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76|回复: 0

乌尔班火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11 18: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好蛋 于 2021-2-11 18:26 编辑
7 X0 E* c2 b+ {% b# }* A' p& O. M/ q! \: P
乌尔班火炮' Z7 c+ u) Y2 T, X
来源:漫话火器1 C: m; \, e- V& x. c# N
2 k0 x* G9 T( b0 @# ]2 E8 l
  拜占庭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今伊斯坦布尔)坐立于欧亚大陆交汇处的三角形半岛上,地势高,三面环水,易守难攻,它拥有当时坚不可摧的城防系统,陆地城墙和沿海城墙将君士坦丁堡为得固若金汤,城墙花岗岩巨石砌成,同时分内外两道,内城墙高12-20米,外城墙高8米,城墙上有多处的塔楼、碉堡,这样一座集防守与进攻为一体、坚不可摧的城墙,冷兵器时代的敌人们只能对它无可奈何。
! _( L* W2 ]4 {" S yst032.jpg # L- e% p: p" _% [/ p, b2 p
  东罗马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雄踞在欧亚两洲交界的博斯普鲁斯海峡的南口,三面环水,背靠大陆,地势十分险要;加上东罗马帝国多年来的构筑经营,城防工事十分坚固,真可以说是铜墙铁壁,固若金汤。要想攻破它,确实是有点儿异想天开。* p  T" F3 S6 v" K
    然而,就在十五世纪的一次战争中,它竟出乎意料地被奥斯曼土耳其人攻破了。说起这次战争,那可是中世纪战争中最激烈最悲壮的一次。( U2 @8 d" V2 G0 T- V8 [4 a& B
  1452年,巴尔干地区战云密布,匈牙利籍火炮设计师乌尔班,或许是出于他敏锐的嗅觉,来到君士坦丁堡,希望通过为罗马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效力,觅得一份锦绣前程。乌尔班拥有当时全欧洲最高明的铸炮技术,任何一位有雄心的君主面对这样的才俊,想必都会求贤若渴,拜为上宾。然而对于拜占庭帝国而言,此时却是最黑暗的日子。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入侵前的150年间,拜占庭的疆土早已支离破碎。在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登基的1449年,帝国势力已经不出君士坦丁堡市郊,且被土耳其的广袤领土所围困。此刻,野心勃勃,渴望建功立业的土耳其新任苏丹穆罕默德二世(1432-1481),已经在君士坦丁堡以西140英里外的土耳其首都阿德里安堡,准备了一只大军,锋头直指拜占庭首都。 君士坦丁堡实际对乌尔班的发明深感兴趣,并且提供了一份微薄的薪金以期留住这位匈牙利天才。然而,帝国苦于财政的枯竭,根本无法负担极其昂贵的青铜炮制造。对实质上已经破产的皇帝来说,甚至连乌尔班微薄的津贴,都不能按时发放。乌尔班不满足这样困顿的生活,在象征性地为拜占庭生产了一些小型火炮后,按照“合则留,不合则去”的原则,于该年底前往阿德里安堡,到拜占庭的死敌,年仅19岁的苏丹那里碰碰运气。(很快,拜占庭帝国就会品尝到放走这位天才的苦果。) mhmd2s.jpg
3 k6 L" ^' O4 b3 r( c: m  此时的苏丹正在为是否进攻犹豫不已。君士坦丁堡的价值是毋庸置疑的:这座历史名城虽已经衰落,但仍然具有成为奥斯曼帝国中心的潜力,数百年以来,它都是对穆斯林最有吸引力的战利品。不过,整整7个世纪,君士坦丁堡一再打退了穆斯林觊觎者,它坚固的城防和优越的地理位置令其易守难攻。在东罗马帝国千年历史中中该城共遭23次围攻,但没有一次敌人可以突破它的城墙(1204年十字军卑鄙地叛变自另当别论)。
3 m! ]; j+ e. C! f3 l' @  乌尔班的“跳槽”是幸运的。在接见并详细询问了这位火炮工程师后,穆罕默德二世希望他能制造一门足以击破君士坦丁堡城墙的重炮。乌尔班肯定地回答:“我已经仔细研究过该城城墙,我有信心制造这样的重炮--它不仅能击碎君士坦丁堡的城墙,甚至传说中巴比伦的城墙也不是对手。”于是他获得了苏丹的授权。
' q$ u/ s$ D# s webpf1.jpg
1 ^' l% _% ^1 u9 e- h9 Q  交战以前,双方都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作了充分的准备。土耳其国王穆罕默德二世亲率20万大军和300艘战舰,将君士坦丁堡围得水泄不通,决心拿下这座历史名城作为伊斯兰教的中心。君士坦丁堡的军民也孤注一掷,誓与古城共存亡。他们尽一切可能加固工事,除了在西面筑了两道坚不可摧的城墙之外,还在城墙上每隔百米筑一堡垒,墙外挖了很深的护城壕。在城北金角湾的入口处,他们用粗大的铁链横锁水面,使任何船只都无法驶入。在城东城南面临海湾敌人很难接近的地方,他们也筑起了坚固的城墙。* y, O2 l) h" \" ]$ y5 M5 U: P& |
- F) b. x# e  [" Q4 Y9 R/ F
  火炮威力
8 s( @4 {/ O+ B9 L' Q  U  凭借着坚固的城防系统和地理位置的优势,君士坦丁堡一次又一次成功抵抗了穆斯林的进攻。然而,这一次,它遇到了自己的克星。5 u$ v, c0 g+ F. S3 I% e1 |
    在决一死战的紧张气氛中,战争于1453年4月6日正始爆发了。土耳其人首先从西面猛攻,他们用每发炮弹重达500公斤的大炮对城墙狂轰乱炸,然后便扛着粗大的树干,滚动巨大的木桶,向护城壕冲去,企图把壕沟填平,但是却遭到了城中枪炮的严厉打击,纷纷败下阵来。
4 K( x; u  {( q4 x5 p- u( j wrbf51.jpg , R$ o; Y/ h& d
  1453年4月12日,穆罕默德二世率大军兵临君士坦丁堡,发起了旨在灭亡拜占庭帝国的攻城战。穆罕默德二世庞大的炮兵部队在前线展开,一切就绪,君士坦丁堡面临着巨大的考验,因为这些大炮并不是普通的大炮,而是专门为此战打造的乌尔班大炮。
) Y4 h3 N6 ^7 ~$ Z' a" S  这些“恐怖而非凡的怪兽”,由匈牙利籍火炮设计师乌尔班设计和制造,炮管长约5.18m,重达17吨,为了能够承受巨大的冲击力,设计炮筒厚约20cm,口径则高达762mm,可以容纳一个成人,炮弹用花岗岩制成,重约680公斤,其威力可以称霸整个时代。8 ]- e9 b1 {. d0 e  o( a
  导火线终于装入了苏丹火炮的火门。这支庞大的炮兵部队在前线足足占据了4英里宽的位置。历史上首次炮兵协同齐射开始了。这时的君士坦丁堡战场,恐怕是战争史上体验火药威力最直观和震撼的场所。齐射开始之际,天翻地覆,地动山摇,这是当时欧洲人从未领教过的。石弹发出致命的尖啸,将君士坦丁堡巨大的石墙砸成碎屑,并慷慨地给附近军民带来绝望和死亡。对城墙薄弱地点的选择性射击起到了良好的效果。“有时炮弹摧毁了整段的城墙,有时候是城墙的一部分,有时是一座塔楼,或一段胸墙--没有哪座城墙足够坚固,可以抵御这样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击。”一位当时的目击者这样形容道。世界围城战的景观从此改变--炮弹所经之处,伟大的Theodosius城墙分崩离析,守城者目睹此景,无不瞠目结舌,惊惶不知所措。0 E2 X3 r" \# R  ?3 ^  O/ @3 y
  随着乌尔班巨炮狂啸的轰鸣声,君士坦丁堡巨大的石墙被一片片砸碎。守城的兵士无不为之惊恐,不知所措,有些重型炮弹甚至砸穿城墙,击毁了城墙里的民居、教堂,有些城民被直接杀死。一次次的炮火齐射,不光给君士坦丁堡带来了毁灭的打击,同时让他们产生了死亡的恐惧。2 G. d# R' `) S7 D
  部分重型炮弹甚至穿越城墙,深入城区达一英里左右,一些击毁了民居、教堂,一些杀死了市民,一些坠入了市区中的果园。据说在方圆两英里的地界内都能感觉到强烈的震动,甚至在港口中抛锚的军舰,也不能幸免。
! V2 {- Y8 U3 C* U  t  炮击对守军心理上的打击甚至更为剧烈和有效。炮击的轰鸣,烟尘和震动,即使经验丰富的拜占庭骑士和意大利佣兵。也感到恐慌。对平民来说,这更似世界末日的征兆。四处是狼奔豕突的人群,妇女晕倒在街上,无助的市民只能聚集在教堂,徒劳地期盼上帝的拯救。6 N0 P7 b8 ?; K; m. G
  机智的守军运用了各种方法减轻炮击的破坏。一种手段是用泥浆和砖灰即时加固、修补受损的城墙,或者用羊毛等软物装填的袋子,甚至贵重的挂毯去填充塌陷的地段。守军也试图用他们寥寥无几的一些火炮击毁敌人的炮兵阵地,然而他们急缺发射所需的硝石,并且奥斯曼的火炮防护严密。更为糟糕的是,城墙和塔楼都被证明并不适合用作火炮的发射平台,因为它们都难以承当发射的后坐力及震动,这样勉强的发射,对城墙的破坏甚至超过了敌军的炮火。雪上加霜的是,守军最大的火炮很快又被摧毁--拜占庭将士们由此对“叛变”的乌尔班恨不得能将其碎尸万段。然而无论如何,守军凄凉的处境,说明君士坦丁堡城墙在围城战中的辉煌时代已经结束了。
2 a# ~" E6 E7 u  K9 f: ^  但守城部队仍然在坚持着。随着部队伤亡的增大,苏丹开始感到焦躁。他决定集中炮火轰开一段城墙,发起总攻,以便快速解决战斗。然而,操作巨炮极端费时费力。乌尔班大炮一天最多只能发射7次。火炮时常出现故障。春季的雨水也使大炮在后坐力下经常从炮架上滑落至泥浆中。大炮还容易出现炸膛事故。对乌尔班巨炮而言,每次发射都是考验,开火时巨大的热量和冲击令并不纯净的金属炮管出现的细小但是危险的裂缝,以至于每次发射后炮兵都不得不用热油浸湿炮身从而避免冷空气扩大这些裂痕。
$ n- Y7 U/ Z4 N1 \/ w, ?  但这权宜之计最终失败了。4月20日,乌尔班巨炮最终爆炸。在场指导的天才乌尔班当场殒命,附近的炮兵也遭到了重大伤亡。乌尔班遭到这样的厄运,恐怕是他本人始料未及的。但对面的拜占庭将士还来不及庆祝上帝的眷顾--苏丹坚强地命令人们修复炮身令它重回战场。但数次发射后大炮再次炸裂。这令苏丹狂怒不已。然而,根本的原因并非乌尔班学术不精或炮兵操作有误,而是在于这样的钢铁巨兽,其肩负的军事使命已然超出了当时冶金术可承担的上限。
3 u8 v$ ~0 G' z3 g) O3 b  但这次事故对奥斯曼土耳其的炮兵并不致命。虽然乌尔班巨炮在打击守军士气上有不可比拟的巨大威力,但对城防实际的破坏,更多是那些口径稍小的大炮完成的。
) v7 V" k( d- s2 @. r  在围城的早些时候,一个匈牙利代表团前来面见苏丹。某位匈牙利人兴致勃勃地观摩了土耳其炮兵的工作后提出了他的建议:不要尝试始终攻击城墙的同一地点。在第一发炮弹击中城墙后,平移弹着点大约10米,打出第二个缺口,接着在这两个弹孔之间打出第三发炮弹,使弹着点构成一个三角形--这样便能把对城墙的伤害增至最大。土耳其炮兵于是改变了战术。炮兵群首先用小口径火炮在城墙上打出前两个弹孔,接着用重炮做致命一击。新的战术对君士坦丁堡城墙的破坏,几乎是毁灭性的。- U3 Y4 C# \: d3 y3 O3 c
  炮击不间断地一连持续了六天。尽管有瞄准和装填上的困难,但奥斯曼炮兵还是设法保证每天射出了120发左右的炮弹。炮火尤其集中在城墙的中段,最终这段外城墙垮塌了。
8 l- G3 S$ k/ X! G9 V2 V; J! u0 _  但是,从最初的震惊中恢复过来的拜占庭士兵们开始高效地修补受损的城墙。他们发明了一种别致然而高效的方法,当一段外城墙受损时,他们立即用手边所能找到的一切材料,诸如石块、木材、灌木甚至大量泥土,来加以修复。他们还放置大量装满泥土的木桶作为掩体,以便抵挡奥斯曼的箭矢和枪弹。每当夜幕来临,城中的男女居民纷纷来到受损的墙头连夜抢修,以至于往往第二天黎明,上一次炮击的效果便完全化为乌有。奥斯曼火炮的优势一定程度上被压制了。5 @# j2 G1 l% S  V& l
  强攻不行,土耳其人便打算挖地道,穿过护城墙和城墙,钻入城内,不料地道还没挖完,就被当地居民发现,他们用炸药将地道炸毁了。土耳其人见此计不成,又决定使用攻城塔车,在车上筑起塔堡,外面包着三层厚厚的牛皮,车上藏有炮火和弓箭手,还有一架用滑轮升降的云梯。他们满以为这下一定可以出奇制胜了,可是当塔车靠近城墙时,守城的官兵就往塔车内猛投蘸满松脂的火把,将塔车烧着,并用大杆推倒云梯,致使土耳其人又遭惨败。
' K8 B- d' X' y' f  由于屡战屡败,伤亡惨重,穆罕默德二世不得不重新考察君士坦丁堡的城防虚实,制订新的进攻措施。后来,他发现城北的金角湾水面不宽,东罗马人主要依靠铁索横江来阻挡进攻,倘若能绕过铁索,从水路登陆,进行偷袭,定能在敌军毫无防备的情况攻破城池。然而,如何使船只绕过铁索抵达城下,却是一件颇费踌躇的事。穆罕默德和部下苦思冥想了很久,终于想出了一个旷古未闻的妙计奇策。他派人到热那亚商人据守的加拉太镇去,用优裕丰厚的报酬收买了那里的商人,使商人们允许他在加拉太北面铺设一条陆上船槽。船槽是用坚厚的木板铺成的,由高往低的滑行面,槽底又涂上很厚的一层牛羊油脂。靠着这条船槽,土耳其人经过一夜的努力终于奇迹般地将80艘战船拖运到了金角湾的侧面。在那里他们架起了浮桥,筑起了炮台,向君士坦丁堡发动了新的攻势。
/ T  ?( J0 r; @9 Z" l, i" D4 Q  一个几乎不可能发生的意外出现了。在内城城墙上,有一扇门没有被关闭。这扇门平时是用来提供给行人行走的,几乎没有军事用途。所以,几乎所有人都忘记了这扇门的存在了。当土耳其人看见这扇门的时候,最初认为这是一个陷阱,因为只要通过这道门,就可以进入君士坦丁堡的心脏地带了。但是,无论如何,经过短暂犹豫后,土耳其军队涌过这扇门,冲背后对城墙上的守卫者进行了致命一击。  e/ ]: A) y; b4 O6 t5 j
    当炮声轰轰地在北城墙外震响时,城中的官兵惊呆了,他们做梦也没料到金角湾这边会出现土耳其兵。于是,手忙脚乱地从两线撤兵增援,而将西面的防守交给了来援的热那亚士兵。这样一来,东罗马军的兵力便分散了,而担任西城墙防守任务的热那亚士兵又不熟谙地形、地势,致使防卫日趋危急。在土耳其军连续不断的炮轰下,西城墙终于被打开了一个缺口。
7 S; Q4 V4 h7 \    穆罕默德二世见胜利在望,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向手下的士兵们大喊道:“勇敢的将士们,虔诚的穆斯林们!城墙已被打开了缺口,我将给你们一座宏伟而富庶的名城,古罗马的首都,世界的中心,任你们抢劫,你们将成为腰缠万贯的大富翁,勇敢地冲进去吧!”- T4 x5 I( v1 y8 a- g, S3 u
    话音刚落,土耳其人便发疯般地向城里冲去,但是城里的军民仍然拼死抵抗,与土耳其人展开激烈的巷战。土耳其人连攻了两次都败下阵去,最后穆罕默德二世亲自上阵,全力以赴,才冲了进去。
& P2 T- L) J" `, U  终于,一发重炮砸开了已经伤痕累累的城门,奥斯曼士兵乘势攻入了君士坦丁堡,这座“永不陷落”城池被攻占了。它标志着欧洲传统要塞技术已经过时,攻城战术正在因乌尔班巨炮的发明而发生着改变,是军事史上崭新的一页。
; s  O4 w) z! t* H, w! U5 C  W js0ucs.jpg
1 |  W$ i  U" p6 C8 J7 d' ^+ \  君士坦丁堡终于陷落了。昏庸无能的君士坦丁十一世皇帝(1405-1453)见土耳其的旗子在城堡上空飘扬,顿时丧失了作战的勇气,脱换衣服,惶惶如丧家之犬,夺路而逃。路上他遇到几个土耳其士兵在洗劫财物,就拔剑去刺,结果被土耳其士兵当场杀死。
! @& h; Z  {9 v& P. z1 b jstd11.jpg
" D9 C# W' K* N; [+ ?6 r2 i' }  土耳其士兵在城里连续三天三夜大肆烧杀抢掠,许多居民被掳为奴隶,壮丽豪华的王宫被付之一炬,许多珍贵文物被抢被烧,丧失殆尽,所有的基督教偶像都从教堂搬出,换上了伊斯兰教的壁龛,全城最大的圣索非亚教堂改建为清真寺。不久,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迁都君士坦丁堡,并将城名易为伊斯坦布尔(意即伊斯兰之城)。这个名称一真沿用至今。君士坦丁堡的陷落,标志着延续千年之久的拜占庭(罗马帝国)从此覆灭了。当然,它的陷落也向统治者们发出了警告:如果不修内政,荒淫腐化的话,再坚固强大的城防工事都不足以维护其长治久安。2 \4 w! ?! q' D$ M1 ^

1 \5 Q' c% Q/ d% v0 Q$ _# S' a
0 P- k; j: O5 {6 Z/ e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