪其違眾才无。稱弟,罪陳侯及二慶才无。爲二十三年陳殺二慶《傳》才无。齊、魯有怨,朝聘礼絕,今始復通,故曰初。繼好息民,故曰礼才无。向戌聘在十五年。段,共公子=石也。逆以入國,受享礼才无。武子賦也。七章以卒,盡八章。取其‘妻子好合,如皷瑟琴。尔室家,樂尔妻帑。’言二國好合,其室家,相親如兄弟才无。《魚麗》,《詩·小雅》才无。卒章曰:‘物其有矣,維其時矣。’喻聘宋得其時才无。《南山有臺》,《詩·小雅》才无。取其‘樂只君子,邦家之基’,‘邦家之光’。喻武子奉使,能爲國光煇才无。去所,辟席才无。悼子,甯喜才无。掩惡名才无。餒,餓也。爲二十六年衛侯歸《傳》才无。”


             莒邑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莒邑”。
結其好也之,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結其好”。
齊與晉平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齊與晉平”。
十七年伐魯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十七年伐魯”。
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非”。
先君與於踐圡之盟,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唐石經作“先君與於踐土之盟”“吾”字爲小字後附;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作“先君與於踐土之盟”;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先君與於踐圡之盟”。
莊公子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莊公子”。
背楚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背楚”。
與兄同謀故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與兄同謀故”。
陳卿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陳卿”。
恐黃偪奪其政,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宋興國軍學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恐黃偪奪其政”;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作“恐黃偪達其政”。
同欲之晉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同欲之晉”。

責陳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責陳”。
奔楚自理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奔楚自理”。
盟在僖二十八年,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踐土盟在僖二十八年”。
文侯卒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文侯卒”。
徵發無凖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宋興國軍學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徵發無准”;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作“徵發無凖”。
及二慶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及二慶”。
陳殺二慶《傳》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陳殺二慶《傳》”。
“今始復通,故曰初”,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今始復通,故曰初”。
故曰礼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宋興國軍學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故曰禮”;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作“故曰礼”。
受享礼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宋興國軍學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受享禮”;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作“受享礼”。
尔室家,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宋興國軍學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宜爾室家”;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作“爾室家”。
相親如兄弟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相親如兄弟”。
《詩·小雅》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詩·小雅》”。
得其時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得其時”。
《詩·小雅》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詩·小雅》”。
能爲國光煇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能爲國光煇”。
辟席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辟席”。
甯喜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甯喜”。
掩惡名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掩惡名”。
衛侯歸《傳》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衛侯歸《傳》”



以文會友,以友輔仁;獨學無友,則孤陋寡聞!徵求未見漢、魏石經拓本、日藏古寫本經卷!!尋求合作夥伴!!!----龖啓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362

主题

9

好友

3万

积分
     

诸子(学者)

辽西郡公

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

精华
27
名望
3960 点
功勋
642 点

帥印 复兴学士 活動之星 貢獻勳章

发表于 2017-4-25 21:36:5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qc4124 于 2017-4-25 21:43 编辑


               《左氏》二十一年,春,公如晉,拜師及取邾田也。邾庶其以漆閭、丘來奔。季武子以公姑姊妻之,皆有賜於其從者。於是魯多盜。季孫謂臧武仲曰:子盍詰盜?武仲曰:不可詰也。紇又不能。季孫曰:我有四封,而詰其盜,何故不可?子司寇,將盜是務去,若之何不能?武仲曰:子召外盜而大焉,何以止吾盜?子正卿,而來外盜;使紇去之,將何以能?庶其竊邑於邾以來,子以姬氏妻之,而與之邑,其從者皆有賜焉。若大盜,焉以君之姑姊與其大邑,其次皂牧輿馬,其小者衣裳劍帶,是賞盜也。賞而去之,其或難焉。紇也聞之,在上位者濯其心,壹以待人,軌度其信,可明徵也。而後可以治人。夫上之所,民之才无歸也。上所不而民或之,是以加刑,而莫敢不懲。若上之所而民亦之,乃其所也,又可禁乎?《夏書》曰:念茲在茲,釋茲在茲,名言茲在茲,允出茲在茲,惟帝念功。將謂由已壹也。信由已壹,而後功可念也。庶其非卿也,以地來,雖賤必書,重地。齊侯使慶佐大夫,復討公子牙之党,執公子買于句瀆之丘。公子鉏來奔。叔孫還奔燕。夏,楚子庚卒,楚子使薳子馮令尹。訪於申叔豫,叔豫曰:國多寵而王弱,國不可也。遂以疾。方暑,闕地,下焉。重繭衣裘,鮮食而寢。楚子使醫視之,復曰:瘠則甚矣!而血氣未動。乃使子南令尹。


               杜預云:“二邑在高平南平陽縣=才无東北有漆鄉,西北有顯閭亭。以邑出爲叛;適魯而言來奔,內外之辞才无。謝十八年伐齊之師、漷水之田才无。庶其,邾大夫才无。計公年不得有未嫁姑姊,盖寡者二人才无才无。詰,治也。吾,謂國中才无。使食漆、閭丘才无。給其賤役,從皂至牧,凡八等之人才无。徵,驗才无。逸《書》也。茲,此也。謂行此事,當念使可施之於此之也二字才无。釋,除也。謂欲有所治除於人,亦當顧已得無亦有之才无。名此事,言此事,亦皆當令可施於此才无。允,信也。信出於此,則善亦在此才无。言帝念功,則功成也。言非但意念而已,當須信已誠至才无。重地,故書其人= =書,則惡名彰,以懲不義才无。慶佐,崔杼黨才无。三子,齊公族才无。言莊公斥逐親戚,以成崔、慶之勢,終有本乍申志反又如-之禍才无之。叔豫,叔時孫才无。弱,政教微而貴臣強才无。繭,綿衣才无。瘠,瘦也。言無疾才无。子南,公子追舒也。爲二十二年殺追舒《傳》才无。”《釋文》“公姑姊,杜以公之姑及姊,是二人也。或曰,《列女傳》稱梁有節姑妹,謂父之妹也。此云姑姊,是父之姊也,一人耳。以杜氏爲誤。案成二年,楚侵及陽橋,孟孫往賂,以公衡以公衡爲質。杜云:‘衡,成公子也。’楚師及宋,公衡逃歸。臧宣叔云:‘衡父不忍數年之不晏,以棄魯國。’則公衡之年,下計猶十七八。成公是其父,固當三十有餘矣。成二年至此三十八歲,姑又成公之姊,則年近七十矣。假令公衡非成公之子,猶是成公之弟。成九年伯姬歸於宋。伯者,長稱。九年始嫁,則爲成公之妹,成公不得有姊矣。若成公別有庶長之姊,以成公、公衡之年推之,亦不復堪嫁,故知二人也。唯《公羊》以成公即位年幼。據《左氏》成四年《傳》云,公如晉,晉侯見公不敬。公歸,欲求成于楚,得季文子諫而止。此非年幼也。反覆推之,杜氏不誤。”


二十一年,金澤文庫卷子本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同;唐石經、S133《羣書治要》本、日藏寫本《羣書治要》“卄一年”。
姑姊妻之,唐石經、金澤文庫卷子本、三宋本同;S133《羣書治要》本、日藏寫本《羣書治要》“姊”“姉”。注及下同,不再說明。

民之才无歸也,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唐石經、《羣書治要》本S133《羣書治要》本、三同作“民之所歸也”。 唐石經、S133《羣書治要》本“民”字缺末筆。
加刑焉,金澤文庫卷子本、日藏寫本《羣書治要》S133《羣書治要》本”字同漢、魏石經字形;唐石經、三宋本“罰”。
重地,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重地也”。
“二邑在高平南平陽縣=才无東北有漆鄉”,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二邑在高平南平陽縣東北有漆鄉”。
內外之辞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內外之辭”。
漷水之田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漷水之田”。
邾大夫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邾大夫”。
盖寡者二人才无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蓋寡者二人”。
謂國中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謂國中”。
閭丘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閭丘”。
凡八等之人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凡八等之人”。
“徵,驗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徵,驗也”。
當念使可施之於此之也二字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當念使可施之於此”。
亦有之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亦有之”。
施於此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施於此”。
亦在此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亦在此”。
信已誠至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信已誠至”。
以懲不義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以懲不義”。
崔杼黨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崔杼黨”。
齊公族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齊公族”。
終有本乍申志反又如-之禍才无之,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終有弑殺之禍”。案:《釋文》:“殺之,申志反,又如字。
叔時孫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叔時孫”。
貴臣強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貴臣強”。
以文會友,以友輔仁;獨學無友,則孤陋寡聞!徵求未見漢、魏石經拓本、日藏古寫本經卷!!尋求合作夥伴!!!----龖啓

362

主题

9

好友

3万

积分
     

诸子(学者)

辽西郡公

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

精华
27
名望
3960 点
功勋
642 点

帥印 复兴学士 活動之星 貢獻勳章

发表于 2017-4-25 21:38:0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qc4124 于 2017-4-25 21:44 编辑
zqc4124 发表于 2017-4-25 21:36
《左氏》:“二十一年,春,公如晉,拜師及取邾田也。邾庶其以漆閭、丘來奔。季武子以公 ...



                 欒桓子娶於范宣子,生懷子。范鞅以其亡也,怨欒氏,故與欒盈公族大夫而不相能才无。桓子卒,欒祁與其老州賓通,幾亡室矣。懷子患之。祁懼其討也,訴諸宣子曰:盈將爲乱,以范氏死桓主而專政矣,曰:吾父逐鞅也。不怒而以寵報之,又與吾同官而專之,吾父死而益[url=][/url]。死吾父而專於國,有死而已,吾蔑從之矣。其謀如是,懼害於主,吾不敢不言。范鞅之徵。懷子好施,士多歸之。宣子畏其多士也,信之。懷子下卿,宣子使城著而遂逐之。秋,欒盈出奔楚。宣子殺箕遺、黃淵、嘉父、司空靖、邴豫、董叔、邴師、申書、羊舌虎、,囚伯華、叔向、籍偃。人謂叔向,曰:子離於罪,其不知乎?叔向曰:與其死亡若何?《詩》曰:優哉遊哉,聊以卒歲。知也。樂王鮒見叔向曰:子請!叔向弗應。出,不拜。其人皆咎叔向= =曰:必祁大夫。室老聞之,曰:樂王鮒言於君,無不行,求赦吾子= =不許。祁大夫所不能也,而曰必由之,何也?叔向曰:樂王鮒,從君者也,何能行?祁大夫外舉不棄讎,內舉不失親,其獨遺我乎?《詩》曰:有覺德行,四國順之。夫子,覺者也。晉侯問叔向之罪於樂王鮒,對曰:不棄其親,其有焉。於是祁奚老矣,聞之,乘馹而見宣子,曰:《詩》曰:惠我無疆,子孫保之。《書》曰:聖有,明徵定保。夫謀而鮮過、惠訓不倦者,叔向有焉,社稷之固也。猶將十世宥之,以勸能者,今壹不免其身,以棄社稷,不亦惑乎?鯀殛而禹興;伊尹放大甲而相之,卒無怨色;管、蔡戮,周公右王。若之何其以虎也棄社稷?子善,誰敢不勉?多殺何宣子說,與之乘,以言諸公而免之。不見叔向而歸。叔向亦不告免焉而朝。初,叔向之母妒叔虎之母美而不使。其子皆諫其母= =曰:深山大澤,實生龍蛇。彼美,余懼其生龍蛇以禍女=敝族也。國多大寵,不仁人間之,不亦難乎?余何愛焉?使往視寢,生叔虎。美而有勇力,欒懷子嬖之,故羊舌氏之族及於難。欒盈過於周=西鄙掠之。於行人,曰:天子陪臣盈,得罪於王之守臣,將逃罪=重於郊甸,無所伏竄,敢布其死才无昔陪臣書能輸力於王室,王施惠焉。其子黶,不能保任其父之勞。大君若不棄書之力,亡臣猶有所逃。若棄書之力,而思黶之罪,臣,戮餘也,將歸死於尉氏,不敢還矣。敢布四,唯大君命焉。王曰:尢而效之,其又甚焉。使司徒禁掠欒氏者歸所取焉,使候出諸轘轅。冬,曹武公來朝,始見也。會於商任,錮欒氏也。齊侯、衛侯不敬。叔向曰:二君者必不免。會朝,之經也;,政之輿也;政,身之守也。怠失政,失政不立,是以也。知起、中行喜、州綽、蒯出奔齊,皆欒氏之黨也。樂王鮒謂范宣子曰:盍反州綽、邢蒯?勇士也。宣子曰:彼欒氏之勇也,余何獲焉?王鮒曰:彼欒氏,乃亦子之勇也。齊莊公朝,指殖綽、郭最曰:是寡人之雄也。州綽曰:君以雄,誰敢不雄?然臣不敏,平之役,先二子鳴。莊公勇爵。殖綽、郭最欲與焉。州綽曰:東閭之役,臣左驂迫,還於門中,識其枚數。其可以與於此乎?公曰:晉君也。對曰:隸新。然二子者譬於禽獸,臣食其肉而寢處其皮矣。’”

             杜預云盈不能防閑其母,以取奔亡。稱名,罪之才无。商任,地闕才无。桓子,欒黶才无。懷子,盈也。十四年,欒黶彊逐范鞅使奔秦。欒祁,桓子妻,范宣子女,盈之母也。范氏,堯後,祁姓才无。言才无。桓主,欒黶才无。謂宣子不黶責怒鞅,而反與鞅寵位才无。同公族大夫才无,而鞅專其權勢才无。言宣子專政,盈欲以死作難才无。證其有此才无。下軍佐才无。著,晉邑才无。在外易逐才无。十子,皆晉大夫才无,欒盈之黨也。羊舌虎,叔向弟才无。籍偃,上軍司馬才无。譏其受囚而不能去才无。言雖囚,何若於死亡才无。《詩·小雅》。言君子優遊於衰世,所以辟害,卒其壽,是亦知也。樂王鮒,晉大夫樂桓子才无。祁大夫,祁奚也。食邑於祁,因以氏。祁縣今屬太原。其言皆得行才无。謂不應,出不拜才无。不能動君才无。《詩·大雅》。言德行直,則天下順之才无。覺,較然正直才无。言叔向篤親=,必與叔虎同謀才无。老,去公族大夫才无。《詩·周頌》也。言文、武有惠訓之德,加於百姓,故子孫保賴之才无。逸《書》才无,謀也。勳,功也。言聖哲有謀功者,當明信定安之才无。謀鮮過,有勳也。惠訓不倦,惠我元彊。壹以弟故才无。言不以父罪廢其子才无。太甲,湯孫也。荒淫失度,伊尹放之桐宮,三年,改悔而復之,而無恨心。言不以一怨妨大德才无。言兄弟罪不相及才无。共載入見公才无。言國,非私叔向也。不告謝之,明不才无。不使見叔向父才无。言非常之地多生非常之物。敝,衰壞也。龍,喻奇才无才无。六卿專權才无。劫掠財物才无。王行人也。諸侯之臣,稱於天子曰陪臣。范宣子王所命,故曰守臣。重得罪於郊甸,謂郊甸所侵掠也。郭外曰郊=外曰甸。布,陳也。輸力,謂輔相晉國以翼戴天子才无。大君,謂天王才无。罪戮之餘才无。尉氏,討[url=]姦[/url]之官才无。布四,言無所隱才无。尢晉逐盈,而自掠之,是效尤。候,送迎賓客之官也。轘轅,關,在緱氏縣東南才无。即位三年始來見公才无。禁錮欒盈,使諸侯不得受才无。政須而行才无。政存則身安才无二十五年齊弑光,二十六年衛弑剽《傳》才无。四子,晉大夫才无。言不已用才无。言子待之如欒氏,亦子用也。十八年,晉伐齊,及平陰,州綽獲殖綽、郭最。故自比於雞,勝而先鳴才无。設爵位以命勇士才无。自以才无。識門版數,亦在十八年。言但僕隸尚新耳。言嘗射得之才无

綿衣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宋興國軍學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緜衣”;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綿衣”。
言無疾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言無疾”。
殺追舒《傳》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殺追舒《傳》”。
不相能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不相能”。
吾父死而益[url=][/url],金澤文庫卷子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吾父死而益富”。案:《隸釋》載《論語·學而》漢石經殘字而無諂而無驕”。
,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唐石經、三宋本作“叔羆”。
聖有,金澤文庫卷子本、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同;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作“聖有譽勳”。
以文會友,以友輔仁;獨學無友,則孤陋寡聞!徵求未見漢、魏石經拓本、日藏古寫本經卷!!尋求合作夥伴!!!----龖啓

362

主题

9

好友

3万

积分
     

诸子(学者)

辽西郡公

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

精华
27
名望
3960 点
功勋
642 点

帥印 复兴学士 活動之星 貢獻勳章

发表于 2017-4-25 23:17:51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7-4-25 21:38
“欒桓子娶於范宣子,生懷子。范鞅以其亡也,怨欒氏,故與欒盈爲公族大夫而不相能也 ...



               二十二年,春,臧武仲如晉,雨,過= =在其邑,將飲酒,曰:焉用聖人?我將飲酒,而已雨行,何以聖穆叔聞之,曰:不可使也,而傲使人,國之蠹也。令倍其賦。夏,晉人徵朝于鄭。鄭人使少正公孫僑對,曰:才无晉先君悼公九年,我寡君於是即位。即位八月而我先大夫子駟從寡君以朝于執事。執事不於寡君。寡君懼,因是行也。我二年六月才无朝于,晉是以有戲之役。楚人猶競,而申於敝邑= =欲從執事,而懼大尤,曰,晉其謂我不共有,是以不敢攜貳於楚。我四年三月,先大夫子蟜又從寡君以觀釁於楚,晉於是乎有蕭魚之役。謂我敝邑,邇在晉國,譬諸草木,吾臭味也,而何敢差池?楚亦不競,寡君盡其圡實,重之以宗器,以受齊盟。遂帥羣臣隨于執事,以會歲終。貳於楚者,子侯、石盂,歸而討之。溴梁之明年,子蟜老矣,公孫夏從寡君以朝君,見於嘗酎,與執燔焉。間二年,聞君將靖東夏,四月,又朝以聽事期。不朝之間,無歲不聘,無役不從。以大國政令之無常,國家罷病,不虞薦至,無日不惕,豈敢忘職?大國若安定之,其朝夕在庭,何辱命焉?若不恤其患,而以口實,其無乃不堪任才无,而翦仇讎,敝邑是懼,其敢忘君命?委諸執事= =實重圖之!秋,欒盈自楚適齊。晏平仲言於齊侯曰:商任之會,受命於晉。今納欒氏,將安用之?小所以事大,信也。失信,不立。君其圖之!弗聽。退告陳文子曰:君人執信,臣人執共,忠、信、篤、敬,上下同之,天之道也。君自棄也,弗能久矣。九月,鄭公孫黑肱有疾,歸邑於公。召室老、宗人立,而使黜官、薄祭,祭以特羊,殷以少牢,足以共祀,盡歸其餘邑。曰:吾聞之,生於世,貴而能貧,民無求焉,可以後亡。敬共事君,與二三子。生在敬戒,不在[url=]冨[/url]也。已巳,伯張卒。君子曰:善戒!《詩》曰:慎爾侯度,用戒不虞。鄭子張其有焉。冬,會于沙隨,復錮欒氏也。欒盈猶在齊,晏子曰:禍將作矣!齊將伐晉,不可以不懼。楚觀起有寵於令尹子南,未益祿而有馬數十乘。楚人患之,王將討焉。子南之子棄疾王御士,王每見之,必泣。棄疾曰:君三泣臣矣,敢問誰之罪也。王曰:令尹之不能,爾所知也。國將討焉。爾其才乍本乍對曰:父戮子居,君焉用之?本乍命重刑,臣亦不王遂殺子南於朝,轘觀起於四竟。子南之臣謂棄疾:請徙子尸於朝。曰:君臣有,唯二三子。三日,棄疾請尸,王許之。既葬,其徒曰:行乎?曰:吾與殺吾父,行將焉入?曰:然則臣王乎?曰:棄父事讎,吾弗忍也!遂縊而死。復使薳子馮令尹,公子齮司馬,屈建莫敖。有寵於薳子者八人,皆無祿而多馬。他日朝,與申叔豫言,弗應而退。從之,入於人中。又從之,遂歸。退朝,見之,曰:子三困我於朝,吾懼,不敢不見。吾過,子姑告我,何疾我也?對曰:吾不免是懼,何敢告子?曰:何故?對曰:昔觀起有寵於子南= =得罪,觀起車裂,何故不懼?自御而歸,不能當道。至,謂八人者曰:吾見申叔,夫子,所謂生死而肉骨也。知我者,如夫子則可。不然,請止。八人者,而後王安之。十二月,鄭遊販將歸晉,未出竟,遭逆妻者,奪之以館邑。丁巳,其夫攻子明,殺之,以其妻行。子展廢而立大叔,曰:國卿,君之貳也,民之主也,不可以苟。請舍子明之類。求亡妻者,使復其所。使遊氏勿怨,曰:無昭惡也。’”


               杜預云:“無《傳》,子叔齊子才无。書名者,寵近小人,貪而多馬,爲國所患才无。公頻與晉侯外會,今各將罷還,魯之守卿遣武仲爲公謝不敏,故不書之也。御叔,魯御邑大夫才无。武仲多知,時人謂之聖才无。言御叔不任使四方才无。古者家有國邑,故以重賦爲罰。《傳》言穆叔能用教才无。召鄭使朝才无。少正,鄭卿官也。公孫僑,子產才无。魯襄才无八年才无。即位年之八月才无。言朝執事,謙不敢斥晉侯才无朝晉不見礼,生朝楚心才无。在九年。實朝,言觀釁,飾辞也。言欲往視楚,知可去否才无。在十一年。晉、鄭同姓故才无。差池,不齊一才无。土地所有才无。宗庿礼樂之器,鍾磬之屬才无。齊,同也。朝正才无。石盂,石才无。溴梁在十六年。酒之新熟,重者爲酎。新飲酒爲才无。助祭才无。謂二十年澶淵盟才无。先澶淵二月往朝,以聽會期才无。薦,仍也。惕,懼也。言自將往,不須來召才无。口實,但有其言而已才无才无。剪,削也。謂見剝削不堪命,則成仇讎才无。《傳》言子產有辞,所以免大國之討才无。受錮欒氏之命才无。爲二十五年齊弑其君光《傳》才无。黑肱,子張才无。叚,子石,黑肱子。黜官,無多受職才无。四時祀,以一羊。三年盛祭,以羊豕。殷,盛也。《詩·大雅》才无。侯,維也。義取慎法度,戒未然才无。晉知欒盈在齊,故復錮之本。爲明年齊伐晉《傳》才无。言子南偏寵觀起,令冨才无。御王車者才无。問能止事我否才无?漏泄君命,罪之重才无。轘,車裂以徇才无。欲犯命取殯才无。不欲犯命移尸才无。行,去也。於事是讎,於實是君,故雖謂讎,而不敢報。《傳》譏康王與人子謀其父,失君臣之義才无。屈建,子木也。申叔辟薳子,不欲與語才无。薳子就申叔家見之才无。言恐與子並罪,故不敢與子語才无。薳子惶,意不在御才无。已死復生,白骨更肉才无。夫子,謂申叔也。如夫子,謂以義匡已。止,不相知。辞,遣之才无。游販,公孫蠆子才无。舍止其邑,不復行才无。十二月無丁已。丁巳,十一月十四日才无。良,遊眅子。大叔,眅弟才无。子明有罪,而良又不賢故才无。鄭國不討專殺之人,所以抑強扶弱,臨時之宜才无。交怨,則父之不修益明也。”

         才无晉先君悼公九年,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在晉先君悼公九年”。
我二年六月才无朝于楚,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唐石經、三宋本作“我二年六月朝于楚”。
寡君盡其圡實,金澤文庫卷子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圡”作“土”。
其無乃不堪任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唐石經、三宋本“其無乃不堪任命”。

爾其才乍本乍,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唐石經、三宋本“爾其居乎”。
本乍命重刑,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唐石經、三宋本作“洩命重刑”。
子展廢而立大叔,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唐石經、三宋本作“展廢良而立大叔”。
子叔齊子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子叔齊子”。
爲國所患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爲國所患”。
故不書之也,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故不書”。
魯御邑大夫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魯御邑大夫”。
時人謂之聖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時人謂之聖”。
不任使四方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不任使四方”。
古者家有國邑,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古者家有国邑”;宋興國軍學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有”作“其”。阮《校記》言:“宋本、足利本,案《正義》作
能用教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能用教”。
召鄭使朝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召鄭使朝”。
子產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子產”。
魯襄才无八年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魯襄八年”。
即位年之八月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即位年之八月”。
斥晉侯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斥晉侯”。
生朝楚心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生朝楚心”。
知可去否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知可去否”。
同姓故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同姓故”。
不齊一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不齊一”。
土地所有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土地所有”。

庿礼樂之器,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宋興國軍學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宗廟禮樂之器”;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宗廟礼樂之器”。
鍾磬之屬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鍾磬之屬”。
朝正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朝正”。
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石”。
新飲酒爲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新飲酒爲酎”。
助祭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助祭”。
澶淵盟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澶淵盟”。
以聽會期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以聽會期”。
不須來召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不須來召”。
但有其言而已才无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但有其言而已”。
則成仇讎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則成仇讎”。
大國之討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大國之討”。
受錮欒氏之命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受錮欒氏之命”。
齊弑其君光《傳》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齊弑其君光《傳》”。
子張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子張”。
黑肱子,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黑肱子”。
無多受職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無多受職”。
《詩·大雅》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詩·大雅》”。
戒未然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戒未然”。
故復錮之本,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故復錮也”。
齊伐晉《傳》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齊伐晉《傳》”。
令冨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令冨”;宋興國軍學本作“令富”。
御王車者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御王車者”。
問能止事我否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問能止事我否”。
罪之重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罪之重”。
車裂以徇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車裂以徇”。
欲犯命取殯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欲犯命取殯”。
不欲犯命移尸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不欲犯命移尸”。
而不敢報,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而不敢報”。竹添氏《會箋》此條無校。
《傳》譏康王與人子謀其父,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傳》譏康王與人子謀其父”。竹添氏《會箋》此條無校。
失君臣之義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失君臣之義”。竹添氏《會箋》此條無校。

不欲與語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不欲與語”。
申叔家見之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申叔家見之”。
“言恐與子並罪,故不敢與子語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言恐與子並罪,故不敢與子語”。竹添氏《會箋》此條漏校。
薳子惶,意不在御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薳子惶懼,意不在御”。
白骨更肉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白骨更肉”。
謂以義匡已,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謂以義匡已”。
不相知,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不相知”。
遣之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遣之”。
公孫蠆子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公孫蠆子”。
不復行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不復行”。
十一月十四日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十一月十四日也”。
眅弟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眅弟”。
而良又不賢故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而良又不賢故”。
臨時之宜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宋興國軍學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臨時之宜”;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作“臨時之”。



以文會友,以友輔仁;獨學無友,則孤陋寡聞!徵求未見漢、魏石經拓本、日藏古寫本經卷!!尋求合作夥伴!!!----龖啓

362

主题

9

好友

3万

积分
     

诸子(学者)

辽西郡公

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

精华
27
名望
3960 点
功勋
642 点

帥印 复兴学士 活動之星 貢獻勳章

发表于 2017-4-26 13:57:59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7-4-25 23:17
“二十二年,春,臧武仲如晉,雨,過御叔= =在其邑,將飲酒,曰:‘焉用聖人?我將飲 ...



          卷十七  襄公廿有三年起。
    17  本奥云
正元二年三月四日以清直講之本書點了。案:此年(A.D.1260.)為南宋理宗趙昀景定元年、元忽必烈中統元年;是年晚時日本龜山天皇更之為文應元年。
本奥云本奥云
治承四年十月廿八日重見合家本了
于時在攝州新都
在御判
案:此年(A.D.1180.)為南宋孝宗淳熙七年。
治承五年後二月廿九日授良別駕了
大外記在御判
案:此年(A.D.1181.)為南宋孝宗淳熙八年。
壽永二年二月一日讀了         在判
案:此年(A.D.1183.)為南宋孝宗淳熙十年。
合家古本了
件本奥云
保延六年正月日重挍摺本了
                     
案:此年(A.D.1140.)為南宋高宗紹興十年。
仁平三年後十二月廿四日卯尅覆
勘了                  在御判
案:此年(A.D.1153.) 為南宋高宗紹興廿三年。
久壽二年 九月八日戌尅見合或本畢
案:此年(A.D.1155.) 為南宋高宗紹興廿五年。
建暦三年五月二日以家秘説授仲宣了
助教在御判
    案:此年(A.D.1213.) 為南宋寧宗嘉定六年。
承久三年三月廿二日授仲光了
在御判
案:此年(A.D.1221.) 為南宋寧宗嘉定十四年。
天福元年八月十七日以家證本挍
點了身病相侵心慮無聊矣
直講在判
    案:此年(A.D.1233.)為南宋理宗紹定六年。
延應二年三月廿日以累祖之説授
尚了                  助教在判
案:此年(A.D.1240.)為南宋理宗嘉熙四年。
右以累代之秘説遂四度之挍點了
雖為一字半字不假他人之手皆
至墨點朱點所加自身之功於病
中馳筆端了者也于時在花洛正
嘉元年林鐘廿八日
明經得業生清原直
在判
案:此年(A.D.1257.)為南宋理宗寶祐五年。
文應元年九月廿五日以家秘説奉
授越州使君尊閤了
直講清原在判
案:此年(A.D.1260.) 為南宋理宗景定元年;或蒙古世祖忽必烈中統元年。
文永五年九月廿日以外記
大夫本一挍畢奥書同
案:此年(A.D.1268.)為南宋度宗咸淳四年;或蒙古世祖忽必烈至元五年。
文永六年(A.D.1269.)四月十三日以累
祖之秘訓奉授于越州二郎
才子了     朝請大夫清原(花押)
案:此年(A.D.1269.)為南宋度宗咸淳五年;或蒙古世祖忽必烈至元六年。
一反獵之畢于時應永己丑孟春
廿四日相之酔醒軒主桑門怡老(花押)
案:此年(A.D.1409.)為明成祖永樂七年。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以文會友,以友輔仁;獨學無友,則孤陋寡聞!徵求未見漢、魏石經拓本、日藏古寫本經卷!!尋求合作夥伴!!!----龖啓

362

主题

9

好友

3万

积分
     

诸子(学者)

辽西郡公

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

精华
27
名望
3960 点
功勋
642 点

帥印 复兴学士 活動之星 貢獻勳章

发表于 2017-4-26 14:02:02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7-4-26 13:57
卷十七  襄公廿有三年起。    卷17  本奥云:正元二年三月四日以清直講之本書點了。案:此 ...



            廿有三年春王二月癸酉朔日有(食之三月已巳杞伯匄卒夏鼻我來奔)”《釋文》鼻我,二《傳》作畀我《公羊》廿有三年鼻我者何邾婁大夫也邾婁無大夫此何以書以近書此在恢復的漢石經嚴氏《公羊傳》碑隂四第15、16行。《五行志》:“‘二月癸酉朔,日有食之。董仲舒以後衛侯入陳儀,甯喜弒其君剽。劉歆以前年十二月二日宋、燕分”《穀梁》、《左氏》無《傳》。案:唐石經、宋淳煕撫州公使庫刻紹煕四年重修本及四部叢刊本景宋余仁仲刻《公羊經傳解詁》監本附音春秋《公羊注疏》皆作邾婁鼻我”,日本京都國立博物館蔵石作邾鼻我”無“”字。龖案:恢復《春秋經》碑由圖一三九tb050316“淶閭丘來”上下文殘石固定後知漢石經《春秋》碑文亦當作鼻我”有“”字;若從京都國立博物館蔵石邾鼻我”無“”字,則《傳》本行上部廿有一年邾婁庶其者”中亦當無”字!則京都國立博物館蔵拓亦無法圓滿排入碑中。而無“”字者《左氏》、《穀梁》文也!!由是可知京都國立博物館蔵石爲依從《左》、《穀》經文而來之“僞石”。徐彥“隱公元年”《公羊疏》載:顏氏以爲襄公二十三年‘邾婁鼻我來奔’,《傳》云‘邾婁無大夫,此何以書?以近書也’,又昭公二十七年‘邾婁快來奔’,《傳》云:‘邾婁無大夫,此何以書?以近書也’。”案:徐彥所見《公羊》顏氏本作“邾婁鼻我、邾婁快”,而不作“邾鼻我、邾快”也。隱元年《釋文》:“婁,力俱反,邾人語聲後曰‘婁’,故曰‘邾婁’。《禮記》同,《左氏》、《穀梁》無‘婁’字。”龖案:元朗所言作“邾婁”者見《檀弓》文。
杜預云:“無《傳》。五同盟才无。無《傳》,畀我是庶其之黨,同有竊邑叛君之罪。來奔,故書才无。”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以文會友,以友輔仁;獨學無友,則孤陋寡聞!徵求未見漢、魏石經拓本、日藏古寫本經卷!!尋求合作夥伴!!!----龖啓

362

主题

9

好友

3万

积分
     

诸子(学者)

辽西郡公

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

精华
27
名望
3960 点
功勋
642 点

帥印 复兴学士 活動之星 貢獻勳章

发表于 2017-4-26 14:06:39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7-4-26 14:02
“廿有三年春王二月癸酉朔日有(食之三月已巳杞伯匄卒夏邾[/bac ...



                二十三年,春,杞孝公卒,晉悼夫人喪之。平公不徹樂,非礼也。礼鄰國闕。陳侯如楚。公子黃愬二慶於楚=人召之。使慶樂往,殺之。慶氏以陳叛。夏,屈建從陳侯圍陳=人城,板隊而殺人。役人相命才无,各殺其長。遂殺慶虎、慶寅。楚人納公子黃。君子謂:慶氏不義,不可肆也。故《書》曰:惟命不于常。晉將嫁女于吳,齊侯使析歸父媵之,以藩載欒盈及其士,納諸曲沃。欒盈夜見胥午而告之。對曰:不可!天之所廢,誰能興之?子必不免!吾非愛死也,知不集也。盈曰:雖然,因數而死,吾無悔矣。我實不天,子無咎焉。許諾,伏之。而觴曲沃人,樂作,午言曰:今也得欒孺子何如?對曰:得主而之死,猶不死也!皆歎,有泣者。爵行,又言。皆曰:得主,何貳之有盈出,拜之。四月,欒盈帥曲沃之甲,魏獻子以晝入絳。初,欒盈佐魏莊子於下軍,獻子私焉,故之。趙氏以原、屏之難怨欒氏,韓、趙方睦。中行氏以伐秦之役怨欒氏,而固與范氏和親。知悼子少,而聽於中行氏。程鄭嬖於公。唯魏氏及七輿大夫與之。樂王鮒侍坐於范宣子。或告曰:欒氏至矣!宣子懼。桓子曰:奉君以走固宮,必無害也。且欒氏多怨,子政,欒氏自外,子在位,其利多矣。既有利權,又執民柄,將何懼焉?欒氏所得,其唯魏氏乎!而可強取也。夫克在權,子無懈矣。公有,王鮒使宣子墨縗冒絰,二婦人輦以如公,奉公以如固宮。范鞅逆魏舒,則成列既乘,將逆欒氏矣。趨進,曰:欒氏帥賊以入,鞅之父與二三子在君所矣,使鞅逆吾子。鞅請驂乘。持帶,遂超乘。右撫劍,左援帶,命驅之出。僕請,鞅曰:之公。宣子逆諸階,執其手,賂之以曲沃。初,斐豹,隸也,著於丹書。欒氏之力臣曰督戎,國人懼之。斐豹謂宣子曰:苟焚丹書,我殺督戎。宣子喜,曰:而殺之,所不請於君焚丹書者,有如日!乃出豹而閉之,督戎從之。逾隱而待之,督戎逾入,豹自後擊而殺之。范氏之徒在後,欒氏乘公門。宣子謂鞅曰:矢及君屋,死之!鞅用劍以帥卒,欒氏退,攝車從之。遇欒樂,曰:樂免之,死,將訟女於天!樂射之,不中;又注,則乘槐本而覆。或以戟鉤之,斷肘而死。欒魴傷。欒盈奔曲沃,晉人圍之。
杜預云:“書名,皆罪其專國叛君才无。言及,使異,無義例。諸侯納之曰歸。黃至楚自理得直,欲楚所納。以惡入曰復入才无。兵敗奔曲沃才无。據曲沃眾,還君爭,非欲出附他國,故不言叛才无悼夫人,晉平公母,杞孝公才无。徹,去也。《》:諸侯絕期。故以鄰國責之才无朝也。二慶,虎及寅也。二十年,二慶譖黃=奔楚自理。今陳侯往,楚乃信黃,召二慶才无。慶樂,二慶之族才无。二慶畏誅,故不敢自往才无陳侯在楚而叛才无不書叛,不以告才无。治城以距君才无。屈建,楚莫敖。慶氏忿其板隊,遂殺築人。故役人怒而作才无。肆,放也。《周書·康誥》才无。言有義則存,無義則亡。藩,車之有障蔽者,使若媵妾在其中。欒盈邑也。胥午,守曲沃大夫才无。集,成也。言我雖不天所祐,子無咎,故可才无。胥午匿盈而飲其眾。孺子,欒盈。謝眾之已。獻子,魏舒才无。絳,晉國都才无。莊子,魏絳,獻子之父才无。私,相親愛。成八年,莊姬譖之,欒郤才无。韓起讓趙武,故和睦。十四年晉伐秦,欒黶違荀偃命,曰:余馬首欲東。范宣子佐中行偃於中軍。悼子,知罃之子荀盈也。少,年十七才无。知氏、中行氏同祖,故相聽從才无。鄭亦荀氏宗才无。七輿,官名。桓子,樂王鮒才无。賞罰民柄才无。夫人有杞喪才无。晉自殽戰還,遂常墨縗才无。恐欒氏有內應距之,故婦人服而入才无。固宮,宮之有觀備守者。用王鮒計,欲強取才乍本乍。二三子,諸大夫。驂乘必持帶,備隋隊。跳上獻子車。劫之才无。請所至才无。逆獻子也。恐不巳同心。蓋犯罪沒官奴,以丹書其罪才无。言不負要,如日才无。閉著門外。豹偽走踰墻隱短隱居而待之本乍牆也才乍。公之後。乘,登也。用短本乍兵接才乍本乍,欲致死。鞅攝宣子戎車。樂,盈之族才乍。言雖死猶不本乍本乍。注,屬矢於弦也。欒樂車櫟槐而覆才乍。魴,欒氏族才乍


          五同盟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五同盟”。
故書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故書”。
役人相命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相命”。
“皆曰:‘得主,何貳之有盈?’出,徧拜之”,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三宋本作“皆曰:‘得主,何貳之有!’盈出,徧拜之”。
公有喪,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唐石經、三宋本作“公有喪”。


專國叛君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專國叛君”。
復入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復入”。
奔曲沃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奔曲沃”。
故不言叛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故不言叛”。
杞孝公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杞孝公姊妹”。
故以鄰國責之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故以鄰國責之”。
召二慶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召二慶”。
二慶之族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二慶之族”。
故不敢自往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故不敢自往”。
陳侯在楚而叛才无不書叛,不以告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因陳侯在楚而叛之,不書叛,不以告”。
治城以距君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治城以距君”。
怒而作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宋興國軍學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怒而作”;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作“怒而作”。
《周書·康誥》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周書·康誥》”。
無義則亡,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無義則亡”。
守曲沃大夫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守曲沃大夫”。
故可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故可”。
魏舒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魏舒”。
晉國都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晉國都”。
獻子之父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獻子之父”。
欒郤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欒郤”。
年十七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年十七”。
故相聽從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故相聽從”。
鄭亦荀氏宗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鄭亦荀氏宗”。


樂王鮒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樂王鮒”。
賞罰民柄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賞罰民柄”。
夫人有杞喪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夫人有杞喪”。
遂常墨縗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遂常墨縗”。
婦人服而入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婦人服而入”。
欲強取才乍本乍,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欲強取之”。
劫之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劫之”。
請所至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請所至”。
以丹書其罪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以丹書其罪”。
如日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如日”。
豹偽走踰墻隱短隱居而待之本乍牆也才乍”,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隱短牆也”。案:卷子本簽言:“豹偽走踰墻隱居而待之才乍”,“隱短牆也才乍”;竝下簽:“上十字本乍,下四字才乍。”
用短本乍兵接才乍本乍,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用劍短兵接敵”。
盈之族才乍,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盈之族”。
言雖死猶不本乍本乍,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言雖死猶不舍女罪”。
欒樂車櫟槐而覆才乍,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欒樂車櫟槐而覆”。
欒氏族才乍,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本作欒氏族”。

以文會友,以友輔仁;獨學無友,則孤陋寡聞!徵求未見漢、魏石經拓本、日藏古寫本經卷!!尋求合作夥伴!!!----龖啓

362

主题

9

好友

3万

积分
     

诸子(学者)

辽西郡公

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

精华
27
名望
3960 点
功勋
642 点

帥印 复兴学士 活動之星 貢獻勳章

发表于 2017-4-26 14:17:34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7-4-26 14:06
“二十三年,春,杞孝公卒,晉悼夫人喪之。平公不徹樂,非礼也。礼,爲鄰國闕。陳侯 ...



             秋,齊侯伐衛三字累本又才无不讀。先驅穀榮御王孫揮,召揚右。申驅成秩申鮮虞之傳摯。曹開御戎,晏父戎右。貳廣上之登御邢公,盧蒲癸右。啟牢成御襄罷師,狼蘧疏右。胠商子車御侯朝,桓跳右。大殿商子游御夏之御寇,崔如右;燭庸之越駟乘。自衛將遂伐晉。晏平仲曰:君恃勇力以伐盟主,若不濟,國之福也。不德而有功,憂必及君。崔杼諫曰:不可!臣聞之:小國間大國之敗而毀焉,必受其咎。君其圖之!弗聽。陳文子見崔武子,曰:將如君何?武子曰:吾言於君=弗聽也。以盟主而利其難。羣臣若急,君於何有?子姑止之。文子退,告其人曰:崔子才无將死乎!謂君甚,而又過之,不得其死。過君以義,猶自抑也,況以惡乎?齊侯遂伐晉,取朝歌。二隊,入孟門,登大行,張武軍於熒庭。戍郫邵,封少水,以報平之役,乃還。趙勝帥東陽之師以追之,獲晏氂。八月,叔孫豹帥師救晉,次雍榆,也。季武子無適子,公彌長,而愛悼子,欲立之。訪於申,曰:與紇,吾皆愛之,欲擇才焉而立之。趨退,歸,盡室將行。他日,又訪焉,對曰:其然!將具敝車而行。乃止。訪於臧紇,臧紇曰:飲我酒,吾子立之。季氏飲大夫酒,臧紇客。既獻,臧孫命北面重席,新尊本又乍尊絜之。召悼子,降,逆之。大夫皆起。及旅,而召公鉏,使與之齒。季孫失色。季氏以公鉏馬正,慍而不出。閔子馬見之,曰:子無然!禍福無門,唯人所召。人子者,患不孝,不患無所。敬共父命,何常之有?若能孝敬,富倍季氏可也。[url=]姦[/url]回不軌,禍下民可也。公鉏然之。敬共朝夕,恪居官次。季孫喜,使飲已酒,而以具往,盡舍旃。故公鉏氏,又出公左宰。孟孫惡臧孫,季孫愛之。孟氏之點好羯也,曰:從余言,必孟孫。再三云,羯從之。孟莊子疾,點謂公鉏:苟立羯,請讎臧氏。公鉏謂季孫曰:孺子秩固其所也。若羯立,則季氏信有力於臧氏矣。弗應。己卯,孟孫卒,公鉏奉羯立戶側。季孫至,入,哭,而出,曰:秩焉在?公鉏曰:羯在此矣!季孫曰:孺子長。公鉏曰:何長之有?唯其才也。且夫子之命也。遂立羯。秩奔邾。臧孫入,哭,甚哀,多涕。出,其御曰:孟孫之惡子也,而哀如是!季孫若死,才无其若之何臧孫曰:季孫之愛我才无,疾疢也;孟孫之惡我,藥石也。美疢不如惡石。夫石猶生我,疢之美,其毒滋多。孟孫死,吾亡無日矣!孟氏閉門,告於季孫曰:臧氏將爲乱,不使我葬。季孫不信。臧孫聞之,戒。冬十才无,孟氏將辟,藉除於臧氏。臧孫使正夫助之,除於東門,甲從已而視之。孟氏又告季孫。季孫怒,命攻臧氏。乙亥,臧紇斬鹿門之關以出,奔邾。初,臧宣叔娶于鑄,生賈及而死。繼室以其,穆姜之姨子也。生紇,長於公宮。氏愛之,故立之。臧賈、臧出在鑄。臧武仲自邾使告臧賈,且致大蔡焉,曰:紇不佞,失守宗祧,敢告不弔。紇之罪,不及不祀。子以大蔡納請其可才无賈曰:是家之禍也,非子之過也。賈聞命矣。再拜受龜。使以納請,遂自也。臧孫如防,使來告曰:紇非能害也,知不足也。非敢私請!苟守先祀,無廢二勳,敢不辟邑!乃立臧。臧紇致防而奔齊。其人曰:其盟我乎?臧孫曰:將盟臧氏,季孫召外史掌惡臣,而問盟首焉,對曰:盟東門氏也,曰:毋或如東門遂,不聽公命,殺適立庶。盟叔孫氏也,曰:毋或如叔孫僑如,欲廢國常,蕩覆公室。季孫曰:臧孫之罪,皆不及此。孟椒曰:盍以其犯門斬關?季孫用之,乃盟臧氏,曰:毋或如臧孫紇,國之紀,犯門斬關!臧孫聞之,曰:國有人焉,誰居?其孟椒乎!晉人克欒盈于曲沃,盡殺欒氏之族黨。欒魴出奔宋。書曰:晉人殺欒盈。不言大夫,言自外也。齊侯還自晉,不入。遂襲莒,門于且于,傷股而退。明日,將復戰,期壽舒。杞殖、華還載甲,夜入且于之隧,宿於莒郊。明日,先遇莒子於蒲侯氏。莒子重賂之,使無死,曰:請有盟。華周對曰:貪貨,亦君所惡也。而受命,日未中而棄之,何以事君?莒子親鼓之,從而伐之,獲杞梁。莒人行成。齊侯歸,遇杞梁之妻於郊。使弔之。曰:殖之有罪,何辱命焉?若免於罪,猶有先人之敝廬在,下妾不得與郊弔。齊侯才无弔諸其室。齊侯將臧紇田。臧孫聞之,見齊侯與之言伐晉。對曰:多則多矣!抑君似鼠。夫鼠晝伏夜動,不穴於寢廟,畏人故也。今君聞晉之而後作焉,寧將事之,非鼠古本乍乃弗與田。仲尼曰:知之難也,有臧武仲之知,而不容於魯國,抑有由也。作不順而施不恕也才无。《夏書》曰:念茲在茲。順事恕施也。’”
杜預云:“兩事,故言遂才无。豹救晉,待命于雍榆,故書次才无。雍榆,晉地。汲郡朝歌縣東有雍城才无。孟莊子也。書名者,阿順季氏,爲之廢長立少,以此奔亡罪之。輕行,掩其不備曰襲。伐晉還襲莒,不言遂者,間有事。本乍驅,前鋒軍才无。申驅,次前軍才无。傳摯,申鮮虞之子才无。公御右也。貳廣,公副車才无。左翼曰啟。右翼曰胠。大殿後。四人共乘殿車也。《傳》具載此,言莊公廢舊臣,任武力。文子,陳完之孫須無才无。武子,崔杼也。言有急不能顧君,欲弑之以說晉才无君之惡,過於背盟主。自抑損才无。朝歌,今屬汲郡。二隊,分兵爲二部才无。孟門,晉隘道才无。大行山在河內郡北才无。張武軍,謂築壘壁才无。熒庭,晉地。取晉邑而守之。封晉尸於少水,以爲京觀。平役在十八年才无。趙勝,趙旃之子才无。東陽,晉之山東,魏郡廣平以北。晏氂,齊大夫才无。救盟主,故曰礼才无。公彌,公鉏。悼子,紇也。申,季氏屬大夫才无。其然,猶必尔才无。止,不立紇。爲上賓。巳獻酒才无。酒樽既新,復絜澡之才无。臧孫下迎悼子。獻酬礼畢,而通行爲旅才无。使從庶子之礼,才乍列在悼子之下才无。恐公鉏不從才无。馬正,家司馬才无。閔子馬,閔馬父。所,位處才无。言廢置在父,無常位也。父寵之,則可富。禍甚於貧賤才无。次,舍也。具,饗燕之具才无。出季氏家,臣仕於公。不相善才无。愛其成已志才无。羯,孟莊子之庶子,孺子秩之弟孝伯也。爲孟孫後。使孟氏與公鉏共憎臧孫才无。固自當立。臧氏季孫之欲而爲定之,猶爲有力。今若專立孟氏之少,則季氏有力過於臧氏才无。戶側,喪主。季孫廢鉏立紇,云欲擇才,故以此荅之。遂誣孟孫。常志相順從,身之害才无。常志相違戾,猶藥石之療疾。愈己疾也。欲爲公鉏讎臧氏才无。戒,爲備也。辟,穿藏也。於臧氏借人除葬道才无。正夫,隧正。畏孟氏,故從甲士視作者。見其有甲故才无。魯南城東門才无。鑄國,濟北縣所治才无。女子謂兄弟之子爲姪才无。姪,穆姜姨母之子才无,與穆姜爲姨昆弟才无。立爲宣叔嗣才无。還舅氏也。大蔡,大龜才无。遠祖廟爲祧才无。不爲天所弔恤。言應有後才无。請爲先人立後本无才无。賈使=己請才无。爲自爲請。防,臧孫邑。言使甲從己,但慮事淺耳才无。爲其先人請也。二勳,文仲、宣叔。據邑請後,故孔子以爲要君才无。謂陳其罪惡,盟諸大夫以爲戒才无。廢長立少,季孫所忌。故謂無乱本乍以罪己。惡臣,謂奔亡者才无。盟首,載書之章首才无。文公命立子惡,公子遂殺之,立宣公才无。謂譖公與季孟才乍古本乍才无。干,亦犯也。孟椒,孟獻子之孫子服惠伯才无。居,猶ウ餘古本乍也。自外犯君而入,非復晉大夫才无。不入國才无。且于,莒邑。齊侯傷才无。壽舒,莒地。二子,齊大夫。且于隧,狹路才无。蒲侯氏,近莒之邑才无。欲以盟要二子,无致死戰才无。華周,即華還才无。杞梁,即杞殖才无。勝大國益懼,故行成才无。梁戰死,妻行迎喪才无。言若有罪,不足弔才无。婦人無外事故。下,猶賤也。《傳》善婦人有礼。與之田邑。齊侯自道伐晉之功,以上四字三无才乍。作,起兵也。臧孫知齊侯將敗,不欲受其邑,故以比鼠,欲使怒而止。謂能辟齊禍才无。逸《書》也。念此事才无,在身。言行事當常念如在巳身也。”


齊侯伐衛三字累本又才无不讀,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齊侯伐衛”。竹添氏《會箋》此條漏校。
御莒,金澤文庫卷子本、唐石經、三“恒”字皆缺末筆。案:宋真宗趙恒(9681223日-1022323日),宋朝第三位皇帝宋太宗第三子,至道元年(995年),被立為太子,改名恒。至道三年(997年),趙恒即位。
申鮮虞之傳摯,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唐石經、三本作“申鮮虞之傳摯爲右”。案《釋文》:“之傳摯,音至,本或作申鮮虞之子傳摯
崔子才无將死乎,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唐石經、三本作“崔子將死乎”。


訪於申,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豊”字同漢石經字形;唐石經、三“豊”作“豐”。下及注同,不再說明。
尊本又乍尊絜之,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唐石經、三本作“新樽絜之”。
[url=]姦[/url]回不軌,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唐石經、三本作“[url=]姦[/url]回不軌”。
故公鉏氏,金澤文庫卷子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如此,“冨”字形同漢石經;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故公鉏氏富”。
才无其若之何,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唐石經、三本作“其若之何”。
季孫之愛我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唐石經、三本作“季孫之愛我”。
冬十才无月,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唐石經、三本作“冬十月”。
子以大蔡納請其可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唐石經、三本作“子以大蔡納請其可”。


貪貨命,金澤文庫卷子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作“貪貨弃命”。
而受命,金澤文庫卷子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作“昏而受命”。
齊侯才无弔諸其室,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唐石經、三宋本作“齊侯弔諸其室”。
非鼠古本乍,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非鼠如何”;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作“非鼠何如”。
施不恕也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唐石經、三宋本作“施不恕也”。
故言遂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故言遂”。
待命于雍榆,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待命于雍榆”。
故書次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故書次”。
縣東有雍城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縣東有雍城”。
本乍驅,前鋒軍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先驅,前鋒軍”。
“申驅,次前軍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申驅,次前軍”。
申鮮虞之子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申鮮虞之子”。
公副車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公副車”。
大殿後,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大殿後軍”。
陳完之孫須無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陳完之孫須無”。
崔杼也,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崔杼也”。
欲弑之以說晉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欲弑之以說晉”。
君之惡,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弑君之惡”。
自抑損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自抑損”。
分兵爲二部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分兵爲二部”。
晉隘道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晉隘道”。
在河內郡北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在河內郡北”。
謂築壘壁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謂築壘壁”。
在十八年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在十八年”。


趙旃之子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宋興國軍學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趙旃之子”;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作“趙同之子”。
齊大夫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齊大夫”。
故曰礼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故曰禮”。
季氏屬大夫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季氏屬大夫”。
猶必尔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猶必爾”。
巳獻酒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巳獻酒”。
復絜澡之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復絜澡之”。
而通行爲旅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而通行爲旅”。
才乍列在悼子之下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列在悼子之下”。
恐公鉏不從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恐公鉏不從”。
家司馬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家司馬”。
位處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位處”。
禍甚於貧賤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禍甚於貧賤”。
饗燕之具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饗燕之具”。
不相善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不相善”。
愛其成已志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愛其成已志”。
共憎臧孫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共憎臧孫”。
過於臧氏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過於臧氏”。
身之害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身之害”。
猶藥石之療疾,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猶藥石之療疾”。
讎臧氏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讎臧氏”。
借人除葬道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借人除葬道”。
見其有甲故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見其有甲故”。
魯南城東門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魯南城東門”。
縣所治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蛇丘縣所治”。
兄弟之子爲姪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兄弟之子爲姪”。
穆姜姨母之子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穆姜姨母之子”。
姨昆弟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姨昆弟”。
立爲宣叔嗣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立爲宣叔嗣”。
大龜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大龜”。
遠祖廟爲祧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遠祖廟爲祧”。


言應有後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宋興國軍學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言應有後”;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作“言應有”。
請爲先人立後本无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請爲先人立後”。
賈使=己請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賈使爲爲己請”。
但慮事淺耳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但慮事淺耳”。
以爲要君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以爲要君”。
以爲戒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以爲戒”。
故謂無乱本乍以罪己,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故謂無辭以罪己”。
謂奔亡者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謂奔亡者”。
載書之章首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載書之章首”。
立宣公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立宣公”。
季孟才乍古本乍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季孟於晉”。
子服惠伯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子服惠伯”。
ウ餘古本乍也,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猶與也”。案:宋元遞修本《釋文》:“猶與,音餘。”
非復晉大夫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非復晉大夫”。
不入國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不入國”。
齊侯傷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齊侯傷”。
狹路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狹路”。
近莒之邑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近莒之邑”。
无致死戰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無致死戰”。
即華還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即華還”。
即杞殖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即杞殖”。
故行成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故行成”。
妻行迎喪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妻行迎喪”。
不足弔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不足弔”。
“齊侯自道伐晉之功,以上四字三无才乍”,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齊侯自道伐晉之功”。
欲使怒而止,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欲使怒而止”。
謂能辟齊禍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謂能辟齊禍”。
念此事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念此事”。
身,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三宋本作“在此身”。

以文會友,以友輔仁;獨學無友,則孤陋寡聞!徵求未見漢、魏石經拓本、日藏古寫本經卷!!尋求合作夥伴!!!----龖啓

362

主题

9

好友

3万

积分
     

诸子(学者)

辽西郡公

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

精华
27
名望
3960 点
功勋
642 点

帥印 复兴学士 活動之星 貢獻勳章

发表于 2017-4-30 17:03:55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7-4-26 14:17
“秋,齊侯伐衛遂〇伐〇晉〇三字累本又才无不讀。先驅穀榮御王孫揮,召揚爲右。申驅成秩 ...



           廿有四年春叔孫豹如晉孫偈師侵齊夏楚子伐吳楚子唐石經三《傳》、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宋本何休《公羊解詁》、監本附音《春秋穀梁傳》、監本附音《春秋公羊注疏》、四部叢刊本景余仁仲刊《春秋公羊經傳解詁》本金澤文庫卷子本“楚”,案:恢復漢石經碑後由圖一二九tb050316“閭丘來”殘石知漢石嚴氏《公羊經》也應有“子”字,金澤文庫卷子本當是誤奪“子”字也

          秋七月甲子朔日有食蝕本乍之既”,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秋七月甲子朔日有食之既”。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以文會友,以友輔仁;獨學無友,則孤陋寡聞!徵求未見漢、魏石經拓本、日藏古寫本經卷!!尋求合作夥伴!!!----龖啓

362

主题

9

好友

3万

积分
     

诸子(学者)

辽西郡公

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

精华
27
名望
3960 点
功勋
642 点

帥印 复兴学士 活動之星 貢獻勳章

发表于 2017-4-30 17:13:07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7-4-30 17:03
“廿有四年春叔孫豹如晉仲孫偈率師侵齊 ...



            二十四年,春,穆叔如晉。范宣子逆之,問焉,曰:古人有言曰,死而不朽,何謂也?穆叔未對。宣子曰:昔匄之祖,自虞以上陶唐氏,在夏御龍氏,在商豕韋氏,在周唐杜氏,晉主夏盟范氏,其是之謂乎?穆叔曰:以豹所聞,此之謂世祿,非不朽也。魯有先大夫曰臧文仲,既沒,其言立於世二字本乍才无。其是之謂乎?豹聞之:大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雖久不廢,此之謂不朽。若夫保姓受氏,以守宗祊,世不絕祀,無國無之。祿之大者才无,不可謂不朽。范宣子政,諸侯之幣重,鄭人病之。二月,鄭伯如晉,子產寓書於子西,以告宣子,曰:晉國,四鄰諸侯不聞令德,而聞重幣,僑也惑之。僑聞君子長國家者,非無賄之患,而無令名之難。夫諸侯之賄聚於公室,則諸侯貳。若吾子賴之,則晉國貳。諸侯貳,則晉國壞。晉國貳,則子之家壞。何沒=也!將焉用賄?夫令名,德之輿。德,國家之基也。有基無壞,無亦是務乎!有德則樂,樂則能久。《詩》云:樂只君子,邦家之基。有令德也夫!上帝臨女,無貳爾心。有令名也夫!恕思以明德,則令名載而行之,是以遠至邇安。毋寧使人謂子:=實生我。而謂子浚我以生乎?象有齒以焚其身,賄也。宣子說,乃輕幣。是行也,鄭伯朝晉,重幣故,且請伐陳也。鄭伯稽首,宣子。子西相,曰:以陳國之介恃大國而陵虐於敝邑,寡君是以=一本罪焉。敢不稽首?孟孝伯侵齊,晉故也。夏,楚子舟師以伐吳,不軍政,無功而還。齊侯既伐晉而懼,將欲見楚子= =使薳啟彊如齊聘,且請期。齊才无社蒐軍實,使客觀之。陳文子曰:齊將有寇。吾聞之,兵不戢,必取其族。秋,齊侯聞將有晉師,使陳無宇從薳啟彊如楚,,且乞師。崔杼帥師送之,遂伐莒,侵介根。會於夷儀,將以伐齊,水,不克。冬,楚子伐鄭以救齊,門,次棘澤。諸侯還救鄭。晉侯使張骼、輔躒致楚師,求御于鄭。鄭人卜宛射犬吉。子大叔戒之曰:大國之人,不可與也。對曰:無有眾寡,其上一也。大叔曰:不然,部婁無松柏。二子在幄,坐射犬外,既食,而後食之。使御廣車而行,巳皆乘=車。將及楚師,而後從之乘,皆踞轉而鼓琴。近,不告而馳之。皆取胄於櫜而胄,入壘,皆下,搏人以投,收禽挾囚。弗待而出。皆超乘,抽弓而射。既免,復踞轉而鼓琴,曰:公孫!同乘,兄弟也。故再不謀?對曰:曩者志入而已,今則怯也。皆笑,曰:公孫之亟也。楚子自棘澤還,使薳啟彊帥師送陳無宇。吳人楚舟師之役故,召舒鳩人,舒鳩人叛楚。楚子師荒浦,使沈尹壽與師祁犁讓之。舒鳩子敬逆二子,而告無之,且請受盟。二子復命,王欲伐之。薳子曰:不可。彼告不叛且請受盟二子復命王欲伐之薳子曰不可彼告不叛,且請受盟,而又伐之,伐無罪也。姑歸息民,以待其卒。卒而不貳,吾又何求?若猶叛我,無有庸。乃還。陳人復討慶氏之黨,鍼咎出奔楚。齊人城郟。穆叔如周聘,且賀城。王嘉其有也,賜之大路。晉侯嬖程鄭,使佐下軍。鄭行人公孫揮如晉聘。程鄭問焉,曰:敢問降階何由?子羽不能對。歸以語然明,然明曰:是將死矣。不然將亡。貴而=而思降,乃得其階。下人而已,又何問焉?且夫既登而求降階者,知人也,不在程鄭。其有亡釁乎?不然,其有惑疾,將死而憂也。’”

“既沒,其言立於世二字本乍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卷子鈔本眉簽即《釋文》:“‘既沒,其言立。’今俗本皆乍(作)‘其言立於世’。檢元熙以前本,則無‘於世’二字”;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既沒,其言立”。案:元熙(304年十月—308年九月)是十六國時期前趙政權漢光文帝劉淵的第一個年號,共計5年。元熙419—420年六月)東晉皇帝晉恭帝司馬德文的年號,共計2年。這也是東晉最後一個年號。元熙二年六月晉恭帝被迫禪位給劉裕,東晉滅亡。
祿之大者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三本作“祿之大者”。
德之輿,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三本作“德之輿”。
寡君是以=一本罪焉,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卷子鈔本眉簽“‘是以請罪焉’,一本作‘是以請=罪焉’。‘請’并七井反,徐上‘請’字ウ情”;唐石經、三本作“寡君是以請罪焉”。案宋元遞修本《釋文》:“‘是以請請罪焉’,‘請’并七井反,徐上‘請’字音情。”
才无社蒐軍實,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三本作“齊社蒐軍實”。
門于,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三本作“門于東門”。


彼告不叛且請受盟二子復命王欲伐之薳子曰不可”,金澤文庫卷子鈔本誤抄之處日人簽校者已標識。注同,不再說明。
貴而懼=而思降,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三本作“貴而知懼,懼而思降”。

以文會友,以友輔仁;獨學無友,則孤陋寡聞!徵求未見漢、魏石經拓本、日藏古寫本經卷!!尋求合作夥伴!!!----龖啓

362

主题

9

好友

3万

积分
     

诸子(学者)

辽西郡公

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

精华
27
名望
3960 点
功勋
642 点

帥印 复兴学士 活動之星 貢獻勳章

发表于 2017-4-30 17:16:03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7-4-30 17:13
“二十四年,春,穆叔如晉。范宣子逆之,問焉,曰:‘古人有言曰,「死而不朽」,何謂也 ...



              杜預云賀克欒氏。陳鍼子八世孫,慶氏之黨。書名,惡之也。陶唐,堯所治地才无,大原晉陽縣也。終虞之世以號,故曰自虞以上才无謂劉累也。事見昭二十九年才无。豕韋,國名才无。東郡白馬縣東南有韋城才无。唐杜,二國名才无。殷末,豕韋國於唐。周成王滅唐,遷本之於杜杜伯= =之子隰叔奔晉,四世及士會,食邑於范復為范氏。杜,今京兆杜縣才无。晉諸夏盟主,范氏復之佐。言巳世興家才无。立,謂不廢絕才无。黃帝、堯、舜。禹、稷。史佚、周任、臧文仲才无。祊,廟門才无。《傳》善穆叔之知言才无。寓,寄也。貳,離也。賴,恃用之才无。沒=,沈滅之言。德須令名以遠聞才无。《詩·小雅》。言君子樂美其道,邦家之基,所以濟令德才无。《詩·大雅》。言武王天所臨,不敢懷貳心,所以濟令名才无。無寧=也。浚,取也。言取我財以自生才无。焚,斃也。介,也。大國,楚也。請,得罪施陳也。明年鄭入陳《傳》才无。前年齊伐晉,魯晉報侵才无。舟師,水軍。不設賞罰之差。下吳召舒鳩起本才无。請會期才无。祭社,閱數軍器,以示薳啟彊才无。戢,藏也。族,類也。取其族,還自害也。夷儀之師才无有晉師,未得相見。介根,莒邑才无。今城陽黔陬縣東北計基城是也。齊既與莒平,兵出侵之,言無信也。晉合諸侯以報前年見伐。以齊無宇乞師故也。夷儀諸侯。欲得鄭人自,知其地利故也。射犬,鄭公孫才无。言不可與等也。欲使卑下之才无。大叔,游吉才无。言在巳上者有常分,無大小國之異。部婁,小阜。松柏,大才无,喻小國異於大國才无。二子,張骼、輔躒。幄,帳也。廣車,兵車。乘車,安車。轉,衣裝側良反一本乍囊才无。射犬恨,故近敵不告而馳才无。禽,獲也。射犬又不待二子才无。言同乘義如兄弟才无。謂不告而馳,不待而出才无。亟,急也。言其性急不能受屈才无。《傳》言齊、楚固相結也。在此年夏。舒鳩,楚屬國才无。召欲與共伐楚才无。荒浦,舒鳩地才无。二子,楚大夫才无。令尹薳子馮才无令尹薳子馮也。卒,終也。彼無,我有功才无明年楚滅舒鳩《傳》才无。言咎所以稱名才无。郟,王城也。於是穀、雒,毀王宮。齊叛晉,欲求媚於天子,故王城才乍。大路,天子所賜車之本无才无昭四年叔孫以賜路葬張本才无。代欒盈也。揮,子羽也。問自降下之道才无。然明,鬷蔑。階猶道也。言易知才无。言鄭本小人。明年程鄭卒張本才无

陳鍼子八世孫,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陳鍼子八世孫”。
堯所治地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堯所治地”。
自虞以上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自虞以上”。
昭二十九年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昭二十九年”。
國名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國名”。
有韋城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有韋城”。
二國名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二國名”。
遷本之於杜,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遷之於杜”。
今京兆杜縣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今京兆杜縣”。
言巳世爲興家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言巳世爲興家”。
謂不廢絕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謂不廢絕”。
臧文仲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臧文仲”。
廟門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廟門”。
穆叔之知言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穆叔之知言”。
恃用之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恃用之”。
以遠聞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以遠聞”。


濟令德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濟令德”。
濟令名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濟令名”。
以自生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以自生”。
鄭入陳《傳》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鄭入陳《傳》”。
報侵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報侵”。
起本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起本”。
請會期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請會期”。
薳啟彊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薳啟彊”。
夷儀之師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夷儀之師”。
莒邑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莒邑”。
知其地利故也之,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知其地利故也”。
鄭公孫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鄭公孫”。
卑下之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卑下之”。
游吉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游吉”。
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大木”。
異於大國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異於大國”。
兵車,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兵車”。
衣裝側良反一本乍囊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衣裝”。案《釋文》:“裝,側良反一本作囊
不告而馳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不告而馳”。
不待二子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不待二子”。
義如兄弟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義如兄弟”。
不待而出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不待而出”。
不能受屈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不能受屈”。
楚屬國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楚屬國”。
共伐楚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共伐楚”。
舒鳩地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舒鳩地”。
楚大夫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楚大夫”。
令尹薳子馮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令尹薳子馮”。
我有功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我有功”。


楚滅舒鳩《傳》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楚滅舒鳩《傳》”。
所以稱名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所以稱名”。
天子所賜車之本无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天子所賜車之名”。
叔孫以賜路葬張本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叔孫以所賜路葬張本”。
降下之道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降下之道”。
鬷蔑,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鬷蔑”。
言易知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言易知”。
程鄭卒張本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程鄭卒張本”。

以文會友,以友輔仁;獨學無友,則孤陋寡聞!徵求未見漢、魏石經拓本、日藏古寫本經卷!!尋求合作夥伴!!!----龖啓

362

主题

9

好友

3万

积分
     

诸子(学者)

辽西郡公

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

精华
27
名望
3960 点
功勋
642 点

帥印 复兴学士 活動之星 貢獻勳章

发表于 2017-4-30 17:18:01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7-4-30 17:16
杜預云:“賀克欒氏。陳鍼子八世孫也,慶氏之黨。書名,惡之也。陶唐,堯所治地也才无 ...



              二十五年,春,齊崔杼帥師伐我北鄙,以報孝伯之師也。公患之,使告于晉。孟公綽曰:崔子將有大志,不在病我,必速歸,何患焉?其來也不寇,使民不嚴,異於他日。齊師徒歸。齊棠公之妻,東郭偃之姊。東郭偃臣崔武子。棠公死,偃武子以弔焉。見棠姜而美之,使偃取之。偃曰:男女辨姓,今君出自丁,臣出自桓,不可。武子筮之,遇困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ksohtml\wps169.tmp.jpg之大過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ksohtml\wps16A.tmp.jpg。史皆曰:吉!示陳文子= =夫從風,風隕,妻不可娶也。且其《繇》曰:困于石,據于蒺,入于,不見其妻,凶。」「困于石,往不濟也。據于蒺,所恃傷也。入于其宮,不見其妻,凶,無所歸也。崔子曰:嫠也何害?先夫當之矣。遂取之。莊公通焉,驟如崔氏,以崔子之冠賜人。侍者曰:不可。公曰:崔子,其無冠乎?崔子是,又以其間伐晉也,曰:晉必將報。欲弑公以說于晉,而不獲間。公鞭侍人賈舉而又近之,乃崔子間公。夏,五月,莒之役故,莒子朝于齊。甲戌,饗諸北郭。崔子稱疾不視事。乙亥,公問崔子,遂從姜氏。姜入于室,與崔子自側戶出。公拊楹而歌。侍人賈舉止眾從者,而入,閉門。甲興,公登臺而請,弗許。請盟,弗許。請自刃於廟,勿許。皆曰:君之臣杼疾病,不能聽命。近於公宮,陪臣掫有淫者,不知二命。公逾牆,又射之,中股,反隊,遂弑之。賈舉、州綽、邴師、公孫敖、封具、鐸父、襄伊、僂堙皆死。祝佗父祭於高唐,至,復命,不說弁而死於崔氏。申蒯,侍漁者,退,謂其宰曰:爾以帑免,我將死。其宰曰:免,是反子之義也。與之皆死。崔氏殺鬷蔑于平陰。晏子立於崔氏之門外,其人曰:死乎?曰:獨吾君也乎哉?吾死也。曰:行乎?曰:吾罪也乎哉?吾亡也。曰:歸乎?曰:君死安歸?君民者,豈以陵民?社稷是主。臣君者,豈其口實?社稷是養。故君社稷死,則死之;社稷亡,則亡之。若己死而己亡,非其私暱,誰敢任之?且人有君而弑之,吾焉得死之,而焉得亡之?將庸何歸?門啟而入,枕股而哭,興,三踊而出。人謂崔子:必殺之!崔子曰:民之望也!舍之,得民。盧蒲癸奔晉,王何奔莒。叔孫宣伯之在齊也,叔孫還納其女於靈公。嬖,生景公。丁丑,崔杼立而相之,慶封左相。盟國人於大宮,曰:所不與崔、慶者,晏子仰天歎曰:嬰所不唯忠於君、利社稷者是與,有如上帝!乃歃。辛巳,公與大夫及莒子盟。大史書曰:崔杼弑其君。崔子殺之。其弟嗣書,而死者二人。其弟又書,乃舍之。南史氏聞大史盡死,執簡以往。聞既書矣,乃還。閭丘嬰以帷縳其妻而載之,與申鮮虞乘而出。鮮虞推而下之,曰:君昏不能匡,危不能救,死不能死,而知匿其暱,其誰納之?行及弇中,將舍。嬰曰:崔、慶其追我!鮮虞曰:一與一,誰能懼我?遂舍,枕轡而寢,食馬而食。駕而行,出弇中,謂嬰曰:速驅之!崔、慶之眾,不可當也。遂來奔。崔氏側莊公于北郭。丁亥,葬諸士孫之,四翣,不蹕,下車七乘,不以兵甲。晉侯濟自泮,會於夷儀,伐齊,以報朝歌之役。齊人以莊公說,使隰鉏請成。慶封如師才无,男女以班。賂晉以宗器、樂器。自六正、五吏、三十、三軍之大夫、百官之正長、師旅及處守者皆有賂。晉侯許之。使叔向告於諸侯。公使子服惠伯對曰:君舍有罪,以靖小國,君之惠也。寡君聞命矣。晉侯使魏舒、宛沒逆衛侯,將使衛與之夷儀。崔子止其帑,以求五鹿。初,陳侯會楚子伐鄭,當陳隧者,井堙木刊。鄭人怨之。六月,鄭子展、子產帥車七百乘伐陳,宵突陳城,遂入之。陳侯扶其大子偃師奔墓,遇司馬桓子,曰:載余!曰:將巡城。遇賈獲,載其母妻,下之而授公車。公曰:舍而母!曰:不祥。與其妻扶其母以奔墓,亦免。子展命師無入公宮,與子產親御諸門。陳侯使司馬桓子賂以宗器。陳侯免,擁社。使其眾男女別而累,以待於朝。子展執縶而見,再拜稽首,承飲而進獻。子美入,數俘而出。祝祓社,司徒致民,司馬致節,司空致地,乃還。

東郭偃之姊,唐石經、金澤文庫卷子本、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同,《羣書治要》本S133《羣書治要》本“之姉”。
遇困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ksohtml\wps16D.tmp.jpg大之大過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ksohtml\wps16E.tmp.jpg,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遇困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ksohtml\wps16F.tmp.jpg之大過”;三本作“遇困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ksohtml\wps170.tmp.jpg之大過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ksohtml\wps171.tmp.jpg”。
“史皆曰:‘吉!’示陳文子= =曰”,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史皆曰:‘吉!’遇示陳文子文子曰”;皕忍堂摹刻本唐石經、三“史皆曰:‘吉!’示陳文子文子曰”。
入于宮,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三本作“入于其宮”。
據于蒺梨,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同;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作“據于蒺棃”。
入于室,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唐石經、三本作“姜入于室”。
安歸,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唐石經、《羣書治要》本S133《羣書治要》本、三“安歸”。
慶封如師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三本作“慶封如師”。
三十帥,金澤文庫卷子鈔本、三本同,卷子鈔本眉簽“俗本卅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ksohtml\wps172.tmp.jpg為卅師非是”;唐石經作“卅帥”。
七百乘伐陳,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三本作“七百乘伐陳”。

以文會友,以友輔仁;獨學無友,則孤陋寡聞!徵求未見漢、魏石經拓本、日藏古寫本經卷!!尋求合作夥伴!!!----龖啓

362

主题

9

好友

3万

积分
     

诸子(学者)

辽西郡公

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

精华
27
名望
3960 点
功勋
642 点

帥印 复兴学士 活動之星 貢獻勳章

发表于 2017-4-30 17:20:29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7-4-30 17:18
“二十五年,春,齊崔杼帥師伐我北鄙,以報孝伯之師也。公患之,使告于晉。孟公綽曰: ...



            杜預云齊侯雖背盟主,未有道於民,故書臣,罪崔杼也。子產之言陳以不義見入,故舍之譏。《釋例》詳之才无前年魯使孟孝伯晉伐齊才无。志在弑君才无。孟公綽,魯大夫才无不為寇害。欲得民心。徒,空也。棠公,齊棠邑大夫才无。美其色也。已取也。辨,別也。齊丁公,崔杼之祖才无。齊桓公小白,東郭偃之祖。同姜姓,故不可才无。坎下兌上,困才无。巽下兌上,大過才无。困六三才无大過才无。阿崔子才无。坎中男,故曰才无。變而巽,故曰從風。風能隕落物者,變而隕落,故曰妻不可娶才无。困六三爻才无。坎才无=之險者,石,不可以動才无。坎=之生物而險才乍本乍,恃之則傷才无。《易》曰:非所困而困,名必辱。非所據而據,身必危。既辱且危,死期將至,妻其可得見邪?今卜而遇此卦,六三失位無應。則喪其妻,失其所歸也。寡婦曰嫠。言棠公巳當此凶才无。言雖不崔子,猶自應有冠。是怒公。間晉之難而伐之。伺公間隙才无。且役在二十三年才无。欲使公來。問疾。歌以命姜。崔子閉公也。重言侍人者,別下賈舉。請免才无。求還廟自殺也。不能親聽公命。言崔子宮近公宮,或淫者詐稱公才无掫,行夜也。言行夜得淫人,受崔子命討之,不知它命才无。八子皆齊勇力之臣,公所嬖者才无公共死於崔子之宮才无。高唐有齊別廟也。爵弁,祭服才无。侍漁,監取魚之官。帑,宰之妻子才无。反死君之義才无蔑,平大夫,公外嬖才无。《傳》言莊公所養非國士,故其死難,皆嬖寵之人才无。聞難而來才无。言巳眾臣無異才无。自謂罪。言安可以歸才无。言君不徒居民上,臣不徒求祿,皆社稷才无。謂以公義死亡。私暱,所親愛也。非所親愛,无爲當其禍才无。言巳非正卿,見待無異於眾臣,故不得死其難也。將用死亡之義,何所歸趣才无。以公尸枕已股。舍,置也。二子,莊公黨才无爲二十八年殺慶舍張本才无。宣伯,魯叔孫僑如才无。成十六年奔齊才无。還,齊羣公子才无。納宣伯女於靈公。大宮,大公廟。盟書,所不與崔、慶者,有如上帝。讀書未終,晏子抄易其自歃才无。莒子朝齊,遇崔杼作,未去,故復景公盟才无。嗣,續也。並前有三人死才无。《傳》言齊有直史,崔杼之罪所以聞才无。二子,莊公近臣才无。下嬰妻也。匿,藏也。暱,親也。弇中,狹道。言道狹,雖眾無所用二字才无。恐失馬也。道廣,眾得用,故不可當才无。側,瘞埋之。不殯於廟。士孫,人姓,才无。死十三日便葬,不待五月才无。喪車之飾才无,諸侯六翣才无。蹕,止行人。下車,送葬之車才无。齊舊依上公,九乘,又有甲兵。今皆降損才无。泮,闕。朝歌役在二十三年。不書伐齊=人逆服,兵不加才无。以弑莊公說晉也。慶封獨使於晉,不通諸侯,故不書。鉏,隰朋之曾孫才无。宗器,祭祀之器。樂器,鐘磬之屬才无。三軍之六卿。五吏,文職才无。三十帥,武職才无。皆軍卿之屬官才无。百官正長,羣有司也。師旅,小將帥才无。皆以男女賂。處守=國者才无。晉侯受賂還,不譏者,齊有喪,師自宜退才无。告齊服才无。衛獻公才无,以十四年奔齊。崔杼欲得衛之五鹿,故留衛侯妻子於齊以質。在前年才无。隧,徑也。堙,塞也。刊,除也。突,穿也。欲逃才无。陳之司馬。不欲載公,以巡城才无。賈獲,陳大夫才无。雖急,猶不欲男女才无。欲服之而已,故禁侵掠才无。免,喪服才无。擁社,抱社主。示服才无。累,自囚以待命才无。見陳侯才无。承飲,奉觴才无。示不失臣敬才无。子美,子產也。但數其所獲人數,不將以歸才无。祓,除也。節,兵符才无。陳,故正其眾官,脩其所職,以安定之,乃還也。

《釋例》詳之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釋例》詳之”。
爲晉伐齊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爲晉伐齊”。
志在弑君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志在弑君”。
魯大夫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魯大夫”。
齊棠邑大夫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齊棠邑大夫”。
崔杼之祖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崔杼之祖”。
故不可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故不可昬”; 宋興國軍學本作“故不可昏”;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故不可婚”。
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困”。
大過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大過”。
困六三才无變爲大過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困六三變爲大過”。
阿崔子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阿崔子”。
“故曰‘夫’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故曰‘夫’”。
“故曰‘從風’”,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故曰‘從風’”。
妻不可娶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妻不可娶”。
困六三爻辞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困六三爻辭”。
坎爲險才无爲水=之險者,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坎爲險爲水水之險者”。
“石,不可以動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石,不可以動”。
“兌爲澤=之生物而險恃才乍本乍蒺梨”,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兌爲澤,澤之生物而險者蒺梨”。
恃之則傷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恃之則傷”。
巳當此凶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巳當此凶”。
伺公間隙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伺公間隙”。
在二十三年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在二十三年”。
別下賈舉,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別下賈舉”。
請免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請免”。
詐稱公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詐稱公”。
不知它命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不知它命”。
爲公所嬖者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爲公所嬖者”。
与公共死於崔子之宮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與公共死於崔子之宮”。
祭服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祭服”。
宰之妻子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宰之妻子”。
反死君之義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反死君之義”。
公外嬖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公外嬖”。
皆嬖寵之人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皆嬖寵之人”。
聞難而來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聞難而來”。
言巳与眾臣無異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言巳與眾臣無異”。
言安可以歸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言安可以歸”。
皆爲社稷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皆爲社稷”。
无爲當其禍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無爲當其禍”。
何所歸趣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何所歸趣”。
以公尸枕已股,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以公尸枕已股”。
莊公黨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莊公黨”。
魯叔孫僑如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魯叔孫僑如”。
成十六年奔齊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成十六年奔齊”。
齊羣公子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齊羣公子”。
於靈公,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於靈公”。
大公廟,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大公廟”。
自歃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因自歃”。
故復与景公盟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故復与景公盟”。
三人死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三人死”。
所以聞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所以聞”。
莊公近臣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莊公近臣”。
雖眾無所用二字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雖眾無所用”。
故不可當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故不可當”。
名里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因名里”。
不待五月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不待五月”。
喪車之飾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喪車之飾”。
諸侯六翣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諸侯六翣”。
送葬之車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送葬之車”。
今皆降損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今皆降損”。
“泮,闕”,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泮,闕”。
兵不加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兵不加”。
隰朋之曾孫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隰朋之曾孫”。
鐘磬之屬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鐘磬之屬”。
三軍之六卿,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三軍之六卿”。
文職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文職”。
武職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武職”。
皆軍卿之屬官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皆軍卿之屬官”。
小將帥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小將帥”。
處守=國者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處守,守國者”。
師自宜退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宋興國軍學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師自宜退”;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作“師自退”。
告齊服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告齊服”。
衛獻公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衛獻公”。
以質,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以質之”。
在前年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在前年”。
欲逃冢間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眉簽“塚本乍”;三本作“欲逃冢間”。
以巡城辞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宋興國軍學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以巡城辭”;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作“以巡城辝”。
陳大夫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陳大夫”。
男女无別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男女無別”。
故禁侵掠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故禁侵掠”。
喪服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喪服”。
示服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示服”。
自囚係以待命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自囚係以待命”。
見陳侯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見陳侯”。
奉觴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奉觴”。
示不失臣敬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示不失臣敬”。
不將以歸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不將以歸”。
兵符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兵符”。

以文會友,以友輔仁;獨學無友,則孤陋寡聞!徵求未見漢、魏石經拓本、日藏古寫本經卷!!尋求合作夥伴!!!----龖啓

362

主题

9

好友

3万

积分
     

诸子(学者)

辽西郡公

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

精华
27
名望
3960 点
功勋
642 点

帥印 复兴学士 活動之星 貢獻勳章

发表于 2017-5-3 11:13:10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7-4-30 17:20
杜預云:“齊侯雖背盟主,未有无道於民,故書臣,罪崔杼也。子產之言陳以不義見入,故舍 ...



                秋,七月,己巳,同盟于重丘,齊成故也。趙文子政,令薄諸侯之幣而重其。穆叔見之。謂穆叔曰:自今以往,兵其少弭矣!齊崔、慶新得政,將求善於諸侯。武也知楚令尹。若敬行其,道之以文,以靖諸侯,兵可以弭。楚薳子馮卒,屈建令尹。屈蕩莫敖。舒鳩人卒叛。楚令尹子木伐之,及離城。吳人救之,子遽以右師先,子彊、息桓、子捷、子駢、子盂帥左師以退。吳人居其間七日。子彊曰:久將墊隘=乃禽也。不如速戰。請以其私卒誘之,簡師,陳以待我。我克則進,奔則亦視之,乃可以免。不然,必吳禽。從之。五人以其私卒先擊吳師= =奔,登山以望,見楚師不繼,復逐之,傅諸其軍。簡師會之,吳師大敗。遂圍舒鳩,舒鳩潰。八月,楚滅舒鳩。衛獻公入夷儀。鄭子產獻捷于晉,戎服將事。晉人問陳之罪,對曰:昔虞閼父周陶正,以服事我先王。我先王賴其利器用也,與其神明之後也,庸以元女大姬配胡公,而封諸陳,以備三恪。則我周之自出,至今是賴。桓公之,蔡人欲立其出。我先君莊公奉五父而立之,蔡人殺之。我又與蔡人奉戴厲公,至於莊、宣,皆我之自立。夏氏之,成公播蕩,又我之自入,君所知也。今陳忘周之大德,蔑我大惠,棄我姻親,介恃楚眾,以憑陵我敝邑,不可億逞。我是以有往年之告。未獲成命,則才无有我東門之役。當陳隧者,井堙木刊。敝邑大懼不競,而恥大姬。天誘其衷,啟敝邑之心。陳知其罪,授手我。用敢獻功!晉人曰:何故侵小?對曰:先王之命,唯罪所在,各致其辟。且昔天子之地一圻,列國一同,自是以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ksohtml\wps121.tmp.png。今大國多數圻矣,若無侵小,何以至才无晉人曰:何故戎服?對曰:才乍先君武、莊,平、卿士才无。城濮之役,文公佈命曰:各復舊職!命我文公戎服輔王,以授楚捷,不敢廢王命故也。士莊伯不能詰,復於趙文子= =曰:順,犯順不祥。乃受之。冬,十月,子展相鄭伯如晉,拜陳之功。子西復伐陳=及鄭平。仲尼曰:《志》有之:言以足志,文以足言。不言,誰知其志?言之無文,行而不遠。晉伯,鄭入陳,非文功。慎辞哉楚蒍掩司馬。子匠使庀賦,數甲兵。甲午,蒍掩書圡田,度山林,鳩藪澤,辨京陵,表,數疆潦,規偃豬,町原防,牧隰,井衍沃,量入。賦車籍馬,賦車兵、徒本乍、甲楯之數。既成,以授子木,也。十二月,吳子諸樊伐楚,以報舟師之役。門巢。巢牛臣曰:吳王勇而輕,若啟之,將親門。我獲射之,必殪。是君也死,其少安。從之。吳子門焉,牛臣隱於短牆以射之,卒。楚子以滅舒鳩賞子木。曰:先大夫蒍子之功也。以與蒍。晉程鄭卒,子產始知然明,問政焉。對曰:視民如子。見不仁者誅之,如鷹鸇之逐鳥雀也。子產喜,以語子大叔,且曰:他日,吾見蔑之面而已,今吾見其心矣。大叔問政於子產。子產曰:政如農功,日夜思之,思其始而成其終。朝夕而行之,行無越思,如農之有畔。其過鮮矣。衛獻公自夷儀使與甯喜言,甯喜許之。大叔文子聞之,曰:烏呼!《詩》所謂我躬不說,皇恤我後才无,甯子可謂不恤其後矣。將可乎哉?殆必不可。君子之行,思其終也,思其復也。《書》曰:慎始而敬終=以不困。《詩》曰:夙夜匪解,以事一人。今甯子視君不如弈棋,其何以免乎?弈者舉棋不定,不勝其耦。而況置君而定乎?必不免矣。九世之卿族,一舉而滅之。可哀也哉!

遽以右師先,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子木遽以右師先”。
才无有我東門之役,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三宋本作則有我東門之役”。
自是以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ksohtml\wps126.tmp.png,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衰”字類“襄”無“吅”;唐石經、三宋本作自是以衰”。注同,不再說明。
何以至才无焉,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三本作“何以至焉”。
才乍先君武、莊,爲平、卿士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三本作“我先君武、莊,爲平、卿士”。又:唐石經作“桓”;金澤文庫卷子鈔本、三“桓”字缺末筆。
蒍掩書圡田,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三本作“蒍掩書土田”。
鹵,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三本作“表淳鹵”。
量入賦,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三本作“量入脩賦”。
本乍,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徒”;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作“徒卒”。
以與蒍掩,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以與蒍掩”;唐石經“囗以與掩”。
“「我躬不說,皇恤我後」者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三本作“「我躬不說,皇恤我後」者”。
而況置君而定乎,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三本作“而況置君而弗定乎”。
';font�!e1`��mso-font-kerning:1.0000pt;" >烏呼!《詩》所謂「我躬不說,皇恤我後」者才无,甯子可謂不恤其後矣。將可乎哉?殆必不可。君子之行,思其終也,思其復也。《書》曰:「慎始而敬終=以不困。」《詩》曰:「夙夜匪解,以事一人。」今甯子視君不如弈棋,其何以免乎?弈者舉棋不定,不勝其耦。而況置君而定乎?必不免矣。九世之卿族,一舉而滅之。可哀也哉!’”

以文會友,以友輔仁;獨學無友,則孤陋寡聞!徵求未見漢、魏石經拓本、日藏古寫本經卷!!尋求合作夥伴!!!----龖啓

362

主题

9

好友

3万

积分
     

诸子(学者)

辽西郡公

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

精华
27
名望
3960 点
功勋
642 点

帥印 复兴学士 活動之星 貢獻勳章

发表于 2017-5-3 11:15:04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7-5-3 11:13
“秋,七月,己巳,同盟于重丘,齊成故也。趙文子爲政,令薄諸侯之幣而重其礼。穆叔 ...



             杜預云夷儀之諸侯也。重丘,齊地。已巳,七月十二日,《經》誤才无。夷儀,本邢地,衛滅邢而衛邑。晉衛衎失國,使衛分之一邑。書入者,自外而入之,非國逆之例才无。《傳》在衛侯入夷儀上。《經》在下,從告才无。陳猶未服才无。遏,諸樊也。巢牛臣所殺。不書滅者,楚人不獲其尸。吳以卒告才无,未同盟而赴以名才无。伐齊而稱同盟,以明齊亦同盟。趙武代范匄。以重禮待諸侯。弭,止也。令尹,屈建。二十七年晉、楚盟于宋《傳》才无。屈建,子木。代屈建才无。宣十二年邲之役,楚有屈蕩,左廣之右。《世本》,屈蕩,屈建之祖父才无。今此屈蕩與之同姓名才无。前年不叛才无。離城,舒鳩城本乍才无。先至舒鳩。五人不及子木,與吳相遇而退才无。居楚兩軍之間才无。墊隘,慮水雨才无。簡閱精兵,駐後才无。視其形勢而救助之。吳還逐五子,至其本軍才无。五子既敗吳師,遂前及子木,共圍滅舒鳩才无下自夷儀與甯喜言張本才无。獻入陳之功,而不獻其俘。戎服,軍旅之衣,異於朝服才无。閼父,舜之後。當周之興,閼父武王陶正二字才无。舜,聖,故謂之神明。庸,用也。元女,武王之長女才无。胡公,閼父之子滿也。周得天下,封夏、殷二王,又封舜後,謂之恪=才无並二王後爲三國。其轉降,示敬而已,故曰三恪才无。言陳,周之甥,至今賴周德。陳桓公鮑卒,於是陳。事在魯桓五年。蔡出,桓公之子厲公也。五父也陳二字才无佗,桓公弟才无。殺大子免而代之,鄭莊公就定其位才无。欲立其出故才无。奉戴,猶奉事才无。陳莊公、宣公,皆厲公子才无。播蕩,流移失所才无。宣十年,陳夏徵舒弑靈公= =之子成公奔晉,自晉鄭而入也。億,度也。逞,盡也。謂鄭伯稽首告晉,請伐陳才无。未得伐陳命才无。前年陳從楚伐鄭東門才无。上辱大姬之靈才无。啟,開也。開道其心,故得勝。辟,誅也。方千里才无。方百里才无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ksohtml\wps132.tmp.png,差降才无。鄭武公、莊公周平王、桓王卿士才无。晉文公才无。城濮在僖二十八年才无。士莊伯,士弱也。謝晉受其功。前雖入陳,服之而已。故更伐以結成才无。《志》,古書才无。足,猶成也。雖得行,猶不能及遠才无。樞機之發,榮辱之主。蒍子馮之子才无。庀,治。閱數之才无。書土地之所宜。度量山林之材,以共國用才无。鳩,聚也。聚成藪澤,使民不得焚燎壞之才无,欲以備田獵之處才无。辨,別也。絕高曰京。大阜曰陵。別之以爲冢墓之地才无。淳鹵、埆薄之地。表異,輕其賦稅才无。疆界有流潦者,計數減其租入才无。偃豬,下濕之地。規度其受水多少才无。廣平曰原。防,隄也。隄防間地,不得方正如井田,別小頃町才无。隰,水岸才乍本乍芻牧之地才无。衍沃,平美之地。則如周制以井田才无。六尺==夫,九夫才无。量九土之所入,而治理其賦稅。籍,疏其毛色歲齒,以備軍用才无。車兵,甲士。步卒。使器杖有常數才无。得治國之。《傳》言楚之所以興才无。舟師才无,在二十四年也。攻巢門才无。啟,開門也。殪,死也。往年楚子將伐舒鳩,蒍子馮請退師以須其叛,楚子從之,卒獲舒鳩。故子木賞以其子才无。前年然明謂程鄭將死,今如其言,故知之才无。蔑,然明名。思而後行。言有次才无復國也。大叔儀也才无。皇,暇也。《詩·小雅》。言今我不能自容說,何暇念其後乎?謂甯子必身受禍,不得恤其後也。思使終可成。思其可復行才无。逸《書》。一人以喻君才无。弈,圍棋也。甯氏出自衛武公,及喜九世也。

《經》誤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經》誤”。
非國逆之例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非國逆之例”。
從告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從告”。
陳猶未服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陳猶未服”。
吳以卒告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吳以卒告”。
赴以名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赴以名”。
趙武代范匄,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趙武代范匄”。
盟于宋《傳》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盟于宋《傳》”。
代屈建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代屈建”。
屈建之祖父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屈建之祖父”。
同姓名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同姓名”。
前年辞不叛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前年辭不叛”。
舒鳩城本乍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舒鳩城”。
相遇而退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相遇而退”。
居楚兩軍之間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居楚兩軍之間”。
慮水雨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慮水雨”。
駐後爲陳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駐後爲陳”。
至其本軍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至其本軍”。
共圍滅舒鳩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共圍滅舒鳩”。
言張本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言張本”。
武王陶正二字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武王陶正”。
武王之長女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武王之長女”。
“謂之恪=才无並二王後爲三國”,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謂之恪,並二王後爲三國”。
故曰三恪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故曰三恪”。
桓公之子厲公也之,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桓公之子厲公也”。
“五父也陳二字才无佗,桓公弟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五父佗,桓公弟”。
定其位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定其位”。
欲立其出故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欲立其出故”。
猶奉事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猶奉事”。
皆厲公子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皆厲公子”。
流移失所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流移失所”。
“謂鄭伯稽首之告晉,請伐陳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謂鄭伯稽首告晉,請伐陳”。
未得伐陳命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未得伐陳命”。
伐鄭東門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伐鄭東門”。
上辱大姬之靈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上辱大姬之靈”。
方千里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方千里”。
方百里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方百里”。
差降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差降”。
桓王卿士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桓王卿士”。
晉文公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晉文公”。
僖二十八年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僖二十八年”。
謝晉受其功,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謝晉受其功”。
以結成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以結成”。
古書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古書”。
猶不能及遠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猶不能及遠”。
蒍子馮之子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蒍子馮之子”。
閱數之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閱數之”。
以共國用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以共國用”。
焚燎壞之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焚燎壞之”。
田獵之處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田獵之處”。
冢墓之地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冢墓之地”。
輕其賦稅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輕其賦稅”。
計數減其租入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計數減其租入”。
規度其受水多少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規度其受水多少”。
別爲小頃町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別爲小頃町”。
水岸才乍本乍濕,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水岸下濕”。
爲芻牧之地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爲芻牧之地”。
以爲井田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以爲井田”。
九夫爲井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九夫爲井”。
以備軍用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以備軍用”。
使器杖有常數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使器杖有常數”。
楚之所以興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楚之所以興”。
舟師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舟師”。
攻巢門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攻巢門”。
辞賞以与其子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辭賞以與其子”。
故知之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故知之”。
然明名,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然明名”。
言有次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言有次”。
大叔儀也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大叔儀也”。
思其可復行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思其可復行”。
一人以喻君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一人以喻君”。

以文會友,以友輔仁;獨學無友,則孤陋寡聞!徵求未見漢、魏石經拓本、日藏古寫本經卷!!尋求合作夥伴!!!----龖啓

362

主题

9

好友

3万

积分
     

诸子(学者)

辽西郡公

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

精华
27
名望
3960 点
功勋
642 点

帥印 复兴学士 活動之星 貢獻勳章

发表于 2017-5-3 11:17:05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7-5-3 11:15
杜預云:“夷儀之諸侯也。重丘,齊地。已巳,七月十二日,《經》誤也才无。夷儀,本邢地 ...



           《春秋經傳集解》襄五苐十八  杜氏  盡二十八年《傳》會于夷儀之歲,齊人城。其五月,秦、晉成。晉韓起如秦盟,秦伯車如晉盟,成而不結。杜預注:在二十四年。不直言會夷儀者,別二十五年夷儀會《傳》才无伯車,秦伯之弟鍼也。不結固也。《傳》後年脩成起本,當繼前年之末,而特跳此者,寫失之才无《釋文》:《傳》此《傳》本後年成,當續前卷二十五年之《傳》後,簡編爛脫,後人傳寫,因以在此耳。盟,音利,又音類。特跳,直彫反。傳寫,直專反,一本作轉。

      
《春秋經傳集解》襄五苐十八,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右旁簽“此卷端《傳》可在前卷《傳》末,跳出在此卷首,傳寫之失也。可讀加苐十七之奧也,以讀銷傳字可為說款”;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春秋經傳集解》襄五第十八”。
別二十五年夷儀會《傳》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別二十五年夷儀會”。
《傳》寫失之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傳》寫失之”。

以文會友,以友輔仁;獨學無友,則孤陋寡聞!徵求未見漢、魏石經拓本、日藏古寫本經卷!!尋求合作夥伴!!!----龖啓

362

主题

9

好友

3万

积分
     

诸子(学者)

辽西郡公

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

精华
27
名望
3960 点
功勋
642 点

帥印 复兴学士 活動之星 貢獻勳章

发表于 2017-5-3 11:17:56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7-5-3 11:17
《春秋經傳集解》襄五苐十八  杜氏  盡二十八年《傳》“會于夷儀之歲,齊人城郟。其五月, ...



            二十六年,春,秦伯之弟鍼如晉脩成,叔向命召行人子員。行人子朱曰:朱也當御。三云,叔向不應。子朱怒,曰:班爵同,何以黜朱於朝?撫劍從之。叔向曰:秦、晉不和久矣!今日之事,幸而集,晉國賴之。不集,三軍暴骨。子員道二國之言無私,子常易之。[url=]姦[/url]以事君者,吾所能也。拂衣從之。人救之。平公曰:晉其庶乎!吾臣之所爭者大。師曠曰:公室懼卑,臣不心競而力爭,不務德而爭善,私欲已侈,能無卑乎?衛獻公使子鮮復,。敬姒強命之。對曰:君無信,臣懼不免。敬姒曰:雖然,以吾故也。許諾。初,獻公使與甯喜言,甯喜曰:必子鮮在,不然必敗。故公使子鮮= =不獲命於敬姒,以公命與甯喜言曰:苟反,政由甯氏,祭則寡人。甯喜告蘧伯玉= =曰:瑗不得聞君之出,敢聞其入?遂行,從近關出。告右宰穀,右宰穀曰:不可。獲罪於兩君,天下誰畜之?悼子曰:吾受命於先人,不可以貳。穀曰:我請使焉而觀之。遂見公於夷儀。反,曰:君淹恤在外十二年矣,而無憂色,亦無寬言,猶夫人也。若不巳,死無日矣。悼子曰:子鮮在。右宰穀曰:子鮮在,何益?多而能亡,於我何悼子曰:雖然,不可以己。孫文子在戚,孫嘉聘於齊,孫襄居守。二月庚寅,甯喜、右宰穀伐孫氏,不克。伯國傷。甯子出舍於郊。伯國死,孫氏夜哭。國人召甯子= =復攻孫氏,克之。辛卯,殺子叔及大子角。書曰:甯喜弑其君剽。言罪之在甯氏也。孫林父以戚如晉。書曰:入于戚以叛。罪孫氏也。臣之祿,君實有之。義則進,否則奉身而退,專祿以周旋,戮也。
以文會友,以友輔仁;獨學無友,則孤陋寡聞!徵求未見漢、魏石經拓本、日藏古寫本經卷!!尋求合作夥伴!!!----龖啓

362

主题

9

好友

3万

积分
     

诸子(学者)

辽西郡公

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

精华
27
名望
3960 点
功勋
642 点

帥印 复兴学士 活動之星 貢獻勳章

发表于 2017-5-3 11:19:23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7-5-3 11:17
“二十六年,春,秦伯之弟鍼如晉脩成,叔向命召行人子員。行人子朱曰:‘朱也當御。’三 ...



          杜預云衎雖未居位,林父專邑背國,猶叛也。會夷儀歲之成才无。欲使秦命才无。御,進也。言次當行才无大夫才无。黜,退也。從叔向也。集,成才无。拂衣,褰裳也。庶幾於治才无。謂二子不心競忠,而才乍本乍劍拂衣才无。爭謂所行。私欲侈,則公義廢才无。使巳求反國才无不能。敬姒,獻公及子鮮之母才无。言復國才无才无。子鮮賢,國人信之,必欲使在其間才无。不得止命才无。十四年,孫氏欲逐獻公,瑗走,從近關出才无。衛大夫才无。前出獻公,今弑剽才无。畜,猶容也。悼子,寧喜也。受命在二十年才无。觀,知可還否才无。淹,久也。言其人猶如故才无。巳,止也。言子鮮義,多不過亡出才无。二子,孫文子之子才无。伯國,孫襄也。父兄皆不在,故乘弱攻之才无。欲奔才无。子叔,衛侯剽才无。言子叔,剽無謚故才无。嫌受父命納舊君無罪,故發。以邑屬晉才无。林父事剽而衎入,義可以退。唯以專邑自隨罪,故發之才乍本乍

   
歲之成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歲之成”。
欲使荅秦命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宋興國軍學本作“欲使答秦命”;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欲使荅秦命”。
言次當行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言次當行”。
同爲大夫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同爲大夫”。
“集,成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集,成”。案: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注》文“集成”二字刻成大字混入《傳》文。
庶幾於治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庶幾於治”。
而抚才乍本乍劍拂衣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而撫劍拂衣”。
爭謂所行爲善,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爭謂所行爲善”。
則公義廢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則公義廢”。
使爲巳求反國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使爲巳求反國”。
辞不能,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辭不能”。
獻公及子鮮之母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獻公及子鮮之母”。
言復國才无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言復國”。
必欲使在其間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必欲使在其間”。
不得止命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不得止命”。
從近關出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從近關出”。
衛大夫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衛大夫”。
今弑剽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今弑剽”。
受命在二十年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受命在二十年”。
知可還否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宋興國軍學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知可還否”;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作“知可否”。
言其爲人猶如故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言其爲人猶如故”。
多不過亡出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多不過亡出”。
孫文子之子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孫文子之子”。
故乘弱攻之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故乘弱攻之”。
欲奔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欲奔”。
衛侯剽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衛侯剽”。
剽無謚故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剽無謚故”。
故發,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故發”。
以邑屬晉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以邑屬晉”。
故《傳》發之才乍本乍,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三本作“故《傳》發之”。

以文會友,以友輔仁;獨學無友,則孤陋寡聞!徵求未見漢、魏石經拓本、日藏古寫本經卷!!尋求合作夥伴!!!----龖啓

362

主题

9

好友

3万

积分
     

诸子(学者)

辽西郡公

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

精华
27
名望
3960 点
功勋
642 点

帥印 复兴学士 活動之星 貢獻勳章

发表于 2017-5-26 23:12:56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7-5-3 11:19
杜預云:“衎雖未居位,林父專邑背國,猶爲叛也。脩會夷儀,歲之成也才无。欲使荅秦命也才 ...



              甲午,衛侯入。書曰:復歸。國納之也。大夫逆於竟者,執其手而與之言。道逆者,自車揖之。逆於門者,頷之而已。公至,使讓大叔文子曰:寡人淹恤在外,二三子皆使寡人朝夕聞衛國之言,吾子獨不在寡人。古人有言曰:非所怨,勿怨。寡人怨矣。對曰:臣知罪矣!臣不佞,不能負羈絏,以從才无扞牧圉,臣之罪一也。有出者,有居者。臣不能貳,通外內之言以事君,臣之罪二也。有二罪,敢忘其死?乃行,從近關出。公使止之。人侵戚東鄙,孫氏愬于晉=戍茅氏。殖綽伐茅氏,殺晉戍三百人。孫蒯追之,弗敢擊。文子曰:厲之不如。遂從衛師,敗之圉。雍鉏獲殖綽。復愬于晉。鄭伯賞入陳之功。三月,甲寅朔,享子展,賜之先路三命才乍本乍,先八邑。賜子產次路,再命之服,先六邑。子產邑,曰:自上以下,降殺以兩,也。臣之位在四,且子展之功也。臣不敢及賞,請邑。公固予之。乃受三邑。公孫揮曰:子產其將知政矣!讓不失晉人孫氏故,召諸侯,將以討衛也。夏,中行穆子來聘,召公也。楚子、秦人侵吳,及雩婁,聞吳有備而還。遂侵鄭。五月,至城麇。鄭皇頡戍之。出,與楚師戰,敗。穿封戌囚皇頡,公子圍與之爭之。正於伯州犁。伯州犁曰:請問於囚。乃立囚。伯州犁曰:所爭,君子也,其何不知?上其手,曰:夫子王子圍,寡君之貴介弟也。下其手,曰:此子穿封戍,方城外之縣尹也。誰獲子?囚曰:頡遇王子,弱焉。戍怒,抽戈逐王子圍,弗及。楚人以皇頡歸。印堇父與皇頡戍城麇,楚人囚之,以獻於秦。鄭人取於印氏以請之,子大叔令正,以請。子產曰:不獲。受楚之功而取於鄭,不可謂國。秦不其然。若曰:拜君之勤鄭國。微君之惠,楚師其猶在敝邑之城下。其可。弗從,遂行。秦人不予。更幣,從子產,而後獲之。六月,公會晉趙武、宋向戌、鄭良霄、曹人澶淵以討衛,疆戚田。取衛西鄙懿氏六十以與孫氏。趙武不書,尊公也。向戌不書,後也。鄭先宋,不失所也。於是衛侯會之。晉人執甯喜、北宮遺,使女齊以先歸。衛侯如晉=人執而囚之於士弱氏。秋,七月,齊侯、鄭伯衛侯故如晉,晉侯兼亨之。晉侯賦《嘉樂》才无。國景子相齊侯,賦《蓼蕭》。子展相鄭伯,賦《緇衣》。叔向命晉侯拜二君,曰:寡君敢拜齊君之安我先君之宗祧也,敢拜鄭君之不貳也。國子使晏平仲私於叔向,曰:晉君宣其明德於諸侯,恤其患而補其闕,正其違而治其煩,所以盟主也。今臣執君,若之何?叔向告趙文子= =以告晉侯= =言衛侯之罪,使叔向告二君。國子賦《轡之柔矣》,子展賦《將仲子兮》,晉侯乃許歸衛侯。叔向曰:鄭七穆,罕氏其後亡者也。子展儉而壹。初,宋芮司徒生女子,赤而毛,棄諸堤下。共姬之妾取以入,名之曰棄。長而美。平公入夕,共姬與之食。公見棄也而視之,尤。姬納諸御,嬖,生佐。惡而婉。一本美而很,合左師畏而惡之。寺人惠牆伊戾大子內師而無寵。秋,楚客聘於晉,過宋。大子知之,請野享之。公使往,伊戾請從之。公曰:夫不惡女才无對曰:小人之事君子也,惡之不敢遠,好之不敢近。敬以待命,敢有貳心乎?縱有共其外,莫共其內。臣請往也。遣之。至,則欿,用牲,加書,徵之。而騁告公曰:大子將爲乱,既與楚客盟矣。公曰:我子,又何求?對曰:欲速。公使視之,則信有焉。問諸夫人與左師,則皆曰:固聞之。公囚大= =曰:唯佐也能免我。召而使請,曰:日中不來。吾知死矣。左師聞之,聒而與之語。過期,乃縊而死。佐大子,公徐聞其無罪也,乃伊戾。左師見夫人之步馬者,問之,對曰:君夫人氏也。左師曰:君夫人?余胡弗知?圉人歸,以告夫人= =使饋之錦與馬,先之以玉,曰:君之妾棄,使某獻。左師改命曰:君夫人。而後再拜稽首受之。鄭伯歸自晉,使子西如晉聘,曰:寡君來煩執事,懼不免於戾。使夏謝不敏。君子曰:善事大國。初,楚伍參與蔡太師子朝友,其子伍舉與聲子相善也。伍舉娶於王子牟,王子牟申公而亡,楚人曰:伍舉實送之。伍舉奔鄭,將遂奔晉。聲子將如晉,遇之於鄭郊,班荊相與食,而言復故。聲子曰:子行也!吾必復子。及宋向戌將平晉、楚,聲子通使於晉。還如楚,令尹子木與之語,問晉故焉。且曰:晉大夫與楚孰賢?對曰:晉卿不如楚,其大夫則賢,皆卿材也。如杞、梓、皮革,自楚往也。雖楚有材,晉實用之。子木曰:夫獨無族姻乎?對曰:雖有,而用楚材實多。歸生聞之:國者,賞不僣而刑不濫。賞僣,則懼及淫人;刑濫,則懼及善人。若不幸而過,寧僣無濫。與其失善,寧其利淫。無善人,則國從之。《詩》曰:人之云亡,邦國殄瘁。無善人之謂也。故《夏書》曰:與其殺不辜,寧失不經。懼失善也。《商頌》有之曰:不僣不濫,不敢怠皇,命于下國,封建厥福。此湯所以獲天福也。古之治民者,勸賞而畏刑,恤民不倦。賞以春夏,刑以秋冬。是以將賞之加膳= =則飫賜,此以知其勸賞也。將刑之不舉= =則徹樂,此以知其畏刑也。夙興夜寐,朝夕臨政,此以知其恤民也。三者,之大節也。有無敗。今楚多淫刑,其大夫逃死於四方,而之謀主,以害楚國,不可救療,所謂不能也。’‘子儀之,析公奔晉。晉人寘諸戎車之殿,以謀主。繞角之役,晉將遁矣,析公曰:楚師輕窕,易震盪也。若多鼓鈞聲,以夜軍之,楚師必遁。晉人從之,楚師宵潰。晉遂侵蔡,襲沈,獲其君;敗申、息之師於桑隧,獲申麗而還。鄭於是不敢南面。楚失華夏,則析公之也。雍子之父兄譖雍子,君與夫不善是也。雍子奔晉,晉人與之鄐,以謀主。彭城之役,晉、楚遇於靡角之。晉將遁矣。雍子發命於軍曰:歸老幼,反孤疾,二人役,歸一人,簡兵蒐乘,秣馬蓐食,師陳焚次,明日將戰。行歸者而逸楚囚,楚師宵潰。晉降彭城而歸諸宋,以魚石歸。楚失東夷,子辛死之,則雍子之也。子反與子靈爭夏姬,而雍害其事,子靈奔晉。晉人與之邢,以謀主。扞禦北狄,通吳於晉,教吳叛楚,教之乘車、射御、驅侵,使其子狐庸吳行人焉。吳於是伐巢,取駕,克棘,入州來。楚罷於奔命,至今患,則子靈之也。若敖之乱,伯賁之子賁皇奔晉=人與之苗,以謀主。鄢陵之役,楚晨壓晉軍而陳,晉將遁矣。苗賁皇曰:楚師之良,在其中軍王族而已。若塞井夷,成陳以當之,欒、范易行以誘之,中行、二郤必克二穆。吾乃四萃於其王族,必大敗之。晉人從之,楚師大敗,王夷師熸,子反死之。鄭叛吳興,楚失諸侯,則苗賁皇之也。子木曰:是皆然矣。聲子曰:今又有甚於此才无。椒舉娶於申公子牟=得戾而亡,君大夫謂椒舉:女實遣之!懼而奔鄭,引領南望曰:庶幾赦亦弗圖也。今在晉矣。晉人將與之縣,才无比叔向。彼若謀害楚國,豈不患?子木懼,言諸王,益其祿爵而復之。聲子使椒鳴逆。許靈公如楚,請伐鄭,曰:師不興,孤不歸矣!八月,卒于楚=子曰:不伐鄭,何以求諸侯?冬十月,楚子伐鄭。鄭人將禦之,子產曰:晉、楚將平,諸侯將和,楚王是故昧於一來。不如使逞而歸,乃易成也。夫小人之性,釁於勇,嗇於禍,以足其性而求名焉者,非國家之利也。若何從之?子展說,不禦寇。十二月,乙酉,入南,墮其城。涉於樂氏,門于師之梁。縣門發,獲九人焉。涉於氾而歸,而後葬許靈公。衛人歸衛姬于晉,乃釋衛侯。君子是以知平公之失政也。晉韓宣子聘于周,王使請事。對曰:晉士起將歸時事於宰旅,無他事矣。王聞之曰:韓氏其昌阜於晉乎!不失舊。齊人城郟之歲,其夏,齊烏餘以廩丘奔晉。襲衛羊角,取之。遂襲我高魚。有大雨,自其竇入,介其庫,以登其城,克而取之。又取邑于宋。於是范宣子卒,諸侯弗能治也,及趙文子政,乃卒治之。文子言於晉侯曰:盟主。諸侯或相侵也,則討之使歸其地。今烏餘之邑,皆討類也。而貪之,是無以盟主也。請歸之!公曰:諾。孰可使也?對曰:胥梁帶能無用師。晉侯使往。《釋文》:將仲子兮,將,七羊反,《注》同,本亦無字,此依《詩序》。鄭七穆,謂子展公孫舍之,罕氏也;子西公孫夏,駟氏也;子產公孫僑,國氏也;伯有良霄,良氏也;子大叔游吉,遊氏也;子石公孫段,豐氏也;伯石印段,印氏也。穆公十一子,謂子良,公子去疾也;子罕,公子喜也;子駟,公子駢也;國,公子發也;子孔,公子嘉也;子游,公子偃也;子豐也;子印也;子羽也;子然也;士子孔也。子然、二子孔已亡,子羽不卿,故止七也。
以文會友,以友輔仁;獨學無友,則孤陋寡聞!徵求未見漢、魏石經拓本、日藏古寫本經卷!!尋求合作夥伴!!!----龖啓

362

主题

9

好友

3万

积分
     

诸子(学者)

辽西郡公

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

精华
27
名望
3960 点
功勋
642 点

帥印 复兴学士 活動之星 貢獻勳章

发表于 2017-5-26 23:14:50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7-5-26 23:12
“甲午,衛侯入。書曰:‘復歸。’國納之也。大夫逆於竟者,執其手而與之言。道逆者, ...



以從才无扞牧圉,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以從扞牧圉”。
賜之先路三命才乍本乍服,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三本作“賜之先路三命之服”。
晉侯賦《嘉樂》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三本無“矣”字。
太子痤一本美而很,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大子痤美而很”;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作“大子座美而很”。
夫不惡女才无乎,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三本作“夫不惡女乎”。
乃享伊戾,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乃亨伊戾”。
楚失華夏,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楚失華夏”。
君與夫人不善是也,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同;唐石經、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君與大夫不善是也”。案:竹添氏《會箋》本作“君與大夫不善是也”未從卷子鈔本,漏校此條。
甚於此才无,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甚於此”;唐石經“者”乃小字後添附。
椒舉娶於申公子牟=得戾而亡,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椒舉娶於申公子牟子牟得戾而亡”。案:竹添氏《會箋》遺漏此條。
才无比叔向,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為”字。
聲子使椒鳴逆,金澤文庫卷子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聲子使椒鳴逆之

以文會友,以友輔仁;獨學無友,則孤陋寡聞!徵求未見漢、魏石經拓本、日藏古寫本經卷!!尋求合作夥伴!!!----龖啓

362

主题

9

好友

3万

积分
     

诸子(学者)

辽西郡公

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

精华
27
名望
3960 点
功勋
642 点

帥印 复兴学士 活動之星 貢獻勳章

发表于 2017-5-26 23:18:45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7-5-26 23:14
以從君才无扞牧圉,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 ...



            魯襄公廿有七年《經》冬十有二月本乍日有食本乍”,杜預注:今《長》推十一月朔,非十二月。《傳》曰:辰在申,再失閏。若是十二月,則三失閏,故知《經》誤才无”《左氏》:“十一月,乙亥,朔,日有食之。辰在申,司過也,再失閏矣。”杜預注:今《長》推十一月朔,非十二月。《傳》曰:辰在申,再失閏。若是十二月,則三失閏,故知《經》誤。《正義》此《經》言十二月,而《傳》言十一月,今杜以《長歷》推之,乙亥是十一月朔,非十二月也。《傳》曰:辰在申,再失閏矣。若是十二月,當辰在亥,以申亥,則是三失閏,非再失也。推歷與《傳》合,知《傳》是而《經》誤也。
案:根據國、內外專家推算:魯襄公廿有七年即公元前546年,在中原確實可以見到一次食分達0.92的大食分日食!參見張培玉先生《中國先秦史歷表》附錄2《春秋日食表》或https://eclipse.gsfc.nasa.gov/5MCSEmap/-0599--0500/-545-10-13.gif。龖案:所有曾經發生和將要發生的日食與月食,全部數據已公布在美國國家宇航局NASA網站上!相關《春秋》所記“十有二月”日食帶圖詳附圖版,而且出現此次日食的這一天,紀日干支恰爲“而非”。《五行志》:“二十七年‘十二月乙亥朔,日有食之。’董仲舒以爲禮義將大滅絕之象也。時吳子好勇,使刑人守門;蔡侯通於世子之妻;莒不早立嗣。後閽戕吳子,蔡世子般弒其父,莒人亦弒君而庶子爭。劉向以爲自二十年至此歲,八年間日食七作,禍亂將重起,故天仍見戒也。後齊崔杼弒君,宋殺世子,北燕伯出奔,鄭大夫自外入而篡位,指略如董仲舒。劉歆以爲九月周、楚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以文會友,以友輔仁;獨學無友,則孤陋寡聞!徵求未見漢、魏石經拓本、日藏古寫本經卷!!尋求合作夥伴!!!----龖啓

362

主题

9

好友

3万

积分
     

诸子(学者)

辽西郡公

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

精华
27
名望
3960 点
功勋
642 点

帥印 复兴学士 活動之星 貢獻勳章

发表于 2017-5-26 23:20:20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7-5-26 23:18
魯襄公廿有七年《經》“冬十有二月乙卯亥本乍朔日有食蝕本乍之”,杜預注:“今《長歷》 ...



            二十八年,春,無冰。梓慎曰:今茲宋、鄭其饑乎?歲在星紀,而淫於玄枵,以有時菑,陰不堪陽。蛇乘龍。龍,宋、鄭之星也,宋、鄭必饑。玄枵,虛中也。枵,耗名也。土虛而民耗,不饑何夏,齊侯、陳侯、蔡侯、北燕伯、杞伯、子、沈子、白狄朝于晉,宋之盟故也。齊侯將行,慶封曰:我不與盟,何於晉才无陳文子曰:先事後賄,也。小事大,未獲事焉,從之如志,也。雖不與盟,敢叛晉乎?重丘之盟,未可忘也。子其勸行!衛人討甯氏之党,故石惡出奔晉。衛人立其從子圃以守石氏之祀,也。邾悼公來朝,時事也。秋,八月,大雩,旱也。蔡侯歸自晉,入于鄭。鄭伯享之,不敬。子產曰:蔡侯其不免乎?日其過此也,君使子展迋勞於東門之外,而傲。吾曰:猶將更之。今還,受享而惰,乃其心也。君小國才无事大國,而惰傲以已心,將得死乎?若不免,必由其子。其君也,淫而不父。僑聞之,如是者,恒有子禍。孟孝伯如晉,告將宋之盟故如楚也。蔡侯之如晉也,鄭伯使游吉如楚。及漢,楚人還之,曰:宋之盟,君實親辱。今吾子來,寡君謂吾子姑還!吾將使馹奔問諸晉而以告。子大叔曰:宋之盟,君命將利小國,而亦使安定其社稷,鎮撫其民人,以禮承天之休,此君之憲令,而小國之望也。寡君是故使吉奉其皮幣,以歲之不易,聘於下執事。今執事有命曰:女何與政令之有?必使而君棄而封守,跋涉山川,蒙犯霜露,以逞君心。小國將君是望,敢不唯命是聽?無乃非盟載之言,以闕君德,而執事有不利焉,小國是懼。不然,其何勞之敢憚?子大叔歸,復命,告子展曰:楚子將死矣!不脩其政德,而貪昧於諸侯,以逞其原,欲久得乎?《周易》有之,在復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ksohtml\wps41C.tmp.png之頤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ksohtml\wps41D.tmp.png,曰:迷復,凶。其楚子之謂乎?欲復其原,而棄其本,復歸無所,是謂迷復。能無凶乎?君其往也!送葬而歸,以快楚心。楚不幾十年,未能恤諸侯也。吾乃休吾民矣曰:今茲周王及楚子皆將死。歲棄其次,而旅於明年之次,以害鳥帑。周、楚惡之。九月,鄭游吉如晉,告將朝于楚,以從宋之盟。子產相鄭伯以如楚,舍不。外僕言曰:昔先大夫相先君,適四國,未嘗不壇。自是至今,亦皆循之。子草舍,無乃不可乎?子產曰:大適小,則壇。小適大,苟舍而已,焉用壇?僑聞之,大適小有五美:宥其罪戾,赦其過失,救其菑患,賞其德刑,教其不及。小國不困,懷服如歸。是故作壇以昭其功,宣告後人,無怠於德。小適大有五惡:說其罪戾,請其不足,行其政事,共其職貢,從其時命。不然,則重其幣帛,以賀其福而弔其凶,皆小國之禍也。焉用作壇以昭其禍?所以告子孫,無昭禍焉可也。齊慶封好田而耆酒,與慶舍政。則以其內實遷于盧蒲嫳氏,易內而飲酒。數日,國遷朝焉。使諸亡人得賊者,以告而反之。故反盧蒲癸=臣子之,有寵,妻之。慶舍之士謂盧蒲癸曰:男女辨姓,子不辟宗,何也?曰:宗不余辟,余獨焉辟之?賦斷章,余取所求焉,惡識宗癸言王何而反之。二人皆嬖。使執寢戈而先後之。公膳,日雙雞。饔人竊更之以鶩,御者知之,則去其肉而以其洎饋。子雅、子尾怒。慶封告盧蒲嫳。盧蒲嫳曰:譬之如禽獸,吾寢處之矣。使析歸父告晏平仲。平仲曰:嬰之眾不足用也,知無能謀也。言弗敢出,有盟可也。子家曰:子之言云,又焉用盟?告兆郭子車。子車曰:人各有以事君,非佐之所能也。陳文子謂桓子,曰:禍將作矣!吾其何得?對曰:得慶氏之木百車於莊。文子曰:可慎守也巳!盧蒲癸、王何卜攻慶氏,示子之兆,曰:或卜攻讎,敢獻其兆。子之曰:克,見血。冬,十月,慶封田于萊,陳無宇從。丙辰,文子使召之。請曰:無宇之母疾病,請歸。慶季卜之,示之兆,曰:死。奉龜而泣。乃使歸。慶嗣聞之,曰:禍將作矣!謂子家:速歸!禍作必於嘗,歸猶可及也。子家弗聽,亦無悛志。子息曰:亡矣!幸而獲在吳、越。陳無宇濟水而戕舟發梁。盧蒲姜謂癸曰:有事而不告我,必不捷矣。癸告之。姜曰:夫子愎,莫之止,將不出。我請止之。癸曰:諾。十一月,乙亥,嘗於大公之廟,慶舍。盧蒲姜告之,且止之。弗聽,曰:誰敢者?遂如公才无。麻嬰尸,慶奊上獻。盧蒲癸、王何執寢戈,慶氏以其甲環公宮。陳氏、鮑氏之圉人優。慶氏之馬善驚,士皆釋甲束馬而飲酒,且觀優,至於魚。欒、高、陳、鮑之徒介慶氏之甲。子尾抽桷擊扉三才无,盧蒲癸自後刺子之,王何以戈擊之,解其左肩。猶援廟桷,動於甍,以俎壺投,殺人而後死。遂殺慶繩、麻嬰。公懼,鮑國曰:羣臣君故也。陳須無以公歸,稅服而如內宮。慶封歸,遇告亂者。丁亥,伐西門,弗克。還伐北門,克之。入,伐內宮,弗克。反,陳于嶽,請戰,弗許,遂來奔。獻車於季武子,美澤可以。展莊叔見之,曰:車甚澤,人必瘁,宜其亡也。叔孫穆子食慶封= =汜祭。穆子本乍,使工之誦《茅鴟》。亦不知。既而齊人來讓,奔吳=句餘予之朱方,聚其族焉而居之,富於其舊。子服惠伯謂叔孫曰:天殆富淫人,慶封又富矣!穆子曰:善人富謂之賞,淫人富謂之殃。天其殃之也,其將聚而殲旃才无癸巳,天王崩。未來赴,亦未書,也。崔氏之亂,喪羣公子。才无在魯,叔孫還在燕,賈在句瀆之丘。及慶氏亡,皆召之,具其器用而反其邑焉。與晏子邶殿,其鄙六十,弗受。子尾曰:富,人之所欲也,何獨弗欲?對曰:慶氏之邑足欲,故亡。吾邑不足欲也,益之以邶殿,乃足欲。足欲,亡無日矣。在外不得宰吾一邑。不受邶殿,非惡富也,恐失富也。且夫富,如布帛之有幅焉。之制度,使無遷也。夫民,生厚而用利,於是乎正德以幅之,使無黜嫚,謂之幅利=過則敗。吾不敢貪多,所謂幅也。與北郭佐邑六十,受之。與子雅邑,多受少。與子尾邑,受而稍致之。公以忠,故有寵。釋盧蒲嫳於北竟。求崔杼之尸,將戮之,不得。叔孫穆子曰:必得之。武王才无十人,崔杼其有乎?不十人,不足以葬。既,崔氏之臣曰:與我其拱璧,吾獻其柩。於是得之。十二月,乙亥,朔,齊人遷莊公,殯於大寢。以其棺尸崔杼於市,國人猶知之,皆曰:崔子也。宋之盟故,公及宋公、陳侯、鄭伯、許男如楚。公過鄭=何本乍不在。伯有迋勞於黃崖,不敬。穆叔曰:伯有無戾於鄭=必有大咎。敬民之主也,而棄之,何以承守?鄭人不本乍,必受其辜。濟澤之何,行潦之蘋藻,寘諸宗室,季蘭之,敬也。才无棄乎及漢,楚康王卒。公欲反,叔仲昭伯曰:我楚國之,豈一人?行也!子服惠伯曰:君子有遠慮,小人從邇。飢寒之不恤,誰并一本?不如姑歸也。叔孫穆子曰:叔仲子專之矣,子服子,始學者也。榮成伯曰:遠圖者,忠也。公遂行。宋向戌曰:我一人之,非楚也。飢寒之不恤,誰能恤楚?姑歸而息民,待其立君而之備。宋公遂反。楚屈建卒。趙文子喪之如同盟,也。王人來告喪。問崩日,以甲寅告,故書之,以徵過也。《釋文》:君小國,事大國古本無字。故鉏,仕居反,公子鉏也,本故公鉏者非。
以文會友,以友輔仁;獨學無友,則孤陋寡聞!徵求未見漢、魏石經拓本、日藏古寫本經卷!!尋求合作夥伴!!!----龖啓

362

主题

9

好友

3万

积分
     

诸子(学者)

辽西郡公

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

精华
27
名望
3960 点
功勋
642 点

帥印 复兴学士 活動之星 貢獻勳章

发表于 2017-5-26 23:23:04 |显示全部楼层
zqc4124 发表于 2017-5-26 23:20
“二十八年,春,無冰。梓慎曰:‘今茲宋、鄭其饑乎?歲在星紀,而淫於玄枵,以有時菑, ...



君小國才无事大國,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君小國事大國”。
吾乃休吾民矣,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唐石經、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如此;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作“吾乃休吾民”。
舍不,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作“舍不爲壇”;唐石經作“草舍不爲壇”,其中“草舍不”為“舍不”後塗改而成。
子草舍,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今子草舍”。
惡識宗,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惡識宗”。
嘗于大公之廟二字不可讀,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眉簽‘之廟’衍字”;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嘗于大公之廟”。卷子鈔本紙背記曰家本‘之廟’二字衍字也,清本、永範本同之,定安本無字。
慶舍事,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慶舍事”。
遂如公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遂如公”。
擊扉三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擊扉三”。
穆子不本乍說,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作“穆子弗說”;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穆子不說”。
其將聚而殲旃矣才无,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其將聚而殲旃”。
故公才无鉏在魯,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故鉏在魯”。
武王才无十人,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武王有亂十人”。
公過鄭=何本乍不在,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公過鄭鄭伯不在”。
鄭人不本乍討,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鄭人弗討”;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鄭人不討”。
才无棄乎,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敬其才无可弃乎”;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敬可棄乎”。
誰遑恤并一本其後,金澤文庫卷子鈔本如此;唐石經、宋興國軍學本、宋淳熙三年阮仲猷種德堂本、宋慶元六年紹興府刻宋元遞修本作“誰遑其後”。

以文會友,以友輔仁;獨學無友,則孤陋寡聞!徵求未見漢、魏石經拓本、日藏古寫本經卷!!尋求合作夥伴!!!----龖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