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85|回复: 0

[商] 常耀华:由商代的田猎制度论及殷历岁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3 19:07: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乾坤客 于 2019-5-3 21:45 编辑

《lAHLS通讯》第90期:常耀华教授:由商代的田猎制度论及殷历岁首
内容提要:从殷墟田渔卜辞记月的分布来看,商代先民已有顺时取物的生态保护意识,我们将商代禁猎期、休渔期与目前殷代历法的研究的几种结论对照之后,发现各自有其扞格之处。本文指出这一问题,希望历算学家给予合理的解释。
关键字:卜辞 田猎 渔猎 殷历
殷王好田猎,甲骨文田猎刻辞不少于五千余版。据《左传》讲,古人的田猎活动多安排在农闲之时,有顺时取物之说。《左传·隐公五年》:“故春搜、夏苗、秋獮、冬狩,皆于农隙以讲事也。”班固 《东都赋》:“若乃顺时节而搜狩,简车徒以讲武,则必临之以《王制》,考之以《风》《雅》。”
那么殷代之狩是在何时呢?下列卜辞对此有明确记载:
(1) 甲午…翌…
(2) 甲午卜,贞:不其擒。一月。
(3) 乙未卜,今日王狩,田率,擒。允获虎二、兕一、鹿十二、豕二、
百廿七、□二、兔廿三、〔雉〕七。□月。
(4) 乙未卜,贞:弗其擒。
(5) …麋…
(6) …犬…允…三… 《合集》10197
(1) 贞:乎取黍。
(2) 贞:勿乎取。
(3) 贞:勿乎取。
(4) 贞:多介。
(5) 介。
(6) 介。
(7) 贞:生五月至。
(8) 翌癸卯狩,擒。
(9) 翌癸卯勿狩。 《合集》10613正
癸卯卜,贞:丁出狩今… 《合集》21729
(1) 庚□〔卜〕,〔王〕,〔贞:〕乎狩□,擒。
(2) 辛亥卜,王,贞:乎狩麋,擒。
(3) 辛亥卜,王,贞:勿乎狩麋,弗其擒。七月。 《合集》10374
〔辛〕 亥卜,王,贞:〔余〕〔狩〕麋不擒。七月。《合集》10377
三百九十三鹿。《合集》10970反
(1) 乙〔丑〕〔卜〕,□,贞:翌〔丁〕卯王其〔狩〕敝麓,擒。八月。
(2) 乙〔丑卜〕,□,贞:翌〔丁〕卯其狩敝麓,弗〔其〕擒。
《合集》10970正
(1)…贞:……羌…百人…用。
(2)…用。
(3)…狩…八月 《合集》01041
(1) 癸丑卜,宾,贞:大甲,告于祖乙,一牛,用。八月。
(2) …贞:大甲,周宗,用。八月。
(3) 王自往从狩。九月。
(4) …… 《合集》10611
(1) …狩…亡〔灾〕。九月。在□。
(2) …ㄓ …丁。十月。
(3) 贞:…取… 《合集》10628
贞:狩勿至于。九月。《合集》10956
(1) 戊子卜,〔争〕,贞:勿涉狩。九月。在鲧。
(2) …十月。
(3) 庚寅卜,宾,〔贞:〕…〔网〕叀… 《合集》10993
(1) 己亥卜,不,雨,狩印。
(2) 庚子卜,不,大风,狩。
(3) 庚子卜,狩,不冓。
(4) 庚子卜,,步不,步鬼。
(5) 步,不延。
(6) 庚子卜,于戊步。
(7) 于辛丑狩,步延取。小告
(8) 辛丑卜,,狩,其冓虎…九月。
(9) 辛丑卜,狩,其…
(10) 庚戌卜,今日狩,不其擒印。十一月。 《合集》20757
(1)癸未卜,争,贞:王在兹,咸狩。
(2)辛卯…令众……十月。《合集》00007
(1) 癸巳…狩…啓。允啓。十一月。
(2) 翌丁未其啓。《合集》13120
□丑卜…狩。不其啓。十一月。《合集》20754
从以上记月的狩猎卜辞看,商王出狩的时间集中在7、8、9、10、11月。其出狩频率从高到低依次为7月5次;9月5次;8月5次(包括七月卜生月狩一次);10月4次;11月3次;1月2次;5月1次。未见2月、3月、4月、6月、12月的狩猎卜辞。商代的7、8、9、10、11月是商代的什么季节呢? 甲骨文中还有5版关于春与月份的记载。
(1)戊寅卜,争,贞:今春众ㄓ工。十月。
(2)…工。
(3)壬午〔卜〕,□,贞:…爯…
(4)贞:臿啓,载。
(5)臿啓,不其载。
(6)贞:〔〕啓,〔载〕。
(7)啓,不其载。 《合集》00018
(1)癸丑卜,宾,贞:今春商舟由。
(2)己未卜,宾,贞:方其亦征。十一月。 《合集》06073
…春令〔〕…□商。十三月。《合集》04672
〔乙〕亥王〔卜〕,〔贞:〕自今春至…翌,人方不大出。王占曰:吉。在二月。遘祖乙彡。隹(惟)九祀。《合集》37852
(1) 丁□〔王卜〕,在□〔贞:〕,今日…比…往来亡灾。在正月。
(2) 己亥王卜,在春贞:今日步于亡灾。 《合集》41780
(1) 庚寅王卜,在贞:臿林方亡灾。
(2) 壬辰王卜,在贞:其至于雚……,往来亡灾。
(3) 甲午王卜,在贞:今日步亡灾。十月二。隹(惟)十祀彡。
(4) 丁〔酉王卜〕,在□〔贞:〕…今日…比…往来亡灾。在正月。
(5) 己亥王卜,在(春)贞:今日步于亡灾。
《英藏》02563=《合集》41757
由以上5版知,商代的10、13、1、2月是春。常玉芝先生据此把殷历的一年分为春、秋两季,并将其各季所包含的殷历月及夏历月的对应关系制成一表:
根据上表将商王出狩的季节、月份转换为大家所熟悉的夏历(即农历),其出狩的月份覆盖了春夏秋冬四季,具体所分布的月份是11月、12月、1月、2月、3月、5月、9月。其中9月最少仅1次,5月份两次。11-3月出狩最为频繁。这虽与汪宁生所说的“狩在冬季”不完全相恰,然从农时节令看,应该说比较合理,商代是农业社会,民以食为天,商王安排活动,除非不得已,一般不能有违农时。就华北地区而言,到了夏历9月,农事已基本结束,一直到来年的4月底都可视为农闲的季节,以前揭商王出狩月份来看,大体上也是这一段时间。唯一令人困惑不解的是商王武丁居然在殷历的1月,也就是夏历的5月还组织两次狩猎,从“获虎二、兕一、鹿十二、豕二、百廿七、□二、兔廿三、〔雉〕七”的战果看,绝不是小规模的狩猎。大家知道夏历5月对于生活在华北地区的殷商先民意味着什么,《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五月节,谓有芒之种谷可稼种矣。” 意思是说大麦、小麦等这些有芒的作物种子已经成熟,必须立即抢收,华北农谚有“收麦种豆不让晌”之说,故称夏历十一日前后的那个节气叫“忙种”。农谚还有“芒种忙,三两场”之说,意即芒种节到来之时,已经打了两三场麦了,也就是说,已经开始大忙了。农谚还说:“春争日,夏争时”,五月之后的一两个月农民既要夏收、夏种,又要夏管,所以农民称这段时间叫“三夏”大忙季节。在这焦麦炸豆,收麦如救火,龙口夺粮的当口,一代名王武丁,怎么能置国计民生于不顾,而组织如此规模的围猎活动呢?
杨升南先生指出,商代人们已有保护鱼类资源,合理开发利用的意识。甲骨文中有关捕鱼的卜辞,大多在九月到十二月。他举10版系月渔猎卜辞为证,指出“商人捕鱼多在九至十二月进行,特别是10~12月为多。古时人们很重视“顺时取物”的自然规律。”
在全部渔猎卜辞中注明月份者共计26版(不计重版),兹列举如下:
丙戌卜,王,余□圣。
〔丁〕亥卜,王……〔伐〕…一月。《合集》10478
丙寅卜,贞:翌丁卯,益。六月。 《合集》26765
□□〔卜〕,出,〔贞:〕…庚…〔〕,益。之日允。六月。
《合集》26773
丙寅卜出贞:翌丁卯益,六月。《怀特》1268
…〔〕。五月。《合集》10479
□□卜,□□〔〕酒鱼。
丁未…木辳乎…
甲寅卜,王,叀辳示。五月。
丁未…辳乎… 《合集》10474
…羊〔〕……允…五月。《合集》17987
…大…□午益,之日允…六月。
…方… 《合集》18802
…保于母辛宕…之日不。六月。《合集》23432
□□〔卜〕,出,〔贞:〕…庚…〔〕,益。之日允。六月。
《合集》26773
(1) ……
(2) 贞:…冓… 一
(3) 贞:不其…
(4) 贞:不其衣…
(5) 贞:其雨。七月。 《合集》18813
□未〔卜〕,鱼…沁…擒…八月。《合集》22370=《合补》7248
乙卯卜,丙出鱼,不沁。九月。《合集》20738
贞:其〔风〕。十月。才(在)甫鱼。《合集》7894
贞:今日其雨。十月。才(在)甫鱼。《合集》14591
丙寅〔卜〕,□,贞:……十月。 《合集》18810
贞:祊宗户亡匄。
贞:来丁巳昜日。十月。
贞:翌丁卯益。
贞:〔翌〕丁卯不其。之日允不□。 《合集》18803
……
丙寅卜,卜出,贞:翌丁卯,益。
壬申卜,出,贞:丁户亡匄。
辛卯卜,贞:来丁巳昜日。十月。
贞:不其昜日。□。《合集》26764=《怀特》1267
□□〔卜〕,□,贞:不其。十月。《合集》26791
癸巳卜,〔贞:〕翌乙未〔〕,益。十□月。《合集》40800
…王渔。十月。《合集》10475
□〔子〕…王渔。十月。《合集》10476
辛未卜,贞:今日,。十一月。才(在)甫鱼。
《合集》24376=《合集》18804
乙亥〔卜〕,□,贞:其…衣于亘,〔不〕冓雨。十一月。才(在)甫鱼。
《合集》7897
□卯卜,出,〔贞:〕今日…之日…十一月。 《合集》24147
庚寅卜,争,贞:彡,叀甲寅。十二月。才(在)。
…擒。 《合集》15455
乙未卜,贞:获。十二月,允获十六,以羌六。 《合集》258
为便于更清楚地观察卜辞渔猎月份分布情况,清单如下:
100.png

上表中的“渔”是指王渔之动词渔,不包括子渔之名词渔

由上表知,以捕鱼次数由多到少依次是10月9次;6月6次;11月3次;12月2次;5月2次;1、7、8、9月各1次。2、3、4月无。这个结果与杨说略有出入。
通过统计,杨先生发现商时的人们已注意合理利用资源,也就是说商代也许已有休渔制度。兹将杨先生的相关论述转引如下:
商人捕鱼多在九至十二月进行,特别是10~12月为多。古时人们很重视“顺时取物”的自然规律。《礼记·王制》“獭祭鱼,然后鱼人入泽梁”。孔颖达疏引《孝经纬》云:“兽蛰伏,獭祭鱼,则十月也”。十月举行獭祭后,才准入泽捕鱼。这是因为到了冬季,小鱼已长大,又没有母鱼产子问题,这时开禁捕鱼,有利鱼类资源的保护。《国语·鲁语上》记载了一则鲁国太史里革阻止鲁宣公在夏天捕鱼的故事:
宣公夏滥于泗渊,里革断其罟而弃之,曰:“古者大寒降,土蛰发,水虞于是乎讲罛罶,取名鱼,登川禽,而尝之寝庙,行诸国,助宣气也。乌兽孕,水虫成,兽虞于是乎禁罝罗,矠鱼鳖以为夏犒,助生阜也。鸟兽成,水虫孕,水虞于是乎禁罝罜,设穽鄂,以实庙庖,畜功用也。且夫山不搓蘖,泽不伐夭,鱼禁鲲鲕,兽长麑。鸟翼卵,虫舍蚔蝝,着庶物也,古之训也。今鱼方别孕,不教鱼长,又行网罟,贪无艺也。”
里里革讲“大寒降,土蛰发”这段时间内主管鱼类资源的“水虞”才让捕鱼。因这时鱼类已成熟长大,正是取鱼季节。“土蛰发”即开春,此后就禁捕了。因此时正是“水虫孕”之时,母鱼怀孕产子,故不可捕捉。鲁宣公违背时节,设网在泗水中捕鱼,听了里革的一番话后,不但未责备里革把鱼网砍破而扔掉的行为,还承认错误,说“吾过而里革匡我,不亦善乎”,并称里革为“良罟”,让“有司”将里革的话记录下来,加以长期保存,以便随时提醒他。
里革向鲁宣公讲的这番话,他称为“古者”,“古之训”,乃是引经据典而不是他的发明。可见这种“鸟兽孕”、“水虫孕”时禁止捕鱼狩猎的措施,当是来自前朝前代的“古之训”。我们在甲骨文中看到,商人常在10至12月份捕鱼,可以推知,商代也当已有这样的制度。
根据古书的记载,獭祭一年要举行两次,十月和正月各一次。十月獭祭如《礼记·王制》所讲是开禁捕鱼,正月獭祭是禁止捕鱼。《礼记·月令》有正月“獭祭鱼”,孔颖达认为是“獭一岁再祭鱼”。正月獭祭后“虞人不得入泽梁”,以便让鱼类产卵繁殖、生长。
杨先生关于商代休渔制度的见解发前人所未发,对于深入认识商代社会制度很有帮助。我们相信商代确有禁渔休渔制度。《逸周书·大聚解》载有周武王和周公的一段对话。武王克商以后,为了抚国绥民,就考察殷政,他在和周公讨论殷政时,周公说:“旦闻禹之禁:‘春三月山林不登斧,以成草木之长;夏三月川泽不入网罟,以成鱼鳖之长。’”从周公这段话里我们可知,夏朝时代就已有顺时取物,保护生态的意思。如果说禹之禁只能作为夏朝而不能作为商朝的例证的话,那么,我们还可以举出商末的例子。还是《逸周书》,周文王受命的第九年,即殷纣王帝辛四十一年,周文王临终之前告诫太子发,要“厚德广惠,忠信爱人。山林非时不升斤斧,以成草木之长;川泽非时不入网罟,以成鱼鳖之长;不麛不卵,以成鸟兽之长。畋渔以时。”《史记·殷本纪》:“汤出,见野张网四面,祝曰:‘自天下四方,皆入吾网!’ 汤曰:‘嘻,尽之矣!’乃去其三面。”《吕氏春秋·异用》亦曰:“ 汤见祝网者置四面。其祝曰:‘从天坠者,从地出者,从四方来者,皆离吾网。’ 汤曰:‘嘻,尽之矣,非桀其孰为此也!’ 汤收其三面,置其一面,更教祝曰:‘昔蛛蝥作网罟,今之人学纾。欲左者左,欲右者右,欲高者高,欲下者下,吾取其犯命者。’汉南之国闻之,曰:‘汤之德及禽兽矣。’四十国归之。” 这些都是殷人注意生态保护的直接证据。
不过,必须强调的是,我们虽知商代确可能有禁渔,但并不能确定他们禁渔的时间与《礼记》所讲的时间完全相同。虽然,我们已知商代10月是取鱼最为频繁之月,2、3、4三个月是禁渔之月,但我们并不主张将卜辞十月取鱼与后代的十月取鱼相提并论,原因是殷商历法与周代及其以后的历法是否一贯这一问题我们并不清楚。所以要想将商代与后代的禁渔制度加以比较还很困难。按照传统的说法,夏商周三代行用的并不是同一种历法。东周到汉代的文献都说是夏正建寅,殷正建丑、周正建子。《史记·历书》说“夏正以正月,殷正以十二月,周正以十一月。”《逸周书·周月解》也说:“其在商汤,用师于夏,除民之灾,顺天革命,改正朔,变服殊号,亦不相沿,以建丑为正,易民之视,若天之大变,亦一代之事。”尽管古书言之凿凿,可现代学者并不认同。多数学者认为所谓“夏正建寅,殷正建丑,周正建子”的三正在中国历史上并不曾存在过。上古历法的建正尚不固定。利用甲骨文材料研究殷历者多不相信“三正”说,他们一般都是根据甲骨文所见的月份和气象及农业资料来拟定殷历的岁首。虽然采用的材料大致相同,可得出的结论却有很大差别。董作宾先生仍然相信殷正建丑说;常正光主张殷正建巳,认为“夏四月乃是殷历的一月”; 温少峰、袁庭栋主张殷正建辰,即“夏历三月为其岁首”;郑慧生主张“殷正建未”,即夏历六月为殷首;王晖、常玉芝主张“殷正建午”,即夏历五月为殷一月。张培瑜、孟世凯主张殷代岁首没有严格的固定,是建申、建酉、建戌,即夏历七月、八月、九月即秋季的几个月内;徐凤先提出帝辛时代岁首是在子月、丑月或寅月。帝乙时代历法的岁首确实有过变动。如果按照王晖、常玉芝先生主张,商代的9月就是夏历的1月,商代的12月就是夏历的4月。如果按照这种算法,那么,商代禁鱼的季节按夏历是10-12月,禁猎在夏历的10-12、2、8月,这与古典文献中所说的夏三月禁渔,春三月及初夏禁猎的说法不符。《周礼·天官·人》云:“掌以时故为梁”。 《周礼订义》引贾公彦疏曰:“取鱼之法,岁有五。《月令》孟春云:‘獭祭鱼。’此时得取,一也。《季春》云:‘荐鲔于寝庙’者,二也。《鳖人》云:‘秋献鱼’,三也。《王制》云:‘獭祭鱼,然后虞人入泽梁’。与《孝经纬》云:‘阴用事,木叶落,獭祭鱼’同时,是十月得取鱼,四也。獭则春冬二时祭鱼也。潜《诗》云:‘季冬荐鱼’与《月令》:‘季冬,渔人始鱼’同,五也。惟夏不取。”孙诒让《周礼正义》之疏与此仿佛:“掌以时䱷为梁”者,《礼运》注引并作‘渔’,古用叚字,今用正字也。……贾疏云:“取鱼之法,岁有五。案《月令》孟春云:‘獭祭鱼。’此时得取,一也。季春云:‘荐鲔于寝庙’,二也。又案:《鳖人》云:‘秋献龟鱼’也。《王制》云:‘獭祭鱼,然后虞人入泽梁’。与《孝经纬·援神契》云:‘阴用事,木叶落,獭祭鱼’同时,是十月得取鱼,四也。獭则春冬二时祭鱼也。案:潜《诗》云:‘季冬荐鱼’与《月令》:‘季冬,渔人始鱼’同,五也。惟夏不取。案:《鲁语》宣公夏滥于泗渊,以其非时,里革谏之,乃止。案:《王制》孔疏谓正月虽獭祭鱼,虞人不得入泽梁”,与贾说异,未知孰是。窃谓贾一岁三时五取之说,杂摭旧文言之。实则四时宾祭,随月可取鱼。惟夏滥之禁,《国语》有明文。《周书·大聚篇》云:‘禹之禁,夏三月,川泽不入网罟,以成鱼鳖之长。’亦可证夏不取鱼之说。然大祭祀、宾客,俎实有鲜鱼,则亦有特取之法,故不在禁例矣。”孙诒让说可谓通达之论。
对于上述殷历岁首的研究结论,作为外行我们很难折衷一是,但我们愿意将我们发现的田、渔猎卜辞中的记月卜辞的分布特征揭举出来,以期得到历法学者的赐教。
根据我们整理的结果,田、渔卜辞有以下3个突出特点:
(一)商王出猎的月份是7、8、9、10、11、1、5月; 2、3、4、6、12月不猎。
(二)出渔的月份是10、6、11、12、5、1、7、8、9月;2、3、4月不渔。
(三)2、3、4三个月不猎不渔,此恐非偶然。
我们曾将这些资料与各家拟定的殷历排比一下,结果很有趣:
2000.jpg
3000.jpg



对照上表可知,温少峰、袁庭栋所拟定的历法基本上符合文献所说的狩猎和渔猎之制度。常正光需解释何以初夏4月取鱼的问题。常玉芝必须解释卜辞为什么会在农历5月狩猎、夏季取鱼?郑慧生面临同样的问题,即必须解释卜辞为什么会在农历5月狩猎、夏季取鱼? 张培瑜、孟世凯及徐凤先因岁首不固定,如果建申则在8、9、10月禁渔禁猎,此与文献相悖;建酉则在9、10、11月禁渔禁猎建戌则在11、12、1月禁渔禁猎。取鱼的时间建申则在4、5、6、7、12;建酉则在5、6、7、8,1月,建戌则在6、7、8、9,2月。出猎建申则在1-5、7、12月;建酉则在2-6、8、1月;建戌则在3-7、9、2月。完全打乱农时,与文献无一相合。若依徐凤先拟定的岁首,其结果如下:
建子:禁猎禁渔期12、1、2月;
建丑:禁猎禁渔期1、2、3月;
建寅:禁猎禁渔期2、3、4月;
建子:出猎期5-9月;11、3月;
建丑:出猎期6-10、12、4月;
建寅:出猎期7-11、1、5月;
建子:取鱼期8月;3、4月;
建丑:取鱼期9月;4、5月;
建寅:取鱼期10月;5、6月;
这个结果是,殷人田猎渔猎及其禁渔禁猎与文献所载完全颠倒。
总体感觉殷代的历法有点儿乱,殷历岁首除无主张建卯、建亥者,其余的10个月从建子到建戌皆有。若拿上述任何一家拟定的殷历套用,就会存在两大问题:1.田猎渔猎有悖于农时和生孕,不管历法学家怎么协调文献材料、出土文字、周祭制度、天文气象等等复杂关系,但我们相信,殷代先民做事不会悖于农时,顺时取物是他们的基本原则。若一定要从上述诸说中选用一种来解释商代的渔猎田狩制度的话,我们寕取温、袁说,因为他们拟定的殷历大体上能够解释殷代的渔畋制度。我们相信一般情况下,殷人夏不取鱼。取鱼以秋、春两季为常,夏季为变。由祭祀卜辞知,殷人一年三百六十天无不祭之日,故特取之法亦在所不免。

客案:常教授赞同温、袁岁首辰正说,笔者定卯辰已三正游移说。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