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309|回复: 2

[學者專題] 廖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4 20:25: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4 ~' c& ?, ^( N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 z! \( }$ h+ N% M2 U u=3438088033,2635225079&fm=26&gp=0.jpg
& H3 ~" k2 _6 z; h0 h4 S  d! j3 v
4 c8 `4 n7 @; C8 k2 b
廖平(1852—1932年)
8 z. x2 d% @* A3 l& d7 i" \& E; u
5 E$ V9 M" K/ z: l: {5 s9 R ) S/ M7 v. l+ f' f: f) a
【传略】
" p- U9 L; o% S0 z   R8 U2 a' }$ f; o
廖平(1852—1932年),四川井研县青阳乡盐井湾人。初名登廷,字旭陵,号四益;继改字季平,改号四译;晚年更号为六译。这些名号的更改,反映了他的思想和经学的变化过程。他一生研治经学,做出了超越前人的学术贡献,并起到了一个融合古今中西各种学说,富有时代特色的经学理论体系,他是中国近代最著名的经学大师,在中国近代学术界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3 h4 p* @+ ]+ R* I+ @! I
  廖平出身于贫困之家,其父曾为地主放牧牛羊,佣工度日,后靠卖茶水为生。廖平自小就参加劳动。一次为茶客沏茶,水污客人衣服,受到呵责,遂感羞耻,颇思自立。他欲读书识字,但家中负担不起学费,于是从河沟捉鱼送给私塾先生为整,并告以自己的求学愿望。先生认为孺子可教,遂得以从师就读。廖平自知读书机会来之不易,倍加珍惜,昼夜勤苦攻,读,曾夜立于庙中神灯下读书。成年后,仍勤学不倦。经过潜心钻研,学业猛进,终于自立成才。
, ]. \# G: c: ]) J3 O7 L8 X/ |6 y  同治十M年(1873年).张之洞简放四川学政。次年举行院试,张之洞对廖平很为赏识,录取为第一,补县学生(即秀才)。光绪二年(1876年),廖平再应科试,正场题“狂”宇,廖平以“用犬”之义解释《论语》“狂涓”之文,以优等食凛蜞,调成都尊经书院肄业深造。廖平早年在家乡接受的是来学那一套,受到张之洞奖掖尤其是进人尊经书院后,师人张之洞。张之洞治学宗文字训贴的乾嘉汉学,廖平受其影响,感到来学空泛无实,不如文字训沽之学,字字有意。于是从喜好宋学,转而博览考据。但是,廖平一生学术的基本方向,并没有沿着张之洞所希望的方向发展。 / _0 f# y5 u* R; W4 x. M
  张之洞离川后,治经讲个文经学的《公羊》学的王向运主讲尊经书院。松羊》学治经,不斤斤于文字训诂、名物考证,主张透过文字之表,去探求其中隐寓着的微言大义,具有极大的灵活性。廖平经常向王运请业,渐受熏陶,又感到文字训沽只不过是经学的枝叶、糟粕,他又从博览考据转向专求大义。自此,廖平一生的学术就基本上沿着这一方向发展了。光绪五年,廖平中乡试第24名举人。光绪七年,他始注《谷梁春秋》,次年成《谷梁集解纠谬》二卷和《公羊何氏解沽十论》。持古文为周公所创,今文为孔子所创之说,分别两家的异同。廖平认为,经今文学派,尊崇孔子,主《王制》;经古文学派,尊崇周公,主《周礼》,可“同治中国”。两家之分歧,在于礼制,于是著《今古学考》二卷,严于今古之分。其学多为前人未发之论,深造有得之言,这是廖平经学的第一变。 % O+ G8 q& A  A% {; Y
  光绪十五年,廖平赴京应礼部春闱,会试成进士,朝考三等,钦点即用知县。他以高堂亲老,不欲远出省外为由,请改教职,部铨龙安府(今四川平武)教授,历署射洪训导,绥定府(今四川达县)教授,任中被劾免职。后继任尊经书院襄校,嘉定(今四川乐山)九峰书院、资州艺风书院、安岳凤山书院山长等职。在这段时期,廖平在经学观点上,以为《周礼》出于王莽之时,有许多为刘歆迎合王莽之意而作。于是专主今学《王制》为孔子之学,古学《周礼》为刘歆乱之学.这是廖平经学的第二变。括张之相、梁启超、钱穆在内的知名学者,均认为尽管康有为之书与廖平之书有本质不同,但康有为之书是受廖平之书启发而成,当是一个不容否认的客观事实。张之洞甚至认为康有力为廖平的嫡传弟子,梁启超为再传弟子。
5 g* h8 t! x8 P  D/ P) p9 i廖平经学第二变实已是以今文经学家的身份,来构建他的经学理论,而他的经学理论不是别的,乃是传统的尊孔尊经理论。但是,在近代社会要讲尊孔尊经,就得讲出一点新名堂。于是,在经学第二变后,廖平又提出大统小统的经学第三变,人学天学的经学第四变,天人大小的经学第五变,用五运六气解《诗》、《易》的经学第六变。所谓小统大统,是说孔子改制有两种,一是适用方三千里的小九州的中国万世法,以《春秋》为经,《王制》为传;一是适用方三万里的大九州的全球万世法,以《尚书为经》、《周礼》为传。所谓人学天学,是说孔子改制不惟有关于人的世界的法则,讲六合以内的人事,见《春秋》、《周礼》;又有讲六合以外天的世界的法则,见《诗》、赐》,《诗》讲神游,灵魂游于六合之外,《易》讲形游,形体游于六合之外。天人大小不过是对小统大统说与人学天学的糅合。所谓五运六气,本是《黄帝内经》中的理论,系医经,廖平以此为孔门《诗》、《易》师说。 ( y  a* o' [4 I9 m5 X) H
  廖平经学的后来几变,不过是将孔经与孔子从中国的神化推广到全球,再从全球推广到宇宙。究其精神实质而言,殊无可取。但是,廖平在构建其经学理论时,取材又不限于经学。他是用今文经学的方法来建构理论的,而建构中不仅突破了今文经学的界限,同时还突破了整个经学的界限。古今中外,经传诸子史册,诗赋纬道佛堪舆术数,西方地理学天文学宗教等学说,都是廖平用来建构其理论的素材。因此,从廖平经学理论的内容来看,又与传统经学有根本不同。为维护经学,反 6 a! X& m9 L& k; p8 I4 M
  廖平经学第二变有两个相互联系的基本观点:一是尊今,即尊崇今文经学;一是抑古,即贬抑古文经学。尊今的代表作是《知圣篇》,认为松羊》学的素王改制说是经学的微言大义所在,但汉代公羊家只讲孔子为汉制,远未穷尽孔子改制的义蕴。他说孔子改制是垂万世之定制,为中国立万世法,只有这样来理解素王改制说,才算懂得了“知圣”。抑古的代表作是《辟刘篇》(后改名《古学改》),提出古文经学起源于刘歆作伪,西汉哀平之前并无古文今学之说,《史记》、《汉书》关于衷平之前古文经学的材料,都是刘歆及弟子添窜的。 / {8 t1 H& @: c9 q3 p
  廖平此说一反平分古今之论,有许多臆断之论,虽然在学术价值一t远不如平分今古之论。但这一变却通过康有为的影响而在社会政治方面发生了极大震动。因为廖平在光绪十五年的会试后,应张之洞之召,曾转赴广州。康有为、黄季度同访廖平于广雅书局,竟夕晤谈,廖平向其示以《知圣篇》和《辟刘篇》。之后廖平又访康有为于广州安徽会馆,再次谈论。康有为遂本廖平之论,据《知圣篇》著作了《孔子改制考》,据《辟刘篇》著作了《新学伪经考》。这两部为后来的维新变法进行张目并提供了思想基础的书,影响极大,引起封建统治者的极大恐慌。虽然康有为一再否认这两部书与廖平有关系,但包而建立了一个不同传统经学的所谓经学体系,这就从反面无情地宣告了经学的终结。因此,廖平的经学不仅在经学史上有重大贡献,而且在整个近代思想史上都有独特的意义。
4 r0 s2 z  g3 F2 s. w( w; \  廖平后来在1898年与宋育仁、杨道南、吴之英等人在成都创办《蜀学报》,宣传变法维新思想。1911年担任《铁路月刊》主笔,鼓吹“破约保路”。四川军政府成立,受聘任枢密院院长,后长四川国学院及任成都高等师范、华西大学教授,授课之余仍以治经为终生事业。他一生坎坷,屡遭诬低、夹击,甚至革职查办,先后历经八次打击,但他总是以换而不舍的精神,潜心著述,从不停笔。他一生著述近一百四十部,除经学著作外,兼及医术、堪舆,撰有《四益馆经学丛书》,后又增益为《六译馆丛书》。1932年,为联系出版他的著作,拟亲赴成都,不料走到乐山,忽发大病,随行的儿子廖成励等,马上将他抬回井研,未及抵家,半途卒于河坎场,享年八十一岁。
, D  Y! t# u' r6 H1 `  大学者章太炎先生在为廖平所撰写的《清故龙安府教授廖君墓志铭》中云:“以君学不纯德,而行乎纯儒。”“斯心燔经,不可以罪孙卿;虑也劫后,不可以诬高密。廖君之言多扬诩,末流败俗君不与。”章太炎之言,恰如其分。廖平一生治经,脚踏实地,校勘、考据、辨讹是他的特长,而学术观点在晚年虽有不少离奇之处,但在清末民初特定的时代和社会氛围中,既无百家争呜,也不能百花齐放,更何况经历的是八次重大打击,其中有的并非是学术问题,而是人际、政治、派别之争,正是曹丕《典论·论文》中“文人相轻,自古而然” 的注脚。文人之气,常常难以承受重压,支撑得过去,从逆境中奋起的人不是很多。而能排除世俗,潜心于学术,能防于扰、抗于扰,最后终成大业者更少。廖平虽一身坎坷,屡遭排低、夹击,而始终心坚骨硬,他应当是学人的良师,治学者的楷模。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9-1-4 20:29:52 | 显示全部楼层
【著述】
《古今学考》、《谷梁春秋经传古义疏》、《起起谷梁废疾》、《释范》
廖平以礼制治《春秋》略说
% E" E, m+ w0 B2 l " p/ z; c+ b1 g/ b  z
5 D, C% L" S4 g% o
作者:赵沛 + E0 ]5 Z" C9 D1 e* u, g2 K
; F9 {2 I" ?: h" G( ^
摘要: 廖平经学的最大贡献是经学一变时期以礼制“平分今古”文经学,认为经学的今古之争的根本在于所说礼制的不同。他认为孔子删定《六经》,以《春秋》为首,是对四代礼制的“改制”,是为后世立法的新的典章制度,而这些“新制”又主要存于孔子手定的《王制》一书。廖平治《春秋》的主旨,就在于参以《王制》,发掘《春秋》所包含的孔子“新制”。 7 U$ }5 [( x, H  H! O9 N
关键词: 廖平; 今文经学; 礼制; 《春秋》; 《谷梁传》
0 n. P1 e7 o9 Z: c  Jand Autumn AnnalsZHAO Pei
* s' Y5 h( R% t$ V(College of Law, Shandong University at Weihai, Weihai 264209, P.R.China)Abstract: Liao Ping thought that the underlying difference between the study of Confucian classics written in Western Han Dynasty and the study of Confucian classics written in the Pre-Qin period was that they were based on different regimes. He thought that Spring and Autumn Annals was cardinal in Liu Jing, and was the transformation of old regimes, and was the new regime for posterity. These new regimes was contained in a book entitled Wangzhi. Gu Liang Zhuan is the orthodox school of thought in the study of Confucian Classics written in Western Han Dynasty, the regime of which was the same as that in Wang Zhi. Liao Ping's Research on The Spring and Autumn Annals was to unearth these new regimes from the Spring and Autumn Annals.
1 z8 b7 {) E9 [0 O4 ]Key words: Liao Ping; study of Confucian Classics written in the Western Han Dynasty Characters; regime; The Spring and Autumn Annals; Gu Liang Zhuan
近代经学大师廖平在中国经学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被称为“最后一个儒家学派的最后一位思想家”[1](第274页)。著名哲学史家冯友兰先生曾多次指出:中国经学开始于董仲舒,终结于近代经学大师廖平。 ' o- @* N1 a+ A* B% b

. C8 D( ^- _: U9 H- Y0 [2 o作者简介: 赵沛(1965-),男,河南武陟人,山东大学威海分校法学院副教授,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博士后,研究方向为中国政治思想史。
# H# P: t1 w- J' P, u" h7 |- @$ |. \; G/ v- \2 L
但是,由于廖平经学前后六变,愈变愈玄,为人所诟病。相对于与其同时代的几位经学大师,如康有为、魏源、龚自珍等,廖平经学在学术史上的影响以及学者对廖平经学的研究都要远为逊色。但客观地讲,廖平经学在其早期的经学史研究阶段,确乎做出了巨大的贡献。黄开国先生指出,廖平的经学六变,实际上可以归纳为其经学思想的两大转变:一是由经学史研究到经学理论建构的转变;二是经学理论从现实向空幻的转变。[2]所以黄开国先生认为廖平的学术贡献“在史不在论”:廖平经学的贡献在于以礼制来划分今古文经学,也就是他经学一变时期的“平分今古”。他指出了今古文经学的根本区别,在于所说礼制的不同:今文经学以《王制》为宗,是孔子晚年的定论,为救世而绘制的蓝图,古文经学以《周礼》为宗,是孔子早年的治国设想,二者所言礼制的不同,构成了今古文经学的根本差异,但今古文经学并无轻重、优劣之分,应当互相补充,不可偏废。此论一出,今古文经学的千年诉讼,几告终结,廖平之功实属不可磨灭。刘师培曾评论廖平经学“长于《春秋》,善说礼制。洞彻汉师经例,自魏晋以来未之有也”。廖平的高足蒙文通先生也指出:“就礼制以立言,此廖师学根荄之所在。”[3](第106页)可见,以礼制解经,乃廖平治《春秋》的最大特点。 6 N: N6 `; d0 }6 s# u

* l+ A  _  n4 k这首先与廖平对《六经》与礼制关系的看法密不可分。他认为,孔子删定《六经》,以《春秋》为首,《六经》不惟微言大义,更是孔子改制之作。两千年来昧而不明的经学微言大义,就是素王改制。“孔子修《春秋》已,复删《诗》、《书》,定《礼》《乐》,终乃系《易》。《诗》、《书》、《礼》、《乐》,皆素王平治之具,为《王制》之节目。四经皆孔子就旧文翻译,以为教人之本。”[4](第20页)所谓“素王一义,为六经之根株纲领,此义一立,则群经皆有统宗,互相启发,箴芥相投。自失此义,则形体分裂,南北背驰,六经无复一家之言”[5]。正因为《六经》是孔子为后世立法而修订的新的典章制度(改制),故不必事事合于三代真制:“孔子修述六艺,其道则一,六艺皆孔子所订之制,迥非四代旧典。”[6]又云:“贤为圣译,皆缘孔子之意而作,盖三代真制实有沿革,古礼荒略,不足为法,六艺于旧事多所改更,今若直录真事,文与六艺相反而不相合,不惟简陋不足为法,而文有沿革,亦不一律,故传者之意全祖六艺而言,不敢复存四代真制。此如六艺之删润。今不能据贤者传记以为四代礼制,皆如孔子之新文也。”[6]所谓“贤为圣译”,当指后儒传经。廖平认为,后儒传经都是依据了孔子之意。三代实行的制度,代有沿革,且由于年代的久远多已失传,而孔子删定六经,对三代礼制“多所改更”,如果用三代的现实制度与《六经》参照,则多有不相合者。后儒传经者,都祖述孔子《六经》,而不敢复存四代的真制度,实不知此乃孔子改制之作,孔子新文并非都是四代之真制,因此,“《春秋》改时制,所谓因监损益,择善而从,托之《六经》,于时事(制)无关。”[7](《凡例》)并且,廖平在《四代古制佚存凡例》中详加说明云:“孔子修述六艺,其道则一,六艺皆孔子所订之制,迥非四代旧典。自七十子后此说失传。今虽力复微言,闻者疑信参半,以素王之制,旧皆属之四代,必创立今学,欲说明此义,非备言四代佚闻与六艺不同者,不足以取信于人。”他进一步说明作《四代古制佚存》的用意是“今故撰为此例,务搜求四代事实与六艺不同者,汇为书,然后人乃悟六艺果素王之教,非四代旧制矣。”所以,孔子修《六经》,“乃斟酌损益,定为一王之制,踵事增华,去弊除害,文质彬彬,而后为万世可行之政”。“孔子订制,托之于古,当时弟子诵法、官府信从,合口同声,以为古制。此孔子过化存神之妙用,子贡所以叹其不可及。若使人不信,信而不能行,则便不足为圣人矣!”廖平又解释《六经》礼制与四代礼制之所以不同说:“六艺皆出素王,何得有此详备文雅之事?不知三代即三统,谓将来之夏商周,非既往之夏商周也。……盖素王定制,以传百世,异姓而兴不能不改异,若制度拘滞,定于一律,则易代改制,莫之适从。既不能不改,又不可轻变,于是撰为三统之说,取已定之制,分拟三品,如明堂,非夏、殷所有,而立三品明堂,通变以备后王之用。……故三代制,有事实、有托名,学者所当实考者也。”孔子删定的《六经》礼制,实际上只不过是“通变以备后王之用”的新制。 ' w& o! h5 x. `& A
《六经》之中,《春秋》为首要。廖平在其成名作《今古学考·今古学宗旨不同表》中有云:“今(学)以《春秋》为正宗,余皆推衍《春秋》之法以说之者。”孔子亦以《春秋》为最得其意者,谓后世知我、罪我者亦在《春秋》。孔子以礼制订《六经》,自然也集中体现在其所订《春秋》一书之中。廖平《王制集说凡例》说:“孔子撰述以《孝经》、《春秋》为主。《孝经》以治己,故曰:‘行在《孝经》';《春秋》以治人,故曰:‘志在《春秋》'。《孝经》修己之事,于制度则不详,此内圣之学也;《春秋》专以治人,故以制度为要,此外王之学也。《王制》专为《春秋》而作,故全与《春秋》名物、制度相合也。”所以,“《春秋》有王道,因旧制而加损益,故不拘用周礼,参用四代,因革皆且于经,故《传》皆因经立说”。“六艺所定,礼以意起,故《(谷梁)传》中多据以为说。”[7](隐公元年,秋,七月)在廖平看来,孔子作为受天命的圣人,负有代天立法的神圣使命,而《六经》就是他代天立法之作,由于孔子是有德无位的“素王”,不能像帝王那样借助权势,把理想变为现实,他只能把代天立法之意,寓于《六经》,尤其是《春秋》之中。而所谓代天立法,除了徒托空言的微言大义之外,更有为后世立法的“典章制度”,所谓“帝王见诸事实,孔子徒托空言,《六艺》即其典章制度”。[5](第175页)显然,廖平认为,孔子《六经》所托之为后王立法,主要是通过他所订的制度来实现的,如他所说:“《王制》为《春秋》大传,千古翳沉,不得其解,以《谷梁》证之,无有不合”。[7](《凡例》)总之,廖平以为,所谓《六经》,是孔子所订的一王之制,是为后世立法的新的“典章制度”,这正是廖平治经所以重礼制的根本所在。 + q- U+ ^7 W# L9 L6 T4 E
5 L$ C% ~2 \$ u, q2 w7 e/ a
既然廖平认为《六经》尤其是《春秋》之中,不仅承载着孔子的微言大义,更包含了孔子改制为后王立法的良苦用心,《春秋》一书也就是孔子“新制”的集中体现。所以,他治《春秋》,一方面要发掘圣人的微言大义,更主要的是要辨正其中为新王立法的礼制。在廖平看来,《春秋》一经,实际上包含了事、礼、例三个核心内容,“且经下所有事、礼、例,《三传》全同,略有参差,皆属微末”。[8]廖平《春秋经传汇解·提要》记廖平的《春秋经传汇解》对《春秋》事、礼、例的注说:“以事言之,如尹氏卒,旧以为男女不同,今据《左·隐七年》尹氏之文,知《左》经本作尹,《传》之君氏,文不见经,乃明鲁事,发明史例;以礼制言(之),筑王姬馆于外,《左》言非礼,《公》言合礼,各言半面,惟《谷梁》由非礼而合礼,乃为全文;以义例言之,凡有异同,皆属小节。”廖平于《重订谷梁春秋经传古义疏·凡例》亦称:“《春秋》问辞,弟子皆有所据,然其据文本,礼制、文句并用。何君以下说《春秋》者引用经中文句,而略于礼制,一门多与传意相迕,今注(指其《重订谷梁春秋经传古义疏》——引者)中据文,半主礼制,半主文句。”他又批评前贤治《春秋》礼制之不足曰:“《三传》言礼制者,每传多各言一隅,必须合考三家方成完说,许郑讦争,皆失此旨。”所以,他治《春秋》“于《三传》礼制异同处,据参差异见诸例以说之,务使彼此相发互文,见义合于礼意为主,不敢轻事讦击,动成龃龉”。 5 r: D6 s8 B6 a+ e5 [) d
既然《春秋》是孔子为后世立法的新的典章制度,那么,廖平治《春秋》即以发掘其中的礼制为主旨。这在他经学一变的平分今古阶段,体现得尤为明显。事实上,廖平以礼制治《春秋》,就在其平分今古的一变时期。所谓平分今古,就是以礼制的不同来区分今古文经学。他认为区分今文经与古文经的根本就在于其中礼制的不同:今文经学所言礼制是以殷代为主的四代(虞、夏、殷、周)之制,集中见于孔子手定《王制》一书,古文经学所言的礼制纯为周制,主要见于《周礼》一书。前文已述,孔子删定《六经》,对四代礼制“多所改更”,“迥非四代旧制”,是孔子糅合四代之制,为后世立法所订的“新王之制”,为“万世可行之政”。而廖平以为,孔子所订的这些“新制”,就见于他所手定的《王制》一书,而《周礼》则本于周公定制,所以又有古文经学宗周公,今文经学祖孔子之说。 $ d' ]( ^! l6 d6 b2 t0 ~4 J
一般以为,《春秋》三传各有其特色,《左传》重事,偏于历史;《公羊》、《谷梁》重义,偏于经学。而《谷梁》解经无重大发明,《公羊》既能发挥圣人的微言大义,又能建立起自己的理论系统,蔚为一家,为其价值所在。[9](第135-174页)然廖平治《春秋》则以《谷梁》为要。这自然与他对《谷梁传》的独特见解有密切关系。前文已论,廖平治《春秋》(尤其在其经学一变时期)的突出特点,就在于他以礼制解《春秋》,在他看来,《公羊》、《谷梁》为今文经学的主要代表,而《谷梁》则是今文正宗。廖平对此有云:“何以见《谷梁》在先?以其所言,尽合于《王制》,知其先传今学,笃守师说也。”[10](《参用<左传>论》第171页)显然,廖平之所以以《谷梁》为今文正宗,是因为《谷梁》所保存的礼制最全,也最得孔子之意,他甚至有《谷梁》与《王制》无一字不合之说。所以,廖平重《谷梁》,和他治《春秋》的总体思路相一致,是其以礼制治《春秋》的必然。廖平在《重订谷梁春秋经传古义疏·自叙》中谈到他作此书的情形,乃“痛微言之久陨,伤绝学之不竞,发愤自矢,首纂遗说,间就传例推比解之,……冥心潜索,得素王、二伯诸大义。甲申初秋,偶读《王制》,恍有顿悟,于是向之疑者尽释,而信者愈坚,蒙翳一新,豁然自达”。可见,廖平《春秋》学原也不能脱离先儒征求微言大义的套路,“偶读《王制》,恍有顿悟”,终于发明了以礼制解《春秋》的路径,而有了与阎若璩考辨伪《古文尚书》、顾炎武发明古韵分部齐名的以礼制“平分今古”的发现,被学术界誉为清代学术的三大发明。严式诲在《重订谷梁春秋经传古义疏·序》中称:廖平的《谷梁》之学,“根源《王制》,沟通二传,存汉师之遗说,册范、杨之野言,较清代补注释例诸家,倜乎过之。”颇得廖平《谷梁》学精义。廖平也自称其治《谷梁》“以《王制》为主,参以西汉先师旧说,从班氏为断”。他并解释以《王制》为主曰:“《王制》为《春秋》大传,千古翳沉,不得其解,以《谷梁》证之,无有不合。”[7](《凡例》)廖平还有《王制义证》一篇,“引经传及师说注之,以相印证”。惜该书不存,不能详其如何印证。即使是对于同为今文经学的《公羊传》,廖平也认为其中同样包含了孔子为后王立法的“新制”,故又曰:“董子治《公羊》,礼制与本传(《谷梁》)实同”[7](《凡例》),故取之说《谷梁》,亦无不可。当然,《公羊》、《谷梁》虽同为今文经学,但毕竟又有明显的区别。蒙文通先生曾指出:“由《谷梁》以礼说今文者,鲁学之遗规,由《公羊》以纬说群经者,齐学之成法,此今文中二派对峙之主干。”[3](第106页)《谷梁》的特点是善于礼制,为鲁学正宗,《公羊》则善于说纬,是齐学的主流,在蒙先生看来,善说礼制的《谷梁》才是汉代今文经学的正宗,也是区分今古的根荄所在,“夫以礼说经者,汉师之家法,石渠、白虎之遗规,今古之大限”。[3](第106页)
6 G& k8 M2 V7 t8 y% U. c/ U) t- n3 j! l; L: u2 n
以礼制治《春秋》是廖平《春秋》学的最重要的特点,通过对孔子“新制”的发掘来论证《春秋》之微言大义,是廖平治《春秋》的独特之处。郑玄也主张兼治三传,“其解礼多主公羊说,而《鍼膏》、《起废》,兼主《左氏》、《谷梁》。”尝说:“《左氏》善于礼,《公羊》善于谶,《谷梁》善于经。”[11](《春秋篇·论春秋兼采三传不主一家始于范宁而实始于郑君》)所谓《左氏》善于礼,是说《左传》长于史实,其中对上古礼制多所保存。然而,廖平对此有不同看法,廖平于《重订谷梁春秋经传古义疏》庄公元年秋疏云:“《公羊》、《左氏》各言一节,《(谷梁)传》乃全言之,凡三传说礼不同者,多为此例。”上引《春秋经传汇解提要》中,也有同样看法,在廖平看来,《三传》之中惟有《谷梁传》是保存礼制最为周全的。这当然可以视为廖平以礼制治春秋,而尤重《谷梁》的原因。 - ^  `2 z0 D2 w& r# M* P
廖平的经学研究,始于“平分今古”的经学一变,以礼制的不同来划分今文与古文的阵垒,的确是一大发明,对此梁启超即以“俨然有开拓千古,推倒一时之概”[12](第117-118页)给予盛赞,就连批评廖平最为激烈的章太炎也对廖平的这一发现颇为赞叹:“余见井研廖平,说经善分别今古文,盖惠、戴、凌、刘所不能上,然其余诬谬猬多”[13](《文録卷·程师》)。章太炎批评廖平甚为激烈,当指其余而言,章氏对上言自注曰:“廖平之学与余绝相反,然其分别古今文,塙然不易,吾诚斥平之谬,亦乃识其长。若夫歌诗讽说之士、目录札记之材,亦多诋平违牾,己虽不谬,所以愈于平者安在邪?”看来章氏也并未有抹煞廖平经学贡献之意。蒙文通先生论其师廖平经学说:“廖师之学,长于《春秋》,善说礼制……唯善说礼制,依之以求汉师家法之变迁同异,故知据摄以前之古学乃以《王制》为主,以《王制》通《周官》,据摄以后,贾、马之徒,独尊《周官》而不复依傍《王制》。郑玄而下之古学,又以《周官》为主,而以《周官》通《王制》,则学术变合之故,了如指掌。”此可谓对其师学术精髓的最好阐释了。 5 B. {% t8 B( D# N6 {5 ~+ r- x
本文所及,只是就廖平治《春秋》的突出特点立论,作如下两个方面的简单结论:其一,廖平坚持认为,孔子删定《六经》,是对四代礼制的“改制”,是为后王立法的新的典章制度,因此也不必事事与四代礼制相符合。而这些新的典章制度,又存于孔子手定的《王制》一书,“《王制》专为《春秋》而作,故全于《春秋》的名物、制度相合也”。[4](第20页)故廖平又有《王制》为《春秋》大传之说。其二,正因为如此,廖平治《春秋》的主旨,就在于发掘其中的孔子“新制”,并认为《谷梁传》最得孔子的要旨,说礼最全,为今文正宗。

' V& D+ |2 y; i* F6 {$ g# ?  B  g参考文献:
5 d$ ~6 o; k9 O, R[1]约瑟夫·列文森. 儒教中国及其现代命运[M].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0.
" o$ b, i& D8 I& x5 J[2]黄开国. 廖平评传[M]. 南昌: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1995. 9 c' N- Z5 G8 k8 [0 E$ I& r
[3]蒙文通. 井研廖季平师与近代今文学[A]. 蒙文通. 经史抉原[C]. 成都: 巴蜀书社, 1995.
5 o: I9 f$ ?" p6 S; o+ g; X' t[4]廖平. 王制集说凡例[A]. 李耀仙. 廖平选集(下)[C]. 成都: 巴蜀书社, 1989.
9 V' o% ~* s, }/ G[5]廖平. 知圣篇[A]. 李耀仙. 廖平选集(上)[C]. 成都: 巴蜀书社, 1998. 4 U6 g+ h& N# a9 |( Q" l4 v+ g
[6]廖平. 四代古制佚存凡例[A]. 新订六译馆丛书[C]. 成都: 存古书局, 1921.
* p3 {% `1 z, m; V+ {0 s! J[7]廖平. 重订谷梁春秋经传古义疏[M]. 北京: 中华书局, 1998. + C# f  x  U0 v( `/ \2 O
[8]中国地方志集成·四川府县志辑(第40辑)[Z]. 成都: 巴蜀书社, 1992.
' ?; P, A% E6 `  `! J. m[9]王家俭. 晚清公羊学的演变与政治改革运动[A]. 王家俭. 清史研究论薮[C]. 台北: 文史哲出版社, 1994.
0 W/ _$ y. H9 ?/ m2 H9 s5 u: B[10]廖平. 何氏公羊解诂三十论[A]. 李耀仙. 廖平选集(下)[C]. 成都: 巴蜀书社, 1998.
# B, h. z% i' H$ I' w[11]皮锡瑞. 经学通论[M]. 北京: 中华书局, 1954. * C# @0 }; w2 A) O) q
[12]梁启超. 清代学术概论[M]. 北京: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04.
- E5 ~. p  f' `[13]章太炎. 章氏丛书[M]. 杭州: 浙江图书馆, 1919. ' ^6 ~: s( c. _4 j/ M& A5 U# c

8 x' e' p& R+ H& Z
$ z* S! ?( n3 o/ U, f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楼主| 发表于 2009-1-4 20:31:20 | 显示全部楼层
【论坛所有著述资料】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