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72|回复: 3

乾坤客学风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11 11:0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乾坤客 于 2019-6-11 11:43 编辑

一、为什么学风水
笔者学风水,不是仅学其术,更学其道。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太一生水。(发掘资料内容(1)——湖北省荆门市博物馆。荆门郭店一号楚墓[J].文物,1997,494(7):35)荆门市博物馆.发掘资料内容(2)郭店楚墓竹简[M].北京:文物出版社,1998:1)
人是万物之一大,故欲知其源而得其流,知其始而善其终,追本溯源,不可不知“风水”。
风者动气也,水者,凝气也。
太一者,自然万物之最本根者,其大无外,其小无内,存于万物;万物皆有太一。知太一可通万物。。
太一者,散者为气,气为虚,无形;凝而为水,水为实,有形。有无同出,无无虚之实,无无实之虚,此二者同出而异名,并称为玄。
玄之又玄,故有玄关。玄关乃众妙之门。
故学风水首重玄关。
资料:《太一生水》是1993年秋,荆门市博物馆考古工作人员在湖北省荆门市沙洋县郭店村抢救性清理发掘了郭店一号楚墓M1发掘出的竹简。


大一生水,水反辅大一,是以成天。
天反辅大一,是以成地。
天地也,是以成神明。
神明复相辅也,是以成阴阳。
阴阳复相辅也,是以成四时。
四时复辅也,是以成凉热。
凉热复相辅也,是以成湿燥。
湿燥复相辅也,成岁而止。
故岁者,湿燥之所生也湿。
燥者,寒热之所生也。
寒热者,四时者,阴阳之所生。
阴阳者,神明之所生也。
神明者,天地之所生也。
天地者,大一之所生也。
是故大一藏於水,行於时,周而或始,为万物母。
一缺一盈,以己为万物经。
此天之所不能杀,地之所不能釐,阴阳之所不能成。
君子知此之谓天道贵弱。
削)成者以益生者。
伐於强,责於坚,以辅柔弱。
下,土也,而谓之地。
上,气也,而谓之天。
道亦其字也,青昏其名。
道从事者必托其名,故事成而身长。
圣人之从事也,亦托其名,故功成而身不伤。
天地名字并立,故过其方,不思相当。
天不足於西北,其下高以强。
地不足於东南‧其上卑以弱。
不足上者,有馀於下。
不足於下者,有馀於上。


因大一藏於水,行於时,周而或始,天不能杀,地不能釐,阴阳不能成,故知太一生水,水反辅大一,是以成天。人法地,地法天,天人合一,求人和必求于地利,求地利必求于天时。圣人欲从事,必亦托其名。学风水,学圣人之道焉,托“风水”之名矣。不知圣人之道而施“风水”之术,岂不怪哉。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1 11:58: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乾坤客 于 2019-6-11 13:26 编辑

二、风水乃生死之道也
风水者,有阳宅,有阴茔。
阳宅者,生时之道;阴茔者,死后之道。
生时之道易通,死后之道难言。
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高堂明镜悲发白,朝如青丝幕成雪。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
日月恒久,亦有晦明。
人生苦短,岂无悲欢。
阴阳循环,视死如生。
生死之道,无非如是。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9-6-11 13: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乾坤客 于 2019-6-11 13:33 编辑

三、天时、地理、人和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固是不刊之论;
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亦为智者明言。
天覆地载人在中,天动地静人变通。
天上星辰数不清,抓取九星为一统。
地上水陆载万物,中国只认九州同。
人间男女有老少,不外人事性和命。
一阴一阳之谓道,天时地理人亦同。
天人合一,推天道以明人事。
地人合一,推地理以观性命。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9-6-21 10:28: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乾坤客 于 2019-6-21 21:26 编辑

四、风水的源流
(一)最早的风水是与天象相关的
最早的带有风水意味的墓葬,现在要数到西水坡遗址。


1987年5月至1988年9月,文物部门配合引黄调节池工程队,在濮阳县城西南隅西水坡,发掘出仰韶文化时期三组蚌砌龙虎图案。第一组45号墓穴中有一男性骨架,身长1.84米 ,仰卧,头南足北。其右由蚌壳摆塑一龙,头北面东,昂首弓背,前爪扒,后腿蹬,尾作摆动状,似遨游苍海。其左由蚌壳摆塑一虎,头北面西,二目圆睁,张口龇牙,如猛虎下山。此图案与古天文学四象中东宫苍龙、西宫白虎相符。在此墓东、西、北三小龛内各葬一少年,其西龛人骨长1.15米,似女性,年约十二岁,头有刃伤,系非常死亡,像殉葬者。


距45号墓南20米外第二组地穴中,有用蚌壳砌成龙、虎、鹿和蜘蛛图案,龙虎呈首尾南北相反的蝉联体,鹿则卧于虎背上,蜘蛛位于虎头部,在鹿与蜘蛛之间有一精制石斧。再南25米处第三组是一条灰坑,呈东北至西南方向,内有人骑龙、人骑虎图案。这与传说“黄帝骑龙而升天”、“颛顼乘龙而至四海”相符。另外,飞禽、蚌堆和零星蚌壳散布其间,似日月银河繁星。其人乘龙虎腾空奔驰,非常形象生动,具有很高的美学价值。

西水坡1.jpg 2.jpg
3.png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冯时教授发现,濮阳西水坡45号墓与中国古代天文学颇有渊源。

西水坡M45中龙虎陈设很容易使人联想起中国传统天文学“四象”体系。“四象”中只有“两象”是和当时只有冷暖两个季节相适应的。

中国天文博物院的尹世同先生论述:“濮阳西水坡45号墓天文图之所以被证实,关键在于北斗,如果没有北斗,龙和虎是可以作为其他方面解释的…就中国天文学的产生和传统文化的发展的角度衡量,北斗的地位和作用,实比龙虎更为重要,值得注意。”

“二十八宿”又称“二十八星座”,是古人观测行星、记录特殊天象的背景,也是绘制星图、制定历法的基础,是中国古代天文学体系的主体部分之一。中国古人在观测天象时,把依古天球黄、赤道带分布的二十八宿析为四宫,这样在东、南、西、北四宫中各有七星。为了便于识别和记忆,古人将每宫的星象分布分别想象为一种动物,即东宫苍龙,南宫朱雀,西宫白虎,北宫玄武,这就是今天人们常说的“四象”。

古人又把北天区域命为中宫,中宫内的北斗七星,终年不没入地平线,一年四季都能被看到。同时,北斗的位移明显而有规律聿,民间的一切节令无不与它有关,所以,古人把北斗七星作为其授时形象,即时间的指示星。在45号墓中,东宫的苍龙,西宫的白虎已经确定,那么北斗又在何方?

冯时教授将目光盯在了位于墓主人北侧的蚌塑三角形图案及其附近的两根胫骨。可以判断这是一个明确可识的北斗图案,位居北方的蚌塑三角形表示斗魁,东侧横置的两根胫骨表示斗柄。斗魁用蚌壳,表明斗魁指天,在上;斗柄用人腿骨,表明斗柄指地,在下。如果我们对北斗的推证成立,那么,墓中的蚌塑龙虎就只能作为星象来解释,这样本来孤立的龙虎图像因为北斗的存在而被自然地联系成了一个整体,西水坡45号墓中的蚌塑图案正是一副二象北斗星象图。
将M45中的全部遗迹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我们发现墓中三具殉人的位置很特别,他们并不是被集中摆放于墓穴北部比较空旷的地带,而是分置于东、西、北三处,经过鉴定,他们都属于12-16岁的男女少年。这些事实使我们不得不将墓穴表现的这些奇异现象与《尚书·尧典》的记载加以联系,在这部书里,古人当时已有一个很完整的文化观念,认为春分、秋分、夏至冬至是由四位天文官分别掌管着,即所谓的“分至四神”。那么这个墓中的三个孩子可能就是分别象征司掌春分、秋分和冬至的神。墓葬中呈现的这一切意味着当时的古人已经基本上掌握了回归年,也就是说,最原始的历法很可能产生了。同时,也证明中国的早期星象在六千多年前已经形成了体系,尽管这些答案的象征意义十分强烈。
濮阳西水坡遗址的三组蚌图遗迹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发现的,据文献记载,从濮阳到山东省的巨野一带,是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大型沼泽地,名曰“雷泽”、“雷下泽”。对于该处遗址考古人员做了大量工作,经钻探知道,该遗址是中间高四周低的丘岗,最低处有泽泥存在,沼泽地盛产贝类动物,所以这里蚌壳丰富,是蚌塑图案取之不尽的材料。
这个墓葬是谁的呢?考古学家为什么会在这里发现进行探掘呢?
1989年,经过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实验室对西水坡蚌壳进行C14测定,并经树轮校正,年代为距今6460±135年。学术界专家们称誉之为“中华第一龙”,濮阳也成为龙的故里。
南海森  、崔宗亮先生著有《颛顼与西水坡遗址》一文,可以参看。http://www.360doc.com/showweb/0/0/843902534.aspx
《山海经·海外北经》:“务隅之山,帝颛顼葬于阳,九嫔葬于阴。”《山海经·海内东经》:“汉水出鲋鱼之山,帝颛顼葬于阳,九嫔葬于阴,四蛇卫之。”《山海经·大荒北经》:“东北海之外,大荒之中,河水之间,附禺之山,帝颛顼与九嫔葬焉。”这里,关于颛顼的葬地有务隅、鲋鱼、附禺,实为同名异音。鲋鱼(务隅、附禺)指哪里?《通典》:“顿丘有鲋鱼山,颛顼所葬之处,今名广阳山。”《太平寰宇记》:“顿丘县有鲋鱼山,在县西北三十里。”《山海经》“务隅之山”下注‘颛顼冢’“今在濮阳故帝丘也。一曰顿丘县城门外,广阳里中。”可见,颛顼葬地在顿丘县西北广阳里中。类似的记载还有《水经·洪水注》:“淇水历广阳里,迳颛顼冢西。”《史记集解》皇览:“颛顼冢在东郡濮阳顿丘城门外广阳里中。顿丘者城门,名顿丘道。”《史记索隐》皇甫谧:“据左氏,岁在鹑火而崩,葬东郡。”《帝王世纪》:“颛顼葬顿丘南。广阳里,古冢。”顿丘县原属开州,后归滑县,新中国成立后,又归属内黄。清乾隆《滑县志》中有关于“鲋岭”(即鲋鱼山)的记载:“鲋岭。即鲋禺岭山,在城东北七十里,颛顼、帝喾之陵寝在焉。”据此考证,颛顼葬地即位于今内黄境内的二帝陵。

关于考古学家为什么在这里探测,亲自参加探掘的网友lh1041老先生写有《考古、盜墓和風水——我的自供狀》,可以参看。

http://www.doc88.com/p-5426266962258.html

我原文照搬:


    哈!valley真厲害,我老頭子怕什麼他就說什麼!說的我老頭子兩腿發軟,惶惶不可終日。照正常的戲路,我現在應該拈須微笑,兩眼朝天,作深沉狀,“一分神秘,十分財利;十分神秘,百分財利”嘛!可是我老頭子沒有料呀,這個架勢端不起來呀,為了不被目光如炬的法眼高人洞穿我在風水上不學無術的真面目,我先此向各位提交一份書面口供,以立此存照,以後我若得意忘形,請拿出這盆冷水來潑我。           我,一個退休的老頭,屬於混吃等死的那類人。兒時在北京城胡同裏混大,因為跟一幫子八旗閒人作過鄰居,而這幫遺老遺少手裏多少都有一些個古董古書什麼的,所以耳濡目染,酷愛文物鑒定和版本考訂,因而學了考古。但在這個圈子裏混了大半輩子,也沒混出個人樣兒來,寫的幾部書,我看將來也是給人墊桌腳、引灶膛的廢料。到了黃土埋半截兒的時候,正好趕上鄧公主政,國勢日盛,老家廣東也富得流油,我是貪慕烈火烹油、鮮花簇錦的,所以瞅了個機會溜回老家,沒什麼事兒就在家裏呆著,再不然就上海南島去貓著,有事兒找我,我就北上看看,能出多大力出多大力。一句話,準備把喪葬費就交給廣州的火葬場了。

    我懂不懂風水呢?valley說我懂,可是天地良心,我老頭子真不懂!不信?我說說看,您自個兒評評。      搞考古,在中國搞考古,您想不接觸那些東西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們畢竟是1949年後才接受大學教育的一代人,您說要把這些個東西當回事兒,那也是不可能的。年輕時看這些就一個心思,把它當文獻看,想不看?不行!這是大學裏留的作業!      真的接觸到類似風水學的東西,還是畢業後做田野考古時的事兒。不知各位有沒有耳聞,其實在民國時代現代考古學逐漸引進中國時,就發生一個很大的問題,這個問題既不是中國舊有的類似考古的金石考據學術和現代考古學衝突的問題,也不是現代考古學的理念、工作方法怎麼和文獻考據金石之學相結合的問題,而是一個實踐上的問題:中國歷史悠久,幅員遼闊,地下歷史遺藏豐富。但另一個問題是文化摧殘的次數也極多,遺留至今的史料很多是斷簡殘篇,無以為據;又或者是道聽途說,不足為據。而且中國有一個不好的傳統,改朝換代之際往往喜歡焚燒前代遺跡,不論是出於克制前朝王氣的心理也罷,出於新朝新氣象的需要也罷,反正是一把火給你燒了個“一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再加上災害頻仍,水泡土掩,因此中國的地面歷史遺跡,除去宗教、祭祀性質的建築保存相對比較完好、建築基址相對比較固定以外,其他的人類活動遺跡,大多在地下,地面上延續幾百年的人類世俗社會活動遺跡是不多的,千年以上更不用說了。      基於上述情況,那麼要確定一個歷史遺跡的地點,往往很困難,借助於地望學考據研究嗎?是有助於縮小範圍,但也無法唯一確定!比如當年考究商代初期的王都遺址時,用地望學考證就提出過影響程度大小不同的十一種假說,但同期的商代王都只有一個呀!現在大家都知道了,那就是鄭州商城,年代學標尺在公元前17世紀左右,是我國當時發現的最早的具有一定規劃佈局的都城遺址,並且擁有完整的防禦體系!但當時有十一種假說!搞得人雲山霧罩、一頭霧水,做實踐工作的人跑斷了腿還不一定對!而且地望考據就算只提出一種假說,它往往只能提供一個面,對於城市遺址這樣大規模的遺址可能沒什麼,多測幾個點或許能找著,但墓葬呢?村落呢?小規模遺址就不能靠這種方法一錘定音了。
      在國民政府時代,中央研究院考古所李濟他們逐漸摸索出了一套定點辦法,一套搬不到臺面上的辦法,沒有形成制度的辦法,大家心知肚明、心照不宣但有時很有效的辦法。李濟他們處於亂世,囿於局勢和經費,這個辦法也只能是起個頭,並沒有一定的模式;後來1949年後,國勢大定,中國科學院考古所和各大學考古系就把這種辦法形成一套隱性的固定制度,用以輔助工作了。那麼,怎麼定點?用什麼辦法定點?等老頭子先撒泡尿咱再接著說……      中央研究院考古所李濟他們想出來的輔助辦法是什麼呢?當然,主要辦法還是:第一、文獻資料搜集。第二、田野調查和民情訪查。第三、地望考據。這三步是必須做的,不這樣做就會摸錯路,這樣做了就算摸錯路也錯不到哪兒去!這或許可以比作你們風水學裏的“尋龍”。如果前三步足以確定位置,那就發掘試試看,實在不行的話——第四、找盜墓賊!這就好比你們風水學裏的“點穴”了,哈哈……


      哈哈!說了半天跟一幫鬼鬼祟祟、上不得臺面的人拉扯上了。不過沒關係,盜墓賊在中國歷史上一直可以稱為考古學先驅,中國的傳統考據學術就是建構在以盜墓賊為基礎、以學者為上層建築這種組合之上的。比如,著名的《汲塚竹書》也就是《古本竹書紀年》不就是晉武帝太康二年汲郡盜墓賊不準在盜挖戰國魏安釐王墓時發現的嗎?gdjwarzqlk
      到底怎麼檔子事兒?聽我慢慢說來。


      李濟他們這一代的考古人在早期作田野考古時,總是發現有一幫子人鬼鬼祟祟地跟在他們周圍,那時他們還沒有意識到這是盜墓賊,以為是綠林好漢的哨探前來踩點,準備宰他們這只肥羊,一時間惶惶不可終日,一度還請了當地的軍閥隊伍做保鏢。不過,這樣也就誤打誤撞讓他們發現了事實真相。大家知道,民國時代往往是兵匪不分、兵匪一家的,請來做保鏢的軍閥隊伍頭目到了現場,一看形勢就明白了大半,跟李濟他們說,這幫夥計跟你們也算得上是同行,不是綠林響馬,別怕!


      考古者們跟那位老兵油子一開聊,總算弄清楚這幫傢伙是盜墓賊,作的是給各大商埠的古董行供貨的買賣,現在跟著他們是為了撿漏!也就是專挑他們經常逗留的地方盯著,如果他們開掘,就撿點殘湯剩水;如果他們不開掘或者開掘沒有收穫,那麼待他們撤離後在附近範圍內按照盜墓賊自己的辦法定點開掘。


      北京城有一句老話:“聰明不過溜子(小賊),伶俐不過老公(太監)。”這幫盜墓賊真是大行家!我現在想起來都佩服!老廣州說:“蛇有蛇路,鼠有鼠路。”誠哉是言!所以說,有時還真別說人家怎樣怎樣,一行人有一行人的活法兒,任何社會,在不踩線、不違禁、不犯法的情況下,活得比別人好,還就他媽是一種本事!


      在民國時代國民教育水準極其低下的情況下,這幫子盜墓賊不可能有什麼文化吧?不可能懂什麼文獻考據、地望研究、田野考古、民俗訪查吧?沒關係!老子是不懂!可不是還有你呢嗎?我跟著你,我吊著你,我盯著你,你吃肉我喝湯!你挖著國寶,我就撿個漏,沒準兒你一晃神兒,還真給我漏那麼一件半件的呢?又沒準兒你挖到一半兒國民政府經費供不上來,你撤了呢?還沒準兒你找了半天沒找著,俺們給找著了呢?都不好說!反正一句話,俺們是想挖著寶貝,但是可著勁兒滿世界亂摸總不如跟著你強吧?你到哪兒俺們就到哪兒,你收兵俺就接茬兒幹,這回不行還有下回!


      當時現代考古學剛傳入中國不久,但是中國的現代考古工作從一開始就和盜墓賊如影隨形般地共同生長。這幫沒文化的盜墓賊是當時中國的最底層!您想,在那個時候,生活稍過得去的農民哪個不是在自己那一畝三分地裏頭呆著?哪個不是老婆孩子熱炕頭?誰他媽犯得上滿世界亂跑,天天兒晚上跟死人堆裏混飯吃?但是就是這一幫人,為中國的考古事業在發軔之初出了一把大力!別的先不說,就說“洛陽鏟”,中國獨有的考古鑽探工具,現在全世界都說好使,哪兒來的?天地良心,老天作證,從盜墓賊手裏頭學來的!那是盜墓賊的定點工具之一!


      即使物探、航拍、GPS等現代科學技術已被運用於考古工作中,但盜墓賊的功夫仍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因為所有現代技術定的都是面,盜墓賊定的是點,定不了這個點,他就沒飯吃、就得餓死!比如,今年三月份開掘出來的的陝西周公廟西周早期大墓,最後敲定就是用的老盜墓賊們傳下來的功夫。這可是一座天子規格的大墓啊!過去沒發掘過這樣高規格的西周同期墓葬啊!以至於當時海外盛傳說中國發現了周公墓葬!是不是周公墓葬還不好說,從地望學看有這個可能性,但是主要還得依賴於深入清理、研究發掘出來的資料才能得出初步結論,但這個墓葬是天子一級的規格基本可以確定了。西周初年,武王伐紂定鼎,越二年而崩。成王年幼,周公旦代攝王政,平管、蔡、武庚之亂,立洛邑,分封諸侯以藩籬天子,制禮作樂;越六年歸政成王,作《無逸》以戒之。崩,以天子之禮葬之。所以說,這個墓葬是周公墓葬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但無論如何,是西周早期某個天子級別的墓葬基本可以確定。


      所以呀,我老頭子一輩子不敢小看社會最底層的人們,他們的智慧都是從生存中磨出來的,這些東西可能粗鄙、沒有體系、上不得臺面,但卻有效。


      1949年後到文革前,為進一步開展考古工作,國民政府中央研究院考古所的一些行之有效、然而由於社會原因沒來得及形成制度的辦法,也延續下來並在中國科學院考古所以及各大學考古系形成隱性制度。一些名動江湖的盜墓賊被政府徵用作為考古隊的成員,從此結束江湖生活,登堂入室了。而我老頭子的正題陳述也就開始了。


      盜墓賊的局限性在哪里呢?就是沒文化!他們不懂得什麼叫文獻考據、地望研究、田野考古、民俗訪查……等等這些東西,他們就是一門心思要挖寶貝,挖著了就出手,就拿錢,就有飯吃,就活得好。考古者呢?懂得什麼叫文獻考據、地望研究、田野考古、民俗訪查……但是這些東西甚至包括物探、航拍、GPS等現代科學技術都只能幫你定一個面,在這個面上摸來摸去未必能有收穫,而且實踐證明大多沒收穫;可是考古隊前腳剛走,盜墓賊後腳就給你把東西掏了,回頭轉過來只能跳著腳罵娘。


      那好,這兒有人問了,盜墓賊既然有本事定點,那他還跟著你們幹啥?自己發財去不就完了麼!


      不對!他們有本事定點,可沒本事把這個考古面圈住呀,他們自己幹,最大可能的結果就是定了點後挖下去挖不到古墓葬,挖出一塊太極暈來!這東西對這些底層農民出身的流氓無產者可沒什麼用!任何人到了最底層他就只認識錢,有錢什麼都好說,沒錢什麼都別說!什麼“寅葬卯發”、“五世其昌”對這些無田無土、漂泊江湖、無妻無子的人都是瞎扯雞巴蛋!


      我們考古隊的盜墓賊老頭告訴我,當年每當他們撲空後,為了補救損失,往往就在當地找一個稍有名氣的陰陽,也就是風水先生,講好價錢後帶陰陽去認地,這是唯一可行的辦法。這老頭跟我說:“那時的陰陽都黑著呢!一塊好地,我帶他去認,就他媽十五塊大洋,這賣屄養的一轉手就能倒騰至少二百塊白花花的大洋!”


      我問他為什麼不自己賣?老頭說:“陰陽都是立地生根的買賣,一塊地界兒的陰陽有一塊地界兒的主顧,咱是生人(盜墓賊從不在自己家鄉討生活,所謂“兔子不吃窩邊草”、“打死不現熟人眼”!),哪兒尋摸主顧?咱後頭還跟著一幫夥計張嘴要飯吃呢不是?還不趕緊的把地出手,好奔別處攬活兒去?再說了,自己找主家,主家還能信得過你外鄉人?到了還得找陰陽給他拿主意,白耽擱幾天功夫不說,到時陰陽一使壞,給主家咕叨兩句,買賣就得黃!那可就白便宜這幫賣屄養的了,他踩准了點兒,回頭還能賣錢!”


      所以,從成本效益來說,盜墓賊盯著考古隊,那是以最小成本獲取最大利潤的經濟行為,因為盜墓賊的目標是挖寶,不是尋龍點穴,之所以點到穴那是為了挖寶而產生的副產品。這樣,從上世紀二十年代開始,到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為止,長達四十年的考古者和盜墓賊的合作就此產生。




      在1949年前,雙方採取“你吃肉我喝湯”的合作模式,有重大價值和標本意義的文物歸考古者,其他的歸盜墓者還有當地鄉民。那個時候,雙方的合作是鬆散的,沒有一定模式,通常用盜墓者的行話說:“你們能支得起鍋(開掘活動),俺就撿點剩的吃;你們支不起鍋,俺們再來支;你要讓俺給你支鍋,咱就談好怎麼分成,要麼給俺分塊肉(發掘所得),要麼給俺現大洋。”


      1949年後,盜墓者在嚴厲打擊和社會制度變革的雙重壓力中由遊民變成了固定居民,而在與西方世界隔絕、大陸只有廣州一個對西方世界貿易口岸的國際貿易體制中,在國內所有古董行逐步變為公營事業的國內古董交易體制中,盜墓這個行業已經對這些在土地改革中分得田地的底層農民失去吸引力。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都回到鄉下務農了,另有一些手段高超的人被政府徵用編入了考古隊,協助作一些輔助性的工作。


      在五、六十年代,大陸的社會氛圍整體來說有一股奮發進取的勁頭,當時的意識形態也提倡知識份子向底層勞動人民學習,在考古界來說,對考古學家也好、考古系學生也好,要在業務上具體落實這個號召,其中的內容之一就是向這些盜墓賊學習他們的專長,學過來結合現代考古學的理論知識和技術手段,為考古發掘服務。


      文革興起後到七十年代中期,考古界也就基本沒有大的活動了,這些個前盜墓賊、現任考古隊員也就基本歇了;七十年代中期起,以湖南長沙馬王堆發掘為標誌,考古活動逐步恢復,但這些傢伙也都老的老、死的死;改革開放後,考古活動日益繁榮,盜墓活動也因開放而復蘇,但是盜墓賊已經是嶄新的一撥兒年輕人,而且他們從整體上來說和老的盜墓賊已經沒什麼傳承上的聯繫了,倒是我們好像成了老盜墓賊們的衣缽傳人,哈哈!滑稽!滑稽!!而且現在的盜墓賊們和考古界也沒什麼合作了,因為他們中間不乏極高知識水準的人,不乏極先進的裝備,雙方沒有合作的需求,反而成了利益對立的競爭者,老廣州講話:“手快有,手慢冇。”不過,有一點還是沒變,盜墓賊還是盯著考古隊!


      這裏講一下考古隊和盜墓賊一段鬥智的掌故。當年衛聚賢老爺子(這可是考古界的耆宿,1928年就是他親眼目睹盜墓賊們使用洛陽鏟盜墓的情景後,從而第一個將這個盜墓工具引入考古鑽探,逐漸形成了中國獨特的考古鑽探技術;後來在殷墟、偃師商城等大型遺址的發掘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有一次考古發掘中定點不對,一無所獲,但衛老確信考古面沒有定錯,因此使了個回馬槍的計策,表面上讓大隊人馬撤離,讓出空間給盜墓賊們活動,暗中卻帶著當地軍閥的衛隊盯住盜墓賊,就在這幫賊定好點的時候,打了他們一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這裏講一下考古隊和盜墓賊一段鬥智的掌故。當年衛聚賢老爺子(這可是考古界的耆宿,1928年就是他親眼目睹盜墓賊們使用洛陽鏟盜墓的情景後,從而第一個將這個盜墓工具引入考古鑽探,逐漸形成了中國獨特的考古鑽探技術;後來在殷墟、偃師商城等大型遺址的發掘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有一次考古發掘中定點不對,一無所獲,但衛老確信考古面沒有定錯,因此使了個回馬槍的計策,表面上讓大隊人馬撤離,讓出空間給盜墓賊們活動,暗中卻帶著當地軍閥的衛隊盯住盜墓賊,就在這幫賊定好點的時候,打了他們一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好了,講正題。

      當年,我們考古隊裏有幾位老頭,一身土氣,滿口髒話,有的人舉手投足之間一股流氓氣,這些人在我們作野外考古活動的時候才出現,跟著我們走,但從不跟我們聚在一堆,各吃各飯、各睡各屋、各說各話。而考古專業人員經過長達數月、反復幾次的奔波和長時間的學術爭論,才能圈定一個考古面,先自己開始鑽探,如果有收穫那就沒那幾個老頭什麼事兒了,他們就當是白出一趟差,混吃混喝、遊山玩水一番;沒有收穫時,負責人就拿上幾瓶酒,找幾個老頭聊天,要是聊得好,第二天老頭們帶路,到處踩點,或許能踩著點,或許沒戲,如果踩著點,到了地點老頭們用手一劃拉,往往洛陽鏟鑽探幾個點,就能有發現,當然,不一定是我們的預定目標,開掘後或者是哪個年代什麼財主的山墳,或者是什麼官員的山墳,多數是這種情況;或者乾脆什麼都沒有,這種情況就是點著穴位了。而我們則視情況辦理:清理後屬於地區一級或省一級文物保護單位的,通知相應的文物部門接收;什麼保護價值都沒有的而又有經濟價值的,就近通知縣一級部門接收;啥都沒有的,土一填了事。


      漸漸地,我們就產生把他們的活計學過來的想法,起初的想法很單純,不為啥,就為幹活方便些。我們確實不想帶著他們走,您想,考古隊裏基本都是中年以下年紀的知識份子,誰願意跟這幫土裏土氣、流裏流氣的老頭們混在一塊兒?而且有些老頭還行為不端,一次我們發掘一個遺址,住的是鄰近村子的民房,由於發掘時間比較長,結果一來二去其中一個老頭跟村裏一個寡婦搞上了,這在當年的鄉土社會裏可是大事!鬧到最後,只得把當地政府請出來調停才平息民憤,而發掘活動在鄉民的氣頭上也只得暫時停工。

      於是,在隊長的授意下,我和兩個同事開始跟這幫賊老頭套近乎,拿著公款陪他們吃吃喝喝,就這麼混了一個段日子,以為能套出點啥來。事實證明,老江湖就是老江湖,你以為做得嚴嚴實實,其實這幫老傢伙啥都明白,就是在那兒裝!不過,由於這不是什麼正經的工作任務,我們開始也不把這個當回事,不就是套近乎、多來往、多說好話、陪吃陪喝嘛,反正我們也能跟著喂一喂肚子,所以也不逼他們,到哪兒算哪兒。事實也證明,那個時代的人還是有那個時代的人的一套道義的!他能吃你的喝你的,就說明到末了他會給你一個交代。


      我記得是在1962年夏至前後,豫南某地鄉下,大致經過是這樣的——人老了沒啥用,近的事兒記不住,遠的事兒倒記得清,我要是記得差了,當年那兩個老夥計還在——老夥計們,你們要看到我記得差了,給我更正吧,我看也差不離:


      幾個老頭一大早就拍醒我們仨,讓我們跟著往外走,到了野地裏老頭們說:“咋樣?眼饞俺們手裏的活計了?想跟著叼兩嘴?”我們三個面面相覷,朝他們點了點頭。“行!俺們背地裏合計了一下,反正也就那麼回事兒!這年頭,俺們那行當早沒行市了,政府又給了俺們一口皇糧吃,照理說就這麼給你們幹,也算盡了俺們的本分了。可一想,幾輩子的手藝就這麼背進棺材裏頭,也忒糟踐!這麼著,從今天起,你們要有心就跟著俺們,咱們住一塊兒、吃一塊兒、攏在一塊兒,俺們也不會教人,這東西也沒啥好學的不是?俺們只管逛俺們的,你們跟著,俺們掰扯些啥,願意聽就聽,不願意聽你們自個愛上哪兒上哪兒,聽了願意跟著扯就咱就扯扯。俺們也知道領導上給你們派下任務了,願意記上幾筆就記,反正你們要交差不是?”


      這麼著,我們三人就算開始了,兩位老夥計,我沒記錯吧?
      您看,我們也沒拜過什麼師,也沒入過什麼門,更沒交過一分錢學費,硬要說交過學費的話,那也是公款交的!實實在在一句話,就是跟著幾個賊老頭瞎混!valley,我們這樣兒的貨色也算“瑰寶”?嗨!

      接茬兒說。其實這幾個賊老頭並不太識字,但文化程度有多少,我們也搞不清,他們從來不看書,口裏講的都是大白話;也從沒教給我們什麼口訣,我們跟著他們,別的還沒學周全,一口髒話倒是成了套了,能掄半個鐘頭不帶重樣兒的,害得我們談戀愛時可就困難嘍,一時憋不住,髒話就往外蹦,話說快了就拿髒話當逗號使。要說傳了口訣,這就是“口訣”吧!


      其實我在上面講過,我們當年在大學裏還是讀過一些風水書的,半懂不懂也知道什麼龍、穴、砂、水、向這些個名詞,也聽過什麼楊救貧、賴布衣,可是到了這幫賊老頭面前,這些都不太好使,他們有時也講“龍脈”什麼的,但大多數時候不講那些,他們用得最多的是“氣候”一詞,成不成氣候?成多大氣候?風水學上的“穴位”的概念他們也是很少提的,他們管這個叫“ ”、“ ”、“眼”,跟我們交待問題時,常用性*交姿勢為譬喻,那時我們還都沒結婚,男女之事半通不通,他們就現場兩人模擬各種性*交姿勢配合周邊環境叫我們看——哈哈,(笔者按:这个老头儿写得这一点儿太重要了,这实际上是古代点穴的真传,真穴讲究的就是天地一体,天覆地载)寫到這兒笑死我了,賊老頭們!再不然就在野地裏指著某種植物為譬喻。而且,完全否定羅盤,我以為他們不知道什麼叫二十四山,可是後來發覺他們知道,但從不用,定向就在現場指著天上二十八星宿配合節氣、月相定向,害得我現在到網站看風水文章,一遇到理氣部分就一頭霧水!為啥?壓根兒就沒摸過,現在也是補課。為啥盜墓還要學定向?咳!您想,盜大墓您得先找著墓道門不是?


      往下講還有許多,下面分段講吧,講到哪兒算哪兒,寫累了就不毬寫了,反正這些東西也沒啥用。關鍵是您得搞清楚,我老頭子是一夥賊教唆出來的,底細大體來說就這麼些從賊嘴裏掏出來的東西,伸手伸腳也爬上不了臺面!

對於使用二十八星宿和節氣、月相定向的方法,我們三人現在還在研究中,因爲過去工作忙碌,沒有功夫去做這些事,現在退休了,雖然還沒有完全閑下來,但是畢竟可以而且應該開始了,何況還有國家的項目基金支持,更緊要的是,我們都老了,沒多少時間了,如果我們再不整理,可能就難以再揀起來了。

(笔者按:月相定向,当今流传下来的月相学说是纳甲理论,也就是用干支和卦象表示不同的月相。《周易参同契》有记载:“三日出为爽,震庚受西方。八日兑受丁,上弦平如绳。十五乾体就,盛满甲东方。蟾蜍与兔魄,日月气双明,蟾蜍视卦节,兔者吐生光。七八道已讫,曲折低下降,十六转受统,巽辛见平明,艮直于丙南,下弦二十三,坤乙三十日,东北丧其朋。节尽相禅与,继体复生龙,壬癸配甲乙,乾坤括始终。” 纳甲中不用坎离,因为坎离作为运动的日月,算是二用,二用无固定位置,周流不定。实际上,老头儿说用月相定向而不用纳甲,也是真的。如何用月相定向呢?无非是太阴三合照理论罢了。我说过,真风水,峦头理气,其理为一。无论三合派还是玄空派,都认同太阳太阴三合照理论,因为这一理论的基础是天文历法,而天文历法是科学的。一个地块,找到穴位后,按太阳太阴到山到向到三合为吉的理气论,按时下葬,方是真穴。所谓月相定向,无非是根据当时的座山之太阳过宫行度,使得吉利月相到山到向到三合,对不会认星而懂历法的人来说,这当然可以通过计算求知,对于会认星的人来说,根据经验,自然会在脑中有机的形成这一天象。)


      過去我們只會運用,卻從來沒有從理論體系上研究過,現在也決定了不把這些東西體系化。爲什麽?那就要先回答銳山先生的問題:它到底與月相納甲有無關係?我的回答是:有!但它卻不是從納甲法派生出來的!納甲是納甲,它是它。
      我想很多人都覺得這個回答太奇怪了吧?簡直神經錯亂!但銳山先生肯定不會這樣想!
      据我的看法,中國的玄學方術,從產生到成熟再到上升為有體系的理論高度,經過了一段非常長的時間,而要想上升到有體系的理論高度,以便成爲國家意識形態的一部分,就必須用周易理論將其體系化。爲什麽只能用周易作爲體系化工具呢?因爲在中國傳統的國家意識形態中,只有周易這種哲學體系能最好地與玄學方術兼容。
      將玄學方術運用周易理論將其體系化,這就好比毛澤東在長期中國革命戰爭中總結出來的軍事經驗和思想,要想上升到國家意識形態的高度,就必須加以馬克思列寧主義化,這也是爲什麽開國後毛澤東著作要經過大規模、長時間的刪削以使之在外觀上符合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標準。——注意,我用了“刪削”二字!
      那麽,從以上的敍述中,我們可以看出,從本質上來說,一種玄學術法的真正意義在於能否通過各種自然現象互動對人類社會進行比較準確的把握,而不在於是否是否披上了周易理論這層外衣。納甲法表面上看是以月相的變化為基礎產生的,其實,我認爲倒不如說,爲了將上古的一套月相觀測術法體系化、理論化和意識形態化而運用周易理論這層外衣將其包裝起來,但這種包裝在某些時候爲了體系上的整齊劃一就會將一些關鍵的部位裁去,這樣就使得後人難以窺見其全豹,而又因爲她已經上升到意識形態的高度,後人出於種種現實考慮和業界的輿論壓力也難以對其提出質疑,從而扼殺了其生命。倒是這幫盜墓賊,他們又不是業界中人,目的僅僅是挖寳,只要挖到寳就行,所以沒有任何壓力,而且盜墓賊之間沒有門派之見,不需要自秘其術,好用的東西拿去用就是,覺得還不精密可以自己在實踐中修正,反正告訴你這一套方法又不等於你挖到寶藏。這樣一來,反而增加了他們這套東西的生命力.
      因此,月相就夠了,何必納甲?納甲不還是從月相來的嗎?您看,從商周的甲骨、金文中,我們可以看到不少關於月相的闡述,這些都是對月相進行觀測和綜合把握的紀錄,但那時還沒有納甲法。反而在納甲法產生后,也就是月相觀測術法經過刪削達到體系化、固定化和抽象化後,商周時代這種精細的月相觀測術法就見不着了,最近發掘出來的秦朝零散殘斷的竹木簡上才見到一些記錄,敦煌占星寫本也有一部分,之後就再也沒有完整、獨立地見之於典籍中,爲什麽?我想,可能是它的位置已經被高居於意識形態之位的納甲法替代了。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沒有,這些上古時代的術法,在歷史上有兩個大的斷層,一個在秦漢之際,一個在唐宋之際。無獨有偶,正是在這時,漢易和宋易產生和發展起來!        

      所以說,我們現在懷疑這幫盜墓賊可能經過一代代摸索,恢復了前人失傳的一套精細的月相觀測術法。當然,說失傳也有些武斷,或許在某些明師的口傳心授中還存在著,但我們卻無緣見到了。


      總之,用我們老夥計之間的一句話來表述:一種學術一旦上升到有完備體系的高度,它的生命力也就萎縮了。這也就是爲什麽我們只負責整理,而不將其體系化,留下缺口,畢竟後人還可以豐富和補充它。
      一講就寫了很長,對不起,浪費大家時間了!而且,瞌睡的侵襲使我不知道明確地回答了銳山先生沒有,要是您和其他網友有其他問題,咱們再參詳!我可以在工作紀律允許的範圍内予以回答,同樣,我也是才疏學淺的,希望在以後遇到困難時,能得到大家的幫助!



        (銳山   :非常感謝lh1041前輩詳盡回覆,我們再可多一方向思考,納甲是納甲,它是它,此句說話是相當到題,可知前輩在此方面非常有研究,而你說:「我想很多人都覺得這個回答太奇怪了吧?簡直神經錯亂!但銳山先生肯定不會這樣想!」這句說話,小弟已無所遁形了!厲害!

      從文中提到月相就夠了,本人胡亂推測運用朔,望,弦,晦,時間差距,日月地三體關係,再配合節氣,如處暑太陽到丙行翼宿等,而定出準確位置,相當科學,此點也是中國曆法本源,而運用於定穴,盜墓賊真的發揮得淋漓盡致,相當專業呢?此可算陰陽道理.)



在這裡回復銳山先生:

      1.先生提出從曆法的角度切入,這正是我們的思路!
      2.還要考慮地平方位系統和極星方位系統不在一個平面的情況。

      3.一切的這些都要放在同一個背景中考慮。

      4.對於盜墓而言,還有一個情形要考慮,那就是天星西移,要逆推。盜墓賊有他們摸索出來的一套辦法,這可以確定墓葬的年代。
      5.我只能說這麽多了。對不起,不是我搞門派,是因爲工作紀律不允許在這個公開場合再詳談了,畢竟我們還沒有完全摸透這些。對不起。不過以銳山先生的學養,這就足夠了。



(     月相、二十八宿、节气,三点一个平面,就可以确定穴位了。
      太阳过宫的知识要补充一下。)

這篇文章,之所以遲遲貼不出來,是因為我那兩個老夥計認為我在這裡頭寫得太多了,沒這個必要,所以我最後刪了好多,尤其是後半部分。但是盡管刪了,但卻沒有改,要點都在,大家隨便看看吧。

      接著往下說!前天跟一師弟聊電話,他說起準備寫回憶錄,叫我一通狠批!是呀,您這不沒事兒找事兒嗎?公道自在人心!您幹的那些事兒還用您自個兒寫?不都在那兒擺著呢嗎?考古報告上、出版的書上不都是您的簽名?除了這些事兒,您還有什麼好寫的?莫非您是萊溫斯基和克林頓?還有幾樁韻事?要沒有的話,您的書誰買呀!那位師弟跟我頂嘴:“那我總得找點事兒幹吧?不幹事兒?混吃等死?那他媽死得更快!”

      放下電話一琢磨,可也是!他總得找點事兒幹呀!我比他強,還總有點事兒幹,大體上閑不下來,他早就整個兒撒手不管了。我呢?遲早也總有那麼一天,總得預先找個退路,免得到那一天悶得發慌,雖然可以遊山玩水,但總有個坐下來的時候不是?但是回憶錄我是打死不寫的,這篇文章既然開了個頭,我就先寫寫這幾個賊老頭吧!這幾個老傢夥,有的七十年代中期末期、有的八十年代初期就相繼歸了天,除了我們三個成天跟著瞎混的,沒有誰還記得起他們了,記得起的也是模模糊糊。盡管這些老傢夥為中國的考古事業出了大力,可是到了評功擺好的時候總是沒有他們的份兒,為啥?請問哪篇考古報告是這些老傢夥寫的?這些老傢夥寫過什麼文章被別人引用過多少多少次?沒有吧?那好,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
      也是!按照臺面上的規矩,他們確實夠不上任何一條,不管在任何國家、任何社會裏他們都夠不上。可是您想,沒有他們我們能那麼快、那麼順順當當地找著這些個墓葬、遺址嗎?沒墓葬、沒遺址我們拿什麼寫那些個所謂的“偉大輝煌”的考古報告?人們常說“幕後英雄”、“幕後英雄”,可我跟您說,任何偉大事業總有大批的人在幕後起著重要作用,可是,這幫人中的絕大多數到了末了也沒當上英雄,就是幕後的英雄,也沒他們的份兒!

      不過話又說回來,別的行業我說不好,就在我們這個圈子裏,後來我們到國外去得多了,留學生也不少,跟那幫老外打的交道多了,發現更不公平,簡直可以說是黑得不得了!把人的勞力像榨油一樣榨乾了就往外扔!這幫賊老頭是沒評過功、沒出過名,但是對出這些出過力的人,還是照顧你吃,照顧你喝,照顧你生養死葬!後來我們去看他們,一替他們抱不平,他們就說:“你就知足吧你,俺們是什麼人?俺們是賊!打死也沒料到有今天這麼個結局,病了有人抬,死了有人埋!俺們這樣兒的傢夥,還想大馬金刀、威風八面的?照俺們這行的規矩,不拋屍荒野,死在人家墳頭裏,就他媽算俺祖宗積了大德了!”

      看!人就是這樣,子非魚,焉知魚之樂乎?

      據我所知,從新石器時代人類社會開始出現墓葬現象和墓葬制度起,就有盜墓活動了,七八千年前的新石器時代村落墓葬區就有當時的盜洞和陪葬品被盜現象,這充分說明一點,盜墓從頭到尾、從過去到現在就只有一個動機,那就是求財,而產生求財欲望是因為社會產生了分配差別,長期固定的分配差別導致了階級差別,階級差別這種現象從何時開始,盜墓活動就隨之從何時開始。您看,這行久遠了吧?源遠流長了吧?有人說妓女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行業,照我看,跟盜墓相比,它還差點兒。為啥?您想,飽暖才能思淫欲不是?

      我們跟那幫賊老頭混的時候,他們當然不懂這些,別說這些,就是我們問他們的師承來歷的時候,他們也沒能給我們講到特別久遠去,更別提歷代祖師爺名諱什麼的了!他們說起自己第一個師傅,往往是“俺們柳樹頭曹三叔”、“俺們邱各莊邱大伯”、“俺們鯉魚背村東老黃頭”等等,反正一句話,沒超出他們家方圓十里地去!問他們怎麼拜的師,也差不多,他們長到十一二歲半大小子時,這些所謂的曹三叔呀、邱大伯呀、老黃頭呀什麼的就來找他們家裏商量,反正半大小子,吃窮老子,能跟著在外混口飯吃,也能省點兒糧食給弟妹不是?於是乎家裏父母也不太清楚這些所謂的曹三叔呀、邱大伯呀、老黃頭呀什麼的把自己兒子領出去幹些啥,反正有口飯吃就行!就這麼著,幾個老傢夥開始了他們的盜墓生涯。也沒正兒八經拜什麼師,也不知道師傅屬於哪一門派,就是從給這些所謂的曹三叔呀、邱大伯呀、老黃頭呀等等這些人打工開始,在盜墓過程中不斷跟師傅學、跟高手學,自己沒事兒時就多琢磨,有時盜墓的跟盜墓的碰著面了,就互相交流,漸漸的越混手藝越高,到最後就自己獨立招人搭夥,立起山頭,闖蕩江湖了。

      有沒有父業子承的呢?說老實話,我沒見過!現在有些媒體的年輕記者愛瞎掰,在素材不夠時,老是半真不假地編些故事,說舊時代的盜墓賊搭夥沒有超過四人的,而且都是父子搭夥,說因為沒有血緣關係不放心,怕別人見財起意、殺人奪寶云云。這種傳說也以訛傳訛,越傳越遠,不知就裏的人也信以為真,其實呀,一句話,瞎扯!

      首先,盜墓團夥在實施掏墳打洞作業時確實人數越少越好,以兩人為佳,因為這樣兒不容易引人注目,但絕少是父子兩人,如果是小規模的團夥最多就是叔伯侄子,要麽是宗族五服內的親人,帶有鄉鄰關係的異姓旁人搭夥的也有;如果是大團夥,那就什麼人都有了。實施掏墳打洞作業時人數少是為了不引人注目,不是為了防備什麼見財起意、殺人奪寶等等,防備這些另有法門。
      其次,掏墳打洞作業時只有兩人並不代表整個行動只有兩人,您想,總得有人把風不是?在通訊不發達的時代,盜墓,特別是盜大墓時,把風的您還不能只派一人不是?要撒開大網、遠程觀望、層層把風,用特定信號傳達訊息,一站接一站,這樣有人抓捕時才能及時逃脫,要不然,人家來到近旁,你才從墓穴裏往外爬?

      第三,為什麼說父子搭夥盜墓的絕少呢?其一:在舊中國,真正專業的盜墓賊都是少年就開始入行,而盜墓賊大多一日不金盆洗手,一日不娶妻生子。如果在青壯年時都不金盆洗手,那可能這一輩子就不會組織家庭了,像我們隊裏那幾個老傢夥一樣。其二:這些盜墓賊盜著了寶,大多數人一換了錢,就嫖、就賭,有的還抽大煙,手裏的錢花得像淌水似的,反正身懷絕技,錢沒了再去弄。而且,中國從事盜竊行業的人相信“藝不壓身錢壓身”,反正是傷天害理得來的錢,你不花,遲早有人會幫你花,到時候那個幫你花錢的人就不知道是官府、仇家還是閻王、小鬼了!因此沒幾個人身有餘財,也就沒幾個人可以洗手上岸了,不收手就不會組織家庭,哪兒來的兒子跟他搭夥?其三:在盜墓行業,你要小打小鬧,就不能橫財暴富,而你要橫財暴富,就不能小打小鬧,得作大規模。但規模越大風險越大,盡管盜墓行業中有種種防範見財起意、殺人奪寶的法門,但貪欲的力量是可怕的,因此還是有不少盜墓賊還是在青壯年就被人幹掉了,能善終的屬於少數。因此說,在這種年紀輕輕尚未娶妻生子就命喪黃泉的狀況下,還會有什麼父子搭夥的嗎?其四:進一步說透,面對這麼兇險的行業,哪個熟知行業狀況的父親會帶兒子入行呀?

      第四,所以說,如果是僅有父子叔伯等血緣關係的二人團夥,都不是做大買賣的,多是為了一時饑荒,在自家附近瞅准哪個有錢人家的墓地下手撈一把,發個小財以渡時艱就收手不幹。這些人沒本事也沒膽量去動那些大墓!真正的高手都是離鄉在外發展、四海漂泊的,絕不會在這種團隊裏混飯吃。而且,如果盜著大墓,裏面的東西這麼多、這麼大、這麼重,你只有兩個人,怎麼往外運?就算讓你僥倖運出去,大宗贓物先不說累死你們倆,就說沒有一定關係網誰能接得起你這麼大的盤子?你手頭的貨一時不能完全脫手銷贓,換不成現錢,先不說你得不著好處,就說這些東西存在你手裏也是個禍害,要被別人發覺,要麼是報官抓人,要麼是奪寶害命,反正你落不了好!——別說普通盜墓賊,就是當年東陵盜寶的孫殿英,赫赫有名的軍長級人物,身邊有這麼多軍隊護著,一旦叫人盯上之後還不是一肚子苦水,有苦沒處訴?

      第五,關於防範見財起意、殺人奪寶的法門。這裏才是要害!任何人都愛財,盜墓者尤甚,不然誰會在死人堆裏打滾?小規模團隊有小規模團隊的防範方法,大規模團隊有大規模團隊的防範方法,法門很多,在這裏我就不說了,因為各位都不是在這一行的,知道了也沒用。而且改革開放以後,大陸盜墓活動日益猖獗,其中以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中期最為猖獗,聯合國教科文組織2003年初發表了《全球防止非法販運文化財產》報告,該報告說,在世界三大主要文物輸出國中,希臘主要是以地面古建築和雕塑文物輸出為主,埃及的金字塔則歷來是世界盜墓者的目標,而中國,該報告說:“幾乎擁有盜墓者在全球古墓中所需要的所有東西。”現代盜墓賊們除了配備各種先進技術裝備、努力鑽研業務知識之外,最為熱心的就是找到當年倖存下來的老盜墓賊拜師學藝、討教經驗,這使得這幫新起的盜墓賊越來越膽大無忌,造成無數古墓被盜,大量文物外流,有時我們打開墓葬,看見深淺不一的大小上百盜洞,最多的達到247個盜洞!墓室劫掠一空,其情狀之慘,慘不忍睹!因此為了不再助長這種邪惡的行為,請恕我也“隱口深藏舌”了。在這裏也說句題外話,從盜洞裏就可以看出盜墓賊的手段高明與否,雖然有的墓葬有多達上百盜洞,但真正打進墓室劫走寶物的,就是那麼一兩個!


      看一看盜墓行業的血腥吧!我們發掘了多少古墓,有時一打開墓道門,就看見盜墓賊的屍橫當地,有的是被墓室的機括弄死的,有的是被同夥幹掉的,要不然就是火拼時同歸於盡的,還有被墓中毒氣熏死的,還有的是盜洞打得不好塌方壓死的……形形色色,不一而足。所以我們隊裏這幫老頭們才常說“知足了”。有時想想,他們也是命極好的了,闖過了這麼多溝溝坎坎都沒被人做掉,可見其眼明心亮到什麼程度!而且他們如果不是1949年後立即投身報效,被政府徵用,那麼像他們這種名動江湖的大角色,最後只有被政府抓捕槍斃這一個結局,要像其他小角色一樣回鄉務農、吃口安穩茶飯是不可能的,當年就槍斃了不知多少這種大盜墓賊,由此又可見其觀察時局的眼力!

      今天講這幫老頭子給我們上的第一課。
      我當學生時,常聽鄰居那位旗人夏天晚上在院子裏乘涼時說什麼:“三代(夏、商、周三代)以上,人人皆知天文……”後來才知道這是顧炎武《日知錄》裏頭的話:“三代以上,人人皆知天文:七月流火,農夫之辭也;三星在戶,婦人之語也;月離於畢,戍卒之作也;龍尾伏辰,兒童之謠也。”我當時年輕氣盛,看了心裏頭暗笑顧炎武瞎說,什麼“三代以上,人人皆知天文”,你顧老頭子什麼時候見過“三代以上”的事情?我念了這麼多年書還不知天文呢,那時候的農夫戍卒、婦人孺子就能知天文?笑話!
      為什麼在這兒突然提起顧炎武?往下看!
      我們仨從1962年夏開始跟著這幫老頭混,這幫老頭都是夜貓子,晚上很晚才睡,早上一早就起。我們呢?跟著唄!中午瞅個空子再補一覺!一開始,這幫老傢夥問我們會看星星不會?這下子三人裏有兩人就被問住了,包括我在內!在當時,《開元占經》我就光知道有這麼個名字,壓根兒沒看過!《天官書》在看《史記》時也沒去看,說老實話,除了專門作天文史研究的,誰看《史記》時去細看那個呀!不光這個,二十五史的所有《律曆志》、《天文志》都沒看!《步天歌》我翻過一下,但沒認真看,更別說背下來了,就算背下來我也不會看星呀,因為在這之前從沒有天文觀測經驗!而且當時一下子就被問懵了,連《步天歌》這個名字也沒想起來。

      這第三個夥計有些優勢,因為在學校時他是天文觀測小組的,於是他沖老頭們點了點頭說懂一點兒,於是老頭一指北天一顆星問那叫啥星?“天龍座α!”這夥計回答的是又快又准,我們看了他當時那個堅決的神態都覺得准會博得老頭們的贊許,如果是這樣可以使我們保全些許面子,畢竟沒有全軍覆沒,連一個稍懂點兒的人都沒有嘛!誰知老頭們“呼”一下全站起來了,先是面面相覷,然後發問的老頭又指著那顆星星大聲問:“你說那是啥?”我們嚇了一跳,也看著那夥計,那夥計仔細看了看,又問過老頭確認位置無誤後,還是肯定地說:“是天龍座α!”這回老頭們愣了,大家大眼瞪小眼,半天沒說話。
      最後老頭們說話了:“去!去!!去!!!一邊兒呆著去!什麼鳥大學生!還扯啥?還有啥好扯的?瞎耽誤功夫!”我那兩個夥計有些怯了,也有些憋氣,不過他們脾氣還算好,打算就這麼撤了,可是我的脾氣上來了,我這人脾氣上來了有時還挺大。這一回我可抓著把柄了,可不是嗎?這幫老傢夥!有話你就明說嘛!發什麼脾氣?明明是你們自己說的,讓我們跟著你們一塊兒,有話就扯扯,現在你又不待見我們了,我們是惹你了?還是礙著你了?還是踩著你尾巴了?我這幾句話一說,他們炸了,一把把我抻了過去,摁在牆上,——我忘了說,這幫老傢夥多少有些拳腳——指著天上對我吼:“那是天龍阿爾啥雞巴法?你們這幫鳥人,啥雞巴也不懂就鼻子插蔥——給老子們裝起大象來了!不懂還雞巴裝懂,成心欺負老子們沒上過學是怎麼的……”

      我這回也徹底蔫兒了,天文觀測小組的那位——後來我們也弄清楚了,因為他參加的是天文觀測興趣小組,純屬業餘活動,他也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就借這個喘息之機問老頭們到底那顆星星叫什麼名字,過了一會兒老頭們也平靜了,大家都開始有話好好說,這才告訴我們那是紫薇右垣第一星右樞!說罷老頭們也興味索然,擺手叫我們回去睡覺了。

      這就是第一課!

      老夥計們,我沒記錯吧?他娘的,你這傢夥,學了個半吊子就瞎晃蕩,害得我差點兒被這幫賊老頭揍了一頓!

      為什麼說這夥計學了個半吊子瞎晃蕩呢?因為這夥計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學西方星座星名的時候他去了,可學中西星名對照的時候他沒去,由於天文學主流都是採用西方星座星名,不用中國星官,所以那時候並不妨礙他作為一個業餘愛好者觀測天文和與人交流,可是這回撞在這幫沒文化的鄉下老頭手裏,他們只認得中國星官,哪里知道什麼“天龍座阿爾法”呀,以為我們不懂還硬要裝懂,這在傳統的中國社會屬於不能容忍的行為。不管老頭們知不知道什麼“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但這個傳統精神是融入到他們的價值觀念和行為規範中的!所以我接著硬幫人出頭,正撞在槍口上,就落了個被人摁在牆上的下場!從這兒也可以看出這幫賊老頭早年何等兇悍,不然也活不了那麼久!哈哈……

      所以,我的這位夥計和老頭子們誰都沒錯,只不過一個用了西方星座星名表達,而另一個用了中國星官名表達罷了。後來我們請負責人出面給我們解釋了幾天,老頭們才明白過來,打消了把我們趕走的念頭。


      我要說的是,顧炎武沒說錯,他還說得保守了,在中國舊時代的農耕社會裏,普遍知道天文的不僅僅是在三代以上,當然三代以上的普及度要更高一些,因為當時還完全沒有印製日曆的條件!可是在整個的舊中國農耕經濟時代裏,對天文有一定認識是農民們的生存需要,因為中國是季風氣候國家,農業耕作時令和物候與天文有密切的映射關係;再者,您想,當時只有政府才有權印製日曆,因此叫“皇曆”,但是在幅員遼闊的國土上,政府印製的皇曆,其印製數量和傳播範圍是有限的,而私人印製私曆的非法產業,要在18世紀以後才逐步興盛起來,由於是非法行為,其規模也有限,僅限於東南沿海一隅的城市中。那麼農業作為皇權時代國家經濟命脈產業,其從業人員——農民是這個國家人口最眾多的群體,也是最需要報時資訊的群體,可同時也是最沒文化、最不識文斷字的群體(就算有皇曆他們也看不懂!),在最現實的需要缺乏滿足這種需要的充分條件時,他們最終還得用最原始的辦法解決問題。所以,識天文作為他們必需的生存技能,是代代相傳的。如果把天幕上的星星看作一幅活動的圖畫的話,對於沒有條件識字的人來說,認圖總比認字容易得多吧?

      所以,在這個背景下,您就可以明白為什麼這幫老傢夥在看到我們不識天文時會如此震驚和失望了,按照他們的揣測,我們作為大學生應該懂,不僅懂,而且他們認為在某些方面可能懂得比他們還要多一些,可是畢竟這些不是現代文明教育出來的人的常識呀!無怪乎我們的負責人為了勸這幫老頭留下我們要花幾天的工夫了!
      正是上述種種原因,這幫老傢夥從此以後對我們就趾高氣揚起來,這頗有點像張岱《夜航船》裏記載的那段故事: 昔有一僧人,與一士子同宿夜航船。士子高談闊論,僧畏懾,蜷足而寢。僧人聽其語有破綻,乃曰:“請問相公,澹台滅明是一個人?兩個人?”士子曰:“是兩個人。”僧曰:“這等堯舜是一個人、兩個人?”士子曰:“自然是一個人!”僧乃笑曰:“這等說起來,且待小僧伸伸腳。”


      不過話又說回來,那個時代的人,一個個都是從苦難裏頭爬出來的,這種環境裏頭出來的人,他要是還能成一番事業——別忘了,他們可都是盜墓行裏頭的大角色——都有一個特點:不瑣碎!還有一個詞可以形容:通脫!所以老傢夥們雖然在我們面前“伸了伸腳”,但彼此的關係更近了一層。
      接下來我們要做的事情老傢夥們說得很明確:“你們先給老子們把三垣二十八宿總共283星官1464顆星都認齊嘍!不能對著圖認,對著圖認算毬毛本事?把圖扔嘍,直接在天上認!一個時辰一個時辰、一天天、一月月、一季季,你們都給老子們認准、認死!別的先別提,作完正經工作之外,幹這個就行,別的還在其次!只要天是晴的,你們這幫兔崽子就別偷懶!要嫌煩,自個兒滾毬蛋!”
      我想,現在很多人可能都沒有時間、沒有這個心思去做這個工作了,而且也沒有這個條件了,因為現在隨著都市化的發展,城市的光線污染越來越嚴重,別說住在城市裏的人,就是住在稍大一點鄉鎮的人可能一年都看不到幾次璀璨的星空,還怎麼認星呀?——請注意!我在這裏用的一直是“認星”,不是“觀星”!

         (笔者按:谁教给盗墓贼认星的,不还是懂天文历法的文人么?不按这一套理论寻龙点穴下葬,能按这一套理论找到大墓?也只有有一定地位的人,才能如此有时间有条件按理气论之葬课点穴下葬)


      其實這個工作是要打小時候開始纔會有成效的——就像背書一樣,開蒙的時候背的書一直到死都滾瓜爛熟,年紀大了些才開始背的書就記得沒那麼牢了——像我們三人其實就沒一個認星認到真正圓熟的程度的,因為我們不像舊時代農耕社會裏頭那些農家孩子一樣,從牙牙學語開始就在家裏老人的懷裏一邊兒乘涼一邊兒認星,這些孩子們大多數一輩子都沒機會上學,除了幹農活兒,沒有其他的管道可以發揮他們的智力,可是當他們把幹農活兒外剩餘的幾乎所有智力都單單用到這上頭去的時候,其成就是可怕的!
      認星要認到什麼程度才算得上是圓熟了呢?要認到無論白天黑夜、晴天陰天,在需要時,只要一抬頭,腦子裏就會自然準確地反射出一片璀璨的恆星背景,這283星官1464顆星在這一天這個時辰的位置要相對準確地了然於胸!特別是三垣二十八宿的位置要準確地了然於胸!到了這個程度,認星才算圓熟了!——現在您明白為什麼我特意在前面提到那幫老傢夥那麼氣急敗壞了吧?

      不過,也不要這些工作看得有多麼玄奇,其實這就是為了造就人和地球自轉公轉運動的同步感,也就是把鐘錶、日曆、星圖和指北針內置到人腦中去。
      現在有人問了:“要是換了一個地點呢?”那也沒問題,只要您達到上述程度,您的感覺其實已經和地球的自轉公轉運動同步了,到了陌生地點,您先抓住一顆基準星,大多數人是抓住北極星,也有更厲害的人可以抓住任何其他星官為基準星,然後把周邊恆星背景和自己腦子裏已有的恆星背景一合,對上號後無論白天黑夜、晴天陰天,有需要時再展開您腦子裏的恆星背景就行了。
      看到這裏或許又有人說了:“現在我們已經有了這麼多的現代精密儀器,那麼依靠這些精密儀器也就行了,可以不需要經過你說的那些繁複的過程,而且把鐘錶、日曆、星圖和指北針內化到人腦中去也未必能像精密儀器測量那樣精確可靠。”說得不錯!我們可以依靠現代精密儀器,而且測得的資料要精確可靠,因此,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古人的那一套確實沒有什麼用處了。但是,請不要忘記,無論有多麽精密的儀器,它都只能幫你解決“多少”的問題,而要解決“是否”的問題,還要靠你自己!
      我們不像這幫老傢夥們那樣出身農耕社會,而且最早的十歲、最晚的也不過十一二歲就投身盜墓行業,當我們幾個開始接觸到這些東西的時候,年紀已經太大了,二十歲都過了!所以說,我們幾個其實都是不及格的!

      寫到這裡,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兒,順便講一講——以前我曾經看過一篇文章,裏面講到古人觀星(這兒是“觀星”),是拿一盆水把星星映到盆裏看的。亂彈琴!所以說,中國傳下來的學術裏頭混雜著許多害人的東西,為什麼說它害人呢?因為教給你一個錯誤的方法!知識錯了沒關係,可以糾正;可是方法錯了,那麼可能就終身不返了!要驗證這個方法是否正確,可以到北京古觀象臺、南京紫金山天文臺看一看,那裏頭有這麼多皇家觀象儀器,有哪一件是用來盛水觀星的?也可以用一盆水照照看,這一小盆水能夠把整個天幕倒映到裏頭去嗎?別說一小盆水,一大池水都不行!要硬說行,一海水可能差不多了,可是您看得過來嗎?而且,倒映到這盆水裏頭的天幕中,您能準確地觀察星星的細微情況嗎?微風一吹就足以使您什麼也看不清了!進一步把話說透,不說則已,說就乾脆說透它,省得以後再生出什麼妖蛾子來——您若仰躺觀星,腦子裏只要有一個坐標系就行了;您若倒映觀星,腦子裏得有兩個坐標系!您累不累呀?吃飽了撐的!
      有人跟我抬杠說某地某道觀有一水池名曰“觀星池”,不正說明古人是倒映觀星的嗎?咳!您在中國文化裏浸淫了那麼多年,難道還不明白這是中國人慣用的文學性浪漫?給這個水池命名“觀星池”,是為了說明這個水池引來的泉水清澈,映得滿天星斗熠熠生輝!而且特別在道觀這個地方,總要用“日”、“月”、“星”等等這種帶有道教玄秘意象的象徵物來標示自己的景點才能與整個建築的氛圍相配,您總不能讓道觀裏頭的景點題一個大觀園景點的名字比如“沁芳源”或者“蓼汀花漵”吧?再不然乾脆咱題一個“怡紅快綠”?

      回到“認星”,是“認星”!我不講“觀星”,只講“認星”。想必各位從這兩個詞語和以上的敍述裏早已經品味出二者的不同和認星的意義了。那好,我就不多說廢話了,只說一句題外的題內話:要想把握事物的運動,最好的辦法是在建立坐標系的前提下再去著手解決;而對事物運動把握的程度,首先依賴於坐標系設置的合理程度。
      哈哈,我們本是想學盜墓的,絕料不到卻先從天上開始!

      說了很多,也還都是些陳年老帳篇兒!因為我們本身就是一群沒文化的賊老頭帶出來的,自己也不夠格,只是人老了愛提舊事,百無聊賴間想起一點極粗淺愚拙的東西罷了!好了,我老頭子先滾蛋,讓各位仁兄伸伸腳吧!
      這時有人攔住我:“哎!想跑?沒門兒!你老老實實交待清楚,認星的作用是什麽!”咳!我早就交待了呀!要不,您再回頭看看?


(lh1041前輩的經歷,現在寫成故事,也可算稱得上回憶錄了!
      從這幾篇文中可以窺到古墓派風水獨門心法之餘,亦寓意要風水功夫好,必需下死功夫這道理.不知道現在想學風水人們,他們終日只是追求什麼口訣,秘笈,走捷徑,有沒有想過這些基本功夫,要有決心磨練.
      前輩請繼續,洗耳恭聽. )

       在這裡謝謝各位網友的表揚,並綜合回復如下:
      1.覓景網友,您關於詛咒的問題,我的回復放在前一篇。謝謝您的贊許和建議!我想說的是這些東西現在叫我們很爲難,我們希望早日能夠出版研究成果,但是又不想讓盜墓賊借此大逞其慾。中國的這些學術,只有完全公開,經過各方的考證辨駁,才能重新獲得它的青春並為人類文明進一步發展服務,但是這個現實...唉!至於尋找有德之人傳授,說實話,正是這種思路造成中國學術大量失傳的!我們認為舊時代的觀念應該抛棄了,最好的辦法是將這些學術以另一種面目包裝後推出,完全不提盜墓,讓大家都來研究辯駁,以求得其發展。

      2.研究京氏網友,您要求介紹一份好的星圖,以我所見,在早些時候,尹世同的《全天星圖》不錯,在圖上有中西星名對照,不過沒有集齊中國283星官,此圖是主要是根據《儀象考成》繪製的。近來香港太空舘出版了一本《中國古星圖》非常精美,不過在圖上沒有中西星名對照,也主要是根據《儀象考成》繪製的。不過,在圖上看星和在天上認星是完全兩碼事,因爲圖上您看不到星空隨著時辰、日子、季節的變化而變化。另外我還要進一言,您家鄉那個古墓,不要盜了,報告給文物部門不好嗎?要是有精美文物,能讓全世界人民和您一樣都欣賞到不好嗎?更何況卦象官鬼持世,文書伏於官鬼之下,世爻被月令、日建左撕右扯,何苦惹那個麻煩?
      3.aery網友,多發言呀,這樣也好對我有所教益!
      4.銳山先生太幽默了,贈了一個“古墓派”的名頭,哈哈!您昨天的帖子我回復在第一篇裏。謝謝您的鼓勵!


沈先生,您好!首先我要先感謝您,因爲我是先從這個網站看到您轉貼的destiny網valley的文章后,看到了一種學術千百种註解的危害,才下決心重新修改我們的研究成果的體例的,第一,我們決心抛棄古代著作的那種隱晦的寫法,不讓後來不明身份的人隨意解釋和篡改我們的研究成果;第二,也抛棄那種口訣式的文體,以免使後來的人一頭霧水;第三,在關鍵部分盡量以親歷見證的角度來談問題並配上圖像、照片和説明。第四,最緊要的是使用現代數學模型來説明問題,但原有資料也一併保存。第五,對於不明白的問題不支支吾吾,不懂就不懂,保存好原有資料,留下缺口,讓後人可以豐富、訂正和改進。雖然這些東西不知到才能公開——儘管是局部公開都遙遙無期,但您轉貼的文章給了我們重要啓示,提醒了我們,所以要先在此感謝您。

      至於您提到搞一個專輯,這不是我的權力,要看網站是不是批准。另外我是i怕欠文債的,只怕搞了專輯,文章遲遲不出來,網友們等得發急,要駡娘。不如就這樣寫到哪兒算哪兒。

  這篇文章還是遲了些,不過遲的原因是我感覺有些為難。從上兩篇文章貼出來以後,各網站諸位先生們對下一篇文章選材提出了種種建議,總之一句話,毛澤東對史達林說的,又要好吃又要好看!那好吧,我姑且試一試,不過眾口難調時,還請不要罵娘。
      接著說!不過這一節不準備講盜墓,回來講講考古,現在我發覺這個大題目定得不錯,迴旋餘地很大,愛講哪兒講哪兒。這一節從哪里說起?就從盜墓賊老頭們說起,從他們的一個問題或者說飯後閒談的題材說起。



      有一天午飯後,我們三個去老頭們住的院子玩兒,一進門正看見老頭們在那兒聊得口沫橫飛,就把頭一探:“嘿!老頭,聊啥呢?”老頭們把手一招:“過來!小的們,你們說說天地是個啥?”
      當時嚇得我一哆嗦!別這麼著呀,老頭,吃飽了飯您聊點啥不好,聊這幹啥?又不解渴又不扛餓的,咱聊點兒當年您盜著了大墓,換了錢,在上海南京廣州香港逛窯子、擲骰子的事兒多好!
      “滾!”一語未了,老頭們笑著斷喝,我們哈哈笑著跑了。這幫老頭子就是這樣,每每與我們閒聊,總要把話題扯到讓我們啞口無言的地步才算了局,一點兒也不像男人聚會,沒聽梁實秋說嗎?“男人的談話,最後不談到女人身上便不會散場。”可這幫老頭不!起碼當著我們的面不!風花雪月的事兒他們也談,但都是打個穿插,零零碎碎不成章節,但煞尾時一概是一些讓你上不著天下不著地的問題。別看他們不看書不看報不聽廣播,腦子裏卻極能瞎想,常常提出一些屈原“天問”式的問題來,其實他們既是問我們,也是問自己,有時問題提出後,就把我們甩開,一夥人坐在一堆討論去了。我當時常想,這幫老不死的,啥現代知識也沒有,在那兒瞎咧咧個屁呀!

      對於我們回答不上來的問題,老頭們並不放過我們,因為他們也知道自己知識有限,所以要通過我們去看書,看了書、查了資料,再讓我們告訴他們聽,聽了還要往深處追問,問到我們又去查資料為止,如此反復數次。當然,他們把自己的看法說出來時,我們也可以反駁指正。
      您要想不搭理他們?不行!想想四十幾年前那個時代,這幫老傢伙個個都是根正苗紅的三代五代貧雇農出身,正宗的國家主人翁,我們又是有組織上的任務要挖掘他們專長的,要是不搭理他們,他們們倒是沒什麼,最多嘟嘟囔囔幾句而已,不會害人,就怕有些吃飽了飯沒事兒幹、專嚼舌根的混賬傢伙告訴領導上說我們身上知識份子小資產階級習氣嚴重,對工農群眾不虛心等等,到時候您還真的是吃不了兜著走!所以呀,反正除了這個,他們身上也就沒有其他怪癖了,不就是多跑跑圖書館嗎?不就是多看幾本書嗎?也不是什麼壞事兒,只是這樣就沒什麼功夫多認識幾個女孩子了!
      好,先撇開這幫老頭子不談,來談談他們這個問題:天地是個啥?

      說實話,我們當時就暈了,這叫啥問題?後來跟搞理論物理那幫傢伙聊起這件事兒,他們認為,這追到源頭上根本就是一個哲學範疇、甚至是宗教範疇的問題!為啥?因為他們承認,他們也壓根兒沒弄清楚!這到目前為止對於理論物理而言還是一個無解的問題!所有圍繞這個問題的說法都是假說!我們一聽樂了,哈哈,您要扯到上帝頭上,我們反而有了發言權了,你們不也沒弄清楚嗎?什麼宇宙大爆炸理論不還僅僅是個假說、而且現在越來越受宇宙平直理論的挑戰嗎?愛因斯坦廣義相對論方程的宇宙常數不是有很大問題、甚至有人說是致命的錯誤嗎?那好,既然你們搞理論物理的私下裏普遍認為這是一個哲學範疇、甚至是宗教範疇的問題,我們就濫竽充數,也摻和進來扯扯吧!
      要硬著頭皮談這個問題,先要找一個切入點,還是從我們的專業範圍裏來找。

      在八十年代中末期,有一次轟動世界考古界的發掘,那就是1987-1988年對距今6500年左右的河南濮陽西水坡遺址發掘,發掘出什麼來了呢?讓我喝口水慢慢說……
      河南濮陽西水坡遺址,位於原濮陽縣老城西南角城牆北側,(見下圖)遺址平面呈曲尺形。1987年發現三組蚌圖後,1988年又進行大面積揭露,共開探方、探溝170餘個,加上對遺址南端30座東周時期排葬坑的清理,總計揭露面積六千多平方米,文化層自上而下為宋、唐、晉、漢、黃河淤積層、東周文化層、龍山文化層和仰紹文化層。

這個遺址的仰紹文化層又分上、中、下三大層,細分可分為5層(見下圖),發現的遺跡有房子、窖穴、灰坑、窯址、成人墓葬、兒童甕棺葬;發現的遺物有石耜、石斧、石鏟、石磨棒、石磨盤,以及陶制的鼎、罐、缽、瓶、壺、盆和碗。陶缽的口外沿多飾寬頻紋紅彩,少數陶器飾葉狀紋、三角形線條紋、弦紋、指甲紋、劃紋、乳釘紋、錐刺紋、麻點紋。

龍山文化層遺存有灰坑、墓葬和甕棺葬,以及一些灰陶、紅陶和棕陶,相對來講,這一時期遺存較貧乏。在東周文化層中發現30座陣亡士卒排葬坑和一批小型墓葬。所有各個文化層的墓葬均為一次葬,沒有二次葬。

      根據地層和遺跡中的遺物,在所開探方中,探方T136和T137第一層屬周代或周代以後翻動的擾土層,第二、三、四、五層均為仰韶時期的堆積。

      以上說的這些,並不足以使這個遺址達到轟動世界的程度,之所以轟動世界,在於西水坡遺址45號墓,也就是M45及其附屬墓葬的發掘。1989年經過對這個墓葬中蚌殼進行碳十四測定,並經樹輪校正,年代為距今6460±135年,也就是西元前4500年左右。
      遺址主要有房屋、窖穴、陶窯、墓葬、生產工具和生活用具。房屋的形狀有圓形、橢圓形和方形幾種。這個階段早期的房屋均為半地穴式,屋的中間有灶,一邊修有門道,四周有柱洞,房基面往往用一種細膩的土鋪墊。晚期的房屋均為平地起建,牆壁為木骨結構,底部和四壁均經過火的燒烤,堅固防潮,修築得相當講究。依上所述:1.此遺址是處於仰紹文化第二階段的文化遺存。2.從出土器物分析,M45的文化面貌屬於仰紹文化後崗類型,而且明顯受到北辛文化的影響。3.從地域上講,濮陽處在文獻所載東夷文化和華夏文化的接合部。考古資料和文獻資料可以相互印證,四組蚌圖遺跡應該是兩種文化的不斷交往的結果。4.從文獻上看,此遺址所處時期對應著三皇五帝傳說時代。

      這個墓葬及其附屬墓葬總共發現了四組蚌圖:
      第一組蚌圖即B1發現於T137仰紹文化第四層下,打破第五層和生土。這一組蚌圖在墓主人的墓穴裏,其造型有龍和虎兩種,分別擺塑於編號為第45號墓的墓主人的左右兩側。龍在右,虎在左,龍虎皆背朝墓主人,頭皆朝墓主人腳端的方向,尾皆朝墓主人頭部的方向。這種擺法也許是出於透視上的考慮,即在埋葬者看來,墓主人仰身朝上,和龍虎側身朝下,其實都是正面直立朝前行走,墓主人屍骨已僵當然不可能有這種動勢,但龍、虎行走的動勢極強。龍的身體是一條S線,昂首張嘴,挺胸弓背,龍尾有力地擺動,龍爪張開,全身都處在極度亢奮的躍進狀態中。虎的四條腿擺動的幅度雖然不大,但很生動,展現了奔走過程中前後左右四腿交替落地和離地的瞬間。

第二組蚌圖B2發現於B1正南20米處的T176淺地穴中。這一組蚌圖,其圖案有龍、虎、鹿(或以為麒麟)和蜘蛛等。龍頭朝南,背朝北,龍口南面還有一個圓形蚌塑,好像是龍口吐出的珠子。虎頭朝北,面朝西,背朝東。龍虎蟬連為一體。鹿臥於虎的背上。蜘蛛擺塑於龍頭的東面,頭朝南,身子朝北。在蜘蛛和鹿之間,還有一件製作精緻的石斧。

第三組蚌圖B3發現於B2正南25米處的T215中(見下圖)。這一組蚌圖,灰溝的走向由東北達西南,底部鋪墊有0.10米左右的灰土,然後在灰土上擺塑蚌圖,圖案有人騎龍造型、虎造型及其他。人騎龍擺塑於灰溝的中部偏南,龍頭朝東,背朝北,昂首、長頸、舒身、高足,背上騎有一人,兩足跨在龍的背上,一手在前,一手在後,面部微側,好像在回首觀望。虎擺塑于龍的北面,背朝南,頭朝西,與龍正好相反相背,它仰首翹尾,四足微曲向後,呈奔跑和騰飛狀。此外,關於第三組蚌圖B3,具體來講,在龍的南面、虎的北面、龍與虎的東面,各有一堆蚌殼,共計三堆蚌殼:1.龍南面的蚌殼面積較大,高低不平,成堆狀。2.虎北面和龍虎東面的兩堆蚌殼較小,形狀為圓形(見下圖)。另外,在第三組蚌圖B3這一層位上,還有許許多多零星的蚌殼,似乎也並非隨便亂扔的。從整體看,這條灰溝好像一條空中的銀河,灰溝中的零星蚌殼,猶如銀河中無數的繁星(見下圖)。那麼,那些堆積的蚌殼和成圓圈狀的蚌圖,是否同大地山川和日月星辰有什麼聯繫呢?人馭龍和奔虎襯托在這樣的背景上,是何等的壯觀!

       當時與45號墓同時發掘的,還有31號和50號兩座墓葬。50號墓(編號:M50)共葬有8人,屍骨淩亂,明顯是一個人殉葬坑(見下圖)。這個墓葬不在本文主題之中,不去談它。

       這裏主要談談31號墓(編號:M31),此墓僅葬一孩子,骨架恰恰少了兩根脛骨(見下圖)。那麼這個孩子的兩條脛骨到哪里去了呢?往下看!以上B1、B2、B3南北向呈一字形排列,由南向北:B1是龍、虎和人骨架相組合,在人骨架腳邊正北有用兩根人脛骨和蚌殼擺成的勺形圖案;B2是由下而上為虎、龍、鹿(或以為麒麟)相錯並重疊而組成,虎和鹿頭向北而龍頭向南;B3是北虎南龍,背相對,虎頭向西而龍頭向東,龍背騎一人。31號墓與45號墓墓穴B1與中間的第二組蚌塑B2、第三組蚌塑B3恰恰在一條南北子午線上!31號墓與45號墓墓穴B1相隔20米,B1與B2間隔20米,B2與B3間隔25米,這四組墓穴和蚌塑明顯是一個整體。(見下第三組蚌塑B3、第二組蚌塑B2、45號墓墓穴B1與31號墓整體排列圖,B3、B2、B1與31號墓由上至下排列,方位上北下南,因為圖片和貼文的緣故,在網頁上可能會參差不齊,但實際上,以下這四組是在在一條子午線上的。)

       第四組蚌圖B4位於B3西南邊,有一舒身展翅的飛禽,因被兩個晚期遺跡和墓葬所破壞,僅殘留脊和尖尾巴,其詳細形象已無法辨認,只能約摸看出是一飛禽。在飛禽尾巴的東邊與龍之間,還用蚌殼貼砌一圓圈,似日似月。

      這第四組蚌圖這實在是遺憾!比這個墓葬晚的後人們也看出這裏是一塊風水寶地,也來建宅造葬,可是呢,穴位點偏了,還破壞了千古奇珍。不過從上述蚌圖和第四組蚌圖的殘留形象判斷,這不就是是鳳(朱雀)嗎?

      這個墓葬非常奇特!當時,這個罕見的、整體長度在80米左右的墓葬子午線把整個工地上所有人都震懵了!在仰紹文化中,在此之前,這種形式的墓葬我們從來沒有見過!
      在這裏,我們再詳細描述一下第一組蚌圖即B1(見下圖):墓穴西北部被東周時期的M54打破,東南、西南、東北部分別被仰韶時期的H34、H46、H51打破,看看吧!後代的人們都知道這個地方是大穴位,都想在上頭建宅葬墓。不過還是可惜呀,除了這個墓主人,誰也沒葬在正位上,都偏到四隅方位去了,也怪,剛好都偏到穴心的四隅,除了慨歎點穴之不易外,還引起我們這些後來人無限的神秘聯想。墓葬的方位是頭南足北、左西右東的形式;它的南邊是形成一個圓弧的形狀,而北邊是一個方形,東西兩側還有一個弧形的龕;靠南的中央是墓主人,他的頭是向南的,生前身高在1.79米到1.84米之間,墓主人的身旁,亦即東西兩側,還有他的腳下——也就是他的北側有三具殉人。45號墓中3具人殉的擺放位置很特別,被分放在墓穴中東、西、北三處,並特意斜置形成一定的角度。這三具人殉,年齡較小,分別埋於墓室東、西、北三面小龕內。東部龕內的人殉,頭向南,仰身直肢葬,骨架保存得不好,性別未經鑒定。西面龕內的人骨身長1.15米,頭向西南,仰身直肢葬,兩手壓於骨盆下,性別為女性,年齡在12歲左右,頭部有刀砍的痕跡,顯然是非正常的死亡者。北面龕內的人骨,身長約1.65米,頭朝東南,仰身直肢葬,兩手壓在骨盆下,年齡在16歲左右,骨骼粗壯,性別為男性。顯然這是三具殉葬的童男童女,都屬於非正常死亡。根據對墓主人骨骼的研究,墓主人是一個50至55歲左右的男性;尤其奇特的是在墓主人的兩側(東、西)和他的腳下(北),有三組由蚌殼密集鑲嵌在地上擺塑組成的圖案,其中在墓主人的右側,也就是靠東的方向,是一個蚌龍,身長1.78米,高出地面0.67米;在左側也就是靠西的這個方向,是一個蚌虎,身長1.39米,高出地面0.63米,虎的腹部,有一堆散亂的蚌殼;龍、虎頭的朝向均為北,腿則均向外;而在墓主人的腳下(北),有一個蚌殼密集鑲嵌擺成的介於三角形與梯形之間的圖案,另外在這個三角形圖案的東側還擺放了兩根人的脛骨,距墓室中部壯年男性骨架0.35米,脛骨與三角形圖案連在一起,指向東方,指向龍的腦袋。另外,在45號墓穴以外的同一層位上,還有兩處用蚌殼擺塑而成的龍、虎、鹿等動物圖形,這兩處圖形和45號墓在同一子午線上。 上面提到,當時與45號墓同時發掘的31號墓,此墓中僅葬一童子人殉,這個作為人殉的孩子的骨架恰恰少了兩根脛骨。屍骨沒有脛骨,而31號墓穴大小正好是沒有脛骨的尺寸!這意味著什麼?這只能意味著這孩子先被截掉脛骨後再被埋葬的。那麼這個孩子的兩條脛骨在哪里呢?各位往上看,在墓穴中那堆三角形蚌塑旁邊,指向東邊龍頭的兩根骨頭,看到了嗎?對!就在那兒!(見上圖)
      再說說這個遺址的發掘緣起和經過,本來不想說,因為看記者們半真半假的報導比較生氣,所以在這裏說一說:

      這個遺址的發掘緣起是怎樣的呢?西水坡遺址是在濮陽市初建、整個城市是一個大工地的情形下發掘出土的。因為中原油田開發,所以1983年9月,國務院決定安陽撤銷地區建制,原安陽地區劃分為安陽、濮陽兩個省轄市,濮陽縣就此升格。原來安陽地區行政公署的一部份人馬一夜之間成了濮陽市的第一任市政府官員,但是由於濮陽市百業待舉,所以這幫人還暫借在安陽市繼續辦公。1986年年初,濮陽市政府首腦看到部下們老在人家安陽市地盤上唱《借荊州》也不是那麼回事兒,於是撂下狠話:“誰要是在1986年6月底前不遷濮陽辦公,以後市政府就沒你這號人了!”自此,一個新興石油城市開始了熱火朝天的市政建設。
      由於濮陽市將遷入大量機關、企業、事業單位和施工隊伍,急需用水,因此,準備在西水坡修建一座引黃供水調節池。西水坡位於濮陽縣老城西南角城牆的北側,原是一塊低窪地帶,本來一個地方政府的供水工程,考古人員是不需要介入的,但當時考慮到濮陽在地望考證上的特殊性,還是決定跟進,尤其是我們看了現場地形之後,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擔心!
      於是,1987年4月這個引黃供水調節池工程動土後,施工機械在前頭作業,考古人員就緊跟在後頭看看能不能摸到什麼好東西,果不其然!這個地形真的有墓葬!但是在接下來的搶救性發掘中清理出的30多個普通墓葬裏並沒有發現特別重要的文物,這時來自各方面的壓力就來了!經過與當地政府官員和施工隊伍一番爭執後,還是拗不過他們,只好決定再集中發掘一下就準備撤了。正在這時,偏偏我們這夥不識時務的混蛋堅持要在原先開挖的探方附近再開一個新探方。
      這下子地方政府官員和施工隊伍罵娘了,媽的!又要挖一個!要知道這可不是挖坑栽樹呀!探方一般是5米見方、深淺不等的大坑,先粗掘再用刷子刷,就是粗掘也絕不是民工挖坑栽樹那麼簡單,一個探方有時光粗掘就要挖幾天,更別說用刷子慢慢刷了!當時地方政府官員和施工隊伍的眼睛裏都快要冒出火來了!現在想想,幸虧硬著頭皮,不怕得罪人,咬著牙堅持了那麼一下,要不然,嘿!後果不堪設想,後果真的不堪設想!您想呀,要是撤了,施工機械還不知道會把它弄成什麼樣子,從墓葬發掘後的實際情況看,有99.99%可能性什麼都不會留下!為啥?那個墓葬裏不就是蚌殼和人骨頭嗎?也沒有棺槨,更沒有盆盆罐罐,現代社會又不是上古時代,在這個時候沒人像上古人類那樣拿蚌殼當貨幣使(還記得“寶貝”這個詞嗎?明白為什麼“財寶”都要從“貝”旁了吧!),因此也沒有誰會把這些東西放在眼裏。而且,在當時的情況下,考古人員慢吞吞的發掘工作,早把當地政府官員和施工隊伍給得罪翻了,尤其是施工隊伍,他們是講究“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的,考古隊可是他們的眼中釘肉中刺呀!他們就是發現了這些東西,還能跟你講?早他媽給平了!
      這個墓葬,就是震驚世界的濮陽西水坡45號墓,由於是西水坡考古工地發現的第45個古墓,所以它被命名為西水坡45號墓,編號M45。這是一個無棺槨的一次葬墓,在整個遺址各個文化層的幾十個古墓中,沒有哪怕是一個二次葬墓,這也是個怪事!

      當時為啥感覺不對?為啥要堅持新開一個探方?為啥新探方正好就開在45號墓頂上?不知道!從表面上看,能夠作為臺面上理由的只有這麼幾條地望考證資料:1. 《史記正義》引《山海經》雲:“雷澤有雷神,龍身而人頰,鼓其腹則雷。”2. 《淮南子·地形訓》亦雲:“雷澤有神,龍身人頭,鼓其腹而熙。” 3. 《地理志》曰:“《禹貢》‘雷澤’,在濟陰城陽西北,城陽有堯塚。”  4.上述之“雷澤”即《帝王世紀》所謂“華胥履大人跡於雷澤而生庖犧於成紀”之“雷澤”。5.  《左傳·昭公十七年》載魯國大夫同時也是著名星占家梓慎的話說:“……衛,顓頊之墟也,故為帝丘。”

      好傢伙!一個小縣城(當時還是一個小縣城!)跟這麼多赫赫有名的人物或者說族群連在一起,這讓考古人員在潛意識裏就不敢放鬆。還有,要知道,從古地理探究起來,在上面提到的“雷澤”,6500年前它是橫跨今魯、豫兩省,水面遼闊的湖泊和沼澤,其西岸已很臨近西水坡遺址的東沿。西水坡遺址中用於擺塑圖案的大量蚌類肯定是就近取自雷澤。
      後來事情過後,總結經驗時,有琢磨了這麼一條:從“西水坡”這個地名的角度分析,您想想,這個地名特別指出了“雷澤西岸的丘陵”,可作為一個巨大的湖泊沼澤地帶,雷澤西岸的丘陵多了,為什麼有一個地名特別定位在這裏?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可能有戲!不過,這一條是我們事後才想到的,當時沒想到,因此純屬“馬後炮”。可是,也由此總結了一個經驗,找墓有時還要會分析小地名。
      當然,以上這些還遠不足以使考古隊有充分的證據認定這裏就一定會有大穴位,而且6500年的滄海桑田呀,什麼穴證不給你平了?要從封土找痕跡嗎?除了封土高聳如山的帝王陵墓比如秦始皇陵,任何墓葬,封土明顯突出於地表的時間不會超過六百年!就是封土高聳如山的帝王陵墓,它也不一定撐得了6500年!您看,秦始皇陵才二千餘年吧?歲月已經把它削掉了不少了吧?這還沒算上地質變化因素呢!您再看看,西水坡遺址不就變成一片低窪地了麼?

      那麼,是什麼使我們找到這個墓葬的呢?只能說是感覺!這種感覺現在已經很難準確回憶了,但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其他解釋,所有參加這個行動的人都沒有其他解釋!連我們這些堅持要在舊探方旁另開一個新探方的人也提不出什麼解釋!還記得我在第二篇裏曾提到:“也不要這些工作看得有多麼玄奇,其實這就是為了造就人和地球自轉公轉運動的同步感,也就是把鐘錶、日曆、星圖和指北針內置到人腦中去。”我還曾說起過:“無論有多麽精密的儀器,它都只能幫你解決‘多少’的問題,而要解決‘是否’的問題,還要靠你自己!”在這裏重提舊話並沒有自誇的用意,因為我在第二篇裏講過:“我們幾個其實都是不及格的!”所謂“不及格”就是說,當面對地下幾千年的墓葬時,我們還不能穩定地把握並發揮這種感覺。這種感覺突如其來,又倏忽而去,無從把握,而當時賊老頭們也都早就全部歸了天,他們也幫不了我們了!
      其實,我在這裏想說的是,任何學術當研究到一定境界的時候,追求的就是一種形而上的把握。要舉例子的話很容易,比如一個人學語言學到很純熟的地步時,他根本就不會去管什麼語法和辭彙用法等等規則性的東西,只要覺得刺耳,那就一定錯了,這就是形而上的把握,追求的就是這種境界!一個很好的老師只能教給你一些規則性的東西,而最頂級的老師也只不過教給你一個好的方法,無法把他的感覺也教給你,這種感覺你學一萬個“天機不可洩漏”的口訣也沒用,不下一番苦功就是得不到!所以可以肯定地說,這些都是從當初下苦功夫中得來的,除此外沒有第二條途徑!下了幾分苦功夫就有幾分感覺,我們這等入行太晚、功夫又不夠的三腳貓貨色,就只能有這些突如其來又倏忽而去的感覺了,不過值得慶倖的是,在關鍵時候它該來的還是來了。
      我在上面提到“規則性的東西”和“好的方法”,有人問這二者有什麼不同嗎?有呀!“規則形的東西”是閉合系統,“好的方法”是開放系統,當面對千變萬化的現實時,你手裏拿著一個閉合系統作為工具好還是拿著一個開放系統作為工具好?
      墓葬發掘出來後,看著整個工地上黑壓壓的被這個墓葬格局震懵了的人群,這下考古人員放心了,為啥?沒人敢跟老子們提什麼“服從經濟建設大局”這樣兒的話了,別說再發掘一頭半個月,就是再發掘一年,也沒人敢吱一聲兒。事實也是這樣,考古人員又差不多斷斷續續幹了一年才發掘完畢——畢竟讓一個幾百萬人的城市的供水工程耽擱了一年,也是非常不得了的了!現在,這個遺址的原址已經淹沒在水庫之下。前一陣子聽說當地政府要把水庫淘幹一部份,重新恢復遺址,咳!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不過,其實也沒那個必要了,我們已經把它全部原樣、原位、整體移出來了。

      不過,這裏還有一件事值得講一下的,我怕現在不說以後就沒人知道了。這個西水坡引黃供水調節池工程一旦建成蓄水,就會把西水坡遺址淹沒,儘管為了留下標記,政府已經用混凝土把整個遺址覆蓋住了,但是考古人員還是在那兒插了一根杆子,為的就是留下一個高於水面的標記,誰知插好杆子後,前腳人剛走,後腳當地農民立馬就把杆子拔了,為啥?後來才知道,當地人千百年來一直認為那個地方是龍脈所在,是護著他們周邊地區的百姓的,您想,在人家龍脈上戳一杆子,誰能答應呀?我感到納悶兒的是,這幫人是怎麼知道那兒是龍脈所在的?我問過,誰也答不上來,只知道老輩兒傳下來就是這麼說的。
      好了,介紹完了。這一系列墓葬的年代,無論從考古地層學上推斷,還是用碳14測定,都在大約6500年前,也就是西元前4500年左右。那麼,這個充滿神秘氣息的、非常耐人尋味的墓葬到底說明了什麼?


上古葬式(上)
                  這篇文章還是遲了些,不過遲的原因是我感覺有些為難。從上兩篇文章貼出來以後,各網站諸位先生們對下一篇文章選材提出了種種建議,總之一句話,毛澤東對史達林說的, ...

      (這樣看來,似乎公元前4500年,風水術就是巫術,是天人感應問題。 青龍、白虎已經有暸,星宿意識非常強烈。  一次葬,是指墓主、殉葬,皆是一次完成的吧,殉葬的奴隷不是后代祭祀的結果。)

         對!一次葬的定義很對頭!我們看了很多仰韶文化的墓葬,很少完全沒有二次葬的。二次葬是指葬下一段時間后,揀骨重葬。所以這個墓葬很奇怪,之前沒有人提過這個問題。

6500顯然是有問題。一定還有正穴沒點着!!可見聖經、密宗的記載不會誤差那么多吧?

      (他們的天文知識從那裏來?當時還沒有進入農耕時期,沒有必要分齣青龍白虎啊,銀河又是作什么用的,隻是簡單糢徬天象么?能取下脛骨,可見當時是有骨骼知識的,狩獵知識完備。“脛”是取“徑”、行的概唸吧?
      請堪輿高手點評此穴,多謝多謝:)



(老漢老伯:
      關于史前洪水的攷據,網上有很多,您可以用www.google.com蒐索一下,看看這個主題,歷史學傢們都持什么看法。      小的以為史書*記載,必然確有其事,起碼在古人“觀唸”裏確有其事。疑古是嚴重的錯誤,簡直是倆兒女人打倒立——二×朝天。漢字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萬之8000年前,那么,此後的重大歷史事件一定會以文獻的形式代代流傳,不論是鼎、陶器還是其他文獻載體、攷古實物,,都有可能。週的城市遺阯,有完善的排水繫統,原因隻能是一個:對水患的深刻記憶。      若您蒐索到的結果,即洪水是1。2萬年前到8000年前的事,可以同意,那么,平水坡遺阯附近,就一定會找到堯!!大禹在堯之後,廼有治水之傳說。您貼齣的攷古遺阯,距今6500年,偏晚暸至少1500年。      可以這樣假設,此處作為文化中心,延續的時間可能比較長,時間跨度1500年以上,是完全可能的。倘若此次挖齣來的不是堯,堯應該也在這一個區域裏麵。關于共工的假說,似乎跟雷澤之雷有關,雷有鼓象吧。但共工說與史似乎不閤。      當然,如果上述關于洪水髮生時間的攷據,不能確認,需要進一步研究的話,則可以從反麵說明,洪水髮生時間要偏晚。聖經關于洪水的記載,在舊約第七章,此時沒有狩獵、農耕的記載,可以確認,此時沒有進入農耕時期。洪水在農耕以前多久?據說密宗也有記載,但小的沒見過相關文獻。
      關于洪水時間,找到傳說中的五帝,就可以搞清楚暸,二者是可以互證的。所以小的建議找到並髮掘共工之墓。)

這下我明白您這句“應該在1。2萬年之8000年前”是什麽意思了,應該是“應該在1.2萬年至8000年前”對吧?我就是沒弄懂這句,以至於整段都有點摸不着頭腦。抱歉抱歉!      其他的問題,一說就複雜了,我試著在下篇提一提。不過,我同意您的這句話:“小的以為史書*記載,必然確有其事,起碼在古人‘觀唸’裏確有其事。”這可以説是您的歷史觀的總綱吧?我認爲您這句話在研究上古史時候是適用的,但是好像不能用來研究秦漢以後的歷史,那樣就會上儅受騙的,因爲人類到了這個時候,已經老奸巨滑起來了。哈哈......      共工問題,可能要先從少數民族史詩中去找綫索。gdjwarzqlk
      要是按照您以上的説法,中國上古史傳説時代的年代坐標就要重新推倒重來了。
      漢字問題我同意起源于一萬年左右的時間,上下限可定為1.3-0.8萬年,這僅僅是我的觀點。當然也有考古資料支持。

      (共工问题和古史时间坐标问题,小的外行,不敢多说了:)不过貌似2000年前后的国家级项目殷商断代研究反映很不好.小的翻看过出版报告,没什么感觉.此前纪年是个问题,时间出现偏差也许是正常的?<竹书纪年>里面用干支法纪年,此前小的就不知道了.      美国的考古技术好像就能利用电磁波测出地下城市遗址,不知道中国考古界目前有没有那么先进的直升飞机.估计是没有,官府中人都吃肉.      另外再请教老伯:此墓之葬,是否可以认为跟后天八卦方位有关?似乎向明而治的意思比较明显.龙虎踞四门,龙出风门,虎出人门.后来的四隅墓,确实比较联想:)      期待您的下一片精彩文章:)

      夏商周斷代工程確實不盡如人意,我當時就說,不要把口號喊得那麽響,小心跌跟頭!現在果不其然。其實這個工作是很有意義的,對於上古史研究而言,提出了很多不錯的方法*論,把古人很多學術主張基本證僞,這樣後人考慮問題時負擔就輕一些,但是所做出的結論,遭人質疑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有兩個跟事實本身無關但卻令人反感、也造成了現在很多人不管懂不懂都破口大駡的原因:1.媒體宣傳過分渲染了這個工程,使人們對其充滿了期望,認爲可以一舉攻克難題了,但這都是外行人的想法。對於上古史的每一個環節、每一個問題,在沒有新資料或者已有資料釋讀不清的情況下,想作出站得住腳的結論是不可能的。2.工作程序不科學,在學術問題上採取“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原則或者“下級服從上級”集權原則都是不行的,有時太過於追求一個“唯一的”的結論,這在事實上是不可能的,對於資料奇缺,尤其是文字資料奇缺,已有文字資料釋讀又很大的問題的情況下,想得到一個唯一的結論,不現實,還不如把主流意見和少數意見列出來,分歧也明示天下,這樣反倒有利於進一步研究。

       您說:“共工问题和古史时间坐标问题,小的外行,不敢多说了。”我倒是不同意您這句話,因爲要想進步,只有多想,甚至要突發奇。     您在這幾個帖子裏提出了令人感興趣的思路,因爲我們對史前文明實在知之甚少,我的經歷表明,從幾十年前起到現在,我們對人類文明起源、更迭、發達程度的估計都是不充分的,而很多非專業研究者的思路給了專業人士巨大的啓迪,如果學者無視這些思路,高高在上,固步自封,那麽遲早是要被人在歷史上徹底推翻的。(笔者按:这老头的思想一点儿不彊,还真知道“礼失而求诸野”的道理)一個人想不被後人推翻是不可能的,但是,要是被人徹底推翻,那也未免太慘些。
      夏商周斷代工程,其病在於立足未穩。做研究,基礎資料是否明瞭,十分重要,比如,現在我們對殷周之際的金文曆譜、月相、干支紀日的連續性都研究的不很深,要做出比較成功的結論爲時尚早。但是我必須說,這個工程的縂思路:利用考古資料重建上古史,利用天文學史研究成果重建上古史,是對的!只是我們起步太晚,考古資料出土又太多,研究還很不成熟,新的技術手段和方法*論還沒有普遍得到深刻認識,在這種條件下,想成功?不可能!今年周公廟遺址階段性發掘完畢,又拿到很多新資料,對這個工程產生衝擊是不可避免的。
      您從這個葬式裏看到八卦圖,非常漂亮!深感佩服!深感佩服!!但是先天圖還是後天圖呢?您認爲是後天圖,我的想法您看第四篇。

         《神話考古》此書不錯,不過思路要再開濶些來寫此書就好了,作者私下的思路是很開闊的,但是正式出版書籍,迫於學術界的主流意識形態和凡俗之流的悠悠之口,就不免束手束腳起來。所以這就是我爲什麽喜歡網絡寫作的原因,不用太顧及主流意識形態的眼光,所以呀,我在這裡談的主題,您要叫我到正式場合談,就算我想說,也要深思一番才行,反倒沒有在這裡這麽自由。      關於對這個葬式的看法,我準備在下一篇裏談,盡量一篇文章講完,或許用兩篇。對了,您提到服務器,有人惡意攻擊我們網站嗎?星期天一天都登陸不了。      老平站長過獎了,您的易學文章,言簡意賅、平平實實,不留心是看不出味道來的,這也是得了易之三味的。我的文章,總有些幾月有餘、平實不足,我也甚爲惱火,不過積習難改,天性已成,哎,也管不了那麽多了。哈哈,見笑見笑。哪天我也跑到您的地頭上瞎説一番。      這一陣不見沈先生,也在這裡打個招呼。

      (今天補習參同契,參同契之月相納甲,確實就是先天圖.<晦朔合符章>錶意尤其明顯.囬頭再看老伯三個示意圖,是先天圖無疑暸.如此說來,先天圖/后天圖,確實久已存在.老伯這個實例選得好,選得好,若非有此例,小的隻怕還會執迷不悟啊.尚秉和早就講過,先天后天二圖,先秦並用,果然.
      囬頭再讀<莊子>,髮現不是以前那么明晰暸,莊子嚮郭註,堯身長一丈,墓主身高1.79-1.84cm,是上古一丈隻當1.8米左右么:
        堯讓天下於許由【一】,曰:「日月出矣而爝火不息,其於光也,不亦難乎!時雨降矣而猶浸灌,其於澤也,不亦勞乎【二】!夫子立而天下治,而我猶尸之,吾自視缺然。請致天下【三】。」

        【一】【疏】堯者,帝嚳之子,姓伊祁,字放勛,母慶都,(嚳)感赤龍而生,身長一丈,兌上而豐下,眉有八彩,足履翼星,有聖德。年十五,封唐侯,二十一,代兄登帝位,都平陽,號曰陶唐。在位七十二年,乃授舜。年百二十八歲崩,葬於陽城,諡曰堯。依諡法,翼善傳聖曰堯,言其有傳舜之功也。許由,隱者也,姓許,名由,字仲武,潁川陽城人也。隱於箕山,師於齧缺,依山而食,就河而飲。堯知其賢,讓以帝位。許由聞之,乃臨河洗耳。巢父飲犢,牽而避之,曰:「惡吾水也。」死後,堯封其墓,諡曰箕公,即堯之師也。           【釋文】《堯》唐帝也。《許由》隱人也,隱於箕山。司馬云:潁川陽城人。簡文云:陽城槐里人。李云:字仲武。
        【二】【疏】爝火,猶炬火也,亦小火也。神農時十五日一雨,謂之時雨也。且以日月照燭,詎假炬火之光;時雨滂?,無勞浸灌之澤。堯既撝謙克讓,退己進人,所以致此之辭,盛推仲武也。     

  【釋文】《爝》本亦作燋,音爵。郭祖繳反。司馬云:然也。向云:人所然火也。一云:燋火,謂小火也。字林云:爝,炬火也,子召反。燋,所以然持火者,子約反。◎慶藩案說文:爝,苣火(袚)[祓]也。呂不韋曰:湯(時)[得](一)伊尹,爝以爟火,釁以犧豭。(案苣,束葦燒之也。祓,除惡之祭也。)燋,所以然持火也。段玉裁注:持火者,人所持之火也。禮少儀執燭抱燋,凡執之曰燭,未?曰燋,燋即燭也。細繹許說,則燋本為未●之燭,未●則不得云不息。釋文引司馬氏李氏本亦作燋,非。(廣韻:燋,傷火也,與焦通。別一義。)《浸》子鴆反。《灌》古亂反。◎慶藩案正韻:浸,漬也,又漸也。陰符經云:天地之道浸,故陰陽勝。易之臨曰:剛浸而長。浸者,漸也。博雅:灌,聚也,又溉也。浸灌蓋浸潤漸漬之謂。

        【三】【疏】治,正也。尸,主也。致,與也。堯既師於許由,故謂之為夫子。若仲武立為天子,?內必致太平,而我猶為物主,自視缺然不足,請將帝位讓與賢人。

      【釋文】《天下治》直吏反。下已治、注天下治、而治者也、既治、而治實、而治者、得以治者皆同。           【校】(一)祓字得字並依說文原本改。           另外,<莊子>有言:      曰:「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膚若冰雪,(綽)[淖](一)約若處子【一】。不食五穀,吸風飲露【二】。乘雲氣,御飛龍,而遊乎四海之外【三】。其神凝,使物不疵癘而年穀熟。吾以是狂而不信也【四】。」      此神人當是鬼.      不知依老伯觀點,墓主當何宿?似乎神人都配星宿,攷其星宿,是否有助于墓主身份的最后認定?<莊子>下麵這一段,似乎是道術史,而成疏歷歷配以星宿:      夫道,有情有信,無為無形【一】;可傳而不可受【二】,可得而不可見【三】;自本自根,未 有天地,自古以固存【四】;神鬼神帝,生天生地【五】;在太極之先而不為高,在六極之下而不為深,先天地生而不為久,長於上古而不為(一)老【六】。狶韋氏得之,以挈天地【七】;伏戲氏得之,以襲氣母【八】;維斗得之,終古不忒【九】;日月得之,終古不息【一0】;堪坏得之,以襲崑崙【一一】;馮夷得之,以遊大川【一二】;肩吾得之,以處大山【一三】;黃帝得之,以登雲天【一四】;顓頊得之,以處玄宮【一五】;禺強得之,立乎北極【一六】;西王母得之,坐乎少廣,莫知其始,莫知其終【一七】;彭祖得之,上及有虞,下及五伯【一八】;傅說得之,以相武丁,奄有天下,乘東維,騎箕尾,而比於列星【一九】。        【一】【注】有無情之情,故無為也;有無常之信,故無形也。           【疏】明鑒洞照,有情也。趣機若響,有信也。恬淡寂寞,無為也。視之不見,無形也。        【二】【注】古今傳而宅之,莫能受而有之。           【釋文】《可傳》直專反。注同。        【三】【注】咸得自容,而莫見其狀。           【疏】寄言詮理,可傳也。體非量數,不可受也。方寸獨悟,可得也。離於形色,不可見也。        【四】【注】明無不待有而無也。           【疏】自,從也。存,有也。虛通至道,無始無終。從(本)[古](二)以來,未有天地,五氣未兆,大道存焉。故老經云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又云迎之不見其首,隨之不見其後者也。           【五】【注】無也,豈能生神哉?不神鬼帝而鬼帝自神,斯乃不神之神也;不生天地而天地自生,斯乃不生之生也。故夫神(三)之果不足以神,而不神則神矣,功何足有,事何足恃哉!           【疏】言大道能神於鬼靈,神於天帝,開明三景,生立二儀,至無之力,有茲功用。斯乃不神而神,不生而生,非神之而神,生之而生者也。故老經云天得一以清,神得一以靈也。        【六】【注】言道之無所不在也,故在高為無高,在深為無深,在久為無久,在老為無老,無所不在,而所在皆無也。且上下無不格者,不得以高卑稱也;外內無不至者,不得以表裏名也;與化俱移者,不得言久也;終始常無者,不可謂老也。           【疏】太極,五氣也。六極,六合也。且道在五氣之上,不為高遠;在六合之下,不為深邃;先天地生,不為長久;長於敻古,不為耆艾。言非高非深,非久非老,故道無不在而所在皆無者也。           【釋文】《在大極》音泰。《之先》一本作之先未,崔本同。◎盧文弨曰:今本作一本作先之,無未字。《先天》悉薦反。《長於》丁丈反。《稱也》尺證反。        【七】【疏】狶韋氏,文字已前遠古帝王號也。得靈通之道,故能驅馭?品,提挈二儀。又作契字者,契,合也,言能混同萬物,符合二儀者也。           【釋文】《狶韋氏》許豈反,郭褚伊反。李音豕。司馬云:上古帝王名。《以挈》徐苦結反,郭苦係反。司馬云:要也,得天地要也。崔云:成也。        【八】【疏】伏戲,三皇也,能伏牛乘馬,養伏犧牲,故謂之伏犧也。襲,合也。氣母者,元氣之母,應道也。為得至道,故能畫八卦,演六爻,調陰陽,合元氣也。             【釋文】《伏戲》音羲。崔本作伏戲氏。《以襲氣母》司馬云:襲,入也。氣母,元氣之母也。崔云:取元氣之本。        【九】【疏】維斗,北斗也,為眾星綱維,故謂之維斗。忒,差也。古,始也。得於至道,故歷於終始,維持天地,心無差忒。           【釋文】《維斗》李云:北斗,所以為天下綱維。◎盧文弨曰:今本天下作天之。《終古》崔云:終古,久也。鄭玄注周禮云:終古,猶言常也。《不忒》它得反,差也。崔本作代。        【一0】【疏】日月光證於一道,故得終始照臨,竟無休息者也。        【一一】【疏】崑崙,山名也,在北海之北。堪坏,崑崙山神名也。襲,入也。堪坏人面獸身,得道入崑崙山為神也。            【釋文】《堪坏》徐扶眉反,郭孚杯反。崔作邳。司馬云:堪坏,神名,人面獸形。淮南作欽負。《崑崙》崑,或作岷,同。音昆。下力門反。崑崙,山名。        【一二】【疏】姓馮,名夷,弘農華陰潼鄉堤首里人也,服八石,得水仙。大川,黃河也。天帝錫馮夷為河伯,故游處盟津大川之中也。            【釋文】《馮夷》司馬云:清泠傳曰:馮夷,華陰潼鄉堤首人也。服八石,得水仙,是為河伯。一云以八月庚子浴於河而溺死,一云渡河溺死。《大川》河也。崔本作泰川。        【一三】【疏】肩吾,神名也。得道,故處東岳為太山之神。            【釋文】《肩吾》司馬云:山神,不死,至孔子時。《大山》音泰,又如字。   
        【一四】【疏】黃帝,軒轅也。採首山之銅,鑄鼎於荊山之下,鼎成,有龍垂於鼎以迎帝,帝遂將?臣及後宮七十二人,白日乘雲駕龍,以登上天,仙化而去。
            【釋文】《黃帝》崔云:得道而上天也。        【一五】【疏】顓頊,(皇)[黃]帝之孫,即帝高陽也,亦曰玄帝。年十二而冠,十五佐少昊,二十即位。採羽山之銅為鼎,能召四海之神,有靈異。年九十七崩,得道,為北方之帝。玄者,北方之色,故處於玄宮也。            【釋文】《顓頊》音專。下許玉反。《玄宮》李云,顓頊,帝高陽氏。玄宮,北方宮也。月令曰:其帝顓頊,其神玄冥。        【一六】【疏】禺強,水神名也,亦曰禺京。人面鳥身,乘龍而行,與顓頊並軒轅之胤也。雖復得道,不居帝位而為水神。水位北方,故位號北極也。            【釋文】《禺強》音虞,郭語龍反。司馬云:山海經曰:北海之渚有神,人面鳥身,珥兩青蛇,踐兩赤蛇,名禺強。崔云:大荒經曰:北海之神,名曰禺強,靈龜為之使。歸藏曰:昔穆王子筮卦於禺強。案海外經云:北方禺強,黑身手足,乘兩龍。郭璞以為水神,人面鳥身。簡文云:北海神也,一名禺京,是黃帝之孫也。        【一七】【疏】少廣,西極山名也。王母,太陰之精也,豹尾,虎齒,善笑。舜時,王母遣使獻玉環,漢武帝時,獻青桃。顏容若十六七女子,甚端正,常坐西方少廣之山,不復生死,故莫知始終也。            【釋文】《西王母》山海經云:狀如人,狗尾,蓬頭,戴勝,善嘯,居海水之涯。漢武內傳云:西王母與上元夫人降帝,美容貌,神仙人也。《少廣》司馬云:穴名。崔云:山名。或云,西方空界之名。
        【一八】【疏】彭祖,帝顓頊之玄孫也。封於彭城,其道可祖,故稱彭祖,善養性,得道者也。五伯者,昆吾為夏伯,      大彭豕韋為殷伯,齊桓晉文為周伯,合為五伯。而彭祖得道,所以長年,上至有虞,下及殷周,凡八百年也。            【釋文】《彭祖》解見逍遙篇。崔云:壽七百歲。或以為仙,不死。《五伯》如字。又音霸。崔李云:夏伯昆吾,殷大彭豕韋,周齊桓晉文。        【一九】【注】道,無能也。此言得之於道,乃所以明其自得耳。自得耳,道不能使之得也;我之未得,又不能為得也。然則凡得之者,外不資於道,內不由於己,掘然自得而獨化也。夫生之難也,猶獨化而自得之矣,既得其生,又何患於生之不得而為之哉!故夫(四)為生果不足以全生,以其生之不由於己為也,而為之則傷其真生也。            【疏】武丁,殷王名也,號曰高宗。高宗夢得傅說,使求之天下,於陝州河北縣傅(嚴)[巖]板築之所而得之,相於武丁,奄然清泰。傅說,星精也。而傅說一星在箕尾上,然箕尾則是二十八宿之數,維持東方,故言乘東維、騎箕尾;而與角亢等星比並行列,故言比於列星也。            【釋文】《傅說》音悅。《得之以相》息亮反。《武丁奄有天下乘東維騎箕尾而比於列星》司馬云:傅說,殷相也。武丁,殷王高宗也。東維,箕斗之間,天漢津之東維也。星經曰:傅說一星在尾上,言其乘東維,騎箕尾之間也。崔云:傅說死,其精神乘東維,託龍尾,乃列宿。今尾上有傅說星。崔本此下更有其生無父母,死登假三年而形遯,此言神之無能名者也,凡二十二字。《掘然》其勿反。)

        測量不會錯,因爲測量尸身高度不是像活人量身高那樣的,而是要考慮骨骼的粗細、腳掌手掌的尺度還有上肢下肢的長度、頭骨的各種尺度等等來綜合考慮的,而且此屍體您可以看看手中保存的圖案,整個屍體的框架都在,單單少了7條肋骨和對應脊椎   ,原因不明。 而且,此族群好像身材都很高,M50墓裏8個堆放雜亂的殉人,個個身材高大,目前能確切測出身高的有一位在1.86米,其他的因爲屍骨雜亂而暫時未測量身高,但從骨骼上分析,全是大高個。這表明是種族性問題。這是一個身材高大的種族。

      M31和M45墓裏的4具童男童女人殉,我懷疑不是這個種族的人,而是別的種族的奴隸,但還沒有十分過硬的證據支持,看來要對二者作DNA分析才行。

       研版主,哈哈,您怎麽也吞吞吐吐起來了,我是深深贊同銳山先生的意見,他這條思路我們以前還沒想過,要是這個墓主人真是我們的老祖宗,那他做的這個風水對我們全民族可就影響巨大了,這樣一聯想,1987年發掘出土,1988年此墓移走,您看接下來馬上發生什麽事?——回憶一下......然後又是1992年南巡,一路到今日......哎呀!銳山先生這條思路還真是犀利!



(陰宅個案很多,最多關乎一宅一族,但lh1041先生這個案,兮乎十多億人民共同陰宅哦!真的不知如何說哦! )

  這個可以説是個個案,因爲我們還沒有找到比這個更霸道、氣勢更強烈,寓意更深遠的案例。但是從葬法角度說,在發掘了這個之後,我們還找到安葬思路、文化類型相似於此墓的遺址,在陝西。但是跟這個的氣勢相比就差遠了。

    ( 從文獻看,大家都認為夏人活動的中心區域在以嵩山為中心的伊洛河和潁河上游一帶以及山西南部。一九五九年,為尋找“夏墟”,徐旭生對河南省登封市告成鎮與八方村之間的遺址進行了考古調查,發現了王城崗遺址,當時稱之為“八方遺址”。目前學界主流意見就認爲在那裏是夏初都城。

      不過,這裡您可能對地望考證不熟,在上古時期到中古時期,人群發生大規模的、集中的、遠距離的遷徙時,到了新地方還會把新址仍依舊名,因此,堯的陽城所在地如與禹的陽城不是一址,並不能因此而證明堯的陽城不能在別的地方,也就是說堯的陽城也可能在別的地方,因爲您知道,古人因爲生産形態落後的緣故,是需要經常遷徙以追逐更肥沃的土地的。 從文獻看,大家都認為夏人活動的中心區域在以嵩山為中心的伊洛河和潁河上游一帶以及山西南部。一九五九年,為尋找“夏墟”,徐旭生對河南省登封市告成鎮與八方村之間的遺址進行了考古調查,發現了王城崗遺址,當時稱之為“八方遺址”。目前學界主流意見就認爲在那裏是夏初都城。                        

      (沈蓮舟 :      lh1041前輩  ,    在下有一想法    ,        國外曾用"歲差"計算   ,   衍伸出南美洲的瑪雅文化和古埃及文化的關聯性.
      不知道在 6500年前的天文和現代差多少,      由此 不知是否可假設墓主的葬法(指方位方向而言),      若感好笑.....亦當博君一燦爾.)

           沈先生呀!您又令我激動了,您不要覺得好笑,就是要朝這個路子去走呀!就是這樣走的,我們就是這樣走的,我們開始得比國外早一些,但是國外的計算軟件那時比我們先進多了,現在好了,我們也有最先進的計算軟件了,已經全面開始這個工作一段時間了!

           (沈蓮舟:      感謝 前輩指導,      在下又有一問, 煩請 前輩雅量,寬宥在下多言。  歲差 在計量上,好像是以 26000年為準,可否推算出,當時與現今天文上的差異,另由此點能否假設青龍及白虎方,其天文座標下有另一葬墓群.因為此種葬法,應有傳承以及連續性,畢竟氣吞山河之輩,不只ㄧ個)

        我們先來談歲差的定義,這可能有助於我們的思考,哈哈,老頭子不知道還記不記得十份準確。應該是准的:gdjwarzqlk
      嵗差是指地球自轉軸的進動引起春分點位移的現象。在日、月的引力作用下,地球自轉軸的空間指向並不固定,呈現為繞一條通過地心並與黃道面垂直的軸線緩慢而連續地運動,大約25800年順時針向(從北半球看)旋轉一周
      , 描繪出一個圓錐面 。此圓錐面的頂角等於黃赤交角 23.°5 。 於是天極在天球上繞黃極描繪出一個半徑為 23.°5 的小圓 ,
      也使春分點沿黃道以與太陽周年視運動相反的方向每 25800年旋轉一周 ,每年西移約 50.″3 。
      這種由太陽和月球引起的地軸的長期進動(或稱旋進)稱為日月歲差。此外,在行星的引力作用下,地球公轉軌道平面不斷地改變位置,這不僅使黃赤交角改變,還使春分點沿赤道產生一個微小的位移,其方向與日月歲差相反,這一效應稱為行星歲差。行星歲差使春分點沿赤道每年東移約0.″13。日月歲差和行星歲差的綜合作用使天體的座標如赤經、赤緯等發生變化,一年內的變化量稱為周年歲差。此外,根據廣義相對論,旋轉物體的自轉軸會在空間產生相對論性進動,稱為測地歲差。地球的測地歲差為1.″98/世紀,方向為逆時針向。

      與此相關的還有一個概念:章動。

      章動是指在天文學上天極相對於黃極的位置除有長週期的歲差變化外,還有許多短週期的微小變化。引起這種變化的原因是地球相對於月球和太陽的位置有週期性的變化,它所受到的來自後兩者的引力作用也有相同週期的變化,使得地球自轉軸的空間指向除長期的緩慢移動(歲差)外,還疊加上各種週期的幅度較小的振動,這稱為章動。歲差和章動的共同影響,使得真天極繞著黃極在天球上描繪出一條波狀曲線。月球軌道面(白道面)位置的變化是引起章動的主要原因。月球軌道對黃道的升交點黃經的變化週期約18.6年,章動中最主要的一項就具有這一週期。章動使得春分點在黃道上和黃赤交角對於各自的平均位置產生週期性的振盪,振幅分別可達17″2和9″2。因而使得天體的座標如赤經、赤緯等都發生變化。



      從以上出發就可以貫徹您的意圖了。

      研版主,現在沒人了。我可以好好整理思路了,哈哈,雖然神交已久,還是要說一聲“遲復為歉”!

      我的意見是“堯陽城也可能在濮陽”。因爲“禹陽城在王城崗”是不能推翻“堯陽城在濮陽”的,要證明您這個學説是偽的,必須找正面資料,而正面資料對您是有利的,參見我在第一頁的帖子裏的地望根據。因爲上古時代人群時常大規模遷徙,比如到商代時還有“商都八遷”的説法,那麽在比商朝更遙遠的時代,遷徙是經常的,因此“堯陽城”與“禹陽城”不在一個地點是完全沒問題的。問題是您怎麽回答堯的年代問題,也就是說,如果堯是墓主人,那麽堯在6500年左右就必須存在,這樣如何解釋這個推論與文獻年代的矛盾呢?這纔是問題所在。這也就是爲什麽我說如果您這個學説成立,中國上古史的年代學標尺就要推倒重來。

      哈哈!現在我成了您的學説的辯護者了



      好,我們來討論一下:《左傳.昭公十七年》“衛,顓頊之虛也,故為帝丘。”
      1.您的意見是翻譯成:“現在(指春秋時)衛國的範圍,是顓頊的墳墓,以前是五帝的墳墓。”

      我覺個這句話這樣翻譯有些奇怪,因爲在顓頊以前,五帝還沒有全部出場呀,怎麽就說顓頊“以前”這個地方是五帝的墳墓了呢?要是說這裡的“以前”二字指的是昭公十七年説話者為起算點之前,那麽這句話不就有點重復了嗎?又説是顓頊的墳墓,又説是五帝的墳墓,這好像有點兒沒話找話。

      2.我的意見是:“現在(指春秋時)衛國的範圍,是顓頊的墳墓,所以把它叫做帝丘。”

      又或者是:“現在(指春秋時)衛國的範圍,是顓頊的統治中心所在,所以把它叫做帝丘。”

      這裡的第二种譯法,把“虛”作爲“城市”、“居民聚居點”這個意義來理解,因爲我覺得“虛”,比如“殷墟”乃商都所在,作爲“城市”、“居民聚居點”解亦無不可,再看《山海經》“虛”或“墟”作爲“城市”或者“居民聚居點”來理解也可以。 另外,粵語中“趕集”就稱為“趁墟”,在南方各方言區,“墟”、“圩”皆可作“集市”解,少數民族用這個詞的也有。

      上面就是我的大體思路。

      好,我們先來看看早期農業的“三年輪耕制”的證據:

      重建的華北原始耕作方式必須與我國古代文獻互相印證.古籍中所言土地耕方式須從菑、新、畲三詞的意涵去尋索。為方便計,先徵引《爾雅•釋地》:“田,一歲曰菑。[郭璞]注:今江東呼初耕地反草為菑。二歲曰新田。注:《詩》曰:於彼新田。三歲曰畲。注《易》曰:不菑畲。畲音佘。

      《尚書》和《詩經》有關此三名詞者,徵引如下:

      《尚書•大誥》:“厥父菑,厥子乃弗肯播。”疏引孔穎達《正義》曰:“…菑謂殺草,故治田一歲曰菑,言其始殺草也。”

      《詩•小雅•采芑》:“薄言采芑,於彼新田,於此菑畝。”

      芑有兩個解釋,一是“白苗嘉穀也”,也就是粱,但此詩所指的芑是野菜:“芑菜,似苦菜也,莖青白色,摘其葉,白汁出,肥可生食,亦可蒸為茹.”野菜的解釋是正確的,因為只有野菜才可以出現於已播種糧食的新田的邊緣和平整待播的苗畝,白苗嘉穀是不可能在待播的菑畝上出現的。動詞是采,不是獲,也明顯是指野生植物,再就是《詩•小雅•大田》:“以我覃耜,俶載南畝……。”鄭箋:“俶讀為熾。”疏:“入地曰熾,反草曰菑。”解釋“像載”較詳的是郝懿行的《爾雅義疏》:“蓋田久蕪萊,必須利耜熾菑,發其冒橛,拔彼陳根,故雲反草。江南以首春墾草為翻田,江北以初冬耕田為刷草,皆與菑義合。”橛字有多種意義;郝氏義疏中的橛,應系“禾稼之殘餘。”《詩•周頌•臣工》:如何新畲?于皇來牟。”這很明顯地說明,小麥和大麥只種在第二年的新田和第三的畲田,同時也反映第一年的菑田是不播種的。

      《周易•無妄》:“不耕獲,不菑畲”不能以科學原理解釋,因為這兩短句是用以比喻為人臣之道以測吉凶的。孔穎達《正義》:“不耕獲,不菑畲”者,六二處中得位,盡於臣道,不敢創首,唯守其終。猶若田農不敢發首而耕,唯在後獲刈而已;不敢菑發新田,唯治其畲熟之地,皆是不為其初,而成其末,猶若為臣之道,不為事始,而代君有終也

      綜合《尚書》《詩經》諸節及《爾雅•釋地》菑字涵有三義:(1)第一年開墾和重新清理的土地,暫不播種。最早的資料《尚書•大誥》:“厥父菑,厥子乃弗肯播種“最清楚地指明茁在播先。(2)所謂“反草”實際上是指翻土這一工序,翻過之後,植物殘體才會在土壤中逐漸腐爛。(3)菑的音義都含有“殺”意,就是反映翻土或“反土”的主要目的在“殺草”,也就是把所有的殘根敗葉,都化為腐質。



       (老伯淹通,简直骇人.您的学问比小的接触过的任何一位先生都要淹博宏通,气势可比章太炎先生,精微之处却有过之.您不教授,跟钱锺书先生有得一拼.)

         我又臉紅了,我哪敢跟前輩諸位先生相比,實不敢當。

      “帝堯說”甚爲新穎,沒有人提過這個學説,您要是有興趣,不妨作一文章,呈諸某聲名赫赫的大家,或可一舉打開局面也未可知。只是目前學界門戶之見、彼此成見似甚深,要選對角度才行,不然會遭到主流抵制。

       (小的只愿得闻大道,奈何国内学术界至今尚不知道是否有大家擅长卜筮!!

      小的前途未定,自觉与道有缘,是以很珍惜如今炒股/读书的日子.来到术数纵横,又得到銳山先生/壬遁版主/龙尊版主/老伯及诸位网友提携,自觉日有进益,于愿足矣.若非女友总督促小的赚钱,小的自己一日三餐,青菜豆腐可過百年,视皮囊臭腐耳.贵如可得,当遂小的心愿.否则贵不如富,富又能以道兼济,是小的心愿.)



        您看我在這三篇文章裏講的經歷,就明白中國真正的傳統術數在民衆之中,“禮失而求諸野”是也,比如那幾個盜墓賊出身的老頭於相墓之術研究極深,只是他們沒什麽“文化”或者乾脆說沒有“學歷”上不得臺面而已。卜筮之術,您現在已經很精深了,而要是能得一隱於人群中的高人稍加指點,則由此入於道矣。至於學界諸大家,或囿於門戶之見,或限於師傳之說,或慾以此牟利,或徒負盛名而屍位素餐......如此種種,皆非求大道之人,不足與語也。


(戈巴契夫 :     

      求卦辭:那個小孩的兩條脛骨為何要放置在墓穴主人的墓庭之中,而非放置在該童的童墓之中,及其一切相關事項      西元 2005 年 9 月 1 日 19 時 51 分  陰曆 94 年 7 月 28 日   

   ┌─────────────────┐時日月年  空 驛 桃 貴 羊

      │ DESTINY命理網 手動起卦 │      亡 馬 花 人 刃

      │Destiny.xfiles.to│壬戊甲乙  午 寅 酉 丑 午

      └─────────────────┘戌子申酉  未     未

               震木遊魂卦:澤風大過      巽木本宮卦:巽為風

      【六獸】【伏  神】  【 本  卦 】       【 變  卦 】

       朱雀         妻財— —丁未土 ╳ ——→辛卯木 兄弟———世兄弟

       青龍         官鬼———丁酉金      辛巳火 子孫——— 子孫

       玄武 子孫 庚午火 世父母———丁亥水 ○ ——→辛未土 妻財— — 妻財

       白虎         官鬼———辛酉金      辛酉金 官鬼———應官鬼

       螣蛇 兄弟 庚寅木  父母———辛亥水      辛亥水 父母——— 父母

       勾陳        應妻財— —辛丑土      辛丑土 妻財— — 妻財

      --------------------------------------------------------------------------------
      本卦:      卦辭:大過:棟橈,利有攸往,亨。
      象曰:澤滅木,大過﹔君子以獨立不懼,遯世無悶。

      彖曰:大過,大者過也。 棟橈,本末弱也。 剛過而中,巽而說行,利有攸往,乃亨。大過之時義大矣哉!

      上六:過涉滅頂,凶,無咎。

      象曰:過涉之凶,不可咎也。


      九四:棟隆,吉﹔有它吝。

      象曰:棟隆之吉,不橈乎下也。

      --------------------------------------------------------------------------------
      變卦:
      卦辭:巽:小亨,利攸往,利見大人。

      象曰:隨風,巽﹔君子以申命行事。

      彖曰:重巽以申命,剛巽乎中正而志行。柔皆順乎剛,是以小亨,利有攸往,利見大人。

      上六:巽在床下,喪其資斧,貞凶。

      象曰:巽在床下,上窮也。 喪其資斧,正乎凶也。

      九四:悔亡,田獲三品。

      象曰:田獲三品,有功也。

            好扯的答案,墓穴主人是過勞死,小孩的腿僅僅是因當時風氣,以擋煞為用,因此截放於墓庭之中
          且從此卦可以知道,該墓週遭原先應有河湖護墓,小孩脛骨也是護墓為主要用途,以及替代勞動為由,私自截放,時代背景,此人必是王冑貴族

      本卦在大過,大者過而亨,是為王冑貴族,變卦巽為風,是為過勞死,一個為國為民的王者,過勞而死,守護者眾,因此該目中陪葬之人,應皆為自願

      為何而放,變卦巽為風,又代表邪煞,是因煞而用之,大過本末弱,亦為守護,因此評斷當時必有河湖護墓,該墓一切皆以形擋煞

      此卦中尚有替代之意,大過亦替代,巽風亦為勞動,尚有替代勞動的意向,因此,此童當時之截,亦是一種替代明君,為其勞動的型式

      大致上由該卦所見之初步便是如此,如有疑問,大家一同探討之)



       對不起,遲到了,我不是跑去吃宵夜,而是家裏人硬叫我打麻將,說陪我散散心,咳,都不知道是我陪他們散心還是他們賠我散心。

      戈巴契夫先生客氣了,以後別那麽客氣好吧?我們就像朋友相見一樣,有說有笑才能交流出好東西來呀,而且日子久了,您也會發現我也是見識淺薄的。

      說到此學習,我要向您學習纔是真的,因爲我很難見到一個人起卦起得到這個地步的,除了修行之人以外。現代人誠心誠意的人少了,沒有古人那麽少干擾,所以有時不是卦斷得不好,而是起卦時心意不誠,起的卦帶出來的信息量不夠。我的解説您看第四篇,在對應一下您的卦象,就看出來了。

          (沈: lh1041前輩大安: 在圖一有可能是立體嗎?在下意思是 人. 龍. 虎. 原意是否表達站立的.參北斗的意思)

      駭然呀!沈先生,您已經十分接近了,您是不是修行之人?爲什麽直感那麽好?現在媒體也有很多報道解説,都是那些記者面對面採訪當事人所寫的,但是因爲意識形態的緣故,總是寫得半真半假,比起您來還差很多!

      (沈蓮舟 :      在圖二
      龍口向南
      虎則向北      試想: 北方一向是文明起源,而南方往往難以調伏......      再則 ㄧ向是北強南富.......      未知是否有此意涵?      不知是否想偏了?      有些讖語的味道.....見諒. )

        研版主說了以下建議:只有銳山大大发表了看法.然后就没有研究风水的先生发言了.这么重要的穴,正好检验各家方法,怎么反倒不讨论了?玄空大卦,飞星,峦头...........各派看此墓如何?主何吉凶?为何尸身保存如此之好?都不说,是各家方法都对了吗?都没有用了吗?搞不懂.......若说没有地图,不是网上有个免费的系统可用吗?若说地理变迁的缘故,那么此地的古代地理,lh1041老伯不是也交代了吗?起码讨论一下,此墓用的是先天卦还是后天卦嘛!!!!!!不解,不解.(笔者案:这是6400年前的大墓,后天卦才3000年。这么低级的问题也来添乱,难怪没人理你。)
      以上以我從嚴版主在本版的貼子中轉貼的,圖片裏我交代了四組圖都在一個子午綫上,可以驗證一下各派理氣的來源呀!

       (請問lh前輩, 上文所指的子午線是否天文中的正北/ 極北 ? 晚輩覺得在那蚌圖上哪人頭腳若是正南正北, 哪在圖上座標又會否是子午線?
      而這兩者的夾角的相差是否正好是磁北和正北的夾角 相等? )

       這是用google earth拍下的地勢圖, 圖中清楚可以看出其祖山由西向東走, 黃河在其西南方經鄭州後大曲轉向北方向走,       然而這墓穴卻是坐南朝北, 而大黃河水在右東方, 故其山脈脈路應該是隨水勢從西而東, 再而南到北了,      其龍身這未算完全止住, 直至....

      子午綫是正北不是磁北!

     ( 銳山 :      以二十八宿風水學理論,只有皇帝是墳子午向,而45號墓主應是《天官書》所說中官北極位置,以正北論,頭骨應是面向帝星,中官又表示「太一」所居位置,以宮廷為中心,「太一行九宮」,即風水「吊宮」理論.



      這幾天看到各位是以古籍推斷此墓墓主應屬何年代,小弟有個大膽假設,當發現此墓時候,相信應該有記錄各文物準確度數,那便好辦,相信可估計當時下葬時侯,墓主頭骨必定對應於帝星,從墓中骸骨排列看到,可清楚知道古人概念天人感應論,星座代表人間君臣,相信當時沒有偏移.

      那可從出土當天墓主頭骨度數,對應帝星度數差距,再來推斷當年帝星位置距度,從出土度數與追朔當年度數,以頭骨面向帝星為準,從而估計墓主屬何年代,按照理論推算.附圖。風水術各派也宗唐末楊筠松,最遠至東晉郭璞,而小弟是反其道而行,早兩三年前已大肆推廣為,是京氏易發展而來。無論相信與否,也只得二千年左右,現在要大家推至6500年前,又何來有資料來斷談何容易?但在風水術中,有一派是運用天文曆法理論,相信此派大派用場了!至於形派來說,要視乎當年地形而定,要達到精緻地步,相信相當困難! )



      (這幾天看到各位是以古籍推斷此墓墓主應屬何年代,小弟有個大膽假設,當發現此墓時候,相信應該有記錄各文物準確度數,那便好辦,相信可估計當時下葬時侯,墓主頭骨必定對應於帝星,從墓中骸骨排列看到,可清楚知道古人概念天人感應論,星座代表人間君臣,相信當時沒有偏移,那可從出土當天墓主頭骨度數,對應帝星度數差距,再來推斷當年帝星位置距度,從出土度數與追朔當年度數,以頭骨面向帝星為準,從而估計墓主屬何年代,按照理論推算

      先生這個思路,跟老伯髮現此墓的感覺應該是一緻的,該當可行)

     銳山先生在本頁發表的兩個帖子,讀來平平淡淡,但是已經把對這個墓葬的的研究思路基本揭示出來了,按照這兩篇貼子的思路,如果用當今主流意識形態的筆法風格去寫,那麽就是一篇“寫出一篇來一輩子足矣”(評價王國維《殷商先王先公考》之語)的論文,當年有一位先生也寫了一篇與銳山先生思路大體相同的論文,就一舉成名了,大家都認爲這是一篇“寫出一篇來一輩子足矣”的論文。銳山先生,要是九宮圖之上又配上十二星次看看,又如何?

       ( 前輩,一個系統是定「位」,一個系統是定「歲」,我想沒有這必要,不知對否?)

       對於十二地支,我們可以把它叫做十二星次,當然我們也可以把它叫做十二方位,再聯係到“分野”的概念,這樣     ,不是可以把時間和空間聯係起來考慮了麼?一點拙見。

     ( 前輩是可以的,十二次是用以觀測日月五星位置運行,和節氣來臨,作為紀年之用,時間標準,但對於6500百年前45號墓墓址來說,或是以二十八宿來定位,而定歲是否有這技術呢?這樣要向前輩虛心請教.

      根據天文學史陳遵媯著,十二星次創立估計在戰國時期,十二星次可能是由十二支而來,,為占星之用,而現在某風水派別以十二星次歲星作風水上應期是有相當作用. )



     那時候的天文技術已經完全可以定嵗了。

      陳遵媯先生的《中國天文學史》寫於此遺址發掘之前,沒有證據支持,所以在學術上作保守論定是可以理解的。而夏鼐先生在此遺址發掘之前也只不過把二十八星宿產生形成的時間推到2800年前,也就是B.C.800左右,此遺址發掘后,夏先生立即就提出了修改他的觀點。這些圖片雖然少,但這是所有圖片的總綱,有了這些圖,其他那些圖片倒也關係不大,我是指在研究方面關係不大,這是實話!至於在其他方面嘛,礙於工作紀律,那就不說為好了。但是我要說的東西,在這幾張圖裏可以完全表達了。
      好!銳山先生發話了,老頭子閉關幾日儘快把文章拿出來,各位網友還請盡情討論。

         看來天地之定位, 羅盤指南車未有之前都應該是以天文數據為準!

       -

          (銳山 : 那麼,是什麼使我們找到這個墓葬的呢?只能說是感覺!這種感覺現在已經很難準確回憶了,但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其他解釋,所有參加這個行動的人都沒有其他解釋!連我們這些堅持要在舊探方旁另開一個新探方的人也提不出什麼解釋!還記得我在第二篇裏曾提到:“也不要這些工作看得有多麼玄奇,其實這就是為了造就人和地球自轉公轉運動的同步感,也就是把鐘錶、日曆、星圖和指北針內置到人腦中去。”我還曾說起過:“無論有多麽精密的儀器,它都只能幫你解決‘多少’的問題,而要解決‘是否’的問題,還要靠你自己!”在這裏重提舊話並沒有自誇的用意,因為我在第二篇裏講過:“我們幾個其實都是不及格的!”所謂“不及格”就是說,當面對地下幾千年的墓葬時,我們還不能穩定地把握並發揮這種感覺。這種感覺突如其來,又倏忽而去,無從把握,而當時賊老頭們也都早就全部歸了天,他們也幫不了我們了!-

         其實,我在這裏想說的是,任何學術當研究到一定境界的時候,追求的就是一種形而上的把握。)對不起,又遲到了。這幾天去參加紀念抗戰勝利六十周年的活動,看到了很多老傢伙,見面時一片“你這老不死的,還活著呀!”的招呼聲,叫人回想起當年的激*情歲月,大家都是眼角濕潤、腰杆筆直!      我生得晚了些,見識過日本鬼子的行徑,沒來得及象我父親叔父那樣,拿起槍跟他們幹過。這次參加紀念抗戰勝利六十周年,在一個私下場合,大夥兒正在嘻嘻哈哈各攏一堆,突然看見那幫比我們還老的老傢夥——國民黨的抗戰老兵、共產黨的抗戰老兵,還有美國飛虎隊和蘇聯紅軍的老兵走了過來,所有在場的人自動起立,一致行注目禮!——要知道,這是在私下場合,完全自發,沒有任何人安排!當時我心想,格老子!我老頭子這才真正明白什麽叫“歷史地位”,什麽叫“永垂不朽”!

      寫到這裡,我想起八十年代剛剛改革開放時,有一位美國同行來訪,到了北京我們幾個接待他,聊著聊著,這老外突然提了個老問題:“為什麼你們這個民族被強大的敵人多次打下去後,每次都還能站起來?這種現象世界歷史上沒有過!”我們幾個覺得這個問題雖然老,但很難回答,就老實跟他說不知道,同時建議他如果時間允許的話,可以到各地城市鄉村看一看。他表示很高興,於是我們就叫人陪他往各地去,花了幾十天把長城內外、大河上下、江表嶺嶠都走了一遭。回來再見面時,我們問他找到答案了沒有?他說找到了,接著沉默了一會兒,才抬起頭來說了一句話:“柔軟的剛強,剛強的柔軟。”

      臨別時,他講道:“我這次來,是受了某位先生的影響,他認為從公元1840年以來的中華民族整體上都處於一個大事件中、一個大運動中,這個事件、這個運動現在還方興未艾,遠遠沒有結束,現在我真的懂了。”gdjwarzqlk-

      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從鴉片戰爭至今一百多年來,我們這個民族走了很多彎路、犯了很多錯誤,我們這一代人以及上幾代人深受其苦,但無論如何,我還是發自內心地同意一位法國詩人的話:“祖國所犯的過失,一定要在她的名義下糾正過來!”

      以上數段,獻給偉大的抗日戰爭!

      這麼多天沒來,各位想必已經就所關心的問題在各類媒體上作了一些背景瞭解,儘管媒體從來都是錯誤和膚淺見解的散佈者,但是還是傳播了一些常識。好了,我在這裏就不講閒話了,直接講主題——

      先談一下墓主人身份問題。

      目前主要有五種說法:1.伏羲說。2.黃帝說。3.蚩尤說。4.顓頊說。5.帝嚳說。五種說法各有證據,暫時誰也不服誰,有待考古發掘作宏觀界定才能最後解決這個問題。但是,從這個墓葬的氣勢來看,明顯表示墓主人是部落、部落聯盟的最高首腦或者人類社會早期國家的最高統治者,這一點卻是基本公認的。

      在這裏,我要強調的是:無論墓主人是伏羲、黃帝、蚩尤、顓頊還是帝嚳,最好不要在個體意義上把他和墓主人聯繫起來。這話說白了,也就是傳說時代的伏羲、黃帝、蚩尤、顓頊或帝嚳等等名稱,他們都至少帶有以下兩層含義:1.這些名稱代表著整個部落、部落聯盟或者早期國家。2.這些名稱同時還是這些部落、部落聯盟或者早期國家最高首腦的稱號,也就是說,比如伏羲,包含著伏羲一世、伏羲二世、伏羲三世……整個世系集團。這種稱謂傳統,在後世也還保留著,比如據現在發掘出來的金文資料裏,周朝政權在稱呼前代夏、商朝政權時,有時就把它們直接叫做“夏禹”、“成湯”。在這裏,“夏禹”、“成湯”和前面的上古傳說時代的史詩英雄稱號一樣,代表著一個集團,同時還代表著這個集團傳承的世系。

      到了皇權時代也一樣,無論是誰當政,稱號都叫“皇帝”,所謂的高祖、太宗等等都是在他們死後為了各個區別而安上的諡號或者廟號。但是,在上述墓葬所處的時期,人類還遠沒有達到個體意識覺醒的程度,很多部族還處於神祗崇拜階段,進步一些的處於神祗崇拜和整體意識覺醒相雜糅的階段,在那個時候人們不覺得上一代最高首腦和這一代最高首腦有什麼本質不同,他們都是這個集團所信仰的神祗的代言人,人雖代代有別,神卻萬世不易,因此在上古時人的觀念來看,區別個人就沒有必要了。

      因此,無論墓主人是伏羲、黃帝、蚩尤、顓頊還是帝嚳,他都只是某個“伏羲”、“黃帝”、“蚩尤”、“顓頊”或“帝嚳”!至於是哪個“伏羲”、“黃帝”、“蚩尤”、“顓頊”或“帝嚳”,對不起,不知道。因為傳說時代的人們還沒有辨別個體的意識,他們只會把這個世系裏所有人和重大事件放在一口鍋裏煮。現在聯合國設立的口頭文化遺產項目,整理出來的文獻表明在文明早期人類的思維的確具有上述普遍特點。

      您要是有了上述概念,那麼對上古史中那些聲威赫赫的人物,其執政時代和壽命動輒達到數百年或上百年這種現象就容易理解了,這是指這個世系執政年頭的總和。比如所謂“彭祖壽八百”就是這樣,在帝堯時期,堯封顓頊的玄孫錢鏗於大彭(今天的徐州),建立大彭國,鏗為第一任彭祖,因此“彭祖壽八百”,指的就是這個活動於徐州一帶的方國存在了八百年左右。

      至於說到誰是墓主人,我傾向于蚩尤說,但我不準備在這裏談具體的論證過程,這畢竟不是談這個問題的場合,要談到主流學術期刊上去談。不过,我第一個不能同意的就是伏羲,因為從考古發掘看,中國大概在舊石器時代向新石器時代轉變的時期,也就是約一萬多年前,是採集狩獵時代結束,農業起源、陶器和定居生活開始產生的時候。這時開始出現有系統的圖案和符號,這意味著人類已開始有意識地記載和傳承文化,而且已意識到這種方式與純粹的口頭傳承相比有更大的優勢。上述這些考古發掘與古史傳說、文獻資料關於伏羲時代的特徵吻合。由此看來,伏羲所處時代是一個草創時期,不可能有這麼嚴格規整的墓葬體系;那也是一個中國文明諸元素發軔的時期,不可能產生象這個墓葬那樣成熟的文化意象。之所以有人提出伏羲說,我想是有些人把伏羲和太昊混在一塊兒了。

      再講一下四象的起源和演變。為了容易明白,先看以下圖片。上面第一圖是1956-1957年于河南三門峽上村嶺西周虢國諸侯墓地出土的四象銅鏡拓片,自正下方逆時針旋轉依次為雀、龍、虎、鹿。其中雀、鹿二象的形象尤為清晰。

      第二圖是1978年於湖北隨縣擂鼓墩戰國早期曾侯乙墓出土的衣箱蓋,這個衣箱的珍貴之處在于它完全是整塊原木雕成的。這個圖片大家很熟悉了,衣箱蓋正中大書一個大篆“斗”字,向四方誇張性地延長了四筆,四筆所指,正是四象中宿,正好將二十八宿分為四個象限。“斗”字周圍環繞著二十八星宿名。衣箱蓋左側為龍,右側為虎。將這個衣箱蓋與西水坡遺址M45墓室中的排列以及B1相比,其意義不言自明。

      第三圖可能沒什麼人見過。這是第二圖衣箱四面圖案的描摹圖,其中:1.曾侯乙墓衣箱蓋面,已如前述。2.衣箱東立面,位居蒼龍之下,此圖案狀如火形,正是大火星象,代表心宿。3.衣箱西立面,位居白虎之下,此圖案狀如四足岐尾大龜,《後漢書.杜篤傳》“觜”,李賢注曰:“觜,大龜。” -

      代表觜宿。4.衣箱北面乃是雙鹿圖像,二鹿四足相抵,首尾同向。

      好了,講完了,想必各位也看明白了。

      第一組蚌圖B1中龍虎意象很清楚,我就不說了。關鍵是討論虎腹下那堆散亂的蚌殼。原來認為這是當時塑造圖案時用剩而丟棄的,後來大家一想,這完全不可能!在這麼高規格的墓葬中怎麼可能允許隨意丟棄無用的東西?而且把這些蚌殼扔出墓室又不是什麼難事。最後把這個墓葬和曾侯乙墓衣箱蓋聯繫起來才發覺其共同之處——虎腹下都有圖案。既然散亂的蚌殼本來就是一個蚌塑圖案,那麼圖案的本來面目就應該同曾侯乙墓衣箱蓋上的一樣。有人要問了:“這個圖案代表什麼呢?”從曾侯乙墓衣箱蓋圖案來看,目前主流意見認為,虎腹下的圖案應該代表大火心宿二,因為考古發掘表明,心宿二都是繪製成火焰狀的。這時又有人問了:“那為什麼東宮龍象的大火心宿二回跑到西宮虎象的腹下呢?”這跟論證墓主人的身份問題有關,一講就多了,總的來說一句話,反映了虎神崇拜集團要壓倒龍神崇拜集團的意識。

      第二組蚌圖B2中有龍、虎、鹿、蜘蛛,我認為,這組蚌圖裏講的就是四象。——東宮蒼龍、北宮玄武、西宮白虎、南宮朱雀四象要在漢代以後才徹底固定下來,而在此之前,四象之神最先固定的是東宮,西、南、北三宮之神有過種種過渡形態,比如,《周禮.考工記.輈人》:“軫之方也,以象地也;蓋之圜也,以象天也;輪輻三十,以象日月也;蓋弓二十有八,以象星也;龍旂九斿,以象大火也;鳥旟七斿,以象鶉火也;熊旗六斿,以象伐也;龜蛇四斿,以象營室也。”可見,北宮之神就有過以鹿而非玄武作為代表,西宮之神也有過以熊而非白虎作為代表,那麼南宮之神也應該曾經有過用蜘蛛而非朱雀作為代表。

      關於第二組蚌圖B2,有人提起已故的哈佛大學教授張光直先生的《濮陽三蹻與中國古代美術上的人獸母題》,可是不知道大家注意了沒有,在他之後就沒人接著論證下去了,為啥?因為這個提法不能解釋這組蚌圖中“蜘蛛”這個圖像的存在。

      最後看看第3組蚌塑B3的圖像,對於這個圖像,目前主要有兩種看法:1.“乘龍升天”說。按照中國的上古傳說時代的先後秩序編排,在文獻記載中,最早“乘龍升天”的是黃帝,接下來依次還有顓頊和帝嚳。但是,從這個墓葬可以看出,如果按照目前主流的中國上古史年代座標,那麼“乘龍升天”的信仰,早在黃帝時代以前就成熟了。2.虎神崇拜集團希望壓制龍神崇拜集團說。因为图案中虎在上,龙在下。其实我觉得这两种说法如果结合起来就非常完美了。gdjwarzqlk-

      再看一看人殉問題。

      有人認為M45墓室中這三個少年不是人殉,因為其墓底平面與45號墓墓底不在一個平面上,應該是比墓主還早的時期就下葬的了。這種意見純粹是無理取鬧!現成就有實例反駁他,隨便找兩個例子:1.陝西華陰橫陣遺址墓地有三排大集體埋葬坑,每個大葬坑裏面再各自套掘三到七個不等的小葬坑。2.河南汝州洪山廟墓地,一個大葬坑套掘若干小葬坑,集中了一百多個死者的骨骸用甕棺二次埋葬在一起。

      所以說,這三個少年人殉墓底平面與45號墓墓底不在一個平面上,其實是在一個大葬坑裏面再套掘小葬坑的葬式,小葬坑的挖掘是服從於整個大墓構思設計的。

      再從人殉的擺放來看更能明白事實真相:三具人殉擺放的位置很特別,它們並不是集中擺放於墓穴北部比較空曠的地帶,而是分別置於東、西、北三處。其中東、西兩具人殉位於墓穴東、西墓壁兩處凸起的類似壁龕的地方,北面一具人殉在北壁方龕內也不是正常擺放,而特意表現出一個角度。東、西方人殉恰好位於春、秋分那天日出與日入的位置;北面的人殉頭向為東偏南三十幾度,這正是冬至太陽初升之地。如果以墓穴北部方邊為一條基本準確的東西標準線來度量人殉方向,同樣可以得到完全一致的結論。

      所以,四位人殉的性質分別象徵春分神、秋分神和冬至神、夏至神,其位置都被安排在他們所象徵的二分二至日道的外側,規律嚴整。夏至之神讓位於墓主升天的需要而擺放在距離大墓20米遠的地方。因此,整個墓葬完整地展示了分至四神的場景。我們還可以將墓穴的實際情況與《堯典》中的古史傳說及蓋天理論一起考慮,同樣也可以作出這樣的結論。關於分至四神的神话記載,可以看一看《楚帛書》。



      最後講一下髀、表和圭的概念以及蚌塑斗魁、脛骨斗柄所構成的北斗。

      中國早期天文學具有鮮明的特點,其中重要的一點是極為重視觀測終年可見的北斗星,並以北斗作為決定時間的標準星象。但是,北斗只有在夜晚才能看到,如果人們需要數量化、精確化地瞭解白天時間的早晚和季節更迭,那就必須創立一種新的方法。

      上古人類觀察到,隨著正午太陽位置的高低變化,寒暑更疊往復。在夏季,烈日當空,人投下了短小的陰影;而在隆冬,冰封雪蓋,行人拖著長長的淡影。隨著季節的變化,人影的長短也跟著變化,且年年如此,這就引起了人們的思考,進而通過對太陽和人影的仔細觀察,古人學會了立人測影。

      因為立人測影不方便,就必須要製造出一種模仿人體的儀器,這就是“髀”。最早的用以替代立人測影的是人的股骨或脛骨,叫做“髀”。“髀”字從骨從卑。“卑”字表示直立狀,從這個字的最後一筆也可以看出它的原始含義。那麼支撐人直立的骨骼就是“髀”。同理,直立的石頭就叫做“碑”,《說文》就直接說碑為豎石。後來“卑”字引申為地位低下的意思,可不是麼,人家坐著,你老是站著,可不就是奴才麼?


      為什麼最早的表要用人的股骨或者脛骨來製作呢?現在有人說了,弄根人骨頭杵在那兒測日影,多血腥、多殘忍呀,換根木頭的不行麼?對不起,您這種思維是後世人的思維,上古人類蒙昧未開,他們雖然認為萬物有靈,但是也認為各個種類的事物只會眷顧同種類的事物(這個觀念是從人和動物的生存競爭以及族群、部落的生存競爭中得來的。),那麼人類要想從上天那裏得到時間的資訊,還必須從人類自己那裏去想辦法。從這一點出發,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上古人類的祭祀儀式總是伴随着血腥的人牲奉獻了。

      在被列為中國古代算學之首的《周髀算經》中,記載了人體在作為一個生物體的同時,還曾充當過最早的測影工具:“周髀,長八尺。髀者,股也。髀者,表也。”根據這些可知,古人把表叫做髀,它是早期測量日影的工具,它的本義就是人的腿骨。

      後來隨著文明的發展和人類思維的進步,立竿側影所用的“髀”逐漸被木制、石制或玉制的 -

      “表”代替,其中,玉制的表也叫做“圭”。这位说了:“这下我明白为什么帝王手里总要拿着圭了。”好,如果我们用圭表占卜那叫什么?哈哈……

      濮陽西水坡M45墓中這個斗魁用蚌塑、斗柄用脛骨的北斗,則形象完美地體現了立表測影與北斗授時的統一關係。北斗通過蚌塑擺放一部分,然後又用人骨來擺放它的斗杓,這種特殊的圖形恰恰顯示了古人測量日影與觀測北斗的綜合關係,它是古人創造出利用太陽和北斗決定時間方法的結果。西水坡蚌塑星圖的設計,體現了以恒星授時並與測度晷影結合。

      所謂“斗建授時”,它與二十八宿天文學體系,與參、火授時是互相關聯的一個天文觀測授時系統,比如,春分黃昏時斗杓東指,引導人們觀測大火星的東升,秋分黃昏時斗杓西指,斗魁東指,指示人們觀測參星的東升。而西水坡45號墓蚌塑龍虎圖及北斗塑象,方位完全密合《史記天官書》的記述:杓攜龍角——作為北斗斗杓的兩根脛骨指向東方的龍星之角;魁枕參首——蚌塑三角形斗魁位指西方的虎星之首。

      從這點出發,加上這個遺址發掘出來的出土器物形制顯示了仰韶文化和大汶口文化夷夏東西相融合的現象,我們可以看到此墓葬主人所代表的集團採用的曆法體系是崇拜太陽和參宿、實行太陽曆和參宿授時的仰韶文化,以及崇拜北斗和心宿,實行大火曆和心宿授時的大汶口文化相融合而來的。

      所以說,西水坡45號墓的天文學內容可以概括為立杆測影制訂太陽曆與星象觀測制訂星曆兩個系統,二者可以各自獨立但古人又常常將它們結合在一起。在西水坡45號墓,這兩個系統是被結構為一個整體的:“天圓地方”的墓穴形制以及墓穴南部圓弧部分所顯示的蓋圖、人殉所象徵的“分至四神”,它們與太陽視運動觀測有關;而蚌塑龍虎則代表東、西二宮星象、兩根脛骨與一堆蚌殼構成的北斗圖形,它們與星象觀測有关。考慮到西水坡所處之地在上古時期是華夏集團和東夷集團的結合部,出現這種組合並不是偶然的,確切地反映了兩大集團融合的痕跡。

      這時有人問了:“那為什麼偏偏是夏至神的脛骨被截來作北斗的斗柄呢?為什麼不是春分神、秋分神和冬至呢?”咳!在大墓室裏三子俱全,缺的就是夏至,沒辦法,夏至居南,南為天,你擋了墓主人升天的路,只能把你挪到外頭去了,但是墓室裏四子不全總是遺憾,因此就要把夏至神的脛骨截為斗柄,夏至日斗柄指正南,這就指出了夏至神的位置——M45大墓外正南20米處。

      髀、表、圭以及立表測影和恒星授時曆法系統的源流講完了,我們於是知道,其實髀、表、圭以至碑都是立人測影的物化替代品。好,現在講從立表測影為出發點發展出來的一種宇宙模式——蓋天說。


      關於宇宙結構的學說,在秦漢之前,蓋天說一直比較盛行。自古以來,人們看見蒼天籠罩著大地,產生了“天圓地方”的蓋天說,這稱為“第一次蓋天說”,這個學說見諸文獻是在《周髀算經》第一章中周公和商高的對話:“方屬地,圓屬天,天圓地方。”以及“天圓如張蓋,地方如棋局。”第一次蓋天說認為天不與地相接,而像圓頂涼亭那樣由八根柱子支撐著。這個“擎天柱”的概念最早來源於古人對高山直插天幕的觀察。

      對於第一次蓋天說,春秋時的曾參就提出疑問:“天圓而地方,則是四角之不揜也。”屈原也曾問道:“斡維焉系?天極焉加?八柱何當?東南何虧?”因為上述宇宙模式顯然經不起日漸成熟的人類的追問,所以“第二次蓋天說”產生。《周髀算經》中也提出了“天象蓋笠,地法覆盤”的第二次蓋天說,認為天在上,地在下,天地相蓋,二者都是圓拱形,日月星辰隨天蓋旋轉,近見遠不見,形成了晝夜四季變化。       不過,這兩次蓋天說只是關於宇宙模式的漸次修改的見解,在它們涵括具體的計算方法上並沒有本質區別。區別只是在精確度層面的,而這當然不是方法*論層級的區別,僅僅是關乎測量和數學工具是否完善而已。

      其实,我們認為“天圓地方”第一次蓋天說,來源於立表測影,立表測影的基址必然是正方形里有一个内接圓,即“方數為典,以方出圓”,才能控制太陽東升西落的座標點,也才能保證每天太陽上中天時的表影落在同一條南北縱線上,這是產生“天圓地方”觀念的基本實踐活動。

      這種看法有考古實物支持:河南杞縣鹿台崗龍山文化遺址出土了正方形裏有一個內接圓的房屋基址,此基址高出建成時地面約一米,是一處內牆呈圓形外牆呈方形的特殊建築,內牆直徑4.7米,西、南各設一門道,室內有正南北、正東西方位的“十”字形通道貫穿內室延伸出外室,與房內地面土質迥然不同。內外圓形和方形房址之間狹小不可能有其他實際用途。從這個房屋基址的形制看,它就是立杆測影的地平式日晷盤;再從實際尺寸計算,可以判斷出這外方內圓的建築應是象徵天地,圓室內巨大十字則是象徵太陽。這是古人用於立杆測影的天文臺基址。

      從這個發掘實物出發,也就可以順利解釋紅山文化遺址方圓兩壇大小問題:方壇象地、圓壇象天,按照蓋天說,明明是天包裹著地,那為什麼方壇比圓壇大?(見後紅山文化牛河梁遺址圖片)因為方、圓兩壇實際上套在一起就是一個立表測影的晷影盤基址,方中套圓,當然方壇大。通過實地測量紅山文化方壇與圓壇的尺寸,也確實表明圓壇是方壇的內接圓——圓壇直徑等於方壇邊長。



      在漢代時,蓋天說遇到渾天說的激烈攻擊。漢代揚雄《難蓋天八事》是漢代乃至中國歷史上蓋、渾之爭的著名文獻。揚雄在這篇文章裏提出的八個駁難中,有的與蓋天說沒有根本的聯繫,另外的反而證明瞭蓋天說的合理。比如在第三難中,揚雄對蓋天說的“北辰之下,六月見日,六月不見日”表示極為不能接受,但在我們現代人看來,這正是北極地區情況的準確描述。此外,蓋天說還指出北極地區“夏有不釋之冰”、“不生萬物”,上古人類對北極圈地區的晝夜變化和事物生長竟然如此清楚,寫到這裏我不禁毛骨悚然,上古人類看來真的去過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而且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如果說僅僅有某些人去過,帶回來的這些資訊最多只能被居住在中華大地上的人們視為類似《馬可波羅遊記》一樣的小說家言而已,不可能成為嚴肅的宇宙模式的組成部分。可是這些對於北極的描述竟然成為“蓋天說”宇宙模式的的一部分,那麼只能說明上古人類曾經長期頻繁往返於北極地區!咳!看來不能不重新撿起《山海經》了!

      揚雄八難中的其他幾難,其實不能作為真正的駁難。這幾個駁難是指責《周髀算經》的蓋圖繪製時投影不準確。因為蓋天說中“天的形體”是圓拱形的,而蓋圖以平面來表示,必然發生投影問題。平心而論,這種責難就近乎無賴了——因為在幾千年前相信人類還很難在絹帛上畫出準確的立體投影平面圖形,尤其是當這個蓋圖包括著繁複的立體圖形疊加的時候!其實只要把蓋圖做成立體圓拱形的,揚雄這幾個駁難就不攻自破了。而這種立體蓋圖的實踐早在距今6000-5000年左右紅山文化牛河梁遺址已經作了:牛河梁紅山文化積石塚三層圓丘和三層方丘(見下圖,圖中靠上居中者為圓丘,最上者為方丘);經過測量表明,上述遺址的圓壇的尺寸是一個很好的蓋圖,其合理程度更優於按照《周髀算經》提供的資料復原的蓋圖。        下面是圓丘和方丘的放大圖,其中圓丘小而方丘大,圓丘正好是方丘的內接圓。-

       好了,看到上面第一幅全貌圖中右上角偏中間位置的圓丘了嗎?是不是明顯地有三層圓壇的痕跡?那麼它的完好模樣是怎麼樣的呢?我當然沒辦法帶你去看一個完好無缺的紅山文化圓丘了,但是我帶你去看一個實際上代表的意義與其完全一樣,而且模樣也基本一樣的。-

        好了,看明白了沒有?現在北京的天壇圜丘和5000多年前的紅山文化牛河梁遺址一樣的三層圓壇一模一樣,只不過前者加了一些裝飾性的漢白玉欄杆。那麼它們表示什麼樣的相同意思呢?

      這兩個圆壇雖然相隔五千年左右,但所表示的意思一脈相傳,都表示“天”——別忘了“方屬地,圓屬天,天圓地方”!紅山文化牛河梁遺址有三重圓丘和三重方丘,北京也有天壇、地壇(地壇還是方形的)。現在有人問了?為什麼這個祭天的壇它要築三層呀?好問題!聽我說——

      蓋天說的經典著作《周髀算經》裏頭有一個重要的圖叫《七衡圖》,在裏頭繪製的是太陽視運動的七條具有重要天文意義的路徑線(詳見後文之圖),在這七條線中有三條是重中之重,也就是內衡、中衡、外衡。內衡指的是夏至日太陽視運動路徑,中衡指的是春、秋分日太陽視運動路徑,外衡指的是冬至日太陽視運動路徑,這七衡(當然也包括前面所說的三衡)是一個同心圓圖。好了,現在明白紅山文化牛河梁遺址圓丘和北京天壇圜丘的意義了麼?對!他們表現的就是一個蓋天說的蓋圖,三層圓丘表示二分二至太陽視運動路徑線。圓丘與方丘共同構成了“天圓地方”的第一次蓋天說宇宙圖景,這個宇宙圖景的物化形態,經過五千年的歲月,傳承到了今天,我們在北京城的天壇和地壇那裏依然能夠看到。


接下來講一講蓋天說的幾個重要概念和圖式。
      1.七衡圖之一:左圖夏至日中,冬至夜半;右圖冬至日中,夏至夜半。
         首先看C點,這是觀測點,在《周髀算經》裏頭就是地中——周王城的立表點,以C點為圓心,以r為半徑的是可視範圍,在圈裏的是白晝,在圈外的是黑夜。
      再來看O點,這是北天極,也就是地軸的延長線投影在天球上的點。以O點為圓心的圖中OB為半徑,也就是圖中最小的圓就是內衡,夏至日太陽視運動路徑線;以O點為圓心,OA為半徑,也就是圖中最大的圓就是外衡,冬至日太陽視運動路徑線。內衡和外衡是同心圓,圓心都是O點。
      再來看黃道圈,黃道圈與外衡交於A點,A點為冬至點;與內衡交於B點,B點為夏至點。在左圖中,A點表示冬至夜半,B點表示夏至日中;在右圖中,A點表示冬至日中,B點表示夏至夜半。
      現在如果我們把以C點為圓心,以r為半徑的圓從上面兩個圖上拿走,那麼剩下的就是內衡、外衡以及以AB為半徑的黃道圈,而這些都是在同一個恒星背景上的圓,他們的相對位置都是固定的,他們的旋轉,以O為中心的旋轉(黃道圈以黃極為中心旋轉,但是由於黃赤交角相對固定,通過坐標系轉換,其實可以視為以O點為中心旋轉),就演示了任意某一天的晝夜更替現象——只要您把七衡圖或者三衡圖擴張成為365衡圖就行了。
      2.七衡圖之二:黃圖畫和青圖畫。
           東漢末三國時吳人趙爽在給《周髀算經》作注時,對黃圖畫下了一個定義:“黃圖畫者,黃道也,二十八宿列焉,日月星辰躔焉。”這句話啥意思?其實就是說,恒星背景被布列在黃圖畫上,日月五星穿行於其間。對於太陽而言,它在恒星背景裏穿行周年視位移軌跡就是黃道。由於太陽是蓋天說《七衡圖》裏頭描述的主要對象,所以就說“黃圖畫者,黃道也”。當然,您要是想把其他緯星軌跡也弄出來,用這個辦法也不是不行。這時有人又打岔了:“明明人家趙爽只說了個二十八宿,你為什麼把它翻譯成‘恒星背景’了?老不死的,你別是蒙我們吧?”他娘的,我老頭子寫文章一分錢稿費沒有,我蒙你什麼了?在坐標系裏畫曲線,已知點是多點兒好呀還是他媽少點兒好呀?gdjwarzqlk
      那麼黃圖畫到底是什麼樣兒的?抬頭往上看,左邊那幅,對!就是它!再想想前面那兩幅圖。再多說一句,黃道與外衡交於牽牛,與內衡交于東井,與中衡交于角、婁——別忘了“天星西移”!這幅圖裏可是幾千年前的交會圖景。
      最後,以牽牛-東井為直徑的黃道圈大小與中衡相等,二者是一個全等形。
      再說右邊那幅青圖畫,青圖畫上面已經交待過了,就是以C點為圓心,以r為半徑的圓。其中C是立表點,O點是北天極。
      這兩幅圖怎麼用?好用!說破不值錢。將青圖畫放在黃圖畫上,兩個O點重合,順時針轉動黃圖畫,當太陽轉入青圖畫範圍內時表示日出,當太陽轉出青圖畫範圍內時表示日落——當然,您要是願意,日月五星都好用,不過,您得先把圖做得夠大,刻度標得夠精確,恒星背景位置夠準確。又有人打岔了:“這下子要不要考慮天星西移呀?”您要是打定主意讓您家祖墳發個720年,那當然是要考慮的。哈哈……
      最後,提供蓋天說的一系列公理化常數。記住,這些常數在蓋天說體系裏是公理化的、不證自明的。現在我們看來以下資料當然是可笑的,但是也有其合理因素在其中,至於合理因素在哪里,已經超出本文主題,我也不談,以後在別的地方跟人聊《山海經》時再來談,以下資料要跟以上圖式合起來看:
      一、O点:北极(天中)。二、C点:周王城洛邑立表点所在。三、A点(牵牛):冬至日所在(日中之时)。四、B点(东井):夏至日所在(日中之时)
      五、E点(角)、F点(娄):春、秋分日所在(日中之时)。六、极下璇玑半径11,500里。七、夏至日道(内衡)半径119,000里。八、春、秋分日道(中衡)半径178,500里。九、冬至日道(外衡)半径238,000里。十、周王城立表点距北极远近103,000里。十一、天地距离80,000里。十二、北极下璇玑之高60,000里。
      再來一位打岔的:“我看您說的這些怎麼那麼像活動星盤呀?”哈哈……您打了那麼多回岔,就他娘的這一回說得一點不差!乖孩子,叫版主給你一塊大洋買糖吃!
      等等——又一位殺將出來:“我們是到這兒來看風水文章的,麻煩你老不死的快點講風水好不好?”哈哈……,笑死我了,我老頭子已經說完了!所以呀,還是五十年前我的老教授那句老話:“所謂善讀書者,能於輕易處不輕易而已矣!”
      好了,為了讓諸位看得清楚一些,再来一幅圖——gdjwarzqlk
            有人又打岔了:“咦,怎麼我看你這個圖黃赤交角數據不對呀?”咳!您就知足吧!6500年前,人們能算到這個地步就不錯了!難道您還要求他們真能算到23°26′不成?
      
      這下有人扯火了:“那麼你老不死的不是還要從這個墓葬說八卦圖的起源嗎?”哈哈,我也說了,不但說了八卦圖的起源,連五行學說的起源也一併說了,三合四正、太一行九宮……也他娘的都在裏頭,您還得回過頭去看看,我把要點都放在裏頭了,只是需要您動手推演一下就行了,當然您基礎知識要是不夠,那可不能賴我。這跟學數學一樣,基本概念定理總要自己推演一下才會變為自己的,如果連這個都疏懶,那乾脆不要將《易經》作為娛樂,幹點別的也不錯。
      這時有個明白人說了:“人家都說月相納甲,你怎麼跑去跟太陽扯到一起?”咳!月亮那點兒光還不是從人家身上借來的?不是有句俗語“給點兒陽光你就燦爛”?要是不給陽光,這龜孫還燦爛個屁呀?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不就是动手算一下吗?再送一图!这回您不骂人了吧?        好!最後還是回到盜墓賊老頭的問題:天地是個啥?      我們反過來問他們:“你們認為天地是個啥?”老頭子們回答:“天是個圓蓋蓋,地是個方盤盤。”媽的!這幫鄉下老頭跟六千多年前人們對宇宙的看法完全沒有差別!發展了六千多年全白瞎了!
      喬答摩.悉達多王子說:“過去現在未來名世,東南西北上下四維名界。”莊周老頭子說:“有實而無乎處者宇也,有長而無本剽者宙也。”《淮南子》說:“上下四方謂之宇,古往今來謂之宙。”後來我又看見海德格爾說:“空間是人們的時間性籌畫。”老外說話都他娘的有些拗口,我打個比方說一下——比如您到李家莊去,走到半路遇到個老頭,您問他:“大叔,到李家莊還有多遠?”老頭回答您:“還有一袋煙工夫。”哈哈,畢竟抓一個一維向量總要比抓一個四維向量輕鬆得多吧?
      最後還有一句話:沒有天體物理學和數學背景的東西,不能作為預測參數;天體物理學和數學背景發生偏差的東西,未經校正,也不能作為預測參數。這位說了:“我到哪兒去懂得天體物理學呀?”你問我老頭子,我問誰去呀?要不,您到中國科學院再讀個博士?      好!就這麼著!
      (鼓掌!!
      精綵!!
      聽學術報告也沒有這么過癮啊 )
     (研究京氏  : 小的髮現《說文》、甲骨文幹支字型跟水族《水書》中幹支的象形文字非常類似,稍有變形。查《說文》等書,得:甲,人頭;乙,人頸;丙,人肩;丁,人心;戊,人脇;己,人腹;庚,人齎;辛,人股;壬,人 ...)
  好!再把干支所指的人體考慮一下,看看能不能追到干支的天文學背景?水書極端值得研究,具有所有早期文字的特徵,文字少,只有幾百個,細究起來,卻足以支持龐大的文字體系——漢字的字根也不多!若是能確認它是夏朝遺留的文字,那就太值得興奮了,因爲這樣順理成章地水族的易學體系必然帶有連山易的内容。



(有人說《水書》就是連山。看水書二十四山,先后天八卦,跟現在的今本週易體繫,是一樣的。似乎差別在歷法方麵。要是這樣往上推,《歸藏》應該也是歷法概唸。挖齣來的歸藏,有公開的資料么?
      幹支問題還等待老伯解惑)

     不同于先後天卦序的八卦圖,我們在考古發掘和民族學調查中確實發現存在這樣的圖!彜族、苗族、水族都有!
      1993年3月,湖北江陵縣荊州鎮郢北村王家台15號秦墓出土了大批秦代竹簡,
      其中有《易占》簡394支,約4000餘字,文字形體最古,接近楚簡文字,應為戰國末年的抄本。這批竹簡經過釋讀,認定就是《歸藏》。
      以前大家都認為隋代流傳至今的《三墳書.歸藏》是偽書,現在和出土的竹簡一對,確實絕大部分是偽書,但還是有一些可以和竹簡本《歸藏》對得上,比如《鄭母經》。“鄭”通“奠”,“奠”通“尊”。“鄭母”即“奠母”,即“尊母”,以母為尊,以母為主。而幫助我們最後認定這批竹簡確實是《歸藏》的,也不是《鄭母經》,因為你不能用有疑問的書籍來考訂出土文物的確切面目。那是什麼呢?是散見在一些古代書籍中的標明是引自《歸藏》的引文,這些引文在這批竹簡中找到了出處!
      不過,我還必須說,史書上記載“《歸藏》為商易”這個說法不完全正確,《歸藏》的卦爻辭應該在周代時被人編輯過,現在挖出來的《歸藏》有明顯的周代人編輯過的痕跡,卦爻辭用了一部分周代歷史事件。因此,所謂的“三易”應該在周代時做過編輯整理,以便適應周代的意識形態。“三易”除了卦爻辭各有不同以外,最本質的區別應該在得卦之法不同,其中《歸藏》我們找到了,它的起卦之法可稱為“卜法”,從這一點來看,它和商易是有密切聯繫的;而《周易》的起卦之法可稱為“筮法”。 原來王傢臺竹簡已經論定是《歸藏》暸。以前接觸過一點,都是假設。
      蔔法、筮法的區別,好像在一片文章裏見過。一個牛肩胛骨上的燒灼痕蹟,所記數字,文章作者得卦跟週易的筮法不同,小的怎么也沒搞明白。現在看來,這個骨片的蔔筮記錄,是作者認定為商代記錄的緣故。
      小的需要找找李學勤的攷訂文章暸。
您得找二十五史的律曆志,看一下律呂調陽,弄明白那個才能搞對納音問題。接下來就是《皇極經世》,這也是一本搞死人的書。干支問題,我想我抓到眉目了,到時再説。

          年月日時=日月星辰,      若這樣攷慮的話,幹支就是七政暸。

         1993年3月,湖北江陵縣荊州鎮郢北村王家台15號秦墓出土了大批秦代竹簡,
      其中有《易占》簡394支,約4000餘字,文字形體最古,接近楚簡文字,應為戰國末年的抄本。這批竹簡經過釋讀,認定就是《歸藏》。gdjwarzqlk
      以前大家都認為隋代流傳至今的《三墳書.歸藏》是偽書,現在和出土的竹簡一對,確實絕大部分是偽書,但還是有一些可以和竹簡本《歸藏》對得上,比如《鄭母經》。“鄭”通“奠”,“奠”通“尊”。“鄭母”即“奠母”,即“尊母”,以母為尊,以母為主。而幫助我們最後認定這批竹簡確實是《歸藏》的,也不是《鄭母經》,因為你不能用有疑問的書籍來考訂出土文物的確切面目。那是什麼呢?是散見在一些古代書籍中的標明是引自《歸藏》的引文,這些引文在這批竹簡中找到了出處!
      不過,我還必須說,史書上記載“《歸藏》為商易”這個說法不完全正確,《歸藏》的卦爻辭應該在周代時被人編輯過,現在挖出來的《歸藏》有明顯的周代人編輯過的痕跡,卦爻辭用了一部分周代歷史事件。因此,所謂的“三易”應該在周代時做過編輯整理,以便適應周代的意識形態。“三易”除了卦爻辭各有不同以外,最本質的區別應該在得卦之法不同,其中《歸藏》我們找到了,它的起卦之法可稱為“卜法”,從這一點來看,它和商易是有密切聯繫的;而《周易》的起卦之法可稱為“筮法”。

        第二組蚌圖B2中有龍、虎、鹿、蜘蛛,我認為,這組蚌圖裏講的就是四象。——東宮蒼龍、北宮玄武、西宮白虎、南宮朱雀四象要在漢代以後才徹底固定下來,而在此之前,四象之神最先固定的是東宮,西、南、北三宮之神有過種種過渡形態,比如,《周禮.考工記.輈人》:“軫之方也,以象地也;蓋之圜也,以象天也;輪輻三十,以象日月也;蓋弓二十有八,以象星也;龍旂九斿,以象大火也;鳥旟七斿,以象鶉火也;熊旗六斿,以象伐也;龜蛇四斿,以象營室也。”可見,北宮之神就有過以鹿而非玄武作為代表,西宮之神也有過以熊而非白虎作為代表,那麼南宮之神也應該曾經有過用蜘蛛而非朱雀作為代表。

        就是說,地圖上的東部地區首先確立,南、西、北部,政權趃替,所以圖騰之象也隨之變化。蜘蛛、鹿,都是上古世繫圖騰符號。

         彝族八卦
      南噯父火,西南朵長女土,西舍中女金,西北哈少女禾,北哺母水,東北魯長男山,東且中男木,東南哼少男石。
      彝族八卦没有汉族八卦中的卦画,不过,想一想周代以前所见之六爻卦也没有用阴阳爻,这就值得注意了。
      对秦简《归藏》几个卦名的再认识
      王 宁
      王家台秦简《归藏》的出土,在学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不少学者撰文进行研究,现在有一些观点认为,《归藏》比《周易》古老,《周易》是在《归藏》的基础上演变而来的,其卦名也是《归藏》卦名的演变。实际上,如果细审秦简本《归藏》的卦爻辞,可以知道,它在其中使用了春秋时代人物的故事,如“平公”,现在知道三代时的“平公”共有六位:陈平公、宋平公、晋平公、曹平公、燕平公、齐平公,最早的是陈平公(前773-前755在位),时代是春秋初期;最晚的是齐平公(前480-前456在位),时代是春秋末、战国初。不管是哪一位“平公”,总是春秋时的人物。《归藏》把春秋时的人物事迹已经当历史故事来用了,可见其成书还在春秋以后,郭沫若在《周易之制作时代》一文中认为《归藏》是“孔子以后,即战国初年的东西”,我看大约不会差太远。而据《左传》,春秋时代的人已经在用《周易》占筮,可见当时《周易》已经成书并在社会上广泛流传使用了,就此而言,我坚信《周易》的成书要比《归藏》早得多。
      据王明钦先生《王家台秦墓竹简概述》一文,秦简《归藏》中实际卦名有五十三个,根据他引用的情况来看,其中有三个是只有卦画而无卦名的,实际只有五十个卦名,而且其中“亦”与“夜”同属“蛊”卦,“亦”又或为“颐”卦,则是只有四十八个不重复的卦名。据王明钦统计,秦简《归藏》卦名与今本《周易》卦名相同者二十,相近者十五;与帛书本《周易》相同者十八,相近者九。由此可见,《周易》和《归藏》实在是一个系统的东西,其卦名尤其和今本《周易》相似。其中与今本《周易》全同的卦名有:讼、师、比、履、同人、大过、井、旅、丰、临、升、复、节、涣、损、咸、兑、归妹、渐、大壮共二十卦;与今本《周易》相近(用字为音同或音近或别体,卦名或有增减者)的卦名有:肫(屯)、少督(小畜)、柰(泰)、
      (否)、右(大有)、亦(颐)、囷(困)、灌(观)、卒(萃)、毋亡(无妄)、 (睽)、恒我(恒)、罽(夬)、丽(离)、 (晋)、
      (遯)、筮(噬嗑)、中
      (中孚)共十八卦。另外,“小过”误为“大过”,“鼎”作“鼒”,也当是因为形义并近而误作。这样,秦简《归藏》出土的卦名中,与今本《周易》相同或相近的卦名就有四十一个,占了百分之九十以上。gdjwarzqlk
      差别较大的有:天目(乾)、寡(坤)、散(家人)、陵(谦)、介(豫)、
      (既济)、亦或夜(蛊)、劳(坎),共八卦。但笔者认为,这些卦名都是因为对《周易》相应卦名的误识、误读或传抄之误造成的,并非是别有所据或另有深意。兹辨识如下:gdjwarzqlk
      1、天目:即乾,传本《归藏》作“乾”,与《周易》同。廖名春先生认为,“目”是“曰”字之误,“天”是卦名,以乾象为天之故也。但笔者另有看法。秦简此卦曰:“天目朝=不利为草木赞=偁下……”,实际上这是抄简者粗心,抄漏了卦名和“曰”字,其卦名当是“朝”,原文当为“朝曰:天目朝=……”,“朝”是“乾”字之误,二字古文皆从“倝”,形近而误。爻辞中的“目”是“日”之误,“朝=”读为“朝朝”,即《周易·乾》中“君子终日乾乾”的“乾乾”,此读为“倝倝”,《说文》:“倝,日始出光倝倝也。”“天日倝倝”即“日始出光倝倝”。故秦简《归藏》原本也是作“乾”,与传本和《周易》相同,是抄手抄漏了卦名,又把爻辞中的“日”误写为“目”,把“乾=”误抄成了“朝=”。
      2、寡:即坤,二字见溪旁纽双声音近,而且坤象为寡(见《玉函山房辑佚书》辑《周易孟氏章句·八卦逸象》),似乎能够通解。但传本《归藏》是作“
      ”,《康熙字典·土部·坤》引作“ ”,并云:“别作 、 、 。”其中,“ ”、“ ”二字即古文“贵”字,因此,传本《归藏》必是作“ ”,即“
      (贵)”字之不同的隶写,实一字也。唐代的《碧落碑》之“坤”也是做“
      ”,它根据的是《周易》,可见在传本《周易》中,也有以“贵”为“坤”的现象,因“贵”、“坤”古音见溪旁纽双声、物文对转叠韵,音近而假也。秦简之“寡”字作“
      ”,我认为就是“贵”字之形误,是抄手笔误为“寡”。所以,秦简本与传本一样都是以“贵”为“坤”,与《碧落碑》所根据的《周易》是一样的,并非别有所据也。
      3、散:即家人,传本《归藏》作“散家人”,是三字卦名。传本《归藏》中有三个三字卦名,即小毒畜(小畜)、大毒畜(大畜)和散家人。过去人们对这三个卦名觉得很奇怪,现在秦简本出土,这个问题即得解决。秦简本之“小畜”作“少督”,帛书本《周易》作“少
      ”,“ ”是“
      ”之形误,据《说文》知是“毒”字的古文,故帛书《周易》是作“少毒”,帛书《易之义》(或称《易赞》)作“小蓄”,“督”、“毒”、“畜”、“蓄”古皆是舌头音、觉部字,音近而可互假。由此可知,传本《归藏》之“小毒畜”、“大毒畜”原本是作“小毒”、“大毒”,其两个“畜”字皆是薛贞的注文,他于“毒”下注“畜”字,谓此“毒”同“畜”也,后人不察,将正文和注文误抄在了一起,遂成了不伦不类的三字卦名。“散家人”也是相同的情况,其原本是作“散”,与秦简本同,薛贞于下注“家人”二字,谓“散”即“家人”也,也是后人将正文和注文误合为“散家人”。秦简《散》卦爻辞曰:“昔者   □卜□散实而攴(枚)占大=□”,王明钦先生在文中又引作“禹卜飤散实”,由此可知,秦简之“散”是“麻”字之误,古文“散”作“ ”,从攴 声,“
      ”是古文“麻”字,即“黍稷重穋,禾麻菽麦”(《诗·七月》)的“麻”,是古代重要的农作物,其皮可绩为衣,其籽实可食,古称“蕡”,《仪礼·丧服传》:“麻之有蕡者也”,《释文》:“蕡,麻实。”故简文之“飤散实”即“食麻实”。由此而言,传本和简本之“散”皆是“麻”字之误。笔者认为《归藏》作“麻”,是其作者误读了《周易》之“家人”造成的,他所根据的《周易》当是把“家人”写作了“叚人”(家、叚双声叠韵),他又把“叚”误识为“皮”(古文“皮”作“
      ”,与“叚”形极近),因此才读为“麻实”,因“皮”、“麻”古音并明旁纽双声、同歌部叠韵,“人”、“实”古音日船旁纽双声、真质对转叠韵,皆音相近。他将“麻实”写入爻辞,并以“(麻)”为卦名,但后来在传抄中误为“散”了。gdjwarzqlk
      4、陵:即谦,传本《归藏》作“兼”,帛书《周易》作“嗛”。笔者认为秦简本原本也是作“兼”,古文作“
      ”(见《六书通》引《古老子》),此与古文“睦”作“
      ”者形近。当是由“兼”形误为“睦”,又形讹为“夌”,据《玉篇》,“夌”是“陵”之古字,因又作“陵”也。gdjwarzqlk
      5、介:即豫,传本《归藏》作“分”,王明钦、廖名春二先生已指出“分”是“介”之形误,廖先生还认为,因“介”与“豫”古皆训“大”,义同而通用。但笔者认为当非此原因。帛书《周易》“豫”作“馀”,由此我认为,《归藏》原本是作“余”,《六书通》引《古文奇字》“余”作“
      ”或“ ”,此与古文“害”字作“
      ”(《六书通》引《古孝经》)者形极相似。这当是由楚简文字演化而来的,如《郭店楚墓竹简·成之闻之》之“害”字下从口,而上部确实极似“余”字。“害”、“介”古音匣见旁纽双声、同月部叠韵,音最相近(《六书通》引《古老子》“害”字即从女介声)。因此,笔者认为《归藏》之“豫”原本是作“余”,后传写讹误为“害”,又音假为“介”也。gdjwarzqlk
      6、 :即既济,传本《归藏》作“岑霁”(“霁”原上雨下昕,据《字汇补》是“霁”之或体,“霁”与“济”音同而假),由此,则今本之“岑”当是“
      ”字之残误,其上部残讹为“山”,下部之“今”则是“虫”字古文之形讹,二字古文形近也。笔者认为,今本原当是作“
      ”,与秦简同,荀勖等人误释为“岑”,薛贞于下注“既霁”二字,谓此“岑”即“既霁(济)”,后人在抄写时误合为一,后人这种误合当是他们认为《周易》是二字卦名,《归藏》则亦当是二字卦名,遂合之并去掉了“既”字,因为已知“岑”相当于“既”也。秦简《
      》卦爻辞中有“ 其席”的句子,可知“
      ”是读为“卷”。古“卷”字常与文部字通假,如《礼记·礼器》:“天子龙衮”,《释文》“衮”作“卷”,云:“本又作衮。”又如《左传·昭公元年经》:“楚子麇卒”,《公羊传》、《谷梁传》“麇”作“卷”。“衮”、“麇”古音都是见母文部字,而“既”是见母物部字,双声对转,皆音相近似。故《归藏》的作者原本是把“既济”省简为“既”,与将“大有”省简为“右(有)”、将“筮(噬)盖(嗑)”省简为“筮(噬)”的情况相同,而又将“既”读为“
      (卷)”,盖是声之误也。gdjwarzqlk
      7、亦、夜:即蛊,传本也是作“夜”,“夜”是从“亦”声,二字双声叠韵,音近故可互用。今本《周易》作“蛊”,“蛊”古通“冶”,《史记·货殖列传》:“作巧奸冶”,《集解》引徐广曰:“冶一作蛊。”《后汉书·马融传》:“兹飞、宿沙、田开、古蛊翚、终葵,”李注:“《晏子春秋》曰:‘公孙捷、田开疆、古冶子事景公以勇,’蛊与冶通。”皆是其证。“冶”古亦读为“野”,《易·系辞上》:“冶容诲淫,”《释文》:“冶,郑、陆、虞、王肃作野。”《集解》本正作“野”。“冶”、“野”与“亦”、“夜”古音同余母双声、鱼铎对转叠韵,音近而假。故《归藏》原本当是以“冶”或“野”为“蛊”,音假为“亦”或“夜”也。gdjwarzqlk
      8、劳:即坎,传本《归藏》作“荦”,“荦”是从牛劳省声,故二字当是音近假借,《易之义》也称“坎”是“劳之卦”,现在学者普遍认同坎为劳卦故以“劳(荦)”为“坎”之说。这个说法似乎甚圆通,但上面已说过,笔者不相信以卦象为说的解释。特别是《易之义》,它是解释《周易》的,今本《周易》作“坎”或“欿”,帛书《周易》作“赣”,皆是音近而通假,但都不做“劳”或“荦”,否则,《坎》之爻辞“坎不盈”等语就没法解释,因此,《易之义》的“劳之卦”当是“坎”的代名词,并非是以“劳”为“坎”。由上面的分析可知,《归藏》的卦名都是由《周易》之卦名形讹或音转变化而来的,此“劳(荦)”亦不当例外。可是,“坎”与“劳(荦)”的音差很大,这其中必有字误的现象。秦简的“劳”应当是传本的“荦”的音假,因为从出土地点来看,传本《归藏》是出于战国墓,从时间上说要早于秦简。而“荦”字明显就是“荣”字的形讹,二字古文形极相近,极容易致误。“荣”、“荦”致误的现象后世仍在发生,在传本《归藏》中就有一个现成的例子:宋·李过《西溪易说》引《归藏·初经·坤》之爻辞云“荣荦之华”,而清·朱彝尊《经义考》则引作“荣荣之华”,可见二字是很容易弄混的。“坎”与“荣”古音是溪匣旁纽双声、侵耕通转叠韵;“欿”与“荣”是同匣母双声、侵耕通转叠韵;“赣”与“荣”古音见匣旁纽双声、谈耕通转叠韵;“赣”古亦读为“贡”,帛书《要》之“子赣”即“子贡”,“贡”与“荣”见匣旁纽双声、东耕旁转叠韵――此皆音相近似,故《归藏》原本必是以“荣”为“坎”,后形误为“荦”,秦简又音假为“劳”也。gdjwarzqlk
      通过以上分析可知,《归藏》的卦名都是在《周易》卦名的基础上演化来的,有些看来差距很大的卦名,实际上都是因音声之误或字形之误造成的,其中既有作者造成的讹误,也有在传抄中造成的讹误,但终究根据的是《周易》,其源历历可溯,并非是另有所本。gdjwarzqlk
      古人说书写三遍,鱼为鲁,亥为豕,《归藏》自产生到汲冢、到秦代,何止百年;传本《归藏》自晋代的荀勖至清代的马国翰,又一千五百余年,在流传中恐书写了不止三遍了,有此类讹误是殊不足怪的。现在有些学者反对用通假解古书,更不承认古书(特别是出土的简帛文献)会有错误,要求要依字读之、依字解之,只要有人一用通假、辨误,就斥之为“迂曲其说”、“穿凿附会”。其实,古人写书用字很宽,最好用通假字,而且也容易写错字,在抄书时错、讹、倒、衍、缺、脱、窜、乱的现象都是常有的(如果一篇出土文献中没有通假、没有错误,那必定是假的),即是在印刷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这些问题仍不能避免,何况古人。稍有心得的人都会知道,研究古书特别是出土文献,如果不明通假、不辨讹误,那便要寸步难行。今本《周易·系辞》中有“易有大极”句,帛书本“大极”作“大恒”,辨误者曰:“‘恒’是‘极’之形误”,六字解决问题;而有学者必要依“恒”字读之,以“极”字为误,详辩细论,著文数千乃至上万言――到底谁在“迂曲其说”、“穿凿附会”,明眼人一看便知,就不用笔者多言了。

       (本文承蒙清华大学思想研究所廖名春教授提供秦简《归藏》的原始材料,在此谨表示感谢!)

         是的,老平站長和文抄公先生說得有理,因爲我們深感痛心的是,很多易學家研究來研究去,終歸是在文獻圈子裏打轉轉,互相攻擊幾千年也沒有一個眉目,而自從考古學發展起來后,很多爭論都有了比較令人信服的結論,爲什麽?因爲有實物證據!
      但是我們感到可惜的是,易學家們到今日還是不很重視考古發掘,因此做了很多無用功。比如在1980年、1981年,考古資料已經確切證明“文王重卦”是不對的,因爲起碼在殷商時代人們就已經用六爻卦了,後來發覺六爻卦的出現比殷商時代還要早!可是易學界到近來才注意到這一點,晚了二十多年。爲什麽會這樣呢?因爲第一、不重視考古資料。第二、不能訓讀第一手考古發掘資料,比如甲骨、金文和大篆,這樣有時會被二手資料誤導。當然第二點的可能性比較小,關鍵是第一點。

     可是易學界到近來才注意到這一點,晚了二十多年。爲什麽會這樣呢?因爲第一、不重視考古資料。第二、不能訓讀第一手考古發掘資料,比如甲骨、金文和大篆,這樣有時會被二手資料誤導。當然第二點的可能性比較小,關鍵是第一點。
           还有第三点,第一手考古资料在正式出版前很难获得。一般甲金文字研究者,只能通过正式出版渠道获得资料。学术资料垄断现象,在国内很突出,所谓冯唐易老,李广难封。


      作者: lh1041 時間: 2005-9-13 08:54 PM 標題:
            (还有第三点,第一手考古资料在正式出版前很难获得。一般甲金文字研究者,只能通过正式出版渠道获得资料。学术资料垄断现 ...)


       這在全世界都是普遍現象,沒法解決,與體制還真的無關,您把自己當作考古者,設身處地想一想就知道了。而且1980、1981年那兩篇關於殷商數字六爻卦的論文,爲了能服眾,採用的證據是早已經出版的甲骨文資料。其實,所有公開出版的論文採用的資料都是已經出版的資料,對於沒有出版的資料,掌握者也是不能用來作爲論文證據的。至於說到考古資料很難獲得,這在目前跟市場有關,印數不多是因爲沒什麽人需要。要是考古資料在衆人眼裏跟《窮爸爸富爸爸》一樣,那也會印得滿街都是,畢竟考古者也想賺錢不是?能生財用於支持考古發掘誰不想呀?但是全世界的考古發掘都沒有這樣的,非不慾也,實不能也。還有的國家的考古發掘資金來源就直接是盜墓集團提供的,咳!也是沒辦法。

       銳山先生來了,哈哈!其實在宏觀上我們的思路是一樣的,比如您在《宇宙運動圖譜》李頭部就已經開始了這條路徑了嗎?您提出:“原始真實情況,還是根據現代天文數據來敲定?”,要考古用的話,目標是那一代的墓葬就用那一代的天文數據,這些在二十五史《天文志》裏都能找到,但是要用現代數據也可以,因爲誤差其實不是很大,都是小數點后二位以後的誤差了。

       等等——又一位殺將出來:“我們是到這兒來看風水文章的,麻煩你老不死的快點講風水好不好?”哈哈……,笑死我了,我老頭子已經說完了!所以呀,還是五十年前我的老教授那句老話:“所謂善讀書者,能於輕易處不輕易而已矣。

         環繞整個中華文化六千年,不論易經,曆法,風水全部都齊矣!真的所言不虛。

    (   題外話:前輩常說「你們一顆」,小弟八卦一點,你們有多少人?叫他們一同登記來玩玩吧!)

       他們都在,只不過他們手不行了,抖得厲害,乾脆就以遊客身份看一看,文章都是我寫完后,郵件傳遞,再由他們打電話共同探討定稿的。

        (請教一個問題:
      二十四山,您老認為最早可以追溯到何時?m45可以認定二十四山嗎?)

         哈哈!他們都看到我這句話了,他們打電話來説:“謝謝銳山先生,手實在不行了,抖!”我們寫文章也就是個娛樂活動,完全不求什麽,能回答的、懂回答的、確實有把握不會誤導觀衆的,我們才寫出來。我身體還行,主要是當年比較愛好體育,游泳、踢球無所不爲。他們身體就差一點,而且到了電腦時代還不會打字。我也是咬緊牙關學的,因爲我平生好嚐鮮,現在到論壇上回帖子,打字速度也提高好多,不過寫文章還是不行,要靠小孫子幫一下忙打字。

     1.我們認爲,最早的方位系統是十二方位,從立表測影開始。

      2.二十四山是十二方位的精確化,因爲人們的需要而產生。

      3.在術數中運用應該和三式尤其是六壬式有關。

      4.現在看到的最早實物是漢代的一個六壬式盤,不過它的二十四山分兩層排列,内層是八干四維,外列十二地支,再外列二十八宿,這説明還是十二方位系統。

      5.最晚到唐代二十四山就產生了,也不分層排列了,都排在一圈。

      6.我們的看法是,羅盤二十四山是六壬式盤用於堪與的產物。

         1.天干恐怕是最早產生的符號,“甲”在夏代一件出土石鉞上就有了,形如“十”字,太陽上中天表影划出的四正圖像,後來甲骨文寫成“甲”字其實反映了立髀側影時在頂端挂上人頭的圖像。其實,確認了“十”字紋是“甲”字,就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時代陶器上的文字符號,出現類似天干的圖形有很多。gdjwarzqlk
      2.聯係到現在彜族地區調查到的十月太陽曆,恐怕文明早期使用的就是十月太陽曆,《山海經》也有記載。

        各位大大,咱們來玩一玩雙山和一卦管三山怎麽樣?由銳山先生的圖在,好説多了。歡迎各位發言。

        ( 这个小的不懂,有請研究風水的大大,小的徬觀學習)

          祿元鶴陽法師 :      劣者補古代十二辟合卦一圖 矩之以方 以此葬中心一規以圓 大象天依乎形 地附乎氣 ,      (復)卦為天根陰交於陽 (姤)卦為月窟陽交於陰 則坤一爻變為復 五爻變為夬 反上而為姤 楊公云:(前頭走到五里山
      遇着賓主相交接)陰陽相交一為復、二、三、四、五變為夬 五變之後反上而看為姤也! 所以不日三里或四里 而日五里!妙哉!      故日月合壁圖 壁圓而王奎方也! 在丹家日:(心、腎)相交.       則龍虎降服在大地 陽升陰降 妙諦!青龍 黑虎 龍從火裡出 虎向水中生 先天火生木 水生金之道 劣者:之見觧古期此葬如丹家陽陰煉丹然法 乃爐火初發
      寶鼎內氣冲漠 其火色純青,      七返九還 八歸六聚( 輕清者)上浮於乾鼎之首 (重濁者)下凝於坤腹之中 天位在上 地位乎下也!      可見古代則用 四時行而百物生焉 歲功之始終 理八卦五行之氣機 (坎離水火 日月合壁)。

         頂!法師先生這麽好的交談題材爲什麽沒人談一談?縂不能老是我老頭子談吧?大家也談一談呀。研版主,您怎麽還不來呀,這可是您的專業範疇啊。

         (先談談雙山,雙山五行:壬子水,癸丑金,艮寅火...相信大家也清楚,不需我多言.
      二十四山以天盤十二長生宮計,以陽干甲丙庚壬,陰干乙丁辛癸,四維屬陽,陽順陰逆,主要用於水法.只要找到一種概念,生旺來墓絕去,便沒錯.從45號墓,我們只能夠看到骸骨,亦看不到外在環境水路,請問前輩,此墓開鑿時候有否墓門?即入口處?有的話方向是什麼?而此骸骨距離地面有多深?gdjwarzqlk
      先撇開墓年份,我們從骸骨擺佈看雙山此法,第一沒有足夠資料,因為這個是內分金問題,巒頭不得而知.第二此墓手法不能用雙山法. )

           銳山先生說不能用雙山,爲什麽?因爲我在第一篇說過了,盜墓賊不用羅盤,所以我們也就跟著沒怎麽摸過羅盤,而且不在行内,對各個門派的事情也不很知道。

         對!缺了巒頭,我想想辦法!
      銳山先生說不能用雙山,爲什麽?因爲我在第一篇說過了,盜墓賊不用羅盤,所以我們也就跟著沒怎麽摸過羅盤,而且不在行内,對各個門派的事情也不很知道。

      (前輩文章我看過,你們羅盤就在腦海裡,就在天上,故此,此墓葬法是三合中之納甲派,而納甲派有多套用法,二十四天星,二十八宿,四大卦...此墓正是用上這幾套納甲功夫,原出一徹.

      至於雙山五行是以十二長生宮用法,以水路定向為主,故此,我有此論斷.



      而用六十四卦內分金來考量,也可以套用得上,前輩第四篇文章推斷為蚩尤,你以文獻為依歸,但小弟初步認為是黃帝,我以堪輿斷應為依歸,希望在日後有時間,寫一篇名為「從堪輿角度探討誰屬M45號墓墓主?」)

      ( 什麼大作呢!只是胡亂猜猜,是各骸骨佈局與及對應星宿關係,假設一特定年份,從元運中各朝代起落,從後推演前,看看是否相吻合,這只是馬後炮一番.
        有巒頭照片好辦,看看雙山五行這套功夫行不行,可跟墓門參考!)

       這個有點像邵康節《皇極經世》的辦法。

        都被你搞出來了!還有:巽。

        巽,太陽接觸到西地平綫,將入未入之象。
         進一步講,如果用京氏圓圖去套,再把磁子午偏東三度校正回來,簡直就是乾卦。太陽周日視運動路徑和周年運動路經綫都在了。



         同樂同樂!哎呀,感覺真好呀,不像在某些論壇,大家一上來就是互罵,弄得人沒話講。駡人又等於侮辱自己,只好不説話自己發自己的文章。唉,不想去那裏了!去了也沒什麽進步。

         不會錯,章動和歲差引起的是地軸變動,進而引起地軸所指的北極星變動,詳細定義見第三篇回復沈先生的帖子。但是正子午綫是經綫!無論地軸怎麽變,地軸還是指向北極星,只不過章動和歲差使地軸在不同的年代指向不同北極星罷了,若北極處無星,就直指北極,其實絕大多數時候北極是無星的,現在的北極星也不在正北極處。gdjwarzqlk
      段邦寧先生這篇文章有些過火了,認爲M45的星圖是十三万三千年前,而且還說計算過。他不是考古界的人,這麽寫也行,若是行内人士,這樣寫文章,恐怕要氣死導師,笑死同行的。因爲他創造了“伏羲撿到天球說”,還創造了“大荔人雕刻天球說”,這些都是完全沒有考古證據支持的,你細看他的文章就知道了,就在這兩點處最模糊。其實。十三万年前的人類要是懂得製造球體,那就不會叫舊石器時代了,連這個都搞不清,玩考古還差點。當然,他也可以扯到上一代文明身上,說還有上一個覆滅了的文明傳下來的,要麽就是外星人傳下來的......總之,很難服眾。gdjwarzqlk
      考古界人士的文章在網上都很難見到,因爲只在内部網流傳,貼在網上的都是我們這些老傢伙們的娛樂之作。如果還有以考古為題材的,那就是業餘愛好者之作了。

     ( 研版主,您這一手我得好好學學,再不然就要叫小的們好好學學,這一手用好了,有時挖到主體建築后,再找附屬建築能省不少功夫!)

          又逢中秋,回首往事,自1962年開始,到1984年最後一個盜墓老頭去世,我們三人前後共記筆記三万七千多頁。從有了錄音設備時起,另外又錄了錄音四千多盤,由此又整理出五万九千多頁的記錄,前後共近十万頁的筆記,其中講盜墓的近三万頁,其餘約七八万頁就是這些説不清是風水還是什麽的東西。

      銳山先生覺得我們好像屬於是三合派納甲,昨天我們一想好象又不是,反正筆記裏什麽都有,盜墓老頭們只求實用,也不管什麽派別,反正好用、有用就拿來,而且我們一天也沒有在行業内呆過,所以我們也不知道是什麽派別。我們想,老老實實說,最大的可能就是什麽派也不是。咳,不管它了,有用就行,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

        從1984年到今日又21年了,哈哈......又過一年,希望還能再多過幾個中秋節!僅以此紀念中秋。 ]

             “ 同意前輩看法,並不是單一樣技法,有很多在裡,堪輿這學問,本來便沒門派,只是有人將它分門別類而矣!gdjwarzqlk
      隨想gdjwarzqlk
      歷時幾十年記錄了十萬多頁,想必然很有價值了,不然,怎會花這麼多時間,精力記錄呢!在你們考古團隊裡,有人類學家,地質學家,歷史學家,天文學家,還有很多範疇可能我也不知道怎樣表達,不知怎樣說.gdjwarzqlk
      而這些學家也是大學裡教授級人馬,可謂上得殿堂,粗俗些說「擺得上檯」,見得人.我作為習堪輿一小角色,有另一方面看法,在你們團隊裡,唯獨是沒有堪輿學家,可能,習堪輿的人不出色,整天只互相攻伐,窩裡鬥,從不想想將不同門派東西,有用的集結起來,系統地將其記錄,形成一門上得殿堂的學問,將先賢留下來的寶貴經驗發揚,世事往往很諷刺,前輩們你們不是將盜墓賊功夫記錄了十多萬頁嗎?而在文章提到他們也可能用上堪輿技術,如這班盜墓賊若能夠拋幾句嚇人風水術語,什麼「七星打刧」「五鬼運財」「一卦純清」「三般卦」「仙人大座」「土角流金」...那這一班人就是大師中大師,剛剛相反,這班人據你說粗人一個,沒文化,但偏偏他們技法記錄在你們考古團隊裡,換言之骨子裡也有堪輿成份在內,不知對否?但偏偏古蹟發佈時候,便沒有這群堪輿家份兒,是否諷刺些?

      小弟作為網上術數壇主一員,亦作為愛好堪輿術一份子(我不是職業及業餘地師),只是感性想一番,想將堪輿這術要打入傳統學問殿堂,就需要加入嶄新傳統學問元素,而你此題故事正使我有此聯想,堪輿此學問只是民間流傳,並未列為真正學問,世事有些東西,只能做不能講,正如你們記錄了這種技術.當然,這是天方夜譚,見笑!亦可引來一大埋批評,「你們堪輿家是什麼角色?又有什麼可證明此是一樣學問?」只是一眾污合。


客案:网友lh1041老先生实际上已把中国最早的风水案例的理论给我们透露出来,不是”纳甲说”,而是”月相说“,不是小墓说,而是大墓说,大人物的墓才用真正的天星月相说,小人物的墓是草草一埋。

风水“天星月相说”是中国最早的风水理论,至《易经》理论完备,后世的“三合”派,源出于《易经》,但没有一个人讲过“真三合”的来历。不知其道,仅信“分金差一线,富贵便不见”的技法,可叹。

在古老的中国,天文知识是帝王权力的象征,这些知识要被传下来,就用图腾、风水、葬制、庙制等形式表现。所以,风水不仅是求取富贵的手段,而是传播知识、文化和精神的重要方式。好的风水师一定首先要弄懂这一点,寻龙点穴不是点地,而是点天道、地道和人道,点的是文化和精神。


在中国,80%的墓葬都找过风水师,80%的墓葬做不到“寅葬卯发”。不知道这一点,就不要做风水师。

古时好的风水师,也是天文学者,因为他必须会择日。没文化的盗墓贼,是懂风水的。他们能不能看出西水坡大墓的时代呢?完全可以。

因为他们的脑子里有天象运行图,日月躔宫,在他们脑子里会动。

胫骨代表斗柄,斗柄指东,天下皆春,这个墓葬是春天下葬的。

白虎西面有成堆的蚌壳,在白虎与秋分神的小孩中间,代表“参”宿。日躔心、参二宿,不仅反映着季节的变化,还反映着岁差的变化。秋分点在参宿,正是6000年前的天象。盗墓贼的动态脑天图,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含岁差律动性的天象图。

古时的大户,才能按日月躔宿天象下葬,所以,按天象找到的墓,是好风水师下的葬,一般都是大墓。

没文化的盗墓贼在不开掘时,是不会知道这个墓葬年代的,也不知道是否大墓。所以,他们要跟考古学者一块儿走。但是,当他们从考古学者哪里了解到某一块儿有哪个时候的大墓时,他们脑中的天象图就开动了,结合地形,就较容易判断墓道所在了。符合这种理气的墓是成气候的大墓。

因此,要当好风水师,首先要懂日月躔宫,要学会七政四余。否则,都是半吊子。这就是说,人法地,地法天,天道不懂,地道则不明,人道岂能论通?很多风水师不明此理,只以为技术第一,穷毕生精力苦钻各派学说,最终矛盾得不得其要,糊里糊涂只能做一个半吊子“地师”。

他不知道,这些地学技术只不过是文化人传给小地师的片面的谋生小技。所以,地学的老祖宗一定会传给不成器的徒弟一句话:“福地福人居,福人居福地。“传来传去,如果有老地师教你这句话,不是老师不成器,就是自己不成器。做为一名地师,难道还看客人是否福人?或者你做的风水恰好都是福人?或者你遇到非人,给他做的不是福地?

点地是技术是形式,点道是内涵是真经。由得地而得道者福人,地亦为福地;得地而失道者非人,地亦为败地。点地不点道,地师瞎胡闹。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