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77|回复: 0

新年访古马陵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9 14:37: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年访古马陵山
                                                                                       王晓风

正月初六,周兄驱车向北,连同沈兄和我一起,三人同访山东郯城的北马陵。
地方地理专著云:马陵山为泰山余脉,横亘数百里,北连兰山,纵贯郯城,南抵宿迁,状如奔马。宿城内马陵公园内小山头为宿迁马陵山之谓也,而郯城马陵山谓之北马陵。
中途经过新沂,沈兄说新沂城南有一高人,铁嘴钢牙,能断人生死,可谓半仙。遂前往拜访。至其地,察言观色,早知其为大兴者也,虽不是满嘴跑火车之马扁,但确是擅长江湖口条的大忽悠。无奈老沈坚信不疑,眼睁睁看着他跟范大厨师一样,将几张红色的老人头交给那位赵大师。
老夫浸淫传统文化数十年,对于占卜风水等事,一直尊奉圣人之言,存而不论。平生倒是遇到过一两位高人,虽非神乎其技的未卜先知,但也十之八九都能应验。尤其是风水一说,和老夫兴趣之所在的舆地理论颇有渊源,故而一般阴宅阳宅也能看个八九不离十。就拿宿迁来说,以前我曾经在某篇文章中说过,宿迁是个属马的城市,因为这座城市最大水体叫骆马湖,唯一的山脉叫马陵山,这一山一水都和马有关,而这匹神马的来历又如此的不同于众,故而须得一上好的驭手方可驾驭。
有一种说法,倒也不是完全的空穴来风。说的是骆马湖得名之缘故。古代著名典籍《山海经·海内经》记载:“黄帝生骆明,骆明生白马,白马是为鲧。”骆马意为黑鬃的白马,白马是“鲧(音:gun,同滚)”的本相,古代有关“鲧”神像,都是结合了龙、马和鱼的具体特征。是一个龙马的形象。所以说,骆马湖和龙马湖这两个名字都是指鲧的化身。
但也有人指出,骆马湖的名字来自于宋代以后,是宋金战争期间,金将挞懒在这里放马养马而得名。《金史》记载:挞懒放马于宿迁马乐湖。后来逐渐易名为骆马湖。但同时期的《宋史·高宗本纪》中却直接记载:“绍兴五年四月金将挞懒度淮,屯宿迁县骆马湖。”,可见,骆马湖是在宋金战争以前就得名如此了。那么这个名字起始自何时?则又是糊涂账,也许民间传说的骆马湖得名,是源于大禹的父亲“鲧”这一说法还是有些道理。
这便是我这一次要到山东郯城的马陵山实地考察之缘故。
读过一些历史书籍的大概都知道大禹的陵墓是在浙江会稽,那里有个大禹陵。但却很少有人知道大禹父亲的陵墓就在马陵山。《山海经·海内经》记载:“洪水滔天,鲧窃帝之息壤以湮洪水,不待帝命;帝令祝融杀鲧于羽郊,鲧复生禹,帝乃命禹卒布土,以定九州。”可能有人质疑我引用的并非正史资料,而是神话,但对于神话人物的考证,不依靠神话岂非更加糊涂?从这一段神话传说来看,大禹的父亲鲧,并非像最近播放的电视剧《大舜》里面那样的反面人物。相反,鲧为了拯救黎民,堵住洪水,不惜以身犯险,到天上偷取天帝的息壤来堵住洪水,这是何等的大无畏之勇气?结果却被上天派下火神祝融氏,将他杀死在一个叫做“羽”的地方。这和西方国家流传的希腊神话中,到天上偷来神火造福人间的普罗米修斯何其相似!
同样是为了人间幸福,偷来上天神物,在西方被千古讴歌,在中国却一直被当个反面人物。这不由得使我想起项羽和拿破轮两个失败的英雄,他们生前功业和身后名声,在东西方两个世界中,却导致了截然不同的两种遭遇,真是一样地令人扼腕叹息。
清代乾隆年间《郯城县志·山川》记载:羽山,在县东北七十里,《禹贡》:羽亩夏翟。《山海经注》云:羽山在东海赣榆县西南,鲧殛处也。上有二泉,汇为羽潭。《左传·子产》云:鲧殛羽山,其神化为黄熊,入于羽渊。即此羽山为鲧殛处无疑。
羽山,就是上天派祝融氏杀死鲧的地方,这座小山是马陵山东面的支系,位于郯城和江苏的赣榆县之间,从地理学的角度来说,亦是属于马陵山。就如同我们的三台山和锅框山都是马陵山的山峰一样。
当然,鲧墓葬在郯城羽山,并非仅仅是《郯城县志》记载的这一孤证,明末清初的非常严谨的地理历史学家谈迁也持相同看法,他的历史研究专著《枣林杂俎》中一样记载道:鲧墓:郯城县东北羽山,即殛鲧处,有墓。
这就很有意思了。作为一匹白马化身的鲧,作为治水失败的鲧,被杀死在骆马湖旁边的一座山峰上,那么他和骆马湖又是什么关系呢?
上文引用的《山海经》中说:“黄帝生骆明,骆明生白马,白马是为鲧。”这民间流传的骆马湖湖神就是鲧的说法会不会与此有关?
查考鲧禹治水时期,所谓洪水滔天,其洪水来源大致就是淮水、泗水、沂水、沭水,潴留于现在的徐淮之间,而骆马湖便是这诸水汇聚之所在,故而《邳州志》云:“川莫于河,侵莫于沂,而河,故泗道也,自泗夺河徒沂不南往、运既开,齐鲁诸水挟以东南莒、武、沂一时截断。堤闸繁多,而启闭之务殷,东障西塞而川脉乱矣”。在上古时代,治水第一难事就是淮水和泗水如何能顺流入海,但大禹的父亲没有领略到疏和堵的关系,只是一味地堵住所有洪水,无论如何也都无法阻挡来势凶猛的洪灾,只能想办法到天上去偷息壤。鲧被杀死后,大舜又指派他的儿子禹来治水,大禹大概会来到他的父亲治水失败的地方哀思凭吊,顺便总结父辈失败的教训,他会从挡住洪水东流的马陵山,和诸水潴留的骆马湖这个疑难之处得到什么经验吗?
当然,立足于神话传说之上的考证和推理,得出的结论依然是神话的结局,既然,大禹的父亲是一匹长着黑色鬃毛的白马,叫做骆马的话,那么,骆马湖以鲧作为湖神便是在情理之中。而埋葬了这样一个神话人物的山脉,怎么可能与他无关?故而老夫认为:马陵山的得名不太可能是传统说的状如奔马,而是因为其间有这匹白马的陵墓,所以叫做马陵山。
马陵山有如此之不平凡的来历,却很少有人宣传这方面文化内容,盖因鲧是一个失败惨死的英雄,中国人大都对于这样的英雄很是忌讳,不愿意说这座山就是鲧的陵墓。但老夫认为,假如从风水舆地理论上来说,其实马陵山恰恰是一处最吉祥灵验的风水宝地,不为别的,就是因为鲧的陵墓在此,这座山便可以此荣膺中华第一龙脉。各位想一想,阴宅墓葬无非是荫庇后人,让后人升官发财,那么,鲧的后人是谁?答曰:大禹也,尧舜禹汤的大禹是也!试问千古以来,谁还敢和大禹比试功业成就?没有吧?所以说,马陵山是一座能让自己儿子位列中华圣贤之位的神山啊。呵呵!!
大年初六,老夫就出来溜溜。到了北马陵,真是大吃一惊,我从来没有看过这样色彩绚烂的山土,三台山一带也有红色的壤土,但那是紫红的岩石风化物,其中不免带着浓重的暗红,而这里的红土却是满山一片艳红,和朱砂毫无二致,灿若云霞一般的颜色,真是美丽至极,当地的文史爱好者李兄说,这是鲧被杀死后流出的鲜血染红了羽山所致,当然又是一个神话,老夫早已过了相信神话的年纪,唯独对于这血红的山土莫名惊艳,流连忘返。漫山遍野的黑松枝干嶙峋,千姿百态,似乎都在向我诉说着这古老的传说和不平。
如果说羽山只是一个黯然神伤的神话结局,那么郯城东南的孔望山就确乎有几分值得相信的历史沧桑了。据说孔夫子曾经在此登临望海。连云港也有个孔望山,说法来源和这相同,大凡名人胜迹,从古到今都是各地争相附会,但我还是比较认同郯城的孔望山,其原因是孔夫子的确是来过郯城,孔子有著名的三问,所谓的问道于老子,问官于郯子,就是他老人家对于周朝的官制不太明白,专门来这里请教于郯子的,老人家问完以后,听说这里可以远观沧海,便登临此山,看看,再看看,尽管今天在这里已经看不到大海,但那时,确乎是可以看到的,据说明代的时候,连云港那座花果山还在海水的中央呢,可见,我们这一带沧海桑田的变迁是何等的厉害。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