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64|回复: 8

[西周] 论逨盉铭文的意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3 09: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001.jpg
0002.jpg
0003.jpg
0004.jpg
0005.jpg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7 19:0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alhyh 于 2018-4-9 16:38 编辑

需要指出的是,倘若武王伐殷之年在前1062年或1045年的话,年代上可以和鲁国世系对接。
《史记·鲁世家》云:“武王克殷二年,天下未集,武王有疾,不豫……其後武王既崩,成王少,在强葆之中。周公恐天下闻武王崩而畔,周公乃践阼代成王摄行政当国……於是卒相成王,而使其子伯禽代就封於鲁。”这表明鲁公伯禽即位的时间是在武王既崩之后,成王即位之时。由周厉王奔彘之年向前推200余年,正是鲁公伯禽即位之时,这就进一步地表明了逨盉制作之年为武王伐殷之后200年。
根据上述结果反推,逨盉的制作年代可能是在卌三年逨鼎之前的21年至4年之间,即厉王二十二至三十九年之间。
逨盉铭文的意义就在于它表明了逨4器的年代很可能是在厉王时期。而且,武王伐殷之年很有可能是在周厉王奔彘之前的200至220年,即前1062年至前1042年之间。

鲁国世系一(前1062年-前841年)
  
国君称号
  
在位时间
在位年数
身份
文公
前1062年-前1062年
1
周文王子,武王弟
鲁公伯禽
伯禽
前1061年-前1016年
46
周公旦子
鲁考公
前1015年-前1012年
4
鲁公伯禽子
鲁炀公
前1011年-前1006年
6
鲁公伯禽子,鲁考公弟
鲁幽公
前1005年-前992年
14
鲁炀公子
鲁魏公
前991年-前942年
50
鲁炀公子,鲁幽公弟
鲁厉公
前941年-前905年
37
鲁魏公子
鲁献公
前804年-前855年
50
鲁魏公子,鲁厉公弟
鲁真公
前854年-前842年
13
鲁献公子
鲁公伯禽即位至周厉王奔彘计220年
注:表中鲁公伯禽、鲁献公的在位年数据《汉书》,其余据《史记》。


鲁国世系二(前1045年-前841年)
  
国君称号
  
在位时间
在位年数
身份
文公
前1045年-前1044年
2
周文王子,武王弟
鲁公伯禽
伯禽
前1043年-前998年
46
周公旦子
鲁考公
前997年-前994年
4
鲁公伯禽子
鲁炀公
前993年-前988年
6
鲁公伯禽子,鲁考公弟
鲁幽公
前987年-前974年
14
鲁炀公子
鲁魏公
前973年-前924年
50
鲁炀公子,鲁幽公弟
鲁厉公
前923年-前887年
37
鲁魏公子
鲁献公
前886年-前855年
32
鲁魏公子,鲁厉公弟
鲁真公
前854年-前842年
13
鲁献公子
鲁公伯禽即位至周厉王奔彘计202年

注:表中鲁公伯禽的在位年数据《汉书》,其余据《史记》。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8-4-12 09: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论逨盉铭文的意义 [[url=]修改[/url]]
0001.jpg
0002.jpg
0003.jpg
0004.jpg
0005.jpg
0006.jpg
0007.jpg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发表于 2018-4-18 09:44:49 | 显示全部楼层
高青县陈庄遗址出土的“文祖甲齐公宝尊彝”就是给最早的那个祖先作器,
为什么本文会说罕见呢?

先自己臆想出“这是武王伐殷之后200年”,然后所有的论述都是建立在
这个臆想出的观点之上的。

这样的论述有什么学术意义?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8-4-19 20:23:53 | 显示全部楼层
carlos99 发表于 2018-4-18 09:44
高青县陈庄遗址出土的“文祖甲齐公宝尊彝”就是给最早的那个祖先作器,
为什么本文会说罕见呢?

高青县陈庄遗址出土的丰簋铭文不很长,特抄录下来,全铭为:丰启作氒祖甲齐公宝尊彝。

任相宏、张光明在<高青陈庄遗址M18 出土丰簋铭文考释及相关问题探讨>一文中说得很明白:丰簋“作器者为丰,受器者为其祖父齐公甲;换言之,丰为其祖父齐公甲作了这件珍贵的祭器。”

所以我们认为:在西周铜器中,一般是为父亲、祖父作器,而为高祖作器的则很少。据笔者所见,有以下两例:

冈刧卣、冈刧尊:用乍밿(作朕)高且缶(祖宝尊)彝。

大簋盖:大乍깼렉(作尊簋),用亯()于高且()、皇考。

冈刧卣、冈刧尊的年代在西周早期,其中的高且()很可能就是祖父。大簋盖中高且()、皇考并称,其中的高且()也有可能是祖父。像逨盉这样为六代之前的先祖作器的则是十分罕见的。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8-4-19 20:5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alhyh 于 2018-4-20 09:00 编辑
carlos99 发表于 2018-4-18 09:44
先自己臆想出“这是武王伐殷之后200年”,然后所有的论述都是建立在
这个臆想出的观点之上的。

先生若是以为本人臆想出的“这是武王伐殷之后200年”不合理,也可以臆想出其它的观点呀。如何解释逨为六代之前的先祖作器这一现象呢?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8-4-20 09:04: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alhyh 于 2018-4-20 09:06 编辑
carlos99 发表于 2018-4-18 09:44
这样的论述有什么学术意义?

先生连基本的情形都没搞清楚,就来发表意见,这样的意见又有什么学术意义?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8-4-20 13:3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alhyh 于 2018-4-21 15:57 编辑

在西周铜器中,一般是为父亲、祖父作器,而为高祖作器的则很少。据笔者所见,有以下两例:
冈刧卣、冈刧尊:用乍밿(作朕)高且缶깮(祖宝尊)彝。
大簋盖:大乍깼렉(作尊簋),用亯(享)于高且(祖)、皇考。
冈刧卣、冈刧尊的年代在西周早期,其中的高且(祖)很可能就是祖父。大簋盖中高且(祖)、皇考并称,其中的高且(祖)也有可能是祖父。
与逨盉同一窖藏出土的均为逨所作的其余3种铜器的作器铭文分别如下:
逨盘:用乍밿(作朕)皇且(祖)考宝깻般(尊盘)
卌二年逨鼎:用乍(作)쀃彝,
卌三年逨鼎:用乍(作)朕皇考龏弔(恭叔)쀃彝。
所以,逨单独为六代之前的皇高祖单公圣考作器,是十分罕见的,个中的特别意义和特殊原因,值得我们深查细究。
2003年1月陕西眉县马家镇杨家村发现窖藏,出土青铜器27件,皆有铭文。27件器中有一件盂,言“作宝盂,其子子孙孙永宝用。天”。从铭文看,难以知具体作器者,其氏名为“天”,未必属单氏。其余26件器皆属单氏,其中包括:
鬲9件。铭文曰:“单叔作孟祁尊器,其万年子子孙孙永宝用。”
壶2件。铭文曰:“单五父作朕皇考尊壶,其万年子子孙孙永宝用。”
匜1件。铭文曰:“叔五父作旅匜,其万年子孙永宝用。”
扁盉1件。铭文作:“逨作朕皇高祖单公圣考尊盉,其万年子孙永宝用。”
盘1件。作器者是逨,有铭文约370字(失铸一字)。
鼎12件。作器者皆是逨。两件为四十二年鼎,10件为四十三年鼎(内中8件各自全铭,另两件合成全铭)。
在上述诸器中,盂口沿下与圈足饰顾龙纹,腹部饰波纹,从纹饰及铭文字体看,应在西周中期偏晚。其余诸器由形制、纹饰及铭文字体看,皆应在西周晚期。几件叔五父、单五父、单叔所作器时代应相近同。显然,单叔、单五父、叔五父应该是同一人。单为氏名,叔为行辈,五父为字。器主人行辈为叔。但此单叔是否即逨,单从铭文似很难断定。单叔(叔五父、单五父)所作器与逨器,从器形、纹饰、字体观察皆应属同时器。其家族进入西周晚期后,在逨之前先后为懿仲、龔叔。懿仲行辈为仲,不可能是单叔;但龔叔行辈为叔,是有可能称单叔或叔五父的。所以,就现有资料而言,此单叔(叔五父、单五父)既有可能是逨之父龔叔,也可能即是逨本人(其行辈从现有铭文看尚不清楚)。但是,从本窖藏所藏之器的年代跨度与懿仲、龔叔和逨所处年代相对映这一点来看,此窖藏出土器物为逨一家三代所有的可能性似更大一点。换句话说,单叔(叔五父、单五父)是逨之父龔叔的可能性似更大一点。
既然是逨一家三代所拥有的青铜器,怎么会出现逨单独为六代之前的皇高祖单公圣考作器现象呢?
笔者以为,逨为单公作盉之年很有可能就是武王伐殷之后200年。
那么,逨为什么要在武王伐殷200年之际为单公作器呢?
在这里,我们有必要梳理一下逨与单公和周王之间的相互关系。
据逨盘铭文,逨的先辈与周王相互关系为:
皇高且单公←→文王武王;
皇高且公叔←→成王;
皇高且新室中←→康王;
皇高且惠中盠父←→卲王、穆王
皇高且零白←→龏王、懿王;
皇亚且懿中←→考王、夷王;
皇考龏叔←→厉王;
事实求是地讲,在逨盘铭文中,对其祖先的称颂可能有夸大的成分,其先辈与周王的相互关系也并不一定严格对应。但是,两个世系的顺序应该不会错。
“单公”,是单氏之祖,……,这是第一代单公,其主要功绩是“夹绍文王、武王达殷”,即单公辅佐文王、武王推翻了殷人的统治,建立了周朝;“公叔”,应是单公的第三个儿子,并由其分出了公叔氏。“新室仲”,当为公叔的次子,由他从公叔氏分出了属于仲这一行辈的新支,不一定是人名。他们是逨的先辈中,年代相当周初的几个重要人物。西周中期以来昭王以下庙制开始发达,不但分昭、穆,谥法也非常流行,如这里的“惠”、“灵”、“懿”、“恭”,都是谥法用字。其人名前所加的“伯”、“仲”、“叔”都是行辈字。这里面,只有“惠仲盠父”是以字称,“逨”是以名称,其它都不著名、字。逨的四世祖考,包括惠仲盠父(高祖)、灵伯(曾祖)、懿仲(祖父)和龚叔(父亲),灵伯是惠仲的长子,还属于惠仲这一支,但他的儿子懿仲是次子,必须分出另一支,所以称为“亚祖”。“亚祖”以上,一律称为“高祖”这些“高祖”,只是单氏家族中与逨有关也比较有名的人。其中公叔、新室仲和惠仲都是小宗。这表明,逨在单氏家族中并不是直系后代,而是小宗里面的小宗,旁系当中的旁系。按照西周宗法,祭祀单公应该是其直系后裔的特权,逨是没有这个权力的。也就是说,在西周这种高官显位被世家直系后裔把持的社会中,逨即使受到了周王赏识,被赐予了高官厚祿,其地位也是很难会被社会认可。所以,笔者认为,逨单独为六代之前的皇高祖单公圣考作盉的目的就是要借武王伐殷200年之际表明他也有权享有和单公真系后裔一样的权利。
如果,笔者的这一看法能够成立,则4种逨器的制作年代也就可以定在厉王时期,而不是宣世。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