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青竹大哥

[小说故事] 亡为之道【长篇连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10-24 01:42:0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章 失误



--------------------------------------------------------------------------------


   在完成最后一跳时,骆林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变化,为了尽快体悟自己首次开通的元窍,同时也为了不惊世骇俗,骆林最终作出了不再比赛的决定。
  骆林之前想要开通的元窍正是地元窍,因此,这次在比赛无意识开通,虽然有些意外,但毕竟还在骆林的预料之中。
  骆林之所以选择首先开通地元窍,是因为他从小就对大地很有感情。
  还在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当骆林听老师那说到,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因为种种原因,沙漠化日益严重,如果不加以以治理,人类在不久之后将只能生活于沙漠中时,他竟然悄悄地哭了。
  那时他就发誓,自己一定要好好学习,在自己的知识和能力足够的时候,一定要尽自己最大的力量改善地球环境。
  在他迷上仙侠小说的时候,他就渴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象那些神仙们一样,具有呼风换雨的大神通,这样他就可以拯救地球了。
  可以说,骆林痴迷修仙,除了为自己和父母的健康获取保障之外,另一很重要的一个原动力就是为了拯救地球。
  至于自己对地球的感情为什么会这么深切,骆林自己也是说不清、道不明,但正因为有了这样一份特殊而又深厚的感情,骆林这才把自己开通的第一个元窍确定为地元窍。
  开通地元窍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只是目前骆林还知之不多。不过骆林目前可以预见的是,只要自己再勤加修行,也许可以完全不受地球的引力,进而实现自己飞行的梦想。
  此外,因为大地的元德是厚实、沉稳、宽容、宁静,所以骆林相信,今后自己的元德也会具备这种品性的。
  初入元道的骆林既兴奋又惶恐。
  兴奋是因为自己终于步入了修行的行列,而且据慈故能勇说,他所走的还是一条康庄大道。
  惶恐的是,他没有传统的“师傅”的指导,一切都只能靠自己象瞎子一般摸索。
  鉴于自己在跳高比赛中掀起的风波和刚入元道需要静修的情况,骆林决定干脆请一个长假。
  于是,在回家的第二天,骆林通过电话向班主任仲毓琳请了一个月的假。本来这么长的假班主任是无权批的,但一接到骆林的电话请求,仲毓琳就满口答应,想来是校长已经交待过仲毓琳了,最好是让骆林离开学校长一点的时间,好让记者们死了寻找骆林之心。
  如今梦想已经初步变成现实,骆林的心也基本定下来了,因此,他决定在巩固地元窃的这段时间里顺便把此前耽误的功课补一补。为此,骆林在回家后的第三天深夜,利用他如今出色的纵跃本领,跨越学校的围墙潜入教室把自己的课本取了回来。
  一切办理妥当之后,骆林继续回到村后的山林中,开始巩固和体悟他初开的地元窃。
  巩固地元窃并没有骆林想象的那么容易,虽然这一个月时间里,骆林一直努力与大地沟通、交流和融合元德,但还是没能自如地开、关地元窍。
  一只脚已经踏入元道的骆林非常清楚,修行元道特别需要顺其自然,半点也不能强求,所以,请假的时间一到,骆林立马赶回学校。
  “骆……林?你是骆林吗?”骆林才进入校门就被同班的大美*女吕凝竹撞见了,不过,听语气好象不敢肯定自己似的。
  “怎么,才一个月不见就认不得我了?”骆林有些奇怪道。
  

  一个月后,骆林再次走进网吧,但这次走进网吧的感觉与以前迥然不同。
  虽然也象以前那么兴奋,但以前兴奋的是又可以阅读到自己喜欢的仙侠小说了,而这次的兴奋则是希望能再次见到慈故能勇,以便向他报告自己已经入道的喜讯,同时向大哥请教一下入道后修行的要领。
  骆林之所以没有选择一开窍就急着向慈故能勇汇报,一来是他这一个月来急于巩固新开通的元窍,二来是因为他开通的是地元窍,在地元德的影响下,他的性格变得沉稳了许多,所以,在所开通的元窍没有稳定之前,他不想急匆匆地就把这事报告大哥。
  令骆林没想到的是,他才登录成功QQ就见到了慈故能勇的留言:
  “骆林你好!
  你是我这么多年来所见到的、最有可能入道的人,所以我对你很期待。遗憾的是,由于我有要事急需离开地球,所以无法见到你入道了。
  我之所以对你很期待,是因为目前相信元道、修习元道的人太少了,即使包括你在内,整个宇宙也就五人而已。而这五人当中,由于有两人开了元窍一段时间之后,受不了功名利禄的诱*惑,又重新悖道而行了。所以,目前真正修习元道的就只有我和地球人称为老子的哪个人了,如果你能入道,也就三人而已。
  过去,由于我们过度相信和依赖元道的自我维护功能和惩罚机制,所以,长期以来对于众多的悖道修炼者基本上是放任自流,不做人工干预,只是一味交由元道按照固有的惩罚机制对他们实施惩罚和警戒。
  你现在也知道了,元道的惩罚机制是很机械的,即只对各界中达到了惩罚标准的炼气士进行惩罚,而对于没有达到惩罚标准的炼气士则是不闻不问任其修炼。这样的机制在炼气士不多的早期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可是随着炼气士数量的日益增长,这样的惩罚机制就显出了极大的弊端。
  炼气士是一群疯狂掠夺和占有宇宙精华能量的蝗虫,他们所过之处宇宙的精华能量用不了多久就被他们吞噬殆尽,现在的地球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地球在6500万年前也是一个灵气相当浓郁的星球,可是如今却成了一个灵气枯竭的死星,这其实就是炼气士的‘杰作’。
  象银河系这样,宇宙精华被炼气士掠夺一空、生机失失的死星域,在宇宙中还有很多。
  这种严重的物态失衡,已经让元道所缔造的这个宇宙濒临崩溃。当我和老子发现这个问题并想实施人工干预的时候,却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我和老子只能刚好制约之前从修习元道判出的哪两个人。因此,三界(下界、天界和神界)中的炼气士我们已无暇兼顾,如果你入了元道,请你勤加修行,尽快提升道行,为宇宙的平衡、稳定和安全出一份力。
  我们建议,在你能力足够的时候,要大刀阔斧地整治三界。对于那些冥顽不化、一意孤行的炼气士,你可以使用一切手段让他们形神俱灭,不要让他们再危害宇宙了。当你的能力足够时,最好摧毁现有的三界架构,重新建立一个更有利于宇宙平衡、稳定和安全的机制。
  当然这是一个长远的规划,你目前就先把目标定在踏平下界吧。
  至于我之前所说的哪两个人,在这里不好明说,但我估计你会猜想得到的。
  时间紧迫,其他的来不及细说了,日后你自己慢慢观察体悟吧。最后祝你早日入道、早日成为高道大德,踏平三界、拯救宇宙的希望就寄托在你的身上。
  但愿我们有朝一日能够再见!”
  看着慈故能勇的留言,骆林的脊背不禁一阵阵发凉!原来,我们的宇宙存在着这么大的一个BUG,原来,炼气士的危害竟然大到如此程度,原来,宇宙的安全已经到了如此危险的地步!
  令骆林没有想到的是,修习元道的人是如此之少,整个宇宙宇宙连他在内也就五人,而且五人中还有两个叛徒。
  这样的一个局面是什么原因造成的?那两个叛徒又是谁?这些问题慈故能勇没有给出答案,骆林自然也无法确切知道,虽然他心中已有自己的看法和猜度,但对于刚刚入道、阅历几乎为零的他,是不敢过分相信自己的看法和猜测的。
  更令骆林不敢相信的是,慈故能勇竟然把拯救宇宙的重任寄托在一个“最有可能入道”的人身上!这真是“蜀中无大将,廖化做先锋”。万一自己不能入道,那慈故能勇的计划岂不是要落空?即便如今 自己已经入道,但自己时下的这点能耐,距离“踏平下界”的要求,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
  别说“踏平下界”,就是地球上的修真者自己目前恐怕都不能奈何几个,这慈故能勇也不知是太乐观还是太无奈了?唉,算了,现在想这些问题还是太早了,还是加紧修行提高自己的道行再说吧。
  想到这里,骆林摇了摇头走出了网吧,把从慈故能勇留言上看到的惊人内幕和诸多无法想通、无法解决的问题一概抛诸脑后。
  “骆林,怎么一个人在街上溜达?走,跟我们一起吃饭去!”骆林刚出网吧没走多远,就听到“逼”他参加校运的会周乐彪大声招呼他。
  与周乐彪在一起的,还有蒙朋斌和其他几个唯周乐彪马首是瞻的小弟,令骆林眼睛一亮的是,他们的班花兼校花吕凝竹居然也在其中。
  “吃什么饭?周乐彪,你不会又设什么陷阱让我跳吧?”骆林满脸狐疑道。
  “大明星,看你说的什么话!我周乐彪作为你的粉丝,怀着崇敬的心情邀请你共进晚餐,你不给面子也就算了,别说这么难听的话好吗?”周乐彪则是一脸委曲和哀怨道。
  “一朝被蛇蛟,十年怕井绳。呵呵,自从校运会被你推下水,我对你周乐彪的一言一行就格外地小心警惕,请勿见怪。哈哈,走吧,周大款的大餐,不吃白不吃。”其实,骆林在开了地元窍之后,性格已经无形中改变了很多,要是放在开窍前,他是不愿与周乐彪他们这种富家公子哥玩在一起的,一是家境的贫寒,让他在这种富家公子哥面前本能地产生一种自卑之心,二是他的情趣与周乐彪他们也很不一致。
  周乐彪闻言,一手挠头道:“你今天的话我怎么听起来总是那么别扭呢?算了算了,本公子大人*大量,就不与你计较了。走、走,不要让我们的班花兼校花老是在这大街上赚取回头率了。”
  “周乐彪你想死啊,你跟骆林斗嘴就斗嘴,干嘛要把我牵进去啊?”吕凝竹举起粉拳作势要往周乐彪身上击去,周乐彪则装着害怕的样子,趁机带着大家往一家大排档走去。
  一到了大排档,周乐彪就象到了家里一样,招呼大家坐下。大排档的小老板一见这个财神爷又来送钱了,满脸堆笑地迎上前去与周乐彪套近乎:“小兄弟,谢谢光临,这次吃点什么啊?”
  周乐彪则略显不奈道:“唉,次次来次次问,你不烦我都烦。老规矩,把你店里的招牌菜先上五、六个来,不够再添,要快。记住,下回再问我就不来你这了。”
  小老板得令,陪了几句不是,赶忙到厨房安排去了。
  不一会儿,服务生就陆续把菜端了上来,周乐彪也不等菜上齐就招呼大家吃喝了:“今天是周末,大家放开喝,没事,不醉不归!”
  周乐彪边说还边朝蒙朋斌使眼色,蒙朋斌则心领神会地给大家把 酒满上,然后端着酒走到骆林面前道:“骆林,难得你这位梧桐中学的大明星、我们7班的大功臣看得起我们这帮兄弟,我蒙朋斌先敬你一杯。”说完,脖子一仰,干净利落地把酒一饮而尽,然后把杯口向下一倒,双眼注视着骆林。
  骆林自然懂得这本地喝酒的规矩,也不说话,直接就把杯中的酒喝干了,然后把空杯搁在饭桌上,其他人则轰然叫好。
  蒙朋斌带了个头,其他人也纷纷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或借口过来给骆林敬酒。
  骆林一看这势头,早就明白了周乐彪的小九九,于是也不揭破,来者不拒,杯杯见底。等周乐彪和他的兄弟们敬完了一轮,骆林则豪气十足地回敬了每个人一杯。
  就这样,一帮稚气未脱的小青年,吆喝着与他们年龄不很相符的敬酒词,你来我往,推杯换盏喝得不亦乐乎。
  喝着喝着,周乐彪忽然发觉不对劲了——他和他的兄弟怎么一个个都已经快顶不住了,可是他事先想灌醉的目标却还象是没喝着酒一样。
  于是,手脚已经有些不太听使唤的周乐彪,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双拳一抱道:“各位兄弟姐妹,今天大家如此尽兴,这是给我周乐彪面子,我周乐彪非常高兴。大家也喝得差不多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老板,买单!”
  “好咧,一共是二百七十五块,小兄弟是熟客,我就优惠二十五块,就收小兄弟二百五好了。”小老板还是满脸堆笑地把账单递给了周乐彪。
  “你才二百五呢!给,该……多少……就,就多少。”周乐彪郁闷地摔了三张老人头给小老板道。
   
  周乐彪的郁闷是必然的。要是他在校运会前这样算计骆林,那骆林自然就只有乖乖倒下的份,可是,周乐彪他们如今对付的可是已经开了地元窍的骆林,别说是周乐彪他们这几个小毛猴,就是全国、全世界最能喝酒的人组成一个军团来灌骆林,骆林也不会醉。当然,这是指骆林开着地元窍的情况下,如果不开,他虽然也比普通人强很多,但酒量还是有限的。
  等周乐彪结了账,周乐彪与他的兄弟们相互攀扶着走出了大排档。
  大约走了200米的距离,就见前方一辆飘忽不定、飞速前行的摩托车朝着骆林他们奔来。等骆林发现时,摩托车已经距离吕凝竹不到3米的距离,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吕凝竹尖声大叫,而驾驶摩托车的年轻人则大呼道:“快闪开!快闪开!!”
  原来,这飚车的小青年这时也是完全慌乱了,只顾叫人闪开,自己却忘记了刹车。
  此时的吕凝竹早已吓呆在原地,哪里还能听清那飚车的青年在喊些什么。
  目睹这一切的骆林当然不会任由悲剧发生。
  于是,在不动声色之中,骆林全开自己的地元窍,同时尽自己的所能调整摩托车所在小区域的重力。
  局部重力猛增后,摩托车的两个轮子虽然还在飞转着,但车子的前进速度却急骤减慢了下来。由于轮子与地面剧烈摩擦的缘故,大量的青烟从轮子与地面接触的地方冒了出来,这给人的感觉就是摩托车在急刹车。
  而摩托车挣扎着前行到距离吕凝竹大约还有两个拳头宽的时候,终于再也不能前进一步了。这时骆林才飞快地跑过去一把将吕凝竹拉到一旁,同时对着摩托车上的小青年喝道:“快刹车!”
  骆林之所以叫那小青年快刹车,是因为他不想太多的人看如此诡异的一幕——轮子飞转且不停地冒烟但车子却已经停了下来!而那飚车的小青年也可能是一时吓懵了,听到了骆林的话也不假思索,下意识地踩了刹车,不一会儿,摩托车才真正停了下来,骆林一颗悬着的心这才终于落地。
  飚车青年把车子停好后,赶紧过来探视吕凝竹。
  吕凝竹虽然脱离了险境,但全身都还在不停地颤抖,冷汗也冒个不停,全身无力地靠在骆林怀里,根本就没想到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中,也没意识到骆林是男生,就连飚车青年走过来她都没有发觉。
  “不好意思,伤着你没有?”飚车青年轻声问道。
  “请问,伤着你没有?”见吕凝竹没有回答,飚车青年再次略微大声问道。
  “好、好、好象……没有。”反应过来吕凝竹有气无力地回答。
  “要不要到医院检查一下?”飚车青年又问道。
  “不……,不必了,你的车子真的没碰着我。”吕凝竹的强自镇定了一下心神道。
  飚车青年从衣兜里掏出一个皮夹子,从中取出仅有的三张红色大钞道:“不好意思,我就带这点钱了,你先拿着,不够我再到银行取,这算是我给你的精神伤害赔偿吧。”
  最清楚整个过程的骆林,当然知道吕凝竹的身体并没有受到一点损伤,见到这时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于是越俎代庖接过青年手中的大钞,然后取出一张退还给小青年:“意思意思就行了,以后可得注意,别在这种人多的地方飚车。”
  骆林说完,也不等小青年回应,扶着吕凝竹招呼着周乐彪等人就走开了。等飚车青年反应过来后,骆林众人也经走出了10米开外,于是他只好喃喃地说道:“谢谢你了,兄弟!”声音不大,也不知是说给骆林他们听还是说给自己听的。
  “凝竹,你,真的没事吧?”蒙朋斌等人这时才仿佛如梦初醒,纷纷过来问候吕凝竹。
  吕凝竹一边回答着众人,一边挣扎着离开骆林的怀抱。此时的她,终于发现了不妥之处,于是,尽管腿还有些软,但还是努力挣扎着离开骆林的身体。
  骆林自然知道她的意思,所以,也不说什么,只是略微传了一些灵能给吕凝竹。吕凝竹在接收到这些灵能之后,感觉一下子好多了,不过她并不知道这是骆林所为。
  突然的变故让大家不知说什么才好,于是众人只是默默走路,不一会儿就到了学校。互道了晚安之后,就直奔自己的宿舍去了。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期终考试就来临了。
  拿到第一科的期考试题后,其他同学都在飞快答题,生怕时间不够用,整个考场就只有骆林一人眉头紧皱,似乎什么都不会做的样子。
  其实,此时的骆林不是不会做,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骆林本来就是一个聪颖的人,开了元窍之后脑子更加好用。所以,在开了元窍之后的这一个多月里,他只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就把之前落下的课程给补了回来。
  不仅如此,一发不可收拾的骆林,还在后面这半个月里借来了高二和高三年级的教材,飞快地看了个遍。这么多的教材,他不仅看完了,而且居然都看懂了!
  这么高的学习效率,让骆林自己都吃了一惊!
  因此,看着手中这答案一目了然的高一年级试卷,骆林犯难了——他不知该拿多少分才合适。
  这两年多来,骆林因为痴迷修仙而荒废了学业,每个学期拿着成绩单给爸妈看的时候,都让爸妈的脸上布满阴云。如今的他可以随意拿分了,却因为考试之前没有调查一下本校重点班同学的水平而不知该如何下笔。
  最后,骆林决定不再犹豫了,每科就拿80%到85%的分好了。
  然而,两天后骆林就知道自己的决策错得太离谱了。
  正当他准备去班主任仲毓琳那里拿学习手册的时候,仲毓琳老师却带着满脸灿烂的笑容找他来了。一见面,仲毓琳就劈头问道:“骆林同学,你可知道你这次期考考得多好?”
  “应该不是很差,也不是很好吧。”骆林淡然说道。
  “什么?不是很好?骆林,你知道不,你这次考得不是一般地好,是全校第一!不,确切地说应该是年级第一,毕竟你跟高二、高三的同学没有可比性。”班主任有点语无伦次地说道。
  “什么?全校第一?”这回轮到骆林吃惊了,因为按照他原来的设想,每科的分数控制在80%到85%之间,应该只是全年级中等偏上的水平,怎么最后却弄出个全年级第一?
  骆林不知道的是,进入高中后,每个学期的期考都是全市统一命题、统一考试。而为了兼顾市区和各县的重点高中,期考题都是大致按普通中学重点班的同学最多能拿60~70%的分数来设计,而骆林却按80%到85%的比例来拿分,如果不是这所普通中学全年级第一那才是怪事呢!
  而且,由于骆林的这一决策失误,他不仅轻松地拿了全年级第一,而且总分比本校重点班的尖子生还高出了200多分。正因为如此,他的班主任才会激动成这个样子。
  仲毓琳这次亲自来找骆林,一是激动,二则是担心。毕竟,她所带的只是一个普通班,所以,她很是担心无法留住骆林这种超级优秀的学生。
  因此,在简单聊了一下期考的情况之后,骆林的班主任就直奔主题:“骆林啊,非常感谢你一再地为我们7班争得了荣誉,只是不知道你下个学期有什么打算?”
  “老师,你就放心吧,我不会转到其他班的。这不仅因为我对7班已经有了感情,最主要的是学习环境和氛围对我的影响并不大。”
  “真的啊?!真是太谢谢你了,骆林同学!”仲毓琳紧紧攥着骆林的双手,无比激动地说道。
  仲毓琳是去年才毕业的师范生。
  作为一名有着魔鬼般身材和迷人脸蛋的准仙女,她本不需要来这种乡下普通中学任教的,她只需冲着那些那些招聘人员嫣然一笑,可以说她想去哪就去哪。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美若天仙的可人儿,却不知哪根筋搭错了,毕业后竟然没有参加任何双选会,直接就奔县里的人事局报到去了。最后,由于种种原因她没能到县城的中学任教,而是分到了梧桐中学这所乡下普通中学。
  一般而言,女性的事业心是与长相成反比的,可是,这仲毓琳却是一个另类——她的事业心是与长相成正比的!所以,她非常在乎骆林这样的优秀弟子。
  “老师,不用客气。学生能有这么好的成绩,与您平时的教导是不分开的。”骆林叫老师别客气,可他自己却说出了如此客套的话,真的是有点搞笑。不过,现如今,有着太多秘密的骆林也只能如此说了。
  客套,有时还是必需的。
  “骆林啊,你的学习有什么秘诀啊,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突飞猛进啊?能不能与本班的其他同学分享一下啊?”虽然骆林为她大大地争了光,但作为班主任,仲毓琳更希望能让本班更多同学的成绩也有大幅度的提高,所以,试探性地问道。

点评

时隔三年的后续之文,想必骆林早已毕业走上社会啦。不然的话,骆林修成绿林汉。哈哈。  发表于 2014-10-24 20:26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支持 反对
分享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0-24 01:55:0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章 地   眼



--------------------------------------------------------------------------------


    “老师,我没什么秘诀啊。实话跟您吧,我从小学到初一都是年级的尖子,只是因为在初二迷上了网络,所以成绩才直线下降,最终没能考上重点中学。而上了高中之后,我收心了,成绩自然就上来了。”骆林不得不继续撒谎。
  听了骆林的解释,仲毓琳只好带着几分无奈、几分失望与骆林道别了。
  修习元道并且肩负着拯救宇宙重任的骆林,其实并不想隐瞒自己的“学习经验”,在这个急需用人之际,他恨不得有大量的人能认识元道、修习元道、修入元道,这样他肩上的担子就没那么沉重了。然而,理智告诉骆林,大举弘扬元道的时机并未成熟。
  初步具备了地元德的骆林,虽然年轻但并不幼稚。
  虽然自己开了窍、入了道,但骆林非常清楚,自己的道行还很低,同时自己对于地球是否还存在炼气士、炼气士的实力如何都一无所知,因此,这个时候就大举弘扬元道,无疑是给自己找麻烦。骆林认为,要弘扬元道,至少也得等到自己具备了一定的修行经验和实力之后方可。
  仲毓琳离开之后,骆林并不想在学校多呆,于是草草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李,就骑上自行车回家了。
  骆林的家离学校不远,只有不到四华里的路程,所以,离开学校之后,骆林只花了不到十分钟便到家了。
  “爸、妈,我回来了!”骆林兴奋地叫到。
  看到骆林这么高兴,爸爸骆友龙感到非常意外:“小林啊,有什么好事让你高兴成这个样子?”
  是啊,这两年多来,自己的儿子每次回家都是垂头丧气、无精打采的,难道今天的太阳是从西边出来?
  骆林先掏出学习报告册递给骆友龙,然后才说道:“当然是有好事啰!爸,你自己看吧。”  
  骆林有一个好习惯,那就是从小到大都很主动、很诚实地向父母汇报自己每个学期的学习成绩,哪怕是在初二、初三那两年,成绩差得不象样也不例外。
  “咦,全年级第一?!还高出了第二名215分!!”骆友龙难以置信地看着成绩单和班主任评语,发出惊讶的叫声。
  妈妈肖晓玲听到爸爸的惊叫后,也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计,凑过头来看老公手中的成绩单。“小林啊,你什么时候又变得这么厉害了?”肖晓玲望向儿子的目光虽然很慈祥、很高兴,但却明显夹带着几分疑问。
  看着爸妈疑惑的表情,骆林原本高兴的心情也一下子打了个五折。
  是啊,如果没有初二、初三那两年的曲折经历,爸妈就不会用这种神情对待自己的好成绩了。
  可是,如果没有初中那两年对仙侠小说的热衷,没有对修仙的痴迷,自己就不会最终迷上《道德经》,更不会修入元道。
  不入元道,虽然学习勤奋一点、刻苦一点,自己或许也会有不俗的成绩,甚至还能考上县、市重点中学,让爸妈的脸上多几分光彩,但如此一来,自己又能为这个濒临崩溃的宇宙做点什么呢?
  面对父母的疑惑,骆林再次使用了撒谎DF:“爸妈,初二、初三成绩不好,那是林儿任性贪玩,进了高中后林儿知道错了,于是一努力就这样啰。”
  “哈哈。我们的林儿果然长大了,学会自己约束自己了,好,好!”骆林的话还没说完,骆友龙就急着夸奖道。
  是啊,自己的儿子原本是很优秀的,可就是因为初中哪两年“贪玩”,所以学习成绩一落千丈,虽然自己也曾多次采用各种方式教育过儿子,但最终都是收效甚微。如今自己的儿子浪子回头,骆友龙当然是高兴万分。
  听到爸爸爽朗的笑声,骆林的心情这才又好了起来。
  “林儿,快把行李放好,好好歇息一下,一会让你爸杀只鸡,我们全家庆贺庆贺。”细心的肖晓玲见自己的儿子还提着着行李站在一旁,于是出口提醒道。
  骆林把行李放好之后,又返回来与父母聊了一阵,这才到自己的房里“歇息”——悟道去了。
  因为开心,所以晚饭的时候一家人吃得特别香甜,骆友龙和肖晓玲因为多喝了两杯,所以早早就去睡了。骆林则照例重复他每天的必修课——与大地交融元德。
  第二天,闲不住的骆友龙夫妇二人,一大早就又下地干活去了。
  骆友龙夫妇对于自己这个唯一的儿子是很宝贝的,即便是在农忙季节也不让骆林干粗重的农活,只是叫他在家帮做做饭菜而已,所以,过年之前这几天更不会让骆林跟着他们下地干活。
  无事可干的骆林决定到后山转转。
  说是后山,其实只不过是位于村后的小土岭而已。
  虽说是小土岭,但却长满了绿油油的茅草、灌木和各种乔木。茅草及腰深,树木特别茂密的地方,即使下雨也淋不着。
  骆林家所在的村子——绿岭村大约也是因此而得名。
  再次走入后山,骆林不禁感慨万分。
  在修仙的念头特别强烈的哪段时间里,骆林也曾非常幼稚地学小说中的哪些猪脚们,一次次来此寻仙踪、访神迹,期翼自己也能在不经意之间撞入什么神仙洞府,获得修炼秘籍。现在想想真是好笑——神仙怎会看得上这低矮的小土岭呢?
  这些小土岭虽然神仙看不上,可是,入了元道的骆林这回却是看上了。
  骆林所看上的,是这里勃勃的生机,丰富的物种,还有泥土的芬芳。所以,一进入后山,骆林就全开自己的地元窍,让自己最大限度地感受和体悟这大地和生灵的元德。
  骆林虽然暂时还不能与普通生灵直接融合,但以地元德为媒介,他还是能够间接实现了与生灵们浅层次的沟通、交流,达到了元观中的泛观层次。
  初次对生灵进行泛观的骆林,忘记了自己是走在齐腰深的茅草之中,一边呼吸着林中清新的空气,一边品味着各色草木散发的清香,一边聆听着鸟儿的啼鸣,一边窥视着大地助益万物生长的奥妙。
  骆林就这样随意地移动着自己的双脚,不停地向着后山深处走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只大鸟扑腾着翅膀从骆林头顶茂密的树冠中腾空而起,深深沉浸在对自然感悟中的骆林虽然感知到了,但却不愿退出这难得的元观,于是,骆林任由大鸟飞去,自己却仍然与身周的草木和脚下的大地沟通着、交流着、融合着。
  然而,令骆林惊奇的事情发生了!
  骆林虽然沉浸在感悟之中,但他清楚地记得,自己一路走来都是闭着眼睛的啊,可此时自己怎么会清晰地“看”到大鸟飞翔呢?咦,不对啊,自己既然闭着眼睛,那自己刚才对于周围的景物不也是“看”得清清楚楚吗?
  想到这里,骆林猛地一拍自己的脑袋,退出了感悟状态,然后自言自语道:“我知道了!引力波!我这一路走来都是借助引力波来‘看路’的!”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骆林暂时关闭了地元窍,然后再闭上眼睛,结果什么也看不到,再次打开地元窍,周围的景物又再次清晰地呈现出来。
  通过试验,骆林不仅证实了自己的想法,而且,骆林还惊喜地发现,用引力波来“看”东西,所能看到的色彩、细节比之用光波来看还要丰富得多!甚至只要骆林愿意,他还可以看到一切物体的内部结构、体液乃至于能量的流动!
  “太好了!”骆林忍不住大叫一声,声音响彻云霄。
  接着,骆林又轻叹了一声:“我好笨,其实我早该发现这一奥妙了!”
  是的,骆林是该早就发现了这一奥秘了。
  虽然骆林的修行不需要闭关,但这一个多月来,每一次专门的修行骆林都是习惯性地闭上眼睛,他认为这样可以避免外界的干扰,可现在他一回想过去的修行情景才发现,自己虽然是闭上了眼睛,但每当自己开放地元窍与大地交流、融合元德之时,周围的景物却依然是清晰地呈现在自己的脑中,只不过当时自己的注意力不在这上面,所以就把这一细节给忽视了,而自己不修行时都是关闭地元窍的,这就更不会发觉了。
  “地元窍可以视物,而且比肉眼看得更远、更清楚、更通透,那就把它叫做地眼吧!”没有人指点的骆林只能自己发现,自己命名了。
  想到这一发现是哪只大鸟给自己的启示,骆林不由再次用他刚刚命名的“地眼”搜索起那只大鸟来。
  大鸟虽然已经飞到了几里之外,但在骆林的地眼搜索之下,很快便被发现了。
  朝着大鸟所在的方位,骆林双手合十道:“鸟儿啊,我骆林衷心地谢谢你了,谢谢你让我发现了自己的神通!从此,我骆林的道行可能要有一个大的飞跃了。”
  骆林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哪大鸟体内的能量一阵剧烈波动,然后又振翅飞了起来。
  “咦,难道引力波还可以传递我的声音信息?刚才哪只大鸟是不是被我的声音给惊吓着才起飞的呢?”为了证实这一新的发现,骆林又用引力波找到了另一只小鸟试验起来。

评分

参与人数 1名望 +10 收起 理由
古越中兴 + 10 修道开地眼啦。

查看全部评分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