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4|回复: 0

[原创] 谢林、体系哲学与现代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10 10:04: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谢林、体系哲学与现代性   2018.8.9
(语音讲话整理)
                              

庆贺《谢林著作集》隆重出版。作为18——19世纪德国古典哲学的著名哲学家,谢林的思想与著作长期被中国哲学界所冷落
德国古典哲学四大家分别是:康德、费希特、谢林、黑格尔。作为康德与黑格尔来说,他们早已在世界范围耳熟能详。至今学术界对康德仍旧持续存在大批追随者与信仰者。而黑格尔作为客观唯心主义辩证法大师,其影响之巨不在话下。以上两位巨擘的伟大体系建筑至今在世界范围影响未歇。而始终关注自我问题的费希特的著作也曾经在商务印书馆出版了他的著作集。
相比较之下,谢林独具灵性探索的哲学思想被黑格尔庞大的辩证法体系所压制。如今,北京大学先刚教授独具只眼,整理出版了《谢林著作集》,可谓为中国哲学界认知德国古典哲学之全豹作出了重要贡献!
由于一直以来在学界的被搁置,我对谢林哲学谈不上什么更深入的了解。但却一直神往之,倍感惺惺。据本人有限的了解,谢林一生哲学思想屡变。从最开始的唯心主义哲学走向了艺术哲学,之后又走向了同一哲学体系,之后又研究神话哲学,最后归终启示哲学或曰天启哲学。本著作集的结集出版正补足了后期谢林哲学的神话研究,与启示研究在中国学界的阙如。它们分别是:《神话哲学之历史—批判导论》、《神话哲学之哲学导论》、《神话哲学》;《天启哲学导论》、《天启哲学》(上)、《天启哲学》(下)。要知道,在那个时代,鲜有像谢林一般真正归心于神话哲学研究的学者。而谢林晚年最终皈依于神秘主义范畴,正是我所神往已久的灵性领域。
本著作集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如今刚刚出版了三本,吾昨日购买了谢林同一哲学时期的两部《哲学与宗教》及《世界时代》。更待之后接续出版的神话哲学与启示哲学,热诚期待中……
作为自启蒙主义之后的同时期欧陆哲学来说,德国哲学是最深刻精髓的,因为德国作为中世纪神圣罗马帝国的继承主体,其基督教神学渊源是最深厚的。而相比较起来,英国的思想则是最浅薄的,当然也是最能得到社会广泛通行的,无论是其实验科学、工业、商业、还是代议制政体,至今在世界范围广泛施行,构成资本主义现代性的主体配套设施。而居于中间地位的则是法国的哲学,期间无论是浪漫,还是犹豫与暴政,以及机械唯物主义与启蒙理性主义。而德国古典哲学的扛鼎四大家则构成近代西方哲学的拱顶石!
实际上,现在我在精神矢向上倾向于谢林的神话哲学与天启哲学。但在以前那么多年是倾向于康德与黑格尔的大体系建构。以前由于年轻,所以比较喜欢这种伟大、恢弘、整体的体系,结果建构了十几年都没有成功。包括我现在写就的四部文集,都是文集而非体系。体系哲学是理性主义者的思维建构产物,虽然我现在很有理性,但我不是理性主义者。要有理性、悟性、灵觉性才是全性主义的哲学家。
包括现在很多人也在继续建构哲学体系,然而我通过自身实践反思了“建构与生成”这么一对范畴。就是哲学思想的写作应该是以建构为主,还是以生成为主的问题?建构主义者类似于建设大厦用脚手架去搭建;而生成的方式类似于一棵树自然的生长。我认为后者才是比较自然的方式。哲学的生成是出于生命体验、体认、体证的道说,而非工性的建构产物。当然,这指的是以什么方式为主,而非完全排斥建构的方式。比如一棵小树要生长,我们也需要在树干下方搭建支架扶助其生长。建构的方式可以作为辅助,而以生成为主。
其实天道自然本身就是一个体系,但人的主观思维建构的体系与之并不相同。人为的也就是“伪”的,而现代化社会就全是人工、人造、人为的器界现(限、陷、险)行界。在这里作为修道者的生存是很困难的,很难恢复实证天人合一的境界。这与一般凡夫俗子不一样,因为凡夫俗子即没有这个根性、也没有这个意识、本能与义务保持天人合一之道。并且他们恰恰还是道统的践踏者与毁灭者嘞!
而谢林为什么在这四大哲学家中长期得不到重视呢?就是因为建构性的大体系哲学将其压制过去了。实际上谢林才恰恰是最富灵性的,所以超验之维就被一定程度的遮蔽了。当然,黑格尔也同样讲述了他的《宗教哲学》,他主张辩证统一的上帝观。但他没能发展到谢林的神话哲学与天启哲学的深度。这在《谢林著作集》接下来的出版中再见一斑罢……
而作为哲学体系或社会学体系,在进入现代化社会后的当今学者中是卒难建构的了,很多著作者越来越多写的都是文集性质的作品。当今的社会我们几乎所有人都在玩手机,玩微信、QQ等等,信息化社会将我们集体带入一个小时代、微时代,信息的传播呈现碎片化、散漫化趋势,很难产生宏大的鸿篇巨论。所以我只能写就文集同样是身处这个时代的一个反映个例。我心目中一直以黑格尔为鹄的,总想建构出一个恢弘的体系,但我现在明白了,一方面是这个时代的限制出不来,一方面是因为我也不是理性主义的建构者。
经过我的反思我发现,同样在19世纪的时代,例如在音乐领域,无论是贝多芬啊、瓦格纳啊、肖邦啊、马勒啊等等,他们也都是长篇大论的交响乐,一听就是一至两个小时的时长,这在现代人是很难能够坐得住去欣赏的。而现在的歌曲则都是三至四分钟,长的四五分钟一首,歌手都是凑十首歌出一张专辑。而近些年索性都流行出单曲了。所以现代社会与古典时代就完全不同了,社会的发展速率加快,使得文艺与哲学作品变得短截而急促。所以每一个时代都具有不同的精神面貌与质态。
为什么现代人做不到呐?因为现代化社会物质极大丰富、利益极大交织、冲突,每一个人都成为能动的行动主体,全社会个人原子主义运动、布朗运动、混沌运动,人口爆炸激增,造成有有相叠、相互交织,而呈反比的则是每一个人的生存空间受到挤压、压缩、碎片化。这就是典型的后现代性的特征,用老子的话说就是:“朴散而为器”嘛!
当代世界是世界范围历史上现代文明最庞大规模的社会体系。我们可以看见每一个城市的都市丛林高楼林立是多么密集,每一栋楼宇中又有多少间鸽子窝,而这里面又住了多少人家。从而每个人的生存空间又是多么狭窄。比如拿过去的蒙古人来说,他们整日在大草原上游牧、驰骋,那境界与胸怀就相当宽阔、豪迈。整日跳舞、歌唱、豪饮、赛马。而与之相对的是,上海人的格局就显得很小家子气,中国人都知道上海人小气、抠门。这是为什么?因为上海是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最先实现城市化的地区。那还是在民国的时代,国民政府所在地位于南京,而上海与南京交邻,蒋宋孔陈的金融寡头以上海为基地发展金融、娱乐、码头与商业,上海又是西方列强的租界地,在那里鱼龙混杂。上海的城市体系格局是洋人们依照西方的建筑格局与规划造就的,在当时中国绝大多数地区还是农村的时代,上海人率先被培养出了现代自私自利的小市民伦理。这就是现代城市化对生存空间与道德伦理的挤压效果。大城市谁都愿意投奔,然而真生存在此则就是另一番苦衷了。正老子所谓:“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不美矣;天下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矣!”的道理。
所以当代中国社会催生了大批大批的渣男渣女、混蛋混球与猪狗畜类。所以高度发达的现代文明催生了末法末世的愈演愈烈。“公因即反因”(方以智《东西均》),相反相成也矣!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