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59|回复: 23

[综合讨论] 循物理事则的历史逻辑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21 08:2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西哲言事物客观规律,中哲言循物理事则。人类的物质经济史,从来就是循物理事则的历史逻辑史
一、在自然经济时代,从先秦物物道的天地人参,到汉唐的经世致用,人文自然观循物理事则的实学
史。盛唐过后顺应人情物理数者的哲学理一观,循物理事则的理性实学史,“天下之变,皆顺乎物则者也”。到现代哲学的商品经济时代,依然是顺乎物则的天下之变,体现为遵循商品经济规律与遵循人道诚信义理一致性原则的文明同道,循物理事则的理性实学史。人类的物质经济活动史,基本理论是循物理事则,循物理的诚者天道,与循物理限定事则的诚之者人之道,一物两体的天人诚道。“循理而应乎事物”,循物理事则的天道酬勤,各正性命的天人诚道。荀子提出物物道的精于物者而物物,天人诚道的循物理事则;物物道的精于道者兼物物,人文自然观的意涵有二:一是致力于元亨利贞的天人诚道,仁义礼智的信者人道,即天人诚信道。二是依然是循物理必要认识的事则,循物理事则为实践事理的诚之者人之道。诚之者人之道成为天人诚道与天人诚信道之间文明同道的中介范畴。事之容受物质限定,客观性质的事物规律,循物理事则的天人诚道;事之容连接人性自然与心性活然的音范畴,心性人的期望值和民所共由理道的价值观,发挥出人能弘道的天地人参与神参,“事物,人也”,致力于循物理事则的主观能动,诚之者人之道与信者人道,即天人诚信道的一物两体。传统哲学研究天人理论的事物范畴,以循物理事则的诚之者人之道为中介范畴,研究天人诚道与天人诚信道文明同道的天人理论,存在理势天主導存在音容天的事物运行。音容关系的心性内外,人为与自然之间基本矛盾的天人理论。循物理事则的实质意蕴:物质经济发展与物欲需求增长的文明同步,会通古今的第一个义理原则,不容违逆的心性唯物定律。“容有迹而音无方”,“天下之变,皆顺乎物则者也”。顺乎物理事则,即顺应人情物理数者,“推而准之于无穷,皆是物也”。发展物质经济与物欲需求的文明同道,也是社会文明和心性文化文明走势的理势自然而必然,文明进化的心性唯物。成就文明进化的心性唯物,“事物,人也”,“音以节容,容不能节音”,“天下之疑,皆允乎人心者也”,心性辩证的音能节容与成容,人为作为于自然,有相成与相反的两种矛盾走势,出自始奏心性人的动力源,出自中奏天社会限定的理道定所定位定性。如何释放心性活力顺乎物则?会通古今的第二个义理原则,不容违逆的心性辩证定律。天人诚道一物两体的循物理事则,天人诚信道的一物两体,文明同道于诚道与诚信道。主体的功能与价值,依然证验着循物理事则,有实事实理。人文自然观天地人参的一物两体,仁礼本体的知识体系,循物理事则实学的知性层次。心性的文化基础:中庸理则的心性质文。天人诚道与天人诚信道的一物两体,实践心性的性命,理气一物两体。也是心性能动的性情相需,性内情外的一物两体。主体功能发挥的一定之理道,实现主体价值目标的富有与日新,人文自然观走向哲学理一观的理势自然而必然。实践心性的性命,理气的一物两体,质变为实践理性的性命、理气的两体理一;性内情外的一物两体,质变为性情相需的两体理一。功贞情于察人伦的情情屈物欲,“使欲必不穷于物”,性以发情的以性贞情;功贞情明庶物的情物伸物欲,“物必不屈于欲”的发展物质经济,情以充性的性为情节。仁智同用的智内神外,循物理事则的智神层次,致力于性情相需两体理一的理欲辩证,实践理性两体理一的体用中庸。“以人事天者,统乎大始,理一而已。理气一也,性命一也。其继也,合于一善而无与为偶。故君子奉一为本,原始以建中,万目从纲,有条不紊,分之秩之,两端审而功满天下。一念之诚,一心之健,推而准之于无穷,皆是物也。若其所终,则无事逆挽以求合”。会通古今的第三个义理原则,不容违逆的心性唯物辩证定律。天人诚道与天人诚信道文明同道的天人理论,循物理事则的理性实学史。心性的文化基础,理道定所于中庸理则的心性质文(人心〕,合符道体的仁心健康,礼义健顺的社会质文(道心)。循物理事则的三个定律,存有知性和智神两层次,存有人文自然观的天地人参,与哲学理一观天地神参的两阶段。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2 05: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循物理事则的实学和理性实学,有知性和智神两层次,人文自然观的天地人参与哲学理一观的天地神参的两阶段,有历史逻辑的演变循序,实践实证的两阶段:荀子反本成末于克己复礼为仁的孔孟仁礼体系,以礼义质正仁心真假辨善恶,质实仁义的正规范辨是非,主体功能的物物道与物欲观,价值观的富有与日新,人文自然观的实践实证阶段;盛唐过后“为万世开太平”的顺乎物则,显然主体功能实事实理的一定理道,主体价值取向的实践实证,“容光不穷于所受”的富有与日新,哲学理一观论证实事实理的实践实证阶段,都可以窥探到历史逻辑连接的文化轨辙。荀子的物物道,开出船山的人天物道体论,体用相函的心性应用部分;礼义调理的物欲观,礼之隆的文理繁,情用省,开出船山仁恕天下的人道理欲观,性情相需的心性能动部分,都是循物理事则的始奏心性人,中奏天的理道定所,生民立心立命的天道酬勤。荀子解蔽于闇乎大理的蔽于一曲,开出张载天之能参神化理论的一物两体,一故神于哲学观的“性性为能存神”,二故化于人文自然观的“物物为能过化”,接续是船山论理于心性活力两部分的能动与应用,实践理性的性命、理气的两体理一。《易传》道器两层次,形上導“易与天地准”的“神不疾而速,不行而至”,探赜索隐于极深而通志,研几于成务,主導于形下器道的三道三才,明晰循物理的两大事则,一是阴阳天道所体证的人事结构合理性事则,即事理。乾易知与坤简能,易简立本的“易简而天下之理得”,船山明晰为“天尊地卑,义奠于位”,道心统性与人心统性的两体理一。“立纲陈常,义辨于事”,“循理而应乎事物”的实事实理。二是刚柔地道体证的心性结构合理性事则,“易简之善配至德”,主观能动性质的乾刚健与坤柔顺,乾刚正气质的的令下必从,如同天行健的君子健精神,探究天地变化之道的“易与天地准”,君子意志力的坚韧不拔,常年不懈的自强不息,探究“事常变,易无体,神无方”的乾健精神,常恒保证乾易知的领导者职能,乾刚正气质的领导者职责,决定着刚柔地道矛盾因果地曰示的健精神。矛盾基础理论的一物两体,有矛盾相成的人事理则,有矛盾相反的人事错位。因果连锁到心性理则,矛盾相成有乾刚坤柔的健顺五常,矛盾相反有刚柔杂居的心性错乱,人事理则矛盾因果的“刚柔相接险阻生”,“刚柔相推吉凶生”。仁义心性融入的心性理则,质正仁义真假,质实仁义规范。心性矛盾的相成与相反,矛盾因果是“情伪相感而利害生”。无论是人事刚柔,还是心性情伪的矛盾因果,都是循物理事则的矛盾相成与相反,体证主体功能的正负向。船山明晰事理:“善恶是非,义判于几”。明晰心性人事的本体功能:“刚柔文质,道原并建,大中即寓其间”。《易传》的《大有》彖辞;“大有,柔得尊位,大中而上下应之,曰大有。其德刚健而文明,应乎天而时行,是以‘元、亨’”。其中的时行概念,即时中,“存亡进退,义殊乎时”。大中概念,刚柔文质的道原并建,象数互生的礼易常变,实函斯活的大中涵化,心性应用部分的体用相函。《易传》道器层次成就人文自然观的天地人参,主体价值观是继善成性的富有与日新。船山哲学观明晰是知幽明道的无极而太极,“容光而不可穷尽”,天人继善的“富有而不吝于施”;成之者性,心性文化文明的“日新而不用其故”。从人文自然观的知性层次,到哲学理一观智神层次的历史逻辑循序,明晰:循物理事则一物两体的矛盾相成与相反,取决于性情相需和体用相函的心性能动与应用,主体功能的实事实理;矛盾因果的实践实证,始终相成的主体价值观。哲学理一观智神层次的理性实学,主導人文自然观知性层次的心性实学,实现循物理事则矛盾辩证的主体功能和价值目标,两体理一的“相资以相成,相抑以相生,极重而必改,消息之用存乎其间”。从物质经济与物欲需求文明同步的心性唯物,到释放心性活力顺乎物则的心性辩证,走到顺应人情物理数者的心性唯物辩证。从顺乎物则天下之变,传统哲学的自然经济时代,天人诚道与诚信道一致性原则的文明同道;走到现代哲学的商品经济时代,遵循商品经济规律与遵循人道义理一致性原则的文明同道,理性实学的基础理论:循物理事则的天人诚道。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3 07:48: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人文自然观的天地人参,循物理事则的实学阶段,蕴育着理性实学的哲理萌芽。与其哲理萌芽对立,法家与杨墨。法家以法术势治国,主法治的民免而无耻,弃礼治的有耻有格。法治专制抑压心性,非健康的心性社会。运用术的手段治人,缺失仁智同用的天人诚道。下滑成鬼谋诈术的禽兽质野,非文质彬彬的斯文社会。独裁专制的以势压人,缺失诚服人心的理势天。不诚无物,安有屈伸成理的顺天应人?“闇乎大理”的“蔽于一曲”,法术势治国,缺失健康社会最基本的三个条件:礼法合治的礼主法辅;仁智同用的天人诚道;理有屈伸的顺天应人,形上文政道的明诚与明钦。三个基本条件缺失,逆道物理事则的非理性文化。法家专制文理应用在秦王暴政,二世而亡。后世法家思想延流,经过阳儒阴法独尊儒术的汉唐经世致用阶段后,进入到靠接法家,君主专制的忠君报国时代,结束在阳法阴儒,君师一体、学治一统的满清衰亡路。能让法家思想在儒法合流的政制合法化思潮中延流而祸害后世?
杨朱私己,墨学利益抱团的兼爱交利,胜于杨朱私己的诈性私己。兼相爱,有别于儒家能近取譬的仁之方,亲亲为仁与仁者爱人的“兼相爱”,仁礼忠恕的推己及人。如荀子所说的圣君贤相之事:“兼而覆之,兼而爱之,兼而制之,岁虽凶败水旱,使百姓无冻馁之患”。墨学兼相爱,是谋取私己交相利的应用手段。交相利,非儒家的正义利物利天下民生,而是通过兼相爱为手段的利益抱团,达到个人图谋生存的私己手段。在物质生产力极端落后的春秋时代,墨学兼爱相利的私己观念,“专于己而不通于人,则困于小而忤于物”。“不通于人,无所震耀,则情不警而乐不动”,与节用非乐的观念并存。墨学文理湮没,适逢乱世道德遗落的心性社会流行,礼崩乐坏的心性质野。当经济发展生活富裕,消失节用观念,质变为滥欲淫情;非乐观念质变为淫乐无度。墨学节用非乐,质变成后世质野淫乐的滥欲淫情,流行依然是兼爱相利为手段的利益抱团,同属“闇乎大理”的“蔽于一曲”。官场贪腐,君子义阶层堕落为小人利阶层。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3 07:49: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四、与循物理事则实学的人文自然观对立,老子道法自然的纯粹天道自然观。质朴心性人执古道纪,道无不为的有无相生,“蔽于天而不知人”。不知人,不知循物理两大事则的诚之者人之道;蔽于天,不知人为主体的诚者天道;“蔽于天而不知人”的无为自然,无为政治和无为人生,“闇乎大理,偏于一曲”的无为而无不为,不知循物理事则的天人诚道。无为无不为的物化道,非物物道,放弃自然界主体地位的天地人参,何来主体功能的“精于物者而物物”?更不用说“精于道者兼物物”的仁礼调理,礼义明分的“文理繁,情用省”。无为而无不为的物化德,焉有主体价值目标的富有与日新,王制理想的“节用裕民而善藏其余”。质朴心性人的执古道纪,焉有天人继善的循物理事则?焉有成之者性的文化文明?焉有物质经济发展与物欲需求增长的文明同步,带来社会文明和心性文化文明的继善成性?
纯粹的天道自然观,非循物理事则的实学。老子的道法自然观,走到战国后期,法家法术势奸诈心性流行的社会时代。入世的道法自然,质变为庄子出世的道法自然,出入世并存的道法自然,后世文化沿流的道家与道教。在魏晋南北朝的大动乱期,儒道合流共同陷入心性困惑。何故有人生无常的祸福同门?吉凶同域?来自对道家的心性困惑。道家无为自然的偏于一曲,其心性困惑由佛门的人为因果予以补阙。人为与自然的矛盾体双枝,开始内则道佛与乱世道佛的文化沿流。佛门视世间事物运行的循环往复,非儒家元亨利贞的天人诚道,而是生驻异灭的实相空境。幻化人生,性质同属无为人生,同属纯粹的天道自然观。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4 11:05:21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对儒家道德定律的心性困惑,治世通行乱世遗落的道德定律,走到治世道德通行,乱世道佛通行,儒道佛的文化互补。治世通行的宋明理学,非承续孔儒人文自然观循物理事则的实学,请看朱熹如何论说格物致知:“格,至也。物,犹事也 穷至事物之理,欲其极处无不到也”。“物格者,物理之极处无不到也。知至者,吾心之所知无不尽也”。物与事逻辑同体共道的事物范畴,诚者天道的格物穷理,诚之者人之道知行于循物理的两大事则,循物理事则的天人诚道,自然与人为之间矛盾的一物两体。何以“物,犹事也”,成“混沌”状的彼此不分?出自“物理之极处无不到也”。非格物无涯的生生不息?非象数互生的“物物为能过化”?何以“极处无不到”?“浑然与天地万物同体”的“天理浑然”,儒道合流的道法自然。“吾心之所知无不尽也”,格物致知于知行物理事则的礼易常变生生不息,能“所知无不尽也”?理在气先的“事事物物皆有定理”,一切事物都被定理固化了。请看朱熹三段论语便明白:
诚者,真实无妄之谓,天理之本然也。诚之者,未能真实无妄,而欲其真实无妄之谓,人事之当然也。圣人之德,浑然天理,真实无妄,不待思勉而从容中道,则亦天之道也。未至于圣,则不能无人欲之私,而其为德不能皆实。故未能不思而得,则必择善,然后可以明善;未能不勉而中,则必固执,然后可以诚身,此则所谓人之道也。
尊德性,所以存心极乎道体之大也。道问学,所以致知而尽乎道体之细也。二者修德凝道之大端也。不以一毫私意自蔽,不以一毫私欲自累,涵泳乎其所已知,敦笃乎其所已能,此皆存心之属也。析理则不使有毫厘之差,处事则不使有过不及之谬,理义则日知其所未知,节文则日谨其所未谨,此皆致知之属也。
圆神,谓变化无方;方知,谓事有定理;易以贡,谓变易以告人。圣人体具三者之德,而无一尘之累。无事,则其心寂然,人莫能窥。有事,则神知之用,随感而应,所谓无卜筮而知吉凶也。神武不杀,得其理而不假其物之谓。
(1)道家言道法自然;儒家言人参天地循物理的两大事则;宋明理学言浑然天理的真实无妄,“得其理而不假其物之谓”;哲学理一观言象数互生的礼易常变。道家言有无相生的物化道与物化德;儒家言顺天而制天的物物道,精于物者而物物,精于道者兼物物物;宋明理学言变易以告人的神知之用,“存心极乎道体之大”的尊德性,“不以一毫私意自蔽”的其心寂然,中为心体庸守常的体用中庸;哲学理一观言体用中庸三部分:心性能动部分的性情相需,时空部分的始终相成,应用部分的体用相函。道家言无为而无不为,即人的三无为,无为自然、无为政治与无为人生。道无不为的有无相生,不知幽明道的“蔽于天而不知人”。儒家言极深研几于通志成务,“易与天地准”的神“不疾而速,不行而至”,“事常变,易无体,神无方”。宋明理学言事有定理的随感而应,存心所属的“涵泳乎其所已知”(致良知的存天理),“敦笃乎其所已能”(致良能的去人欲)。致知之属的“析理则不使有毫厘之差(应对诚者真实无妄的天理本然),处事则不使有过不及之谬(择善而明善,固执于诚身),理义则日知其所未知(变易以告人的神知之用),节文则日谨其所未谨”(不以一毫私意自蔽与私欲自累)。“致知而尽乎道体之细”的道问学,“不以一毫私欲自累”的人事当然。哲学理一观言实函斯活的大中涵化,“维天之体即以用,凡天之用皆其体”,心性内外矛盾的两体理一,唯物辩证的有为自然。道家言质朴心性人的执古道纪;儒家言继善成性:富有之谓大业的天人继善,日新之谓盛德的成之者性;宋明理学言的是“天地无心而自化,圣人有心而无为”。有心而无为的圣人,应对无方而自化的天地,已不存在循物理事则的诚之者人之道,不存在人为主体的诚者天道。太极是既成事实可见,浑然天理的变易告人,人事当然之理道。无极是无声无息,未生阴阳而阴阳之理已具的喜怒哀乐未发,事实未有已先天设定,理在气先,不存有大中理则的物物生化。看朱熹对继善成性的注释:“继,言其发也。善,谓化育之功,阳之事也。成,言其具也。性,谓物之所受,言物生则有性,而各具是道也,阴之事也”。“变易以告人”,成性于物生有性的各具其道,继善源自天理浑然的化育之功,“天地无心而自化”的“继善”;“圣人有心而无为”的“成性”。哲学理一观以无有一极言无极,无有不极言太极,知幽明道的无极而太极,“容光不穷于所受”的继善成性。天人继善的“富有而不吝于施”,成之者文化文明的“日新而不用其故”。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4 11:05:59 | 显示全部楼层
(2)四种文理体系并陈,一是有历史逻辑的文理原真,承继史前社会自然与人文两种文化而开出的儒道殊途:纯粹天道自然观与人文自然观之间的性质差殊,实学与非实学的逻辑分界,应证在核心理论的天人诚道:循物理事则。进入商品经济时代,自然物质的经济活动,归属人文自然观的天地人参,还是纯粹天道自然观的道法自然,盖棺定论的明明晰晰。奈何现代人思维,曲解老子道学的文理原真,用现代思维人的文理逻辑,扭曲老子道学逻辑,无限度的逻辑提升,至高无上的地位评价:老子学代言中国哲学,可悲的现代思维人。二是历史逻辑有演变循序。老子纯粹天道自然观的道法自然,在魏晋南北朝大动乱期的道佛“合璧”,自然无为与人为因果并肩而立的内则道佛和乱世道佛,接续是儒道佛互补,依然是纯粹天道自然观道法自然的三教鼎立。道家三无为,从老子道学则重于无为自然。走到汉初黄老之术的无为政治,在魏晋南北朝乱世“落叶归根”的无为人生,与佛门的空境人生,宋明理学的道德人生,适应着君主专制的政制环境,都是善性文化的心性文史,独善其身至真的社会人生观文理。与人文自然观对立的纯粹天道自然观,非循物理事则的实学;与哲学理一观对立,延续纯粹的天道自然观,演绎成独善其身至真的社会人生观文理,非循物理事则确立的一定之理道,缺失实事实理的主体功能,缺失实践实证的主体价值观,非哲学理一观的理性实学。宋明理学摒弃荀学,异化易理,虚名传续孔孟之道,实则中断了孔儒理性的逻辑理路,异化了孔孟之道。浑然天理,儒道合流的纯粹天道自然观;以天地之性制限气质之性,与佛理月印万川的逻辑同辙!船山精准概括宋明理学的道体论:“合乎天而不因乎物,则执其常而不达于变”。“不因乎物,则守其常以为明,而不协于芚愚之化”。“合乎天而不因乎物”,纯粹天道自然观的天理浑然;“则执其常而不达于变”,“则守其常以为明”,一是事物定理,理在气先的“事事物物皆有定理”,能与事变体易神有方的儒家易理同辙?二是人事定理,尊卑定理的天命之谓理,能与选贤任能的易简理得,习以性成理在气中的天命之谓性逻辑同辙?三是以命定性,天地之性制限的心性皆理,能与“穷理尽性以至于命”逻辑同辙?“不协于芚愚之化”,尊卑定理的性即理和心即理,不是以理杀人的抑压个性活力?停滞心性文化本质的“不协于芚愚之化”?能与健顺五常心性理则的主观能动,反身以诚于循物理事则的天人诚道,尽心尽性知天事天的逻辑同辙?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4 11:06:43 | 显示全部楼层
六、孔子提倡能近取譬仁之方的仁礼忠恕,“通于人而未合于天,成于事而亏于道”,社会因果便是道德定律的“治世通行,乱世遗落”。所以,仁礼忠恕的人际和谐,需要理道定所的文化大环境,船山人道理欲观的仁恕天下。请看朱熹对忠恕之道的注释:“盖至诚无息者,道之体也,万殊之所以一本也;万物各得其所者,道之用也。……忠恕一以贯之:忠者天道,恕者人道;忠者无妄,恕者所以行乎忠也;忠者体,恕者用,大本达道也”。朱熹与船山一样,逻辑提升到道体论和体用中庸的理道环境角度去理解忠恕意涵。朱熹的道,“道者,事物当然之理”;船山的道,“体乎物之中以生天下之用者也”,象数互生礼易常变的器之道。“因已然以观自然”,“象日生而为载道之器”,非天理浑然;“期必然符自然”,“数成务而行道之时”,非人事当然之理。“阴阳与道为体,道建阴阳以居。相融相结而象生,相参相耦而数立。融结者称其质而无为(因已然以观自然),参耦者有其为而不乱(期必然以符自然)。象有融结,故以大天下之生;数有参耦,故以成天下之务。象者生而日生,阴阳生人之撰也;数者即生而有,阴阳治人之化”。显然主体功能及价值取向,一定之理道的道体自然之化:“性情以动静异几,始终以循环异时,体用以德业异迹”。道体的自然之化,非有无相生的“变易以告人”;“物物为能过化”的天人诚道,循物理事则的天道酬勤,非忠者天道的天理浑然,非恕者人道的当然之理。中为心体的“忠者体”,远离哲学理一的“性性为能存神”,远离顺应人情物理数者的天人诚信道,非以实求之的“维天之用皆其体”;庸守常的“恕者用”。远离人文自然观的“物物为能过化”,远离循物理事则的天人诚道,非以实求之的“凡天之用皆其体”。仁礼忠恕的逻辑连接到体用中庸,便有中为心体庸守常的宋明理学,与“以实求之:中者体也,庸者用也”的船山学之间的性质殊异。仁礼忠恕的逻辑连接到道体论,便有宋明理学与船山学两种不同思维性质的道体论。宋明理学的道体论:“合乎天而不因乎物,则执其常而不达于变”。“不因乎物,则守其常以为明,而不协于芚愚之化”;船山学的道体论:“始奏以人,中奏以天,终奏以物,均一之化备矣”。两种性质殊异的体用中庸论与道体论,逻辑连接到仁礼忠恕,性质甄别:不是心性的唯物辩证,与唯心教条的思维殊途?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5 08:13: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七、仁礼忠恕连接的道体论,涉及至诚无息的逻辑义理,原文出自《中庸》,基础理论依然是循物理事则的天人诚道。《中庸》言:“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诚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圣人也。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文化的承前因,证后果,天人诚道有将至先知的因果证验:“至诚之道,可以前知。国家将兴,必有祯祥;国家将亡,必有妖孽。见乎蓍龟,动乎四体。祸福将至:善,必先知之;不善,必先知之,故至诚如神”。至诚如神,圣人的“诚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船山言理一,也是“诚一”。诚一,道也,实事实理的天人诚道,一定理道的理诚矛盾体,“一者,诚也;诚者,约天下之理而无不尽,贯万事之中而无不通也”。“一乎诚,则尽人道以合天德,而察至乎其极”。察至乎其极,一定理道的物物生化,无有不极之太极,无有一极之无极而太极,非宋明理学事物定理的无极而太极,物理至极的知者有量。天人诚道“一乎诚”的循物理事则,尊德性的极乎道体之大,有“尽人道以合天德,而察至乎其极”的实事实理,不同于宋明理学的浑然天理,不以私意自蔽的道体之大。“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船山亦归之“一乎诚”之“凡事之豫”,道问学,致知而尽乎道体之细。不同于宋明理学的人事当然,不以私欲自累,致知尽乎的道体之细。“‘豫’之为义自与‘一’不同”。“豫则凡事有凡事之豫,而不啻一矣;素定一而临事,将无为异端之执一耶?一者,徹乎始终而莫不一。预者,脩乎始而后逐利用之也”。“豫乎明,则储天德以敏人道,而已大明于其始”。始以建中,终乎大始的始终相成,“豫乎明”的“储天德以敏人道”。形上導的明诚矛盾体,储天德的明明德;形下器道的诚明矛盾体,储天德的诚信明德和诚道实德。明明德→明德→实德,储天德的三德连贯。敏人道的仁义礼智,推动天道元亨利贞的天人诚信道。“储天德以敏人道”,真正体证循物理事则的“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豫乎明”的一诚,“脩乎始而后逐利用之”,物质经济与物欲需求文明同步的利用往来,人文自然观体用相函于始终相成,“道原并建,大中即寓其间”的刚柔文质。定性于纯粹天道自然观的人事当然,以天地之性制限分殊驳杂气质之性的“素定一而临事,将无为异端之执一”,看朱熹注释便明晰了然。
(1)朱熹忠恕意涵的“忠者无妄,恕者所以行乎忠也”,用在天人诚道的注释:“诚者,真实无妄之谓,天理之本然也。诚之者,未能真实无妄,而欲其真实无妄之谓,人事之当然也。圣人之德,浑然天理,真实无妄,不待思勉而从容中道,则亦天之道也”。“不待思勉而从容中道”,天之道的“忠者无妄”。“未至于圣,则不能无人欲之私,而其为德不能皆实。故未能不思而得,则必择善,然后可以明善;未能不勉而中,则必固执,然后可以诚身,此则所谓人之道也”。择善而明善,固执于诚身的人之道,“恕者所以行乎忠也”。天理之本然,乃诚者天道的“圣人之德”,真实无妄的天理浑然。何以真实无妄?变易以告人,如同道家道法自然的有无相生,不是纯粹天道自然观的“无为异端之执一”?“未能真实无妄,而欲其真实无妄之谓”的择善而明善,固执于诚身,不是诚之者执持天理浑然,真实无妄的人事当然?不是纯粹天道自然观的“无为异端之执一”?“不思而得,生知也”,不需要认知实事实理的“博学之”?“不勉而中,安行也”,不需要考虑始终相成因果结局而“审问之,慎思之”?“择善,学知以下之事”,不需要择善固执于利用往来的“明辨之”?“固执利行以下之事”,不需要实践实证,储天德以敏人道,大明于其始的笃行之?朱熹注释,能否符合传统儒学至诚道无息的“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弘道于循物理事则的天人诚道。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5 08:14:46 | 显示全部楼层
(2)主观能动心性理则的“易简之善配至德”,刚柔地道的健顺五常,与信者人道的天人合道,天道酬勤生民立心立命的天人诚信道。孟子言反身以诚,尽心尽性知天事天。《中庸》如是说:“唯天下之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唯天下之诚”,尽天下心性人的理道共性,基础就是个性活力释放的尽人之性;性内情外的性情相需,情情于察人伦的仁义行,“储天德以敏人道”于信者人道的以性贞情;“储天德”的“大明于其始”,情物于明庶物非行仁义的性为情节,情功于物而尽物之性,象数互生礼易常变的“赞天地之化育”,理性实学的逻辑连环。通于诚一,豫者明的天人诚道,人文自然观的天地人参,活力基础:释放个性活力和协于理道共性,顺应天下之变的物理事则。个性与共性和协的循物理事则,孟子反身以诚的尽心尽性知天事天,《易传》实践理性三段式的“穷理尽性以至于命”,转折为船山的实学心性:“我性自天,不能自亏;我才自命,不能自逸;我情自性,不能自薄”。心性理则主观能动的健顺五常,刚柔文质的道原并建,循物理事则实事实理的“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主体价值观的实践实证,不是尽物之性的赞天地之化育?不是哲学理一观的天地神参?主導人文自然观的天地人参?
宋明理学“合乎天而不因乎物”的纯粹天道自然观,要点有六:一是“穷至事物之理”的“物,犹事也”,乃真实无妄的诚者天道,与未能真实无妄的诚之者人之道有私蔽隐患,应对天理浑然有私意自蔽,应对人事当然有私欲自累,“物,犹事也”的“穷至事物之理”,并非循物理事则的天人诚道。“言诚者物之所以自成”,天理浑然的变易以告人,事物定理的先天设定,理在气先。“道者人之所当自行也”,以人事当然执持天理浑然,即不需要易简理得的人事理则,更不需要心性理则的主观能动,定理内修,尊卑定理的天命之谓理。二是知天造理是人伦至极,“愚谓尽心尽性而知天,所以造其理也”,真实无妄的天理本然,无事其心寂然于天理浑然,没有循物理事则的知天穷理。“变易以告人”,便有“神知之用”,“存心养性以事天”的人事当然,也没有事天尽性的循物理事则。“不因乎物,则守其常以为明,而不协于芚愚之化”,定理僵化的形上教条。三是圣人之德之实的天下至诚,“天下至诚谓,圣人之德之实,天下莫能加也”,“尽其性者德无不实,故无人欲之私,而天命之在我者,察之由之,巨细精粗,无毫发之不尽也”。非是尽物性生生不息的赞天地之化育。正所谓“尊德性,所以存心而极乎道体之大也。道问学,所以致知而尽乎道体之细也”。“天命之在我者”的“其性者德无不实”,“不以一毫私意自蔽”于天理浑然,“不以一毫私欲自累”于人事当然,无人欲之私的“察之由之,巨细精粗,无毫发之不尽也”。四是性命分殊有人物之性的形气各异。“人物之性,亦我之性,但以所赋形气不同而有异耳。能尽之者,谓知之无不明而处之无不当也”。生民立命,形也,“人物之生,吉凶祸福,皆天所命,然惟莫之致而至者,乃以正命,故君子修身以俟之,所以顺受乎此也”。道德心性内修的逻辑根由,“立命,谓全其天之所付,不以人为害之”的生民立心,实践心性的理气相函,有气质之性。性即理和心即理的理之本然,虽则有性命分殊,“所赋形气不同而有异”,“大则君臣父子,小事则事物细微,其当然之理,无一不具于性分之内”。服膺天地之性制限的“性分之内”,致知于人事当然,笃行于变易以告人的天理浑然,“谓知之无不明而处之无不当也”。五是赞天地化育的“天地人并立为三”。“赞,犹助也,与天地参,谓与天地并立为三也。自诚而明者之事也”。宋明理学的赞天地化育意蕴,,非有主体功能的实事实理,不存有主体价值取向的实践实证,一故神,二故化的天地神参与天地人参,而是与天地并立为三。道家道法自然的有无相生,与天地并立的质朴心性人;宋明理学浑然天理的变易以告人,受天地之性制限,与天地并立的道德心性人。六是变易以告人的神知之用,儒道合流的纯粹天道自然观,“自诚而明者之事也”。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8 12:25:43 | 显示全部楼层
八、仁礼忠恕也连接着体用中庸,因“自诚而明者之事也”,波及道器层次的两个概念,明诚与诚明。“储天德以敏人道,大明于其始的笃行之”。明诚与诚明的价值取向:循物理事则的实德,顺乎物则天下之变的终奏以物。诚明,形下器道敏人道的明德,《中庸》言:“自诚明,谓之性”,性出天道与人道,习以性成的气质之性。船山言,命日降而性日生,气以理生化乎质的气质之性,理在气中。宋明理学言:“所性而有者也,天道也。先明乎善,而后能实其善者,贤人之学”。明其善的不以私意自蔽存天理,实其善者不以私欲自累去人欲,事物定理与心性内修,天地之性制限气质之性的理在气先。“自明诚,谓之教”。形上導文理明诚的人道教化,彰显形下器道的“自诚明,谓之性”,“诚则明矣,明则诚矣”,道器层次的明诚与诚明,存有矛盾相成的同一性,矛盾差异存有分离的相反性,同一相成与差异相反。矛盾因果的正负走向。船山言明以致诚理念,非诚之离明,明之离诚,明诚于诚明道的实事实理,实践实证笃行的明诚道。大中而上下应之的“其德刚健而文明,应乎天而时行,曰大有”,“明以钦为本”的明钦道。明诚与明钦,智神层次的形上文政導。朱熹又如何注释:“自,由也。德无不实而明无不照者,圣人之德。……由教而入者也,人道也。诚则无不明矣,明则可以至于诚矣”。教化之明诚储天德,是事物定理道德内修的诚明,“明则可以至于诚矣”,不需要避离明诚分离的“诚则无不明矣”?会有认知实事实理的主体功能?会有实践实证笃行的物物实德?会有主体的价值取向,明以致诚于天道酬勤的大有?会有明以钦为本的上下其志同?储天德于物物实德的明诚与诚明,道出儒家明明德理念,逻辑源根在《大学》。
(1)《大学》开宗明义:“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理道思维的逻辑连贯:“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八条目逻辑的一以贯之,突出两个理论核心:一是储天德循物理事则的天人诚道,非行仁义的“致知在格物”;一是敏人道笃行,天人诚信道的仁义行,“自天子以至于庶人,一以修身为本”的诚意正心,连接庶物人伦齐家传宗的文化传承,连接治国平天下的民所共由理道。形上導理道定所的明明德;亲民于“有亲则可久”之盛德,“有功则可大”之富有,共由理道的价值取向:止于至善,理欲辩证的功贞情。于天理达人欲,顺乎物则天人诚道的有功富有,物质经济与物欲需求的文明同步;于人欲见天理的有久盛德,循物理事则的天人诚信道。止于至善的时中概念,质文中庸的斯文心性,仁礼忠恕。宋后的时中概念,体证为体用中庸。船山解读明明德,一是从始终相成的格物穷物理,致知事则的基础理论证述,释放心性活力的顺乎物则。“规矩者物也,可格者也;巧者非物也,知也,不可格者也。巧固在规矩之中,故曰‘致知在格物’;规矩之中无巧,则格物、致知亦自为二,而不可偏废也”。循物理的格物道,与事则的致知道,合二为一道的不可偏废,格物是实学,致知断无可格于取巧,“知善知恶是知,而善恶有在物者”。民生利益的精微之几在物者,鬼神心性的危微之几在物者,明以致诚的实事实理,明明德于人道明德与诚道实德,明以钦为本的实践实证都在物者。明明德于明德的“性性为能存神”,都在物者实证的“物物为能过化”。“推而准之于无穷,皆是物也”,形上導明明德→形下器道的人道诚信明德,价值座向,都在物者的诚道实德,储天德的三德连贯。心性学基础部分的心性质文,质,源根出自都在物者的天人诚道;文,天人诚信道的文化理性。质文中庸与体用中庸的社会质文。形上導主導于明德与实德的逻辑连贯,储天德三德连贯的个性质文(人心),与社会质文(道心)。二是从物物生化不息的无穷概念,得出无极而太极意涵的理念鲜明:“天下之物无涯,吾之格之也有涯。吾之所知者有量,而及其致之也不复拘于量”。格物无涯,“致知在格物”也无涯;受格物条件限定的知者有量,“其致之也不复拘于量”的容光不穷于所受,天人继善的富有而不吝于施,成之者性文化文明的日新而不用其故,储天德的三德连贯,永远处在无极而太极的事物流转中;顺应人情物理数者,处在象数互生礼易常变的事物运行中。性情相需,始终相成,体用相函的体用中庸。正因为体用中庸的实函斯活,受格物条件限定的知者有量而不复拘于量,形上主導于储天德三德连贯的明明德。三是学问道与思辨道的合道理一,“大抵格物之功,心官与耳目均用,学问为主,而思辨辅之,所思所辨者皆其所学问之事。致知之功则唯在心官,思辨为主,而学问辅之,所学问者乃以决其思辨之疑。‘致知在格物’,以耳目资心之用而使有所循也,非耳目全操心之权而心可废也”。显然,“心官与耳目均用”的格物之功,接触事物的表面现象。究深层事物本质的矛盾因果所以然之理,“学问为主,而思辨辅之”,以学问循理正道的理性实学于致知,会通古今通义的明以致诚。唯在心官的思辨务实,解惑于现实性的文化难题,当探究事物矛盾的深层本质,究因果所以然的理性实学,决其思辨之疑的致知之功,“思辨为主,而学问辅之”。决其思辨之疑,一是正学问道决其思辨之疑;二是因思辨之疑较正学问道的真传与误道,通经正经接着讲的古今义理会通。存在决定思维,格物条件限定的知者有量;思维主導决定存在的文明演变,改(质)变格物条件,“致知在格物”而不复拘于量。思辨之疑,理据实事实理的实践实证,较正学问道的真传与误道。传统儒学脉理传承的四书集注,是否也存在真传与误道?误道原始儒家的人文自然观,宋明理学的纯粹天道自然观,“合乎天而不因乎物”,心即理与性即理的定理教条,是否造成心官与耳目相隔的理性与感性分离?心性体的内外断开,自然与人为的矛盾分隔,致学问道与思辨道分离?弃现象表层的经验基础,作空想性质的理性思辨?“穷至事物之理”的“物,犹事也”,物理事则混为一谈?非“以耳目资心之用而使有所循也”?非心官思辨致知的“思辨为主,而学问辅之”?心官思辨致知都以学问道为主,思辨道为辅?以学问道驾御定理于思辨道?“非耳目全操心之权而心可废也”?心即理与性即理,“素定一而临事,将无为异端之执一耶”?经典学问与现实思辨之间逻辑断裂的定理教条,何以有会通古今通义的明以致诚?何来通经正经的接着讲?同样见证在明明德的逻辑注释中。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8 12:26:27 | 显示全部楼层
(2)看看朱熹如何注释八条目的明明德:“明明德于天下者,使天下之人皆有以明其明德也”。形上導的明明德是明诚道,形下器道的明德是天人诚信道的诚明道,何以不分道器层次言“使天下之人皆有以明其明德也”?不存在理道定所于生民立心立命的文化大环境?不存在仁恕天下理道定所于人际道德通行的仁礼忠恕?心即理与性即理的定理逻辑作崇。“心者,身之所主也。诚,实也。意,心之所发也。实其心之所发,欲其一于善而无自欺也。致,推极也。知,犹识也。推极吾之知识,欲其所知无不尽也。格,至也。物,犹事也。穷至事物之理,欲其极处无不到也”。八条目的逻辑连贯,主体功能证验及价值取向都在物者也。“物格者,物之极处无不到也”。不是格物有涯的天理浑然?“知至者,吾心之所知无不尽也”。不是知者有量,事事物物皆有定理的的理在气先?“知既尽,则意可得而实也”,诚意,循天地之性作推己及人的德之实也。“意之实,则心可得而正矣”。正心,“莫之为而为者,天也”,天理浑然,存天理的致良知;“莫之致而至者,命也”,人事当然,去人欲的致良能。“修身以上明明德”,齐家治国平天下三条目都要“明其明德也”,遗落诚道实德。生民立心立命的形下器道之明德,与“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形上導理道定所的明明德,道器层次不分的“明其明德也”,出自定理固化的形上教条。“物格知至,则知所止也”。知所止,格物有涯的知者有量。“意诚以下,则皆得所止之序也”。从诚意正心到人道落实以规范修身,“一以修身为本”的诚意正心,质文心性基础:文胜质的心性文史。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8 12:27:10 | 显示全部楼层
(3)再看朱熹对“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的逻辑注释:“明德者,人之所得乎天,而虚灵不昧,以具众理而应万事者也。但为气禀所拘,人欲所蔽,则有时而昏;然其本体之明,则有未尝息者。故学者当因其所发而遂明之,以复其初也。新者,革其旧之谓也。言既自明其明德,又当推己及人,使之亦有以去其旧染之污也。止者,必至于是而不迁之意。至善,则事物当然之极也。言明明德、新民,皆当至于至善之地而不迁。盖必其有以尽夫天理之极,而无一毫人欲之私也”。程朱理学为什么将“亲民”改为“新民”?“去其旧染之污也”,气质之性的浊污,实践心性的习以性成,被性即理囚拘了。“以复其初也”,有如道家质朴心性人的执古道纪逻辑,“守其常以为明,而不协于芚愚之化”,道德“洗脑”的心性内修;“新者,革其旧之谓也”,新旧分界在那里?定理内修的纯粹天道自然观的“新民”概念,与人文自然观亲民概念的新旧分界。《易传》论理的亲民意蕴:“乾知大始,坤作成物。乾以易知,坤以简能。易则易知,简则易从。易知则有亲,易从则有功。有亲则可久,有功则可大。可久则贤人之德,可大则贤人之业。易简,而天下之理得。天下之理得,而成位乎其中矣”。亲民概念的有亲可久之盛德,体现在心性人活力释放为主体动能,顺乎物则的有功可大之富有,乾坤合道的“乾知大始,坤作成物”。循物理第一个事则:人事理则的易简而天下之理得。“成位乎其中”,有循物理第二大事则:心性理则乾刚健与坤柔顺的主观能动。循物理两大事则的人文自然观,亲民概念的意涵实质:发展物质经济与物欲需求增长的文明同步,追求共同富裕美好生活的富有盛德。宋明理学的“革其旧之谓也”,不是革旧于亲民概念的人文自然观?宋明理学的新民概念,一是止于至善之地而不迁的“事物当然之极”,心性定理在天地之性制限的存天理;二是自明其明德的推己及人,去人欲的旧染之污,事物定理的道德内修。新民意蕴的定理内修:“尽夫天理之极,而无一毫人欲之私也”。纯粹天道自然观的新民概念。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9 04:53:18 | 显示全部楼层
九、西哲言遵循事物的客观规律,中哲言循物理两大事则的天人诚道。探究循物理事则的历史逻辑史,能否从根本上实现对传统文化的正本清源?甄别而清理出闇乎大理,蔽于一曲的非理性实学,防避其文理沿流后世的文化误導。甄别而彰显优秀传统文化的理性实学,文化传承和更新发展的文化工程。答案是肯定的。当思究和论证孔儒人文化成天下的人文自然观,与道家道法自然的纯粹天道自然观之间实学与非实学的性质分殊,基本理论是循物理事则的天人诚道。孔儒人文自然观的理性实学萌芽,与非理性实学,法家专制的民本与君本:杨墨心性质野,重心民生的正义利物,与私己利益抱团,逻辑分途的基础理论,依然是循物理事则的实事实理,社会实践的因果实证。哲学理一观的“性性为能存神”,主導人文自然观的“物物为能过化”,与延续纯粹天道自然观,演绎成独善其身至真,儒道佛互补的社会人生观文理,理性实学与非理性实学逻辑分界的基础理论,同样由循物理事则的天人诚道,引伸到对天人诚信道的两种不同性质的思维观:究矛盾因果所以然之理的心性唯物辩证,与定理内修的唯心教条。传统儒学的历史逻辑理路,从人文自然观的心性实学阶段,经历了宋明理学唯心教条阶段,方进入到哲学理一观的理性实学阶段,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的三阶段,传统儒学哲学圆圈的原真理路,彰显着否定之否定规律。传统儒学的历史逻辑理路,即传统儒学哲学圆圈的原真理路。视孔孟程朱一脉相承,视二千数百年传统儒学史为铁板一块,实在是文化误導。为什么五四运动会发生批判错位?错解而抵毁孔孟,其观点至今依然流行?为什么发生世纪论战的挺儒与反儒,至今依然激烈,有过之而无不及?探究传统儒学哲学圆圈的原真理路,必要正视民本儒学与专制儒学良莠不分的文化现象。理据于专制儒学的逻辑证论,以宋明理学诠释孔孟,反儒;理据于民本儒学的逻辑证论,以孔孟之道诠释宋明理学,挺儒,瞎子摸象的各有立论。就是没有摸到明清之际实学与启蒙这一块,没有深入探究哲学理一观的理性实学,中国文化悲哀的文化源根,没有明晰循物理事则的天人理论。强势的西方文化套解,开初出现的全盘西化与国粹循道的文化争端。从资本主义自由时代引发的全盘西化,并非西哲的理性实学;循道于孔孟之理为精神标识的国粹,人文自然观的实学,非哲学理一观的理性实学。文化承前启后的因果链路能置之不理?能跨越二千数百年时空?不同文化特点的文化历程,自然经济与商品经济不同的经济阶段,可以置之空阁掉空一切?中西文化碰撞,自然而必然。接续是西体中用和中体西用的文化争端。体用同道,民主科学的西体,夹杂着强者竞争负面的人道沦陷,方有经济危机爆发的内外罪恶路。非商品经济时代的理性实学,且与中哲道德的心性传统格格不入,如何质变中体为西体中用?传统儒学的中体,非孔儒人文自然观的实学,非主導人文自然观,哲学理一观的理性实学,而是定理内修的唯心教条,非理性实学的宋明理学。理据于宋明理学为内圣中体,定理内修的唯心教条,与西哲的民主科学格格不入,能成就新内圣外王的中体西用?现代新儒学四代传人的百年文化探究路,走入困境,必然而自然。原因很简单,宋明理学的定理内修,非理性实学。逆道物理事则的天人诚道,能质变为遵循商品经济规律的天人诚道?能成为商品经济时代的中体?能融会科学民主为中体西用?体用同道,焉有中西文化道分体用的泾渭分明?文化杂交怪异的物体和道体?自然经济时代的理性实学,哲学理一观的中体中用;文化接轨于商品经济时代的理性实学,依然是现代哲学观的中体中用。传承传统优秀文化的古为今用;借鉴西方非理性实学走过的弯路,承受灾难性的文化教训;值鉴西方理性实学,仁智经验文化成果的西为中用。寻找古今文化转换,中西义理会通,时空性文化接轨的历史接合点。即使没有西方文化借鉴,进入商品经济时代的中国社会,依然要循物理事则,遵循商品经济规律。“因已然而观自然”的事物循序,“期必然而符自然”的实事实证。借鉴西方走过的路,避免走弯路,通行畅顺而已。在人类共性的理性实学基础上,实现中西义理会通的中体中用。商品经济时代的理性实学,依然是理道定所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释放心性活力的顺乎物则。自然经济时代循物理事则的天人诚道,在商品经济时代被质变为:遵循商品经济规律的天人诚道。两个不同经济时代的基础理论:西哲言遵循事物的客观规律,中哲言循物理事则的天人诚道。古今义理会通,通经正经接着讲,循物理事则的历史逻辑史。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9-1-5 05:30:37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从自然经济时代的传统儒学,走到商品经济时代的现代儒学,通经正经接着讲的古今义理会通,循物理事则的历史逻辑史。
(1)循物理事则的历史逻辑,荀子的物物道。天道理则的精于物者而物物,存有人事理则的易简理则,各正性命的社会阶层划分。精于物者而物物,小人喻于利的庶民阶层;人道理则的精于道者兼物物,君子喻于义的礼义阶层。吾继周,从贤良政治过渡到君子德治。德治形上導的功能价值观,兼物物的明明德,实现物物道的人道明德与天道实德。君子喻于义,管理社会的明诚于神化至当,君子阶层应该有刚健至正的自强不息精神,乾易知“易与天地准”的探赜索隐,极深研几。防避“乾易知”的领导职能出现偏蔽,有损于乾刚正的领导职责。人事的险阻与因果吉凶,矛盾因果落在兼物物的物物道。君子阶层坚恒礼义的社会规范理则,大公于民所共由理道:正义利物利民生。不能有私己念头,混淆道器义利阶层的规范理则,假公济私的与民争利。心性的“情伪相感利害生”,矛盾因果也是落在兼物物的物物道。孔子落魄于君子政治不如意,转向论理学方向的人道教化,君子文理与君子政治分途,文政導并立的君子喻于义,防避形上道私蔽大患。私的源根在君子政治的阶层混乱,权力假公济私的害民误道于兼物物的物物道;蔽的源根在君子文理闇乎大理的蔽于一曲,失理于益质载道的文理功能。失理益质载道于官员阶层,私蔽大患何谈循物理事则?何谈兼物物的物物道?社会动乱之根由。其身不正,其令难行的因果事实:人事险阻与因果吉凶。失理益质载道于庶民阶层,民生无着生变阴阳的不测之几,由民生利益的精微之几,引发鬼神心性的危微之几。社会的动乱根本,根本在人情物理。失根本,何谈循物理事则?何谈精于物者的物物道?何谈形上文政導的兼物物?法家政導的集权独裁,只论形上政導,失文理導的焚书坑儒,何来兼物物的政導功能?秦王暴法的短命而湮没。借儒学遮掩存世沿流,所谓独尊儒术的阳儒阴法,儒法合治的君主专制。杨朱墨学之所以湮没,没有兼物物的形上導功能。形下器道的兼相爱,非亲亲忠恕的人间仁爱心,出自交相利的兼相爱,何有人间仁爱到天下仁爱的民所共由理道?出自生存利益私己心的交相利,以兼相爱为私己利益的通达手段。传统社会的自由主义文理,墨学的兼相爱交相利。与资本主义自由时代强者竞争负面的人道沦落一样,何谈循物理事则?何谈精于物者的物物道?“专于己而不通于人,则困于小而忤于物”。循物理事则体证在心性人事两方面,君子小人义利层次的规范理则,物物道的精于物者与精于道者的理道功能区别,循物理事则终极价值观体现:两体理一的继善富有,与成性盛德的两者兼全。社会的形上主導:循物理事则明明德的兼物物,君子的政治与文理两体理一;社会基础:循物理事则明德于生民的立心与立命,实践理性的性命、理气的两体理一。循物理事则诚道实德明晰的历史逻辑史。
(2)孔儒论理学,历史逻辑史始初阶段的人文化成,人文自然观的唯物实学。循物理事则的性与天道,孔子论理君子小人层次义利规范理则的仁礼忠恕心,后世实践实证的矛盾因果:治世通行乱世遗落的道德定律。孟子提出安居乐业的恒心阶层与恒产阶层,后世实践实证的矛盾因果:难得糊涂,君子义降格为独善其身至真,失去正义利物利民生的君子价值观:社会责任感和文化正义感。君子非义堕落为与民争利的小人利,官场贪腐丧失形上導兼物物的根本之由,失循物理事则物物道的人情物理根本,社会动乱引发有道伐无道的治乱循环,何来安居乐业的恒心恒产两阶层?进入实践实证的荀易文理时代,儒学顺天而制天的人文自然观唯物实学,荀子的物物道与物欲观,《易传》三道三才的仁礼本体论,论理着仁义人道融入的循物理两大理则:人事理则的易简理得,心性理则的主观能动,乾刚健与坤柔顺的健顺五常,继善与成性的富有盛德。循物理事则实践实证的唯物实学,转折为实事实理实践实证的理性实学,历史逻辑的文理传承。然而,荀学被摒弃儒门,《易传》易礼常变的易理被异化,实践实证的唯物实学阶段消声了。孔儒理性逻辑的原真理路被中断了,孔孟之道逻辑如何传续?如何应对道德定律的治世通行,乱世遗落?如何应对失去恒心恒产基本条件的安居乐业?如何应对丧失人情物理根本的兼物物与物物道?被中断失理于实践实证唯物实学阶段,孔孟之道的应该之理,被质变为当然之理,定理内修的形上教条,自然而然的历史曲折和反复。弃人文自然观的唯物实学,儒道合流的纯粹天道自然观,浑然天理的变易以告人;仿效佛理治心术逻辑的月印万川,天地之性制限气质之性,人事当然的事物定理;应对道德定律的治世通行,乱世遗落,转折为与君主专制政治共进退的乱世道佛,治世道德,文史心性的存理去欲;应对失去恒心恒产基本条件的安居乐业,尊卑定理的天命之谓理。当独尊儒术的阳儒阴法,走到靠接法家集权独裁,忠君报国的忠诚异化。孔儒应该之理的肯定阶段,曲折反复的自然而然,演变出宋明理学形上教条定理内修的否定阶段。形上教条闇乎大理的极重而必改,阳明心即理的思想解放潮,终结宋明理学的百姓日用皆道正负向。负向是非人文实学的自扫门前雪。正向是正义利物利民生的理性回归。主導人文自然观实学的哲学理一观。应对道德定律的治世通行,乱世遗落,孔子仁礼忠恕逻辑,逻辑提高到仁恕天下的文理高度;应对失去恒心恒产基本条件的安居乐业,生民的立心立命,逻辑提升到理道定所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建设宜人生存的文化大环境;荀子的物物道,质变为人、天、物自然之化的道体论;荀子的物欲观,质变为人道理欲观;《易传》循物理的两大事则,质变为循物理事则实事实理的四义:“天尊地卑,义奠于位;进退存亡,义殊乎时;是非善恶,义判于几;立纲陈常,义辨于事”;《易传》继善成性的富有盛德,质变为容光不穷于所受的继善与成性,“富有而不吝于施”的天人继善,“日新而不用其故”的成之者性。孔儒脉理传承的否定之否定阶段,主導人文自然观的唯物实学,哲学理一观的理性实学:心性的唯物辩证。
(3)孔儒人文自然观的唯物实学,应该之理的肯定阶段,其道体论模式是:“通于人而未合于天,则成于事而亏于道”。宋明理学定理内修的形而上学,当然之理的否定阶段,道体论模式是:“合乎天而不因乎物,则执其常而不达于变。……不因乎物,则守其常以为明,而不协于芚愚之化”。明清之际实学与启蒙文化思潮的船山学,道体论是:“始奏以人,中奏以天,终奏以物,均一之化备矣”。哲学理一观,究矛盾因果所以然之理的否定之否定阶段。三个阶段明明晰晰,传统儒学哲学圆圈原真理路的否定之否定规律。从哲学理一观的否定之否定阶段,回首思究孔儒肯定阶段的应该之理。不要说实践实证的荀易阶段,有古今义理会通的文化传承。孔孟的仁学体系,同样有义理会通的古今传承。孔子克己复礼为仁的仁礼忠恕学,民可使的天命由之,不可使气质知之的性与天道;孟子恒心恒产的安居乐业,反身以诚尽心尽性的知天事天,等等,其应该之理都属于共由理道的最基本原理,都有顺逆的正负走向,沿流于历史逻辑全程。不同经济阶段性质的循物理事则,一定理道有不同性质的实事实理,便有不同性质的实践实证。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9-1-5 05:31:47 | 显示全部楼层
如孔子的“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道器层次的言行规范,循物理事则首要的规范理则。顺与逆的矛盾因果,道德定律的治世通行和乱世遗落。孔儒理解:一是从心性方面,忠恕仁心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忠恕礼义的“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二是从人事,机会平等的人事机制,没有门第资历等人为门槛。如荀子所说:“虽王公士大夫之子孙,不能属于礼义,归于庶人。虽庶人之子孙也,积文学,正身行,能属于礼义,则归之卿相士大夫”。从心性人事两方面论理君子小人义利层次的规范理则。宋明理学则从天理人欲角度注释。朱熹说:“喻,犹晓也。义者,天理之所宜。利者,人情之所欲”。引出圣人的天地之性制限庶民的气质之性,形上教条的定理内修。反驳宋明理学形上教条的天理人欲论,回归义利层次规范理则的人文意涵,船山言:“圣人有欲,其欲即天之理。天无欲,其理即人之欲。学者有理有欲,理尽则合人之欲,欲推即合天之理”。显然,圣人有欲的其理即人之欲,学者有理有欲的合人之欲与合天之理,君子喻于义,真正的“天理之所宜”,唯物辩证与唯心教条的逻辑甄分。“人欲之所得,即天理之大同;天理之大同,无人欲之或异”。显然“人欲之所得,即天理之大同”。“小人喻于利”规范理则的哲学意涵。能说单纯是利者的“人情之所欲”?不存有天理之所宜?人欲所得的天理大同,只须质正和质实。质正于情的贞与淫之分,君子斯文的中庸质文与质胜文则野的心性分野;质实于情的功与罪之分,体用中庸的社会质文,与中为心体庸守常的文胜质则史的心性分野,何须于“无人欲之或异”?“小人喻于利”的循物理事则正道,不是正义利物利民生的形上導,“治民有道,此道也”?不是形下器道的“人欲之所得,即天理之大同”?“获上有道,此道也;信友有道,此道也;顺亲有道,此道也;诚身有道,此道也。故曰:‘吾道一以贯通之’”。“人欲之所得”,实现是个人价值;“天理之大同”,实现是社会价值,“小人喻于利”,义利两体理一的规范理则,功贞情的理欲辩证。同是论理君子喻于义与小人喻于利,孔儒以心性人事两方面论说;宋明理学以天理人欲的唯心教条去注释,船山以“人欲之所得,即天理之大同”,功贞情的理欲辩证去论理,三种不同性质的道体论,不是明明晰晰。
(4)直到今天的商品经济时代,天人诚道的循物理事则,论理君子喻于义与小人喻于利的规范理则,是否依然存在?答案是肯定的。现在流行普遍讲话:要发财,下海办公司;钻研学问到大学,要当官到政府。钻研学问必有规范理则,学者的有理有欲;政府官员的规范理则:“其欲即天之理”,“其理即人之欲”。君子喻于义的文政两阶层。学者有理有欲,断然不能出现浮明理论的心性文史,闇乎大理的蔽于一曲。学者决不能有私蔽之患,私己,焉有“理尽则合人之欲”?偏蔽,焉能“欲推即合天之理”?其文理不能益质礼载道,焉有小人喻于利规范理则的“人欲之所得,即天理之大同”?防避学者的私蔽隐患,“为天地立心,为学者立命”。政府官员规范理则的“其欲即天之理”,“其理即人之欲”,公理天下,决不能有私蔽之患。防避偏蔽,易简理得人事机制的机会平等,选贤任能,非任人唯亲;民主执政,非专制集权的势尊必蔽。任人唯亲与势尊必蔽,削弱制度的礼治与法治,官员私己腐败的文化土壤。理道定所为天地立心,为官员立命。
要发财下海办公司,小人喻于利阶层规范理则的“人欲之所得,天理之大同”。商品经济时代的循物理事则,遵循商品经济规律与遵循人道诚信义理一致性原则的文明同道。正因为循物理事则的文明同道,资本主义自由时代劳资关系的矛盾激化,两次世界大战后的理性回归,质变为劳资关系的调理和谐,在国家干预的须有安排下,“人欲之所得,天理之大同”,实现个人价值和社会价值兼得的福利社会。消除极度的贫富悬殊,对高收入的人群,从退休的政府总统及要员,到各行各业明星与名人,从高收入所得,征收高额的个人所得税,用于福利社会的贫富调衡。福利社会补充的慈善救助,常年不懈的年年有续,救济极贫阶层及突发的天灾事件,都是循物理事则的文明同道。社会供需平衡的基本条件,内需市场健康运转的正常社会消费力。富翁阶层化巨资大本于子孙的教育培养,其家产为何会捐赠社会慈善,不留给后代?从心性文化方面,多了创业人才,少了纨绔子弟;从人事方面的易简理得,按照人的材质定其位。以性定命,非以命定性,有利于释放心性活力顺乎物则的社会创新,实现个人价值与社会价值的两者兼得,循物理事则的小人喻于利。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9-1-5 05:32:35 | 显示全部楼层
(5)君子喻于义与小人喻于利,循物理事则的道器层次义利规范理则,人类理智的共性文化。因经济发展有不同历史阶段,社会存在限定的思维与意识,有不同性质的实事实理。思维主導于意识的有为自然,出现人文自然观的唯物实学,与哲学理一观唯物辩证理性实学的两个历史逻辑阶段。也因人类认识和实践的曲折与反复,出现应该之理的仁礼忠恕,当然之理定理内修的形上教条,究矛盾因果所以然之理的唯物辩证三阶段。道体论三模式的循物理事则,传统儒学哲学圆圈的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的三阶段。商品经济的现代社会,人类共性文化的道器层次义利规范理则,君子喻于义与小人喻于利,社会存在限定的实事实理,面对传统社会循物理事则的道体论三模式,该传承那个道体论模式?答案非常明晰!正如萧萐父先生提出:古今文化转换,中西义理会通,时空性文化接轨的历史接合点,即传统儒学哲学圆圈的否定之否定阶段,又是现代儒学哲学圆圈的肯定阶段,当昭明船山学。正因为船山学昭明的历史接合点,方有道器层次义利规范理则的实事实理,实现人类共性文化古今通义的君子喻于义与小人喻于利。传统哲学理一观的天人诚道与诚信道的文明同道,更新发展为现代哲学的遵循商品经济规律,与遵循人道诚信义理一致性原则的文明同道,古今义理会通的天人诚道,循物理事则的历史逻辑史。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9-1-8 04:3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主题文章完成,仍在思考。不知那些道家道法自然的认同者,儒法合治的认同者,儒道佛文化是传统主流文化的认同者,现代新儒学者,是否对其传统文化观有所触动?其实,能否触动已无关重要了。世间普遍人,都有最基本的人类通性:合群明分的仁礼心性。人类理道的物质生产活动史,就是遵循道器层次的义利规范理则,循物理事则的历史逻辑史。社会文明水平愈高的经济发展阶段,历史逻辑愈清晰。进入商品经济时代,一切都已明明晰晰,天人诚道的性与天道逻辑。若还有思疑,难以置信。
明明晰晰的商品经济时代,面对传统儒学循物理事则的三个道体论模式,文化传承的承前启后,时空性文化接轨的历史接合点,该是那个道体论模式?拙文论理船山学的道体论模式,其中论理到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的道器层次义利规范理则,船山君子喻于义的规范理则是:“圣人有欲,其欲即天之理。天无欲,其理即人之欲。学者有理有欲,理尽则合人之欲,欲推即合天之理”。小人喻于利的规范理则是:“人欲之所得,即天理之大同;天理之大同,无人欲之或异”。从天下仁恕理欲辩证的义理高度论理的道器层次义利规范理则,不仅适用于自然经济时代,在商品经济时代也是传承发展的义理会通。理性中国的道器层次义利规范理则,循物理事则实事实理的历史逻辑鲜明,有主体功能的实践实证,也是主体价值观的容光不穷于所受的继之者善,成之者性。论理到理性中国的义理会通,对昭明船山学为时空性文化接轨的历史接合点,古今义理会通的天人诚道与诚信道的文明同道。若不认同,仍有思疑,难以置信。
拙文提出昭明船山学天下仁恕理欲辩证的道体论模式为历史接合点,理性中国的未来模式,非现实的中国模式,现在流行研究的文化理论是现代新儒学思潮,儒道佛文化互补的道体论模式,“合乎天而不因乎物,则执其常而不达于变。……不因乎物,则守其常以为明,而不协于芚愚之化”。非船山学的道体论模式:“始奏以人,中奏以天,终奏以物,均一之化备矣”。研究传统文化的书海如山,其中,孔孟四书,程朱阳明原著,道佛原著,以及论理原著的专著书籍,堆积如山触目是;张载、船山原著,以及明清之际实学与启蒙思潮的文化学者原著,以及论理原著的专著书籍,却是凤毛麟角谓稀奇。鲜明比对如天地反差,现实的中国文化,缺失传统优秀文化文理传承的益质载道,会是理性中国?防避满清文化专制迫*害,躲进深山从事传统儒学的经典研究,希横渠之正学的为往圣继绝学,批判宋明理学异化孔儒的应该之理,质变为定理内修的当然之理,进入哲学理一观的究矛盾因果所以然之理,会通古今通义的通经正经接着讲,完成传统儒学哲学圆圈的原真理路。面对传统儒学的文化集成者,被满清专制荒芜的天大冤屈,实属满清文化逆转的文化灾难。然而,进入到SHZY的商品经济时代,仍被冷落如此?不可想象的难以承受!平民百姓,认知孔子孟子,认知朱熹阳明,认知老子庄子,认知释迦牟尼,就是不知传统儒学文化集大成者的王船山,可悲可叹的文化现状!不要说是平民百姓,即使是传统文化研究的学者群中,谁知晓船山的人道理欲观?谁知晓荀子的物欲观?谁知晓其脉理逻辑的传承关系?谁知晓船山的道体论?谁知晓荀子的物物道?谁知晓其脉理逻辑的传承关系?谁知晓船山顺乎物则天下之变的实事实理“四义”?谁知晓《易传》循物理的两大事则,谁知晓其脉理逻辑的传承关系?谁知晓船山的容光不穷于所受的继善成性,知幽明道的无极而太极?谁知晓《易传》富有盛德的继善成性?谁知晓其脉理逻辑的传承关系?谁知晓船山哲学理一观的天地神参,唯物辩证的理性实学?谁知晓孔儒人文自然观的天地人参,人文化成的唯物实学?谁知晓哲学理一观的思维主導于人文自然观的意识能动,形上明诚与明钦的明明德,導向于形下器道的人道明德与天道实德?唯物辩证的理性实学与唯物实学两个阶段之间的脉理传承关系?自盛唐过后,展现顺乎物则天下之变的理势必然走向,“理有屈伸顺乎天,势有轻重以应乎人”,船山深研儒学经典脉理传承的坚定信念,历经三百多年的历史磨难和文化磨难。磨难起点是宋明政治专制的逆道物则,宋明理学定理内修的儒学异化,唐宋变革负向的果因事实:汉夷王朝两度陵替的满清文化逆转,船山学及实学与启蒙的文化理论被荒芜,终结了实学与启蒙的文化思潮。被百姓日用皆道实学所终结的宋明理学,被满清扶持启用,成为官方意识形态沿流后世。满清文化逆转果因的文化事实:五四运动打倒孔家店,视民本儒学与专制儒学为儒学铁板一块,违反承前启后的文化规律,批判错位的文化果因事实是百年现代文化研究的乱相路:世纪论战的挺儒与反儒,中西文化碰撞的两个阶段:以孔儒文化解释宋明理学,复兴孔儒文化,掀动全盘西化与国粹的文化论战。以宋明理学注释孔孟四书,建构新内圣外王中体西用的现代新儒学,西体中用与中体西用的论战。现代新儒学的四代传人,即使五代、六代,……最终无法传下去。宋明理学形上教条的定理内修,“合乎天而不因乎物,则执其常而不达于变。……不因乎物,则守其常以为明,而不协于芚愚之化”的道体论,与商品经济时代需要的人文文化格格不入,可见其命途困蹙的理势必然。从宋明的文政逆道物则→满清文化逆转→现代文化研究的百年乱相路,跨越一千多年时空,几乎是传统优秀文化传承的空白区,即传统儒学哲学圆圈的否定阶段,进入到现代儒学哲学圆圈的否定阶段;遗落了传统儒学哲学圆圈完成阶段的昭明船山学,也就失去了历史接合点,失去现代哲学体系建构的基础理论。宋明理学的形上教条,也拖累而波及对马哲认识的形上教条。形上教条学风的泛滥成灾。蔽于一曲,似是而非的浮明理论;实践实证为闇乎大理的认识肤浅,如荀子所说的礼之杀:“文理简,情用繁”,非顺应人情物理数者的礼之隆:“文理繁,情用省”。缺失礼义明分于性命分殊的天人诚道,焉有明以致诚的文理繁?焉有益质载道,各正性命的情用省?为什么传统社会的儒道佛文化互补,走到现代社会成佛道儒思潮?以挺儒占上风的世纪论战,为什么会转变为反儒占上风的世纪论战?治世通行占上风的挺儒,为什么会转变为乱世通行占上风的佛与道?孔儒人文自然观的唯物实学安在?更不用说孔儒的脉理传承,哲学理一观的唯物辩证。千余年无休止的曲折反复,传统优秀文化传承的空白区,文化恶性循环所承受的文化折腾和心性磨难。恕我直言的多有得罪,站在天下学术的文化正义高度,只能这样说。由于千年传统优秀文化传承空白区客观存在的文化现状,老一代的文化学者,若不能走出空白区,站在昭明船山学的文理高度,会通古今通义的通经正经接着讲,也许是皓首穷经而不清楚儒学经典的义理精蕴:“尊德性而道问学,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被宋明理学误道为“存心而极乎道体之大”的“尊德性”,“不以一毫私意自蔽”的天理浑然;误道为“致知而尽乎道体之细”的“道问学”,“不以一毫私欲自累”的人事当然。对于中青年的文化学者,若不能走出空白区,站在昭明船山学的文理高度,会通古今通义的通经正经接着讲,也许在前人走过的哲学圆圈否定阶段转圈盘旋,从论理孔孟经典到论理宋明理学,从论理程朱理学到论理陆王心学,从论理儒道佛到论理佛道儒的文化怪圈内反反复复,始终走不出纯粹天道自然观的历史逻辑怪圈,走不出儒道佛浮明理论的文化羁绊,善性文化的心性文史。赞扬并崇敬船山的坚定信念:“理有屈伸以顺乎天,势有轻重以应乎人”。理性中国,必然要昌兴船山唯物辩证的理性实学,“人欲之所得,天理之大同”的理欲辩证,明晰循物理事则的历史逻辑史。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 06:41:35 | 显示全部楼层
站着船山学的文理角度,便可以透彻理解儒学经典的义理精蕴:“尊德性而道问学,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致广大而尽精微”,尊德性的学问道为主,思辨道为辅,循物理事则的实事实理。从荀子的物欲观,“使欲必不穷于物,物必不屈于欲”。物质经济与物欲需求的文明同步,追求生活富裕的礼义调理,养人之欲与给人以求,王制理想的藏富于民。逻辑提升为船山的人道理欲观,“于天理达人欲,更无转折;于人欲见天理,须有安排”。天人的诚道与诚信道文明同道。主体功能的实践实证,价值观是《易传》富有与盛德的继善成性。逻辑提升,也是船山的“容光不穷于所受”,“富有而不吝于施”的天人继善,“日新而不用其故”的成之者性。不是尊德性通经正经的学问道?循物理事则的实事实理?民所共由理道的致广大,民生利益的精微之几,与鬼神心性的危微之几,合之为阴阳不测之几。“尽者析之极也”的“尽精微”,“阴阳不测之谓神”的“知几其神”,仁智同用的智内神外,哲学理一观的天地神参,主導人文自然观的天地人参。致广大而尽精微,尊德性的学问道。
“极高明而道中庸”,道问学的思辨道为主,学问道为辅。循物理事则实事实理的实践实证。从荀子的物物道,精于物者而物物,精于道者兼物物。逻辑提升为船山的道体论:“始奏以人,中奏以天,终奏以物,均一之化备矣”。哲学理一观的天地神参,主導人文自然观的天地人参,道器层次的理道定所,中奏天社会限定的两大功能,一是唯物辩证,如何实现始奏人的心性活力释放,顺乎物则天下之变的终奏物。二是实现事物平衡循序渐进的道体论模式,人、天、物均一的自然之化。不是道问学通经正经接着讲的思辨道?循物理事则实事实理的实践实证?明以致诚,明以钦为本,文政導的明明德,主導形下器道的人道诚信明德与天道物物实德。顺应人情物理数者,极高明的形上導,成就形下器道的道中庸,“‘道中庸’者,以之为道而不迷于所往也”。“因已然而观自然”,“天地万物已然条理”的象生数,定在人事礼数的“健顺五常,天以命人而人受为性之至理”,“期必然以符自然”的数成象和数生象。事物循序渐进的道体自然之化,象数互生的礼易常变,哲学本体实函斯活的大中涵化,性以发情,情以充性的性情相需,始以建中,终乎大始的始终相成,体用相函的体用中庸。“中者体也,庸者用也”,“维天之体即以用,凡天之用皆其体”。“推而准之于无穷,皆是物也”的“容光不穷于所受”,无有不极之太极,无有一极之无极,知幽明道的无极而太极。天人继善的“富有而不吝于施”,成之者性的文化文明,“日新而不用其故”。体现中奏天社会限定的两大功能的道体论,显然孔子君子喻于义 小人喻于利的人文文化,道器层次的义利规范理则;显然《易传》天人诚道循物理的两大事则:人事理则的易简理得,主观能动心性理则的健顺五常:船山循物理事则的实事实理:“天尊地卑,义奠于位;进退存亡,义殊乎时;是非善恶,义判于几;立纲陈常,义辨于事”。循物理事则实事实理实践实证的思辨道,通经正经的接着讲,“极高明而道中庸”的道问学。
致知于“尽者析之极也”的尊德性,“于察之则见其精微”,明明德的“性性为能存神”,人道诚信明德推动“物物为能过化”的诚道实德,会通古今通义的唯物辩证,哲学理一观的通经和正经。也是循物理事则的实事实理,始以建中设定的主体价值观。人能弘道力行于道问学,“‘道中庸’者,以之为道而不迷于所往也”。“因已然而观自然”,“期必然以符自然”,“于行之则亦显著矣”,事物循序渐进的象数天理,循物理事则实事实理的实践实证。会通古今通义的经世致用,哲学理一观的天地神参,主導于人文自然观的天地人参,终乎大始,事物效应的实践实证,落实和证验着主体价值观。循物理事则。从致知道实事实理设定的主体价值观,到力行道实践实证落实而证验的主体价值观,“讲求义理为知,应事接物为行也”,“夫知也者,固以行为功者也。行也者,不以知为功者也行。焉可以得知之效也,知焉未可以得行之效也”。通经正经接着讲的古今义理会通,儒学经典的通与正的接着讲,惟有“以行为功者”的事物实证,即终乎大始主体价值观的付诸实施和见证:“容光不穷于所受”的继善成性。儒学经典的义理精蕴:“尊德性而道问学,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
儒学经典的义理精蕴,其精神标识,能否传承发展而应用到商品经济时代?习主席十九的系列讲话的要点:一是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日益需要的文化价值观,“致广大而尽精微”,尊德性的学问道,传统哲学最终成果是船山仁恕天下的人道理欲观;二是应对发展的不充分和不平衡的新矛盾论,“极高明而道中庸”的道问学。船山的道体论,中奏天社会限定的两大功能:如何释放始奏人的心性活力,顺乎物则天下之变的终奏物,应对发展不充分的新矛盾;如何成然体用中庸象数互生的事物循序渐进,“因已然而观自然”,“期必然以符自然”,人、天、物道体均一的自然之化,应对发展不平衡的新矛盾。三是回看自己走过的路,会通古今通义的学问道与思辨道,“于察之则见其精微”,传统儒学哲学圆圈原真理路的完成阶段,儒学文化集成者的船山学。四是比较别人的路,从自然经济的传统儒学,通往商品经济时代的现代儒学,寻找时空性文化接轨的历史接合点,古今文化转换,与中西义理会通理一的现代文化体系建构,基础理论是船山学。五是传统文化的精神标识,有当代价值,世界意义的文化精髓,提炼出来,展现出来,从荀子物欲观逻辑进化的船山人道理欲观;从《易传》富有盛德的继善成性,逻辑进化为船山容光不穷于所受的继善成性,致广而尽精微,尊德性的学问道。从荀子物物道逻辑进化的船山道体论,从《易传》循物理的两大事则,逻辑进化为船山顺乎物则实事实理的“四义”。孔子道器层次义利规范理则的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逻辑进化为船山君子喻于义的规范理则:“圣人有欲,其欲即天之理。天无欲,其理即人之欲。学者有理有欲,理尽则合人之欲,欲推即合天之理”。小人喻于利的规范理则:理欲辩证的“人欲之所得,天理之大同”,都是传统哲学的精神标识,传统儒学文化集大成者的船山学。习主席的讲话要点,都在船山学中找到传统的文化源根与源流。
宋明理学对儒学经典的义理注释,体现为三个要点。朱熹言:“圆神,谓变化无方;方知,谓事有定理;易以贡,谓变易以告人。圣人体具三者之德,而无一尘之累。无事则其心寂然,人莫能窥。有事则神知之用,随感而应,所谓无卜筮而知吉凶也。神武不杀,得其理而不假其物之谓也”。要点之一,道家言道法自然的有无相生,朱熹言天理浑然的变易以告人。变易以告人,百姓日用伦常安排有其二与其三的两个要点:其二要点是“无事则其心寂然,人莫能窥”,天理浑然的“变化无方”。圣人圆神,存心而极乎道体之大的尊德性,致良知的存天理,“不以一毫私意自蔽”。合乎天理浑然的因乎物化无方,体具此理之德,“得其理而不假其物”的执其常而不知变。其三要点是“方知,谓事有定理”。“物,犹事也”,穷极事物之理的变化无方,事事物物皆有定理的人事当然,“随感而应”的“神知之用”。“致知而尽乎道体之细”的道问学,致良能的去人欲。“不以一毫私欲自累”,“得其理而不假其物”的“无一尘之累”。变易以告人的浑然天理与人事当然,圣人“二者修德凝道之大端”,“体具三者之德”的“穷极事物之理”,会有循物理事则的实事实理?“不因乎物,守其常以为明,而不协于芚愚之化”,会有富有大业的天人继善?会有日新盛德的成之者性?朱熹注释的三个要点,符合儒学经典的义理原真?缺失继善成性的富有日新,会有传统文化的精神标识,当代价值,世界意义的文化精髓?缺失富有日新价值观的继善成性理念,能接壤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日益需要的文化价值观?能有应对发展不充分和不平衡的新矛盾论?文明止步于宋明理学,回看自己走过的路,会有通往商品经济时代历史接合点的传统儒学基础理论?比较别人的路,会有中西义理会通的现代文化体系建构?以传承宋明理学为文理基础,新内圣外王的现代新儒学者,该要作深刻的历史逻辑反思。定理内修的唯心教条非人类理性文化,与唯物辩证哲学理一观的性质殊途,不可同辙。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9-1-17 08:27:18 | 显示全部楼层
实事实理实践实证的循物理事则,行为功者知之实的天人诚道。若缺失实事实理实践实证为事物理道基础的知行合一,浮明之学。知有偏蔽,行之效应是天下私蔽大患;知入浮明的文理省,行之效应是世道人心错综复杂的情用繁。入浮明之学的知行合一,知,心即理的致良知,性即理的天命之谓理,不以私意自蔽的天理浑然,存心于道体之大的存天理;行,心即理的致良能,性即理的事物定理,变易以告人的神知之用,天地之性制限气质之性,不以私欲自累的人事当然,致知于道体之细的去人欲。知行合一的存天理,去人欲。“事,犹物也”的“穷尽事物之极”,“执其常以为明”,何须有循物理事则的生生不息事物道?“不协于芚愚之化”,道德性质的心性质朴人,焉有天人继善,文化文明的心性人。循物理事则的实事实理实践实证,实证“在物者也”,形下器道的人道诚信明德的始奏心性人,释放心性活力顺乎物则的终奏物,“推而准之于无穷,皆是物也”的诚道实德。仁义行实事实理的诚信明德,于人欲见天理的须有安排;行之效应为功者的实践实证,非行仁义的诚道实德,于天理达人欲的更无转折。若是实事实理的实践实证,定在于诚信明德仁义行的存天理去人欲,不是非行仁义的诚道实德,缺失实践检验唯一标准的“唯在物者”,浮明之学的空谈心性,势必造成私蔽大患的空谈误国害民生,触目皆见心性奸诈的指鹿为马,文过饰非的文理学风泛滥成灾,远离诚道精神与事物理道。阳明浮明之学的知行合一,宋明理学空谈心性走到极度,极重必改是百姓日用皆道的实学思潮。现代新儒学的空谈心性走到极度,极重必改是生活儒学。传统与现代的逻辑演变路,几乎同辙。
实事实理的实践实证,行之效应为功者于“在物者也”,“夫知也者,固以行为功者也。行也者,不以知为功者也。行焉可以得知之效也,知焉未可以得行之效也”。质正知行关系,还得回归《易传》人事理则的易简理得,乾易知与坤简能的知能论理,“穷理尽性(心性外内穷理尽性的健知与顺能)以至于命(易简定命)”的社会人生。船山言:“夫天下之大用二,知、能是也;而成乎体,则德业相因而一。知者天事也,能者地事也,知能者人事也”。从“易简立本”,知者天事的阴阳天道,易知与简能的上下其志同,知能合二为理一的乾坤合道,实践效应是能者地事的刚柔地道。成然乾坤合道的“易简之善配至德”。人事结构合理性的事则:知能者人事也。质正知行辩证,循物理的第一大事则。若缺失知能论理的所谓知行合一,“出于地上者功归于天,无从而见其能为也”。“出于地上者功”,显然是能者地事的非行仁义诚道实德,焉能是“归于天”的仁义行诚信明德?知能混淆,何以见证行为功者知之实的“知能者人事”?何以有主体功能实践实证的价值观:富有盛德的“德业相因而一”?缺失知能论理的阳明知行合一,“人既离之以有其生而成乎人,则不相为用者矣”。存理去欲“不相为用”的儒学异化。质正知行关系,还得回归《易传》主观能动的心性理则,乾刚健与坤柔顺的健顺论理。“乃天则有其德,地则有其业,是之为谓乾坤。知、能者,乾坤之所效也。……万变之理,相类〔相〕续而后成乎其章,于其始统其终,于其终如其始。非天下之至健者,其孰能弥亘以通理而不忘?故以知:知者惟其健,健者知之实也。……至善之极,随事随物而分其用,虚其中,析其理,理之所至而咸至之。非天下之至顺者,其孰能尽斖斖之施而不执一?故以知:能者惟其顺,顺者能之实也”。正因为“万变之理,相类〔相〕续而后成乎其章,于其始统其终,于其终如其始”。实函斯活的体用中庸,“乾坤之所效也”的知能人事体用,进入健顺的心性体用,人事心性理一的体用中庸。“非天下之至健者,其孰能弥亘以通理而不忘”?通理有二:一是通理而不忘的“知者惟其健,健者知之实也”,“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应对万变之理的礼易常变,“易与天地准”的乾道常恒:常恒的君子职能乾易知,常恒的君子职责乾刚正,必须常恒发扬君子的健精神。二是乾道健知效应的乾坤合道;“故以知:能者惟其顺,顺者能之实也”。“大中而上下应之”,“顺应人情物理数者”的“柔得尊位”:“天下之至顺者”。“至善之极,随事随物而分其用,虚其中,析其理,理之所至而咸至之”。体现乾易知至健精神的“其德刚健而文明,应乎天而时行”。哲学理一观的天地神参,主導人文自然的天地人参,知能者人事基础上,实现主体价值观的“德业相因而一”,离不开主观能动的健顺精神。应对万变之理的“虚其中,析其理”,理欲辩证礼义明分的“随事(分工)随物(分配)而分其用(百姓日用)”。论理知行关系的心性健顺,非道器混淆的知能、健顺的层次不分,“执一而窒其中”的致良知于存天理,致良能的去人欲,“明明德于天下者,使天下之人皆有以明其明德也”的道德内修。“一事之不能成”,“合乎天而不因乎物”的事事物物皆有定理。船山论理《易传》循物理两大事则的天人诚道逻辑,批驳了阳明定理内修的知行合一,形上教条的浮明之学。
船山论理《易传》人文自然观的循物理事则,上升到哲学理一观的文理高度,明确指出:“夫知之方有二,二者相济也,而抑各有所从。博取之象数,远证之古今,以求尽乎理,所谓格物也。虚以生其明,思以穷其隐,所谓致知也。非致知,则物无所裁而玩物以丧志;非格物,则知非所用而荡智以入邪。二者相济,则不容不各致焉”。“以求尽乎理”的格物之道有二:一是博取之象数。象数天理的礼易常变,“因已然以观自然”的象生数,“期必然以符自然”数成象和数生象。象数互生的性善必然,适全人性自然,事物循序渐进的顺应人情物理数者,天人诚道的道问学。二是远证之古今,即循物理事则实事实理的古今义理会通,明晰主体功能实践实证事理的两方面:一是“健者知之实也”的“知者惟其健”,“易与天地准”的乾道三常恒:乾健精神常恒,保证乾易知职能常恒与乾刚正职责常恒,乾道常恒的名实相符,神理天命的两体理一。二是知能健顺的上下其志同,“故以知:能者惟其顺,顺者能之实也”。“柔得尊位,大中而上下应之,曰大有”的格物之道,实践理性的性命、理气的两体理一,依然还是天人诚道的道问学。船山言:“大抵格物之功,心官与耳目均用,学问为主,而思辨辅之,所思所辨皆其所学问之事”。天人诚道的道问学,通经的学问道。致知道的“虚以生其明”,明以致诚的理论工夫。“非诚之离明,明之离明”的“虚以生其明”,形上導效应的明诚理一:形上導的明诚明明德,導向形下器道人道诚信明德的“性性为能存神”,推动“物物为能过化”的诚道实德。“思以穷其隐”,致广大的尽精微,人事精微见证性命分殊所发生社会现象的阴阳不测之几:民生利益的精微之几;“明有礼乐,幽有鬼神”的心性危微之几。知几神理的精义入神,从人事易简理得的“天尊地卑,义奠于位”;到心性健顺的“立纲陈常,义辨于事”;实事实理的“进退存亡,义殊乎时”;到实践实证的“是非善恶,义判于几”。对于致知之道,船山称谓学问辅之的思辨道:“致知之功,则唯在心官,思辨为主,而学问辅之,所学问者,乃以决思辨之疑”。“决思辨之疑”,质正学问道的通经而正经,防避经典理解出现“闇乎大理”的“蔽于一曲”;二是质实经典的文理深化,适应新时代的新思维。尊德性的致广大而精微,通经正经接着讲。据理现实生活的社会经验,进入理性思辨,“以耳目资心之用而使有所循也”。非违反社会的生活常理,以所谓理性规限、排斥社会经验,“非耳目全操心之权而心可废也”,失格物之道的定理内修。船山批判阳明知行合一论的一针见血:“非格物,则知非所用而荡智以入邪”。船山知行,明确行为功者见证于知之实,因而从论理《易传》循物理事则的知与能,健与顺,人文自然观的逻辑基础上,上升哲学理一观的学问道与思辨道,通经正经接着讲的古今义理会通,证理为荀子的礼义隆:“文理繁,情用省”。阳明论理的天人合一,致良知的存天理,致良能的去人欲,乃“知非所用而荡智以入邪”的浮明之学,应荀子论说的礼之杀:“文理省,情用繁”。对知行理论的理解,船山哲学理一观究矛盾因果所以然之理的唯物辩证,与阳明当然之理的唯心教条,不同文理性质的思维殊异。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9-1-19 08:57:34 | 显示全部楼层
循物理事则,历史唯物主义的人文命题。格物的循物理,诚者天道的物物实德,物质第一性;循物理的两大事则,人事理则的易简理得,主观能动心性理则的刚柔地道健顺五常,“推而准之于无穷,皆是物也”,不是意识的第二性,物质的第一性?循物理事则的历史唯物主义,有前后两阶段。与之对立是纯粹天道自然观,也有前后两阶段。前阶段是人文自然观的唯物实学,对立是老子有无相生的道法自然;后阶段哲学理一观理性实学的唯物辩证,对立是变易以告人的浑然天理,定理内修的唯心教条。历史唯物主义对立于纯粹天道自然观,前后两阶段的历史逻辑循序。
以往,都是将老子道法自然的纯粹天道自然观归属为唯物论,为了区别开所谓的唯物论,以人为本,将人文自然观的唯物实学,称谓心性唯物。从事物常态言,物质第一性限定着意识的第二性。从事物动态而言,质实物质动态的活力源,“推而准之于无穷,皆是物也”的意识第二性。哲学基本问题的存在决定意识,存在决定思维的事物常态,却又是意识能动于存在的天地人参,思维主導于存在文明演变的天地神参。顺乎物则动态的思维主導和意识能动,意识第二性和物质第一性,循物理事则的历史唯物主义。无论是老子道法自然的有无相生,还是宋明理学变易以告人的浑然天理,“蔽于天而不知人”,“守其常以为明,不协于芚愚之化”的纯粹天道自然观,归属唯物论,误道马哲至深!
一、历史唯物主义前阶段:人文自然观的唯物实学。追求生活富裕的养人之欲,给人以求,物质经济与物欲需求的文明同步,荀子的物欲观:“使欲必不穷于物,物必不屈于欲”。相连逻辑是物物道:“精于物者而物物,精于道者兼物物”。历史唯物主义的物物道与物欲观,人文自然观的唯物实学。
从三道三才的仁礼本体论角度,循物理的两大事则,“易简立本”的阴阳天道,“易简之善配至德”的刚柔地道,显然主体功能实践实证的价值目标:继善成性的富有盛德。历史唯物主义的循物理事则,与完善人性论和心性论的继善成性观,人文自然观的唯物实学。
二、历史唯物主义的后阶段,主導人文自然观的哲学理一观。质变实学为理性实学;质变唯物为辩证唯物。“天下之变,皆顺乎物则者也”,顺乎物则,依然是人文自然观循物理事则的唯物实学;“天下之疑,皆允乎人心者也”。物则的天下之变有顺逆道,取决于人心的质文心性,质文中庸的文质彬彬,合符道体健顺五常的社会质文,“势有轻重以应乎人”的“理有屈伸顺乎天”,顺应人情物理数者的理性实学,唯物辩证。进入唯物辩证的理性实学阶段,荀子的物物道,质变为道体论。“始奏以人,中奏以天,终奏以物,均一之化备矣”。中奏以天理道定所的哲学理一观,顺乎物则的终奏物,物质第一性,人文自然观的唯物实学;始奏人心性释放的顺乎物则,理性实学的唯物辩证。荀子的物欲观,质变为人道理欲观:“于天理达人欲,更无转折;于人欲见天理,须有安排”。“于天理达人欲,更无转折”,人文自然观的唯物实学。“于人欲见天理,须有安排”,公平合理的社会分工和分配,礼义明分于性命分殊的礼义隆,“于天理达人欲,更无转折”的主体动力源,实事实理的实践实证,理性实学的唯物辩证。《易传》的循物理事则,人文自然观的唯物实学。明晰为精义入神的实事实理四义:“天尊地卑,义奠于位;进退存亡,义殊乎时;是非善恶,义判于几;立纲陈常,义辨于事”。四义的精义入神,理性实学的唯物辩证。《易传》的主体价值观,富有盛德的继善成性,人文自然观的唯物实学。质变为“容光不穷于所受”的继善成性,“富有而不吝于施,日新而不用其故”,无有不极之太极,无有一极之无极,知幽明道的无极而太极。理性实学的唯物辩证。
三、传统儒学历史唯物主义的前后两阶段非常清晰:无论是人文自然观唯物实学的历史唯物主义,还是哲学理一观唯物辩证主導人文自然观唯物实学的历史唯物主义,从形下器道层次言,乃人文自然观与历史观的统一。从形上導层次言,因于前后两阶段的历史存在,理解历史唯物主义观,没有可能退回到人文自然观的唯物实学,应该执持哲学理一观理性实学的唯物辩证,站在辩证唯物主义观的哲学高度,达成认识历史唯物主义观的哲学高度。正如神理天命的两体理一,方有实践理性的性命、理气两体理一;哲学理一观的“性性为能存神”,方有人文自然观的“物物为能过化”。从形下器道的一物两体,到形上導两体理一的矛盾辩证,传统儒学历史逻辑原真理路的理性思路非常明晰。
四、传统哲学理性思路的通经正经接着说,是正确理解马哲的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的传统哲学基础。有了传统哲学基础,为什么理解马哲的大智慧如此“费神”?无休止的折腾?无休止的论理?无体止何时结束?方有对大智慧理会的明晰?症结出在传统文化的哲学基础。摒弃了荀学出儒门,荀学人文自然观唯物实学的物物道与物欲观文理失传;异化了《易传》,《易传》的循物理两大事则,以及人性论和心性论完善的继善成性观也失传,历史唯物主义前阶段,人文自然观唯物实学的文理都失传了。从满清的文化逆转后,船山学被荒芜而失迹天下,船山辩证唯物的理性实学,道体论与人道理欲观,循物理事则实事实理“四义”的精义神理观,与“容光不穷于所受”的继善成性观失传了,哲学理一观理性实学唯物辩证的历史唯物主义后阶段文理失传,历史唯物主义前后两阶段的历史逻辑都一一失传了。传统哲学基础文化失传的数典忘祖,还有明晰马哲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的文化土壤?现代文化传承的传统文化,宋明理学为中体基础的新内圣道,儒道佛为传统的“主流文化”。“主流文化”的儒道佛,宣扬心性文史的善性文化,独善其身至真的社会人生观文理,对立恰恰是接壤马哲的哲学理一观;宣扬儒道合流的纯粹天道自然观,变易以告人的天理浑然,对立恰恰就是明晰马哲辩证唯物观主導的历史唯物主义。在这样性质的文化土壤里,融入的马哲,会有逻辑原真的马哲?儒学经典的通经,必要正经方有通经的准确性,防避通经被理解成错谬,“闇乎大理”的“蔽于一曲”,如宋明理学定理内修的唯心教条,不是“蔽于一曲”“闇乎大理”的儒学异化?通经正经接着讲,接着讲是深化经典文理逻辑的通经正经,适应新时代的新思维,新故相资新其故的文化传承和发展路。传统儒学前后两阶段的历史唯物主义,不是唯物辩证观主導人文自然观的传承发展?不是儒学经典的通经正经接着讲?宋明理学定理内修的唯心教条,恰恰就是马哲论理否定之否定规律三阶段过程的否定阶段,从传统儒学哲学圆圈过程的否定阶段,传续成现代儒学哲学圆圈过程的否定阶段。两个否定阶段之间的传续,中华文化深受其害,难以承受的文化苦痛。唐宋变革逆道物则与满清文化逆转后,文化果因的苦痛涟涟。五四运动批判错位的文化苦痛,孔孟的民本儒学代专制儒学背黑锅,天大的文化冤屈;世纪论战的挺儒与反儒,实质性文化苦痛的果因来自:传统儒学集大成者的船山学失声人世,业已完成的传统儒学哲学圆圈,盖棺未成定论失落尘世,致使孔孟程朱为学统一脉相承的良莠不分,民本与专制并存为儒学铁板一块的现代儒学观,是发生挺儒与反儒世纪论战的实质性文化苦痛,失声天下的船山学为传统儒学背黑锅了。延至中西文化碰撞的两个阶段后,中体西用的现代新儒学思潮流行,宋明理学唯心教条定理内修的传统文化也在沿流。在唯心教条的文化土壤里,马哲是否也被理解成教条?若是,马哲为被教条化而背黑锅?残酷的文化事实,宋明理学唯心教条定理内修沿流的文化土壤,传统儒学被教条化,发生五四运动批判错位事件,发生挺儒与反儒的世纪论战事件,以及现代新儒学传承错位事件。中西文化碰撞路延续至今,被误道的马哲教条化,马哲的逻辑原真也失真了。
五、自然经济时代传统儒学唯物辩证的哲学理一观,通往商品经济时代的现代儒学哲学观,马哲中国化。马哲中国化的基础理论,传统儒学哲学理一观,辩证唯物观主導的历史唯物主义。基础理论不明晰,马哲中国化的哲学体系,也是曚曨不清的不完善,无休止的折腾与无体止的论理。结束折腾的论理明晰,清明基础理论。萧萐父提出古今文化转换,中西义理会通,时空性文化接轨的历史接合点,彰显传统儒学哲学圆圈完成阶段的船山学,集传统儒学文化大成者的船山学,儒学经典通经正经接着讲,会通传统儒学历史逻辑通义的船山学,也是现代儒学马哲中国化基础理论的船山学。达成人文自然观与历史观的统一,辩证唯物主义观主導历史唯物主义观的哲学智慧:船山哲学理一观唯物辩证的天地神参,循物理事则的历史唯物主义。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 10:12:21 | 显示全部楼层
物质第一性,乃哲学智慧必要坚持的理性原则,实践实证于实事实理的唯物(物则)本源。然而,哲学智慧研究成就的精深体现,“推而准之于无穷,皆是物也”,物质第一性的理性原则基础上,意识第二性的心性能动效应。哲学智慧的学问道,有藏往之学的通经而正经。正视现实社会的客观实在,文化现状和事物形态,乃过去的思维主導于意识能动,发生存在演变的因果事实。哲学智慧的学问道和思辨道,必须精深研究的藏往之学,精深体证的哲学研究成就,心性能动于顺乎物则的意识第二性。立足于现实社会的客观实在,正视事物形态和文化现状的文明演变,便有哲学智慧顶层设计于顺乎物则天下之变的物质第一性原则,学问道与思辨道于知来之学的“致知在格物”,精深体现意识第二性的因果效应:思维主導于意识能动的一定之理道,推动事物循序渐进的文化文明。社会存在的文明演进,通经正经接着讲的知来之学。藏往知来的学问道和思辨道,哲学智慧必要坚持的物质第一性原则,哲学研究成就的精深体现:释放心性活力顺乎物则的意识第二性。
一、哲学基本问题的存在与思维,存在与意识,道器两层次的思维与意识。哲学智慧坚持的物质第一性原则:存在决定思维,存在决定意识。哲学智慧文化研究的精深体现,意识能动于存在演变的文明效应,即思维主導于意识能动的社会存在;思维主導的存在,是意识能动的社会存在。道器两层次的思维主導与意识能动,哲学研究成就的精深体现:释放心性活力顺乎物则的意识第二性。
二、船山道体论的中奏以天,形上導的存在理势天,主導形下器道的存在音容天。“音容者,人物之元,鬼神之绍”。人物之元的心性物理现象,心性唯物的民生利益有精微之几;“鬼神之绍”的心性化学反应,“明有礼乐”的顺应人情物理数者,质实于“幽有鬼神”的心性危微。质正和质实意识第二性的物理现象和化学反应现象的“皆在物者”,存在音容天必要坚持的物质第一性原则,物欲需求的人性自然和心性成然,社会经济成然物质生活的物质第一性原则。“物必不屈于欲”,物质经济与物欲需求的文明同步,“容者犹有迹也,音者尤无方也”。“容成而事成,事成者容成之功效也”。荀子的“养人之欲,给人以求”,船山的“音以节容,容不能节音”,“势有轻重应乎人”的“理有屈伸顺乎天”,推动物质经济发展的物欲屈伸“顺乎天”,文明同步势有轻重于物欲需求的“应乎人”,人文自然观礼义调理心性能动效应的意识第二性。荀子物欲观逻辑相连着物物道逻辑。“使欲必不屈于物”,逻辑联结“精于道者兼物物”;“物必不屈于欲”,逻辑联结是“精于物者而物物”。人文自然观的物欲观与物物道,礼义调理的意识第二性,心性能动的“事成者容成之功效也”,人文智慧化成天下的物质第一性和意识第二性。荀子人文自然观的物欲观与物物道,逻辑提升为船山的人道理欲观和道体论,依然是两个逻辑联结的哲学智慧。人道理欲观的“于天理达人欲,更无转折”逻辑,联结道体论逻辑的顺乎物则终奏物,哲学智慧必要坚持的物质第一性原则。人道理欲观的“于人欲见天理,须有安排”,决定着“于天理达人欲,更无转折”的心性健顺。意识第二性能动效应的物质第一性原则,逻辑联结道体论逻辑的心性活力始奏人。如何释放心性活力顺乎物则,达成意识第二性的心性活力,顺应而推动物质第一性的顺乎物则,思维主導于意识能动的益质载道,“音顺而言顺,言顺者音顺之绪余也”。理道定所的中奏天,文化大环境造就文化心性的形上導:须有安排于人欲见天理的“音顺而言顺”,须有安排的于天理达人欲更无转折的“容成而事成”,不是哲学智慧文化研究的精深体现,实现物质第一性原则,意识第二性能动效应的“事成者容成之功效也”?释放始奏人心性活力,顺乎物则的终奏物,哲学智慧效应的“中奏以天”。
三、船山提出的心物理论:“天下之变,皆顺乎物则者也;天下之疑,皆允人心者也”。顺乎物则的天下之变,坚持物质的第一性原则;允乎人心的天下之疑,精深研究心性能动效应的意识第二性。船山的心物理论,理性实学的人类共性文化。无论人文自然观的实践实证,荀子的物物道与物欲观,《易传》的循物理事则,完善人性与心性的继善成性;还是船山哲学理一观的实事实理,人道理欲观与道体论,精义神理于循物理事则实事实理四义,与容光不穷于所受的继善成性,主体功能定在的文化价值观:大业富有与日新盛德的德业相因理一。大业的“富有而不吝于施”,坚持物质第一性的理性原则不可变,有古今义理可质正和质实;盛德的“日新而不用其故”,坚持循物理事则心性能动效应的意识第二性,有古今义理可质正和质实。富有与盛德,德业相因理一的心物理论,有古今义理可质正和质实。哲学理论核心的心性学,“音顺而言顺,言顺者音顺之绪余也”,质正质实的古今义理会通,中庸理则的心性质文。个体质文,文质彬彬的心性中庸;社会质文,合乎道体的体用中庸。质,连接意识第二性的心性能动,心统性情的性情相需,情以充性的性为情节,情物融会贯通于物物生化的情功路,精于物者的于天理达人欲,大业富有的物质第一性原则的心性能动效应;文,人文化成天下的益质载道,心统性情的性情相需,以性正情的情贞路,情情融洽会通人伦全体的百姓日用。“致广大而尽精微”的尊德性,“性性为能存神”的理欲辩证。顺应人情物理数者的“物物为能过化”“极高明而道中庸”的道问学。尊德性的日新盛德,道问学的大业富有,中庸理则的心性质文,证验着物质第一性原则的理性实学,证验着意识第二性能动效应的中庸质文。违反中庸理则的心性质文,心性质文两极向的文史质野,宋明理学的心性文史,“合乎天而不因乎物”,治世道德通行的定理内修,遗落物质第一性原则,断送了心性能动效应的意识第二性,心物关系分割,形上教条的因果效应,物极必反的乱世道佛。与君主专制政治道合流,治乱循环的儒道佛互补。杨墨的心性质野,“专于己而不通于人”,遗落意识第二性,民所共由理道的心性能动效应:失察人伦至善的“困于小”,失明于民生日用的庶物道,逆理“充实之谓美”的“忤于物”。人伦庶物皆失,乱世通行的心性质野,也就不存在物质第一性原则和意识第二性的能动效应了。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 10: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哲学智慧的学问道与思辨道,关切物质第一性原则与意识第二性的能动效应。“容成而事成,事成者容成之功效也”。关切文理導引人心的益质载道,“音顺而言顺,言顺者音顺之绪余也”。船山说:“大抵格物之功,心官与耳目均用,学问为主,而思辨辅之,所思所辨者皆其所学问之事。致知之功则唯在心官,思辨为主,而学问辅之,所学问者乃以决其思辨之疑。‘致知在格物’,以耳目资心之用而使有所循也,非耳目全操心之权而心可废也”。“学问为主,而思辨辅之”,“学问之事”在乎“大抵格物之功”,“事物,人也”,循物理事则的一定之理道。理性实学质正于体用中庸的人事言天理则,各正性命于立心立命的“循理而应乎事物”,刚柔地道主观能动的健顺五常心性理则。“立纲陈常,义辨于事”,连接着易简理则的人事分工理则:“天尊地卑,义奠于位”。乾坤合道的本体心性,有私蔽隐患,蔽出于“闇乎大理”的“蔽于一曲”,有是非之辨;私违公理,出于私意与私欲,有善恶之分,“是非善恶,义判于几”。知几神理的精义入神,质实鬼神心性的危微之几,“幽有鬼神”的“明有礼乐”;探究民生利益的精微之几,社会的公平正义,“皆在物者”的分工与分配。“义判于几”于精微与危微,仁义人道融入阴阳天道,人事理则易简立本的客体基础;也是“循理而应乎事物”的各正性命,“立纲陈常,义辨于事”,刚柔地道地曰示的主体功能效应:“易简之善配至德”。藏往知来的尊德性学问道,“致广大而尽精微”,会通古今义理的通经而正经,格物道的物质第一性原则文明实证:致知道于意识第二性的功能效应,“容成而事成,事成者容成之功效也”。“存亡进退,义殊乎时”,由格物道的尊德性,进入致知道的道问学。“思辨为主,而学问辅之”的“决其思辨之疑”,即有实事实理,精义入神的“四义”。神理于是非善恶的人事精微与心性危微,出自私蔽大患,扭曲人情物理数者。扭曲人情,违逆心性质文的中庸理则,过于质不及文的心性质野,过于文不及质的心性文史。扭曲物理的人事心性:人事错位的刚柔杂居。刚柔地道地曰示的因果实证,人事刚柔相推相接的险阻生和吉凶生,心性质文的“情伪相感利害生”。扭曲象数天理的数者,以定理内修的宋明理学为例,太极即无极的事物定理,变易以告人的天理浑然,没有物质第一性概念的“天地万物已然条理”,没有“因已然以观自然”的象生数逻辑;人事当然的道德内修,以天地之性制限气质之性的存天理去人欲,何须有意识第二性的心性能动,何须有人事理则和心性理则的“健顺五常,天以命人而人受为性之至理”。定理内修的形上教条,何须有数定人事的礼易常变?“期必然以符自然”的数成象与数生象?中为心体庸定常,形上教条的宋明理学体用中庸,其性质截然不同于传统儒学的体用中庸。从中庸理则的心性中庸,演变成心性人事理一的体用中庸。象数互生显然事物循序渐进的“因已然以观自然”,“期必然以符自然”,唯物辩证的体用中庸,“乘乎气而不逐万物之变,生乎自然而不袭古今擬议之名”,因人,因天,因物,均一自然之化的道体论。“因已然以观自然”,事物循序渐进的物质第一性原则,因人与因天的“期必然以符自然”,心性能动效应的意识第二性,辩证唯物的历史唯物主义。“学问辅之”的思辨致知道,“决其思辨之疑”,一是正经而通经,防避如宋明理学那样“蔽于一曲”的“闇乎大理”,二是深化经典文理逻辑的通经正经接着讲,适应新时代的新思维。“‘致知在格物’,以耳目资心之用而使有所循也”,不是格物在致知,宋明理学道德内修的事物定理,实事实理的理性思维,与实践实证的经验基础之间的联系断开?“非耳目全操心之权而心可废也”,空谈心性的“心可废也”。理性思维实事实理的致知道,断然不可能离开实践实证经验集成的格物道。“致知在格物”的哲理逻辑,将物质第一性原则与意识第二性能动效应之间的心物逻辑表述得明明晰晰。“以耳目资心之用而使有所循也”,所循的是“音顺而言顺”,“容成而事成”的物理事则,“容者犹有迹也,音者尤无方也”,“天下之变,皆顺乎物则者”,人文自然观唯物实学的“致知在格物”,人文自然观与历史观的统一;“天下之疑,皆允乎人心者”的心性辩证,“容所不逮,音能逮之,故音以节容,容不能节音”。疑乎人心有实事实理的致知道,“思辨为主,而学问辅之”,理性思辨指导于实践实证的经验积累。顺乎物则有实践实证的格物道,“学问为主,而思辨辅之”,较正实践经验的理性思辨。“致知在格物”的学问道与思辨道,会通古今义理的通经正经接着讲。哲学理一观理性实学的唯物辩证,主導于人文自然观的辩证唯物,依然是“致知在格物”,“以耳目资心之用而使有所循也”,辩证唯物的历史唯物主义观。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9-1-28 08: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政制法治与文理礼治,治理对象是社会人,心性质文与规范行为,成然健康的社会与秩序井然。健康社会的根基,中庸理则的个体心性,文质彬彬的君子斯文,引领人心的社会心性潮流;合符道体的社会质文,即道心,道心环境的仁义健康与礼义健顺。仁义健康的道心环境,健康的心性社会;礼义健顺的道心环境,社会规范的秩序井然。《易传》三道三才,仁义人道,心性社会的仁义健康,融入的阴阳天道与刚柔地道,心性社会的礼义健顺。礼义健顺心性的社会基础,人事理则的易简而天下之理则。心性人事一体,易简立本的阴阳天道;心性的礼义健顺,心性理则的乾刚健与坤柔顺,易简之善配至德的刚柔地道地曰示。易简之善,人事理则的易简理得,机会平等的人事机制;礼义健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的礼义忠恕。配至德的心性健顺五常,人道诚信明德与天人诚道实德,两德连环的德业相因理一。人事理得的易简,逻辑联结于心性理则的健顺五常,“仁心大用因乎礼之体”,循物理两大事则的仁礼本体,生民立心立命的实践心性,性命与理气的一物两体,人文自然观心性能动的唯物实学,循物理事则。天行健常恒的君子自强不息精神,保持常恒乾易知的君子职能,乾刚正的君子职责,“其德刚健而文明,应乎天而时行”,神理主導于心性能动层次的乾坤合道,“柔得尊位,大中而上下应之,曰大有”。柔得尊位的上下应之,极深于通志,研几于成务,极深研几于通志成务,上下应之的柔得尊位;大中,实函斯活的大中涵化,体用相函的体用中庸。大有,“范围天地之化而不过,曲成万物而不遗”,“成象之谓‘乾’,效法之谓‘坤’”,“极其数,遂定天下之象”。象数互生的象生数,“天地万物已然条理”之象,“因已然以观自然”,便有“健顺五常,天以命人而人受为性之理”,“期必然以符自然”,人事定数的礼易常变,依然是循物理两大事则,实事实理实践实证的数成象和数生象。心统性情的性情相需,体用中庸的始终相成,事物循序渐进的象数天理。人文自然的大有概念,荀子精于物者与精于道者的物物道,逻辑联结物欲观,“使欲必不穷于物,物必不屈于欲”。物物道的逻辑接续,《易传》循物理事则,逻辑联结。物欲观的逻辑接续,大业富有与盛德日新的继善成性。哲学理一观主導于人文自然观,道体论与人道理欲观,循物理事则实事实理“四义”,“容光而不穷于所受”的“富有而不吝于施,日新而不用其故”,天人之继善,成之性者的文化文明。大有概念,“推而准之于无穷,皆是物也”。人文自然观与哲学理一观两个阶段的共同点,如何通达循物理两大事则?发生历史逻辑的演变循序,从循物理事则的唯物实学,生民立心立命的实践心性,进入到如何释放心性活力顺乎物则,辩证唯物的实践理性。历史逻辑的两个阶段,礼法合治的政制理论,也出现两个阶段的理性循序。
一、人文自然观的礼法合治理论,从孔子初次论理到荀子集成定论。
孔子言:“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有格”。政制法治与文理礼治,产生两种不同的心性效应:民免而无耻与有耻有格。
荀子的礼法合治。文理礼治至善者自觉心性的行为规范政制法治惩处不善至者的不法行为,维护礼治通畅的社会秩序井然,礼主法辅。王制法治理想的“节用裕民而善藏其余”,精于物者与精于道者的物物道;文理礼治理想的“文理繁,情用省”,养人之欲,给人以求。礼义明分于调理人情物理的物欲观。
二、船山的“天治者,神以依”,神以依的礼法合治有理则。面对儒道佛互补的治世道德,乱世佛道,善性文化的心性文史,纠正其“合乎天而不因物”的严重后果:“守其常以为明,而不协于芚愚之化”,心性教化“药方”是:“以胥物以乐”。心统性情,情通人伦庶物,不能象宋明理学那样,为了“合于天”的日用伦理,毕身精力用于以性贞情的抑制情欲,还有为增长物欲需求与发展物质经济的文明同步?还会有提高情才素质,张扬理欲,屈伸物欲顺乎天?自薄情性,自逸才命,自亏天性。还有心性能动的性情相需?心性应用的体用相函?大中涵化于始终相成的天人继善?还有“随物而化”的“命者命此焉耳,性者性此焉耳”的心性实在?还有成之者性的心性文化文明。乱世佛道,相伴同行是乱世质野,违反心性质文中庸理则两极向的质野文史。如何应对私己及利益抱团的质野心性?不通人伦害天理,要害是:“无所震耀,则情不警而乐不动”。情不警,失理情的滥欲质野;乐不动,失天下礼乐的规范秩序。治理的药方是:势成轻重的法重礼轻,严明刑法惩治的“懼者所以动之也”,抑制质野心性下滑的社会灾难。回复到健康社会的礼主法辅。
三、政制礼法合治三理论,显然历史逻辑循序演变的两阶段:前阶段是人文自然观唯物实学的礼法合治,始初逻辑的孔子文理,首先要明晰法治与礼治的两种治理方式,出现截然不同因果性质的心性效应:民免而无耻与有耻有格。集成阶段是荀子的礼治合治,明确礼法合治的不同对象,治理的不同性质:至善者行为的自觉规范,仁义健康的礼义健顺。对于不善至者,按照其罪过重轻,刑法惩治。法治于行为规范的社会秩序,护航礼治的硬性治理和软性治理,健康社会的礼主法辅。后阶段是哲学理一观理性实学的礼法合治,“理有屈伸顺乎天”,屈伸物欲,可以是顺乎物则天下之变的“理有屈伸顺乎天”,也可以是逆道物则,由宋明理学治世文史极向,钟摆惯性出现乱世佛道文史与乱世杨墨质野。如何应对疑乎人心的屈伸物欲?经过儒道佛互补阶段后发展起来的理性实学,辩证唯物礼法合治的“势有轻重以应乎人”,应乎人,中庸理则的心性质文(人心个性)和社会质文(道心环境)。当心性社会处于文史时代,发展情才素质理欲辩证的礼主法辅,防避治世文史钟摆惯性的势有轻重,“以胥物以乐”。当心性社会处于质野时代,当摒弃乱世佛道文史心性,不能再发生儒道佛互补的治乱循环持续下去,治乱循环恶果:阳明后百姓日用皆道负面,完全丧失社会责任和人民正义,不管谁当皇帝,都要穿衣吃饭的自扫门前雪。前车之鉴。应对质野心性,重于刑法严明惩治的法重礼轻,治理质野的心性下滑,逐渐回复健康社会的礼主法辅。
四、礼法合治的人文自然观阶段与哲学理一观阶段,人类共性的政制文化,健康社会的礼主法辅。却因为应对心性社会现状的礼法合治,出现逻辑传续的两个历史逻辑阶段:唯物实学的治理至善者与不善至者的礼法合治;辩证唯物的“天治者,神以依”的礼法合治。历史逻辑的理性传续,治理心性效应的中庸质文,共同是循物理的两大事则。不同的思维性质,前者是应该之理的“通于人而不合于天,成于事而亏于道”,“日勤于为”于“一人之正义”,免不了还是“志不定而乐不安”,仁礼忠恕的生民立心与立命,道德定律的治世通行,乱世遗落。后者是究因果所以然之理的辩证唯物,会通古今义理的经世治用,如何释放心性顺乎物则,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理道定所的定位定性,明晰道体论中奏以天的哲理意蕴:形上導礼法合治的存在理势天,主導于形下器道的存在音容天,中奏天限定的社会效应:一是释放始奏心性人活力,顺乎物则的终奏物,应对发展的不充分矛盾,二是因人,因天,因物的均一自然之化,“乘乎气而不逐万物之变”的“理有屈伸顺乎天”;“因乎自然而不袭古今擬议之名”,事物循序渐进的象数天理,应对发展的不平衡矛盾,“始奏以人,中奏以天,终奏以物均一之化备矣”。人文自然观的唯物实学,定论循物理事则主体功能效应的价值取向,大业富有与盛德日新;哲学理一观的辩证唯物,定理是如何通达循物理事则的实事实理,主体功能的实践实证,知幽明道无极而太极的容光不穷于所受,天人继善的成之者性。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9-2-2 08:0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政形上導的礼法合治有两个阶段:前阶段礼治至善者的规范自觉,法治惩处不善至者违法行为,损害社会规范秩序的礼主法辅;后阶段是理据于社会质文的心性现状,“势有轻重应乎人”,应乎人的“理有屈伸顺乎天”,“天治者,神以依”的礼法合治。文政形上導的自身完善,也存两个阶段。
一、孔子提出的“礼有损益”阶段。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孔子言三代损益的百世可知,可知是什么?推动循物理事则的意识第二性,始奏人心性活力体证的文化本质。船山言之凿凿:“夏尚忠,忠以用性;殷尚贤,质以用才;周尚文,文以用情。质文者忠之用,情才者性之撰也”。夏尚忠,区分人性与动物性的本质差别;殷尚贤,区分人群中贤能与愚钝之间的差别,鉴定才质为尚贤;周尚文,文益发情感、情思与情才,质变心性本质的“性之撰”,心统性情的性情相需。夏尚忠性,殷尚贤才,周尚文情,三代损益所实现的是质文心性的文化文明。“质文者忠之用”,忠之用的质,物质经济发展与物欲需求增长的文明同步;忠之用的文,推动文明同步的仁义行于庶物人伦,非行仁义的文明同步。“文理繁,情用省”,荀子的物物道与物欲观,《易传》的循物理事则与主体功能效应的价值观。船山的道体论和人道理欲观;循物理事则的实事实理“四义”和主体功能显然知幽明道的无极而太极,价值观体现为容光不穷于所受的继善成性,人文化成天下的“质文者忠之用”。如果说“质文者忠之用”,是质文心性基础上的心性应用部分。“循理应乎事物”,体用相函应用部分的“质文者忠之用”。那么,“情才者性之撰也”就是发挥质文心性的文化功能,心性的能动部分。性情相需能动部分的“情才者性之撰也”,体证为社会质文心性现状的心性应用,以及心性文化活力的心性能动,从而体证心性文化的三大部分:一是心性文化基础的中庸质文;二是心性能动部分的性情相需,三是心性应用的体用相函。形上文政導如何实现自身完善?孔子的礼有损益,彰显是心性的文化文明。三代损益,每个朝代都有盛而衰的过程,完成夏礼损益成商初盛期,完成商礼损益成周初盛期,有道伐无道完成王朝陵替的时代转换,损的是无道于民生的朝政弊害;益的是民生有道的德治文明,发展心性的文化文明。
孔子的三代损益论,延续到汉唐阶段,有延续和更新孔子心性文化文明的礼有损益,进入到经世致用的礼有损益。也有开始异化孔子意涵,成然宋后倒退,君子专制政治走向衰落的礼有损益。汉武专制性质的独尊儒术,民本与专制并存的阳儒阴法。有道伐无道的王朝正常陵替,有道,民本与专制之间均衡状态的“德治”,有益于民生经济的经世致用;无道,专制压倒民本,形上妄为与无为,造成形下妄为的乱政妄道。有道伐无道的王朝正常陵替,可以出现唐太宗的一代明君,与其官宦门第与饱读诗书的儒雅本质,深晓君舟民水道理的政治家风范,以自律精神服膺于天下民生的励精图治。内外兼备的政治家胸襟与智慧,成就盛唐辉煌的贞观之治,专制时代千古明君的造命天下。不如唐太宗的开国明君,也就没有唐太宗的卓著功绩,后世君王的礼有损益,更多走向无道乱政。面对盛唐过后的唐宋变革,要求质变独善儒术的专制文化道,适应顺乎物则的天下之变,宋后统治者再也不能适应。汉唐时代的王朝正常陵替,转变为汉夷王朝的两度陵替。政权最终为落后文化民族的君主掌控,孔子的礼有损益完全变质了,再也不能适应时宜,顺乎物则的天下之变。汉唐经世致用的礼有损益,民本与专制的均衡局面完全失去,再不是独尊儒术的阳儒阴法,而是赤裸裸的阳法阴儒,逆道物则的唐宋变革负向。
二、后阶段是顺乎物则天下之变的文政導理论,孔儒脉理传承的“为往圣继绝学”:会通古今义理与经世治用。会通古今通义的明以致诚,船山言:“有一人之正义,有一时之大义,有古今之通义;轻重之衡,公私之辨,三者不可不察。以一人之义,视一时之大义,而一人之义私矣;以一时之义,视古今之通义,而一时之义私矣;公者重,私者轻矣,权衡之所自定也。三者有时而合,合则恒千古,通天下,而协于一人之正,则以一人之义裁之,而古今天下不能越。有时而不能交全也,则不可以一时废千古,不可以一人废天下。执其一义以求伸,其义虽伸,而非万世不易之公理,是非愈严,而义愈病”。正义、大义与通义三者的轻重之衡,公私之辨,一人之义与一时之义,非万世不易之公理的古今通义,都是一己私意的一人废天下,一时废千古,“是非愈严,而义愈病”。会通古今义理的明以致诚。明于“性性为能存神”的益质载道;诚,循物理事则于“物物为能过化”的天人诚道。神明于物质第一性理则:物质经济发展与物欲需求增长的文明同步;神明于意识第二性的能动理则:天人诚道与天人诚信道的文明同道。文明同步与文明同道,万世不易公理的古今通义。文理益质,发展中庸理则的质文心性,文质彬彬的君子斯文,引领心性潮流的君子心性;合符道体的社会质文,社会心性的道心环境。益质于仁义健康的心性质文;礼载道于心性健顺,成就天人诚道的社会规范秩序。存神性性,知几神理。知几,民生利益的精微之几,鬼神心性的危微之几。知几神理的“阴阳不测之谓神”。神理,顺应人情物理数者的象数天理。“因已然以观自然”,“天地万物已然条理”的象生数;“期必然以符自然”,人事定数的“健顺五常,天以命人而人受为性之至理”,数成象与数生象,象数互生礼易常变的事物循序渐进,知幽明道的无极而太极,顺应人情物理数者的体用中庸。会通古今通义的通经正经接着讲,也是会通于古今通义的经世治用。船山言:“道也者,導之也,上導之而下遵以为路也”。存在理势天的上導之,“明以致钦”的上下其志同,存在音容天的“下遵以为路也”。“君子经世之道,有质有文”。“以人事天者,统乎大始,理一而已。理气一也,性命一也。其继也,合于一善而无与为偶。故君子奉一以为本,原始以建中,万目从纲,有条不紊,分之秩之,两端审而功满天下。一念之诚,一心之健,推而准之于无穷,皆是物也”。以人事天的统乎大始,“上導之而下遵以为路也”。“君子经世之道,有质有文”,君子有为,文与礼矣。君子之文,文以益质,“其文者,情之已深,自然而昭其美者也”,神理導理气的“为天地立心”;君子之礼,礼者载道,人事天命導性命的为生民立命,合符道体的社会质文,理道定所的定位定命。“天下有定理而无定法。定理者,知人而已矣,安民而已,进贤远姦而已矣;无定法,一興一废一繁一简之间因乎时而不可执也”。知人的人事理则易简理得,安民立心立命的健顺五常,合于一善的进贤远姦,一興一废的礼有损益,因乎时而不可执也,当要会通古今通义,“一繁一简之间因乎时而不可执也”出自“原始以建中”的“万目从纲,有条不紊,分之秩之,两端审而功满天下”。“推而准之于无穷,皆是物也”的一念之诚,一心之健,“故唯深研几于人情物理之数者,而后可与尽智之用,全仁之施”。明以钦为本的经世治用。
三、西哲言事物客观规律,中哲言循物理事则的天人诚道,诚者天道格物的循物理,诚之者人之道致知的两大事则。从物物道群体,形下器道的存在音容天,到形上文政導的存在理势天,基础理论:循物理事则;从人文自然观天地人参两阶段,实践心性与实践理性;到哲学理一观天地神参两阶段,即形上文政導治理社会的礼法合治两阶段,到文政導自身完善的两阶段,基础理论:循物理事物。循物理,物质第一性的唯物理则:“理有屈伸顺乎天”,物欲需求增长必然与发展物质经济文明同步,“容有迹而音无方”,历史的唯物主义。发展物质的动力源:取决于意识第二性心性能动,决定着循物理事则物物诚道的顺与逆,疑乎人心的心性辩证,“音以节容,容不能节音”。从人文自然观唯物实学,发展起来的哲学理一观理性实学,辩证的历史唯物主义。“势有轻重应乎人”,应乎个体心性(人心个性)的中庸质文,文质彬彬的君子斯文;应乎社会质文,道心环境的中庸体用。应乎人的礼法合治势有轻重,治理偏离中庸理则两极向的质野文史,回复中庸理则的心性健康,仁心大用因乎礼之体的循物理事则。人道至理必要遵循的于人欲见天理须有安排,仁义行的天人诚信道顺应非行仁义天人诚道,于天理达人欲的更无转折。天人诚道与天人诚信道的文明同道,哲学观的核心理论:心统性情的心性学。人文自然观的“物物为能过化”,实践理性的心性学;哲学理一观的“性性为能存神”,知几神理的心性学,都是循物理事则的心性学。船山言:“我性自天,不能自亏;我才自命,不能自逸;我情自性,不能自薄”。节录船山一段精彩论理作结束语:
善言天者验于人,未闻善言人者之验于天也。宜于事之谓理,顺于物之谓化。理化,天也;事物,人也。无以知天,于事物知之尔。知事物者,心也;心者,性之灵,天之则。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