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46|回复: 0

[资料整理] 张治道《东谷子惠政碑》点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16 19: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治道《东谷子惠政碑》点校    杨军康

按:明正德十五年,北京人王旸自昆山改令盩厔,颇有政声。后升任西安府同知。时盩厔之民为其立碑以纪念,请长安人张治道(字太微)撰文。其文存于《太微后集》。今据《原国立北平图书馆甲库善本丛书》所录点校 。错误之处在所难免,望同仁批评指正。         
            东谷子惠政碑      张治道
东谷王子以盩厔令升西安府同知。升之二年,为嘉靖丁亥。盩厔之民思东谷子之政之善。欲刻诸石,以識其惠,以彰东谷子之良。各走余请为之记。
余诘之曰:“东谷子之在盩厔也,而谤者日至。至今去也,而百姓之思东谷子者,又将若有求而弗遂焉者,是又何哉”?
走者曰:“宜如公言。盩厔之民,皆乱法之民也。匪特盩厔也。子产为政而民怨。匪特子产也。孔子专鲁而民讐。匪特吾侯东谷子也。日月不晦不光,万物不收不彰。况为政者哉?方吾候东谷子之来吾盩厔也,盩厔之无善令者数十年矣。其俗偷,其风变,其民好讦而尚诈。租税之不入官者将五六年。吏胥之舞文弄法者,瞒不可省。盗贼阻山负固在在劫掠,而二三豪右乩其行以求获。其所欲者,相伺于阊闾。人谓吾候曰:‘盩厔其难哉’。而吾候之下车也,先帅之以正,而示之以不扰。行之数月,而后法以绳其偷,政以革其变,刑以惩其讦。而后偷者、变者、讦诈者各化而不敢习其旧。租税之埋匿,因其年岁而第其分数。征其新以带其旧。使新者不得愆期,而旧之埋匿者渐以完报。至于官府之文案簿籍,亲自省阅填注,而吏不得高下其手。而吏之舞文弄法以瞒官者,不得施其巧。深山盗贼患其出入,扑之不灭、纵之不可。乃奏请立巡检司二所,以绝其要害。而山中之盗至,不敢入其境处。一应人当捸之外,秋毫不取。而豪右之家以求获其所欲者,各敛迹不敢入公府。至于六事举,百度张,养政之多人弗能悉举。然方侯之初行此也,偷者怨、变者嫉,讦诈者讐,埋租匿税舞文弄法者,侧目于左右。盗贼之徒,豪右之家腾其议以激怒其上,虽吾侯弗能堪。今吾侯去矣,民安于田里,乐其生业,习见其法令。盗贼息,风俗变。偷者、变者、讦诈者、舞文弄法者,各不容于其地,而民将慕之如父母矣。凡此非吾侯之政之惠何以得此哉?
余闻之怃然兴怀焉。曰:“嗟乎!东谷子前拜昆山令,昆山之豪右怨而百姓思。再拜盩厔令,盩厔之豪右怨而百姓思。传曰: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若东谷子者,非今之所谓善人也耶?余读载记,去后之思,得汉之何武一人焉。武之外不少乐见而史册称之曰:所在无赫赫之名,去后常见思。无赫赫之名者,故东谷子之不免昆山盩厔之谤也。今东谷子去矣,而盩厔之民思之若是。不知武之百姓当时之所以思武者,果能如是哉?武之为政,史册不载其行事,余固弗得而考。若东谷子今日之行政,不知武之在当时能有之否?若其直气危言,砥节砺行,行谊高而文彩著,为一时之所推服,兹又非百姓之所識者。呜呼!子产为政猛如烈火,而孔子奥其为惠。盖子产之政,其心在于百姓之不犯。不犯则可保,可保则法度省,法度省则民俗淳。东谷子之政亦若是焉耳。其始也,则民若有怨。其去也,则民思。若东谷子者,所谓惠人者耶”。
余因百姓之请,因采其言以为之记。而题之曰惠政观风者,幸勿曰诬。
东谷子,姓王名旸,字明叔。燕人。甲戌进士。别号东谷云。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