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49|回复: 0

读裘锡圭《文字学概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10 19:33: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yong321 于 2019-11-10 19:36 编辑

裘锡圭《文字学概论》(修订本)读书笔记:

p8 “凡是独立形成的文字体系,都是像古汉字、圣书字、楔形文字那样兼用意符和音符的文字。单纯使用音符的拼音文字,最初是在这种文字的影响下形成的。”
评:甚是!但容易被人误读而引申为拼音文字不是独立形成的文字体系。裘先生所指是文字体系的基础,比如英语所用的拉丁字母并非独自产生,而是基于楔形字母(通过腓尼基字母、古希腊字母)。

p18 “在现代汉字里,只有表示儿化作用的‘儿’字不能自成音节”。
评:这个“儿化”在英语里称作r-coloring,国际音标可用schwa /ə/右加小勾即/ɚ/表示,但须跟前面的字合为一个音节时长。

p31 “世界上从来没有一个民族是在进入阶级社会之前就创造了完整的文字体系的。”
评:有趣!为什么?

p65 提到Gilbert Mattos (1939-2002),汉名马几道,是该书的英译者。英译时附加了书中所讨论的字的索引,该中文版修订本又纳入了英译本的这个索引,从而大大增加了这本书的实用价值。毕竟许多读者并不一定想全面了解中文文字学的理论,而只想把它用作查阅字源的工具书。

p70 秦王朝的“书同文”始于逐步统一中国的过程中,而不是完全统一后。是!

p104 “‘止戈为武’的说法出自《左传》(见宣公十二年),历史相当古,但是这种思想显然不是当初造‘武’字的人所能够具有的。”
评:史上首例依字附会?顺带说,辜鸿铭最擅长,如拆democracy(民主)为demo-cracy(魔鬼疯狂)。

p149 “晶”和“星”被称作同源词,因为两者来自早期甲骨文中的同一个字。不过如果严格按词源学的惯例,在同一种语言中的一对同源词叫做doublets,维基百科中文页译作“双式词”。(在不同语言中的一对同源词叫cognates。)不过,在《文字学概论》书中,用“同源词”这一称谓合适。

p158、p232 刘半农始创“她”字,当时有人提出“她”念作“伊”。假如这个倡议得到响应,今天的中国人说英语就再不会犯用he指“她”的错误了。(这种错误也出现在其他“他”、“她”读音相同的语言如芬兰语里,见我的博文“‘He’ (他) and ‘she’ (她) mix-up for Chinese students”。)

p191、p260-3 A通B时怎么读A?作者总结了学术界的三种意见:(1)一律读A;(2)如果古代韵书字典有读B的音,就读B,其余读A;(3)一律读B。裘先生支持(3),即“不管古代字书、韵书或前人注疏里是否注有通假字与本字读音相同的反切或直音,只要它确切说通假字,其今读应当同本字。”但他对“锡”-“赐”的讨论有点费解:“先秦时代文献里常见跟‘赐’同义的‘锡’…… 既然把‘锡’看作‘赐’的通用字,就应该像古代持这种看法的人那样把它念作‘赐’(但是即使把先秦文献里当赐讲的‘锡’读为‘赐’,汉以后文献里当赐讲的‘锡’也还是应该读它的本音的。因为当时人一般都是这样读的。如果把汉以后文献里的‘九锡’读为‘九赐’,就闹笑话了)。”这就是说,先秦的“锡”(当“赐”讲时,下同)应读为cì,但汉以后就当读为xī,尤其在“九锡”一词中,因为汉及以后的人都读为xī。这相当于说,规则(3)即读B并非“一律”,而是有例外的,比如某段时间内的古人读为A,我们在那段时间的文献中就要读为A。那么,假如今后新的考古资料显示更多时间段的古人其实也读为A,规则(3)的适用范围将进一步缩小。因此,规则(3)中的“一律”需要替换为某种条件才能前后文一致。

p201 同形字(如古代指矛的“铊”和金属元素名“铊”)是一对写法相同但来源、意义毫不相干的两个字。有趣的是,在非汉语词典里,同形词(假如我们可用这个称呼的话)总是分作两个不同的词头,如英语词典一定分别列row(“排”)和row(“闹”),因为它们除了碰巧拼写相同实在没有共同点,但汉语字典如《新华字典》会把两个或多个同形字列在一个词头下。各国词典编纂虽各有优劣,但分列同形字值得学习。顺便想到:今后再为新发现的元素造新字是坏的选择,我们应该停止这种做法。

p211 吕淑湘指出“同义换读”(如“石”作重量或容量单位时读为“但”)接近日文的“训读”,裘先生指出英文i.e.读作that is也是。非常精辟!

p216 “土著”的“著”本是“附着”的“着”,大概指他们身上有泥土。但后来大家仍读“著”为zhù而不是zhuó。

p220 “‘彡’旁通常是表示文饰、花纹一类意思的。”
评:大概只在汉字中如此。西夏文字中撇尤其多,造字的人有故意加强文饰的心理?有一点比较明确:西夏文字违背了越常用字(词)笔划(字母)越少的文字规律(例如“四”与“福”字笔划相同)。可见造字者的个人主观性。

p230 “贾谊《过秦论》中‘常以十倍之地’一句的‘常’,也应读为‘尝’”。
评:似乎多数文言文通俗读本都解释错了。

p246 “如果要消灭一词用多字的现象,应该尽可能保留习用字,而不必考虑它是不是正字。”
评:自Webster英语词典划时代的第3版出版以来,prescriptivism逐渐让位于descriptivism:(除了专业词汇)是人民,而不是词典家,决定哪种写法是正确的。这是历史的潮流,不可抗拒!

(原发于 http://yong321.freeshell.org/cnnotes/QiuXiguiIntroductionToAnalysisOfCharacters.html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