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6|回复: 0

[原创] 论《离骚》之“离”与湖北潜江劳动民歌 ——“鸡鸣歌”与“扬(阳)歌”(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8 13:59: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论《离骚》之“离”与湖北潜江劳动民歌
             ——“鸡鸣歌”与“扬(阳)歌”(一)


    自从在湖北潜江龙湾、张金两地发现108平方公里的楚国遗址后,考古界、史学界找寻在江汉平原春秋战国时代最繁荣的五百年之楚国何在的悬念,终于尘埃落定,湖北潜江成为楚文化研究的新起点和新的里程碑。
   有相应的楚文化遗址,就必有相应的楚文化底蕴。《楚辞》是楚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中国文化的影响是立体的,几乎是全方位的。《楚辞》涉及的领域很多,成为保存各方面知识和文化的载体,其所保存的史料也是前所未有的。《楚辞》在文学艺术上的影响,更是众口皆碑,包括司马迁的《史记》,也有“无韵之《离骚》”的评价,可见《楚辞》对中国传统文化形成的影响,已成为公认的史实。
    《楚辞》因屈原的大作《离骚》而冠名“骚体诗”,故《离骚》可谓是《楚辞》的代表,是古今中外众多学者研究的重点诗篇。但是,研究《离骚》者劈头遇到的第一个难题,就是《离骚》之“离”是什么意思?怎么解释?出现了众说纷纭的观点,探索的文章汗牛充栋,却无公认的结论。一般以司马迁的注解为准,古今皆从《离骚》是“离别的忧愁”。然而,果真如此吗?我却不以为然!(详论见后。)
    众所周知,《楚辞》是屈原、宋玉通过“书楚语,作楚声,纪楚地,名楚物”而形成的诗篇,其中的“楚歌”,就是《楚辞》的母体。因此,探索楚歌与《楚辞》、《离骚》篇章的关系,是最可靠的途径,其中的经典篇章《离骚》,更是通过楚歌揭秘的最佳途径和最具说服力的方法。对《离骚》之“离”来说,也是解密的唯一途径。
    由于在湖北潜江发现大规模的楚文化遗址之前,对春秋战国时代楚国的根基所在地无法确认,加之对“楚歌”的理解出现了广义占主导地位的影响,导致对《楚辞·离骚》的探究出现莫衷一是的局面。

    当今的潜江地域发现的张金黄罗岗遗址和龙湾遗址,从规模到面积的108平方公里,乃至发现的文物和地面上满目皆是的陶片,以及时代鉴定为春秋中晚期到战国中晚期,已经构成楚都和章华台离宫的格局。我在参加发现龙湾遗址的潜江文物普查时,就得知龙湾遗址的附近村庄就是由章姓和华姓的居民构成,这种巧合我认为,必有相应的内在原因待探索。这对从狭义的楚国探索当时的潜江地域对《楚辞》的影响,从文化底蕴到根基来说,都是必不可少的先决条件。以实物和文化遗存、相关的文献记载到人文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等多方面来探索《离骚》之“离”的真面目,应该是获得公认的可取方法。
     从楚国的崇拜巫,到“楚之衰也,在于巫音”的记载,结合《楚辞》中反复提到的“扬阿”、“阳阿”、“扬荷”等等民歌来,以及当今在《中国民歌集成·湖北卷·潜江民歌》搜集整理时,我对民歌手刘升贵采访,他明确地说潜江地域如“鸡鸣”的所谓“薅草歌”就是“阳歌”可见,潜江发现的“鸡鸣歌”就是屈原、宋玉津津乐道的“扬阿”、“阳阿”、“扬荷”。


      当今潜江发现如“鸡鸣”之“歌”的“阳歌”有多大的意义?

    2013年6月5日,前文化部长王蒙先生在湖北随州举行的海峡两岸炎帝神农文化高端论坛上,以题为《祖先崇拜与文化爱国主义》的演讲中,谈到炎帝与音乐的关系时,曾敏锐地猜测中国应该有一种哲学性的“天人合一”音乐模式,且这种音乐还属于帝王的音乐、权力的音乐、政治的音乐、宗教的音乐。虽然他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音乐,但认为这种音乐却是存在,并指引着中国人的精神与道德的方向。他在其《文化掂量》一书中说:


     “一个哲学化的音乐理论模式,就在音乐当中寻找和谐,在音乐当中寻找平和,在音乐当中寻找快乐,在音乐当中消除乖戾、残忍这些不应有的恶劣的东西。这个并没有很详细的分析,比如古代哪种音乐怎么样变成了天地之和,可是这样一个很大的论断,奏一个曲子、唱一首歌,更不要说它是一个很大的大型音乐了,它有一种魅力,它有一种吸引力,它有一种让人心向往之的魅力,就是它不仅仅是艺术,而这种艺术是帝王的文化化、是权力的文化化。
                                                                                                                               见王蒙著:《文化掂量》

     可以说,王蒙先生敏锐猜测到的能当此很大的论断”之重任的,就是“鸡鸣歌”,它是炎帝、舜帝、周文王、周公、召公、孔子、屈原、宋玉、刘邦、项羽,乃至儒家等的帝王音乐和中华民族推崇的精神音乐,它是天地人和的音乐舜帝“舞干羽于两阶”之“诞敷文德”的音乐;是周代“唯南合于雅”的“雅乐”;是屈原、宋玉在《楚辞》中津津乐道的音乐;在楚汉相争时期,是连战神之楚霸王项羽听到《四面楚歌》“鸡鸣歌”都要崩溃的音乐,是刘邦“凡乐,乐其所生。礼不忘本,高祖乐楚声”的帝王音乐。

      可以说,“鸡鸣歌”是与中国地图为“鸡形”相吻合,构成一种“形神兼备”的巧合。“鸡鸣歌”是中国人民传统文化的精神指南,从古至今,“鸡鸣歌”都扮演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来世开太平”角色,并将这种精神融入到中国人的血脉中、骨子里,成为一股驰骋在中华大地上的永恒之“道”的正义力量。“鸡鸣歌”之所以有这种巨大的能量,就是因为㸰与太阳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了,成了“天经地义”的代表和化身,中国“乐教”的始源。
       “鸡鸣歌”之所以能够成为中国传统文化之“政教合一”的精神指南,“乐教”的首选,独领“风骚”的魁首,对“鸡鸣歌”三个字要逐字叠加认识:


            (未完待续)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