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6|回复: 3

[综合讨论] 【推荐】黄树东:美国会向中国还债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9 16:5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黄树东:美国会向中国还债吗?
2013-01-14 09:32:00 作者: 黄树东        评论: [url=]字体大小[/url] T T T

中国把巨款借给了美国,自然关心自己财产的安全。美国会还债吗?答案很简单,美国没有打算还债。美国的战略是以世界之财力来维持其世界之霸权。那些认为市场经济是建立在契约基础上的自由经济的人,在这个问题上一定要醒悟。

和许多发展中国家一样,中国大量的外汇盈余通过各种方式循环到了美国。美国通过金融体系,通过政府间的默契,通过吸引发展中国家对美国虚拟投资,通过各种金融创新带来的“高回报率”将赤字美元大量循环回美国。用资本项目的入超弥补经常项目的出超,美国既获得了货物又回笼了美元。回笼货币是一件难事,在世界范围内回笼货币是一件更难的事。然而,美国成功地实现了这一战略。

中国成了美国最大的债权国,拥有超过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美国欠中国数额庞大的美元的债务,其中有大约1万亿美元的政府债券和接近5 000亿美元的两房债券。两房的背后是美国政府,两房债券是间接美国政府债券。两者加在一起超过1.5万亿美元。贫穷的中国是富有的美国的最大债主。美国曾经盛极一时的繁荣后面,有中国贫困群体的影子。中国手上这笔巨大的国民储备,价值多少?债权本身没有价值。债权的价值取决于债务人还债的愿望和能力,还债的方式和实际偿还的数量。基于这些因素,一笔100美元的债券,可能值100美元,也可能只值50美分,也可能一文不值。

中国把巨款借给了美国,自然关心自己财产的安全。美国会还债吗?

答案很简单,美国没有打算还债。美国的战略是以世界之财力来维持其世界之霸权。那些认为市场经济是建立在契约基础上的自由经济的人,在这个问题上一定要醒悟。美元与黄金脱钩的战略,就是因为不愿以黄金还债,就是为了借债不还。借债不还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借债要还,何必要与黄金脱钩!美国1971年以来的全球化战略、金融全球化战略,就是建立在借钱不还的美元基础上的。推行全球化,推行金融全球化,控制IMF、世界银行和WTO,就是为了捍卫这种货币霸权。在国家博弈中,欠债要还的市场原则有时候苍白无力。

以中国手中持有的美国政府债券为例。几年以前,由于美国在台海的某些作为,中国有人提出以抛售美国国债来报复美国。当时已经卸任的格林斯潘先生对此曾对投资者喊话:你们不用担心,就算中国要卖,也没有买主。见http://www.moneyweek.com/investm ... china-treasury-dump。中国的许多人对这句话几乎没有加以注意,但是美国投资者却因此而感到安慰。格林斯潘先生作为卸任官员,也许有更多的讲话自由,他的话可能代表美国政府的立场,也可能讲出市场现实。这段话可能有几层含义:(1)美国政府没有从中国手中购回债券的愿望。(2)即使中国打算抛售美国政府债券,美国主要的投行和商业银行将会联合抵制。(3)美国将没有任何交易商会代理这种业务。没有交易商代理,就进不了市场。总之,中国找不到买主,这几千亿美元债券已经沉淀在了中国手中。中国想抛售,到时候是只有卖主,既无价又无市。而且,卖主只是在市场外叫卖。换句话说,美国政府在卖给中国这些债券时根本就是一次最终买卖,没有打算把它们从中国手中赎回。美国经济学家安德烈·冈德·弗兰克(Andre Gunder Frank)曾经指出:


他(山姆大叔)用实际上一文不值的美元支付中国和其他国家。特别是贫穷的中国,无偿向富有的山姆大叔提供价值成百上千亿美元的真实货物。然后,中国又转过来用这些美元纸钞购买美国国债。这些国债除了支付一定利息以外,更加一文不值。就我们注意到的,这些国债将永远不能换回现金,或者足值的或部分的赎回,而且不管怎样,它们已经对山姆大叔贬值很多(由于通胀)。Ben mah, America and China, Political and Economic Relations in the 21st Century, p.223。

不仅美国政府债券,中国拥有的其他美元储备都是美国欠下中国的债务。从历史上看,对这类债务美国从来就是欠债不还。1971年,为了逃避用黄金支付债务的责任,美国让美元和黄金脱钩,同时让美元大规模贬值;20世纪80年代,为了冲掉欠下日本的债务,美国不惜动用国际统一战线,迫使日元升值。美国这种欠债不还的历史记录历历在案。美元和黄金脱钩后,美国要是真心还债有许多方式。例如开放美国产业,让债权国大量购买美国企业。让拥有美元储备的国家用美元收购产业,是一种用有内在价值的资产偿还债务的形式。从市场原则看,由于美国无力还债,以实物(企业)抵债再正常不过。自1973年以来,日本、欧佩克(OPEC)和欧洲都拥有大量的美元。这些国家为了实现自己的债权,试图收购美国主要企业的控制股,让美国以有经济价值的实物资产(企业)抵债。对此美国坚决反对。在美国实施以债务支撑霸权的战略中,美国欠下世界许多国家巨额债务。假如世界上的债权国家能够利用这些债权购买甚至控制美国经济,美国早就和许多第三世界国家一样,产业被人肢解,经济受人控制。所谓霸权,早就是泥足巨人。正是基于这种战略考虑,作为赤字战略的配套措施,美国对外国收购美国企业有严格的程序,对具有战略意义的产业,坚决拒绝外国投资插足。这种战略符合美国国家利益。

市场原则必须符合国家利益。凡是符合国家利益的就要坚持,凡是不符合国家利益的就要反对。在国家利益面前,市场原则不是“普世价值”。

美国欠债不还的另一个表现就是,对中国的高科技封锁。从纯经济角度看,以技术或技术产品抵债也是一种还债的方式。美国拒绝用高科技偿还债务。

再以中国收购Union Oil为例。美国国会对此进行了激烈辩论,最后否决了这个并购案。这个案子是个标志性案件。它表明美国不承认对外欠下的债务,债权人不能用这些债权来购买美国的真实资产,而只能购买美国政府债券或其他证券。


以中国主权基金为例。当中国成立中投公司时,美国担心还债的时候到了,担心中国会通过本来没有内在价值的美元控制美国的实体企业。美国政商学界,尤其是国会,展开了激烈的讨论。讨论的核心是不能让中国控制美国企业。美国这种激烈的反对,无疑给中投以极大的压力,最后中投的投资策略是进行长期的被动投资。在许多投资案中,对中国提出许多限制条件,甚至迫使中国放弃股东的管理权限、接受很长的非流通期限,等等。这种投资,实际上是用一张纸换另一张纸,一种债权换成另一种债权。这个案例从一个方面反映了美国的债务战略:可以用多种方式滚动债务,但是不会还债。中国既不能用巨额的美元储备换回黄金,也不能大规模收购实物资产,只能投资虚拟资产。

将这种欠债不还的理论讲得最浅显易懂的,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货币主义之父弗里德曼。几十年前,美国不断上升的外贸赤字让美国许多人不安,害怕有一天要还债。该先生站出来说,外贸赤字发出去的美元,最后都会流入美国的。他认为许多对贸易赤字的批评是不公正的,这种批评旨在推进一种偏好出口产业的宏观经济政策。强调自由市场的弗里德曼是不太希望美国走上出口导向的道路的。他说他相信,只要赤字带来的货币供应能以某种形式——直接或间接的形式,而流回赤字国(美国),外贸赤字就是无害的。他继续说,“最坏的情况”就是这些货币永远不回流到赤字国(美国)。发出去的美元收不回来,是最坏的情况。然而他又说,这种最坏的情况对赤字国而言恰恰是最好的情况。为什么?

他说,赚到美元的国家,永远不把这些钱流回美国,其效果和烧掉这笔外汇是一样的。对美国而言,这种当然是最好的情况。这如同我用白条买了你的东西,然后你把这白条永远藏了起来,永远不来向我兑现,也不进入流通。这相当于你把这些白条烧掉一样。这就是弗里德曼所称的最坏的情况。正如他所明白指出的,对美国来说,这恰恰是最好的情况。见http://en.wikipedia.org/wiki/Balance_of_trade

弗里德曼在为拥有美元储备的国家指明了两条道路:要么循环回美国;要么烧掉。没有第三条路,没有欠债还钱的路。金融自由化,就是为了把这些美元循环回美国,就是为了将世界资本循环到美国。这就是新自由主义国际分工的实质、全球化的实质。这就是为什么美国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外贸赤字不断上升,国内外经济学家们不断大惊失色,然而美国既定国策依然不变,赤字依然上升,美国霸权安然如山。

中国手中的美国国债是金融武器吗?由于中国大量购买,美国政府债券价格上升,利率下降。中国提供的巨大廉价资本,使美国政府可以筹措到廉价的债务以支撑其庞大的政府开支,其中包括军事开支;使美国企业得以筹措到廉价的资本,而获取高额利润;使美国消费者得以获得廉价的消费者贷款,而弥补收入不足的部分。从纯经济角度看,有人认为中国掌握了美国经济命脉。一旦中国大量抛售美国政府债券,美国债券价格就会下跌,利率就会急剧上升,美国金融秩序就会大乱,甚至出现经济危机。似乎这3万亿美元握住了美国的要害,是金融武器。按这种看法,中国买单越慷慨,美国越依赖中国。我们已经知道美国政府对债务的态度。在平时是这样,在非常时期更是这样。美国政府不会让中国实现大规模抛售这些债券、打击美国的金融秩序的战略目的。中国手中的美国国债要成为金融武器,必须有一个简单的前提:必须有人买。这个前提存在吗?

不存在。在这种情况下,它会指令美国金融机构拒不承接中国大规模抛出的债券。从历史传统看,美国的金融机构有两个传统:贪婪和爱国。它们知道,只有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它们才能赚到更多的钱。从体制上看,美国银行在关键时刻并不享有国内某些经济学家所谓的“完全的自主”和产权的完全“明晰”。国内有人在提倡产权私有化时认为,只要是私有,连国王也进不去,把私有权绝对放在公权力之上。美国银行虽然是私有制,但是政府出于国家利益都可以撤换管理层,中断分红,停止营业,甚至没收。美国有关条例明确规定,一旦发生这些,股东大会没有任何权力否决政府决定。而且,任何法庭都不能接受股东的上诉。从传统和体制的角度看,只要美国政府禁止这些银行从中国手中买债券,中国手中的外汇储备就无法成为金融武器。

所谓金融市场,有卖主、买主和交易商,还要有做市商(market maker)。你要抛售美国债券,必须通过这些交易商把你手中的东西拿到市场上去卖。没有这些交易商,东西连市场都进不了。所以,有一点很明确,假如真想打击性抛售美国债券的话,不仅没有买主,甚至连市场都进不了。


国际金融市场是国家利益博弈的场所。只有在符合国家利益的时候,市场才有合理性。那些把市场原则看得高于国家安全的人,很难不在全球化过程中成为最后的输家。

退一步讲,即使美国允许中国大量抛售债券,它也是一把双刃剑。从纯市场角度讲,由于全世界都知道中国是美国债券的最大债主,拥有上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一旦你抛售它们,这些债券就会应声而跌,结果你将先赔上一个大本。你还没有“破敌一千”就先自损八百。第一波冲击的将是自己的金融体系。中国许多拥有这些美国国债的金融机构和个人将由于这类资产(美国国债)大量贬值而资不抵债,甚至破产。中国许多投资美国国债的机构、企业和个人都将面临血本无归的困境。所以,扰乱的首先是中国的金融体系。金融体系的这种混乱,必然会带来许多经济、社会和政治问题。

中国手中的外汇储备既不能让美国兑现,又不是金融武器。中国可以在国际金融市场上出售这种债券吗?中国拥有的这些债券的流动性如何?流动性问题是指你是否有能力在市场上买卖资产而不会导致资产价格的巨大波动。流动性是有效市场的基本特点。流动性由供需决定。当你过度积累某种商品,以至于已经没有足够的市场容量来消化你囤积的物品时,你就面临流动性问题——东西要么卖不出,要么必须降价出售。这种现象在古今中外真是太多太多了。从纯市场角度看,中国手中积累的美国债券和美元储备的数量已经远远超过有效市场所能容纳的极限。中国的外汇储备超过了3万亿美元,占全球外汇储备的1/3。有谁能够、有谁愿意从中国手中接下这笔债务?就美国的金融机构而言,就算人家愿意承接,美国金融机构加在一起也难以筹措这笔巨大的额外资金。

大量的美国政府债券既无法赎回,又不能成为金融武器,又有整体流动性问题。它们几乎变成了会计符号,其中的美国政府债务需要通过美国政府的新债务来滚动,相当于永久“沉淀下去了”。高速增长的GDP换来的居然是这些经济价值很难评估的会计符号!时间是美国的朋友。这种美元储备在未来漫长的时间里,将通过通货膨胀而变成对美国的通胀税。假如中国不拿出相应对策,时间将通过通胀,把中国的这一部分国民储备销蚀掉。

这种追求“虚拟增长”的模式,值得认真反思。



责任编辑:魅影
来源: 四月网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6-9 16:55:26 | 显示全部楼层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8-6-10 06:28:49 | 显示全部楼层
1:和平崛起本身即是一个矛盾,实质是遏制军事战争而通过经济战争、意识形态等各方面的战争来达到崛起的目的。

2:和平崛起也是持久战,也要经过各个阶段的艰苦奋斗。

3:《辩证法》、《论持久战》、《太极拳原理》是法典。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8-6-10 06:32:37 | 显示全部楼层
规则是强者给弱者制定的,强者除外。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