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9|回复: 0

[转帖] 推敲 divingsnake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7-2 20:0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推敲

送交者: divingsnake[☆★★声望品衔12★★☆] 于 2022-07-01 23:35 已读 390 次 2赞 大字阅读  divingsnake的个人频道 +关注
一心只读圣贤书,蓦地想起了中国文学史上一段广为流传的佳话。这段佳话大家都在语文教材上学过,人人都知道。这就是“推敲”。小时候懵懵然,只知故事,只听老师的教诲,自以为得其真义,并不时宣扬。直到有天,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个偶然的感叹,我了解了什么是推敲,为什么贾岛会在推与敲上面纠结反复,痴缠。 贾岛真老司机呀。

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我出差东莞,办完公事之后逃也似的钻进了东莞的高铁东站。hewo,毕竟是高铁站,冷气开得很足,很快的将我从酷暑带入严寒,也将我在东莞这个纸醉金迷的都市积累的火气湮灭的了无踪影。抖了一下,挺冷的。我环顾了一下候车室,才发现人并不是很多,于是特意选了一个人稍微多的地方,坐好,打开电脑包,看起了唐诗解注。不小心,也或许是天意,我翻到了贾岛的这首诗,不由自主地念起了“僧敲月下门”。思绪蓦地一下回到了中学课堂,推着,敲着,脸上挂着自得其乐。

“哟,小兄弟挺用功的,贾岛这首诗挺有内涵的,哈哈哈。” 一个充满人情世故的笑声将我从思绪中拉回现实。“嗯,是的,贾岛在这首诗里面反复琢磨 "推敲" 二字,最后选定了"敲"一字。期间不小心,推到了一位贵人,引出了这千古佳话。这也是我们中国文人用心筑文的代表呀。” 我微微侧过头,自豪的回应着,也看见了右手边的声音来源地。一位四五十岁的富态男人,北相,闪烁却又尖锐的眼神,夹着一个精致的公文包。他见我看着他,自然的伸出手,不小心露出了一大块金光闪闪的劳力士。“大学士你好,老哥哥现在做点小生意,以前也在人大教过旧唐书的。”
“哦,前辈呀。不好意思,是我唐突了,唐突了。还得向前辈请教这推敲里面的故事呀。” 我不由得肃然起敬。这位大哥在人大教过书的。人大,可是文学领域的哈佛呀。
“小兄弟,不要纠缠课堂上老师教给你的。古诗都是生活的浓缩提炼。怎么理解推敲,想要知道他的真义,我们都要进入生活里面实践感受。来,我们讲个身边的故事吧。比如,我做生意,店门半开,有顾客来了。如果是熟客,那么他就不会敲门了,而是直接推开门,自己就进来了。如果换做一位新客人,人家第一次来你店里,当然不会推门而入,这不合常理呀。再老练的店家,再世故的客人也做不到呀。再说,这位僧人是月下,也就是大半夜的。一个和尚大半夜的跑人家家里,干嘛呀?白天去,尚且可以为圣为佛。晚上去,只能做送子观音吧。这位小姐姐,你说说,啊?” 前辈对着对面意味深长的笑着问。我才注意到对面坐着一位年轻女孩,不对,应该是美丽的女生,我当时脑子里面充满了各种美好的形容词,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蛾眉螓首,妖娆绰约,。。。用现在的流行语,就是女神,漂亮小姐姐。我的心神动荡,没有注意到女神对前辈不着边际的提问会意的微笑。

“无量佛........” 一声恰到好处的道家唱号,将我动荡的心境暂时稳固下来。小姐姐左手边坐着一位道长,左手持尘柄,又硬又长又粗的尘柄翘起来指着漂亮小姐姐,右手微微抚摸着尘柄末端,画着圈圈,磨砂着,偶尔捏一捏,道风仙骨,恍如仙境在人间。“贾岛出于唐代,唐朝李姓。太宗给高祖选择庙号时颇费了一番心思,追根朔源,一直册封到了道家始祖,李聃,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老子。当年老子在写完道德经之后,便骑青牛西出函谷关,一去渺渺,再无音信,也无传说,自然就没有了其他著作。作为道家的创始人,老子只留下了一本薄薄的道德经,显然不如佛家的释迦摩尼。佛祖留下了多少佛门著作?你能摸到边际么?当年玄奘去了天竺几十年,大大小小打包了几十头牛的经书,也只是沧海一粟。所以我们道家在经文思想塑造上面有先天缺陷,比不过佛家严谨。但话说过来,既没有清规戒律,也没有其他条条文文的限制,所以我们道家没有思想束缚,没有棍棒加身。我们追求法天法地法自然,追求风轻云淡,追求来去无阻。这自然就没了门的概念,也就没了推门,还是敲门的烦恼。更没有生客熟客的区别, 因为来了嘛,都是客。这一点,小仙子应该身(深)有体会吧,哈哈。” 道长发音很奇怪,明明一口京腔,“深”字却拖的很长,发音也很重。小姐姐脸红了一下,转瞬即逝。

“你们这些人没轻没重的,什么道家佛家,原本就是一家。” 边上的一位比丘尼发出了感叹。我这才注意到,我身边的人都不简单,五湖四海呀。除了上述几位,还有一位得道高僧,宝相庄严,身材魁梧,有持杵韦驮的雄姿。最后是一位不说话,偶尔看我们一眼的中年男士,腿上一份参考消息,手里捧着一杯枸杞茶,悠然的喝着。比丘尼不管我是在打量四周,还是没有听她说话,仍旧自顾自的说:“佛门清规,自然能唬住一些登徒子,但是庵门,佛门,道门都是相通的。僧呀道呀,来去自由。白天来,晚上来,敲门的,推门的,走前门的,走后门的。佛道本是一家,所以僧道尼也相处如一家。只是道家喜欢炼药,老是搞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结果弄虚了身子。更讨厌的是有些道门高人没事喜欢四处游荡,水路之外尤喜旱道。这一点,贫尼就赞同佛门。佛门圣者,坦荡荡,胸无旁道,一生求佛,走的是正道,威武阳刚。”

我看着比丘尼脸上刹那间爆发出来的极乐,一时间茫然了,只觉着这极乐是和威武阳刚一起出现。oh, my god!

“我佛慈悲,南无阿弥陀佛!” 威严的佛号打破了我心中的魔障。我泪流满面。我颤抖的双手,不知要放到哪里,甚至感觉不到还有双手。突然触及一片温软,不由得握紧了。顺着双手望去,入眼处尽是一片乳白,山峦起伏之处就是人间仙境。“菩萨姐姐,收了我吧。” 我惶恐不安。小姐姐檀口轻启,“我生命里都是人来人往,全如过江之鲫,有敲门的,也有推门的,但没人停留。小哥哥玉树临风,又知书达理,自然会寻得黄金屋,亦能找到颜如玉。” 言语中充满风尘,尽是沧桑。我突然明白了“推敲”。古人才高,也是含蓄内敛。我一手握住温软,另一手屈起食指,轻敲椅面。笃笃笃,笃笃笃。片刻安静之后,小姐姐轻轻地在我头顶上扣了一下。

我身处仙境,眼光之余看见了那位看着参考消息的中年男士。那份悠然自得的心境,那份四海为家的气场。原来,全世界小姐姐的家都是他的家,门都是为他虚掩的。他抬手一推,坦然的进去了。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