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583|回复: 3

[小说故事] 【仙人文集】情缘 【三词故事】(短篇神话小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9-18 23: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情缘 【三词故事】(短篇神话小说)
导引
雕龙帷阙,私孰日读书,师训教之初,闲时戏耍斋园里,欢笑乐心舒。
岐思妙赏雨暇余,庭院草原庐,孩提童趣栽梅凤,爱护灌锄徐。
     
“梆梆梆”上堂的钟声敲响了,数个头上打着发髻的小孩提,听见了这钟声敲响了,有几个正在这书孰的园里的假山玩着的都停了下来,奔书斋的课室方向奔来,有一个小孩提,下课了,没跟其他还子一块儿去玩耍,这是正在花园里,栽种着一棵小树苗的,这会儿才刚刚给小树苗挖好了一个小坑,小心奕奕的将小树苗放进了挖好的小坑,就开始给小坑填上了土,还没来得及给小树苗洒些水的,就听到了上课的种声敲响了,只好站立了起来,边跑着去井边还边回头看着自己才刚刚栽种的小树苗,显得有点依依不舍的,有点憾憾的,到了井边,忙洗过了手后,心想:等下课后再来给小树苗浇些水了。这个小孩我就叫他为“小仙子”吧。这是一群八*九岁大的小孩子。
这个书孰虽是一个小书孰,但却是一座雕栋典雅,雕龙画凤,建筑结构严实,庄严肃穆的小宗族自用的书孰,在大门的门楣上有一块当年皇帝亲赐的御匾,写着“翰林草堂”四个大字。
这个小书孰,是一个当时翰林院大学仕在晚年告老还乡,皇帝见这大学仕一生清廉,为朝庭作出了巨大的贡献,特亲赐在这里建造了这所休养天年的住所,并赐建了这个小院子为这位退隐大学仕的书堂,在经过了十余年后,大学仕归仙去了,后人就将这书堂改为书孰,聘请了一个落第秀才,来给宗族里的小孩上课教学。
“小仙子”和几个小孩才刚刚在座位上坐了下来,一个中年的穿着书生打扮,中等个身高,清叟模样,手里拿着一把折扇的秀才,走进了课堂,见几个孩子都到齐了的,就清了清桑门,边走到了讲台前,这书生清奇的模样,下颚留着一小撮小胡子的,这时,书生摸了下小胡子说道:“昨天,我们学习了《三字经》,大家一块儿来温习一下。”
“人之初,性本善···”众小孩齐声开始了朗读了。半个时辰过去了,书生就说道:“好了,今天我们学习了《弟子规》的一些,现在先休息一会,一刻种后再继续,下课。”
众小孩一见先生走出了教堂了,就“轰”的一声,都跑出了教室了,“小仙子”也跟着一块儿跑了出去了,只是他没跟其他小孩子一样跑去玩,他跑到了井台边上,就提了一小桶井水,就去给刚刚栽种下的小树苗浇水去了,在给小树浇过了水后,才跑去跟小伙伴们一块玩去了。
春去夏来了,这天,早早的就倾盆大雨瓢泼了起来了,眼见瓢泼滂沱的大雨,这样的大雨天,书孰自是不需去上课的,就住在这书孰相临的“小仙子”,心急如炆,就担才刚刚栽种下去两三个月的小树苗,不知在这瓢泼大雨之下,是否还能没事的,就去找了一把腊油纸糊的纸伞,才刚要走出天井去书孰时,家里的管家,一个年长的中年人看见了,就喊道:“小少爷,这么大的风雨,你要去那?”“小仙子”听见了管家的叫喊,就回道:“管家我要去书孰看看我刚种下不久的凤梅树,不知道在这么大的风雨中,是否没事。”管家听就说道:“小少爷,这么大的风雨,还是等风雨小了时再去看吧。”“小仙子”回道:“管家,我还是不放心。”管家见笑少爷这么说,就只好说道:“如此,那你还是留在宅子里,我去给你看看去吧。”“小仙子”一听,只好说道:“那就有劳管家了。”管家说完就接过‘小仙子’手里的雨伞,走出了府邸,一会儿,混身被大雨淋湿的管家回来了,见‘小仙子’还站在天井的屋檐下的,就说道:“小少爷,那课小树苗没事,你放心好了。”‘小仙子’还叮嘱着再问了几次真的没事,这才放心了。
次日,风平雨停了,满村子里到处尽是被狂风暴雨吹大折乱的景色,‘小仙子’见大人们都去打扫到处都是枯支落叶的,就跑去书孰查看那棵小树苗,见到小树苗真的没事了,这才真的安了心了回道府邸自己的书房里,开始温习起了先生的书来了。
转眼间,八*九年过去了,‘小仙子’这时已经不叫小仙子了,有了官名:叫刘志高,这年已经是过十五岁了,参加过了乡试,得了秀才的名号了。当年,就再伴童的陪同下,到了省府,参加了郡试,就带着伴童,回道了府邸,才一回到府邸,第一件事,就是去查看了自多年来一直精心扶养的小树苗,这时的小树苗,已经长成了一棵足有两个人高的树了,刘志高就给她起了一个名,叫凤梅树。
志高才回乡里不多时,一天,一支打着锣敲着鼓浩浩荡荡的官家队伍举着一个解元的名号大旗的,就朝这乡里来了,乡里的族长接报后,衣冠整齐的到了乡村口去迎接了这支,官家来报解元中版的队伍,并将这支官家队伍迎接到了这刘家府邸,刘家府邸也接到了通报,此时见官家队伍在族长的引路下,从村口朝府邸来了,刘老爷带着儿子志高就在府邸大门前,身穿官服,恭恭敬敬的等候着,见官家队伍临近时,就命官家点燃了挂在府邸大门前的两窜鞭炮,刘老爷的父亲是朝庭退隐的翰林大学仕,但刘老爷并没有去参加官考,只在乡里做了些买卖,这时老爷和夫人见儿子参加官考了,自是很高兴,在跪接到了解元牌匾,送走了官家队伍后,就在祠堂里,大摆酒宴,宴请了族里、乡里的众乡亲族亲。
在祠堂里,刘老爷、夫人和志高在接受了乡里、族里众人的祝贺后,就当众宣告了:“志高小儿,不日就即将起程,前往京师参加殿考。”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发表于 2014-9-20 13:29:3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个人情故事,第一章尚不见有神仙出没,文字也未见有祥云驾临。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4-9-20 22:06:34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14-9-20 22:06:5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宴会席上的时候,老爷当着众乡绅的面,宣告了少爷不日就将起程奔赴京师参加御考之后,夫人就开始测算着怎么让儿子去千里之外的京师考试的事,算着还有近半年的时间的,算着某时需从家里出发,一路将走多久的时间,到了京师时候将是什么气候,在京师时将需穿着什么样的衣裳等等很多杂碎的事件,都一一考虑了,因夫人在她公公还是翰林院大学仕时,就嫁入了刘府,后来随夫君跟着公公离开京师来到了公公的老家来定居的,所以这一路将怎么走,走多长时间,京师何时是什么气候,需穿着什么样的衣裳等等都一一知道的。而老爷这段时间里,因忙于生意,况且家中有这位贤内助在主持着家里的事,也就没操什么心思了。
志高因过不久就将奔赴京师参加京考的,也只好静下心来,多读读书,当然了,也每天都抽空去照料一下一直都照料着的那棵亲手栽种的凤梅树,当然了,凤梅树在志高的一心照料下,也一直茁壮的成长着,都长成了有数十尺高的大树了,根深蒂固的了。
眼看着,再过十日,就即将起程的了,此时,志高才想起了,自己一直亲手照料着的这棵凤梅树,自己这一次赴京赶考,这一去就将会是半年八个月的,如果一旦考取了御考的话,就不知何时才能回到家来了,如当年公公一样,当年一赴京一考,考取了头名状元,就留京师,三十余载没离开京师,到了年已近五十岁时候,才有两次奉旨出巡,但却并非老家的这省郡地方,直至年已六十时,才告老回乡,这一去就是四十余年的。
志高想到这,一顿依依不舍的情怀由然而生,因此,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就都这凤梅树下,依依不舍的坐在树下的,心里默默的象过去的时候一样,在过去,每当自己有什么心思的,或者是遇到什么不愉快的,都都来到这棵下,对着这树有时是默默的、有时是对着这树倾诉着自己的心声。
日子越来越近了,志高就越是依依不舍的,就每天夜里,月亮升起的时候,就来到树下,一来也因,白天的这里是族里的书孰,有一群比自己小多了的孩子在这里读书,夜来时,才是清静的时光的,眼看着过几天,就将出发了,一直随自已身边的书童有两个,一个是账房张先生的儿子,一个是赵管家的儿子,因赵管家膝下就这儿子一人,不便远离父母膝下,而账房先生膝下有两儿三女的,老爷和夫人安排好了,就打算由张账房先生的次儿,叫张远的,随志高一起赴京师赶考。这天,月亮才刚刚露出了一张明亮的圆脸的时候,志高就叫了管家和他儿子赵翰,一起来到了凤梅树下,将自己一直以来照看着这棵凤梅树和自己的心声对赵家父子说了,并将自已因这次将出远门,对这棵树的不放心的心事都说了,最后就对这赵家父子深深的一鞠恭,拜托赵家父子一定要替志高悉心的照料着棵树,赵家父子见少爷这么隆重的厚托,也一惊,忙回鞠恭说道:“少爷您放心,我父子一定不负少爷重托,一定悉心照料这棵树。”志高嘱托完了这事后,心里才稍稍安下心来了。
老爷见儿子赴京时日已近了,这天,就将自己平时里乘骑的一匹白马牵回了府邸,吩咐着,这匹正当壮年的白马,就给儿子赴京赶考时一路可以驮着些随行物品之用。管家找来了两只箩框用麻绳梆在一块儿,框里就装了些路上需用的物品衣物等等,一切都准备齐备了。
这天,夫人将儿子叫到了跟前,左看看儿子,右看看儿子的,一阵子看得儿子怪不自在的就问道:“娘,今天是怎么回事了?”夫人见儿子这么问了,才回过神来似的,用手抹了抹自己眼睛里荡溢着的泪花,笑着说道:“儿子,没事,没事。”志高见母亲这么说了,接过话来说道:“娘即是没事,可怎么老看着我呀?”夫人见儿子问了,就回道:“娘是想起儿子就要奔赴千里之外去赴京考了,儿子长大了,可是你长这么大,还从没离开娘身边这么长时间的,娘就想再多看看我儿。”志高回道:“娘,这么不放心,那我不去参加京考就是了。”夫人见儿子这么说了,忙回道:“那可不成,族里的众族亲和乡里的众人都知道我儿就将去参加京考了,怎可以临时变卦呢?这可叫你爹娘今后怎在乡里呆呀?再者,省府郡守也已将名字呈报京师去了,你如果没有很特殊的理由推脱,那可就是犯了欺君之罪的呀!”志高听了娘的这番话,笑着说道:“娘,我这不是故意说的吗?只是见娘这么不放心才说的呀。”夫人听了说道:“儿子,这一路上定要好生注意保养好身体,记住,夜宿早行,这一路去,可有好几处是叫癖静少人之所,到了这几处,我儿定要与众人随同而行,万万不可造次。”志高回道:“娘,这儿子也不怕,这几年来,爹不是给儿子请来过几个武师,虽不算顶级高手,但也教了儿子和张远一些许本事,由其是张远人高马大,本事比儿子差不多,可是力量可是比儿子大多了。我们两联手,还怕些宵小歹徒吗?”夫人见说了,回道:“儿子,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我儿又不是什么武道高手,张远也不算是,你们联手对付些低劣之徒还过得去,可一旦遇到真正的高手,就怕不是对手了。”···母子说了不少话,真是:儿行千里母依依。最后,夫人说道:“娘的这番话,望儿一定紧记在心为是!”志高听了回道:“娘。儿子紧记在心了,娘你就放心吧!”
志高拜退了母亲后,就起身离开了母亲的后堂,来到了中厅,见到了张管家,就说道:“志高所托张管家,还请管家一定记在心里,志高这里再次拜托了。”说这又是一个鞠恭拜了下去,张管家见了,慌忙也回了个鞠恭说道:“少爷,就尽管放心,老奴一定不敢慌废了少爷的委托。”
当天晚饭时,老爷早早的就回到家中,在中庭里摆下了酒宴,请来了乡里的族长及几位乡绅,和儿子一块儿招待了乡里的族长和乡绅,众人刚刚在酒席前落了座,老爷就对管家说道:“管家,去将张远也叫来一块儿吃了这顿饭,毕竟,明日就要陪小儿一块长途跋涉,千里迢迢,应该如同自家儿子一般看待。”管家初期听了本还想告诉老爷,这主仆有别的,但后来听了老爷的话说,也自无话可说了就回道:“是,老爷,老奴这就去叫张远来。”说完就转身离去,众族长乡绅听了这主仆的对话,纷纷点头称赞这老爷的这做法。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