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365|回复: 0

马王堆帛书的书法艺术风格浅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7-27 23:56: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王堆帛书的书法风格浅析

. p/ }2 `0 C/ `; g" M: F内容提要:长沙马王堆帛书的出土是一次重大的古文献发现,也为书法研究者提供了重要的书法史料。马王堆帛书的书写年代正值隶变时期,因此具有特殊的历史地位和重大的学术价值。马王堆帛书都是由隶书抄写而成,这些隶书或因抄写者的书写水平不同,或因抄写时代先后的差异而呈现出各自不同的面貌。马王堆帛书在笔划上点、挑、波、磔并举,在线条的书写中方圆兼用、粗细相间,章法上更是欹斜正侧、参差错落,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马王堆帛书不仅给书史研究,特别是给隶变研究提供了详实的珍贵资料,而且亦给隶书临摹、研究开辟了一个新的境界,提供了一种全新的范本。
8 E* B; w9 V3 X5 i; Q  g, R& U关键词:马王堆帛书
/ A3 J- ^% ?& j5 M5 I: ]$ L' f. K. i隶变
& {' P7 d9 O& G" z书法风格# B' V6 t9 l5 u3 @- c
. s- z' g% \9 G7 J( N
2 B# H3 v4 W; ~9 s5 b/ D4 r5 K4 B
% n# C& b5 l4 E) r! c
1972
年至1974年,我国考古工作者先后在湖南省长沙市市区东郊浏阳河旁的马王堆出土了一个大型汉代墓葬。马王堆汉墓的整个发掘过程受到了重大的关注,特别是三号墓西汉帛书的出土,成为继汉代发现孔府壁中书、晋代发现汲冢竹书、清末发现敦煌卷子之后的又一次重大的古文献发现。同时,它也是与甲骨、金文、简牍具有同样重要意义的书法研究史料。由于马王堆帛书抄写的时代正值中国文字发展史上一个十分重要历史时期——隶变时期,故其特殊的历史地位和巨大的艺术价值,越来越引起学术界的关注。

& J' V1 p: j. E( R. E8 Y马王堆帛书的抄写年代,根据帛书中的避讳情况和帛书中既有的明确纪年,如《阴阳五行》甲篇中的"廿五年、廿六年"(即秦始皇二十五年、二十六年,公元前222年、221年),《刑德》甲篇中的"今皇帝十一年"(即汉高祖十一年,公元前196年)和《五星占》中的"文帝三年"(即公元前177年)等可以推断,马王堆帛书的抄写年代大致在秦始皇统一六国(公元前221年左右)至汉文帝十二年(公元前168年)之间。6 Q3 j0 p. w* }* m3 b. ~1 n- C3 N
马王堆帛书大都用墨抄写在生丝织成的细绢上。绢幅分整幅和半幅两种,整幅的幅宽约48cm,半幅的幅宽大约24cm。由于受到棺液的长期浸泡,帛书出土时整幅的帛书都因长期折叠而断裂成了一块块高约24cm、宽约10cm左右的长方形帛片,半幅的则因用木片裹卷而裂成了一条条不规范的帛片。
6 q% i# d  S' k* L" n马王堆帛书的抄写多有一定的格式:有的用墨或朱砂在帛上钩出界格,即后世所说的"乌丝栏"和"朱丝栏"。整幅的每行70—80字不等,半幅的则每行20—40字不等;篇章之间多用墨钉或朱点作为区别的标志。篇名一般在全篇的末尾一两个字的空隙后标出,并多记明篇章字数。
5 `1 f9 T- V/ J9 {& v
: F6 x  c" O1 N$ n2 P  \" z+ a/ F9 C" B7 m. ?5 U( v+ j
从严格意义上讲,马王堆帛书都是由隶书抄写而成。只是这些隶书或因抄写者的书写水平不同,或因抄写时代先后的差异而呈现出各自不同的面貌。我们之所以这样认为,是因为一种字体的确认,不只是看它的字形结构,而主要是看它的构形取势和点画线条的具体形态。过去人们习惯将的《阴阳五行》甲本称之为篆书本,无庸讳言,这卷抄本上许多字都还保留着篆书的形体结构,看上去似乎是篆书,但在其构形的文字偏旁中,大量出现了隶书的用笔,已经不是篆书迥环婉转的形态。此外,其构形的取势也已由长变扁,横向舒展。因此,我们认为,这种字体已经不是典型的篆书,而是一种保留较多篆书形体结构的隶书。
" p0 ~" r% T2 J6 R! W% k, W5 f
- X5 B4 w. R, `  x
马王堆帛书的字体主要有古隶和汉隶两种。这里所说的古隶,也就是去篆书不远,与秦隶相近的那种字体,它介于篆隶之间,结构上隶变的痕迹非常明显。在笔划上点、挑、波、磔并举,在线条的书写中方圆兼用、粗细相间,章法上更是欹斜正侧、参差错落,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或许是因为抄手的不同,以及抄写年代的不同马王堆帛书中的古隶抄本呈现出不同的艺术风貌。例如:《春秋事语》的古隶字体用笔厚重朴实,横平竖垂,波面不倾,磔而不张,一派雍容大度的古朴气象。至如《战国纵横家书》则笔道纵横,方圆并举,舒展俊逸,波则内敛,磔则外张,一种雄毅豪放的气势跃动于字里行间。又如《老子》甲本则取势方正,用笔粗细适意,结字大小合宜,具有一种自然雅致的墨韵。再如《阴阳五行》乙篇则用笔秀逸而细劲,谋篇布白更是匠心独运,多次出现两字一行横排书写的帛书片断,俨然一件刻意经营出来的书法作品,有着令人惊叹的艺术魅力。
" g# j2 `' G: @# Y; M' U! M) ]+ g# n
马王堆帛书字体的不同形态,给中国书法发展史的研究,特别是给隶变研究提供了绝好的第一手材料。一般认为,隶书起源于战国晚期,完备于西汉晚期,精熟于东汉末期。随着地下资料的不断出土,这种传统的看法都在逐一地进行修正。例如,对隶书起源问题的研究,裘锡圭先生更是在其《文字学概要》一书中指出:"隶书在战国时代就已基本形成了。"[1]而且关于隶书的起源,现在已至少追溯到了春秋末年的山西候马盟书,常耀华先生曾专门撰写了《开隶变端绪的东周盟书》一文,明确提出:"东周盟书宜为隶变之滥觞"2。他指出,盟书已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藏头露尾、有轻有重、有肥有瘦的新型笔划,例如撇、捺笔划的出现,大大简化了篆引缠绕的笔法,改变了笔划的基本走向,由上下运转变成左右舒展,从而使篆书的扭结得以解放,使字势由二维向着四维空间扩张,形成八面来风之势"3
; |. H: X6 K% l4 m0 _/ k- Z8 ?! A" a: Z隶书发轫于春秋晚期,历经战国时期的不断演进,其隶变的过程,应该说在湖北云梦睡虎地出土的大批秦简的书写时期,已基本上完成了,这也就是说,那以波挑的主要特色的秦隶,已为汉字的隶变作了总结性的工作。马王堆帛书中的古隶抄本其形态与云梦睡虎地出土的秦隶基本相同,它摆脱了篆书的结构方式和用笔规律,以点、挑、波、磔等隶书的基本笔划娴熟地构就一个个横向取势、方正为主的字形,很显然,帛书中的古隶抄本乃是隶变完成阶段的秦隶在秦汉之交的长沙出现的一种范本。 # [( L+ z3 w8 M; o: b
从艺术欣赏的角度来看,马王堆帛书中的古隶抄本是其精华所在。但从抄写的规范和整饬等方面来看,那大批用汉隶(或称为今隶)抄写的帛书则给人们提供了比较工整、比较成熟的隶书范本。这种帛书抄本和字体在构形上已比较规范,用笔有规律性,线条已失去了篆书圆转的态势,字形呈正方或扁方,笔画以方折为主,横画方入尖收或蚕头雁尾并用,左波右磔对比强烈,字距间规整有序,俨然一种谨严、成熟而定型的汉隶字体。这种字体的帛书抄本当以《相马经》、《五星占》、《老子》乙本、《周易》等为代表。
7 q3 G0 v3 @- G6 L/ R3 g% P    隶变既然在秦代基本完成,那么隶书的成熟期也就不会晚至西汉末年或东汉晚期。现已有许多学者明确提出:隶书确立在西汉初年已经开始4可以认为,隶书的确立与成熟也在西汉初年就完成了。这里所说的隶书也就是人们平常所说的今隶,或者叫八分隶书。一般说来,所谓八分隶书的显著特点乃是构形扁方,笔划已具有规律性的波势和挑法,左波右磔对比强烈,字形内敛而外张,构形部件稳定一致。如果我们根据这些特点来检测帛书中的隶书抄本,那么,谁都会很容易发现,这些八分隶书的主要特征,在帛书中已充分地显示了出来。以帛书《相马经》为例,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归纳出如下特点:
" N6 l+ `% O6 s2 u( A
( P/ e4 o1 u- u; ^2 d2 C
一、构形规范,结构趋于扁平方正。
, ^4 ~+ ?( G: p& z) S. ?

7 w$ c+ t, Q( S4 }5 N
二、用笔已有规律,横画切锋重入,方起尖收,呈蚕头雁尾之态,点、挑、撇、捺已成为构形的主要笔划,并且各以成熟而定型的姿态组构字形。

6 h/ \3 p! |1 v
7 l6 R6 K7 e0 i% m6 P% K+ G
三、线条以方折为主,长短相聚,粗细相间,已摆脱了篆书线条圆转缠绕的态势。

! R6 f. B1 C8 X0 n2 v* j3 H, o1 M  K; f5 g) f8 O
四、章法上则分行布白,整齐有序,或行距推近、字距拉开,或行距较宽、字距较密,均疏密有致。
$ X$ U! A" o  ?4 r" Q$ O; e
" F9 V) e, C, J* d
由此,我们完全可以说,帛书中的隶书抄本,无论是在用笔和结构上,还是在线条的运用和构形的规律上都已经具备隶书的书写特征。其艺术水平比之东汉后期的碑刻隶书毫不逊色,且更具古拙厚重、收纵合度的笔情墨趣。马王堆帛书不仅给书史研究,特别是给隶变研究提供了详实的珍贵资料,而且亦给传统的隶书临摹研究开辟了一个新的境界,提供了一种全新的范本。

) \/ q, q  l. \
& e5 ~% f7 M( K/ s" h
在中国书法史上,传统的帖学一直占有主导地位。直到有清一代,随着考据学的兴盛,金石学研究的不断深入,出现了提倡碑学的主张和理论。在阮元、包世臣、康有为等碑学代表人物的大力倡导下,汉代的诸种隶书名碑,得到充分的利用和肯定,以至众多的书法爱好者,都或多或少地在汉代碑刻的海洋中探求隶书的神韵和意趣。但不无遗憾的是:这种种碑刻,不论其刻工技艺如何的超群拔俗,石质如何的坚劲细密,保存如何的完好,终不能完全传达当时书写者原本的韵味。再加上原碑保存的好坏,碑拓效果的优劣,更导致了人们很难直接领略和把握汉隶的真实面貌。马王堆帛书的出土,无疑是极大地弥补了这个缺憾。它既不象竹简木椟那样单行书写,也不象碑刻那样经过刻刀的修饰,而是成篇地用墨直接抄写在丝绢上。这样可以让我们直接欣赏到汉代隶书的用笔、用墨、行气和章法,寻觅汉初隶书的用笔规律和结构方式,从而免除了过去看碑拓时那种雾里看花、难得其真的烦恼,充分领略法帖那种惟妙惟肖地传达书写者思想情绪的笔墨神韵。或许正因为如此,帛书出土以后,即得到书法界同行的宝爱,临摹,其研究创作之风气正在日渐形成。可以预见,随着帛书书法艺术研究的不断深入,随着帛书艺术爱好者的反复临摹和实践。一种具有汉代气象的帛书法艺术将以其特殊的风格和隽永的文化内涵而矗立于中国书法艺术之林。
# O/ e6 O9 W+ |! \3 ~3 k/ s
康有为曾在《广艺舟双楫》中强调学习书法者,需"上通篆分而知其源,中用隶意以厚其气,旁涉行草以得其变,下观诸碑以借其法,流观汉瓦晋砖而得其奇,浸而淫之,酿而酝之,神而明之"5,其实,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帛书是兼具康氏所言"源、气、变、法、奇"五大要素之艺术瑰宝,凡有志于此者,自可从中领略其无穷的艺术魅力,成就其书法艺术创作的独特风格。
4 Q3 T2 e: V8 h
# k9 W. w% o" b4 }, Y6 N; @, @注释:) j" u+ Q5 ^4 d( [2 V: W
[1] 裘锡圭,《文字学概论》,商务印书馆,1988年版
6 B' }4 l" `1 n- J" ^) u, b8 Z9 j( M. y3 a& u
2 常耀华,《开隶变端绪的东周盟书》(载《中日书法史论研讨会论文集》),文物出版社,1994年版
7 U9 O$ G* l- ?0 D+ H4 N* T: S7 u: G  P
3常耀华,《开隶变端绪的东周盟书》(载《中日书法史论研讨会论文集》),文物出版社,1994年出版6 J; J+ n% v8 F! Z
8 w; i3 L# p+ W4 Y9 f1 V  B
4牛克诚《简册体制与隶书的形成》(载《中日书法史论研讨会论文集》),文物出版社,1994年出版* A4 T9 }' l3 z  c0 {& U' R

% }! V2 E3 n9 F' I! b4 B; j8 Z) k0 F5
" a& n& F$ ^( X* E4 B4 J6 z康有为,《广艺舟双楫》(载《历代书法论文选》),
上海书画出版社,1979出版. P6 o$ D  i$ A$ S" I/ d0 U. c3 r
参考书目:! {& j  h' c9 C$ t, q+ {$ c6 h' ^
1. 裘锡圭,《文字学概论》,商务印书馆' ]8 x$ v5 a. `/ t
2.《中国书法史》,江苏教育出版社,先秦卷$ M" g" w1 q, V( F
3.《汉帛书周易》,上海书画出版社! L' Y1 g! P0 H6 x% ~  Z% n
4.《汉帛书老子》甲本、乙本,上海书画出版社

评分

参与人数 1功勛 +12 收起 理由
国学 + 12 活动奖励

查看全部评分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