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国学复兴网 门户 查看主题

“道”仅仅只是人类社会之道(《道德经》),与物质世界——自然界无关

发布者: 神圣o俏丫儿 | 发布时间: 2013-6-20 11:58| 查看数: 42150| 评论数: 261|帖子模式

最新评论

神圣o俏丫儿 发表于 2013-11-29 14:26:21




抱一”者何?

“一”者,是为平秩也!何为平秩?平起平坐也。

《老子》之“
抱一”者,抱此以为“天下式”耶——也即是“日中之影(一)”也!

http://bbs.zdic.net/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180830&pid=766004&fromuid=10959


神圣o俏丫儿 发表于 2014-2-5 15:03:08
本帖最后由 神圣o俏丫儿 于 2014-2-12 07:20 编辑

新释:天下有道,卻走馬以糞;天下無道,戎馬生於郊。


“天下有道,卻走馬以糞;”   
-----“走马”者,犹如“野马”者;话义为:天下有道,推却拒之——“走马”,视之为糞而不纳(就没有“走馬”生存的空间(社会结构稳定)) 。
       走,作“游走或言为不安于现状的”意;
       糞,以之为粪土而弃之也!


“天下無道,戎馬生於郊”      
-----“郊 ”者,郊祭 ,意:交并合族;交,郊祭之原也;话义为:天下無道,“戎马”从交并合族中生诶!实为“走马”交并合族后,然才有“戎馬”现唉(不稳定)!   


此中之“馬”均非动物“马”,实为心气不屈、跃跃欲试的族宗也!
“戎馬” 者,心、行均不屈,争伐跃试的族宗。
此外如“司马”者,治衡不服的氏族势力也(而不是与管理军马相关联的啦)。这正恰好符合统兵这一职位的目的性质

通俗的讲就是说:
没有宗族愿意与有野心而在寻觅机会的宗族联合而招惹到某些突然的祸端,从而视其为洪水猛兽而拒之的社会,才真个是有道的社会;在无道的社会中,反叛爆起的氏族会是由不同宗族交联合并融合化为一个宗族后而强大起来的氏族中产生!







“交”见:http://bbs.zdic.net/forum.php?mo ... 83908&fromuid=10959
释:交


原意:
两(氏)族交融化为一个(氏)族,供奉共同之祖先为其根。


郊祭当由此而来。
如我等自称为炎黄子孙!



deqingli 发表于 2014-2-5 19:02:11
本帖最后由 deqingli 于 2014-2-5 20:10 编辑

“天下有道,卻走馬以糞;”   (若見田間有馬運糞-則肥厚,田期莊,天下有道)

“天下無道,戎馬生於郊”  (若見軍馬在田間生小馬,則表明戰亂使它不得在馬棚產仔,天下無道)

這是典型的老子或道家角度,觀象便知世道:
神圣o俏丫儿 发表于 2014-2-5 19:51:41
本帖最后由 神圣o俏丫儿 于 2014-2-5 21:10 编辑
deqingli 发表于 2014-2-5 19:02
“天下有道,卻走馬以糞;”   (若見田間有馬運糞-則肥厚,田期莊,天下有道)

“天下無道,戎馬生於郊”  (若見軍馬在田間生小馬,則表明戰亂使它不得在馬棚產仔)

這是典型的老子或道家角度,觀象便知世道:

{:soso_e146:}      传统解释强自说解,不足以释其言!

“戎馬”是“战马”,可不是什么幼小无力的小马的啦!生的可是特指“戎馬”的哦,而不是“戎馬”生什么其他的马的啦(有“於”字的哦!)!


再者按你的意思说——“見軍馬在田間生小馬 ”,那就表明:削军返农啦,军马都当作农用马用啦!!————  哈哈 !!社会大好也!
                                  “若見田間有馬運糞-則肥厚,田期莊,天下有道,战乱时期也还是可见得到“以粪莊田”的,即使是个别的!!故而与有道与否不是什么必然的关系啦!
————谬误诶!


deqingli 发表于 2014-2-5 21:32:39
本帖最后由 deqingli 于 2014-2-5 21:40 编辑

我沒興趣和你爭論,因爲你根本不知、不懂老子,這不難看出來。

擧個穿越例子,如果老子到一個國家,發現這個國家多數人不關心政治,甚至不知道新任總統的名字,那他便知道這個國家有治道,孔子也說“天下有道則庶民不議”;如果老子發現這個國家人人都關心政治,都在看新聞聯播,都議論或討論國家大事,那他就知道這個國家沒有治道。

“天下有道,卻走馬以糞;”和“天下無道,戎馬生於郊”等,都是用類似于上面的方法知事。

如果你還不明白這些,那就研究點別的吧,老子的東西與你無緣。
神圣o俏丫儿 发表于 2014-2-6 08:56:21
本帖最后由 神圣o俏丫儿 于 2014-2-6 09:19 编辑
deqingli 发表于 2014-2-5 21:32
我沒興趣和你爭論,因爲你根本不知、不懂老子,這不難看出來。

擧個穿越例子,如果老子到一個國家,發現這個國家多數人不關心政治,甚至不知道新任總統的名字,那他便知道這個國家有治道,孔子也說“天下有道則庶民不議”;如果老子發現這個國家人人都關心政治,都在看新聞聯播,都議論或討論國家大事,那他就知道這個國家沒有治道。

“天下有道,卻走馬以糞;”和“天下無道,戎馬生於郊”等,都是用類似于上面的方法知事。

如果你還不明白這些,那就研究點別的吧,老子的東西與你無緣。



如果老子到一個國家,發現這個國家多數人不關心政治,甚至不知道新任總統的名字,那他便知道這個國家有治道
-----也如同是说:民众不知道他们的头是谁,才真是有道之地。------无比荒谬!
汝,还真不足以语道唉!!


如果穿越回现实世界,大家天天看新闻,那就是说:整个世界都没道啦,既然如此你就算真懂了什么自以为是的老子,又有何用,不过是一些多余的认知罢了!没有什么存在的价值与意义,就更别再抖出来啦!自我秘存着就好啦!

你自己也天天看新闻,关心政治(你要不关心政治,会研究什么老子的无为而治吗?);你个无道之人,还要来说我有缘以及无缘的话,也不看看你自个都还缺乏那个什么资格!



神圣o俏丫儿 发表于 2014-2-6 09:24:35
本帖最后由 神圣o俏丫儿 于 2014-2-6 09:45 编辑
神圣o俏丫儿 发表于 2014-2-5 15:03
新释:天下有道,卻走馬以糞;天下無道,戎馬生於郊。





如此顺畅一释,则此马"也是人,不是动物;这对“道与自然界无关”又算是添了一佐证与支持啦!






神圣o俏丫儿 发表于 2014-2-8 07:18:50
本帖最后由 神圣o俏丫儿 于 2014-2-8 08:01 编辑
神圣o俏丫儿 发表于 2014-2-5 15:03
新释:天下有道,卻走馬以糞;天下無道,戎馬生於郊。


通俗的讲就是说:
没有宗族愿意与有野心而在寻觅机会的宗族联合而招惹到某些突然的祸端,从而视其为洪水猛兽而拒之的社会,才真个是有道的社会;在无道的社会中,反叛爆起的氏族会是由不同宗族交联合并融合化为一个宗族后而强大起来的氏族中产生!





deqingli 发表于 2014-2-9 03:30:36
我們讀《莊子》的話,才明白「夏蟲不可以語冰」。 你跟夏天的蟲講什麼冰?那是你糊塗。
deqingli 发表于 2014-2-9 03:34:06
本帖最后由 deqingli 于 2014-2-9 03:40 编辑
神圣o俏丫儿 发表于 2014-2-8 07:18
通俗的讲就是说:
没有宗族愿意与有野心而在寻觅机会的宗族联合而招惹到某些突然的祸端,从而视其为洪 ...


你這叫狗屎不對馬糞,說好聽點也是驢脣不對馬嘴,呵呵。
神圣o俏丫儿 发表于 2014-2-9 08:59:52
本帖最后由 神圣o俏丫儿 于 2014-2-9 09:13 编辑
deqingli 发表于 2014-2-9 03:34
你這叫狗屎不對馬糞,說好聽點也是驢脣不對馬嘴,呵呵。



各各都有出处解释,哪有丝毫未对上的呢?

局部细节是如此!从大里说呢?
整体大意的逻辑对比,——把“马粪养田”甩到姥姥家去了(就不追究“田”的出处啦),有如童“便”,你珍藏好哦。




我們讀《莊子》的話,才明白「夏蟲不可以語冰」。 你跟夏天的蟲講什麼冰?那是你糊塗。

你个几千年后的夏虫啊——!


deqingli 发表于 2014-2-10 03:23:45
本帖最后由 deqingli 于 2014-2-10 03:25 编辑

“其政悶悶,其民淳淳;其政察察,其民缺缺。”

WG時,但凡積極向上的村子,其村民往往吃不飽肚子;但凡天天挨上面批評的村子,其村民往往有的實惠。前者是其政察察,其民缺缺;後者是其政悶悶,其民淳淳。

老子的角度或方法,就是觀象而知事,所以能“不出戶知天下;不闚牖見天道。”
神圣o俏丫儿 发表于 2014-2-10 16:10:42
本帖最后由 神圣o俏丫儿 于 2014-2-11 01:01 编辑
deqingli 发表于 2014-2-10 03:23
“其政悶悶,其民淳淳;其政察察,其民缺缺。”

WG時,但凡積極向上的村子,其村民往往吃不飽肚子;但凡天天挨上面批評的村子,其村民往往有的實惠。前者是其政察察,其民缺缺;後者是其政悶悶,其民淳淳。

老子的角度或方法,就是觀象而知事,所以能“不出戶知天下;不闚牖見天道。”

"其政悶悶,其民淳淳;其政察察,其民缺缺。"
首先此“民”不是人民,否则就不会说“君子以容民蓄众”的啦!其次,“政”也不是政治!而是正,也即掰正、纠正也;再者说,“醇”以及“缺”也不是饱、饿的啦!而是洁清无缺[憾]、歪这歪那(没正正的朝向其主,也即“民”生外心啦!);
竟还说什么WG的,真正是驴马不对嘴!


“不出戶知天下;不闚牖見天道。”
“牖”,宗室的“交窗”才是“牖”(你知道它是什么样的吗?我不想说啦);见天道不是从窗户往室外看,而是从宗室向房里看,从而得以窥视见到“天道”,这才是直接的,也是正常的;而间接的呢?就是:不向屋里窥视,也能见到那个什么“天道”的啦!此外“户”也不是家,“出”也不是 ... 。

释:
就是不从氏族里分离出去也该知晓其他的宗室(天)下面的那些“户”过的日子是个什么情形;
就是不去宗室交窗(牖)外窥视 [宗室议事] 也同样能察觉出宗室的最终决断。


你看,这叫什么“觀象而知事”啊?你可真是那种一知不解、瞎子摸象的。



deqingli 发表于 2014-2-10 22:50:12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神圣o俏丫儿 发表于 2014-2-11 00:50:52
本帖最后由 神圣o俏丫儿 于 2014-2-11 00:52 编辑
deqingli 发表于 2014-2-10 22:50
沒見過他媽這麽能瞎掰的,定是狗屎吃多了。






夏虫小子诶  --你吃撑着啦,是吧!






神圣o俏丫儿 发表于 2014-6-13 13:35:05
本帖最后由 神圣o俏丫儿 于 2014-6-13 13:49 编辑


用兵有言曰:“吾【七一】不敢為主而為客,吾不進寸而芮(退)尺。是胃(謂)行无行,襄(攘)无臂,執无兵,乃(扔)无敵矣。𢢸(禍)莫【七二】於〈大〉於无適(敵),无適(敵)斤(近)亡吾吾葆(寶)矣。故稱兵相若,則哀者勝矣。吾言甚易知也,甚易行【七三】也;而人莫之能知也,而莫之能行也。言有君,事有宗。其唯无知也,是以不[我知。知我者【七四】希,則]我貴矣。是以聖人被褐而褱(懷)玉。知不知,尚矣;不知不知,病矣。是以聖人之不病,以其【七五】[病病。是以不病。民之不]畏畏(威),則[大威將至]矣。

· 母(毋)閘(狎)其所居,毋猒(厭)其所生。夫唯弗猒(厭),是【七六】[以不厭。是以聖人自知而不自見也,自愛]而不自貴也。故去被(彼)取此。
民不畏威,则大威至。勇于敢则杀,勇于不敢则活。此两者,或利或害。天之所恶,孰知其故?

[我的‘下众\随从’中的]“民”不再畏惧危险啦,那由“民”交族合一(此该即是“戎马”也)以至于突破其下属身份的限制而与“我”齐平合为一体最终化为一中(一宗)而成为“大”的这种危险该要来到啦。——此是以“无道”唉!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若使民常畏死,而为奇者,吾得执而杀之,孰敢?常有司杀者杀。夫代司杀者杀,是谓代大匠斫,希有不伤其手者矣。

如果想办法让[众中之]“民”总是畏惧死灭,而有为交合为“奇”有若如“大”者之民者,吾就抓定之而杀之,看还有谁敢效仿!
(——此是以“有道”诶!)也是常有管杀的被杀,以及代管杀的也被杀,这就是被称作的“代大匠斫”的,[也]少有不伤到其己的唉!

这就是所谓的(前头的说道的)—— “天下有道,卻走馬以糞;天下無道,戎馬生於郊”啊。(天下有道,推却拒之—— ‘游走\不安于现状’的 “走马”,视之为糞; 天下無道,“戎马”从交并合族中生诶!






补充内容 (2015-6-2 20:37):
“也是常有管杀的被杀,”,更改为:“常有管杀的去杀,”
神圣o俏丫儿 发表于 2014-7-24 11:05:22
本帖最后由 神圣o俏丫儿 于 2014-7-24 12:09 编辑

比方说(其实并不贴切书里的那个“道”):
——我竖起自己的学说为一方学者之前是学习别人知识的学生,那么学生就是学者的母源\源头啦。

学生是不一定成为学者,但学者都该当过学生的,是以以原为“母”。
希夷生 发表于 2014-7-23 09:58
学生只是路程中某个时候的名称,并不是实质。您将“名”当“物”了{:soso_e100:}

成就了新“名”也就成为一种新“物”啦!所以说“道与自然界无关以及物其实都是人”, 《道德经》里的世界就是这么建造的啦!各族的神话传说也是这么来的;“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啊,真是奇妙啊!——这里不玄了吧,那个道版版主长老的题跋就是拒绝玄说空间。




辩之记述:

——
神圣<hefs1972@yahoo.com.cn>  11:05:34
“物其实都是人”
——你觉得好笑?还是不好笑呢?

丑丑(3497162)  11:08:59
物是人,这个说法应该是有问题

丑丑(3497162)  11:09:42
除非这里的“物”字是特指
比如说我们小时做阅读理解题,常常问:“我”当时怎样怎样
这里的“我”就是指文章中的人

神圣<hefs1972@yahoo.com.cn>  11:10:46
不是有“人物”之说吗?当然是特指《道德经》里的“万物”啦!

丑丑(3497162)  11:11:30
人是万物之一,但说物是人就有问题了


神圣<hefs1972@yahoo.com.cn>   
那就是说——人还是物啦!

丑丑(3497162)  11:12:56
当然
难道人不是物么?
个人认为,所有具象都是物

欧卜森氏(42327231)  11:14:11
成语“物我两忘”,说明人和物不同

神圣<hefs1972@yahoo.com.cn>   
物我两忘,则物与我是一样的咚咚

丑丑(3497162)  11:15:09
所以,道可道非常道
这句里物是指外物

神圣<hefs1972@yahoo.com.cn>  
道可道非常道
道,变道,非常道

丑丑(3497162)  11:15:49
只要不是“我”的其它具象,就是物

神圣<hefs1972@yahoo.com.cn>   
外物?那内物是啥??

丑丑(3497162)  11:17:05
并非所有东东都有相反名称的呀

神圣<hefs1972@yahoo.com.cn>   
不对


丑丑(3497162)  11:17:18
比如“白头翁”
就没有白头母

神圣<hefs1972@yahoo.com.cn>   
内务是自己的事,内物,那就是自己啦,外务,外物...
翁与母成对?

丑丑(3497162)  11:20:00
理解我的意思就好 呵呵
总之你找个和白头翁相对的鸟来

神圣<hefs1972@yahoo.com.cn>  11:20:43
那你理解明了以及清楚我的意思了吗

丑丑(3497162)  11:21:32
可能理解有偏差

神圣<hefs1972@yahoo.com.cn>  11:21:39
好像有绿头鸭的
神圣o俏丫儿 发表于 2014-7-26 12:59:07
本帖最后由 神圣o俏丫儿 于 2014-7-27 09:38 编辑



“圣人之道,为而不争!”
——想争也争不了。

“圣人”与“民”的关系:“民”是自己人,圣人是外来人——归顺者中的头头。


"是以圣人处上而民不重,处前而民不害"。
所以就是再怎么作头头,也坐不到“民”的头上来;就是再怎么突出厉害,也损害不到“民”之利益地位。




神圣o俏丫儿 发表于 2014-7-27 09:33:06
本帖最后由 神圣o俏丫儿 于 2014-7-27 09:37 编辑

——“老子说大道泛兮,其可左右,说明道是周遍万物,百姓日用而不知,但又有非道也哉,不道早已的说法。这是不是矛盾呢?怎么解释?我觉得万物都在道中,怎么会有不道、非道的事物存在呢?无道的事物根本就不存在吧。道容纳万物,万物皆有道,怎么又会有不道的事物呢,不道、非道的事物怎么能存在呢?”(http://tieba.baidu.com/p/3167580342


不道就是失道:——

失道而后德,
失德而后仁,
失仁而后义,
失义而后礼。


——所以“道”只是人类之道,不是其他。
其他的失道不会有:德、仁、义、礼的表现的!


----------此可为我立论依据之其也。

神圣o俏丫儿 发表于 2014-7-27 09:49:49
本帖最后由 神圣o俏丫儿 于 2014-7-27 10:20 编辑

原本的“天尊地卑”:


此“天”不是天空什么的,“地”也不是什么陆地啦;互尊以亲是为“天”,卑别上下是为“地”,是故根本就批不了。如果非的歪曲了而后再去批判之,那就自去——。


“天尊地卑”,本就只是说明“天、地”的陈述语句。
要是强自拉扯到大自然的话,就必定是可以批判的啦!今天还又歪曲到更远之地——。


天,兄弟之宜,
地,从属之事。


另:
“乾”是横联,“坤”是自成。
是以因“天尊地卑”而“乾坤”已“定”哎!——“天”是为“乾”,“地”是为“坤”也。  



“人”又是什么?“人”也,降臣也,非指全人类。



神圣o俏丫儿 发表于 2014-7-27 20:52:47
本帖最后由 神圣o俏丫儿 于 2014-7-27 23:35 编辑
古越中兴 发表于 2013-7-13 16:46
荀况《劝学》云:“积土成山,风雨兴焉;积水成渊,蛟龙生焉。..故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换个角度理解,为何“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而“三木成林,神灵自居”?
理论的构建寄于观点的圆融,需要“之一、之二、之三”的组合,仅凭“之一”难以支柱。
冒失也不噪动,因之静候之二、之三...
我是认为,之一、之二、之三...之间不会自相冲突吧。


立论依据已然有三啦,呵呵{:soso_e113:}你现在可以再来评评的啦。



神圣o俏丫儿 发表于 2015-5-22 19:26:21
本帖最后由 神圣o俏丫儿 于 2015-5-22 19:29 编辑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到底是什么意思 ?
http://bbs.zdic.net/forum.php?mod=redirect&goto=findpost&ptid=191180&pid=766137


人臣不做臣属份内之事,就会招来“天”诛、“地”灭 之果。

鲤鱼跃龙门,岂是般般好跃的!

“己”为“人”从属之阶层(身份)也;是以演化为“自己”之意。此言中实非指“自己”而是指自个(“人”)的身份!




“人如果不修习自己的德行,那么天理难容”。“人如果不为自己(谋私利),那么老天都会诛杀他”。“汉典给出的解释是“旧时谓人不替自己打算,就会为天地所不容。”。

古、今之现实是:人修不修德,天都容之!人谋不谋私利,天也都容之( 《老子》言:“大道泛兮,其可左右”。)!      在今天的中国,那就是——诚信与否,皆可行之(有感而发而已!)
背言(虚语),不屑还言之——。




若无个体的有序存在,则天地的大环境就会混乱


是以“地”之主不愿再容忍“人”之“越”而图灭之;“天”也会趁其此刻苦孤无援而重新开始行动去追究“人”之初背叛(“天”)投敌之大罪而诛之。(诛者,有罪而获杀;灭者,非罪而获杀!)



大自在 发表于 2015-5-26 13:49:46
本帖最后由 大自在 于 2015-5-26 13:52 编辑

人为食死,鸟为财亡。什么天诛地灭不天诛地灭的,话不能说绝,放平心态就行了。
神圣o俏丫儿 发表于 2015-5-28 20:33:36
大自在 发表于 2015-5-26 13:49
人为食死,鸟为财亡。什么天诛地灭不天诛地灭的,话不能说绝,放平心态就行了。



        呵呵!{:soso_e113:}
大自在 发表于 2015-5-28 21:22:00
神圣o俏丫儿 发表于 2015-5-28 20:33
呵呵!

笑,笑什么?你笑证明你怕了!呵呵。
神圣o俏丫儿 发表于 2015-5-29 13:19:19
大自在 发表于 2015-5-28 21:22
笑,笑什么?你笑证明你怕了!呵呵。



o ,{:soso_e120:}也不知道我要去怕什么。{:soso_e101:}
大自在 发表于 2015-5-29 16:53:04
打搅您的帖子了,您继续。
神圣o俏丫儿 发表于 2015-6-1 18:08:20
神圣o俏丫儿 发表于 2015-7-29 11:16:12



框定——“有为、无为”:

无为:平行联合,框入圈子之作,如是以壮;
有为:征服、霸定从属之作,如是以强







补充内容 (2015-11-27 11:40):
“框入圈子”——也即是:拉伙加盟 也。
浑沌道长 发表于 2015-7-29 11:34:29
自然无为,却无所不为。。。。
“无为”是因时因势而为之,所以无可定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