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国学复兴网 门户 查看主题

孔子政*治保守主义的内在进步机制

发布者: 故我在 | 发布时间: 2012-9-7 12:37| 查看数: 28873| 评论数: 253|帖子模式

最新评论

浑沌道长 发表于 2012-9-19 10:24:29
尊非尊兮卑非卑
誓卫圣人不吃亏
字典解读何所惧
唯我今朝与天齐

万世愚民今与古
追求民*主乃何苦?
千年教育未成智
固守中华誓不胡

天尊地卑圣人言
岂容质疑大儒前
必是精神有缺陷
怀疑学识已荒闲

闭门一家论中庸
门外闲汉歪吹风
唯我两眼中为中
我尊他卑莫不从

评分

参与人数 1銀子 +10 收起 理由
高老夫子 + 10 好!

查看全部评分

雪狼 发表于 2012-9-19 10:53:11
难道想用诗歌代替论证?颇有老*毛和老郭的风范啊。
高老夫子 发表于 2012-9-19 11:03:14
道长只是自己的意思而已,颇有名士风范!{:soso_e113:}

雪狼脑子里都是考证,其实有时考证最靠不住,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群众是真正的英雄,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哈哈!
厚德包物 发表于 2012-9-19 11:13:39
本帖最后由 厚德包物 于 2012-9-19 11:25 编辑
尊非尊兮卑非卑
誓卫圣人不吃亏
字典解读何所惧
唯我今朝与天齐

万世愚民今与古
追求民*主乃何苦?
千年教育未成智
固守中华誓不胡

天尊地卑圣人言
岂容质疑大儒前
必是精神有缺陷
怀疑学识已荒闲

...
浑沌道长 发表于 2012-9-19 10:24



无理还要强说理
偷换概念乱用力。
字典大象找一毛
一毛当作大象体。
某人兄弟名副实,
歪理之人总‘有理’。

真正圣人总怀疑,
拜‘我’作圣决不疑。
认定尊卑是假说,
圣卑我尊是根本。

中庸当成‘修长城’,
中庸当成‘投票’定,
字典中庸哪一项?
自说自话天下空。


如今学人真可怜
摇头晃脑扮大师
六经字典围我转
管它南北与西东。
尊卑卑尊由我定,
与天齐高‘大英雄’。

精神病人黑说白,
有理有据心坚定。
字典可证书可证,
精神病也不是病。

评分

参与人数 1銀子 +10 收起 理由
高老夫子 + 10 哈哈,好!

查看全部评分

雪狼 发表于 2012-9-19 11:40:56
有一分证据说一番话。如果天马行空,对任何质疑都置之不理,那和教徒有什么区别呢?

道长只是自己的意思而已,颇有名士风范!{:soso_e113:}

雪狼脑子里都是考证,其实有时考证最靠不住,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群众是真正的英雄,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哈哈!
高老夫子 发表于 2012-9-19 11:03
高老夫子 发表于 2012-9-19 11:52:10
大家都轻松一点,别老一本正经的,红烧肉好吃,总吃也腻了。
雪狼 发表于 2012-9-19 12:06:08
呵呵,道长以为只有自己在追求民*主吗?其他人没有口口声声民*主,不代表反对民*主,而是更理性的看待民*主历程。所谓的(现代意义上的)尊卑,并不是现在的症结所在,中国之民*主不彰,所缺乏的首先是对“度”的把握,这种对“度”的缺乏把握,最直接的表现就是“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的逻辑。所谓“治大国如烹小鲜”,同样是重视“度”的体现。
专*制在逐渐瓦解,这是无可阻挡的趋势,然而民粹主义同样是一大威胁。而WG就是威权与民粹的诡异结合:一方面一人的权威凌驾于法律之上,另一方面高喊“人民万岁”、“为人民服务”、“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
WG已经充分证明,喊口号没用,只有脚踏实地的给出切实的方法,普及法治原则,弘扬理性主义传统,才能真正走向民*主。
故我在 发表于 2012-9-20 12:09:49
“老百姓的民*主观”,呵呵,这倒是个实际问题;
只是不知道这是指“作为一个老百姓”的蒙山先生自己的民*主观,抑或是泛指的老百姓的民*主观。
故我在 发表于 2012-9-20 12:42:41
本帖最后由 故我在 于 2012-9-20 21:40 编辑

有关“尊卑”、“民*主”的问题,或许要从厘清相关概念着手。
相关概念大致包括:“尊卑”与“平等”的关系与区分;
“民*主”与“平等”、“民*主”与“尊卑”的关系与区分;
“公民”与“臣民”的关系与区分;
“权利”、“义务”、“职责”、“服从”、“权力”等概念的关系与区分;
“主权”、“主权者”,“立法”、“司法”、“行政”等概念的关系与区分。
或许还要涉及“自由”、“民*主”、“法治”的概念关系;
还要涉及“一般事务”与“突发事务”的关系;
还要涉及“国内事务”与“国际事务”的关系;
更重要的是必须涉及与社会学、社会心理学相关的一些问题。

最后我们或许会看到,在一个民*主社会中人与人、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状态可能是怎样的;
民*主到底可以合理地赋给民众以什么样的权利;
民众在一个民*主社会中可以如何行使自己的权利;
民*主社会的条件与异化——这或许是有关民*主的第一个问题和最后一个问题。

上述啰里啰嗦的东西只是设想中的一篇有关尊卑与民*主的文章线索;
作为讨论则不妨简单一些:
——“尊卑”如果就是“不平等”,那会是一种什么性质的不平等呢?
——人生而平等的命题是否需要证明?生而平等的根据是什么?

我不打算预设立场,而只谈论可能性;
“人人平等”是一个自明的命题吗?依据是什么?
故我在 发表于 2012-9-20 15:43:32
本帖最后由 故我在 于 2012-9-20 15:45 编辑

我提出这个问题,并不是意在推*翻它,反倒是很急于证明它——这或许是出于某种“阶级情感”吧。
但是,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见到对这个命题的直接证明;
不管是契约论的、还是功利主义的、或者是正义论的,都没有提供对这个基本命题的论证;
它似乎还只是一个理念性的东西,也大可以说是一种形而上学观念;
因为我实在看不出能有什么样的客观经验是有关于这个命题的证明或者证伪的。

而如果“人人生而平等”不能得到证明,那么“民*主”的基础似乎就得另寻出路;
于是,尊卑问题也就面临某种不那么明朗的理论局面。
这或许不足以就此推出任何重大的政*治结论;
但至少可以稍息思考尊卑问题时常常伴随的情感冲击。
浑沌道长 发表于 2012-9-20 23:18:40
238# 故我在

故兄,从此帖的现象看来,想厘清那些词语的意义实在是无法实现的。
因为人类的语言所能表达的,只是相对的意义,经不起无穷的追问,想孤立一个及物名词已经是十分困难的事,更何况抽象名词?还是各自理解吧。。。。。。。

我曾经生活在“民*主”的国家里四十余载,自以为明白“民*主”是什么一回事,但是现在看来,帮派的轰动,WG 的狂热,也都可能被翻译成为“民*主”,哪敢辩论?实在是无言!

您不止一次地追问我“百姓心”的定义,我文墨有限,又不想辩解,因为“百姓心”这个抽象名词一定是经不起穷追的。
我名号“道长”,最大的能力只可能解读一下经书,表白一下自我的“悟道”,很不愿意争辩对错。

圣人无常心,以百姓心为心。
正确的领导者并没有固定的思维,以及行动方式,百姓希望他如何做,他就如何做。
这个思维与儒家的教育有几乎相反方向,因为“礼论”本身就是“常心”。

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
有能力的人与相对能力差的人,都能够很好地安排利用,善于发挥各人的能力。
儒家“君子”与“小人”之间存在褒贬,拉一打一,成为对立。

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
相信我(管理手段)与不相信我的人,都能够对我(此管理系统)得到信心,守信于民。
儒家的“信”需要教育,乃至强迫(独尊以后)。然而这个取信是一个互动的过程。

圣人于天下,歙歙然为百姓浑其心。
要领导百姓,就要放弃自己的成见,想办法寻找百姓的想法。
儒家有目的地教导百姓,对百姓唯一的问号就是“您理解了我多小?”

百姓皆注其耳目,圣人皆孩之。
百姓有充分的发言权,踊跃表现,圣人尽量向百姓学习管理手法。
儒家的管理是简单的尊卑号令,百姓没有多大的发言权。然而这里的管理再一次是互动的。

在我看来,儒家不必是出发不良,但是不竟是掉进了自恋的心态,所以不排除对个人修养有所帮助,但是一旦作为主流学问,“民*主”无望。
这只是代表我个人的看法,个人所悟,不想辩论,知道“知我者希,则我者贵。”的道理。
厚德包物 发表于 2012-9-21 09:19:35
1、道长自号道长,实在是自以为懂道,从争辩的态度上和内容上,都看不出哪里道长懂道,懂善,懂信。
2、道长总想‘则我者贵’,可以理解,但是记住,孤家寡人可能是高人,也可能是蠢人。
3、道长对道德经的解读简直气人,还由此得出儒家道家相反的评论,真是可笑
雪狼 发表于 2012-9-21 10:14:43
早就跟你说过,民*主和民粹只有一线之隔。只喊口号,缺乏可操作性,缺乏民众教育基础的民*主变成民粹是必然之事。
“以百姓之心为心”和“为人民服务”也没有什么本质区别,你所谓的“一人一票”也不是“以百姓之心为心”的必然推论,如果你非说“以百姓之心为心”就必然能推出“一人一票”,不需要证明,那么“民贵君轻”也同样能推出“一人一票”,不需要证明,甚至“天尊地卑”也能推出“一人一票”,不需要证明。
在恰当的制度设计和民众基础下,“一人一票”是个产生好政府的有效方式,但是在不良的制度设计和民众基础下也可能产生希特勒。
如果当年侵华战争前的日本举行一轮*公投,我敢说支持发动战争的赞成票至少超过70%。就算中国现在公投要不要往日本本土扔颗核弹,赞成票也可能超过50%,包括那些甚至不知道核弹是什么玩意的人。一般人都容易受情绪的控制,并且往往看不清一件事的长远后果,这就是教育的缺失,特别是理性主义的缺失。
民*主的道路,一方面要有优秀的制度设计,另一方面要有足够的民众教育基础。就算是千万个高喊民*主口号的人士加起来,对民*主进程的推动也赶不上一个郝劲松、陈有西、张鸣。

238# 故我在  

故兄,从此帖的现象看来,想厘清那些词语的意义实在是无法实现的。
因为人类的语言所能表达的,只是相对的意义,经不起无穷的追问,想孤立一个及物名词已经是十分困难的事,更何况抽象名词?还是 ...
浑沌道长 发表于 2012-9-20 23:18
浑沌道长 发表于 2012-9-21 19:15:25
雪狼兄,就现今环境,民*主的宪法是有足够的事例与资信可以订立的。
您的发言从来都忽视了“宪法”的重要性,是没有法治经验的体会。

儒家教育百姓已经两千多年了,继续教育下去只会产生更多的“后的包误”。
估计也能糊弄一下“代表”百姓心。
民*主不是教育出来的,是争取出来的。
民*主的经验也不是经书上的教导,是在实践中诞生的。
雪狼 发表于 2012-9-21 19:51:44
呵呵,道家都远遁山林了,靠什么去争取民*主?还不是靠儒家?至于儒家不尊重宪法,你可忘了梁漱溟先生凭什么和M当面对质的?
但是宪法如何才能保证实施呢?现在的宪法不是就写着“保障言论自由”吗?法律再完备,没有人去遵守也是白搭,凭什么遵守?难道就靠远遁山林,或者靠鼓励大家都把孩子送出去接受国外教育吗?
儒家教育百姓两千年,其成果有目共睹,对比公元前500年到1700年的中西方历史,可以看出明显的差距。西方在现代的成功,并不是靠砸烂旧文化来达成的,恰恰相反,是通过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前者是古希腊文明的复兴,后者则是集全世界文化中的先进因素而形成的。如果当初那些人也像这样把过去的一切统统砸烂,然后又试图重建一个新世界,后果将是什么?WG殷鉴不远。
现代儒家没有一个是反对法治的,区别只是大政府和小政府的不同而已。这在美国尚且存有争议,更何况是民*主尚不成熟的中国?
儒家的民本思想就如同古希腊的原始民*主思想一样,都有其缺点,但是不能否定其优点,而儒家的“以直报怨”更是民*主的重要因素。
任何一个现象都不能脱离其情境来看待和评判。道长固然常年生活在法治社会中,但是可遇到过用现代词汇去解释古代典籍而不管各词汇的原始含义的例子?不重事实,不重证据,有罪推定,这才是法治不彰之根本,也是走向民*主的最大障碍。而你这里无视尊卑在孔子时代的含义,不能给出有力证据却非要论证“贵贱天成”是孔子思想,这和上述现象何其相似?

雪狼兄,就现今环境,民*主的宪法是有足够的事例与资信可以订立的。
您的发言从来都忽视了“宪法”的重要性,是没有法治经验的体会。

儒家教育百姓已经两千多年了,继续教育下去只会产生更多的“后的包误”。
估 ...
浑沌道长 发表于 2012-9-21 19:15
浑沌道长 发表于 2012-9-21 20:43:45

zūn
【形】
尊贵;高贵〖respectful〗
天子者,执位圣尊。——《荀子》
位尊而无功。——《战国策·赵策》
媪尊长安君之位。
履至尊。——汉·贾谊《过秦论》
非尊于齐楚…
始吾读孟轲书,然后知孔子之道尊。——唐·韩愈《读【荀】》
德隆望尊。——明·宋濂《送东阳马生序》
又如:尊大(尊贵伟大;至高至大);尊安(尊贵安泰);尊客(尊贵的宾客);尊遂(尊贵显达);尊胜(尊贵;尊严);尊肃(尊贵庄严);尊优(地位尊贵,生活优裕);尊爵(尊贵的爵位)
高,高出〖high〗
天尊地卑,乾坤定矣。——《易·系辞》
虞庆为屋,谓匠人曰:“屋太尊。”——《韩非子》
又如:尊远(高远);尊位(高位);尊者(称辈分或地位高的人);尊盛(位高势盛);尊属(辈分高的亲属);尊官(高*官)
年龄大〖elder〗
间有年尊人不识羞耻,亦复为之。——吴自牧《梦梁录》
一族之中,惟李清年齿最尊,推为族长。——《醒世恒言》
又如:尊老(称年高的长辈);尊年(高龄);尊宿(年老而有名望的高僧);尊齿(高龄)
庄重;隆重〖serious;selemon〗。如:尊礼(隆重的礼仪);尊严(庄重肃穆)
重要;紧要〖important〗
为客治饭而自藜藿,名尊于实也。——《淮南子》
又如:尊要(重要);尊秘(重要而深秘)


bēi
【形】
(椑之古字,本义是圆搕,一种酒器)
地位低微〖lowanddegrading;humble〗
卑,庳也。——《广雅》
文王卑服。——《书·无逸》
人皆赴高,己独赴下卑也。——《管子·水地》
天尊地卑。——《易·系辞》
位卑则足羞。——唐·韩愈《师说》
先帝不以臣卑鄙。——诸葛亮《出师表》
又如:卑弁(下级武职对上级的自称);卑寒(谦词。谓位卑家贫);卑陋(低矮简陋);卑辱(卑微屈辱);卑人(地位低下的人)
地势低下。与“高”相对〖low〗
谓山盖卑。——《诗·小雅·正月》
卑高已陈。——《礼记·乐记》
闻长沙卑湿。——《史记·屈原贾生列传》
又如:卑小(矮小);卑隘(低矮狭窄);卑洼(低洼)
衰微,衰弱〖feeble;weak〗
王室其将卑乎?——《国语·周语》
素质低下〖inferior〗
非天质之卑,则必不若余之专耳。——宋濂《送东阳马生序》
谦恭〖modestandcourteous〗
卑礼厚币以招贤者。——《史记·魏世家》
又如:卑谨(谦卑恭敬);卑顺(谦恭驯顺)

这是字典上对尊卑的解读,我又不是与您打官司,何必一定要我证实?
这里大部分引申都是出自秦前,也有早于春秋的,莫非您现在承认尊是尊,卑是卑了?
孔子说“天尊地卑”,没有解析尊卑的来源,横空出世,不是解读“天然”又将如何解读?
雪狼 发表于 2012-9-21 20:48:20
哪些是在孔子之前的,并且能证明卑即贱的?哪些是证明“尊卑不可易位”的?
既然你有论点,当然有义务提出证据。如果论点不需要证实,那么还谈何辩论?也就只剩下意气之争了。
浑沌道长 发表于 2012-9-22 08:37:41
我又不是老师,也不想辩论尊卑的含义,我只是说我自己的看法。
您可以保留您自己的看法,甚至乎发动辩论,“修正”字典,这与我都无关。

“天尊地卑”本身就不可易位,最少是先秦的观点,“卑高以陈”就是尊卑排列的意思,“贵贱位矣”则是贵贱找到依据了。
孔子如果相信这是“真理”,就不会见麟而哭,抑郁而终。
故我在 发表于 2012-9-22 09:55:22
240# 浑沌道长

哦,原来道长只不过是自抒情怀,并不在意其他人的见解,也不准备参与辩论;
心情理解,虽然理解起来有些难度,呵呵。
子之半 发表于 2012-9-22 10:30:22
我又不是老师,也不想辩论尊卑的含义,我只是说我自己的看法。
您可以保留您自己的看法,甚至乎发动辩论,“修正”字典,这与我都无关。

“天尊地卑”本身就不可易位,最少是先秦的观点,“卑高以陈”就是尊卑排 ...
浑沌道长 发表于 2012-9-22 08:37


尊卑不可易位?孔子年少时,季氏飨士,孔子前往,结果被阳虎拦住,说孔子不够资格,不能进入。这种可是够卑了吧。

当他日孔子学成之后,虽然各国不能用,但都各国也曾专门派使者来问孔子各种事情。

你确信尊卑无变化?
浑沌道长 发表于 2012-9-22 17:35:43
240# 浑沌道长  

哦,原来道长只不过是自抒情怀,并不在意其他人的见解,也不准备参与辩论;
心情理解,虽然理解起来有些难度,呵呵。
故我在 发表于 2012-9-22 09:55


能说的,说了。能解的,解了。
终不能因为有人硬说“尊”是尊德,“卑”是卑德,就改变自己已经理解的东西吧?
再说了,啥是“遵德”,啥是“卑德”,还是新名词呢,就这么混过去了?

孔子说“天尊地卑”。。。。。然后引出“贵贱位矣”。。。。。。。。
那么“贵”是“贵德”,“贱”是“贱德”。
如市场上的蔬菜。。。。。。。。
子之半 发表于 2012-9-22 20:35:32
能说的,说了。能解的,解了。
终不能因为有人硬说“尊”是尊德,“卑”是卑德,就改变自己已经理解的东西吧?
再说了,啥是“遵德”,啥是“卑德”,还是新名词呢,就这么混过去了?

孔子说“天尊地卑”。 ...
浑沌道长 发表于 2012-9-22 17:35


道长,故我在已经在说不涉及尊卑的话了,怎么你还在自我感觉,他的意思是你从来就没想过别人的想法,就是在自己一个人说一个人话。

同样在系辞里,还有“崇效天,卑法地”;老子中有“人法地”,如果地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卑贱,那么皇帝每年都要拜祭社稷,那些结拜天地为什么还要说“皇天后土”。

土乃中央之色,也乃黄帝之意。不过我估计这番话,你也是看不进去的了,我是说给愿意看的人。
雪狼 发表于 2012-9-22 20:42:34
关于“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陈,贵贱位矣。”,既然道长认为这里有“卑”即是“贱”的意思,以及“天尊地卑证明贵贱不可易”的意思,能不能给出一个论证过程?至少从语法分析的角度来解释一下为什么这里说明了“贵贱不可易”吧?
如果说“贵贱不可易”,为什么孔子会说“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那不应该是一个明显的以下犯上的过程吗?

道长,故我在已经在说不涉及尊卑的话了,怎么你还在自我感觉,他的意思是你从来就没想过别人的想法,就是在自己一个人说一个人话。

同样在系辞里,还有“崇效天,卑法地”;老子中有“人法地”,如果地真的像 ...
子之半 发表于 2012-9-22 20:35
雪狼 发表于 2012-9-22 22:00:16
摘一段南怀瑾的话来看什么是尊卑:
第一个道理是“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尊卑是两个对立的名词,并不是说权力财富的尊贵,卑亦不是下贱,是指人的感情思想,对于宇宙不可知的事,尤其古人觉得天很伟大,如对登山者登上玉山,赞它一句伟大,这是尊的真意,是一种形容词,越远大的,越摸不到的,我们觉得它越尊贵;而对于地,我们离不开地生活,离开了一秒钟就不得了,所以我们和地很近、很亲切,卑也就是很亲近很亲切的意思。这其中有很多哲学的道理,人的心理思想,凡是远的,摸不到的,看不见的,都认为是好的,理想永远是美的,越是稀少的、得不到的,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便越高,对于浅近的,就觉得没有多大意思,没有多大令人稀罕,就如男女之间的恋情,对于一个没有追到手的小姐,永远觉得是好的,永远美丽,爱情笃实,可是一旦结婚以后,慢慢地接近,这个卑就出来了,这是人情之常。

“乾坤定矣”,许多人用这四个字,作为结婚者的贺词。过去结婚,要把新郎、新娘的生辰八字,送给算命先生合婚,就用这句话说是“乾坤定矣”。其实这句话用错了,真正的意思是,“乾”、“坤”是两个卦的代名词,乾卦是代表高远的天,坤卦是代表与我们亲近、卑近的地。“天尊地卑,乾坤定矣”,这是《易经》的学理上、卦上的话,可是古人的解释,以为有了《易经》,我们的祖宗伏羲画了八卦以后,天地就开始了,这和今日西方宗教的说法一样,西方人说上帝创造了世界,我们说盘古老祖宗这么一画,天开于子,地辟于五,于是天地就开始了,是一样的错误。真正的意义是,乾坤两卦是天空与大地两个自然形象的代表,我为什么这样解释?因为在这里接下去说,“卑高以陈,贵贱位矣”。这句是解释上面的话,卑就是亲近的,地球对我们太近了;高就是太空,越高越远,“以陈”这一高一卑陈列在我们的前面,所以我们人类的思想感情,看见远大而摸不到的,认为尊贵,而对于亲近的却觉得无所谓了,因此乾坤两卦也代表了位置的不同,道理就在这里。
雪狼 发表于 2012-9-22 22:13:30
《礼记·表记》
子曰:“先王谥以尊名,节以壹惠,耻名之浮于行也。是故君子不自大其事,不自尚其功,以求处情;过行弗率,以求处厚;彰人之善而美人之功,以求下贤。是故君子虽自卑,而民敬尊之。”

君子自卑就是自贱吗?按语境来说显然应该是“平易近人、礼贤下士”才对,这才是孔子心中的“卑”。如果是指现代意义的“贱”的话,那就是不遵守做人原则,凡事只顾自己,不尊重别人,为了利益或者情绪而不顾自己的尊严。这样的做法难道能被孔子称为君子?
如果坚持认为是贱,那么请在与《周易》同时代的典籍中任意举一个“卑”只能解释为“贱”的例子。
浑沌道长 发表于 2012-9-22 22:36:10
可乎可,不可乎不可。有什么好辩的?

古人的语法果是如此的严谨,就不至于千年来不断地“被篡改”。
千百年来多少“经解”是非,焉知南怀瑾的穿凿是也非也?
唔。。。。贵则遥远,贱则亲近。。。。。。。
用一个“儒家脑袋”穿凿出来的东西,就要天下人都认同?甚至乎篡改字典?
不亦愚乎!

我的话说尽了,我的解析也明朗了,果是您们还是坚持,我也不想改变您们的想法。
存乎异,谋乎同。还是各自解读吧。。。。。。。
雪狼 发表于 2012-9-22 22:43:54
呵呵,那你又焉知自己不是在穿凿呢?你所引用的不恰好是以前的“儒家脑袋”给出的解读吗?为什么不自己动脑筋分析一下?为什么对那么多如此明显的矛盾视而不见?还没有解决各种矛盾和质疑就自以为正确,这是学术态度吗?
厚德包物 发表于 2012-9-24 09:14:42
不理众人,坚持自我,特立独行,便是道长,有点。。。。的味道。
理了众人,坚持自我,便是高人。
不理众人,不坚持自我,便是傻子。
理了众人,随风飘荡,便是俗人。
故我在 发表于 2012-9-24 21:26:20
胡先生说的是。

民*主是个好东西,但也并非包治百病的神药。
首先,它不能只是一块招牌,一旦挂上就万事大吉了;
必须有细致完备的理论支撑和程序设计;
更需要有广泛的具备了自由、权利思想和独*立精神的民众基础;
相当程度的社会生活资料也是必不可少的重要条件。

其次,民*主并不能够消除所有的社会弊端——如果把不平等或者说尊卑理解为社会弊端的话;
甚至由于其内在的逻辑,会造成这类“弊端”的扩大和正当化。
民*主更不能自行清除人性中的邪*恶,毋宁说它本身也只是压制这类邪*恶的一种尝试;
这或许才是民*主的真正价值所在,它切实具备了某种手段,以制止任何人借助邪*恶获得利益;
但同时却极力保护正当的利益,因而它肯定、甚至鼓励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

因此,民*主并不抵制不平等,并不否定正当的尊卑关系;
更为关键的是,民*主不是一个招牌,而是一个政*治程序,是一种政*治手段的集合。
随着自身的进步和生存环境的改善,人类必将走向这个历史阶段;
也就是说,民*主建基于一个适当的基础,而这个适当的基础也必然导致民*主的到来;
我们要做的,不是急于挂上那块招牌,而是为实质性的民*主社会阐明条件;
以便致力于这些条件的建设和成熟;
这或许可以称得上一种审慎渐进的政*治思维模式。
故我在 发表于 2012-9-24 22:03:32


“重新解释儒家”至少可以作两种理解;
一是在本初的意义上深入理解儒家思想;
二是赋予儒家思想以新的内涵,在时代的背景上推进儒家思想的与时俱进。

我以为,这两种努力都是儒家数千年来一直在做的;
但遗憾的是那种准备将道德和政*治教条永远应用下去的思路已经背离了孔子的中庸之道;
特别当我们直面于如此巨大变化了的社会局面时,教条再也不敷为用了。
我们必须深入到孔子的精神内核,体味圣人是如何运用自己的心灵的;
基于时代特征得出的政*治结论可以各异,但是正确运用天命心灵力量的方式却与外在的环境无关。

至于孔子的政*治思维路径是否就一定是最伟大的,是否还有扩展、深化的余地;
孔子政*治思维的原则、根据和目标是否就是最合理的、最适宜的;
那还有待于其他参照系的引入,包括古代的、现代的、中国的、世界的;
更为重要的是我们自己的独*立思考的介入;
但无论如何,这都只能在深入考察圣人思想的工作基础上进行。

上述说法大致可以作为“重新解释儒家”的第三种理解或方式,请胡先生批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