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国学复兴网 首页 国学投稿 国学文章 查看内容

上博九《成王為成僕之行》釋文校讀

2014-1-20 23:06| 发布者: 国学复兴网| 查看: 7357| 评论: 0|原作者: 王宁|来自: 国学复兴网

摘要: 作者 王宁,笔名知北游,男,45岁,山东枣庄人,主任编辑。业余爱好上古史、古文献、古文字研究,先后有《〈连山〉〈归藏〉名称由来考》等一百多篇论文在海内外学术刊物及学术网站上发表。

上博九《成王為成僕之行》釋文校讀


王宁

 

  本文正文釋文以《上海博物館藏戰國楚竹書(九)》之《釋文》為底本,[1]另外參考不求甚解先生綴合復原本,[2]重新予以編聯。原文簡3綴合有誤,海天遊蹤先生認為“乙本簡3的拼合恐有問題,下段殘簡‘□言(?)乎?君子才(宀/昏耳)□’,書手與《民之父母》、《武王踐阼》、《顏淵問於孔子》同一人,要歸回《顏淵問於孔子》。”[3]不求甚解先生之編聯本即將甲3號簡剔除,jdskxb先生也認為“本篇我认为不存在甲乙两本而應將諸簡連讀”,[4]均是,茲從之。對於論壇上諸家之說擇善而從,參以己意略作校讀。

【正文】

  城(成)王為成(城)僕(濮)之行[]。王囟(思、使)子(文)(教)子玉[]。子(文)遺(治)帀(師)於��(眺、睽),[]一日而(��、畢),[]不(殺)一人。[]子【甲1】玉遺(治)帀(師),出之敧(蒍)。[]三日而(畢),漸(斬)三人。[] ()邦加(賀)子(文)[],以亓(其)善行帀(師)。王䢜(歸),客于子=(文)=(子文。子文)甚憙(喜),【甲2】(合)邦以㱃=(飲酒)。遠(蒍)白(伯)珵(嬴)猶約(弱),[]須寺(時)仴(侑)㱃=(飲酒)子=(子。[]子)(文)舉䏠(榼)售(酬)伯珵(嬴)曰:[十一]㝅(於)兔為【甲3】楚邦老,[十二]君王(免)余辠(罪)。[十三]以子玉之未患,[十四]君王命余遺(治)帀(師)於��(眺、睽),一日而(畢)【乙1】,不(殺)一人。子玉出之(奇、蒍),[十五]三日而(畢),漸(斬)三人。王為余賓,(舉)邦加(賀)余,女【乙2】蜀(獨)不余見,飤是䏠(榼)而弃不思老人之心。”[十六]伯珵(嬴)曰:“君王胃(謂)子玉未患【甲4】,命君(教)之。君一日而(畢),不(殺)[一人]……【乙3[十七] ……子玉之【乙4[十八]帀(師)既敗帀(師)已,[十九]君為楚邦老,憙(喜)君之善而不(制)子玉之帀(師)之【甲5[二〇]

【校讀】

  []成王,即楚成王熊惲。成僕,即城濮。本篇所記史實亦見《左傳·僖公二十七年》,茲錄于下作為校讀參考:

  “楚子將圍宋,使子文治兵於睽,終朝而畢,不戮一人。子玉復治兵於蔿,終日而畢,鞭七人,貫三人耳。國老皆賀子文。子文飲之酒。蔿賈尚幼,後至不賀。子文問之。對曰:‘不知所賀。子之傳政於子玉,曰:以靖國也。靖諸內而敗諸外,所獲幾何?子玉之敗,子之舉也。舉以敗國,將何賀焉?子玉剛而無禮,不可以治民,過三百乘,其不能以入矣。苟入而賀,何後之有?’”

  []囟,同“思”,楚簡多以“思”為“使”。

  ,從又眠聲,當是“敃”字之繁構,此讀為“文”。下同。見海天遊蹤先生、[5]高佑仁先生說。[6]

  []遺,從孫合肥先生釋,孫先生認為當訓“置”。[7]按:古書“遺”所訓之“置”均棄置義,似乎與文意不符。《左傳·僖公二十七年》相當於該字的是“治”,疑“遺”當讀為“治”。蓋“治”字古或讀盈之切,即讀若“怡”,與“遺”字乃同馀紐雙聲、之微通轉疊韻,為音近通假。

  ��,此字諸家解釋頗紛異,youren(高佑仁)先生認為“簡1所謂的‘汥’應是左‘兆’右‘殳’之結構,‘兆’為其聲。”[8]海天遊蹤先生也認為“甲本01、乙本01整理者釋為‘汥’的字,應為,讀法待考。”[9]寧按:此字實楚簡文字中的“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