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75|回复: 0

质疑“露脸”中国故宫的“古希腊文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7 12:21: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8-9-27 12:26 编辑

图片见以下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5d9BG6X8zQ7Yrs9QGF1_BA


作者:朝千里  来源:何新文史    发表时间:2018年9月27日



  故宫博物院从2018年9月14日持续到12月16日推出了一场题为“爱琴遗珍——希腊安提凯希拉岛水下考古文物展”的专题展览。

  中国日报网报道(2018-09-15 08:19)

  “爱琴遗珍——希腊安提凯希拉岛水下考古文物展”的展品打捞于一艘公元前一世纪的沉船,这艘船从希腊的小亚细亚沿岸港口出发,驶向意大利的罗马共和国,不幸半途沉没于安提凯希拉岛附近水域。

  1900年,一群海绵采集者在这里的50米水下意外发现了沉船,触动希腊当局和考古工作者开展了一直持续到次年的水下考古工作。这次打捞行动在世界水下考古事业中具有里程碑式意义。1976年,希腊文物管理部门又在安提凯希拉岛组织了一次考古行动,对沉船遗物做进一步打捞。这次使用了先进的电子监控设备和更为科学的打捞技术,发现了很多被遗漏的文物。

  两次考古行动获取的文物非常丰富,包括船板、陶瓶、食物、磨盘、武器、乐器、人骨、大理石雕像、青铜雕像、珠宝首饰、银器、玻璃器、卧榻构件等,让我们获知古希腊罗马时代的造船技术、航海技术、雕塑艺术、手工生产和奢侈生活等。

  从以上这次展出品的概要说明看来,好像可以说是证明了古希腊的辉煌以及古罗马帝国的强大。然而,这种感觉实在经不起推敲。

  一.故宫展览会被推出的缘由

  2016年英国好事者刻舟求剑,大海捞针

  2016年9月初,英国著名杂志《Nature》报道称,考古学家于2016年8月31日在希腊海岛安迪基西拉岛(Antikythera)地中海沉船遗址拯救珍贵古物时,意外发现了2000年前的人类遗骸。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图为考古学家布兰登•弗利(Brendan Foley)、赛奥托吉斯•蒂奥多罗(TheotokisTheodoulou)及亚历克斯•吐尔塔斯(Alex Tourtas)在尼古拉斯•吉安努拉克斯(Nikolas Giannoulakis)和杰玛•史密斯(Gemma Smith)的协助下发掘安迪基西拉岛沉船遇难者遗骨。图片来源:布雷特•西摩。Brett Seymour,EUA

  英国人好事者在海底50米以下发现号称“希腊沉船”之后116年之后,突发奇想,对于海底沉船早已踪影皆无,且被海底地壳运动及海底生物不断改变海底生物环境的情况下,对于并不确实的所谓百余年前的一次沉船发现的遗迹进行调查,正好像一个现代版刻舟求剑、大海捞针的故事。

  不能排除摆拍的嫌疑。众所周知,大海的冲刷力、海水盐分对生物遗骸有非常强的降解能力,再加上海底生物对有机物的摄取吸收消化作用可以降解任何生物遗骸。然而,为何在这里却偏偏降解不了2000年前的遗骨?大海如果没有这点降解能力,海底早已经成为海洋生物遗骸的堆积场,哪里要等到“希腊沉船”的人类遗骨静悄悄待人类到21世纪去发现?同时,在它处海底发现的沉船几乎很少能够找到人类遗骸,就是这个道理。为何茫茫大海中2000年前人类遗骨此处独有?而且大海捞针、一捞一个准?

  《中国文物报》报道半信半疑、半推半就

  中国文物网2016年9月23日编译报道:近日英国著名杂志《Nature》报道的这些保存十分完好的遗骸(包括一块局部头骨、两个臂骨、几根肋骨及两块股骨)也能够解开可能在风暴中沉没的公元前一世纪著名商船的秘密。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图为在安迪基西拉岛沉船遗址中发现的遗骸,包括头骨、臂骨及腿骨。图片来源:布雷特•西摩。Brett Seymour,EUA

  据悉,这种水下遗骨非常罕见。通常,沉船遇难者的遗体都被海水冲走或被鱼类蚕食,几十年后很难找到,更不用说几个世纪的时间。

  美国马萨诸塞州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Woodshole Oceanographic Institution)水下考古学家兼此次考古发掘联席主任布兰登•弗利(Brendan Foley)在接受《Nature》杂志采访时表示:“我们对这一方面的信息一无所知。”

  据丹麦自然历史博物馆(Denmark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古代DNA分析专家汉内斯•施罗德(Hannes Schroeder)称,初步看来,这具遗骸属于年轻男子。“它看起来并不像是2,000年前的遗骨。”[详见:中国文物网发表时间:2016-09-23 17:26:47。]

  《中国科学报》跟进报道,半遮半掩、宁信其有

  据2016/9/29《中国科学报》跟进报道:

  Hannes Schroeder套紧两只蓝色医用手套,然后用漂白剂溶液给双手消了毒。他前面是一个装满塑料袋的大塑料箱,每个袋子里都装着海水和一块带有红色印渍的骨头。他拿出其中一块检查时,几名考古学家就站在他身后等待着他的“裁决”。他们希望他能够实现此前从未实现过的一项壮举——分析已经在水下沉睡了2000年前的一个人的DNA。

  窗户外面,阳光在深蓝色的水面上闪耀。研究人员此刻正位于希腊一个名叫安提基特拉的小岛上,从这里乘船到2000年前的商船残骸处只需要10分钟。

  今年(2016)8月31日,研究人员做出了另一个突破性的发现:埋藏在半米陶片和沙子下的人类骨骼。“我们被震惊了。”美国马萨诸塞州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水下考古学家、发掘团队共同主任Brendan Foley说,“我们对它一无所知。”

  此次骨骼发现非常罕见,英国伦敦遗产组织“历史英格兰”的水下考古学家Mark Dunkley也如此认为。除非是被沉积物覆盖或是受其他东西的保护,失事船只受难者的遗体通常会很快被冲走,然后腐烂,或者是被鱼吃掉。

  失事地点的海床上现在只剩下破碎的盆罐残骸,潜水员在1900年到1901年间重新获得了海床上所有看得到的文物。但是Foley认为船上的大部分货物可能埋藏在沉积物中。他的团队(包括专业技术潜水员和希腊考古委员会的成员)对其进行了重新定位,并在2014年重新挖掘之前,绘制了50米深的挖掘图。他们已经找到了一些酒罐、玻璃器皿、来自雕像的两只铜矛、金饰和船员使用的水壶。潜水员还在6月重新发现了巨大的锚和“泪滴”形的铅坠等船体组件。其中,铅坠可能是古代文字记录中已知的首个被描述为“战争海豚”(一种由商船携带的能够击碎敌舰的防御性武器)的物体。

  今年(2016)8月发掘的骨骼包括长有3颗牙齿的部分颅骨、两个臂骨、若干截肋骨和两段大腿骨,它们明显来自于同一人。Foley的团队计划通过进一步挖掘,了解泥沙下是否埋葬了更多骨头。

  大多数失事船只都没有发现任何骨骼,然而安提基特拉却发现如此多的人体残骸,其部分原因可能是其他的船只并未得到尽力调查。研究人员认为,它还揭示了这艘船是如何沉没的。Foley说,它在当时是一艘巨轮,长度可能超过40米,有多层甲板,船上有很多人。失事地点距离岸边非常近,位于该岛陡峭的悬崖底部。Foley总结称,一场暴风雨让船撞上了礁石,人们还没有反应过来船就解体了。“我们认为事件非常惨烈,船上的人被困在了甲板下”。[详见《中国科学报》2016/9/29第3版晋楠编译报道:《追踪2000年前的那场海难——失事古船骨骼遗骸或揭示首个遇难者基因》。]

  古典学者正中下怀,积极策划推进故宫展会

  近年来,以希腊伪史为中心的西方伪史在世界范围内(包括中国)遭到了深刻的揭露,西方学者中有识之士开始了对西方伪史的反思,部分中国学者也开始反思并揭露西方中心论伪造历史的情况。

  在这种情况下,一些研究西方古典学的学者们苦恼万状,巴不得出现能够支撑其伪史继续存在的新发现,于是英国好事者在2016年的大海捞针行动正中下怀,借此机会将1900年的沉船旧案翻出来,试图以此来证明被揭露的西方伪史不是伪造,而是有其考古学依据的。

  谁知这一来不打紧,却暴露了以下两方面的问题。

  第一,暴露了这些古典学者们缺乏对西方中心论的起码认识及基本的文物鉴定知识;选择1900年的所谓考古发现作为展品,说明展会策划者缺乏对西方考古学的西方中心论本质缺乏基本了解,并且不具备最基本的文物鉴赏素质。

  第二,暴露了这些西方古典学的学者们不识时务。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全面复兴中国传统文化是时代赋予中国学者的历史使命,作为中国的西方古典学学者,理应运用自己所掌握的历史知识,从事实出发、实事求是地揭露西方中心论的虚假面目为己任,而不是人云亦云甘当西方中心论的传声筒,为西方伪史脸上贴金。

  二.1900年所打捞出的沉船及“文物”疑窦重重

  何以见得这是一艘公元前1世纪古希腊的沉船呢?

  因为沉船中发现了据说是古希腊哲学犬儒派大师形象的青铜头像。

  “哲学家麋集于王庭,乃是整个希腊化时期的座上贵宾。有一个哲学家的青铜头像是在一艘古代船舶上发现的,船上满载希腊化时期的古代艺术品,于公元前1世纪上半叶后期沉没在伯罗奔尼撒南部安提凯忒拉岛屿(Antikythera)附近。这艘船带着满仓珍奇货物,方离开希腊土地,可能正要驶向罗马,那些艺术品显然是要用来修饰罗马公众与私人建筑的。铜像制作于公元前240年、被认为表现的是一位犬儒派哲人,可能是安提斯提尼(Antisthenes),或者是博利斯典河的比翁(Bion of Borysthenes)。犬儒派哲人们奉行个人禁欲主义,鄙视奢靡与物质占有。在晚期古典时代,安提斯忒涅(公元前445-前365),作为苏格拉底的信徒,鼓吹说苦行生活应贯彻以美德。犬儒派的创始人是希诺珀的第欧根尼(Diogenes of锡诺普Sinope,公元前400-约前325)。博利斯典河的比翁(公元前325-前250)是安提戈努斯王庭中的一位尖酸哲人,他为世人所熟知的是他关于社会与宗教所发的激进观点以及他对自然的热爱。”[上海博物馆编《博物馆与古希腊文明》第206页,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年4月第1版。]

  然而,所谓的犬儒派的说法实际上是17世纪耶稣会士来到中国以后编出来的故事,并没有什么希腊哲学,更不会有古希腊的犬儒派哲学家。

  “戴奥吉尼士、苏格拉底和亚历山大每每在世说中行我们所不能行,言我们所不能言。我们一旦体认及此,理智上自觉或不自觉就会师之法之,奉为圭臬。问题是:这些人……在世说中的言行却是经过明末耶稣会士‘假捏而得’,正是修辞的开花结果。”[李奭学《中国晚明与欧洲文学---明末耶稣会古典型证道故事考诠》第192页,三联书店2010年9月第1版]“戴奥吉尼士”,就是著名哲学家第欧根尼(Diogenea,公元前412-323年)。所谓“古希腊”伟大人物们,如第欧根尼、苏格拉底和亚历山大的故事,原来都是由明末耶稣会士们“捏造而得”![详见董并生《虚构的古希腊文明》第1章第2节相关内容,山西人民出版社2015年6月第1版。]

  何以见得这只沉船的目的地是罗马城呢?

  按照成说,从公元前700余年古罗马建城开始,开创了罗马城发展的历史,当罗马帝国兴起之后,希腊逐渐被罗马帝国所征服,然而,罗马帝国在征服希腊的过程中,逐渐被希腊的文化所征服。因此,这么一船精美的物品,非希腊人做不出来,非罗马贵族消费不起,因此货物的目的地一定是罗马,不可能是任何别的地方。

  然而,据国际考古学发掘的情况来看,不存在一个永恒之城——罗马城。实际上所谓的罗马帝国不过是奥斯曼帝国的一个倒影。考古学所见公元前罗马建城时期,只发现有简陋小屋的若干村落。人们发现在地上挖出的小屋的浅浅地基。[详见董并生《虚构的古希腊文明》第5章相关内容,山西人民出版社2015年6月第1版。]甚至到了文艺复兴时期,所谓的意大利罗马也仅仅是一个小村镇,在文艺复兴时,意大利较有名的城镇有佛罗伦萨、威尼斯、米兰、热那亚等[[美]罗宾•W温克、L.P.汪德尔《牛津欧洲史》中译本第1卷第103页,吉林出版集团2009年4月第1版],罗马小镇根本排不上名次,辉煌的“罗马城”为梵蒂冈十六世纪后的新规划。“在16世纪的前30年中,罗马成为意大利艺术的新首都,超过了佛罗伦萨。教皇尤里乌斯二世和利奥十世一心要恢复往日的辉煌,吸引了众多艺术家定居罗马。”[[法]德尼兹•加亚尔等14位欧洲作者1993年合著、欧洲历史教科书《欧洲史》中译本第1版第326页,人民出版社、海南出版社2010年7月。]

  可见,“条条大路通罗马”——辉煌的罗马城是16世纪之后的事。因此说这艘船是公元前1世纪的,船上所装在的珍品是运往古罗马城做装饰用的,完全没有根据。

  青铜雕像在海水里被浸泡、冲刷2000余年未被侵蚀?

  这次故宫展出的报道称:青铜雕像中有一位“安提凯希拉哲学家”特别引人注目。他只剩下头部、手臂、双脚和衣服残片。“哲学家”面部表情严肃,双目炯炯有神,头发卷曲蓬乱,胡须则梳理得非常整洁,他的形象与当时犬儒学派的学者大致相符,所以被冠以“安提凯希拉哲学家”的名称。[见中国日报网2018年9月15日报道:《350件古希腊“海底遗珍”亮相故宫希腊同日展出故宫文物》。]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哲学家青铜头像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哲学家青铜手像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哲学家青铜像展示组合

  “海洋潜在的破坏力很大,水下遗物会被洋流、海浪及潮汐作用打碎或冲散。另一方面,它会让金属物本身裹上一层厚而坚硬的金属盐(如氯化物、硫化物、碳酸盐等),使里面的遗物得以保存。如果简单地将遗物从海水中取出而不加任何处理,这些盐类就会和空气反应,释放出酸,从而损坏残存的金属。”[[英]科林•伦福儒、保罗•巴恩《考古学——理论、方法与实践》第6版陈淳中译本第38页,上海古籍出版社2015年5月第1版。]

  据说从二千余年前沉船中打捞出来的这位“犬儒派哲学家”的青铜器雕像是这次故宫展中的精品。然而,在海水中被浸泡、冲刷2000余年,这个头像和手部造像居然鲜亮如初,完全没有受到海水的侵蚀、看不出2000年的青铜锈蚀,实在是匪夷所思。然而,这里又出现了矛盾之处,同样是在海底2000年,既然头部和手部没有丝毫受损,那么躯干胴体及其他部分也应该被保存下来才符合情理,怎么这些部分被海水腐蚀得踪迹全无了呢?青铜器中国人见得多了,但在海水中浸泡二千余年没有锈蚀的还真是饱了“眼福”。

  同一艘沉船中的另一尊青铜像

  不仅如此,在同一艘沉船中据说还打捞出了另一尊青铜像,那一尊更了不得,在海底泡了2000余年,居然一点锈蚀也没有。但是,不知这次为何没有把那一尊一起运到故宫来出展,是不是怕中国的观众不太好糊弄吧。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来自安迪基西拉岛的青年雅典国家考古博物馆藏品

  “安迪基西拉岛青年铜像被命名为‘来自安迪基西拉岛的青年’,因为它于1900年被发现于伯罗奔尼撒半岛以南海域一个名为安迪基西拉的小岛附近的古代沉船中。像高194厘米,两肩和一个眼睛是修复时补上的。像为立姿,全身赤裸,身体各部分重量分布合理,整体上给人以完美的平衡感。躯干主要以左脚支撑,右脚向后,脚尖点地,整个身体呈现向右方转动的姿势。”[上海博物馆编《博物馆与古希腊文明》第327页,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年4月第1版。]

  沉船中打捞出的古希腊大理石雕像?

  据中国日报网报道,这次故宫展会上,一组大理石雕像尽管不再洁白细腻,我们仍然能从残存的形状中辨识出古希腊写实主义雕塑的高超技法与迷人魅力。比如一个做出屈蹲姿势的男孩雕像,应是一名摔跤运动员,正面向对手,准备奋力一扑。人物比例、肌肉、神态,均刻画得非常到位。[见中国日报网2018年9月15日报道:《350件古希腊“海底遗珍”亮相故宫希腊同日展出故宫文物》。]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屈蹲姿势的男孩雕像新京报记者浦峰摄

  我们看这尊雕像,一半洁白如初,即报道所言表现了“古希腊写实主义雕塑的高超技法”,而另一半则好像受到严重腐蚀,已经溃不成形。在同一艘失事船上,同样在海底被海水、洋流冲刷、腐蚀二千余年,如何能做得到一半受到严重腐蚀,另一半光洁如初呢?有其是这尊像的头部、面部表情,栩栩如生、丝毫未损令人觉得不可思议。

  行里人一眼望去便知端的,这显然是做旧不足,缺乏制造假古董的经验所致,毕竟是1900年的时间点,做假手法还差得远。

  是“古希腊沉船”还是中世纪沉船?

  “20世纪初,头带硬盔的原始管供重潜技术的发明为各种水下探索、包括海洋考古工作奠定了基础,潜水技术在沉船等水下遗址的调查、打捞上得到初步的运用。1900年,在克里特岛与希腊大陆之间的安提基希拉(Antikithera)附近60米深的海底发现了运载大理石和青铜雕像的中世纪沉船,希腊政府组织海军舰船进行打捞。”[吴明春、张威《海洋考古学:西方兴起与学术东渐》,载《中国海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3年第3期。www.docin.com/p-1470650486.html]

  从上述引文中可知,显然学术界对这艘船的时代有不同的说法。当时进行沉船打捞的是希腊军舰,而不是海绵采集者,当时人们都清楚那是一只时代晚近的普通大理石运输船。至于引文中关于“青铜雕像”的说法就有点离谱了,青铜怎么可以是“雕像”呢?

  三.20世纪初为西方肆无忌惮伪造历史的鼎盛期

  19世纪末、20世纪初是西方中心论伪造历史肆无忌惮、甚嚣尘上的鼎盛期。在美洲,殖民者完成了从大西洋东岸到太平洋西岸对整个美洲大陆的彻底侵占,将土著印第安人灭绝殆尽;在非洲,依靠重机枪在20年间将非洲大陆的1万个部落国家荡平,将整个大陆按照西方列强所划分的势力范围切割为40余个殖民领地、瓜分完毕;在亚洲,大英帝国吞并了莫卧儿帝国(印度),八国联军攻入中国首都北京,世界上唯一文明古国命悬一线。与此同时,欧洲人内部却享受着自拿破仑帝国覆灭之后的百年和平,指点江山、踌躇满志。

  自从大英帝国在七年战争(1754-1763年)战胜法国之后,将其原本与法国争夺中国文化传播中心地位的方向,转向了塑造大英帝国自己文化形象的方针,其表现形式为英国及欧洲的“中国热”、“中国风”突然转向,从此开始了全面贬抑打压中国文化,同时开始了以中国文化的内容全面伪造莎士比亚剧作为代表的造史运动。这个运动普及开来传到欧美列强各国,形成西方中心论的主体内容。

  对欧洲自身而言的百年和平时期,正是西方学术界全面构建世界伪史的时期。1900年“希腊沉船”的发现,正值西方学术界全面构建世界伪史运动登峰造极的时期。除此之外,例如特洛伊遗址黄金宝藏的发现,克里特岛遗址、迈锡尼宫殿及线性文字B的发现,几百万块泥砖楔形文字的现身及汉谟拉比法典的发现等,都是这一时期被大胆捏造出笼的西方中心论“杰作”。这些伪造品至今被编入各国教科书,鱼目混珠,瞒天过海,欺世盗名。

  所谓的“古希腊青铜器”缺乏出土地层的记录

  考古学不支持古希腊文明。在希腊所进行的考古发掘中,基本上没有出土过真正的青铜器;所谓的“古希腊青铜器”,多为来历不明的展品,没有地层分明的出土器物。

  类似的其它古希腊青铜头像及人像,也都来历不明。或者不如说,都是从古董商贩手里买来的,没有出土地层的证明。例如: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查兹沃斯的阿波罗青铜头像大英博物馆藏品

  “根据罗斯在《爱琴海希腊诸岛旅记》(卷4,第161-163页)中的记载,1836年,一些农民在塞浦路斯中部古城塔马斯索斯(Tamassos)城墙以北1公里左右两个小村庄之间干涸的河床挖掘,寻找水源时,发现了一个完整的、略大于真人尺寸的阿波罗铜像。用公牛拖运雕像时,构成铜像的各部分脱开了,手臂和腿都断落,而头部从颈部中间焊接处断开,断裂部分的内部可以看到原先焊接的痕迹。”[上海博物馆编《博物馆与古希腊文明》第397页,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年4月第1版。]

  好生了得,古希腊不仅有青铜器,还有现代焊接技术!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带发箍的青年青铜头像慕尼黑古代雕像博物馆藏品

  “目前,只有极少数高品质的古典时期大型青铜像存世,而这尊青年像就是这些罕见作品之一,它曾经是一整座雕像的一部分。18世纪初,两名工人在那不勒斯王国发现了这座雕像,当时它几近完好。但由于这座雕像太大了,这两人担心被别人知道了他们的发现,因此决定将它分割成几部分,其中头像通过古董商辗转至罗马大主教阿尔巴尼手中。当时,这尊头像的唇部还有一层镀金,眼部则镀银并镶嵌着红色的亚宝石。但在1800年左右,大概是在将它从罗马运往巴黎的途中(拿破仑征服意大利之后,曾将阿尔巴尼庄园的古典时期雕像劫掠到法国),这些贵金属和宝石都遗失了。1815年,路德维希一世将其买到手中。”[上海博物馆编《博物馆与古希腊文明》第505页,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年4月第1版。]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奥古斯都青铜残像雅典国家考古博物馆藏品

  “还有一尊奥古斯都的青铜残像,可能骑在马上,现已丢失了马匹,1979年被发现于爱琴海的优卑亚与阿基亚斯·欧斯特剌提阿斯(Agios Eustratios)二岛之间,藏于国家考古学博物馆。此像创作于公元前10年前后。这位皇帝被表现为成熟年纪的样子,身着束腰外衣(tunica)与肩袍(paludamentum),右肩配有扣针。他左手持缰绳,右手举起,为检阅礼姿势(adlocutio gestus),是表达威信的祝福或演讲姿态。在他左侧放置了一把剑。这是皇帝作为政治、军事和个人崇拜的主帅所具有的尊贵形象。”[上海博物馆编《博物馆与古希腊文明》第228页,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年4月第1版。]

  按照成说,奥古斯都为罗马皇帝,公元前1世纪属于希腊化时期,属于古典学的范畴。

  正如上述例子所陈述的那样,所谓古希腊青铜器或者说这些青铜像几乎没有出土地层记录,严格以科学的态度来衡量,其所表明的年代实际上都没有考古学的依据。

  1928年另一艘沉船打捞出来的宙斯青铜像

  “在雅典国家考古博物馆第十五展厅中雄踞主导位置的是一尊青铜神像。他被称为阿尔忒弥西翁的宙斯像(或波塞冬像),因在1928年被寻获于埃维亚岛北部阿尔忒弥西翁海角的一艘沉船中而得名。

  到底是宙斯还是波塞冬?已有几十位专家就此问题写过研究论文,至今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他那蓄势待发的右手,究竟是准备投出雷电,还是挥动着三叉戟呢?似乎第一种假设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上海博物馆编《博物馆与古希腊文明》第318-319页,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年4月第1版。]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阿尔忒弥西翁的宙斯像  雅典国家考古博物馆藏品

  古希腊青铜器,除了采集品或者从古董商贩手中购得的铜像等器物,就是从沉船中“打捞出水”的器物,基本上本土挖掘出土的很少,使用科学方法辨明地层留下出土记录的几乎没有。为什么挖不出来,却能捞得出来呢?而所捞出来的造像都很难看得出有2千年的海水浸泡锈迹呢?

  个中缘由恐怕不难猜出:捞出法比挖出法更容易遮人耳目,如此而已。

  既没有制作现场,也没有铸铜模范,更没有青铜工艺

  这样的青铜器在介绍中往往被称为“青铜雕像”或“青铜塑像”。用石头进行雕刻称为“雕”,用泥巴进行塑像称为“塑”,青铜器不是泥巴,也非石头,如何可以称为“青铜雕塑”呢?青铜器需要铸造,因此需要模子,铸造模范在哪里呢?加上铜矿产地、铸造工艺、模范的制作都需要得到证明,才可以说这个青铜器可能是当时当地制作出来的。这些,有吗?一概没有。

  事实上不仅古希腊没有青铜器,甚至整个欧洲都不存在一个青铜器时代。[相关内容请关注林鹏、诸玄识、董并生合作专著《西方伪史全揭秘》,待出版。]

  欧洲的青铜时代概念如何出笼的?

  西方历史学上所谓的“迈锡尼文明”概念,起初由一个名叫施里曼的军火商改行做假古董生意的商人“发现”了。在迈锡尼竖井墓中不仅发现了黄金面罩,而且“发现”有青铜器,因此称之为“青铜时代”。然而,这里所谓的发现了青铜器的说法完全不靠谱。由于这位军火商敢做敢为,在“发现”了特洛伊遗址之后,又提出了“迈锡尼文明”的概念,迎合了西方中心论伪造历史的需要,因此,这位军火商后来被称为“考古学之父”。

  一个与施里曼差不多的神人阿瑟·埃文斯爵士,在克里特岛挖掘出了所谓的“克诺索斯宫殿”,并声称发现了线形文字泥板文书,在时间上将其发现与施里曼所发现的“青铜时代”合起来,于是就称之为“迈锡尼文明”。

  爱琴海“青铜器年代学”的基础?

  埃文斯的发现,“是考古学史上最著名的和最重要的一次发掘,而且,仍然是我们关于爱琴海青铜器时代的建筑学和年代学全部概念赖以建立的基础。与此同时,还因为它是每年几十万游客的到访之地……”[[英]迈克尔•伍德《追寻特洛伊》沈毅中译本第115页,浙江大学出版社2014年12月第1版。]

  这里,最重要的是每年几十万游客,这不仅关乎当地的旅游收入,更为重要的是该遗址已经成为西方中心论的核心证据及欧洲古典历史的考古学标本。

  这个遗址没有发现青铜器,如何可以作为“青铜器年代学”的基础呢?

  以陶器风格定青铜器年代

  “埃文斯的解释完全符合对于卡洛凯里诺斯发现的陶器所做的有关分析,法布里修斯、奥苏利耶、富特文格勒(Furtwangler)和罗斯科(Loschke)等人,都考察过这些陶器并发表了论文,施里曼和德普菲尔德也发表过相关评论。所有这些专家都认同这种以陶器的风格以及大致的年代,从已经发表的有关图片来看,我们可以确定他们(和埃文斯)是正确的,此皇宫在公元前13世纪的确曾被希腊王朝占有,正如荷马在史诗中所描述的,在传说的特洛伊战争发生的年代,亚该亚的伊多墨纽斯从他的克诺索斯皇宫派遣了一支军队。”[[英]迈克尔•伍德《追寻特洛伊》沈毅中译本第118页,浙江大学出版社2014年12月第1版。]

  “爱琴年代学是考古学家们根据不同时期陶器风格的变化建立起来的。……按陶器建立的年代分期只是相对的,绝对年代需要依靠与其它年代体系清晰的古文明的比较来确定。……希腊本土的青铜时代年代体系也是在陶器分期基础上建立起来的。

  1916-1918年,美国考古学家卡尔•威廉•布勒根对科林斯附近的史前遗址克拉库(Korakou)进行发掘,发现那里的文化堆积层序分明,使得他得以按陶器风格进行分期,随后,布勒根与英国考古学家阿兰•瓦斯合作,试图对希腊本土的青铜文化进行分期。1918年,他们效法埃文斯对克利特青铜文化的三分法,将本土青铜文化——‘希腊底文化’(The Helladic Culture)划分为早期(HE)、中期(MH)和晚期(LH),此后又将其细化,将每期分为Ⅰ、Ⅱ、Ⅲ三个阶段,每个阶段都以标志性陶器为基础。”[Blegen and Wace1916-1918,第175-189页。见拱玉书、刘文鹏、刘欣如、李政、王以欣《世界文明起源研究——历史与现状》第346-347页,昆仑出版社2015年10月第1版。]

  原来,是用此处所“发现”的陶器与迈锡尼的陶器相对比,判定其为同一时期,而迈锡尼竖井墓穴中曾由施里曼发现过黄金面具及一些青铜器具,因此冠以“青铜时代”的概念。然而,施里曼所发现的黄金面具及青铜器具,不仅疑窦重重,而且孤证不立。

  这些所谓的考古学家,应该到中国来看看什么是青铜时代,看看中国所出土的大批青铜礼器、兵器、青铜工具,了解了什么是青铜器,再去谈论“青铜时代年代学”的概念。

  迈锡尼文明年表

  迈锡尼文明年表由瑞典学者Arne Furumark根据所发现物品的类型及所属地层编纂。该时期对应于希腊青铜时代(Helladique)晚期(法语:Helladique Récent,HR;英语Late Helladic,LH)

  前1550年-前1500年:青铜时代晚期Ⅰ(迈锡尼的墓坑圈A与B);

  前1500年-前1450年:青铜时代晚期ⅡA;

  前1450年-前1425年:青铜时代晚期ⅡB(迈锡尼人到达诺索斯);

  前1425年-前1380年:青铜时代晚期ⅢA1(诺索斯被毁,大陆迈锡尼宫殿的初建);

  前1380年-前1300年:青铜时代晚期ⅢA2(迈锡尼宫殿建造的高峰);

  前1300年-前1250年:青铜时代晚期ⅢB1;

  前1250年-前1200年:青铜时代晚期ⅢB2(阶段末期大陆宫殿被毁);

  前1200年-前1125年:青铜时代晚期ⅢC1;

  前1125年-前1100年:青铜时代晚期ⅢC2。

  HRⅠ对应于青铜时代中期与晚期的转换期,迈锡尼文明始于此时期。

  HRⅡ时期遗迹有了显著增加。在该时期末叶,米诺斯王宫诺索斯(Knossos)、斐斯托斯(Phaistos)、马利亚(Malia)和萨克罗(Zakro)已经建成。其后只有克诺索斯宫被重新使用,并融入迈锡尼风格。一般认为它被入侵克里特的迈锡尼人占领。皮洛斯的线性文字B文本大致定年为HRⅡB。

  HRⅢ时期迈锡尼文明继续扩张。在克里特之后,其余的爱琴海岛屿(如塞克拉迪斯和罗德斯岛)及小亚细亚都出现了其定居点。在整个地中海沿岸都能发现迈锡尼遗物,甚至及于中欧及不列颠群岛。在塞浦路斯和黎凡特(Levant,地中海东岸)也发现了迈锡尼人的定居点。

  在希腊本土,王宫-城堡以及巨冢(tholoi)变得越来越壮观。对于HRⅢB1时期,在迈锡尼和奥科美那斯(Orchomenus)发现的珍品见证了迈锡尼统治者所积累的财富。这一个时期是迈锡尼文明的巅峰。诺索斯的那些文献无疑属于HRⅢB(约前1250年)。[见[百度百科/迈锡尼]条。]

  请注意,不要被这样的“年表”所忽悠。这里讲“青铜时代”概念,然而,除了少量假古董之外,并没有多少真正的青铜器文物作支撑。同时,这样的年表并非建立在14C测定年代的基础之上。

  克里特岛“克诺索斯宫殿”是20世纪初的新建筑

  我们在克里特岛所见到的这座所谓的“古希腊”克诺索斯宫殿,原来是20世纪由埃文斯爵士使用新型钢筋水泥建材所建的新建筑!

  “克诺索斯是爱琴海上一处最为著名的旅游胜地,它是所有前往克里特岛的旅行者的必选之地。现在的游客穿过经由阿瑟•埃文斯爵士(Sir Arthur Evans)的努力而得以重建的大厅、庭院和阶梯,便可以直接进入到一个看起来既纯真又诡秘的曾经失落的古老世界。埃文斯是我们第2研究阶段中的重要人物,就像施里曼之与特洛伊,克诺索斯的故事也与埃文斯本人的‘神话’难分难解。”[[英]迈克尔•伍德《追寻特洛伊》沈毅中译本第108页,浙江大学出版社2014年12月第1版。]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克诺索斯宫殿北入口,约公元前1600-前1400  希腊克里特岛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克诺索斯宫殿地上建筑遗存[以上两幅图片分别见上海博物馆编《博物馆与古希腊文明》第35、51页,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年4月第1版。]

  “破译”B类线形文字者年龄未满30岁

  “在过去的几个星期,我得出这样的结论:不管怎么说,克诺索斯和皮勒斯所使用的书面文字应该是希腊文,一种古老而难解的希腊文,因为它毕竟比荷马时代还要久远500年,而且又是一种缩写形式。尽管如此,它终究是希腊文。

  ——米歇尔•文特里斯,在BBC第3套节目上的谈话,相关内容在《听众》杂志上转载,1952年7月10日

  B类线形文字的破译者,年轻的米歇尔•文特里斯(Michel Ventris)是一位建筑师,同时也是一位希腊学的业余爱好者,自1936年还是一个14岁的学童时,聆听了阿瑟•埃文斯爵士的一次讲座之后,他便一直为B类线形文字的奥秘所着魔。在英国广播电台发表此番著名的谈话时,他还不到30岁。”[[英]迈克尔•伍德《追寻特洛伊》沈毅中译本第139-140页,浙江大学出版社2014年12月第1版。]

  古埃及文的破译者商博良与古巴比伦语的破译者都声称是在二三十岁愣头青时破译失传几千年的拼音文字的,这位古希腊文的破译者也不例外,为什么越是难度大破译者的年龄却越是年轻呢?

  学术界早已开始质疑线文B泥板文字释读的可靠性

  “由于学术界对迈锡尼人入侵和克诺索斯宫殿毁灭时间的分歧加大,而克诺索斯的线文B在克里特的使用时间问题趋于复杂化。迈锡尼人占领克诺索斯的时间可能是公元前1450年,也可能是1375年;而克诺索斯的线文B泥板可能属于1375年的破坏层,也可能属于13世纪(LHⅢb)宫殿最终被焚毁的那个破坏层。克里特使用线文B的开始和终结时间因而变得朦胧难定。”[拱玉书、刘文鹏、刘欣如、李政、王以欣《世界文明起源研究——历史与现状》第451页,昆仑出版社2015年10月第1版。]

  “由于属于印欧语系的古赫梯语与希腊语和梵语相差很远,分裂时间被设想得要比赫梯人入侵小亚的时间要早得多……”[拱玉书、刘文鹏、刘欣如、李政、王以欣《世界文明起源研究——历史与现状》第425页,昆仑出版社2015年10月第1版。]

  英国学者辛克莱•胡德和德国犹太学者恩斯特•格鲁马克对温特里斯释读线文B泥板的可靠性提出质疑。[拱玉书、刘文鹏、刘欣如、李政、王以欣《世界文明起源研究——历史与现状》第423页,昆仑出版社2015年10月第1版。]

  “古希腊”存在“青铜器文明”吗?

  “梯林斯也是青铜时代的一座重要城市,在神话中以其雄伟的‘独眼巨人墙’著称,曾被荷马称作‘有坚固城墙的梯林斯’,……其古城废墟位于伯罗奔尼撒半岛东北部的阿尔哥斯平原南端,濒临阿哥利斯海湾。……1884-1885年,谢里曼与其助手,德国考古学家威廉•多波菲尔德(Wilhelm Dörpfeld),正式发掘了这座古城,发现了上城的迈锡尼宫殿墙基。……1976-1983年,德国考古学家克劳斯•基里安(Klaus Kilian)发掘了古堡下城,随后又重新考察上城的宫殿遗迹(1984-1985年),澄清了青铜晚期梯林斯遗址的建筑史。从1994年起,下城的新一轮考察项目在德国海德堡大学的约瑟夫•马兰(Joseph Maran)教授的领导下再次展开。古堡上城的修复和保护工作也从1997年起开始。……

  1952-1958年,雅典美利坚古典研究学院院长约翰•卡斯基(John L.Caskey)领导的美国辛辛那提大学(University of Cincinnati)考古队发掘了伯罗奔尼撒半岛东海岸的勒纳遗址(Lerna)。从新石器时代至晚期青铜时代该遗址始终是重要的人口聚集区,而且是早期青铜时代最重要的居民点(LernaⅢ)。这里有双层的防御墙、城门和塔楼,墙内的各种建筑,包括中期希腊底时期典型的半圆形建筑(apsidal)和位于中央的屋顶上覆盖赤陶瓦片的大型双层建筑‘陶瓦大屋’(House of Tiles),该建筑在EHⅡ末毁于大火,在随后的EHⅢ时期被覆盖以圆形土冢。”[拱玉书、刘文鹏、刘欣如、李政、王以欣《世界文明起源研究——历史与现状》第352-354页,昆仑出版社2015年10月第1版。]

  说是青铜时代,事实上并没有什么青铜器出土,考古所见到的东西,都是属于史前时期的一些原始住民的遗物。

  没有青铜能有青铜机械装置?2000年前的计算机?

  安提基特拉机械装置——现代造伪的铁证

  1900年发现的这只沉船中,到目前为止,其最有名的发现是一块精致程度惊人的钟表装置,模拟了天空中太阳、月亮和行星的运行,被称作“安提基特拉机械装置”。[参看《中国科学报》2016/9/29第3版晋楠编译报道:《追踪2000年前的那场海难——失事古船骨骼遗骸或揭示首个遇难者基因》。]

  “1900年,从安第凯瑟诺岛附近的水下发现了大量的艺术品,这些艺术品在水下沉睡了两千多年后,又在博物馆待了几十年,直到普赖斯重新发现并研究它们。经过二十多年的研究,普赖斯把科学仪器的使用时间向前推到了公元前1世纪。在这套装置中,起关键作用的是齿轮系。齿轮之间紧密的咬合,保证了稳定的传动关系,从而为精确计时提供了条件。”[黄勇《齿轮机构对人类文化的作用》,载《科学技术哲学研究》第28卷第3期2011年6月。]

  据说这一高度复杂的设备由约40个青铜齿轮和传动装置组成。它有时被称为世界上最古老的计算机。古希腊人将其用于跟踪太阳系的运行周期。欧洲人曾花费1500年的时间效仿制造了另一个类似复杂程度的占星时钟。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这张图片即“安提基特拉机械装置”,不知为何据说这次没有拿来参展

  这件被称为雅典的希腊国家考古博物馆“镇馆之宝”的“安提基特拉机械装置”,尽管没有过来参加这次故宫的展览,然而该物品却是从同一艘沉船中“打捞”出来的“神物”。

  古希腊没有青铜器,古希腊哲学家不屑于动手干技工活儿,但是古希腊沉船中偏偏有青铜齿轮装置?而且被称为是人类最早的计算机!

  事实上,欧洲最早的齿轮图纸是达芬奇绘制的。达芬奇何从的来绘制机械制图的灵感呢?是中国。文艺复兴之初,元代的插图本《农书》流传到欧洲,这才是欧洲齿轮概念的滥觞。利用齿轮传动制造机械的观念在欧洲是17-18世纪之间的事,何来二千年前的计算机之说?欧洲中心论伪造历史肆无忌惮,这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关于安提基特拉机械装置,我的朋友诸玄识有很好的揭露文章,欢迎大家参阅,我这里就不赘述了。

                                                                                                                            2018年9月26日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