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知北游

[小说]烂煮东周2:郑伯克段于鄢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1-31 08:51:10 | 显示全部楼层
于是,京城的官员们都出动,去动员要建新城墙的地方的住户拆迁,每间房给二十斤铜当补偿。大部分住户都怕惹上官司,搬了;可有些拧的,就是不肯搬,还连夜抓紧突击盖屋、栽树,巴望多要点补偿的钱。东西南北四城的这些人还分别选了代表,东城贾氏村的黽朱,西城甄氏村的乌鼐,南城当氏村的弔缗,北城郝氏村的南蝉、南蝂兄弟。
官员们来督促,领头的贾黽朱等人就和官员们争执:
“你们搞得不合理!”
“为啥不合理?”
“给的补偿太少了。镐京那里每平米都补偿1万斤铜了,这里才给二十斤?”
“你要多少?”
“俺这里地势好,属于繁化街区、黄金地段、优势板块,要1万5千斤……”
“你想敲诈吗?”
“国家规定都给8000斤的!不给够数打死也不搬!”
当弔缗也说:“还有俺们的树,每棵也要500斤铜……”
“什、什么?500斤?你疯啊你!”官员也急了:“那么小的树苗子,才一两铜一棵的,你要500?再说了,俺们提前来勘察的时候还没那些树,怎么一夜之间冒出来了那么大一片人工树林?”
“不管一夜冒的还是一年冒的,反正一棵500斤铜,少一个子儿你们都别想!”
“靠!想当‘钉子户’啊?这是大叔段让搬的,不是国家行为。识相的就拿了铜快搬,否则房子照旧拆了,你一两铜也拿不到!”
“不给铜也可以,我们一套换八套,要一个单元,外加两处门面房!” 郝南蝉、郝南蝂兄弟也跟着嚷嚷。
“哎哟哟,你这不是狮子大开口,而是狮魔王大开口,大嘴张得可以装下十万天兵天将了。还要再给十个老婆不?”
“能给也行啊……”
郝南蝉、郝南蝂兄弟干脆睡在地下:“不给1万8我们就是不搬,看你能咋滴……”
官员们冷笑而去。
【未完待续】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支持 反对
分享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31 15: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天晚上,贾黽朱和老婆孩子正在睡觉,只听得呼隆一声,好像是院墙倒塌的声音,把黽朱惊醒,急忙坐起来,还没坐稳当,又是轰隆、轰隆连声,自己房子的东、西山墙就倒了。黽朱大惊,急忙叫起老婆孩子来跑到院子里,发现院墙已经被推倒,两辆冲车正在拆自己的房子,才明白自己遭遇了“深夜强拆”。还要上前去说理,早被一伙人围上来一顿痛殴,赶了出去。
黽朱和老婆呼天抢地,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眼看着自己的房子在冲车的轰鸣声中变成了平地。
天明了,他和甄乌鼐、当弔缗和郝南蝉、郝南蝂兄弟凑在了一起,南蝉、南蝂兄弟灰头土脸,脑袋上还有血。黽朱才知道,原来不止自己家如此,那些坚持不搬的住户全都这么被强拆了,于是众人怨声载道,咒骂连天。
“呜呜呜!大叔段这个天杀的,我一定要报仇!”贾黽朱哭喊着。
“对,这事儿不能这么完了……”甄乌鼐等众人附和着。
迁完了住户,大叔段发动了近万民夫,重新筑一座大城;同时把新居民区的建设工程发包出去,让几个房地产开发大佬去搞,自己省事,好安心筑城。折腾了几年,京城大城终于筑成,周回五六里,径三百雉,高五六丈。
“雉”是古代对城墙的度量单位,长三丈、高一丈为一雉。古代诸侯的国都都是方圆五里,径三百雉,那么他下面的士大夫的城邑都不许超过一百雉,否则就是“非度”,也就是不符合法度。经过今人的考古测量,古代的京襄城的城墙南北长1775米,东西宽1425米,城墙筑得也很高,至今京襄城村还残留着一部分古城墙,据说还高达15米,这么大面积和高度,几乎接近国都新郑的规模了,已经远远超过了限度。
【未完待续】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2-2-1 09:03:03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庄公纵弟为恶
这期间,庄公*安插在京城的特务不断把把消息报告到了国都新郑,群臣顿时议论纷纷,庄公都是一笑而过。
大夫祭仲忍不住了,对庄公说:“都城超过了一百雉,就是国家的大患。先王定下的制度是:大的都邑不能超过国都规模的三分之一,中等的是五分之一,小的九分之一。现在大叔段在京城大搞房地产开发,把城池弄这么大,不合制度。一旦搞出事来,君上您可受不了啊。”
“而且他也没经过君上您审批,《国有土地使用证》、《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一概没有,属于非法上马……”其他官员附和着告状。
“啊啊,这个,是我老妈姜氏想让他那么干的,我有啥好办法……”
“嗨!君上,您还不了解您那老妈吗?为了叔段要这要那,从来没有满足的时候,早晚要出乱子。依微臣看来,您还是早给她和叔段找个合适的地儿让他们老实呆着,可别让他们的势力这么蔓延起来。野草蔓延起来都不好清除,何况是您宠爱的弟弟呢。”
庄公摸着胡子笑眯眯地说:“啊,这个到时候再说了。多行不义必自毙,您还是耐心等着好了。”
大叔段也听到有人到哥哥那里告状,说自己搞的京城的城池不合法,开始还有点担心,怕哥哥计较起来不太好解释。可等了一段时间之后,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就放下心来。正准备进行下一步计划,却听到邑尹府外面闹嚷起来,人声鼎沸。
【未完待续】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2-2-1 09:04:43 | 显示全部楼层
叔段问:“啥事儿?外面乱什么?”
手下官员说:“两个被强拆的贾黽朱、甄乌鼐他们领头闹*事,发动了‘占领邑尹府运动’!带着一帮子人在府门口和大街上静*坐、喊口号、刷标语、发传单……”
“啊?要造*反?干、干啥要占领邑尹府?”
“他们说自从大叔您来到京城,大搞房地产开发以来,房价、地价天天都在涨,现在房价太高啦,他们平均月收入才100斤铜,都买不起房,一间十平米的土屋里住二十个人,晚上有人挂在天花板和墙壁上……”
“靠!耍杂技啊!”
“有更惨的呢。郝南蝉、郝南蝂兄弟两家还住在水泥管子里,都没地儿挂……”
“啊?!这个是有点……他们就为这闹*事?”
“是啊大叔!工薪阶层、无房户,伤不起啊……”
“不是吧?后来不是给他们补偿款了吗?为啥不租房住?”
“是给了,他们没租房,拿去炒股,全套了。总之他们是反对房价涨得太疯……”
“胡说!”大叔段怒冲冲地说:“我不是下了四回命令让房地产商降房价的吗?”
“是啊是啊,”官吏说:“您第一次下令降价,房价从每平米600斤铜涨到了1200;第二次下令降价又涨到了3000;第三次下令降价又涨到了8000;前天您第四次下令降价,今天房价已经15000了……”
“啊?他们分不清‘降’和‘涨’意思不同?”
“房地产商的老家大概都是烟台那一带的,说话‘降’、‘涨’不分……”
“我晕!读音一样字总不一样吧?这些文盲白痴,连这么点基础的国学知识都不懂,他们不看《说文解字》和《汉语大字典》吗?可见国学复兴任务艰巨……”
“大叔,现在怎么办?”
“别管他们!折腾一阵没人理他们自己就没劲了。如果他们敢硬往府里冲就拿水管子呲他们,现在是冬天,冻死个丫的……”
过了一段时间,贾黽朱等人见没人理,寒流也来了,雨雪交加,又冷又饿,大家坚持不住,无可奈何,只能怀着一肚子怨气草草而散,各想生计去了。
【未完待续】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2-2-1 18:03:12 | 显示全部楼层
几年之后,大叔段觉得光是京城附近的人口、土地、财物不够用,远远不够实现自己计划的。于是,他召集郑国西部边境和北部边境的各个城邑、聚落的头领开会,要求他们在听从郑庄公的同时,也要听自己的,古代称为“贰”,也就是两属。这下子让这些地方的负担大大加重,赋税徭役要出双份,虽然心里老大不愿意,可也不敢得罪大叔段。
这事儿又让特务报告到了国都新郑,郑庄公和群臣都知道了,可庄公还是老样子,摸摸胡子笑笑,就象没听见。
大夫公子吕(字子封)对庄公说:“国家可受不了这种两属哈,这是分*裂国家的行径,君上您准备怎么办?您想把郑国让给大叔段,我愿意听从命令服事他;如果不想给,就请您干掉他,不要国民们人心不稳,胡思乱想。”
庄公仍然笑了一下,漫不经心地说:“唉唉,您也别那么大惊小怪的。他自己做的事儿要是惹出祸患来,那他就得自己承担,您担心个啥劲儿?”说完就喝酒去了,根本没有想处理的意思。
大叔段见哥哥对这事儿也不管,高兴了,也胆子更大了。又过了两年,又召集西部和北部边境各城邑聚落的头领来开会:“各位,俺知道这两年来,你们既要为俺哥哥服务,又要为俺服务,辛苦得很。现在我就替你们做个主,往后别再理我哥哥的茬儿了,只听我的就行。也就是说,从今天起,你们是我京城大叔的属邑,不再是郑伯的属邑了。”
这些城邑的人一听,有些担心害怕,可是一想赋税徭役不要出双份了,乐得接受,都同意了。于是大叔段的地盘一直扩展到了廪延,也就是今天河南的延津一带。
【未完待续】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发表于 2012-2-1 18:4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议精华。
不知道知北游兄自个觉得加精华几比较合适。^_^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2-2-2 10:36:14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谢谢渔如是版主厚爱。
游戏文字的东东,您随便看着弄吧!
{:soso_e113:}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2-2-2 10:37:42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子吕听说了,又来找庄公:“我看可以了啊。大叔段现在地盘大了,人口多了,财富足了,势力雄厚就会得到众人的拥戴,您还不想管吗?”
“唉唉,这得看他怎么表现了。”庄公说:“如果对君主不讲道义,对兄长不讲亲情,势力雄厚也会崩塌,有什么大不了的?”
按理说大叔段弄到这个份儿,即使是不够逮捕法办也够个“双规”了,可庄公照旧不理睬,不做任何处理。群臣都不知道庄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有不少人觉得这是庄公宠爱自己的这位亲弟弟,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纵容。
大叔段有了地盘,势力也雄厚了,可心里还是没底,他想找个大点儿的依靠。于是他开始和郑国北面的邻国卫国、共国套近乎。
有人会问为啥不和邻近的宋、陈、杞、许交往?原因很简单,郑是姬姓,而宋是子姓,陈是妫姓,杞是姒姓,许是姜姓,都是异姓国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只有北面的卫、共都是姬姓,大家是亲戚,好说话。
叔段自己不方便出面,就派自己儿子公孙滑出面,代表自己去见卫君、共伯。又怕公孙滑直接从京城出发会引人注目,就让他驻守鄢邑,从这里去卫、共也算方便,而且能避开人的耳目。
这个鄢邑,杜预认为是今天河南的鄢陵,其实是有问题的。大家想想,京城在国都新郑的西北,鄢陵在新郑的东南,新郑正好在两地中间,后来庄公命公子吕伐京打败了叔段,叔段逃到鄢,在鄢被打败了,父子俩一个跑到了郑国北的共国,一个跑到了郑国北的卫国。如果是鄢陵的话,叔段得往敌人的方向跑,越过国都新郑才能到鄢陵,这可能吗?他怎么能越过都城新郑跑到鄢陵去?从鄢陵怎么再越过新郑去共、卫?这个逃跑法不是自投罗网、自寻死路吗?郑师从东南面的新郑方向攻来,叔段打败了只能往西、往北跑,怎么会反过头来往国都方向跑?而且路途遥远,那里又不是叔段的势力范围,这个是很让人疑惑的。所以说这个“鄢”,很可能是京城附近的某个城邑,而非是鄢陵。
据张守节《史记正义》本是作“邬”,并解释说:“邬音乌古反。今新郑县南邬头有村,多万家。旧作鄢,音偃。”也就是说,这里的“鄢”也作“邬”,古书里说的“邬”是在今天河南的偃师西南,春秋时期邬就是郑国的一个属邑,位置在京城的西面,它北面就是共和卫,同时也靠近成周,所以周王也经常在这里活动,如《左传•隐公十一年》:“王取邬、刘之田于郑”,又《庄公二十年》:“王及郑伯入于邬”。正因为邬在京之西并相近,所以叔段打败了可以往鄢邑跑;在鄢邑被打败了,叔段可以往北跑到共国,公孙滑可以往北跑到卫国,这都很合理了。鄢、邬古音、形并近,所以可以假借,《左传》这里的“鄢”很可能就是邬,和鄢陵不是一地。
但是,《左传》在别的地方是写作“邬”,而唯独这里写作“鄢”,所以这个“鄢”到底是不是真的是“邬”,因为实在找不到过硬的证据,不好说死了,只能存疑。为了不多生纷扰,下面的叙述中还是称“鄢”,不过把它当成一个京城西面很近的城邑,而不是说鄢陵。反正是编故事,不是历史考证,大家随便看看好了。
公孙滑带着财物,代表老爸大叔段到卫国和共国,见了卫君、共伯尽说好话。
这个时候的卫君是卫桓公,共国也是姬姓国,在今天的河南辉县,在卫之西,和卫国比邻。一来二往混得熟了,卫桓公、共伯君臣都觉得大叔段为人不错,所以就答应如果大叔段举大事,他们愿意给予全力支持。这下子大叔段高兴了,也放下心来。
【未完待续】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发表于 2012-2-2 13:45:37 | 显示全部楼层
北遊先生您好{:soso_e181:}

       這有個洪亮吉的“鄢”地考證說供參考{:soso_e183:}
“鄭伯克段于鄢”洪亮吉[1].清光緒四年授經堂刻本】_页面_1.jpg
“鄭伯克段于鄢”洪亮吉[1].清光緒四年授經堂刻本】_页面_2.jpg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2-2-2 16:46:21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赵兄!
{:soso_e183:}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2-2-2 16:5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六、叔段举兵袭郑
就这样,大叔段在京城韬光养晦、发展势力,聚集民众,操演兵马,前后用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到了郑庄公二十二年,也就是《春秋》里的鲁隐公元年(公元前722年),大叔段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已经成熟,可以举大事了,就与姜氏的书信来往更加频繁。
这些事情都被特务告知了郑庄公,说姜氏和叔段正密谋要造*反,可是庄公照旧装聋作哑。
公子吕是武将,性如烈火,看到庄公对大叔段的行为一直不管不问,很恼火。这天散朝出来,对大夫祭仲发牢骚:“君上以家庭之私情,而忽社稷之大计,我非常担忧这件事!看看大叔段都搞成啥样儿了,君上还那么蛋定,和谐社会不是这么个搞法……”
“啊啊,那您也蛋定一点呗,”祭仲说:“开始我也这么认为,不过现在想明白了。”
“你说说咋回事儿?”
“君上才智过人,对于大叔段的事肯定不会坐视不管,只因为朝堂上是耳目之地,不便泄露。您是郑国的大卿,和君上关系非同一般。如果你私下里去找他聊聊,他必定会把实话告诉你。”
“真的?你别忽悠我哈。我这就去见君上,看他怎么说。”公子吕自己直叩宫门,请求单独见庄公,庄公立刻接见。
“呵呵,子封啊,”庄公笑嘻嘻地问:“爱卿此来有何见教?”
公子吕说:“君上继承了郑伯之位,国母姜氏非常不愿意,这个君上心里清楚。臣老觉她和大叔段私下里来来往往,肯定有什么不良企图。万一他们中外合谋,变生肘腋,君上可就危险了。臣寝食不宁啊,所以私自来见您,想听听您到底是怎么想的!”
“啊啊,我的想法么……”庄公咂咂嘴:“爱卿也知道,此事关系到我老妈,有点不好办……”
公子吕急忙说:“君上难道不知道周公诛管、蔡之事吗?古书上说:‘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您得早做好对付的准备啊。”
[未完待续]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发表于 2012-2-2 21: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精华2吧,能如此严谨又如此活泼,实在是难得。^_^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发表于 2012-2-2 21: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听版主,就想起睡懒觉的小猪。
还是叫渔儿吧,不怕年关不怕壮。{:soso_e120:}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2-2-3 08:41:3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渔儿加味精!
{:soso_e128:}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2-2-3 08:44:18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这个,实话实说,我早就计较很久了,怎么应付我都烂熟于胸。”庄公对这位忠心耿耿的臣下非常满意,所以也就不再隐瞒,笑嘻嘻地低声说:“不过爱卿想想吧,我弟弟段是弄了这些事儿,可尚未明目张胆地叛逆,罪不至死,虽然下人们告诉我他和我老妈要密谋造*反,可毕竟还没有形成事实,我该怎么办?如果就这样把他杀了,我老妈还不得和我拼命?还会惹得外人议论,不仅说我不悌,还会说我不孝。所以我现在只能装糊涂,任其所为。段那里就会恃宠得志,肆无忌惮,以后必定会造*反,到了那个时候……嘿嘿,无论我怎么搞,国人都没话说,我老妈也没话说……”
公子吕恍然大悟:“啊呀,君上远见,非臣所及。不过,君上如果一定要让他先造*反再对付,那么就该想办法挑弄他,让他快点行动,越耽误变数越多啊。”
“啊,这个……,那么爱卿说说,计将安出?”
“这个还不好办吗?”公子吕说:“君上已经很久没到成周去朝见周天子了,现在您就说准备到成周去,姜氏和大叔段必定会认为国内空虚,是难得的良机,就会兴兵袭郑。臣预先调集好军马,等他一来就迎头痛击,然后您再下令大军伐京,把他彻底干掉!”
“卿计甚善,就这么搞了。”庄公一拍手:“不过千万别泄露给他人,要是让姜氏知道了,就都完蛋了。”
“是是,微臣明白!臣这就去办。”公子吕告辞,一身轻松地出了宫门,然后就赞叹:“祭仲真是料事如神,看透君上的意图了。”
到了五月初,庄公在朝堂上宣布:“寡人许久没到成周去了,现在决定要去朝见天子。这一趟要去很久,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回来,所以国中大事交给大夫祭仲暂且管理,其他臣等都要各安其职,无生懈怠之心。”
众臣唯唯领命。之后,庄公果然带着一大帮子臣子随从,迤逦西行,向成周洛邑方向去了。
【未完待续】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2-2-4 11: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姜氏听说了,大喜过望,这可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啊。立刻给叔段写密信,特快专递送到了京城:你哥哥到成周去见周王了,国都新郑这里空了,也没有多少军队驻扎,你派兵来偷袭,我在里面做内应,一定能一击成功。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的年纪已经大了,你要再不动手,我看不到那一天了,也帮不了你啦。
叔段看了老妈的信后,也是狂喜。立刻命人把仓库里的铠甲、兵器搬出来修理的修理、打磨的打磨,整顿战车、马匹,集结士兵,发放了武器,准备袭击国都夺权。
在国都新郑的姜氏把自己的手下人找来,做好准备,一旦叔段打到国都,这些人就打开城门放叔段进城,来个里应外合。
没想到的是,郑庄公根本没去成周,走到郑国边境就停下来,找了一个城邑眯着等消息。叔段调集军队的事儿立刻被特务报告了庄公,庄公也明白这里面有老妈姜氏的主意,所以派人严密监视姜氏的行动。
姜氏给叔段写了密信,和叔段约好偷袭的时间,派人送信。那信差还没出城就被庄公派的秘密警*察抓住,连人带信送到了庄公面前。
庄公拿过密信来看看,对随从的群臣说:“哦也,我那老弟真要来打我了,这是要谋反夺权哎……”
群臣说:“请君上诛除谋逆的叛贼!”
“嗯嗯,这封信我得留着做个证据。”庄公让一个刀笔吏模仿姜氏的笔迹又复制了一封信,派人给叔段送去,然后把回信带来。
【未完待续】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2-2-5 16: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叔段的回信到了庄公手里,见上面写着:以五月初五日为期,要立白旗一面于城楼,便知接应之处。
“各位看看哈,这就是我弟弟段的自供状!”庄公抖着叔段写得帛书说:“他这么不讲兄弟情谊,那也别怪寡人心狠。”
叔段按照和姜氏约定的日期发兵袭郑,带着战车六十乘,连夜奔袭,一路上竟然没遇到什么阻碍,看看快到了国都新郑了,就看见前面烟尘滚滚。
正在发*愣,就见远处战车隆隆,旌旗招展,一支大军月牙形包围上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快去看看……”叔段命令。
早有人火急来报:“大叔,不好啦,公子吕带领战车二百乘,包围上来了!”
“啊呀,我们中计了!”叔段大惊失色:“怪不得一路没有阻碍,我就觉得不正常,原来他们是想瓮中捉鳖啊。完了完了,我们的计划肯定泄露了,偷袭搞不成啦!”
就听得对面高喊:“不要走了叔段这个叛贼!”
公孙滑问叔段说:“父亲,打不打?”
“打?打个屁啊。”叔段沮丧地说:“他们二百乘,我们才六十乘,根本不是对手,快撤!”
京城的军队掉头往回就跑,公子吕带领军队一口气追杀了三十多里,不再追赶,收兵回国都去了。
【未完待续】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发表于 2012-2-5 19:24:02 | 显示全部楼层
兄的文章很耐读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2-2-5 21:54: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七、郑伯克段于鄢
庄公很快回到了国都,下令诛灭反贼京城大叔段。一边命祭仲带兵清剿国都的姜氏党羽,一边命公子吕为主将,增调军队,集中战车300乘,立刻兵发京城,去讨伐叛贼。
“乘”是古代计量军队的单位,一乘是战车一辆、车上甲士三人、配合步卒七十二人,也就是一乘共75人,300乘则是22500人,如果按照周代军事建制以2500人为一师的话,就是出动了九个师,这可是一支庞大的军队了。
庄公讨伐自己的弟弟出动这么一支大军,可见是要把叔段彻底搞垮、整死。
公子吕不敢怠慢,立刻点起军队,浩浩荡荡杀奔京城而来——这是根据《史记》的说法,是叔段先袭郑,被击败,然后庄公出兵伐京。《左传》里的记载是叔段和姜氏只是联络好了要袭郑,还没动手,庄公就先下手为强了,让公子吕率师伐京。这里用的是《史记》和《东周列国志》的说法。
叔段带领残兵败将一口气逃回京城,还没喘口气,就得到报告说,公子吕带了三百乘的大军来讨伐京城了,顿时乱了方寸,急忙找来儿子公孙滑和一班手下商量对策。
叔段说:“这下可坏了,咱们现在不过百乘的兵力,要和三百乘的郑师对打,根本打不过……”
公孙滑说:“不要紧。咱们赶快发动京城及属邑的民兵,把他们组织武装起来,人数也不比郑师少,就是用群狼战术靠人数也能打赢。”
“唉唉,民兵的战斗力都差劲得很……”
手下的人说:“大叔别急,咱们不出城和他对打,就在这里防守。京城城高池深,防御坚固,再加上咱们全民皆兵,一齐防御,就是拖也把郑师拖垮了。”
叔段也没办法,立刻传令,京城内所有男丁都武装起来,准备和郑师作战。很快,民兵都武装起来了,竟然也有两万七八千人,比郑师的人数多,叔段才稍稍放心。
【未完待续】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2-2-6 09:01:40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是,事情并不像叔段想那样美好,城中乱了起来。原来,庄公早就派人通知城里的间谍,在居民中散布庄公的命令:“郑伯说了,郑师大军到来,只是讨伐叛贼叔段,和其他人无关。如果你们不帮叔段,大军到时开城投降,郑伯绝不再追究降罪,京城原来的官员各留其职,民众各安其居;否则就是与段同为谋逆之罪,城破之时,无论男女老幼,一个不留。”
京城内的士兵、民兵、百姓都慌了神,乱哄哄地聚集到京城城南的广场上商量如何应对。
这时,一个旅长跳了出来,大声说:“各位,你们也明白,京城这里地方虽大,城虽高、池虽深,可是四面平旷,无险可守,和整个郑国为敌,根本就是以卵击石。郑师一到,我们肯定不是对手。与其帮助大叔段最后落个家破人亡,还不如开城投降,我们还和以前一样过日子。”
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那个贾黽朱,现在他都快50岁了,可还是对当年遭遇强拆之事耿耿于怀,一直想找机会报复大叔段。大叔段征集民兵,因为他身体依然壮健硬朗,在城东的郊野一带人头熟,年龄又大,有号召力,所以任命他当个旅长,管着五百人。这次听说郑师来讨伐京城,他觉得自己报仇雪恨的时机到了,就跳出来蛊惑煽动投降。
“好!贾黽朱说得对啊!”甄乌鼐、当弔缗等那些原来也遭遇过强拆的人首先跟着喊起来。
甄乌鼐说:“大叔段来到京城,占用了我们的耕地,强拆我们的房子,拔了我们的树苗……不,是大树,害得我们好多人都无家可归,我们跟着他捞到啥好处了?”
“没好处,都是坏处,”郝南蝉也跟着叫:“现在他有难了,把我们武装起来,就是想让我们给他作挡箭牌、当替死鬼呢!”
“坑爹啊!我们可不想和他死在一块儿!”他们这么一喊,其他人也都跟着起哄了。
本来京城的官员们想去制止,一看众人都这意思,众怒难犯,知道管不了,不如顺水推舟,求个自保,也跟了一齐嚷嚷要投降。
正闹着,听到城外战鼓隆隆,号角长鸣,郑师杀到了。
【未完待续】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2-2-6 11:51:07 | 显示全部楼层
众人纷纷跑上城头一看,城外战车粼粼,旌旗蔽空,刀枪剑戟如林,斧钺戈矛成行,人喊马嘶,鼓角齐鸣。公子吕坐在战车上,正指挥士兵准备攻城。
众人一齐对着城外喊:“不要攻城了,我们开城投降!”发一声喊冲下城来,抽掉门闩打开城门。
公子吕一看就明白,京城人背叛了大叔段,下令士兵进城。郑师没费一兵一卒,呐喊着涌进了京城城门。
叔段和公孙滑等几个心腹正在计较郑师来了如何防守城池,一个亲信跑进来大叫:“大叔,不好啦,京城的士兵和民众都背叛您了,开了城门,把郑师放进来啦!”
“天哪!”叔段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捶胸大叫:“怎么会这样?!平时我对他们不错啊,工资从不拖欠啊有木有?还月月发奖金啊有木有?福利待遇也不坏啊有木有?逢年过节都发放节日礼品啊有木有?有木有啊?我对他们这么好,他们怎么说叛就叛呢?也太不讲点良心了吧?!”
“老爸,别咆哮了,这没用。”公孙滑说:“咱们早该料到,现在时代就这样了,道德沦丧,良心缺失,人心比股市还靠不住,老人摔倒在路上没人扶,小孩被车碾压了没人救,还指望他们能替您卖命……”
“杯具啊……”
“大叔,不能再耽搁了,赶快走人吧,”一个心腹说:“晚了杯具可要成餐具啦!”
“还、还能去哪里?”
“去我的鄢邑,”公孙滑说:“那里有我训练的三千子弟兵,战车五十乘,好歹能支撑一阵子。”
叔段也没法可想,急忙把老婆、孩子叫来,到后院上了轻车,开了后门直奔西城门,逃出了京城,向西一路狂奔,逃进鄢邑去了。
公子吕率领大军进了京城,下令秋毫无犯,不许烧杀抢掠,只是派人捉拿大叔段。士兵搜查了邑尹府,没人,就挨家挨户地搜,犄角旮旯、树丛草窠也不放过,把个京城都翻了个底朝天,连下水道的老鼠都赶出来了,也不见叔段父子的踪影。
正在纳闷,有人报告说,看到七八辆轻车出了西门,往鄢邑方向去了,公子吕才知道叔段逃到了鄢,立刻下令:兵发鄢邑,一定要把叔段生擒活拿。
【未完待续】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发表于 2012-2-6 14:14:54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品文章知北游,
点化立春走南客。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2-2-6 16:50:11 | 显示全部楼层
52# 古越中兴
谢谢古越的对联!
{:soso_e183:}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2-2-6 16:51:15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子吕怕耽误时间,自己先带了一百乘战车去鄢邑。可没想到叔段到了鄢邑之后,立刻发动民众组织起来,要和郑师对抗到底。毕竟他在这里盘踞多年,还有些号召力,鄢邑四周的郊野乡民云集影从,竟然一下子凑集起来一万多人,其中三千正规军都是公孙滑这些年来苦心训练出来的好勇斗狠之徒。听说公子吕只带了一百乘战车前来,不过七千多人,胆子顿时壮了。
叔段下令出城迎敌,只要把公子吕击败,京城就能重新拿回来。双方就在鄢邑外面摆开了战场,厮杀起来。
鄢邑大多都是民兵,战斗力不是很强,可是有人数上的优势,再加上大叔段父子也都拼了老命了,人人奋勇,个个当先;公子吕带领郑师拼死作战,郑师虽然训练有素,装备精良,但饿虎难敌群狼,一时也不能取胜。
公子吕见势头不好,一面继续作战,一面派人去京城调后援。
双方从中午杀到太阳偏西,还是胜负不分,都伤亡惨重。正在这时,郑师的后援赶到,鄢邑军民顿时失去了优势,节节败退。
大叔段一看就知道顶不住,下令撤退,带着人逃进城,紧闭了城门,坚守不出。
公子吕见军队也人困马乏,下令后退扎营休整,明天再攻城。
叔段、公孙滑父子血染征衣,回到鄢邑,商量下一步的对策。
叔段说:“鄢邑这么小,这局面看样子要hold不住,怎么办?”
“现在只能去卫国求援了,”公孙滑说:“卫君曾经答应帮助咱们的,现在咱们有难了,他不能坐视不管。”
“好吧,他们要抓的是我,现在我就是一破落户,豁出去了。所以我在这里顶着,你去卫国搬救兵。”
公孙滑急忙安慰:“老爸,先别泄气,只要在这里顶上四五天,我就能把卫国援军带来,那时候咱们就不怕了。”
“啊,我知道,”叔段又嘱咐说:“记着哈,把老婆孩子也带上,如果在救兵来之前我挂了,你也就留在卫国呆着吧,千万别回来了。”
商量已定,到了半夜时分,公孙滑让人开了北面城门,带着几名随从,拉着家眷和几车财物,星夜飞奔到卫国去求援。
【未完待续】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2-2-7 08:53:0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天刚亮,公子吕指挥郑师抬着长梯、推着冲车攻城;叔段带领鄢邑军民奋力防守,拼死血战,可是也只支撑了两天,到了第三天,也就是五月辛丑这天,郑师在付出了惨重代价之后终于攻上了鄢邑城头。
大叔段拼命喊:“顶住!顶住!”
“顶你妹!再顶就顶死了,还是快逃吧!”鄢邑的军民知道没指望了,一哄而散。
郑师占领城头,斩关落锁,打开城门,杀入城中,占领了鄢邑。
叔段知道大势已去,带了家眷和一些心腹随从趁乱逃出了鄢邑,驱车一路向北狂奔,本来想去卫国的,后来一想,儿子公孙滑已经去卫国了,自己再去不合适,就改了方向,一口气逃到了共国,寻求政*治避难。
共伯倒是讲义气,收留了叔段,让他在共国安置下来。
叔段最终老死在共,所以史书上就称之为“共叔段”。据说这时当时的惯例,一些出奔的贵族最后死在何地就以何地称之,比如晋侯郤,原来居住在晋的国都翼,称为“翼侯”,因为被曲沃庄伯攻击逃到了随,后来居于鄂,最终死在那里,所以古书上就称之为“鄂侯”。段终老在共,故称“共叔”,就是沿用这个惯例。有人写文说共是段的封地,所以称为“共叔段”,那是瞎说,人家共当时还是一个独*立的诸侯国,郑有什么权利把叔段封在那里?
《东周列国志》上说他在京城兵败后逃进共城,郑师又攻克了共城,段绝望自杀而死,那是不符合史实的,《春秋左氏传》上明白地写着“五月辛丑,大叔出奔共”,没有自杀之说;也没有郑师伐共之说。共是个国家而非郑的属邑,大约在公元前660年左右,才被卫国兼并,成了卫国的一个属邑,郑国从来没攻克过共国。
又过了三天,公孙滑带领着卫国*军队往鄢邑方向赶来,他真的搬来了救兵,可惜什么都晚了,刚进郑国边境,就听说鄢邑早在三天前已经被郑师攻克,老爸叔段逃到共国去了。公孙滑顿足捶胸“嚎啕痛”了一番之后,也无可奈何,只能带人返回卫国,所以史书上也写“公孙滑出奔卫”——公孙滑奔卫,成为郑、卫交恶的导火索,这是后话。
【未完待续】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2-2-7 10: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八、春秋微言大义
鄢邑的决战,郑庄公轻松地把弟弟段的事情给解决了,虽然没有杀掉叔段,但是从此他再也起不来,再也不能和自己争夺权位了,算是进一步巩固了自己的君位。
对于这件事,《春秋》上只写了六个字“郑伯克段于鄢”,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但是后人认为《春秋》笔法都有褒贬,并不简单,这里面大有深意的,所谓“微言大义”。《左传》、《公羊传》、《谷梁传》都专门就此事做了深入的阐释。
《左传》里借君子之口,来了这么段儿说辞:
首先,这事儿是兄弟厮打,可为什么不说“兄”、“弟”,而称“郑伯”、“段”呢?是因为段不讲兄弟情义,一心想干掉哥哥夺权,不像个做兄弟的样儿,所以不说他是“弟”;既然弟弟不算“弟”,自然哥哥也不能称“兄”;称郑庄公为“郑伯”还有一层意思,就是讥讽他“失教”,就是没有教育好自己的弟弟,这个哥哥当得也不称职。
其次,古代两国交战打败了敌人,叫做“克”,为什么哥哥揍趴了弟弟也叫“克”呢?因为叔段分*裂国家,圈占了一块地盘自己做主,俨然也像一国之君,与哥哥庄公对砍,就象是俩国家开打,所以庄公打败了他才叫“克”。
最后,这句话只说了郑庄公内心的愿望,就是收拾掉叔段,没说叔段出奔的事儿,是因为庄公的目的本来是要杀掉叔段的,没有成功,史官在记录这件事的时候比较为难,所以只写了这么六个字就完了。
《公羊传》的说法是这样的:
首先,“克”是什么意思?是杀的意思。为什么把“杀”说成是“克”?是为了强调郑庄公的恶毒。为什么要特别强调郑庄公的恶毒呢?因为他母亲是想要立段,自己却要把段杀了,这事儿做得太不合适,手段也忒太阴毒,还不如当初不给他地盘算了,给他地盘就是想让段犯错误然后杀掉他,耍政*治阴谋,够狠。
其次,段是什么人?是郑庄公的弟弟。为什么不称弟弟?是因为他与国家为敌。
最后,写明地点“鄢”是为什么?也是因为段与郑国为敌,所以要写明打败他的地点。但是,齐人杀公孙无知,为什么不写明地点?因为公孙无知之乱主要是发生在国都之内,发生在国都之内的事儿,虽然也是与国家为敌,但不需要写明地点;反之,凡不是与国为敌的事情,虽然发生在国都之外,也不写明地点。
【未完待续】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2-2-7 10: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谷梁传》的说法更复杂一点:
首先,“克”是什么意思?就是能够做到的意思。“能够做到”是指什么呢?是指能够杀人,即能够杀掉叔段。为什么不直接说“杀”呢?因为要表示出追随共叔段的人很多,郑庄公是国君,杀叔段是动用国家的军队,这是兴师动众的战争,所以不能单纯说“杀”。
其次,共叔段是郑伯的弟弟,怎么知道他是弟弟的呢?因为按照《春秋》的记事笔法,假如国君杀了嫡亲的长子或同母所生的弟弟,便会用国君的爵号称呼他,现在《春秋》正是用爵称来称呼庄公为“郑伯”,那么也就知道他要杀的共叔段是弟弟了。
再次,共叔段是国君的弟弟,《春秋》里却不称他为弟弟;共叔段是公子,《春秋》里也不称他为公子,为什么?这是对他的贬斥!因为共叔段已经丧失了一个弟弟和公子所应有的道德和行为标准。
最后,为什么要批评郑伯行为过分?主要是批评郑伯处心积虑,最终完成了干掉弟弟的目的。共叔段恃宠骄横,他的势力足可以成为一个国家,郑庄公不能按照礼法来防止发生这事儿,也不能以道义来教育好弟弟,反而放纵他,让他恶贯满盈以至于犯下杀头大罪之后再去杀他,用心险恶,其初衷很明白就是想杀掉弟弟,没有这么当哥哥的。经*文说郑庄公是在鄢这个地方打败段的,鄢已经是远离郑国都城的地方了,到这么远的地方去杀弟弟,就好比是从母亲的怀中夺过婴儿杀掉,这些做法太过分了。
那么对郑伯来说,最合适的做法是什么呢?就是不要急着追杀已经逃走了的乱臣,而应该放他一马,就是说叔段既然已经被赶出京城逃到鄢邑去了,就不必再继续追杀,这才符合爱护亲人的道德规范。
以上就是《春秋》三传对此事的不同看法。《左氏》是从事理的角度去分析,《公羊》是从政*治的角度去分析,《谷梁》是从道义的角度去分析,三传综合着看,就比较全面了。
【未完待续】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2-2-8 08: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总之,古人对郑庄公纵弟为恶然后再下狠手置之死地而后快的做法非常不满,认为庄公的做法太恶毒,这个几乎成了共识,比如服虔在注《左传》的时候说:“公本欲养成其恶而加诛,使不得生出,此郑伯之志意也。”意思是郑庄公的目的是想让弟弟恶贯满盈之后,就可以杀掉他,使他再没有翻身的机会,这就是庄公的本意和初衷,这中做法太没兄弟情义。
我们现在想想古人的看法是有道理的:庄公从小就被母亲厌恶,得不到母爱,看到母亲溺爱弟弟段,自然心里不痛快;特别是母亲要让父亲废了自己立弟弟段,这便会让他心生嫉妒和仇恨。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仇恨会越来越深。
另外,即使是自己即位之后,弟弟在国中仍然受到欢迎,受到国民的爱戴,再加上母亲姜氏的庇护,这对他的君位也是一个大威胁,那么他肯定是要干掉弟弟段。
当叔段筑大城、圈地盘、搞私人武装的时候,他故意不管不问,因为这些罪名不足以让他杀掉弟弟,所以他故意纵容,目的就是让弟弟继续犯错误,一步一步滑向犯罪的深渊。直到弟弟举兵造*反夺权,这在古今都是杀头灭门的大罪,他有了坚实的理由干掉弟弟了,才及时出手,一次就派出三百乘的重兵,明显是使狠招、出重拳,虽然没有杀掉弟弟,可把他的势力彻底摧垮,人赶出了郑国,再无翻身之日,总算出了一口恶气。
由此看来,郑庄公对弟弟是积怨已久,可他老谋深算,城府极深,很有耐心,早晚等到合适的时机再出手,也的确够狠,他母亲和弟弟两个人的头脑加起来都不如他。
所以有人认为,郑伯克段于鄢的事情,整个儿就是郑庄公的一个阴谋,叔段是受害者,因而也受到一部分国人的同情。比如共叔段的孙子也就是公孙滑的儿子公父定叔,原来和父亲一起流*亡到卫国,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了郑国,而且还继续在郑国当大夫,帮助祭仲搭理国政。公元前697年,郑厉公惩罚参与雍纠之乱的人员,打击祭仲之党,公父定叔又逃回卫国;郑厉公复位后第三年(公元前677年)又派人将定叔迎回了郑国,对臣下说:“不可使共叔无后于郑”,说明他对叔段的印象还不是很坏(当然还有别的解释,这里从略)。定叔回郑以后,共叔段的子孙始称“公孙段氏”,其后传下来段氏的一支。由这件事可以看出,郑人并不是认为叔段是个十恶不赦之徒,而是确有隐情。
【未完待续】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2-2-8 17:24:19 | 显示全部楼层
九、考叔劝君奉母
姜氏听说叔段被庄公彻底击败,人也逃到共国去了,自己在新郑的势力也都被剪除,知道一切都完了,在宫中绝望地大哭,呼天抢地,大骂庄公忤逆狠心,不孝不悌。
正哭骂,有人高喊:“君上驾到!”
郑庄公带着人气汹汹地闯进来,把姜氏和叔段来往的一大卷密信摔在地上,说:“老妈,你也别哭,也别骂,其实弟弟段落到今天这个地步,都是您害了他。”
“你胡说!你害你弟弟,你这个凶手……”
“唉唉,老妈,您电视剧台词背得真熟,可把事儿弄颠倒了哎,”庄公一股脑儿把罪责都推在老妈身上:“您从小就溺爱他,他要风您给他风,要雨您给他雨,您甚至还要老爸废了我让他当太子。这些年呢,是您给他出主意、想办法,让他谋反。亏您看了那么多电视剧,您不知道谋反是大罪吗?现在他真的举兵谋反了,我身为一国之君,这么对付他,您说可有什么错误?不是您害了他?”
姜氏顿时哑口无言,又羞又恼又悔又恨,真是百感交集。到这时候她才明白,自己这个大儿子不愧是郑国国君的最佳人选,老谋深算,心狠手辣,自己和爱子段远不如也。她也开始佩服起自己的丈夫郑武公来,丈夫死活不肯废掉寤生立段,看来远比自己有眼光,打算得长远。现在自己无话可说,羞惭无地,只能掩面啼哭。
庄公不依不饶,拍桌子砸板凳、吹胡子瞪眼睛:“您支持撺掇弟弟段造*反,按理也该论个谋逆之罪,也该杀头!但您是我老妈,我下不了手。可您不能在国都呆着了,还是换个地方养老吧!”
于是一声令下,让人把姜氏迁到郑国西部边境一个叫城颍的偏远地方软禁起来,并且发誓说:“咱们娘们不到黄泉就不要再相见了(原话是“不及黄泉无相见也”)。”意思就是这辈子我不想再见到你了,除非死了到阴曹地府。
可是不久庄公就后悔了,因为当时也是很讲孝道的,老妈毕竟是老妈,做得事情再错,也不能这么搞,自己是一国之君,这么对付老妈有点过分,让人知道了会对自己有看法,顶上个不孝的罪名,面子上过不去。但话已经出口,收不回来,也无可奈何。就这样过了一年多。
【未完待续】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2-2-9 11:47:5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离城颍不远的地方有个颍谷,都在颍水边上,地名里带个“颍”字就是这么来的,在今天河南的登封附近,这里也是郑国和东周的边界。
古代的国与国之间的边界都有封树,就是沿着疆界线在地下挖道深沟,把土翻上来堆在沟边上,叫“封”或“封土”;然后在土堆上栽上树,叫“树”(“树”的本义就是栽树的意思),统称为“封”或“封树”,作为疆界的标志。这些有封树的地方需要有人看守,于是天子、诸侯都有“封人”这种官职,在有封树的地方建立城邑聚落居住,负责管理看护,同时那一片地方的政务也归他管理,其实就是一种负责守卫边疆的地方官员。
郑国在颍谷的封人叫考叔,所以也叫颍考叔,后来登封那里有个地方叫颍墟,是个很古老的古村落遗址,当地人传说就是颖考叔的故居,据郦道元《水经注》说就是古代的颍谷。
颖考叔知道姜氏被软禁在城颍了,很奇怪,就来打听情况,问明白了之后,立刻带了点儿土特产品跑到国都来求见郑庄公,特别在礼物里放了一只枭,也就是猫头鹰。
庄公接见了他,颍考叔献上了礼物:“微臣在偏僻的边疆那里当封人,很少见到君上,今天带点土特产来看您,不成敬意。”
“呵呵,爱卿客气了。”庄公说:“您这么大老远从边境那里专门来看寡人,寡人已经很感动啦。”
一边说着一边看看颍考叔带来的土产,都是些雉、雁、羊、兔等野味还有些山野药材补品之类,看到里面有一只猫头鹰,这种鸟不讨人待见,还从没有当礼物送人的,庄公没见过,就奇怪地问:“爱卿,这是只什么鸟啊?”
“回禀君上,此鸟名枭,这种鸟比较怪异:白天象瞎子一样,就是泰山都看不见,到了夜里却能察秋毫,所以说它是‘明于细而暗于大’。它小的时候要其母哺育,等长大了,就把其母啄死吃掉,此乃不孝之鸟,所以我们见到它就捕杀来煮了吃。这次专门带来一只,请君上尝尝。”
“啊,唉唉,这样啊……”庄公顿时一脸窘态,岔开话题说:“您这么远来了挺辛苦,中午别走了,留下来吃个饭吧。”
庄公命人赐宴,摆上酒菜来请颍考叔吃饭。
【未完待续】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