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06|回复: 0

[原创] 人民与国家的本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1 12:53: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7.12.13
(语音整理)
无位真尊:
民威猛如虎,我能理解做官的难处,老百姓不好治理。我这无权无位的比谁都难。民之奸贪愚,与官并无异。
灭天理者其实就是是人民一人类。必死又贪生怕死,贪奸愚,势利眼。老百姓的一切价值观都建立在死亡的基础上,人类社会就是大活死人墓,任活鬼抽劲乱蹦。民主横行,末法末世。
哲学的探讨是一种贵族的精神,(【德】雅斯贝尔斯)一切高级文化型态都毁在愚民手上。而“劣币淘汰良币”的法则之所以通行,就因为人多势重。以量取胜,而损败质。
自认命比天大,凭此可以灭天,人类的一切欲望都是逆天而行。为了一己私利毁坏大自然,无尽饕餮的攫取自然资源,自私自利的金钱制度的全面普及,享受无尽的荣华富贵,并且欲图永远长生不死……一切的一切欲望都是违背大自然的基本法则。可以套用并改变一下老子一句话的用法,不是“天地不仁以百姓为刍狗”,而现在是——百姓不仁以天地为刍狗了!一切的一切都是我贪,我执,一切的一切都是据为己有。暴殄天功!人民的唯利是图如洪水猛兽,冲绝网罗。人民的贪婪无厌,是天道天理的毁灭者。以人欲灭天理。尼采所指“上帝死了!”亦同此理。是人类自己杀死了“上帝”。
而其实人类的生存就是一项一一实验。把这点记凊楚。
修佛修道为了什么?为自己那条命的等而下之,不算纯正的信仰。
地球保姆—陈蓉芳:
在金钱横流的今天,人人都追求金钱,就是唯利是图。但这与人的教育是有关的,有德行修养的人懂得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道理,不会要不义之财。小人才分不清是非黑白,他们的灵魂都可以出卖,他们犯罪都是为了金钱。这就要求法律法规对犯罪人员进行惩罚。法律法规不惩罚罪犯,就会形成姑息养奸的局面,久而久之,罪犯就变成魔鬼了。
无位真尊:
你这点说的没错。但我告诉你,不要迷信“人民”这两个字。对人民的信仰适合于什么人?适合于国家主席这样的人,因为他站在万人之上,老百姓没一个敢惹着他。你作为人民中的一员,找你茬的那些地痞流氓(陈蓉芳因在履行工作职责期间得罪地痞流氓,之后其家庭屡被他们与部分执法者相互勾结而骚扰、恐吓)属不属于“人民”范畴?别迷信“人民”这两个字。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那些唯利是图的、骗财骗色的、打家劫舍的、图财害命的……哪个不是人民?当官的80%也是从为民的上去的。他当官贪腐不是他改变了本质,而是展开了他的本性,因为他为民的时候没有机会贪,不是不贪。上去了就展开本性大贪特贪。
地球保姆—陈蓉芳:
只有遵纪守法的人才叫人民,罪犯就是国家和人民的敌人。
无位真尊:
人民中有你这样的,那是少数。是人就要一个一个说,谁来到你身边了,这个人是具体怎么样的,一个一个说。那种大而无当的对“人民”的信仰纯粹是——迷信。
地球保姆—陈蓉芳:
坏人是少数,好人是多数。
无位真尊:
有利的人是少数,不利的人是多数。
人民不信仰真理,我不信仰人民。
人民就知道自己那条命,什么人亊物都应该为他服务。岂不知他那条命也是被人利用的。为之沾沾自喜是奴隶的道德,报怨利益不公平是你活该做奴。因为你首先就做了自己死亡的奴隶。
地球保姆—陈蓉芳:
有的人很自私,自私的人容易犯错误。小错可以自纠,大错就是犯罪,必须用法律法规惩处。
他们侵犯人权还为他们犯罪找借口,简直不可理喻。其实他们就是欺诈行为。
无位真尊:
撒谎、做假或欺诈是乃人之常情,因为人就不是什么真的东西。假人造假法,因为万法皆人法。
所以我说不要信仰"人民"。这其实是迷信。
求真的人不是被归入另类嘛,最普遍的是假人。越假越行得通,越真越行不通,才是地界的规律。越假的才越行得通。这才是这个世界的正常规律,客观规律。越真的才越行不通。假冒伪劣商品、假广告、山寨版、假大师、诈骗信息……这些都满天飞。真的沒人认识。追求真理是被社会鄙夷、打击的。
再比如人们对佛教、道教的认识最多也就知道个《金刚经》、《道德经》。我知道很多更好更真的佛经、道经,但我不会刻意告诉别人,因为没几个人需求真理。我也准备把它们留给自己受用。
因为一一人一一就不真,而假的人人喜爱。
地球保姆—陈蓉芳:
假的东西只能行骗一时,因为日久见人心,总有一天会被人识破。识破真面目的时候,骗子的鬼把戏就再也难以演下去了。那时他们就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遗臭万年。
无位真尊:
你没看透,你要多具备一些历史的眼光、历史的意识,人类几千年都是如此的。还有更广泛的眼光,世界各地也是这样的。因为这个世界就是不真的世界。所以看透就放下。
至于说甭管是腐败、还是假冒伪劣、诈骗横行……这些都是国家、社会发展工商资本社会(用“资本主义社会”这个概念意识形态性太强)造成的结果,那国家、社会去承担这个责任,去收拾这个烂摊子。国家、社会也有合法权利与政府机构去处理这些问题。
至于个人社会生存者,就需要自己防范诈骗、防范掉到坑里去,时时刻刻要谨慎小心。这是自己对自己负到责任。
那以前计划经济的时候,谁都消极怠工、人浮于事,这些我小时候见得多了。人就是无利不起早,你就得有吃的给他,他才会起来劳动,建设社会。之后人人唯利是图造成的这个结果。人性就是贪婪、自私的,不可能因为你施行SHZY,人性就改变了,不可能的。所以SHZY毁就毁在人民与当官的手里了。总之从上到下全是毁在人的手里。
所以所谓SHZY、共产主义、人间天堂、人类大同等等……这些我都不再去妄想了(对这些乌托邦的妄想我可是进行了一二十年呢)。不可能实现。不可能其实就不可能实现在人性上,人类俱生我执、贪婪、自私的本性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因为社会的行为主体永远是人,社会永远是人组成并运行的,人性改变不了,社会怎么能改变成那样呢?
所以作为我来说就不再做这种没有意义的妄想了。那么自己生成出来的意义、价值、美、神圣等等,赋予谁呢?赋予自己。自己是内在意义、价值的生成者,同时自己也是内在意义、价值的受用者。这用黑格尔的哲学讲,就是“自在自为”的存在,“自在自为”的价值主体。这才称其为——真的。所以:理想的对待自己,现实的对待现实。
(这个在当代西方思想界也是有相似的思想。就是那种伟大的乌托邦失败了,无法实现。故而寻求日常生活的审美化与日常生活的自由化。因为日常生活以及家庭才是你真实拥有的范围,才是你的权利范围,也是你的完全自主的氛围。那么你怎么使得你的日常生活变得越来越美好、适意?
当代西方也是这样的,所以我所反映的也是一个世界范围的普遍状况。就是诉诸于更大范围——国家、社会——改造的不可能性。)
你比如我特喜欢共享单车,它既使用方便,而且在我看来也反映了SHZY性质的共有性。但自从共享单车投入城市之后,就出现一些现象,就是很多人把它据为己有,以及肆意毁坏它。这是反映了贪婪、自私的人性吧。那么我现在就在看新闻报道,“共享单车酷奇公司挪用消费者押金”。你说这些不都是被这些人毁了吗?就是真公有是公有不开的!能有一点公有的种子就立马让人给毁了。   
   中国现在经济这么发达是通过什么方式为驱动实现的?是通过普及私有化的方式才能实现的。实践证明以前公有制的计划经济时代,经济确实是发展不起来。所以公行的是私呀!所以公有制怎么实现呀?怎么能实现呀?所以关于这些就再不考虑了。
再说一个:咱们正统的传统教育都宣传农民起义。你比如太平天国,太平天国是真建立了南方地区的政权了的,并颁布了《天朝田亩制度》改革土地分配制度。但太平天国失败在哪里呢?是败在杨秀清、韦昌辉的内乱上。他们同样是争地位、争财富。所以还是毁在人手上。
如果你说几百年,一千年后共产主义能实现……那你看看你还有多少年可活,总之最多活不过半个世纪了吧。反正活着的这辈子见不着。那该如何思考、打算呢?
所以说多具备一些历史意识是很有益的。比如古希腊柏拉图的《理想国》是历来的世界名著。我也有这本书,但我至今从来不看这本书。为什么?因为柏拉图主张哲人王治理国家,但两千多年来从来没实现过一次?根本实现不了。
谁拿枪杆子?谁拿枪杆子谁才谈得上治国理政。手里有枪,要得了、制得了别人的命,才能有人听你的。拿笔杆子的你不可能实现。但拿枪杆子的是恶人,对,就是这样,这个世界正是因此才永远是恶本善末的,不可能改变。拿笔杆子的是善人,但善人不会得势。拿枪杆子的控制所有物质资源,所以人们才能听他的。拿笔杆子的空有一腔理想,手中没有金钱、权力、生产力与枪杆子,人家凭什么听你的理想规划呢?所以柏拉图哲人王的理想永远也不可能实现,这书写的再好我也不看,最多只能徒增妄想而已。
其实道理很简单、也很残酷。就是你要得了别人的命吗,或者能控制人身吗?你能达到以上两点,才谈得上治理社会。(任何社会形态的基本道理都是如此,只不过越来越文明化而已。比如当代的资本主义社会,或工商资本社会,是以金钱的方式进行间接控制。)我觉得我做不到以上两点,所以我也什么都不必想了,就这么简单。
国家的本质是什么样?我们上中学政治课就已经教过你。就是经典马克思主义的解释,在现在以及全世界也是适用的。国家的最基本功能就是暴力工具。
我不说中国现政府,而且我与现政府确实没有仇(这与一般老百姓不一样)。就说前苏联的SHZY是怎么搞的。开始西方很多思想家都仰慕共睹着SHZY的实现,而斯大林的专制使得所有西方思想家与马克思主义者深恶痛绝!
地球保姆—陈蓉芳:
共产党是党指挥枪,私携枪枝威胁别人是犯罪。公安执法带枪要经过批准。面对歹徒带枪威胁人的公安人员,再教育无效时可以击毙。
为什么现在的人对法律都是漠视的?
无位真尊:
遵纪守法是必须的,作为我个人也是很遵纪守法的。我不信仰法律,但我尊重法律。法律只是实用的社会生存工具。但遵纪守法的动机并非因为觉得它神圣,而是出于自我保护、自身安全的考虑。这个世界不是没有存在过神圣,但一切神圣都被俗人、世人所毁败了。
地球保姆—陈蓉芳:
放任自流时,法律的尊严体现在哪里?社会文明秩序又在哪里?
无位真尊:
我说过:人类的文明都是伪善的文明。
我所说的是:并不需要以国家或社会的治理者的角度去考虑国家与社会问题。这点作为一介草民来讲,并不恰当。
地球保姆—陈蓉芳:
犯罪人得不到惩罚,毁掉的是法律。
无位真尊:
对啊,你说这些犯罪分子是不是属于人民范畴啊?他们就是人民啊。也正是他们把法律给践踏了不是吗。
并且法律的制定永远都是后置的。像现在这些诸多社会乱象,永远是五花八门的犯罪行为先出现,之后才有法律的制定完善。因为这些犯罪现象不普遍的话,不会得到立法机关的重视。而法律的践踏者同样是人民。
地球保姆—陈蓉芳:
法律就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但是现实是有人却故意犯罪,违法乱纪。明明有证据可以起诉却被罪犯用金钱收买执法权,不了了之。执法者的素质就是出卖国家和人民吗?还是出卖他们自己的灵魂?
无位真尊:
我说过很多次——万法皆人法。什么法都是人在用,就看人怎么用。人怎么用,就看这个人是什么样的人。
一切神圣的东西都毁在人手里,不是人民手里,就是一部分执法者手里。执法者的可信只是一部分程度的可信罢了。
当旧有的偶像不可信之时,才会去寻找什么是真正的信仰!
作为我个人,今天我就推倒了一个旧有的偶像——“人民”。我不是不相信神圣,我非常相信神圣。但人民确实并不神圣,并且由人民主导建构的这个社会也一点不神圣。你记住:谁说谁“神圣”,百分之九十的成分都是自吹自擂,自我标榜。民与官都不可信。
我不是不信仰SHZY,我历来也是左派的人士。我是不信仰人民,就因为人民的行为,SHZY才不可能实现。
上帝才是真正的神圣,上帝的神圣在于祂是无我的。你看当代的世界没几个人信仰上帝,上帝会出于私我的利益去惩罚人吗?像《圣经》中的耶和华吗?当然像耶和华那样宣称自己是“上帝”并惩罚人的神也是有不少的。上帝的神圣在于祂什么都不缺,甚至也不缺渺小的人类对祂的信仰。
所以真正的信仰不是单纯为了自己的小命去信仰,“救救我吧,救救我吧!”不是这样的。当然为了自己那条命去信仰也是完全可以的,并且也是有效的。但真正的信仰不即是为了小命去信仰。
地球保姆—陈蓉芳:
西方的《圣经》里记载着上帝和亚当夏娃,东方的上下五千年记载着女娃,他们都是人类的祖先。他们是不死的,无时不刻都在关注着人类的进展和文明的进程。人类有灾难的时候,他们要找一个拯救人类的人来拯救人类和世界。
西方的资本主义社会文明只在上层社会里体现,而SHZY制度下的文明体现在每一个人身上。这就是我们人类要追求的理想社会制度。
西方国家的人没有劳动就可以得到很多东西吗?不可能的。一样要劳动才能得到劳动成果。不劳而获者可能有今天但不一定有明天,因为他们是在犯罪,随时可能被惩罚。
当大家都成为罪犯时,那就回到原始社会了。原始社会的人就像低级动物一样互相厮杀才能活命。与低级动物没有两样。
无位真尊:
必死就是人类的原罪,人类必须为原罪付出代价,就必须去劳动并获取食物。在《圣经》中都有这些内容。而人类确实就是像低级动物一样为了利益、金钱相互争夺、厮杀。这在霍布斯所著的《利维坦》中也有论述。你别以为这不正常,其实这才是最正常的。因为其实人类就是动物,是高级的动物而已。
所以因为人类是天然的相互争斗、厮杀,所以需要建立文明与法律,用法律去拴着他们。所以所谓的文明都是伪善的文明。不是出于纯善的目的而制定法律,而是出于规避恶的扩大化导致社会崩溃而制定的法律。
比如《圣经-旧约》摩西受耶和华的指使订立了“十诫”,十诫就是为订立社会的律法。(《圣经》就是律法主义)订立十诫的目的是什么?是犹太族人,族内人与族内人之间不要相互厮杀、奸淫、偷盗等等。这样是为了犹太族的势力壮大。那么这样之后犹太族人好向四周侵略其他民族,这才是它的目的。
所以恶是不可能避免的。所以任何国家的文明都是伪善的文明。任何国家的建立都是要杀人的,都是需要战争的,没有不是生长在屠刀下的文明。所以国家是什么性质的?这在中学政治课经典马克思主义的论述中早已揭示了的。
我所要说的是:拿枪杆子的才有资格谈得上治理国家、治理社会的问题。拿笔杆子的没有必要想这些问题。拿笔杆子的永远主宰不了拿枪杆子人的意志。
所以你记住:文明、文化在这个世界上是末,而不是本。这个世界的本——是恶,是暴力、野蛮、阴谋、战争……
像我这样的,像群里这些诗人在社会上是末夫,是没有什么社会地位与“价值”的人。如果他们有什么社会地位,也不一定是因为创作诗歌而获得的。所以既然是社会中的末夫,就没有必要为这个社会负多大责任。能为自己负起全责才是最值得、最光辉、最伟大的事。
文明是末,不是我愿意接受,是必须得承认客观事实。
再广泛的讲一下:国家的成立都是强盗头子取得的胜利。强盗头子把其他强盗打胜了,把他们的人马收买了,把当地老百姓镇压了。之后他就成了国王,之后才在屠刀下建立文明与法律,文化是在野蛮的基础上生成的几朵鲜花而已。强盗头子做了国王后就可以给自己脸上贴金,这样才需要文化的使者(文学家、艺术家、哲学家等)为他及他的国家装裱门面。
之后又有其他更大的强盗头子出来,把之前那个强盗头子干掉后,之前的那个文明就毁了。之后再建立他的文明。如是循环不已。
那么当代的资本主义文明可以说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开放的一种文明了,但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法则不可能脱离恶本善末的基本逻辑。当然它又以一种更伪善的工具——金钱——来进行统治。
比如现在的极端组织,就是一个典型的国家成立的模型。极端组织不是声称建立“伊斯兰国”嘛,你看他们杀了多少人!他们如果建国成功了,才有机会建立他们的文明、他们的法律。而他们的“文明”与“法律”则是由他们这些强权者所定义的。要是没有现在的俄罗斯与美国等更大势力把他们扑灭掉,他们的国家就会由野蛮渐渐走向合法化。这就是现实中发生的历来国家建立的典型模型。
所以多看看历史与现实才能明白,这不是你这样的善人能够直接理解的了的。
所以像我们这样拿笔杆子的,如果为国家做点什么的话,最多也就是做点锦上添花的事。真正出了事情不是我等之辈能够负责得了的。
地球保姆—陈蓉芳:
什么枪杆子?国家军队拿枪是为了保卫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不受侵犯。非法持枪是犯罪。难道要任由犯罪吗?
无位真尊:
我再多告诉你一点:所有的人类社会组织都是闭区间,都是讲控制的。世界很大,国家也很大。但所有社会组织都是闭区间而非开区间。一圈一圈的,国家——省——市——工作单位——学校——公司——以至于每个人的家庭……都是闭区间。有自由,但都是有限度的,开区间总是有限度的。一切社会组织都是讲控制的。
拿枪杆子当然是为保卫人民。但所有工具都是一柄双刃剑,正面有正面的益处,反面有反面的威力。想见正面就踏踏实实工作、生活,去处理你们那些永远也斩不断、理还乱的生活业力。想见反面,也能立马叫你见真章,管教你知道厉害。我这里所说的是一般所谓国家的本质原理的问题。
所有这些考虑明白了你才知道没必要再考虑考虑自己才是真的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