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60|回复: 1

[原创] 斯宾诺莎与理性主义神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9 19: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易轩 于 2018-5-9 19:26 编辑

2018.5.6
(语音讲话整理稿)
阿尔瓦古丽:
群主你喜欢斯宾诺莎吗,荷兰的?
李易轩(无位真尊):
1
斯宾诺莎是泛神论。泛神论一直被西方哲学界所轻视或批判,其实我认为道理是很大的。爱因斯坦不是说嘛:“我信斯宾诺莎的上帝”。
斯宾诺莎的泛神论著作就是《伦理学》,伦理学怎么成为神学的呢,就是形而上的从论证上帝,到形而下的规定人的行为伦理的理路。但他认为上帝是“实体”。西方哲学都是这样的,都在追求实在的、实有的、存在的、物质的东西。其实就是世俗法的哲学。所以他规定神是实体,其实神更多的是虚体,但其实神是可虚可实,随缘变现的。
什么是泛神论呢,就是说这个世界,自然界都是神,都是一体的,都是神的反映与体现。我也达到过泛神论以至于象征主义的状态。现在由于这个世界太多元、太世俗化了,我这个状态没有那么好了。实际上达到最终合一,你就会发现这个世界都是神的反映。
套用庄子的一句话说就是:“道在屎尿”。即是证道之人在屎尿中都能窥见天道,在屎尿中都能反映天道。但泛神论的一个弊端是他达到了万物皆神的境界后,又去追求万物了。也就是说道确实是在屎尿中都能够窥见,但庄子不会抱着一堆大粪说:“这就是天道,这就是天道!”那他不是傻子就是疯子。所以这个区别要清楚。
我以前也犯了类似的错误,用我自己的话概括就是——得一逐万,而万中无一。也就是得到了最终的一即一切后又去追求一切去了,而最后发现一切中没有那个太一。也就是由俯瞰森林,到下降到树木的过程。也就是由本质到现象的过渡,结果发现现象中难窥本质。
斯宾诺莎是17世纪荷兰的哲学家,那个时代在荷兰同样出现了伦勃朗、荷兰小画派等。17世纪的欧洲是荷兰的世纪。欧洲资本主义的发轫是从14世纪意大利的文艺复兴开始,由佛罗伦萨、热那亚等城市发起。到了17世纪,意大利走下坡路了,欧洲成为荷兰的世纪。因为那会儿荷兰共和国刚刚独立建国,凭着海上贸易的发达主宰了那一个世纪的辉煌。是故才出现斯宾诺莎这样的哲学家与伦勃朗这样的艺术家。而到了18——19世纪英国通过海上殖民成为“日不落帝国”。再经历两次世界大战后,英国衰落,代之以美国。而现在美国开始衰退,眼看就要咱们中国了……
2
这里连带的说一下西方形而上学与神学:西方形而上学不如中国及东方(中国、印度)的道统圆融。因为西方形而上学是理性主义的构架思维,尤其像斯宾诺莎这样的。斯宾诺莎对上帝的规定的内容其实是对的,但他的方式是理性主义的,是类似于几何学一样的构建与规定,是著相执实的,认为上帝是“实体”。
不像佛教是圆机活法。佛教虽然不承认“神”的存在,但其实所谓的“神”的本质也就是无体。是可变的,是活的。而斯宾诺莎对上帝的规定是僵死的。
我研究西方哲学就批判了它们的理性主义偏执与理性主义专制。理性主义偏执指的是理性主义哲学,只用左脑用智而废弃右脑;而理性主义专制是指理性主义哲学与科技的普及对社会建制的实在影响。这在马克思主义与西方马克思主义对资本主义工业生产对人的异化与物化批判中比比皆是。
有理性主义偏执与专制就会有它的反动者与批判者,这就是非理性主义的出现,例如尼采、叔本华、弗洛伊德、存在主义、海德格尔以至于后现代主义。
走到后现代主义,无论是它的消费主义、媚俗主义还是戏谑玩世多么不健康,但它还有感性的成分在。因为人毕竟不是理性的机器,人的生活需要感性愉悦。而在理性主义将世界“怯魅化”、“铁笼化”(韦伯)后,人们的生存只可能生成比较糜烂、低级的感性趣味。
像斯宾诺莎、笛卡尔、莱布尼茨等西方近代伊始的理性主义者,他们的理性哲学相比于中国的道是相似而又不是的。就是只有理,而没有道。比如莱布尼茨也讲理性的和谐、自明真理等,同样莱布尼茨也参考中国的《易经》创造了二进制01,这些都是相似法。他与中国的自然天道类似,但他只有理的成分。道无气则理,理是理则,而气是气运,道无气则不运。理性主义是对道体体证的片面化。单纯的理则只会产生机械运动,而非自然运动。所以在牛顿的自然哲学体系中是机械主义的。机械主义又导致了机械技术的普及,进而生成了工业主义,以至于操作主义。马克思对西方形而上学的批判就是:僵死的、机械的、不能运动的。这些性质确实是西方形而上学的缺点。而中国的道统是运动的、和谐的、圆融的、自然的、人性的。
其实从西方基督教中世纪就是如此的,以理性的方式去论证上帝的存在及其性质。而不存在直觉与感知。护教士德尔图良说:“因为荒谬,所以信仰”!其实也就是他无法理解。于是中世纪的神学家大多去用理性论证上帝。而西方有句谚语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的确如此。其实用理性论证应该是在直觉与感知的基础上进行论证,而缺乏这两者则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其实这是很愚蠢的,是剥离了内涵成分的、形式的、概念的、架构的、僵化的方式。那些神学家虽然在内涵层面上愚蠢,但在他理性的层面内又是很精巧、完善的,这就是他们的体系化神学。不仅中世纪神学,到现在我看了一本格里芬的《后现代宗教》同样还是理性论证的方式。
总体说来,理性主义的哲学与神学对于终极道体来说都是像而不是、似是实非的。

评分

参与人数 1银子 +20 收起 理由
yong321 + 20 谢谢分享!

查看全部评分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5-30 23:42:21 | 显示全部楼层
yong321   谢谢点评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