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62|回复: 11

[商] 对夏含夷《商王武丁的末期中国上古年代学的重构实验》的商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4 05:5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乾坤客 于 2018-6-17 22:58 编辑

夏含夷 先生于《中国文字研究》 2003年00期发表《商王武丁的末期中国上古年代学的重构实验》。文章推出一个表:

xia.png

由此表,作者推出:
x.png


笔者读后,认为夏含夷先生推出的表九是正确的,但在“与历书上与之相符的第一天进行比对”时,找出来的绝对年份是错误的。为什么呢?因为这几年的战争与商代己未或乙酉月食并没有直接联系,而BC1192年的己未月食那一年不仅有十三月,还有十四月。这是夏氏所不知的。己未月食在BC1192年,夏含夷先生也是承认的,而公元前1192年己未月食,《合集》40610正反、《合集》40204正反卜辞中出现过十三月,但并未显示己未月食在哪个月份。卜辞显示该年十三月是有癸未的,而如果按夏含夷的解说,则BC1192年(殷历第五年)第一天朔日干支是戊申(允许有误差),则月食只能在殷历九、十一月或十三月而非夏含夷先生所说的十二月,这样,十三月不可能有癸未了。事实上,夏含夷定BC1093年(第四年)有十三月与BC1092年(第五年)己未月食所在年有十三月,两个相邻年份都有十三月,本身就是一种矛盾,所以,夏含夷找出来的绝对年份肯定是有误的。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笔者根据“范氏复原殷历”,BC1196年至1192年的历谱如下,该历谱清楚地表明夏含夷先生所论五年的绝对年代是有误的。

1196.png

笔者根据“范氏复原殷历”认为夏含夷表九中这五年的绝对年份当为BC1217至BC1213年(这些年份仅作为殷历年份的标识,实际殷历的年份并不完全在某一个BC年份中,这五年的建正分别为卯\辰\辰\卯\辰),因为在复原殷历中,从BC1250年到BC1171年之间,唯有BC1217至BC1213年这五年适合夏氏表九。这从一个侧面说明殷历谱的复原对重构商代王年还是有一定标杆意义的,这是不好用巧合来解释的。

f.png
夏含夷在注37中还谈到:

5t.png
从中可以看出,夏找出的几个五年时间段,偏偏没有包含笔者指出的五年,而笔者指出的五年完全符合夏先生的表九,而在复原殷历中这是唯一的一个符合夏先生表九的。这说明夏先生也有考虑不周的地方。特别是仅仅因为巴方战役卜辞与月食卜辞同坑YH127就系联二者年份十分相近,令人不解,因为同坑卜辞的时间相隔个几十年也不是不可以的事儿(刘学顺就认为该坑卜辞的年份有30年之差距),这也是夏先生大作中最没有说服力的地方,夏先生可能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文章最后,希望自已所断的武丁崩年假说能得到更多材料的支持和检验。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4 15:05:11 | 显示全部楼层
山西省石楼县被确认为殷商土方故国旧地
http://news.163.com/11/0105/02/6PJQ6LB000014AED.html


作者:兰玲

土方是三千年以前甲骨卜辞中所记录的重要方国之一,在殷商末期曾与商王朝展开过长期战争,但是土方的准确地望学术界始终没有定论。
    殷商时期的土方故国究竟在哪里?这一长期困扰学术界的难题,终于有了确切答案。1月3日,记者从吕梁市相关方面获悉,吕梁市政府在编制全市旅游总体规划工作中,对石楼县的历史文化资源进行了全面考察,专家组经考证确认石楼县即殷商时期土方的旧地。这一成果对于我国民族史、文化史、先秦地理及山西地方史的研究有着重要意义。
    上世纪30年代,郭沫若根据卜辞记载,推断土方应该"在今山西之北部"。胡厚宣、陈梦家等甲骨学者也认为土方在山西境内。考古学家邹衡也根据自己的考古实践提出"卜辞中土方的地望,应该在今石楼一带"。他的根据主要是,石楼县本是汉代土军县,石楼以"土"命名由来已久;其次,石楼县地处殷墟之西偏北,与甲骨文中记载土方来"自西""自北"相符。另外,石楼县是我国三大青铜器出土地之一,而其所属的考古学文化并非商文化,就是说这里的居民可能长期与商王朝处于敌对地位。这几条证据严谨科学,为学术界所关注。
    但是中间还缺乏一个更为直接的举证,即"土方"和"土军县"究竟有何内在联系?在本次吕梁市旅游总体规划考察中,土方得名的由来及其蕴含着的丰厚文化终于被揭开,也为土方古国在石楼的论断增添了更为关键的举证。考察专家组成员马晓东提出:土方得名之源来自石楼县西境黄河中流的自然奇观"黄河奇湾"。他说:黄河环绕着的山丘其形如"△",这就是古文字的"土"字之形。《诗经》中反映周人从今山西渡河西迁的史诗《绵》有"自土沮漆"之句,就说明他们是从"土"这里渡河来到漆水旁。战国时期,石楼称"土匀","匀"字从"勹",形象如环抱,就是古"抱"字,这个地名就是黄河环抱之意。"匀"与"军"皆从"勹",可以通假,所以汉代改为"土军县"。这些地名的含义都描述了黄河奇湾环抱山丘的景象。
    考察组不仅通过地名演变的轨迹论证了土方即在今石楼县,还提出古代文献记载大禹治水"禹敷下土方",也与黄河奇湾有关联。古代先民把石楼县黄河奇湾的鬼斧神工尊为大禹治水之功,并奉大禹为"能平九土"的后土。秦汉以后在"泽中圜丘"上祭祀后土,完全起源于这里黄河环绕土丘之形态。考察组在这一带还发现了大量陶鬲、陶罐的残片。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8-6-4 21:0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乾坤客 于 2018-6-19 17:31 编辑

夏含夷推测武丁死于这五年战役阶段,《屯南》935确实提到了父丁(或祖丁,两字不清),也提到了沚或这个曾参加过伐巴方战役的人物,但是《屯南》935并没有提到(上工下口)这个方国,难保不是隔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后,武丁的儿子祖庚或祖甲对沚或下了几个命令,因为沚或这个大将不仅参加过巴方战役、工方战役,还参加过武丁崩后的召方战役。如果是这样的话,武丁死于何时,还不好说。
但是夏含夷的这个推测还是有可能的。
gongfang.png

在《屯南》935中,沚或这个人与新军事首领畢是同版出现的。这时侯因为有王有“父丁”,时王应是祖庚,祖庚命令沚或“归”,第二天又命令“毕”以众。从何处归,卜辞并未显示。如果确实是从工方归,则夏含夷所断的武丁死于这个时期还真的有可能。如果是从其他地方归,则武丁死于何时,还是未知数。
实际上,伐工之役,王亲征,且与多臣参与,沚或、畢都参与了,并非如夏含夷先生所云伐工之役不见沚或。伐工方的战役仅从卜辞观之,并非一年,董作宾先生之谱认为这一战役至少也有4年,而且王亲征,王未并改变,均应为武丁。

wang.png     工方.png


编号序号释文分类
9351丙寅鼎(貞):丁卯酒尞于父丁四,卯…歷二B2
9352其五。 一歷二B2
9353叀(惠)今日令戓。 一歷二B2
9354于庚令戓 一歷二B2
9355茲□。 一歷二B2
9356庚午卜:今日令洗*戓。 一 茲用歷二B2
9357庚午鼎(貞):王乍(作)令戓歸。 一歷二B2
9358辛未卜:(畢)※(以)眾… 一歷二B2
9359不受又(佑)。 一歷二B2
93510辛未卜:□※(?)二大示。 一歷二B2
93511歷二B2
沚或、畢这两个人不仅参加了伐工方战役,还都参加过后来武丁崩后的召方战役。《商代史》卷九把召方战役置于武乙世,失之过晚,当为祖庚至祖甲世。召方出时,卜辞就称武丁为父丁,可见,召方战役应是武丁崩后的战役。李学勤先生曾经排过征召方的路线图,如利用细微断代法,当能找出该战役的绝对年代。也就是只要找一找祖庚或祖甲世(从BC1213查到BC1181年约30年间)的六月初一癸酉在何年,基本上就可以确定出来它的大致年份。经复原殷历比对,大致有三个年份,为BC1212、BC1207年和BC1181年。BC1212年伐工方战役还未结束,只能BC1207或BC1181年两种可能。
召方战役.png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8-6-5 06:53: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乾坤客 于 2018-6-7 05:24 编辑

将夏含夷先生的表九和笔者的五年段结合,会推出什么结论呢?

1、巴方战役和工方战役时间段较短;这一时间应在BC1217年至BC1213年。
2、因巴方战役卜辞与第一次月食(BC1201)和第二次月食(BC1198)卜辞同坑YH127,说明该坑中至少有长达20年间隔的卜辞。
3、巴工战役早于月食十数年,第一、二次月食如确在武丁世,则战争发生于武丁中期或稍晚一点。这个推导与徐明波先生据宾组字体得出来的结论是一致的。
gong2.png
4、武丁未必死于巴工战役之间。
5、《屯南》935证明直到祖庚时期,经历过巴工战役的二个大将“沚或”及“畢”还同时活着。因为最后一次月食的时间是BC1181年,时间应在祖庚或祖甲前期,祖庚在位7年,武丁之死大致应在BC1188年前后若干年内。武丁在位59年,说明武丁即位于BC1247年前后若干年内。这个结论与夏含夷的武丁崩年大致相当,但对巴工战役的时间,笔者与夏先生的断法有十数年差异,而且指出夏先生断法失误所在。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8-6-7 20:4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乾坤客 于 2018-6-9 10:30 编辑

文丁以前的甲骨卜辞几乎找不到有N祀M月X日的,特别是N祀记年,我一直好奇,董作宾的殷历谱是如何找到文丁以前的年份支点的,最近细看了《殷历谱》,恍然大悟,也是据文献总年数“今定”于某年。
换言之,是作者据文献重新整齐了一个商王年代,然后找了部分甲骨对应于这些王年之中,并没有绝对地用卜辞卡出商王王年。也就是说,缺少铁定的支点,并没有充要的“历史之钉”。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8-6-9 10:5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乾坤客 于 2018-6-20 17:49 编辑

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出组卜辞22847,这一辞纪有一个十四月,时间恰在BC1192年,与己未月食时间在同年。对其中的那个贞人“冎”的时代需要多加关注。根据这个贞人冎,他属于出组贞人群的第三群,也即尹群,这一群除尹外,还有旅、行和这个贞人冎。大致可知,这个时间,很可能已及于祖甲早期。因为这几个人的卜辞中还出现过王祭祀兄庚的现象。
李学勤先生讲:“出组一类与宾组二类有联系”,但从出组22847看来,出组二类与宾组二类也有联系,也就是说,宾组二类断到祖庚时期断早了,还可能到祖甲时期。即YH127中可能还有祖甲时期的卜辞。

出组二类.png
合22847.png 合22847释文.png

英藏886正反.png 英藏885正反.png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8-6-9 12:28: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祖甲时期已有了周祭现象,所以,只要弄清祖甲的周祭规则,在历谱的帮助下,祖甲的年代有可能定出来。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8-6-9 12:42:49 | 显示全部楼层
陈梦家论出组三群,见《殷墟卜辞综述》:
陈梦家论出组三群.jpg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乾坤客 于 2018-6-16 11:10 编辑

最近读了魏慈德先生2011年的大作《殷墟YH127坑甲骨卜辞研究》,更加坚定了我对武丁末期年代中伐下危、土方和工方的时代的看法。
魏先生对YH127作了系统研究,材料丰富,是目前较权威的对YH127坑的研究作品,认为该坑所藏卜辞可达15至20年。他利用细微断代法,对各类卜辞的年代作了推导,断武丁伐下危时间,在武丁四十二年。距武丁崩年五十九年尚有十七年之久。而笔者断之以BC1217至1213年,还真差不多。魏先生也是把甲午月食的时间(武丁五十三年)放在伐下危战役(武丁四十二年)后边的。


伐下危的时间.png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乾坤客 于 2018-6-20 06:35 编辑

合集33698卜辞“庚辰贞日又戠其告于父丁用牛九”。BC1198.10.21庚辰日食,安阳殷墟食分0.73,太阳带食而落,也即天大曀。戠,可能意即日落食。是年据商王年表为祖庚四年,“父丁”即武丁。断代工程将武丁定在位BC1250-BC1192,没法讨论作为日食的庚辰日又戠。为什么?如果承 认BC1198.10.21庚辰日食有了父丁,BC1192年如何能再有武丁?

张培瑜考证庚辰日食殷墟前后三百年内仅此一次BC1198.10.21。
据冯时,此为命辞,不能做为验辞。但据李学勤《日月又戠》,命辞中的“(其)告”是发生过的事儿。如果这些日食确实是发生过的事儿,那么,据庚辰日食,则可知武丁死于BC1198年以前。
告食.png



在商代历组卜辞有日又(有)戠(日食)记载:
  乙巳贞……日又戠,夕告于上甲,九牛。《甲骨文合集》33696
  乙丑贞,日又戠,允惟戠。《甲骨文合集》33700
  庚辰贞,日又戠,其告于父丁,用牛九。《甲骨文合集》33698
  辛巳贞,日又戠,其告于父丁。《甲骨文合集》33710


张培瑜:甲骨文日月食纪事的整理研究
http://libir.pmo.ac.cn/handle/332002/7305

这也是说,庚辰日食如果是实际发生过的日食,它的时间在BC1198.10.21。与甲午月食发生的年份相同。而且,说明,武丁此年已经不在人世。否则,说明,庚辰日食不是实际发生的日食,而是时人占卜时,在命辞中卜此日是否有日食,如有日食,是否告于先人,告先人时用几牛。
如果召方战役在BC1198年以前,则此庚辰日食基本上可定是实际发生过的。在Bc1198年以前的召方战役只能发生在BC1207年。此时,武丁已崩。如果BC1207年武丁未崩,则可以断言,庚辰日食不是实际发生的日食。
如果将召方战役放到BC1181年,则沚或这个人在30年前的巴方战役中就出现过,30年后仍领兵打召方,年纪太大了一些。所以,召方战役放到BC1207年似乎更合适一些。如此,则武丁崩于BC1207年前,这个可能性更大。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乾坤客 于 2018-6-20 17:53 编辑

这里出现一个矛盾:

首先学者们判断五次月食是武丁中期至祖庚事儿,然后断出唯一一组适合月食解;而甲午月食与庚辰日食同在BC1198年,庚辰日食卜辞显示此时武丁已死(父丁),那么甲午月食及此后三次的月食就不会是武丁世月食。最后一次乙酉月食时间在BC1181年,距BC1198年达17年。而祖庚据文献,在位是不会有17年的.
而且,伐召方如果发生在BC1207年,那么五次月食就全都不是武丁时期事儿,这可就有意思了。这就说不定考古学者对五次月食的王年判定是否有问题,或者说,五次月食也可能有另解。
伐召方的时间只能在BC1212、BC1207或BC1181三个年份,这是独立推算的结果,与日月食无关。

所以,如果庚辰日食确实发生过,则,五次月食事先由考古学者所确定为武丁中期至祖庚就有问题,还可能及于武丁早期至祖甲时期,说不定需要另行推算。
这五次月食中,甲午夕月食最早不超过BC1229.12.17年。这就限定了武丁的年代。另有可能的年代是BC1198.11.4或BC1151.5.2.
己未夕月食,在BC1400至BC1200年间就没有过一次。此后的可能性只有BC1192.12.27或BC1166.8.4,后者太晚。故BC1192.12.27己成唯一。在考虑到岁首应大致一致的情况下,乙酉夕月食在BC1181年,也基本上是唯一结论。复原殷历是在这个基础上断出来的,那么,用殷历考察另几个月食的岁首,或许可以定出其他几个月食的确实时间。
个人认为张培瑜所断五次唯一组月食没错,但学者们将之均断为武丁中期至祖庚未必对,还可能是武丁中期至祖甲时期,因为这些月食卜辞虽都是宾组卜辞,但宾组二类并非全然俱与武丁或祖庚联系,因祖庚在位时间不少,及于祖甲时期也不是不可能的。
商代月食.png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黄天树对宾组卜辞分了三类:
一类:武丁中晚期;
二类,即典宾类:武丁晚期至祖庚。
三类:武丁晚期至祖甲早期。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