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9|回复: 0

[各地风情] 羌族羊皮鼓的祭祀文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10 21:28: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羌族羊皮鼓的祭祀文化
来源:民间文化

  羌族宗教仪式打击乐器,常用于傩祭等活动上。又名“羌铃鼓”,羌语称“切欧兀”、“切热别日木”。有两种形状,一种是圆形鼓面的铃鼓,直径大约30—40厘米。鼓边宽约15厘米,鼓柄置于正中,抓柄的长度与鼓面的直径相同,左手从背面握柄。另一种是扇子形状的铃鼓,鼓框和鼓柄为铁制,抓柄端有一装饰环圈,圈内串以数个铜钱。两种形制鼓面均蒙羊皮,各鼓音高低不一,鼓锤为竹制,敲击的一端略微呈弓形。
ypg0tim2.jpg
  中文名称:羌族羊皮鼓
  地理标志:嘉陵江上游
  性质:乐器类
  所属民族:羌族

  羌族作为中华民族中最古老的民族之一,在氏族自生的发展中,流传保留了属于自己的文化,特别是祭祀文化的传承成为了羌族发展的精神支柱和人民生活的规范。在祭祀活动中,释比手中的羊皮鼓更是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与其说它是一种祭祀法器,不如说它是一种精神寄托,在“万物有灵、自然崇拜”的宗教信仰里,与神对话、与人交流、与死者通灵。
  羌族虽然无自己的民族文字,羌早期文化中产生的最重要的主体就是“释比”――羌语中对男性羌族精神文化大师的称呼。释比口传历史和口头文学的内容十分丰富,有神话、传说、寓言思念、故事、童话、谚语、歌谣等。上至天文地理,下至婚丧嫁娶都会有他们的身影,他们是羌族百科全书似的精神灵魂、文化精髓。羌族的宗教意识形态是在万物有灵观念基础上的多神崇拜,在法事、诵经、祭祀、巫术、占卜仪式中,释比又成为了沟通神、鬼、人的巫师。
  一、神器――羊皮鼓
  在宗教祭祀活动中,释比手中的神器之一――羊皮鼓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羌语称羊皮鼓为“日博”,圆形,单面,直径约40~50厘米,鼓梆约高15~20厘米。相配有一只鼓槌。鼓梆内有一根横木棍卡置,为鼓的中轴,便于释比握持举升挥舞上下摆动鼓面。制作鼓槌用的是山驴皮、獐子皮,这些生物它们生活在高山丛林中,身上有着独特的神秘和灵气。制作鼓面用的是祭祀羊的羊皮,经过祭祀的羊皮发出的声音也显现出神灵的气息。而用这样的鼓面鼓槌,传达出来的更是神灵的声音。羊皮鼓内有两枚小铜铃,表示一公一母。它们发出的声音与鼓的抖动构成复杂的含义,传递神灵讯息。而唱诵的经典中还提到,天宫中的羊皮鼓原本是一种两面鼓,代表着鼓父德比神和鼓母神。传说释比鼓是天皇爷木比塔制就的,只有作为天皇爷“代言人”的端公才能动。释比在进行敬神、请神、唱诵经文时,敲击羊皮鼓,代神向人传达旨意,代人向神祈求夙愿。
  关于羊皮鼓的来历,羌族有这样两种说法,一种说端公(释比)的祖师在西天取经的途中因疲劳困顿而睡着了,一觉醒来,经书被白羊啮食了。祖师醒来不见经书,气得捶胸顿足,痛苦不已。幸遇一金丝猴指点,买下白羊屠之,食其肉以裹腹、取其皮以作鼓来打击报复。后来端公念经作法时,以击鼓声作为节奏,经文便能在鼓声中油然浮现于脑际,默念成颂。另一种传羌族本无文字经书,祖师也不曾杀羊取皮为鼓,羊皮鼓是阿爸木纳(端公祖师)从天上带来的。当初天神之女木姐珠下嫁人间热比娃后,天神阿爸木比塔派自己的祭司兼占卜师阿爸木纳到人间作端公。当他从天上来到人间的圣山雪隆包时睡了一觉,醒来时发现原来的两面鼓着地一面已腐烂,鼓上都已长了一些青苔,此后端公就只好沿用一面鼓了。
  神鼓,取造天地日月之精华,聚集宇宙万物猛兽瑞禽为头脚飞翅神耳,有天神木比灌其经典。取鼓而为,乃巫师之职。用超现实的神兽做超现实的神谷,只为超现实的灵、神、鬼交通,使之慑服而已。以鼓声之神秘有威力,是利用自然物经过制作而强化神秘声响,作为一种天下权威的工具与象征。释比的鼓取天下万物之神灵、首脑耳目,不是一个文学创作的想象与比喻,而是有着实际的功能与含义。
  释比在祭祀中挥舞,敲击,摇摆羊皮鼓有着不同的法术,一般来说,对于神灵、先祖以及与所祭祀的各种山神、寨神,释比的鼓总是持举向上,以表敬仰膜拜。而在驱邪逐鬼的法事中,释比拿鼓是内向下,低向下的动作,以表对鬼魔的镇压和驱赶。在祭祀仪式中,羊皮鼓舞还拥有独具特色的蹉跳步、踮跳步和商羊腿跳转步等步伐。例如在“刮巴尔”――羌历年的最高祭祀仪式中,两位老释比头戴金丝猴皮帽对跳释比鼓舞,基本动作是鼓向上举跳,鼓槌向上起击。脚步缓慢,深沉有力,这种步伐数跳分钟。两人要对视,每个节奏段落互相眼神对视交换,非常神秘。释比在驱邪时,不仅仅是给个人、村寨驱邪,而是也在给日月星辰、山河湖泊、奇山峻岭、飞禽走兽包括神灵驱邪。因此,羊皮鼓也必然聚集了自然之灵、之形。
  二、对话――羊皮鼓与神、鬼、邪的传情达意
  羊皮鼓是释比的核心宗教法器,在仪式、法事、神事中,释比不是一般的“敲”“击”羊皮鼓。击鼓唱经,做法事通神灵,是一种精神意念的、宗教意义的神具,通灵达神、驱邪逐凶。羊皮鼓在释比的法事中有三类:1、白神鼓:还天愿、还大愿、牦牛愿、羊愿等,在举行全寨性、多寨性的杀羊、宰牛祭祀天神与各种神灵的仪式时用。2、黑神鼓:主要在家庭做太平保佑,或者全寨性的招牛羊财,青苗稼穑财运,驱农害活动使用。3、黄神鼓:用作关魂、送魂、转血等凶事、恐惧之事。白鼓拿来上坛用,黑鼓拿来人事用,鬼事凶事用黄鼓,法事不同鼓不同。
  在白、黑、黄三维神、鬼、邪体系中,其一是迎白、分享白,击白鼓,迎自然万物之神(天、山、地、日、月、星、海、河、石、树等),祭万物图腾之灵(羊、牛、鸡、狗、鸟、猴等),拜氏族亲族中的祖神和释比的祖神,敬家庭生活众神(家神、祖先神、火神、财神、粮食神、家具神等);其二是驱黑、解黑,击黑鼓,送黑性质神灵(黑山神、太阳神、黑家神等)。这些黑性质的神灵来之鬼灵世界,它们只是造成万物不正常的邪脉:日月无光、山河浑浊、牛羊不长、家门不顺,甚至羊皮鼓失灵。但黑灵不伤人,不致命,释比击鼓唱经,转黑为白;其三是逐黄、惩黄,击黄鼓,铲除鬼、恶、邪、凶、血等,是与神灵国度、自然界、人类社会平行序列存在的,并与过红锅、翻刀山、走钉板等三十多种法术结合完成,让白的世界重获光明。
  崇白、驱黑、逐黄成为羌族社会的集体心理意识与族人的道德价值观念的最高准绳与法则。白、黑、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但在羌人文化里,更崇尚“白”,白鼓的敲响能带了和平、吉祥、福气、安康。“白”的人品就要击鼓敬神、尊老爱幼、兄妹友爱、邻里和睦、勤于劳动、热爱生活。黑灵的笼罩不用害怕,黑鼓的到来不用躲闪,黑鼓咚咚,驱邪解秽。而黄鼓的杀气最重,它是与凶险、厄运、血光、惨死、凶病等凶恶势力较量,并震慑凶残惨烈悲伤血腥的事件现象。黄鼓到来,势必躲闪。   在白、黑、黄的三维宗教观念里,渗透着羌寨人民的人文态度和价值取向。随着释比手中羊皮鼓的咚咚鼓声,构成了以释比为代表的羌民族与神的对话,达成了人与神之间的沟通桥梁,并通过释比、羊皮鼓,联通神与人的交流,传达神的旨意。
  三、祭祀文化――阵阵鼓声中的意识传递
  羌族社会人和社会成员一生的生死、婚嫁、家庭的修房造屋、动土伐木、撬石抬树、狩猎放牧、农耕稼穑、生意商贩,至于战争和平、友邻睦人、春祈秋报……无不纳入释比鼓点之中。击鼓唱经巫舞做功,成为羌族世俗社会中神圣秩序的运行规则与象征。释比鼓以特殊的声音为信号,在传统的村寨、家庭和民众中,在一个信仰神灵的社会中,其神圣不可侵犯,更是羌族文化的代表性符号。
  (一)自然崇拜、万物有灵。羊皮鼓的来历是天神阿爸木比塔的旨意,羊皮鼓的传说是羊与金丝猴的故事,羊皮鼓的制作材质选用羊皮,羊皮鼓的外形模仿太阳……,羊皮鼓的诞生从一开始就注定要与世间的万事万物联系在一起,成为开启天地之门的钥匙。对太阳神的崇拜、对天神的敬仰、对羊图腾的敬畏,这样的万物互通思维早已渗透在古老的释比鼓里。早期羌族先民逐水草而居、游牧为生,生存环境的恶劣、神秘世界的无知,让羌民坚信世间万物的主宰来自未知世界,无力反抗、唯有顺从。
  (二)敬畏神灵 、天人合一。当释比敲响手中的羊皮鼓,意念与诉求上能入天、下能入地。羊皮鼓成为与神对话、与人交流、与鬼通灵、与邪搏斗的“鬼斧神器”。一方面神灵的崇高威严需要羌人通过释比的释比鼓、祭祀的经典和神秘的巫舞才能与之接触,男女老少无人不参与、无人不崇敬,神灵更是无人能超越。另一方面,在羌族的历史长河里,战争与和平、迁徙与定居、流*亡与安定,除了祈求天神庇护,更是需要像释比这样的族群领袖带领着族人敲响手中的羊皮鼓,呐喊助威、自强不息、开天辟地。在羌族神灵中,包括了如山水、树木、牛羊等日常生活中常见的大自然生物,其朴素的自然观,也让羌人能够找到敬仰的归宿,而非飘渺遥远。手持羊皮鼓的释比在与神灵沟通的同时,也过着世俗凡人的生活。结婚生子、穷困病痛让他们成为芸芸众生之一。这种神灵信仰和人本崇拜的完美结合就是羌人奏响的“天人合一、人神合一”的华丽乐章。
  (三)惩恶扬善、涤荡心灵。白、黑、黄三色不是简单的三种自然原色,而是宗教的、文化的域界,是对宇宙世界的划分和体认。白象征着真、善、美;黑演化为凶、恶、灾;黄代表着邪、鬼、血。在白、黑、黄的祭祀仪式中,羊皮鼓所敲响的是羌民族从古至今的尚白耻黑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羊皮鼓所烘托出的是白、黑、黄共建的释比世界,那里充满了神秘、保守、封闭、传统的氛围,然而却也敲打出开放、宽松、积极、阳光的涤荡心灵的圣地。是非黑白、曲直美丑、荣辱褒贬的价值取向、人生引导都深深植根于羌族宗教教化和社会文化中。这样一个民族千百年来形成的核心价值体系也感染着其它华夏儿女。
  (四)追根溯源、本族团结。世人的生活五彩斑斓,也支离破碎。古羌人在被他族驱赶排挤的颠沛流离中,始终保持本族的灵魂与信仰;在与异族抵抗融合的搏击挣扎中,一直坚守祖宗的信条与传统。古往开来,释比鼓声从未停止消失,释比的各种仪式如期举行。在释比鼓靠近神、拉拢神的过程中,连接他者、亲和他者,把亲族关系的人们,把超越亲族关系的寨落的人们聚集在一起,通过共同合力做好仪式,引导参与者敬奉他者神灵,亲和自我关系,激起情感传达与共享。羊皮鼓犹如“集结号”,在羌寨回荡,唤醒人们淡忘的家族意识,号召族人认祖归宗、落叶归根。其终极诉求是达到把人、家庭、寨落的小社会、族群的大生活,联通天地、自然、宇宙的大世界,从而得到大共享、大分有的信仰与理念。悠悠鼓声牵引羌人回望历史,浩浩鼓点带动羌人抱紧团结。
  (五)生死无常、释然面对。生给人带来希望、阳光、未来;死让人陷入消失、悲痛、绝望。毫无疑问,在羌族的社会里,同样向往生给予的希望,只是面对死亡,羌人却一反常人的回避和排斥。在丧葬祭神仪式“刮达”鼓舞中,羊皮鼓为活着的人追忆祖先迁徙的路途,为逝去的人开寻灵魂的归宿。鼓与舞一直交替进行,而唯一的观众就是丧者,这是一个世界给予另一个世界献上的盛大“庆祝”。释比通过羊皮鼓把死讯告知各种天神、家神、寨守神等,请众神来护丧,为死者解罪。即便仪式里包含了解秽驱邪,但更多的是借羊皮鼓告慰亡灵,听羊皮鼓重获新生。纵然丧者香消玉殒,只留下飘渺的魂魄,也要平等对待,尊敬有加,事死如事生。而生者也在羊皮鼓的召唤中,更加珍惜当下的生活,感激生命的延续。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