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54|回复: 1

通过事实来撒谎——谎言的迂回艺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10 12:02: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通过事实来撒谎——谎言的迂回艺术


政客常常满嘴谎言,这不是秘密,但想象一下这种情形——他们可以仅仅依靠讲述事实来创造谎言。这是否让人感到困惑呢?
如果你意识到我们可能都做过这样的事情,这种情形就比较清楚了。一个经典的例子可以是:你妈妈问你有没有做完家庭作业,而你的回答是:"我为英语课写完了一篇关于田纳西·威廉姆斯(Tennessee Williams)的论文。"这可能是事实,但实际上并没有回答你的家庭作业有没有完成的问题。这篇文章可能很久之前就写完了,而你用一个事实误导了你可怜的妈妈。你甚至可能都没开始做作业。
通过"说实话"来进行误导在日常生活中如此普遍,以至于最近形成了一个新的词汇来形容它:"paltering"(敷衍搪塞)。敷衍搪塞在现在社会是如此广泛,它能使我们更深入了解真相与谎言之间的灰色地带,甚至可能解释我们到底是为什么要说谎。
我们一直在撒谎,尽管事实上撒谎要比说实话花费更多的心力。美国总统亚伯拉罕·林肯曾经说过:"没有人的记忆力足够强大,能让他成为一个成功的骗子"。
1996年,有一位名叫贝拉·德保罗(Bella DePaulo)的研究者甚至给出了一个数据。 她发现我们每个人每天都会说一两次谎。她的这个发现是通过要求参与者在一周的时间内记下他们撒谎的次数,哪怕他们这样做是出于好意。在她最初研究所调查的147名参与者中,只有七人说他们根本不撒谎——但是连这个表述是否属实我们都不得而知。
这其中许多谎言是无辜甚至是好意的,例如:"我告诉她,她看上去不错,尽管我觉得她看上去很糟糕。" 有些是为了隐瞒尴尬处境,比如假装不知道配偶已经丢了工作。德保罗说,在她的研究中,参与者们并没有意识到他们说了多少谎言,部分原因是大多数谎言如此"普通而不出所料,所以我们只是没有注意到它们"。 德保罗是一位在加州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的心理学家。
只有当个人用谎言来操纵或故意误导他人时,谎言才更加令人担心。而这类情况比你想象中还要更加频繁。
当托德·罗杰斯(Todd Rogers)和他的同事们发现政客们在辩论中频繁地回避问题时,他们意识到同时还有其他事情正在进行。通过陈述另一个事实,政客们可以回避回答眼前的问题。他们甚至可能暗示有些事物可信,尽管真相并非如此。作为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的一位行为科学家,罗杰斯表示,政客们一直如此。因此,他与同事们开始进行更深一层的探索。
他发现,敷衍搪塞在谈判中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策略。在他的研究中,总共184人,超过样本半数的企业高管承认采用过这种策略。研究还发现,那些搪塞其辞的人认为这比直接撒谎更为道德。
然而,那些被欺骗的人并不会区分说谎与搪塞。罗杰斯说:"沟通者认为当真相被曝光时,搪塞会在某种程度上显得有情可原,这可能导致了搪塞的滥用,而听众总是会把它看作谎言。"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10 12:02:5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我们听到一些表面上听起来真实的东西时,也很难发现其中存在的误导性的"事实"。例如,英国工党呼吁降低投票年龄的宣传视频说:"你们已经16岁了,你们现在可以结婚,参军,全职工作。" BBC的事实核查小组发现,这些事实并不能说明真相。
"只有在父母允许的情况下,你才能在16或17岁时参军,"事实检查小组的报道还包括:"在这个年龄段,除非你是在苏格兰,否则你也需要父母的同意才能结婚。从2013年起,16-17岁的孩子不能在英格兰全职工作,但在英国的其它三个地区可以在某些受限制领域之外的行业工作。"
又如,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作为美国总统候选人期间在竞选辩论时也使用了搪塞的手段。有人质疑他在其职业生涯初期经历的一起住房歧视诉讼,对此他表示他的公司"不承认有罪"。虽然他们可能没有承认,但《纽约时报》的调查发现他的公司当时确实是进行了基于种族的歧视。
而且即使我们确实发现了这种误导性的事实,社会常规也能够阻止我们去追究这是否具有欺骗性。可以拿这个现在在英国已经声名狼藉的采访作为一个范例,当记者杰瑞米·帕克斯曼(Jeremy Paxman)采访政治家迈克尔·霍华德(Michael Howard)时(如下图),记者反复质问霍华德是否"威胁撤职"当时的监狱管理局局长。而霍华德以某种古怪的形式持续不断地用其他事实来回避这个问题,以至于来回的对话变得越来越令人尴尬。我们中大部分人都无法以这种方式来挑战别人。
这种策略在政治上很普遍,日常生活中也是如此。比方说某些房地产经纪人,当一个潜在的买家问某套不受欢迎的房产有多少实际的竞标时,他的回答却是"有很多人来咨询"。或者说某位二手汽车销售人员说这辆汽车在寒冷的清晨能够顺利发动,但并没有透露一个星期前它坏了。这两个陈述是真实的,但却掩盖了这房子不受人欢迎,这车有故障的现实。
搪塞被看成是一种有用的手段,也许这使它如此常见。根据罗杰斯的提法,也许是因为我们一直有那么多互不相容的目标,才会常常使用这种手段。"我们想实现我们的小目标——卖掉一座房子或者一辆车——但我们也想让人认为我们是诚实有德的人。"罗杰斯说,这两个目标之间存在矛盾,而人们认为搪塞其辞会比直接撒谎更加道德。"我们可以证明这是一个错误。"罗杰斯说。
我们可以看到这种想法造成的问题反映在当今社会里。公众显然对政客的谎言深恶痛绝,对他们的信任度不断下降。2016年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英国公众心目中政客的可信度不如地产代理人,银行家和记者。
尽管我们现在对执政者的谎言已经习以为常,但要实时发现这些谎言仍然是一个挑战,特别是如果他们通过搪塞来撒谎的话。《你生活中的说谎者》(The Liar in Your Life)一书的作者,心理学家罗伯特·费尔德曼(Robert Feldman)认为无论对于个人或是对于宏观层面来说这都令人忧虑。 "当我们被当权者欺骗时,就会破坏我们对政治制度的信心——无论那些人真正的动机为何,大众都已经非常愤世嫉俗。"
说谎能够为某种扭曲的社会目标服务,而它也确实如此。它可以帮助某人画出比真相更美好的图景,或者帮助一个政客回避一个不舒服的问题。罗杰斯说:"这是不道德的,这使我们的民主更加糟糕,但人类的认知就是这样工作的。"
不幸的是,谎言的盛行可能源于我们成长的经历。谎言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就在社交活动中发挥作用。我们告诉小孩关于牙仙和圣诞老人,或者鼓励孩子感谢一个不想要的礼物。费尔德曼说:"我们给孩子们的信息非常混杂。他们最终学到的是,尽管诚实是最好的品质,但用事实来说谎并无伤大雅,甚至是优先选择。"
所以下一次你听到一个很奇怪的事实,或者是某个人想转移一个问题的时候,请留意你所想的真相也很可能并非如此。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