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69|回复: 2

第十九回林黛玉贾宝玉演绎母子真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5 07:3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十九回林黛玉贾宝玉演绎母子真情
第十九回讲了一个老耗子“拔令箭一枝”,命令一群耗子到“山下庙里”偷盗五种果品,结果小耗子将“香芋”偷去的故事。隐射天聪崇德年间皇太极五次入关掠夺明朝京畿地区,最后自己的老婆被小叔子多尔衮偷去的历史。这真是一段令人吃惊的文字。
第十九回原文加注:
“彼时黛玉自在床上歇午,丫鬟们皆出去自便,满屋内静悄悄的。宝玉揭起绣线软帘,进入里间,只见黛玉睡在那里,忙走上来推他道:“好妹妹,才吃了饭,又睡觉。”将黛玉唤醒。黛玉见是宝玉,因说道:“你且出去逛逛,我前儿闹了一夜,今儿还没有歇过来,浑身酸疼。”宝玉道:“酸疼事小,睡出来的病大。我替你解闷儿,混过困去就好了。”黛玉只合着眼,说道:“我不困,只略歇歇儿,你且别处去闹会子再来。”宝玉推他道:“我往那里去呢,见了别人就怪腻的。””
《注解》
宝玉到表妹房间,不打招呼。推门而入——象正常的恋爱关系吗?
“我前儿闹了一夜,今儿还没有歇过来,浑身酸疼。”——象青春少女的话吗?这是中年妇女的感觉。
“酸疼事小,睡出来的病大。我替你解闷儿”——象对女朋友的关怀吗?此乃儿子对母亲的关爱。
“我不困,只略歇歇儿,你且别处去闹会子再来。”——符合对男朋友的态度吗?这是母亲对儿子的话头。
“我往那里去呢,见了别人就怪腻的。”——是爱情专一的表白吗?福临对多尔衮把持朝政不顺眼。
第十九回原文加注:
“黛玉听了,嗤的一声笑道:“你既要在这里,那边去老老实实的坐着,咱们说话儿。”宝玉道:“我也歪着。”黛玉道:“你就歪着。”宝玉道:“没有枕头,咱们在一个枕头上。”黛玉道:“放屁!外面不是枕头?拿一个来枕着。”宝玉出至外间,看了一看,回来笑道:“那个我不要,也不知是那个脏婆子的。”黛玉听了,睁开眼,起身笑道:真真你就是我命中的‘天魔星请枕这一个。”说着,将自己枕的推与宝玉,又起身将自己的再拿了一个来,自己枕了,二人对面躺下。”
《注解》
“那边去老老实实的坐着,咱们说话儿。”——要“老老实实”,口气象单纯女孩儿迎接男朋友的礼数吗?这是母亲数落儿子。
“宝玉道:“我也歪着。”黛玉道:“你就歪着。””——象正常男女恋人吗?
“宝玉道:“没有枕头,咱们在一个枕头上。””——表兄对表妹应该如此吗?
“黛玉道:“放屁!外面不是枕头?拿一个来枕着。””——对初恋的男朋友该用“放屁!”一词吗?这是母亲在骂淘气的孩子。
“黛玉听了,睁开眼,起身笑道:“真真你就是我命中的‘天魔星’!请枕这一个。”说着,将自己枕的推与宝玉,又起身将自己的再拿了一个来,自己枕了,二人对面躺下。””——这是纯洁的初恋的关系吗?温文尔雅的未字少女应该象成年女人那样,说出“放屁”的粗话吗?“天魔星”不就是人间的“混世魔王”吗?这是孝庄说儿子是混世魔王(王夫人说宝玉的口头禅)。
总而言之,第三回王夫人因说:我有一个孽根祸胎,是家里的‘混世魔王’ ==第十九回林黛玉所谓“我命中的‘天魔星”——“ 混世魔王”等于“天魔星”——所以王夫人等于林黛玉——两个女人都隐射福临的母亲孝庄皇太后也。
第十九回原文加注:
黛玉因看见宝玉左边腮上有钮扣大小的一块血渍,便欠身凑近前来,以手抚之细看,又道:“这又是谁的指甲刮破了?”宝玉侧身,一面躲,一面笑道:“不是刮的,只怕是才刚替他们淘漉胭脂膏子,蹭上了一点儿。”说着,便找手帕子要揩拭。黛玉便用自己的帕子替他揩拭了,口内说道:“你又干这些事了。干也罢了,必定还要带出幌子来。便是舅舅看不见,别人看见了,又当奇事新鲜话儿去学舌讨好儿,吹到舅舅耳朵里,又该大家不干净惹气。””
《注解》
便欠身凑近前来,以手抚之细看,又道:“这又是谁的指甲刮破了?””——象少女对恋人的关怀吗?这是母亲替儿子擦去脸上的脏东西。
宝玉侧身,一面躲,一面笑道:“不是刮的,只怕是才刚替他们淘漉胭脂膏子,蹭上了一点儿。”说着,便找手帕子要揩拭。”——宝玉喜欢红色的胭脂膏子,爱“替他们淘漉”,甚至爱吃女人口唇上的胭脂膏子,是患有医学“异嗜症”吗?不是。这是玉玺喜欢印泥的天性。
“黛玉便用自己的帕子替他揩拭了,口内说道:“你又干这些事了。干也罢了,必定还要带出幌子来。便是舅舅看不见,别人看见了,又当奇事新鲜话儿去学舌讨好儿,吹到舅舅耳朵里,又该大家不干净惹气。””——是女朋友帮助男朋友治疗医学“异嗜症”,并减少恶劣的社会影响吗?不是,顺治日夜摆弄国家玉玺,是想亲政,被摄政王多尔衮知晓,是十分危险的。
第十九回原文加注:
“宝玉总未听见这些话,只闻得一股幽香,却是从黛玉袖中发出,闻之令人醉魂酥骨。宝玉一把便将黛玉的袖子拉住,要瞧笼着何物。黛玉笑道:“冬寒十月,谁带什么香呢。”宝玉笑道:“既然如此,这香是从那里来的?”黛玉道:“连我也不知道。想必是柜子里头的香气,衣服上熏染的也未可知。”宝玉摇头道:“未必。这香的气味奇怪,不是那些香饼子、香毬子、香袋子的香。”黛玉冷笑道:“难道我也有什么‘罗汉’‘真人’给我些香不成?便是得了奇香,也没有亲哥哥亲兄弟弄了花儿、朵儿、霜儿、雪儿替我炮制。我有的是那些俗香罢了!””
《注解》
只闻得一股幽香,却是从黛玉袖中发出,闻之令人醉魂酥骨。宝玉一把便将黛玉的袖子拉住,要瞧笼着何物。”——是恋爱男人正常的情欲冲动吗?不是,这是儿子对母亲撒娇淘气的恶作剧。
这香的气味奇怪,不是那些香饼子、香毬子、香袋子的香。”——是写恋爱女人的体香吗?不是。这是孝庄专用贵重香水之类。
“黛玉冷笑道:“难道我也有什么‘罗汉’‘真人’给我些香不成?……我有的是那些俗香罢了!””——是争风吃醋吗?这是少女的谦虚吗?这一句乃是忽悠无知红学家与“吃瓜”读者的假语村言。
第十九回原文加注:
宝玉笑道:“凡我说一句,你就拉上这么些,不给你个利害,也不知道,从今儿可不饶你了。”说着翻身起来,将两只手呵了两口,便伸手向黛玉膈肢窝内两胁下乱挠。黛玉素性触痒不禁,宝玉两手伸来乱挠,便笑的喘不过气来,口里说:“宝玉!你再闹,我就恼了。”宝玉方住了手,笑问道:“你还说这些不说了?”黛玉笑道:“再不敢了。”一面理鬓笑道:“我有奇香,你有‘暖香’没有?”……宝玉见问,一时解不来,因问:“什么‘暖香’?”黛玉点头叹笑道:“蠢才,蠢才!你有玉,人家就有金来配你;人家有‘冷香’,你就没有‘暖香’去配?”宝玉方听出来。宝玉笑道:“方才求饶,如今更说狠了。”说着,又去伸手。黛玉忙笑道:“好哥哥,我可不敢了。”宝玉笑道:“饶便饶你,只把袖子我闻一闻。”说着,便拉了袖子笼在面上,闻个不住。黛玉夺了手道:“这可该去了。”宝玉笑道:“去,不能。咱们斯斯文文的躺着说话儿。”说着,复又倒下。黛玉也倒下,用手帕子盖上脸。宝玉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些鬼话,黛玉总不理。宝玉问他几岁上京,路上见何景致古迹,扬州有何遗迹故事,土俗民风。黛玉只不答。
《注解》
便伸手向黛玉膈肢窝内两胁下乱挠。黛玉素性触痒不禁,宝玉两手伸来乱挠,便笑的喘不过气来,口里说:“宝玉!你再闹,我就恼了。”宝玉方住了手, 宝玉笑道:“饶便饶你,只把袖子我闻一闻。”说着,便拉了袖子笼在面上,闻个不住。黛玉夺了手道:“这可该去了。”宝玉笑道:“去,不能。咱们斯斯文文的躺着说话儿。”说着,复又倒下。黛玉也倒下,用手帕子盖上脸。”——当时的男人,可以闻女朋友的袖香,然后躺在一张床上吗(同床共枕,扯袖闻香,调情示爱)?不是。这是九虚岁的福临对母亲孝庄撒欢,撒野,像宠物小狗。
第十九回(标明崇祯十九年,顺治三年)原文加注:
宝玉只怕他睡出病来,便哄他道:“嗳哟!你们扬州衙门里有一件大故事,你可知道?”黛玉见他说的郑重,且又正言厉色,只当是真事,因问:“什么事?”宝玉见问,便忍着笑顺口诌道:“扬州有一座黛山,山上有个林子洞。”黛玉笑道:“这就扯谎,自来也没听见这山。”宝玉道:“天下山水多着呢,你那里知道这些不成。等我说完了,你再批评。”黛玉道:“你且说。”宝玉又诌道:“林子洞里原来有群耗子精。那一年腊月初七日,老耗子升座议事,因说:‘明日是腊八,世上人都熬腊八粥。如今我们洞中果品短少,须得趁此打劫些来方妙。’乃拔令箭一枝,遣一能干小耗前去打听。一时小耗回报:‘各处察访打听已毕,惟有山下庙里果米最多。’老耗问:‘米有几样?果有几品?’小耗道:‘米豆成仓,不可胜记。果品有五种:一红枣,二栗子,三落花生,四菱角,五香芋。’老耗听了大喜,即时点耗前去。乃拔令箭问:‘谁去偷米?’一耗便接令去偷米。又拔令箭问:‘谁去偷豆?’又一耗接令去偷豆。然後一一的都各领令去了。只剩了香芋一种,因又拔令箭问:‘谁去偷香芋?’只见一个极小极弱的小耗应道:‘我愿去偷香芋。’老耗和众耗见他这样,恐不谙练,且怯懦无力,都不准他去。小耗道:‘我虽年小身弱,却是法术无边,口齿伶俐,机谋深远。此去管比他们偷的还巧呢。”众耗忙问:‘如何比他们巧呢?’小耗道:‘我不学他们直偷。我只摇身一变,也变成个香芋,滚在香芋堆里,使人看不出,听不见,却暗暗的用分身法搬运,渐渐的就搬运尽了。岂不比直偷硬取的巧些?’众耗听了,都道:‘妙却妙,只是不知怎么个变法?你先变个我们瞧瞧。’小耗听了,笑道:‘这个不难,等我变来。’说毕,摇身说‘变’,竟变了一个最标致美貌的一位小姐。众耗忙笑说:‘变错了,变错了。原说变果子的,如何变出小姐来?’小耗现形笑道:“我说你们没见世面,只认得这果子是香芋,却不知盐课林老爷的小姐才是真正的香玉呢。’””
《注解》
这哪里是在描写什么男女初恋的爱情?分明是在描写男孩子对母亲撒娇取闹嘛。此处的贾宝玉隐射九岁小顺治皇帝。林黛玉则隐射刚入关时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孝庄皇太后,时年33虚岁。这是“一声也两歌,一手也二牍”的写法。
林黛玉与贾宝玉的母子关系,犹如第十七十八回贾元春与贾宝玉的母子关系:“情同姊弟,实为母子”。 第十七十八回点明:那宝玉未入学堂之先,三四岁时,已得贾妃手引口传,教授了几本书、数千字在腹内了。其名分虽系姊弟,其情状有如母子。”……“元妃命快引进来。小太监出去引宝玉进来,先行国礼毕,元妃命他进前,携手拦揽于怀内,又抚其头颈笑道:“比先竟长了好些……”一语未终,泪如雨下眷念切爱之心,刻未能忘。”——所谓“眷念切爱之心”乃母子之情也。
又犹如第十五回《王凤姐弄权铁槛寺》中,王熙凤与贾宝玉的母子关系:凤姐笑道:“好兄弟,你是个尊贵人,女孩儿一样的人品,别学他们猴在马上。下来,咱们姐儿两个坐车,岂不好?””——母子同车,到盛京昭陵为皇太极(秦可卿)举办国葬。
又犹如第二十五回《魇魔法姊弟逢五鬼》,王熙凤与贾宝玉的母子关系:顺治五年多尔衮范文程即赵姨娘马道婆阴谋夺取福临母子的命(毒蛊之术),癞头和尚与跛足道人代表的满洲八旗与汉军八旗云集京师,联合“勤王”,捍卫皇室权威,支持孝庄福临动用国家玉玺(通灵宝玉“一除邪祟,二疗冤疾,三知祸福”的功能),并劝说(“持诵持诵”)孝庄与多尔衮划清界限(“粉渍脂痕污宝光,绮栊昼夜困鸳鸯。沉酣一梦终须醒,冤孽偿清好散场!”),大清朝廷方化险为夷。——(和尚)念毕,又摩弄一回,说了些疯话,递与贾政(正告摄政王)道:“此物(通灵宝玉代表的大清皇权)已灵,不可亵渎,悬于卧室上槛,将他二人安在一室之内(孝庄母子是这次阴谋暗害的对象),除亲身妻母外,不可使阴人冲犯。三十三日之后(3+3==6,指顺治六年“太后下嫁”之后,双方矛盾缓解下来),包管身安病退,复旧如初。”
所以说,第十九回中林黛玉与贾宝玉“其名分虽系姑舅表亲,其情状有如母子”也。这是用情侣关系掩饰母子关系。
第十五回与第二十五回里王熙凤与贾宝玉的姐弟关系,第十九回“同床共枕”与第三十四回中“旧帕题诗”中林黛玉与贾宝玉的情人关系,第十七十八回贾元春与贾宝玉的姊弟关系,很多很多,都隐写顺治大婚前青年孝庄与童年福临的母子关系。第三十四回《情中情因情感妹妹 错里错以错劝哥哥》中,薛宝钗便点头叹道:“早听人一句话,也不至今日。”林黛玉“方抽抽噎噎的说道:“你从此可都改了罢!””——并非林黛玉与薛宝钗同流合污,也不反“封建礼教”与“仕途经济”了,而是“钗黛合一”联合演绎顺治六年的孝庄皇太后,劝说福临对气焰嚣张企图打死“贾宝玉”福临的皇父摄政王(贾政),要善于韬晦,善于忍让,以退为进,等待“天王补心丹”后发制人的神效。
读者尽管可以完全将红楼梦当爱情小说读,但心里要明白历史真相,少闹笑话。要相信曹雪芹的话:“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
林黛玉主要隐射孝庄与董鄂妃两个女人,此处的林黛玉则隐射孝庄皇太后,读者不要弄混了。明白了这层母子关系,就看懂了此处隐射小孩子对母亲撒娇撒痴的胡闹行为了。
——此处并非描写一个贵家公子,一个千金小姐,在一个房子里打情骂俏,甚至冲破了伦理束缚,进行了超时代的肉体接触,表现了革命新青年彻底的反封建反礼教的创新精神。完全不是。乃是小孩子恶作剧,与母亲仰在一张床上,“躺着说话儿”。
男人对女人“拉了袖子笼在面上,闻个不住”,又要求“咱们斯斯文文的躺着说话儿”,在封建社会里这是可能的吗?《石头记》如此写,正是希望满清当局将它视为“淫书”,只要不被看出“反书”就行了。

母子真情

母子真情

不是恋爱

不是恋爱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7-5 18:58:2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九回标志崇祯十九年,顺治三年,弘光二年,福临9虚岁,孝庄33虚岁。林黛玉与贾宝玉貌似“恋爱关系”,其实是“母子真情”。红楼梦不得不用回目标志部分年代,或年龄。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8-7-11 07:16:2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篇为何不在主贴上?只能在这里见到。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