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716|回复: 35

[综合讨论] ---浅谈马克思主义为什么在西方失败而在中国成功(网络)

[复制链接]

43

主题

1

好友

926

积分
     

游学士子

Rank: 3

精华
0
名望
130 点
功勋
0 点
发表于 2017-7-13 20:48:41 |显示全部楼层
一谈起马克思主义,现在有两个影响很大的说法,让大家莫衷一是:

  第一个说法:马克思主义在西方世界都失败了,就你中国还坚持,你违反世界主流,迟早失败

  第二个说法:如果马克思主义这么好,而马克思又是西方人,那么不是正好说明西方比中国强么?

  这两个说法流传甚广,尤其在网络上,影响了相当多的年轻人。

  这两个说法来源于同一部分人,他们要表达的目标都是“中国不行”、“全盘西化”,恰好从上面两个方面,都可以论证“中国不行”。

  那么,事实真的如此么?我们应该如何看待马克思主义在西方的失败?如何看待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发展?中国真的不行么?

  我们不妨来深入的分析一下。

  一、        马克思主义思想在全世界的地位和影响

  作为一种思想体系的“马克思主义”,它在国际上的影响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以下摘录一些最近几年西方国家对马克思思想的评价。


  


  1999年10月,英国BBC广播公司评选千年“最伟大的思想家”,马克思荣登榜首。评选后该公司指出:“马克思作为一个哲学家、社会科学家、历史学家和革命者所取得的成果,在今天仍然得到学术界的尊重”。
  到了2005年7月,他们在“我们这个时代”栏目中,又开展了一项题为“谁是现今英国人心目中的最伟大的哲学家”的调查,结果马克思的票数远远超过休谟、康德、柏拉图等人,而荣登榜首。栏目主持人布拉格宣布说:“马克思登选为最伟大哲学家有诸多因素,但是能够解释一切的理论是他夺冠的最重要原因。”(“能够解释一切的理论”就是马克思的唯物主义历史观)
  剑桥大学政治学教授加里斯特?琼斯就此发表评论说:“如果你读《共产党宣言》,你不得不承认它是一个很有力、很了不起的文件。虽然出版于1848年,但我们现在经常谈到的全球化、裁员、跨国公司、世界经济朝这个或那个方向发展,所有这些内容书中都能找到,它有令人惊讶的现实意义,其它任何文献都没有这个力量。”
  德国《明镜》周刊2005年作过一次民调,结果显示:2/3的东德人、56%的西德人认为:“SHZY是一种好的思想,只是迄今为止实施得较差”。2005年8月22日,《明镜》周刊刊登题为《多数德国人认为马克思主义仍有现实意义》封面文章,在国内外引起轰动。当该周刊记者问到不来梅大学劳动和经济研究所所长鲁道夫?希克尔和柏林自由大学历史学家保罗?诺尔特,为什么马克思的思想和著作现在还有如此大的吸引力,希克尔回答说:“作为社会理论家,马克思揭示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发展规律以及物质基础——上层建筑模式,并勾画出一个现代社会发展的远景。这些在过去都非常吸引人,现在仍令人神往。”这两位学者都认为:“马克思改变了世界。”并且说:“在21世纪初,我们需要象马克思这样的思想家以令人信服的方式分析资本主义的形势。”
  1998年5月13至16日,在法国巴黎召开“纪念《共产党宣言》发表150周年国际大会”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与会,会议主题是:如何取代资本主义?如何实现人类的解放?法国《人道报》是这样报道的:“今年,从纽约到东京,从圣保罗到耶路撒冷,从新德里到伦敦,到处都奏响了《共产党宣言》的乐章,这次会议将再次使历史沸腾起来。”
  法国《星期四事件》报用“《共产党宣言》150周年华诞,谁来吹生日腊烛——马克思老爹后继有人”为题进行报道。
  英国《经济学家》周刊2002年12月21日发表题为《共产主义后的马克思》,认为一千年来最伟大的思想家是马克思,爱因斯坦、牛顿和达尔文分列第二、三、四名。文章指出:“在今天的西欧和美国,以大学生和非专业为对象的关于马克思的书一直销量稳定,而且这方面的新书还在不断问世。”
  伦敦经济学院教授梅格纳德?德赛在最近出版的新书《马克思的报复》、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今天为什么要读马克思》,指出:“马克思遭到了误解,这位伟人在许多问题上的看法都是正确的,他应当得到更多的承认”
  法国著名经济学家杜梅尼尔和列维说:“马克思主义对我们来说是理解超越资本主义社会改革的最好办法。”

  类似的评价还有很多。不再列举。

  可以说,即使在西方社会,马克思主义思想体系也有很高的地位!尤其在经历过金融危机、占领华尔街运动之后,有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开始重新在马克思主义思想中去寻找解决方案。

  二、        马克思主义思想在全世界的实践

  马克思主义思想在全球具有崇高的地位,那么,以马克思主义思想为指导的社会实践,效果又怎么样呢?

  很遗憾,与在思想领域的崇高影响力不同,在社会实践领域,马克思主义并没有获得大的成功,尤其在它的诞生地:西方。

  18世纪后,西方工业革命基本完成,社会繁荣,导致大量的新思想诞生。马克思主义也是在那个背景下诞生的。

  但是,一种新思想的诞生是一回事,能不能被社会接受,能不能在社会上付诸实施又是另外一回事。

  在19世纪到20世纪初,频繁爆发的经济危机和战乱让西方世界的工人阶级产生觉醒,欧洲大地曾经多次出现过工人运动,包括“第一国际”“第二国际”以及“共产国际”运动,他们都试图在欧洲推行马克思主义理论。

  随着二战的结束,西方社会开始经济腾飞,马克思期盼的“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并没有发生,反而随着社会生产的快速发展,中产阶级大量涌现,西方国家政府也开始注重调节贫富差距,缓解社会矛盾,导致社会矛盾逐渐缩小,工人运动的基础逐渐丧失。

  于是,作为一种社会政治运动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在西方世界逐步失败。

  在其他地区:

  冷战时期,苏联阵营的国家基本上坚持马克思主义思想,到了1990年以后,随着冷战结束、苏东巨变、苏联解体,马克思主义的思想作为一种政治指导思想首先在苏联和东欧国家被解除,至此,马克思主义的实践在整个欧洲宣告失败。

  需要补充的是,马克思主义思想作为一个整体在西方世界失败了,但马克思的某些具体思想还是被西方社会所接受和实施。如在罗斯福新政中,“政府干预的资本主义”体系就把马克思提出的诸如“高额累进所得税制”、“高额累进遗产税制”、“社会失业保障制”制度加以立法实施,从而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贫富分化。



  


  目前,坚持实行马克思主义的,在全球范围内仅有中国,越南,古巴以及少量拉美国家。在这其中,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实践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其他几个国家正在积极模仿中国,进行变革。

  这就是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社会实践在全世界的现状。应该说,从整体上看,马克思主义实践在全球并不成功。

  那为什么马克思主义在它诞生的本土不能获得成功,却在中国意外地获得了空前的成功?

  三、        中西方不同的的思维土壤

  一棵树要想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首先必须有适合它生长的土壤。有些土壤适合这些树种,有些适合另外一些。

  同样,一种社会学上的理论要在社会上进行成功的实践,也需要与之相适应的土壤。这个“土壤”是这个社会的文化环境、思维方式。

  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实施也是一样,必须找到与它相适应的思维土壤才能生根发芽,发扬光大。

  近年来,西方国家四处强行推销“西方民主制度”,结果把许多国家推进了混乱的境地,不少国家甚至出现战火和分裂,其中的原因同样是因为“西方民主”这棵树苗,并不适合当地的思维土壤。

  可见,不论是马克思主义思想还是“西方民主”这类的思想,都不是“普世价值”,都需要合适的土壤来接纳它!

  那么,中国和西方的思维土壤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别呢?

  由于历史、社会文化、教育等等因素的作用,中西方在思维方式上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其中最重要的影响因素是文字。

  现代科学研究证明:文字是人类进行思维活动的工具和载体,使用不同文字会产生不同的思维习惯:

  西方人使用的拼音文字偏向符号化、抽象化,它锻炼了西方人的逻辑思维、抽象思维能力;拼音文字传递的信息精确、细致,导致西方人思维具有精确化、微观化的特点。

  而中国人使用的汉字本身有图形特征,让中国人的思维偏向于形象化、感性化;汉字本身具有空间信息,使用汉字必须注重上下文的语境,这就造就了中国人思维中“注重关联、注重整体、偏向宏观”的特点

  这就形成了两种完全不同的“思维土壤”:

  中国思维注重整体和宏观,注重关联,西方思维注重局部和微观,注重分割和解析。

  正是这种“土壤”差异导致马克思主义思想在西方的失败和在中国的成功!

  西方人的思维习惯让他们养成了“注重个人利益、忽视集体利益”的自我认知,在思维上形成“二元对立、非此即彼”的习惯,这种思维土壤和马克思主义的政治思想、哲学思想明显是相抵触的。

  马克思主义思想作为一种新学说在欧洲大陆诞生后,人们一度感到很新鲜,但却很难从根本上去接受它,因此,在欧洲大地,能够真正接受马克思主义的是少数。这就是“思维土壤”的问题。

  随着战后西方经济腾飞,人民生活水平逐渐提高,社会矛盾逐渐缩小,马克思主义思想在欧洲大地失去了存在的基础。

  那么为什么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却成功了呢?因为中国拥有接纳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土壤。

  深入研究后,我们会发现:马克思主义的思想甚至在很多方面本身就像是“中国的学说”!

  我们继续分析。

  四、        马克思主义思想更象一种“中国学说”

  马克思主义有三大组成部分:
  哲学方面: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
  经济学方面:政治经济学
  政治学方面:科学SHZY理论

  如果我们仔细分析,就会发现,他们实际上更像是中国的学说,因此他们更适合中国的思维土壤:

  马克思的哲学更象中国哲学

  中国哲学和西方哲学具有以下两大差别:

  在研究对象方面:西方传统哲学重点研究“人”,“自然”,“心灵”等问题的“本身”,并且越来越细节;中国哲学则注重研究他们之间的“关系”,一个注重“本体”,一个注重“关联”;

  在研究方法上,西方传统哲学强调“二元对立,非此即彼”,思考方向是单向的,希望找到绝对的、唯一的真理;而中国哲学强调辩证思维,强调关联、转化。
  简单说就是:一个强调“只有一个正确”,一个强调“两者都有道理”。

  马克思主义哲学借助历史的眼光,辩证的方法来研究问题,马克思主义坚持辩证法,认为万物可以互相转化,互相影响。

  马克思哲学中“对立统一” “螺旋式上升”等观点都与中国传统哲学中的“物极必反、阴阳转化”等学说有相通之处。

  总之,马克思的哲学,是在研究“关联”问题,采用“都有道理”的辨证思想,从这一点上看,马克思主义哲学更像是中国哲学。

  马克思的经济学更接近于中国人对经济的观点

  西方受到“重商主义”的影响,高度重视商业行为,他们把“经济”当作一个极端重要的社会现象,产生独立的“经济学”加以研究,并且越来越细,形成一个体系。西方经济学注重保护个人财产,强调市场的作用,反对政府干预经济

  中国历来把经济行为置于整个社会运行之中的角度去观察,认为经济行为必须服从于社会整体,强调政府的绝对管控。

  在这方面,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也和中国人的经济观点接近:它把经济活动置于整个社会的层面进行观察,综合分析政治、经济行为之间的关系,进行了阶级的划分,发现了剩余价值理论。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也强调对经济活动的控制而不是放任,它揭示了不受约束的“自由市场经济”的危害性(周期性的经济危机)。

  在这一点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也是更加接近于中国传统的经济观。

  马克思的政治学更符合中国人的思维

  传统西方政治思想的基础是个人主义、资本主义,强调保护个人权利,西方社会普遍认为:“局部重于整体,至少是局部和整体同等重要”,因此西方社会政治制度的建立都是围绕保护个人权利这个核心。

  中国社会的传统是集体主义,强调个人服从集体,中国传统政治思想是大一统的政治思想。

  马克思的科学SHZY理论指出:西方社会存在两个阶级,不加限制地“保护个人权利”实际上是在保护少数剥削阶级的利益,它的本质是损害广大的无产阶级的利益。应该推翻这种制度,实行保护大多数人利益的“无产阶级专政”。

  保护多数人利益还是保护少数人利益,是马克思的“科学SHZY”理论和传统的资本主义政治理论的根本差别。

  马克思主义和中国传统政治思想都注重保护大多数人的整体利益。从这一点看,马克思主义又一次和中国传统思想吻合。

  综上三点,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和西方传统思想具有重大差别而与中国传统思想高度吻合,这就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生存的土壤。

  在20世纪初,中国处于剧烈动荡的时期,当时的社会思潮五花八门,大家都在寻找一个适合中国的发展方向,这其中,有复古思想,有全盘西化思想,也有马克思主义思想。

  由于马克思主义学说与中国传统文化高度契合,这种思想一经传入,就深深吸引了广大劳苦大众。在进步青年和大批开明绅士中也产生了重大影响。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上面所说的马克思主义,是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了的马克思主义,它经过中国共产党人的努力,变成了中国人能够听得懂的理论,于是才能够逐渐影响大多数中国人。

  可以说,共产党战胜国民党的过程,是“大多数人的利益”战胜“极少数人的利益”的过程,是马克思主义思想在中国大地战胜西方传统思想的过程。

  至此,我们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马克思主义能够在中国成功。

  现在问题出现了,为什么马克思主义诞生在欧洲,出现在西方世界里,却和中国思维更相近?

  这就需要分析它诞生的环境以及他的思想形成过程。

  五、        马克思为什么像个中国人?
  ---独特的德国以及黑格尔的作用

  马克思是个德国人。德国本身属于西方文明的一部分,但德国又具有很独特的特性。

  日耳曼文化中具有很强的集体主义精神,强调服从和纪律。这一点与传统西方文化中注重个体的文化具有差别。这也让德国在西方世界里一直很独特,从发起两次世界大战到战后的快速崛起,从严谨、纪律的个人特色到孕育大量的思想家、艺术家、科学家,德国都显现出与西方其他国家的差别。

  德国文化中的这一点与中国文化更接近。

  另一个方面,在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形成过程中,对他影响最大的是哲学家黑格尔。而黑格尔的哲学思想受中国传统哲学的影响非常大。

  在黑格尔的著作中,虽然多次批判中国传统哲学思想,但通过这些批判,我们可以发现他对中国传统思想有着深入了解。

  我们阅读黑格尔的哲学著作,可以发现很多中国思想的影子,甚至有学者干脆说黑格尔完全是抄袭了《道德经》,只不过把《道德经》变成了西方话语给述说出来。


  


  黑格尔那个“绝对精神”就相当于老子的“道”。
  老子说道的运动是“反者道之动”(道的运动是循环反复的)。黑格尔则用一个“否定之否定律”来命名。大同小异。
  老子的“一阴一阳之谓道”“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等两极相生相克的思想,黑格尔谓之“对立统一律”。
  老子的“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的思想,黑格尔谓之“质量转变律”。

  …….

  当然,我们没必要去深究黑格尔到底是不是完全抄袭了老子,我们可以说黑格尔的思想和老子的思想具有很强的相似性。黑格尔的辩证法与中国传统哲学思想是相通的。

  黑格尔的三大辩证规律是黑格尔思想的 “内核”,这些内核对马克思主义思想的形成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于是我们就看到:德国在西方世界具有某种中国的影子,黑格尔思想也具有某种中国思想的影子,这就导致马克思主义思想也具有中国思想的影子!所以它更适合中国的土壤。

  六、        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

  最后我们再谈谈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

  中国共产党人坚持的马克思主义思想,不是教条化、机械化的马克思主义,而是与中国具体国情结合后的产物。

  我们不能认为中国共产党人凭空从西方学来个“马克思主义”,然后再强加给了中国社会,而是中国人对马克思主义思想产生了共鸣,是中国人“使用了”马克思主义,而不是马克思主义创造和改变了中国!

  马克思主义进入中国后,就一直在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一直在进行“中国化”的工作。

  中国共产党人把马克思主义思想变成了中国人能够接受的语言,指导着中国的革命和建设事业,同时,又把工作中遇到的新成就,新思想不断转化成理论,不断丰富着马克思主义的内涵,使得马克思主义越来越适应中国独特的国情。

  从推翻国民党政权到随后的新中国SHZY建设过程中,马克思主义一直在不断地中国化,可以说,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过程,就是一个不断中国化的过程。

  到了今天,在建立“SHZY核心价值观”的过程中,马克思主义思想与中国特色SHZY理论、中国传统文化精髓、世界优秀文化一起,共同构成了当今中国思想的核心。

  这将是一个跨越古今中外,包容了各种优秀文化的思想体系。

  可以说,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已经深深融合到了中国现代思想体系之中。

  最后,我们可以回答文章开头的那两个问题了:

  第一:马克思主义在西方的失败是因为西方缺乏它生存的土壤,而中国思维方式则是它的适合土壤。所以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可以成功。

  第二:马克思主义并不是一个典型的西方思想体系,它更像一个中国思维,而且中国人也在不断进行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因此,中国一定会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独特道路!中国不需要全盘西化。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学无先后,达者为师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186

主题

0

好友

1万

积分

翰林学士

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

精华
21
名望
1930 点
功勋
153 点

学士勋章 博学勋章

发表于 2017-7-15 08:44:4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无屮 于 2017-7-18 09:00 编辑

三,  中西方不同的的思维土壤
西方人使用的拼音文字偏向符号化、抽象化,它锻炼了西方人的逻辑思维、抽象思维能力;拼音文字传递的信息精确、细致,导致西方人思维具有精确化、微观化的特点。
而中国人使用的汉字本身有图形特征,让中国人的思维偏向于形象化、感性化;汉字本身具有空间信息,使用汉字必须注重上下文的语境,这就造就了中国人思维中“注重关联、注重整体、偏向宏观”的特点
这就形成了两种完全不同的“思维土壤”:中国思维注重整体和宏观,注重关联,西方思维注重局部和微观,注重分割和解析。正是这种“土壤”差异导致马克思主义思想在西方的失败和在中国的成功!
-----------------------------------------------------
文化是土壤,核心是精神价值观,中国自古以来就有浓厚的SHZY情节,道学注重协作共赢,而马哲侧重物质经济规律,正好和传统哲学侧重精神文化规律互补.

四, 马克思主义思想更象一种“中国学说”
1:马克思主义有三大组成部分:哲学方面: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 经济学方面:政治经济学;政治学方面:科学SHZY理论
-------------------------------------------------------
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与话语体系建设的指导地位,就是以马哲先进的世界观、方法*论为指导,提炼出中国传统哲学体系,就可以与时俱进的打造出面貌一新的有中国特色的哲学社会科学体系。
传统哲学的先进性、科学性由易学和矛盾相通,五位一体科学发展观和五贼五德无缝连接,与已经被公认的正确的、科学的、先进的哲学体系、哲学观点进行充分比较,就是和马克思主义哲学系统进行相互阐述。
唯物辩证法+科学SHZY+政治经济学是我们学习和应用马克思主义的主要部分。马克思主义哲学之所以是科学的、先进的、实践的、不断自我更新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我理解的根本原因就体现在唯物辩证法中的矛盾三大规律里面。

中华民族思想史的先进性、科学性,也应该由这三部分共同支撑,组成。马哲原理部分 ,唯物辩证法是学习马哲原理的基础,矛盾三大规律是唯物辩证法的核心。因此,矛盾三大规律的科学性、先进性是马哲原理先进性和科学性的源泉,也是马哲中国化的理论根基。

2: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也是更加接近于中国传统的经济观。保护多数人利益还是保护少数人利益,是马克思的“科学SHZY”理论和传统的资本主义政治理论的根本差别。马克思主义和中国传统政治思想都注重保护大多数人的整体利益。
---------------------------------------------------
历史兴衰成败有两个方面的因素,一是选择正确道路的能力;二是保持道路正确性的能力。
怎样选择正确的道路,传统哲学的智慧给了我们很好的指导:就是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得民心者的天下。得道就是得民心,民心向背是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姜子牙在《六韬》中过:“共天下之利者昌,擅天下之利者亡”,就是说,为多数人谋利的事业就会昌盛、长久;为少数人甚至为个别人谋利的就会走向衰败、甚至灭亡。这就是选择正确道路的标准。

五、 马克思为什么像个中国人?---独特的德国以及黑格尔的作用
我们阅读黑格尔的哲学著作,可以发现很多中国思想的影子,甚至有学者干脆说黑格尔完全是抄袭了《道德经》,只不过把《道德经》变成了西方话语给述说出来。
------------------------------------------------------
这个说法有点牵强,1老子的思路是自然为起点,黑格尔思路是知识建立为起点; 2《道德经》次序混乱,模糊感觉相似有可能,但是框架脉络也模仿不可能。3易学三才分析法和矛盾三大规律相通,黑格尔辩证法和老子辩证法侧重不同,黑格尔侧重方法*论本身,老子侧重方法的应用。

 六、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
---------------------------------------
如果从5000年文明史的系统化上来讲,马哲和佛学一样是外来文化,最终融入到道学大系统中来的。佛学主要是提升了宗教信仰的高度性、理论化,构成了儒道佛三足鼎立的文化主流格局,但是对治国理正的系统方面作用有限。传统哲学侧重精神文化规律,马哲侧重物质经济规律,马哲正好补齐了这个短板,形成了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两手抓、两手都硬的格局。在这个格局的基础上,进行的马哲中国化实践创造及理论创新所获得的一系列成果,就是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新体系。


总之,这篇文章可以作为我的【文化改革纲要之哲学改革】的背景文献.






草色遥看近却无。

61

主题

0

好友

9945

积分

诸子(学者)

清河郡公

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

精华
3
名望
569 点
功勋
63 点

官印 复兴学士 貢獻勳章

发表于 2017-7-16 07:58:21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个很好的课题。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思想理论体系。没有失败与胜利之说。只能在人类的实践中去检验其正确与错误。正确的坚持,错误的否定。这是任何思想理论都在面临的现象。马克思本人没有时间去实践它。历史没有给他机会去坚持还是去否定他自己的思想。他给后人的是文化遗产。后人如何使用这个遗产,那是后人的事。

6

主题

12

好友

3万

积分

士大夫

Rank: 15Rank: 15Rank: 15

精华
0
名望
712 点
功勋
1151 点
发表于 2017-7-16 22:57:26 |显示全部楼层
郭志成 发表于 2017-7-16 07:58
这是一个很好的课题。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思想理论体系。没有失败与胜利之说。只能在人类的实践中去检验其正 ...

赞同这种说法!
一种社会政治理论学说只是一种社会政治的理论依据,和基本的价值观,社会的进步是一种尝试性过程,在实践中不断修正发展的方向,特别是几百年前的理论,社会政治发展过程中不断的探索和修正,不会按照几百年前设定的目标和方式进步。应该说马克思主义是人类的一笔精神财富,他详尽的叙述了一种美好的社会形态。

6

主题

12

好友

3万

积分

士大夫

Rank: 15Rank: 15Rank: 15

精华
0
名望
712 点
功勋
1151 点
发表于 2017-7-16 23:00:4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昼耕夜读 于 2017-7-16 23:01 编辑

讨论这个问题首先应该弄清楚什么是马克思主义、什么是列宁主义、什么是毛泽东思想,而什么又是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
先不谈这些思想,首先在文化上应该有一个基本认识。

421

主题

3

好友

1万

积分

翰林学士

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

精华
9
名望
1330 点
功勋
72 点

博学勋章

发表于 2017-7-17 02:02:49 |显示全部楼层
马哲社会进化论: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处在资本主义自由时代的马克思,究经济危机所以然,提出商品经济规律。一是供求规律,与内需市场运作的健康正常,以家庭为单位的社会消费能力的整体均衡成规律系统;二是资本的增值规律,受供求规律限定(包括公共和投资等要素)的资本增值幅度,即剩余价值规律。如果认真深究商品经济的两大规律,已经蕴涵人道理性,直言为经济人道规律也不为过,由此引发对船山人道理欲观文化传承的思索,国家须有安排的人欲见天理,更无转折的天理达人欲,是实践马哲中国化的基础理论吗?
依据于社会进化论和商品经济两大规律,马哲预测:SHZY在先进生产力的资本主义国家中出现。与马哲预测相反,在落后生产力国家形成SHZY阵营。资本主义依然循其名行其实。二次大战后,资本主义自由时代结束,国家干预经济时代开新,名未变,实已变,名的实涵发生质变。经济人道规律的遵循,理性运作的恢复。劳资关系的改善,无产阶级阶层的地位提升,工资大幅度提高,不是改变资本性质,改善资本增值,遵循剩余价值规律?福利国策不是在平衡社会各阶层的消费水平?以家庭为单位的征收个人所得税,不是通达社会消费趋向大致平衡?慈善活动,从经济人道救助两方面达成的福利补充,诸方面在国家干预的综合平衡下,不是在抑制经济危机的发生?显然着商品经济两大规律的理性务实。哲学社会科学的兴旺,不是有助于国家稳定,经济发展和人民福祉?其中没有马哲的预测期盼?马哲也有实践证验吧!
再看社阵一方,二次大战后先后发生变革,由大家庭的计划经济转变为商品经济,其实就是补课,补商品经济和资本增值的课。还不反思:联共马哲,是否马哲原真?共和国六十余年,前三十年的计划经济,基本还是一穷二白的静态社会,抑情去欲的艰苦朴素,道德内修的斗私批修,用传统儒学作心性质文评定:文胜质则史,能说是马哲中国化?后三十年改革开放,经济至上,一切让路,结果重蹈是资本主义自由时代弊端,官势私蔽介入,如同汉初养民生息的经济恢复发展,随然生成的贫富极度悬殊,精神文明倒退的丧失斯文。官场贪腐严峻,人欲横流的禽兽质野,丛林竞争损诚信道,用传统儒学作心性质文评定:质胜文则野。能说这是马哲中国化?应该是以船山人道理欲观为传统文化土壤生成的马哲中国化吧!自五四运动后的百年文化乱相路,追索前因是汉夷王朝陵替的满清文化逆转,再索前因是宋后文政導的逆天之行,中断了盛唐辉煌自然生成的近代、现代文明路,也失去传统儒学物欲观和理欲观的经济人道原则。文化未能正本清源,百年文化研究乱相路的现实社会文化土壤,实践马哲中国化,焉能不流向文史与质野两极向?三十多年前文化热时代的启蒙学派,明确提出从明清之际实学与启蒙的文化理论,从船山理论探究马哲根系。船山究孔儒应该之理,与马哲究经济危机所以然的思维方法一致,理论逻辑趋同,义理会通。释放心性活力顺乎物则,会通马哲唯物辩证吧!存在音容天的的理在气中的一物两体,存在理势天的理在神中的两体理一,形上導智神系统的一分为三,与马哲对立统一规律的理论逻辑一致吧!从人文文化开出哲学理论,与马哲义理会通,也使马哲融入传统人文,走上马哲中国化之路。
二次世界大战后,马哲存在名实之辨。名,即理论形式,联共社阵循马哲名,能责其实?从计划经济转变为商品经济的变革,名实演变的的矛盾事实。理论实践的实,二次大战后资本主义一国经济的经济人道商品规律的遵循,同样也是名实演变的矛盾事实吧!名实道走两极的矛盾事实,不是表明:马哲形式已存有马哲的实践借鉴,二次大战后资本主义一国经济的理性回归,现时北欧福利国家,都应该成为理解马哲名实的实践借鉴。全球经济,是资本主义一国经济与北欧福利国家的理性延伸,需求更高的理性文化。循名责实,马哲中国化的实践借鉴,从文化理性高度,无疑要借鉴资本主义一国经济和北欧福利国家的经验和教训,也要完成传统文化正本清源的文化传承和创新,摆脱百年文化研究的乱相路,完成时空性文化接轨的文化转换。用启蒙学者萧萐父的定语:传统文化现代化,西方文化中国化。两化综合:马哲中国化。

6

主题

12

好友

3万

积分

士大夫

Rank: 15Rank: 15Rank: 15

精华
0
名望
712 点
功勋
1151 点
发表于 2017-7-17 11:58:0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就东西文化而言,马克思主义是属于西方文化范畴。资本主义(暂以此定义马克思主义的对立面)与马克思主义同属于西方文化范畴,马克思主义与资本主义有很多的相同之处,其基本价值观就东方文化而言,相同之处大于或多于他们之间的差异。
我们以前过分的夸大了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之间的矛盾和差异,忽略忽视了作为西方文明他们之间的共同之处。
同样被忽视的是东西方文化之间的差异。虽然我们已经意识到以中国传统文化为代表的东方传统文化与马克思主义的抵触并定义为封建主义作为建国初期SHZY改造的的主要对象。

6

主题

12

好友

3万

积分

士大夫

Rank: 15Rank: 15Rank: 15

精华
0
名望
712 点
功勋
1151 点
发表于 2017-7-17 12:18:21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SHZY道路上,意识形态上有三个敌人,资本主义、修正主义、封建主义,似乎资本主义成为主要的敌人,次而是修正主义,再次为封建主义。也许在西方,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是主要的敌对意识形态,共产主义的主要敌人是资本主义,在东方则不然,中国的SHZY改造过程的主要敌人是封建主义。

6

主题

12

好友

3万

积分

士大夫

Rank: 15Rank: 15Rank: 15

精华
0
名望
712 点
功勋
1151 点
发表于 2017-7-17 12:26:49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共产主义与资本主义(此处用此词不是很恰当的啊,很别扭,就错论错吧!)即同出于西方文化背景,又同是工业化社会生产背景下的西方文化思潮,而东方文化大多还没有经历工业化的东方价值观念下文化,封建主义更多的是体现小农经济的价值文化。就文化价值观来看,共产主义的价值观与资本主义价值观的矛盾,远远小于共产主义与封建主义之间的矛盾。

6

主题

12

好友

3万

积分

士大夫

Rank: 15Rank: 15Rank: 15

精华
0
名望
712 点
功勋
1151 点
发表于 2017-7-17 17:10:06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中国取得的进步和成就,是马克思主义的胜利?
应该不是!首先是中国人的成就,是中国人摆脱了传统文化,吸取借鉴了世界先进的文化取得的成果。
中国以SHZY改造的形式,以中国传统文化接受了西方文化中民主、法制、平等、自由和科学等价值观念,结合中国传统文化形成了一种具有现代意识的新型东方文化,只不过是这种新型文化还在不断的改变、不断完善之中。

6

主题

12

好友

3万

积分

士大夫

Rank: 15Rank: 15Rank: 15

精华
0
名望
712 点
功勋
1151 点
发表于 2017-7-17 17:19:1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昼耕夜读 于 2017-7-17 17:23 编辑

就东方传统文化而言,什么资本主义共产主义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接受了西方具有现代意识的价值观。仅仅是我们以接收马克思主义的方式接受了西方的价值观。
也许我们真正需要的不是什么共产主义或资本主义,而是这两种主义里体现的西方更具有现代意识的价值观。这种现代意识的价值观与我们生来具有的传统价值观相结合形成新的具有东方传统价值观特征的新的文化。
只不过现在我们还处于学习和完善这种文化的过程中,以中国传统的价值观诠释着民主、自由、法制、公平和科学的具体内容。

43

主题

1

好友

926

积分
     

游学士子

Rank: 3

精华
0
名望
130 点
功勋
0 点
发表于 2017-7-17 19:47:28 |显示全部楼层
形式和根本,东西是相对的,定义之间,我们说自由(自然),根本就是意义上的。就中西而言:比如说理,简单和复杂(简单和复杂,本身就是定义之间,好不好之间,或者可以这样理解,简单是事物的本身,复杂也是事物的本身,都是建立于追求事物的实质,是定义和定义之间,简单说的是道理,复杂也是道理,东西就是复杂简单化,简单复杂化或者可以这样理解,复杂是对简单的说明,在对立状态下,复杂的东西呈现的是简单化,即片面化,也可以说是从犯罪的各个片面存在找到事件的根本(也就是逻辑)事物是以复杂呈现出简单状态。案件的本身或者可以说是往往离真相越近,那么真相就越会相对简单。简单和复杂其实就是简单不简单,逻辑和辩证其实就是我们所说的和而不同)

  形式和根本,相对于简单,这就是根本区别。由此分化经济,文化等相对的存在,文明是相对的,定义难道会有不同?在相同的状态下,东西所呈现出来就会基本相同,就好像科技,新有和旧有都是维持在真理之上。同样的,自由是相对的,取决于自由本身,存在的意义,根本。这就像历史,历史不是了解过程,而是了解过程的实质,区分现实。(如文章中所说,马克思主义相对于存在问题,也就是简单不简单,定义和定义。)

  造成是相对的存在,形式必有形成的根本。问题是形成的原因,我们必须克服形式主义!(无所谓由于客套,认识不清。这比认识错误还可怕)(认识错误,那么就有相对的存在,存在必有存在的理由,好比这个东西是靠形式存活,形式就不会讲根本,形式存在只能形式客套,这个不好改。问题是相对的,学习也是一种定义,当形式形成根本,固化,那么就会有相对存在,一直学习下去。打个比方,数字,数字当中1到9,相对之间,当小数成为认识(固化),那么就会不存在认识。当形式固化,那么认识就是调剂(无所谓),比如我们说经济好了,道德精神文明就会相对的好,这个相对是存在的。形式认识只能形式主义,事物的存在是由于事物本身。自由,民主,公正其实也是定义和定义,是相对的,自由就是民主也就是公正,社会是个人的构成,个人不够自由?这是个问题,问题不是问题?)

公有的保持,本身就是对私有的表达,或者说保护,保证。东西是相对的存在,这个也就是传统问题,比如儒家君君臣臣的问题,平等不平等.指长指短,爱民如子,本事就是要自己相对看待自己(别人).
复杂和简单,怎么实现东西接轨。
(东西是相对的,比如艺术,简单不简单之间,艺术是思想的表述是肯定的。)
学无先后,达者为师

43

主题

1

好友

926

积分
     

游学士子

Rank: 3

精华
0
名望
130 点
功勋
0 点
发表于 2017-7-17 19:52:09 |显示全部楼层
过程是相对的,取决于根本,东西就是一个根本问题。
同样一个资本就会有相同和不同的看法,问题就是看法不同。
学无先后,达者为师

41

主题

1

好友

4408

积分

名士

Rank: 5Rank: 5Rank: 5

精华
1
名望
132 点
功勋
1 点
发表于 2017-7-18 00:26:50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老子西出函谷关,对西域、天竺施行教化,遂有佛教。老子干完这档子事儿不可能就歇着了,我估计他极有可能继续西出,到了欧罗巴洲,恰值工业社会早期,目睹产业工人悲惨生存现状,于是化身马克思,著资本论教化民众。

就是说,老子、释迦牟尼、马克思其实是同一人,道佛马三教同根同源,佛、马皆为我华夏思想。建议诸位多花一点力气在这方面多研究下。

6

主题

12

好友

3万

积分

士大夫

Rank: 15Rank: 15Rank: 15

精华
0
名望
712 点
功勋
1151 点
发表于 2017-7-18 01:49:09 |显示全部楼层
马克思主义成功过吗?
这应该首先了解什么是马克思主义!
什么是马克思主义?
什么是马克思主义?
什么是马克思主义?
重要的事应该问三遍!

6

主题

12

好友

3万

积分

士大夫

Rank: 15Rank: 15Rank: 15

精华
0
名望
712 点
功勋
1151 点
发表于 2017-7-18 02:02:27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是马克思主义?
这问题并不好回答!首先是从思想体系上看,他可分为广义和狭义。
广义上马克思主义不仅包括马克思的思想体系也包括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以及中国许多革命前辈的思想。
狭义上马克思主义只是马克思的思想体系。

421

主题

3

好友

1万

积分

翰林学士

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

精华
9
名望
1330 点
功勋
72 点

博学勋章

发表于 2017-7-18 04:07:11 |显示全部楼层
广义上马克思主义不仅包括马克思的思想体系也包括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以及中国许多革命前辈的思想?后人对马恩不会陷入教条异化?认识直线?不会出现哲学圆圈过程?
二千数百年的传统儒学史,认识直线?不分是否君主专制的时代性质?不分是否国家政权的意识形态?是否学术争鸣环境?都是一脉相传的儒学铁板一块?也不存在后儒教条性理解孔儒的应该之理?异化孔儒?不会存在哲学圆圈过程?

6

主题

12

好友

3万

积分

士大夫

Rank: 15Rank: 15Rank: 15

精华
0
名望
712 点
功勋
1151 点
发表于 2017-7-18 06:35:51 |显示全部楼层
就广义而言,马克思主义很宽泛,并且有一种自定义的方式。很多人自称是马克思主义,别人也就这样认为,但有些人自称马克思主义,但别人却不认为是马克思主义,又是那个问题,什么是马克思主义?就学术和思想领域看,广义的马克思主义所含内容很多,甚至包括三个代表,谁也不会知道明天还会有四个“凡事”,五个“必须”什么的。现在的“马克思主义”一词基本上是广义的马克思主义。

6

主题

12

好友

3万

积分

士大夫

Rank: 15Rank: 15Rank: 15

精华
0
名望
712 点
功勋
1151 点
发表于 2017-7-18 06:45:37 |显示全部楼层
就学术和思想而言什么是马克思主义呢?
广义的马克思主义基本上是政治范畴!而我所说的思想、精神范畴下的马克思主义应该是狭义的马克思主义。
就要进入敏感的政治话题,我是进还是不进呢?我没想好。
最好是不那么敏感,或避开敏感区域。我想想

421

主题

3

好友

1万

积分

翰林学士

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

精华
9
名望
1330 点
功勋
72 点

博学勋章

发表于 2017-7-18 09:19:29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孔孟的仁心与仁知(智)发生两次理论更新的反本成末,第一次是荀子反本成末的礼仁说,以礼义质正仁心辨真伪,质实仁心为仁义?质正真伪和质实仁义,没有宽泛与窄狭之分吧!第二次是宋后发生的反本成末智仁说,仁智同用智为先。仁为宝的智为先,价值目标明确:正义利物利民生的日用往来。民生日用价值效应的智为先,也没有宽泛与窄狭之分吧!如果没有追寻功能价值的实践效应,我相信,克己复礼为仁的仁本礼末,尽心尽性(仁)知天事天的仁本知末,就不会发生反本成末的礼仁说和智仁说。
哲学价值观是改善和改造世界,宜人生存的文化大环境,没有宽泛和窄狭之分吧!
政治与思想,是形上導的一物两体,也是两体理一。实践效应只有一个,张载说一故神,船山说:人事言天,理一而已。

11

主题

0

好友

1798

积分
     

游学士子

Rank: 3

精华
0
名望
69 点
功勋
3 点
发表于 2017-7-18 16:19:08 |显示全部楼层
M主义在中国“成功”?你要先搞清楚什么叫成功。一个不超过百年的朝代,没有资格说“成功”。

秦朝的主旋律是法家,秦朝只存在了15年。在它灭亡前,赵高公公也说“法家在中国取得了‘成功’”。但从历史的角度看,那就是笑话了。

佛教从东汉传来,经过以千年计的时光,自然可以说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这没有问题。主要是它经过了历史的检验。

一个没有经过历史检验的学说或者政治理念,而且确确实实在全世界都遭到了抛弃和唾弃,说它“成功”,那真是赵高式的笑话了。

楼主很幽默,呵呵。

603

主题

25

好友

9246

积分

国士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精华
3
名望
1663 点
功勋
64 点
发表于 2017-7-18 23:45:36 |显示全部楼层
兵行象水 发表于 2017-7-18 16:19
M主义在中国“成功”?你要先搞清楚什么叫成功。一个不超过百年的朝代,没有资格说“成功”。

秦朝的主旋 ...

I disagree.  every debate is definitional debate.  M evolved over time.  How do we define M?  How do we define capitalism?  today's capitalism differed drastically from the capitalism several hundreds of years ago.  America did not believe national bank just about one hundred years ago.   I believe that M is successful in some sense. At least economically.  Politically, M was rejected globally.  Because of the practice of Stalin and the rest of the State run political machine.  Economically, many other countries failed in trying M.  Cuba succeeded.  So is China.
胡姚弟

421

主题

3

好友

1万

积分

翰林学士

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

精华
9
名望
1330 点
功勋
72 点

博学勋章

发表于 2017-7-19 03:39:10 |显示全部楼层
“佛教从东汉传来,经过以千年计的时光,自然可以说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这没有问题。主要是它经过了历史的检验”。但是,佛教入世于魏晋南北朝的大动乱期,儒道佛三教鼎足;走到盛行期,治世道德通行,乱世佛道通行的佛道佛文化互补,适应宋明衰落期的君主专制环境,文化造就心性,其宣导对象所发生的心性回应:还是要适应君主专制治乱环境,理在气中的驳杂社会人生观。即是说,适应君主专制的治乱环境,致佛教治心影响着驳杂的社会人生观,成形佛门信仰的宗教人生观。是否也是历史的检验!

11

主题

0

好友

1798

积分
     

游学士子

Rank: 3

精华
0
名望
69 点
功勋
3 点
发表于 2017-7-19 08:12:04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外来学说要加入中国文化圈,没有经过至少500-800年的历史检验,很难说它会被中国文化所认可,更谈何“成功”呢?

仍拿佛教为例。自东汉明帝时传入,一直到唐武宗灭佛,经过了近800年时间的融合,其间共经过了四次大规模的灭佛运动,之后才走上平和发展的轨道,也就是说,其后再也没有大规模反佛乃至于灭佛的情况出现(直到本朝对所有中国传统文化进行毁灭性打击时才再现灭佛法难)。

经过N次大规模的灭佛事件之后依然蓬勃发展,这叫”颠仆不灭“。

除了佛教之外,很难想象,其他宗教(或学说、主义)能有如此顽强的生命力,只能说明佛教跟中国文化是一非异,它就是一体的,反是反不了的,灭也是灭不了的。相反,历史上的景教就无法象佛教这样顽强发展,这就是差异。

马主义跟景教类似,能否被中国文化接受?还需要长时间的历史检验,这不是一代人两代人能说了算的,也不是一个朝代两个朝代能说了算的。佛教就经历了至少八个大一统朝代长达两千年的检验,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它不是靠统治者的强制力推行而最终取得中国文化认可的,单靠统治者的强制力推行某一个学说(主义),一个朝代也许可以,但能否经历两个朝代的检验?三个朝代呢?其后的朝代还会认可你这套东西吗?这就很难说了

所以,妄谈一个不足百年的学说(主义)的所谓”成功“,特别是一个在全世界绝大多数地区都遭遇了彻底失败并且被全世界绝大多数人彻底抛弃的学说(主义)的所谓“成功”,本就是毫无意义的,徒增笑尔。

421

主题

3

好友

1万

积分

翰林学士

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Rank: 25

精华
9
名望
1330 点
功勋
72 点

博学勋章

发表于 2017-7-22 03:14:22 |显示全部楼层
儒道佛的文化互补,儒教的意识形态,随着君主专制的汉唐生长期到宋明衰落期而自然生成,心性内修成宗教性质的善性文化。或者说,只要专制的文化土壤在,质野心性扰乱民心质文,非“为万世开太平”的长治久安,佛教是“颠扑不灭”。

41

主题

1

好友

4408

积分

名士

Rank: 5Rank: 5Rank: 5

精华
1
名望
132 点
功勋
1 点
发表于 2017-7-24 12:27:30 |显示全部楼层
要想不被西化,只有恢复皇帝制。

41

主题

1

好友

4408

积分

名士

Rank: 5Rank: 5Rank: 5

精华
1
名望
132 点
功勋
1 点
发表于 2017-7-24 12:34:07 |显示全部楼层
潕論赀苯主乂還肆㊓桧茱乂,嘟肆硒汸淛度,走哪個嘟免罘暸硒囮。

61

主题

0

好友

9945

积分

诸子(学者)

清河郡公

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

精华
3
名望
569 点
功勋
63 点

官印 复兴学士 貢獻勳章

发表于 2017-7-28 11:38:30 |显示全部楼层
文革前,新闻报导中经常有这样的话: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有一次乒乓球队夺得冠军后,报纸的大标题就写着:这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在学习这个社论的时候,我说了一句怪话:如果没有夺冠,是不是可以说那是毛泽东思想的很小失败呢?
当然没有如果。

61

主题

0

好友

9945

积分

诸子(学者)

清河郡公

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

精华
3
名望
569 点
功勋
63 点

官印 复兴学士 貢獻勳章

发表于 2017-7-28 11:49:06 |显示全部楼层
人类历史上的全部成功和失败,都是人或此人所在的团体的成功和失败。思想,文化,道德,科学等等都是人或人群使用的工具和武器。同是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毛成功了,陈独秀失败了。不是武器不好,是使用者的能力不同。
斯大林什么时候才承认毛是马列主义者的?

61

主题

0

好友

9945

积分

诸子(学者)

清河郡公

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Rank: 26

精华
3
名望
569 点
功勋
63 点

官印 复兴学士 貢獻勳章

发表于 2017-7-28 12:20:59 |显示全部楼层
张亮:在工党和马克思主义之间

2013-08-16  jmszjy  摘自 共识网  阅 61  转 1
转藏到我的图书馆
微信分享:
  拉尔夫?密里本德:在工党和马克思主义之间


  2010年9月25日,经过漫长而复杂的计票,英国工党在曼彻斯特宣布:爱德华?密里本德以极微弱多数战胜自己的哥哥戴维?密里本德,成为该党的新领袖。尽管一开始有五名参选人,不过,舆论普遍认为真正的角逐仅仅是密里本德兄弟之间的事情。正因为如此,五个月来,他们逝世已经十六年的父亲、前工党左派、20世纪“英语世界最重要的马克思主义政治学家”拉尔夫?密里本德(1924-1994)的名字重又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拉尔夫?密里本德是谁?在非马克思主义甚至有点反马克思主义的工党中,怎么会有这种著名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那他又是如何看待工党这种改良主义政党的呢?要想解答这些问题,我们就必须从头说起。


  共产党,还是工党?


  拉尔夫?密里本德出身于比利时布鲁塞尔一个波兰犹太工人阶级移民家庭。他的父亲母亲的家族都世居华沙。在1920年前后东欧发生的反犹主义浪潮中,这两个家族先后移民到西欧。在华沙时,他父亲曾是波兰社会党的积极分子,移居布鲁塞尔后虽然没有参加任何工人阶级政党,但却是一个关心政治的左派。在父亲的影响下,密里本德从十二岁开始对政治表现出了某种热情。1939年,一方面是基于自身的阶级经历,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能和好朋友有更多的时间在一起,他加入了当地共产党领导的一个SHZY青年团组织,通过学习和讨论,初步了解了共产主义和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思想。


  1940年5月10日,希特勒发动闪电战进攻比利时、荷兰和卢森堡。5月16日,在意识到最坏的局面就要来到之际,密里本德一家开始分头逃亡。最终,密里本德和他父亲利用假证件登上最后一艘逃离比利时的轮船抵达英国。流*亡初期,他们靠英国政府的救济和打零工为生。艰难的生活强烈激发了密里本德的阶级意识,以至他很快就认定自己是一名革命的SHZY者或共产主义者。他曾独自前往海格特公墓进行个人朝圣,在马克思墓前暗暗宣示了自己的信仰。同时,他也没有忘记母亲的教诲,把出人头地、成为一名知识分子当作自己的人生追求。功夫不负有心人,1941年秋季,他如愿以偿进入左派国际学生云集的伦敦经济学院。入学后,他积极参加学生政治活动,并向学校里的英国共产党组织提出了入党请求,但因为他不是英国公民而未果。


  在伦敦经济学院,密里本德遇到了英国工党中的大人物、著名的左派理论家哈罗德?拉斯基(1893-1950)。没想到出身犹太富商家庭的拉斯基对这个年轻的犹太工人阶级子弟青眼有加,很快就把密里本德列入门墙,收为亲炙弟子,在生活、学习和事业等多方面都给密里本德以极大关照。因此,密里本德对拉斯基是超越一般师生感情的。所以,当拉斯基提醒密里本德“要自己进行判断,而不是透过卡尔?马克思的眼睛”后,密里本德一下子就明白了拉斯基的用意:此后,他既和共产党人交往,也结交工党左派,重要的是,他再也没有提加入共产党的事。1951年,工党左派力量大涨。在这种背景下,1952年,密里本德在朋友的劝说下加入工党,成为一名工党左派。


  工党左派中的新左派


  英国工党起源于1900年,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工人阶级政党。然而,不管是在历史上还是在现实中,主张通过比较激进的方式实现SHZY理想的左派在工党中从来都是少数派。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在整个19世纪,英国工人阶级通过和平的、渐进的斗争方式在社会、经济乃至政治等各个方面均取得了巨大的成果,因此,作为19世纪英国工人阶级运动长期发展的自然产物,工党一开始就把改良主义作为一种行之有效的传统接受下来。其次,在形成后不久,工党即把具有鲜明英国本土特征的工党SHZY确立为自己的主导意识形态。这种深受19世纪英国本土SHZY思潮影响的意识形态在诸多基本方面都与马克思主义大相径庭:


  这使得马克思主义很难在工党中找到合适的生长土壤。需要指出的是,自1920年成立以后,英国共产党曾长期致力于与工党的联合,并提出了集体加入工党的申请,但工党年会却以绝对多数否决了这项议案,从而在事实上向马克思主义关上了大门。最后,在组织上,工党奉行非民主的集团选举制,这导致左派难以突破由改良主义者所主导的选举联盟,而不得不长期处于一种结构性的从属地位。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不久,工党赢得大选上台执政。这为工党推行自己的SHZY理想创造了必要的政治条件。不过,成为执政党的工党并没有像左派和广大普通党员希望的那样,大刀阔斧地进行SHZY改革,反而日益强化“全民党”的身份和责任。这导致所谓修正主义思潮迅速泛滥,保守派牢牢控制住了工党的领导权。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工党政府追随美国,积极参战,期待通过武力获得和平。这招致左派和很多普通党员的强烈批评和反对。1951年4月,三名左派内阁成员宣布辞职以示抗议。当年10月,工党在大选中失利。这强化了左派力量,但并没有能够改变工党内部的权力格局:左派只能在工党之外通过参加、推动核裁军运动、和平运动等方式来宣示自己的存在和主张。1956年10月、11月间,保守党政府与法国和以色列联手入侵埃及,导致苏伊士运河危机。对于这种赤裸裸的帝国主义行径,工党不仅没有表示反对,反而给予支持。这让工党左派对整个英国政党政治都失去了幻想。于是,一些激进的工党左派知识分子和一些希望在共产党体制之外寻找到实现SHZY新途径的(前)共产党知识分子联合起来,发动了席卷英国各地的新左派运动。


  作为一名工党左派,密里本德既不感到快乐,表现也谈不上积极。因为作为一名马克思主义者,不管在政治上还是在思想上,他其实更接近共产党人,而不是其他工党左派,尽管他对斯大林主义的非民主一向持质疑和批评的立场。新左派运动兴起之后,密里本德一下子发现自己原来和团结在《新理性者》杂志周围的“民主的共产主义人”具有如此多的共同点。于是,他积极参与该新左派集团的活动,成为其中的一名重要成员。该新左派集团积极致力于反思传统左派的思想缺陷和政治弊端,推动工党进行自我更新,以期寻找到实现SHZY的新的“第三条道路”。1959年以后,工党左派暂时占据了上风。英国似乎历史性地出现了通过民主SHZY和平进入SHZY的可能性。但1961年以后,工党右翼重新占据上风。这让他们的希望彻底破灭了。


  对工党的马克思主义批判


  1950年代后期,在通过新左派运动这种自下而上的大众运动推动工党进行反思、改革的同时,密里本德也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作为一个坚持SHZY理想的工人阶级政党,工党为什么总是倾向修正主义呢?在1961年出版的《议会SHZY:工党政治研究》一书中,他给出了自己的初步解答。


  对于这个问题,同时代的英国左派已有不少思考。工党左派通常把账算在持修正主义立场的工党领袖身上,认为是他们背叛了工人阶级的SHZY信仰,把工党引向了错误的方向。而具有英国共产党背景的左派学者则把批判的矛头指向了工党本身。在他们看来,尽管工党是一个由工人阶级构成的政党,不过,因为它没有能够接受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指导,所以,从本质上讲,它并不是一个是真正的、革命的无产阶级政党。就此而言,工党走向修正主义是自然而必然的。


  在密里本德看来,尽管共产党左派的观点具有党同伐异的偏激色彩,不过,显然包含更多的真理性:与马克思主义不同,工党SHZY不是把SHZY理解为对资本主义的历史性超越,而仅仅是当作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对资本主义的局部调整与改良,既然如此,工党走向修正主义就具有了某种内在必然性。通过对工党的工联主义政策进行深入的历史考察,他指出:“作为一个宣称追求SHZY的政党,工党其实一直非常教条,当然,被奉为教条的并不是SHZY,而是议会制。在别的问题上,工党领导人总是老于世故、善于权变,可一旦涉及议会制,他们却变得很较真,把它当作不可更动的参照系和政治行为的制约因素。”结果,虽然工党内部也存在一些希望超越资本主义的真正的SHZY者,不过,与迷信议会制度的改良主义者相比,他们在数量上和政策制定的影响力上总是处于下风。于是,在意识形态上,工党把SHZY奉为自己的理想和目标,可在政治实践上,它从来都不是SHZY的。


  既然如此,工党该往何处去呢?密里本德认为,虽然保守派领导人所推行的全民党路线能够带来短期的选举收益,但因为这背离了SHZY理想,所以迟早会遭到工人阶级的质疑和抛弃;真正的出路就在于公开承认工党的阶级性,进而把工党改造成真正SHZY的政党,最终通过民主的、渐进的方式把英国推向SHZY,尽管这么做或许会对短期选举产生负面影响。那么,怎么才能实现这种转变呢?1961年之前,和大多数新左派一样,密里本德把希望寄托在了工党领导层的身上,认为左派将能够在工人阶级的支持下获得领导权。但1961年之后,他对此则不再有任何幻想了:“对于工党中的SHZY者而言,去相信……在任何实际的或总体的意义上使工党领导转变为左派的前景,这是不可能的或不现实的。”那么,这又是为什么呢?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国家》(1969年)、《马克思主义与政治学》(1977年)以及《英国资本主义民主制》(1982年)等著作中,密里本德对此进行了长期的深入思考,最终结论是:工党力图在资本主义民主制的框架中进行SHZY改良,而该制度的实质却是一套缓解、遏制民众特别是工人阶级的压力,从而堵塞通向SHZY的道路的制度设计!也就是说,工党在缘木求鱼。


  工党希望尚存!


  按照密里本德的观点,工党实际上犯的是方向性错误。如此一来,工党还有可能实现自己的SHZY理想吗?尽管有些底气不足,不过,密里本德坚持认为这种可能性依旧存在。


  密里本德的这种坚持很大程度上源于对英国左派政治现实的无奈接受。因为不管工党如何不堪,它终究是一个得到英国工人阶级最普遍认同与接受的工人阶级政党。更重要的是,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工党的这种政治地位无可取代。也就是说,不管人们如何看待工党,英国的SHZY前途却只能寄托在工党身上。在这种情况下,英国的SHZY者只能以现实主义的方式对待工党,即怀着知其不可而为之的态度去批判、影响、改造工党,而不是另起炉灶,脱离工党去构想SHZY的未来。


  不过,密里本德的这种坚持归根结底还是源于对英国工人阶级的信心。1960年代末期以后,各种新社会运动方兴未艾,取代了传统的阶级斗争,成为左派政治的主要形式。很多西方左派学者因此做出了工人阶级消失了的判断,认为工人阶级已经不再是实现SHZY的领导力量。而在1981年题为“再谈阶级冲突”的演讲中,密里本德强调:阶级是由社会的经济关系和权力关系决定的现实,因此,阶级冲突是发达资本主义社会无法摆脱的重要分裂,而这种分裂就是通向SHZY的现实基础。正是在这种基础上,他看到了工党最终成为一个SHZY政党,从而领导英国走向SHZY的那一丝希望。


  在1980年代以前,有不少新左派像密里本德这样对工党心存希望。不过,进入1980年代以后,持这种立场的新左派就变得越来越少了。因为在1979年的大选失败后,工党左派曾积极致力于对工党的激进化改造。这赢得了新左派的热情支持,但却遭到工党领导层的压制和反对,最终导致工党在1983年大选中遭受更惨重的失败。很多新左派因此认为英国的工人阶级运动已经停滞,工党也已经无药可救了,他们甚至得出了“一个撒切尔政府都比一个改良主义的工党政府更可取”的偏激结论。


  对于自己的新左派同志以虚无主义的方式对待工党的这种做法,密里本德表示完全不能认同。他指出,工党中有不少激进左派,1979年以后,他们一直致力于工党的激进化改造,他们的存在本身就说明工党还是有希望的。另一方面,他认为,在SHZY的低潮期,左派应当联合起来,而不应当相互诋毁、自相残杀,这种事情“最好让SHZY的敌人来做”。正是基于这种认识,1980年代以后,密里本德一改过去的作风,积极参与工党内的活动,甚至创立了一个小的智库,为当时工党左派的领袖人物提供思想支持。这些活动使密里本德在工党内积聚了相当多的人脉资源,从而为十年后他的两个儿子的从政和迅速崛起埋下了伏笔。


  虎父无犬子


  密里本德的家庭生活开始得比较晚。直到1961年,他才和自己的一个前学生喜结连理,并于1965年和1969年生下两个儿子,即戴维?密里本德和爱德华?密里本德。由于1980年代以后密里本德比较深地介入工党左派政治,他的居所在一定程度上成了一个左派的政治沙龙,所以,他的两个儿子从少年时代起就在耳濡目染之间对政治发生了兴趣。事实上,密里本德也鼓励儿子们这么做:爱德华?密里本德就曾回忆说,当年仅十二岁的他与家中的访客进行辩论时,自己的父亲曾不止一次地跳出来支持他。结果,成年之后,他的两个儿子都选择了从政。


  1989年,戴维?密里本德进入亲工党的智库公共政策研究所担任研究员。期间,他得到当时工党领袖约翰?史密斯的提携,随后成为托尼?布莱尔的主要智囊和亲信,并帮助后者赢得了1997年的大选。2001年,他成功竞选议员,实现了从幕僚向政治家的转型,并于2004年底成为内阁成员。爱德华?密里本德的从政道路和自己的哥哥如出一辙:在做过一阵子新闻记者后,他于1993年成为工党双雄之一的戈登?布朗的智囊,主要负责布朗的各种演讲稿;2005年,他在布朗的支持下成功当选议员,并在2007年布朗取代布莱尔出任首相后进入内阁。在现代英国政治史上,像密里本德兄弟这样一门两阁员的情况非常罕见,最近的一次先例得追溯到七十年前。


  2010年5月工党下野后,布朗宣布辞去工党领袖职务。随即,工党内的各路人马纷纷行动起来,开始竞选新领袖。包括密里本德兄弟在内,当时共有五名工党政治家宣布参选。不过,第一次电视辩论之后,几乎全部媒体都认为真正的角逐将只是密里本德兄弟之间的事情。其中的原因大致在于:第一,他们都是前内阁成员,知名度高;第二,他们分别是布莱尔和布朗的门人,代表了当前工党内影响最大的两个派系;第三,他们都年富力强,能言善辩,镜头感好,是符合时代要求的魅力型政治家。由于密里本德是我非常关注的英国新左派思想家之一,所以,我一向比较留意他两个儿子的新闻。当他们宣布参选时,我还在英国从事访问研究。记得第一次电视辩论一结束,我夫人就让我预测他们中间谁会最后胜出。我略一思考就说比较看好戴维?密里本德,原因是我觉得爱德华?密里本德的风格比较张扬,甚至有点咄咄逼人,不像戴维?密里本德那样具包容性。我夫人表示也有同感。


  由于实力非常接近,密里本德兄弟之间的选战长时间处于胶着状态,以至新闻媒体和政治评论家们迟迟做不出预测。这种情况直到计票工作快要结束前才变得比较明朗。记得北京时间9月25日上午,我问时在我校开会的一位英国政治学教授谁将赢得当天的选举。他告诉我可能是爱德华?密里本德。这个答案让我有点吃惊。于是我追问为什么。他简单地说:戴维?密里本德代表的政治路线可能损害工党的政治利益。后来我才搞清楚他为什么会这样说。原来,作为布莱尔的坚定追随者,戴维?密里本德一向为伊拉克战争进行辩护,尽管他曾透过助手表示自己其实对战争有保留意见。在国际社会和英国民众已经强烈质疑伊拉克战争的必要性和合法性的今天,这种立场显然不合时宜。爱德华?密里本德则不然。他不仅没有为发动战争投过赞成票(2003年时他还不是议员),而且一直对此持批评态度,认为那是一个导致工党乃至整个英国发生分裂的错误。之所以在9月25日的第四轮投票中,他能够以不到1.3%的极微弱优势战胜自己的哥哥,这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因素。


  如果密里本德地下有知,我想,他一定会为小儿子的胜利感到高兴。因为爱德华?密里本德的政治立场比戴维?密里本德更激进一些,换言之,更接近密里本德当年的政治规划。按照英国目前的政治形势,四年后,爱德华?密里本德很有可能领导工党重新入主唐宁街十号。如果这一切真的发生了,那么,密里本德的政治规划是不是就有可能(起码部分)实现呢?对此,我的回答是:还是让时间来回答这个问题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