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国学复兴网 门户 查看主题

老子正字

发布者: wangofkings | 发布时间: 2019-11-23 00:12| 查看数: 92| 评论数: 8|帖子模式

章一·帛书章四十五

【正字本】
道可道,非恆道;名可名,非恆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故恆无欲,以觀其玅;恆有欲,以觀其徼。兩者同出,異名同謂。玄之又玄,眾玅之門。

【注疏】
道可道,非恆道;名可名,非恆名。
首道者,《老貓字典》云:金文从行从首。會意。行者,象四通之衢形。四通之衢也。首者,頭也。道者,謂人至四通之衢,何去何从,由其首依理決斷也。故,道者,理也。
次道者,做動詞,解析也。

恆者,《老貓字典》云:恆久也。

首名者,《老貓字典》云:名字也。
次名者,做動詞,命名也。

疏曰:道者,理也。理者,乃可析也。道非恆常不变者也。名者,稱呼也。稱呼,乃可名之也。名亦非恆常不变者也。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
无者,《老貓字典》云:无字,非彼無字之簡化字也。今人以爲匃字之甲骨文、金文,實是无字之甲骨文、金文也。从人从亡。會意。人者,象人垂手而立之形。男性貴族也。亡者,隱也。无者,謂人皆隱也。故,无者,人隱也。
老子之无,謂事物處于不可被主體,指人或物,感知之狀態也。
《老子·章十一》云:三十輻共一轂,當其无,有車之用也。然埴以爲器,當其无,有器之用也。鑿戶牖,當其无,有室之用也。故有之以爲利,无之以爲用。
《老子·章十四》云:視之而弗見,名之曰微;聽之而弗聞,名之曰希;捪之而弗得,名之曰夷。三者不可至計,故混而爲一。一者,其上不攸,其下不忽。尋尋兮不可名也,復歸于无物。是謂无狀之狀,无物之象,是謂忽朢。

有者,《老貓字典》云:祭字之本字也。有者,祭也。
上天、祖先者,人所祭者也。上天、祖先得之,是爲有也。後乃抽象爲有无之有。
老子之有,謂事物處于可被主體,指人或物,感知之狀態。

物字之本字,勿也。
勿者,《老貓字典》云:犁地也。
物者,《老貓字典》云:物字之本字,勿也。勿字之義別有所專,後世乃復增牛旁,作物字。物者,犁地也。
以牛犁地,深耕細作,乃育作物,復可育萬物。
故,物者,萬物也。此物字之引申義也。

疏曰:道生无,无生有。以无,命名天地之始;以有,命名萬物之母。是道生萬物也。天地之始是不可感知者也。萬物之母乃生萬物,是可感知者也。
箋曰:《老子·章四十二》云: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故恆无欲,以觀其玅;恆有欲,以觀其徼。
玅者,《老貓字典》云:奧妙也。

徼者,《老貓字典》云:循也。

无欲者,謂欲望不可感知也;有欲者,謂欲望可感知也。
簡言之,遊戲之旁觀者,无欲者也;遊戲之參與者,有欲者也。

疏曰:我恆无欲,是遊戲之旁觀者,乃可觀道生萬物之奧妙也;我恆有欲,是遊戲之參與者,乃可觀道生萬物之歷程也。

兩者同出,異名同謂。玄之又玄,眾玅之門。
玄者,《老貓字典》云:从入从幺。會意。入者,進入也。幺者,象一束絲之形。一束絲也。玄者,謂絲入于染缸反復染色也。故,玄者,變化也。

疏曰:有无兩者,同出于道,名雖異也,所言者皆爲道也。道生无,无生有者,是變化復變化也,乃得窺眾多奧妙之門徑也。

【譯文】
道理是可以被解析的,道理不是恆常不變的。名字是可以取的,名字也不是恆常不變的。(道生出无,即我們不可感知的事物;无又生出有,即我們可以感知的事物。)用无來命名天地初開,用有來命名萬物之母。我的欲望處于不可被感知的狀態,(我是遊戲的旁觀者,)就可以看見道生萬物的奧妙;我的欲望處于可以被感知的狀態,(我是遊戲的參與者,)就可以看見道生萬物的歷程。有和无,都是出于道,名字雖然不同,但同樣都是對道的描述。(道生出无的)變化加上(无生出有的)變化,是我們得以窺見眾多奧妙的門徑。
【版本】
帛书甲本-九三:道可道也非恆道也名可名也非恆名也无名萬物之始也有名萬物之母也□恆无欲也以觀其眇恆有欲也以觀其所噭兩者同出異名同胃玄之有玄眾眇之□
帛书甲本校本:道,可道也,非恆道也;名,可名也,非恆名也。无,名萬物之始也;有,名萬物之母也。故恆无欲也,以觀其眇;恆有欲也,以觀其所噭。兩者同出,異名同胃。玄之有玄,眾眇之門。
帛书乙本-二一八上:道可道也□□□□□□□□□恆名也无名萬物之始也有名萬物之母也故恆无欲也□□□□恆又欲也以觀亓所噭兩者同出異名同胃玄之又玄眾眇之門
帛书乙本校本:道,可道也,非恆道也;名,可名也,非恆名也。无,名萬物之始也;有,名萬物之母也。故恆无欲也,以觀其妙;恆又欲也,以觀亓所噭。兩者同出,異名同胃。玄之又玄,眾眇之門。
王弼本: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故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玄之又玄,眾妙之門。
正字本:道可道,非恆道;名可名,非恆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故恆无欲,以觀其玅;恆有欲,以觀其徼。兩者同出,異名同謂。玄之又玄,眾玅之門。

【校勘】
正字本以王弼本爲底本,以帛書本、楚簡本校正之。
本章以帛書本經義爲尚。

道可道,非恆道;名可名,非恆名。
恆者,王弼本作,常。避漢孝文帝劉恆諱。徑改之。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
无者,王弼本作,無。
无者,《老貓字典》云:人隱也。
無者,《老貓字典》云:舞字之本字也。無者,祈雨之舞也。
無中生有,本爲舞中生有。謂宗教祈雨儀式之舞蹈。舞而得雨,是舞中生有也。後乃抽象爲有無之無。
老子之无,謂事物處于不可被主體,指人或物,感知之狀態也。
无、無,二字,以无字近于老子本義。
本章無楚簡本。然楚簡本,无字,皆作,亡。
或老子著書時,惟用,亡字。
然,无爲,已是約定俗成。
故,可从帛書本作,无。
《藝苑雄黃》云:无亦作亡。古皆用亡无,秦時始以蕃橆之橆爲有無之無。《詩》、《書》、《春秋》、《禮記》、《論語》本用无字,變篆者變爲無,惟《易》、《周禮》盡用无。然《論語》:亡而爲有。我獨亡。諸無字,蓋變隸時誤讀爲存亡之亡,故不改也。
其說甚是。

故恆无欲,以觀其玅;恆有欲,以觀其徼。
玅者,帛書本作,眇。
玅者,王弼本作,妙。
眇者,《老貓字典》云:視物模糊也。
眇字于此,形近而誤也。
妙字,後起字也。先秦何來後起字耶?
故,此處當是妙字之本字,玅。
帛書本所見玄字,其字形若兩圈相連,作偏旁,乃似目字,致有此誤耶?

徼者,帛書本作,噭。形近而誤也。
噭者,《老貓字典》云:吼也。

兩者同出,異名同謂。玄之又玄,眾玅之門。
王弼本作: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玄之又玄,眾妙之門。
帛書本經義近老子本義。故當从帛書本。


最新评论

wangofkings 发表于 2019-11-24 16:53:12
章二·帛书章四十六
【正字本】
天下皆知微之爲微也,亞巳;皆知善,此其不善巳。有,无之相生也;難,易之相成也;長,短之相形也;高,下之相盈也;音,聲之相和也;前,後之相隨也。是以聖人居无爲之事,行不言之教。萬物作而弗始也,爲而弗恃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弗去也。
【注疏】
天下皆知微之爲微也,亞巳;皆知善,此其不善巳。
微者,楚簡本作,𢼸。
𢼸者,《老貓字典》云:微者,甲骨文作,𢼸,或作,微。
微者,《老貓字典》云:見微知著也。
微者,《爾雅·釋詁》云:幽微也。《易·繫辭》云:知微知彰。
微者,《廣韻》云:妙也。《禮·禮運》云:德產之致也精微。
微者,此當訓,精微也。
亞者,《老貓字典》云:外圍也。
亞者,《爾雅·釋言》云:次也。
巳者,《老貓字典》云:大頭蛇也。
巳者,大頭蛇也。遇大頭蛇者萬事皆休。
故,巳者,終也。此巳字之引申義也。
善者,《老貓字典》云:美也。
善者,古人之簡化字也。然楚簡本、帛書本已如此。
疏曰:天下皆知精微之所以爲精微,則摒棄其次;皆知善良,則摒棄不善。此相對之道也。
有,无之相生也;難,易之相成也;長,短之相形也;高,下之相盈也;音,聲之相和也;前,後之相隨也。
相者,《老貓字典》云:相互也。
然,于此處,相,不當訓作,相互。
相者,當訓爲,所。
《老子·章四十》云:天下之物生于有,有生于无。
此言无生有,老子向未言有生无也。
疏曰:有,无之所生也;難,易之所成也;長,短之所形也;高,下之所盈也;音,聲之所和也;前,後之所隨也。此看似相對,實則相合之道也。
是以聖人居无爲之事,行不言之教。
聖者,《老貓字典》云:聖人也。
老子所謂聖人,體察民情者也。乃爲道之王侯也。
居者,《老貓字典》云:肆意也。
居者,通凥。凥者,《玉篇》云:與居同。
凥者,《老貓字典》云:處也。
老子之无,謂事物處于不可被主體,指人或物,感知之狀態也。
爲者,《老貓字典》云:僞也。
爲者,謂手引大象。此亦是作爲也。
故,爲者,作爲也。此爲字之引申義也。
故,无爲者,謂作爲不被感知也。
教者,《老貓字典》云:楷書教字,訛字也。教字,不从孝。當寫作,敎。敎者,強迫教學也。
老子之教,乃不言之教,身教也,所謂樹之風聲也。
疏曰:是故爲道之聖人,處无爲之事,乃有所作爲而人不知也。聖人化人而不以強,乃樹之風聲而已。
   萬物作而弗始也,爲而弗恃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弗去也。
作者,《老貓字典》云:起也。
始者,《老貓字典》云:初也。
居者,《老貓字典》云:肆意也。
疏曰:萬物興起而不自以爲是創造者,有作爲而不自恃,有成就而不肆意,惟其不肆意,故而不去。
【譯文】
天下都知道精微之所以爲精微,次等之物就會被摒棄;都知道善良,不善就會被摒棄。(這是相對的道。)有,是由无產生的;困難的事情,是由容易的事情組成的;長的東西,是由短的東西形成的;高的東西,是由低下的東西堆積起來的;音樂,是由聲響相和而成的;前,是因爲有後在跟隨。(這是看似相對,實則相合的道。)由此,懂得道的聖人,處事无爲,即有所作爲,而萬民也沒有覺察。聖人教化萬民並不強迫,而是以身教。萬物興起也不自認爲是創造者,有所作爲也不自恃,有了成就也不肆意妄爲。正是由于聖人不肆意妄爲,所以才不會消逝。
【版本】
楚简本-甲组4:7:天下皆智𢼸之爲𢼸也亞巳皆智善此丌不善巳又亡之相生也難易之相成也長耑之相型也高下之相盈也音聖之相和也先後之相隨也是以聖人居亡爲之事行不言之教萬勿作而弗始也爲而弗志也成而弗居夫隹弗居也是以弗去也
楚简本校本:天下皆智微之爲微也,亞巳。皆智善,此丌不善巳。又,亡之相生也;難,易之相成也;長,耑之相型也;高,下之相盈也;音,聖之相和也;先,後之相隨也。是以聖人居亡爲之事,行不言之教。萬勿作而弗始也,爲而弗志也,成而弗居。夫隹弗居也,是以弗去也。
帛书甲本-九五:天下皆知美爲美惡巳皆知善䚰不善矣有无之相生也難易之相成也長尺之相□也高下之相盈也意聲之相和也先後之相隋恆也是以聲人居无爲之事□□□□□□□□□□□也爲而弗□也成□而弗□也夫唯居是以弗去
帛书甲本校本:天下皆知美爲美,惡巳。皆知善,䚰不善矣。有,无之相生也;難,易之相成也;長,尺之相形也;高,下之相盈也;意,聲之相和也;先,後之相隋;恆也。是以聲人居无爲之事,行不言之教。萬物作而弗始也,爲而弗恃也,成功而弗居也。夫唯居,是以弗去。
帛书乙本-二一八下:天下皆知美之爲美亞□皆知善斯不善□□□□□生也難□之相成也長短之相刑也高下之相盈也音聲之□□也先後之相隋恆也是以𦔻人居无爲之事行不言之教萬物青而弗始爲而弗侍也成□而弗居也夫唯弗居是以弗去
帛书乙本校本:天下皆知美之爲美,亞巳。皆知善,斯不善矣。有,无之相生也;難,易之相成也;長,短之相刑也;高,下之相盈也;音,聲之相和也;先,後之相隨;恆也。是以𦔻人居无爲之事,行不言之教。萬物青而弗始,爲而弗侍也,成功而弗居也。夫唯弗居,是以弗去。
王弼本:天下皆知美之爲美,斯惡已。皆知善之爲善,斯不善已。故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較,高下相傾,音聲相和,前後相隨。是以聖人處無爲之事,行不言之教。萬物作焉而不辭,生而不有,爲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
正字本:天下皆知微之爲微也,亞巳;皆知善,此其不善巳。有,无之相生也;難,易之相成也;長,短之相形也;高,下之相盈也;音,聲之相和也;前,後之相隨也。是以聖人居无爲之事,行不言之教。萬物作而弗始也,爲而弗恃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弗去也。
【校勘】
整章概而論之,以楚簡本經義爲尚,故多从楚簡本。
天下皆知微之爲微也,亞巳;皆知善,此其不善巳。
楚簡本作:天下皆智微之爲微也,亞巳。皆智善,此丌不善巳。
帛書甲本:天下皆知美爲美,惡巳。皆知善,䚰不善矣。
帛書乙本:天下皆知美之爲美,亞巳。皆知善,斯不善矣。
王弼本:天下皆知美之爲美,斯恶已。皆知善之爲善,斯不善已。
知者,楚簡本作,智。假字也。
微者,帛書本、王弼本皆作,美。
微字,更爲貼合老子本義。
亞者,帛書甲本、王弼本作,惡。
亞字,更爲貼合老子本義。
前巳者,王弼本作,已。
已字,後起字也。先秦何來後起字耶?
已者,《老貓字典》云:已字,訛字也。其本字,巳也。
此者,帛書甲本作,䚰。
䚰者,高明校作,訾。我不知其訾字中,止,何來也。
此者,帛書乙本、王弼本作,斯。
此者,斯也。斯者,此也。
後巳者,王弼本作,已。
後巳者,帛書本作,矣。
巳,作,矣,傳抄之誤耳。
有,无之相生也;難,易之相成也;長,短之相形也;高,下之相盈也;音,聲之相和也;前,後之相隨也。
楚簡本作:又,亡之相生也;難,易之相成也;長,耑之相型也;高,下之相盈也;音,聖之相和也;先,後之相隨也。
帛書甲本:有,无之相生也;難,易之相成也;長,尺之相形也;高,下之相盈也;意,聲之相和也;先,後之相隋;恆也。
帛書乙本:有,无之相生也;難,易之相成也;長,短之相刑也;高,下之相盈也;音,聲之相和也;先,後之相隨;恆也。
王弼本:故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較,高下相傾,音聲相和,前後相隨。
王弼本諸句皆失,之、也,二字,致經義盡失,不可从也。
有、无者,楚簡本作,又、亡。皆古今字也。
短者,楚簡本作,耑。
短者,帛書甲本作,尺。尺字,假字耶?訛字耶?
形者,楚簡本作,型。假字。
形者,帛書乙本作,刑。假字。
音者,帛書甲本作,意。假字。
聲者,楚簡本作,聖。假字也。
隨者,帛書甲本作,隋。假字。
帛書本句尾多,恆也,二字。
老子所言者,皆道也。
《老子·章一》云:道可道,非恆道。
道无恆道,帛書本,恆也,二字,是與老子之經義相悖,不可从也。
是以聖人居无爲之事,行不言之教。
楚簡本作:是以聖人居亡爲之事,行不言之教。
帛書甲本:是以聲人居无爲之事,行不言之教。
帛書乙本:是以𦔻人居无爲之事,行不言之教。
王弼本:是以聖人處無爲之事,行不言之教。
居者,王弼本作,處。
无者,楚簡本作,亡。假字。
萬物作而弗始也,爲而弗恃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弗去也。
楚簡本作:萬勿作而弗始也,爲而弗志也,成而弗居。夫隹弗居也,是以弗去也。
帛書甲本:萬物作而弗始也,爲而弗恃也,成功而弗居也。夫唯居,是以弗去。
帛書乙本:萬物青而弗始,爲而弗侍也,成功而弗居也。夫唯弗居,是以弗去。
王弼本:萬物作焉而不辭,生而不有,爲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
物者,楚簡本作,勿。其本字也。
勿者,《老貓字典》云:犁地也。
物者,《老貓字典》云:物字之本字,勿也。勿字之義別有所專,後世乃復增牛旁,作物字。物者,犁地也。
以牛犁地,深耕細作,乃育作物,復可育萬物。
故,物者,萬物也。此物字之引申義也。
作者,帛書乙本作,青。以青謂萬物生長耶?
萬物作而弗始也者,王弼本作,萬物作焉而不辭,生而不有。
不辭者,蓋不解經義而擅改者。生而不有者,蓋注疏之辭篡入經文者也。
恃者,楚簡本作,志。假字也。
成者,帛書本作,成功。
成者,王弼本作,功成。
弗居者,帛書甲本作,居。脫字也。

wangofkings 发表于 2019-11-25 21:02:42
章三·帛书章四十七
【正字本】
不尚賢,使民不爭;不貴難得之貨,使民不爲盜;不見可欲,使民不亂。是以聖人之治也,虛其心,實其腹,弱其志,強其骨。恆使民无知无欲也,使夫知不敢。弗爲而巳,則无不治矣。
【注疏】
不尚賢,使民不爭;不貴難得之貨,使民不爲盜;不見可欲,使民不亂。
賢者,《老貓字典》云:優者也。
爭者,《老貓字典》云:引也。
爭者,《廣韻》云:競也。《莊子·齊物論》云:有競有爭。
盜者,《老貓字典》云:見獵而欲得也。
見者 ,《廣韻》云:露也。
疏曰:不以優者爲尚,則民不競爭;不以難得之物爲貴,則民不致見獵起欲;不現引人欲望之物,則民不亂。
是以聖人之治也,虛其心,實其腹,弱其志,強其骨。
虛者,《老貓字典》云:荒涼也。
虛者,荒涼也。荒涼之地,乃空虛之地也。
志者,《老貓字典》云:欲望也。
疏曰:是故聖人之治,民心乃虛,民腹乃實;民欲乃弱,民骨乃強。
恆使民无知无欲也,使夫知不敢。弗爲而巳,則无不治矣。
无知无欲者,謂知與欲皆不可感知也。是无欲无求也。
敢者,《說文》云:進取也。
弗者,《老貓字典》云:約束也。
弗爲者,非无爲也。
弗爲者,約束其爲也。
疏曰:恆使民之知與欲不可感知,是无欲无求,使其不圖進取。聖人以身教約束其爲而已,則无不治矣。
【譯文】
不崇尚優秀的人,庶民就不會競爭;不尊貴難得的物品,庶民就不會滋生貪欲;不顯露可以引起欲望的東西,庶民就不致混亂。所以聖人治國,空虛庶民的思想,充實庶民的肚子;减弱庶民的欲望,强健庶民的筋骨。长久地让庶民的知和欲處于不可被感知的状态,(即无欲无求,)使其不圖進取。(聖人以身教,)約束庶民的作爲而已,就沒有治理不好的。
【版本】
帛书甲本-九七:不上賢□□□□□□□□□□□民不爲□不□□□□民不亂是以聲人之□□□□□□□□□□□強其骨恆使民无知无欲也使□□□□□□□□□□□□□
帛书甲本校本:不上賢,使民不爭;不貴難得之貨,使民不爲盜;不見可欲,使民不亂。是以聲人之治也,虛其心,實其腹,弱其志,強其骨。恆使民无知无欲也,使夫知不敢。弗爲而巳,則无不治矣。
帛书乙本-二二〇上:不上賢使民不爭不貴難得之貨使民不爲盜不見可欲使民不亂是以𦔻人之治也虛亓心實亓腹弱亓志強亓骨恆使民无知无欲也使夫知不敢弗爲而巳則无不治矣
帛书乙本校本:不上賢,使民不爭;不貴難得之貨,使民不爲盜;不見可欲,使民不亂。是以𦔻人之治也,虛亓心,實亓腹,弱亓志,強亓骨。恆使民无知无欲也,使夫知不敢。弗爲而巳,則无不治矣。
王弼本:不尚賢,使民不爭;不貴難得之貨,使民不爲盜;不見可欲,使民心不亂。是以聖人之治,虛其心,實其腹,弱其志,強其骨。常使民無知無欲,使夫智者不敢爲也。爲無爲,則無不治。
正字本:不尚賢,使民不爭;不貴難得之貨,使民不爲盜;不見可欲,使民不亂。是以聖人之治也,虛其心,實其腹,弱其志,強其骨。恆使民无知无欲也,使夫知不敢。弗爲而巳,則无不治矣。
【校勘】
整章概而論之,以帛書乙本經義爲尚,故幾从帛書乙本。
帛書甲本殘毀之甚,幾不可識。
不尚賢,使民不爭;不貴難得之貨,使民不爲盜;不見可欲,使民不亂。
帛書乙本:不上賢,使民不爭;不貴難得之貨,使民不爲盜;不見可欲,使民不亂。
王弼本:不尚賢,使民不爭;不貴難得之貨,使民不爲盜;不見可欲,使民心不亂。
尚者,帛書乙本作,上。
上、尚,二字,可互訓。
尚者,《老貓字典》云:上也。
亂者,帛書乙本寫作,从爪从乙字。蓋亂字之簡化字也。
是以聖人之治也,虛其心,實其腹,弱其志,強其骨。
帛書乙本:是以𦔻人之治也,虛亓心,實亓腹,弱亓志,強亓骨。
王弼本:是以聖人之治,虛其心,實其腹,弱其志,強其骨。
聖者,帛書乙本作,𦔻。假字。
其者,帛書乙本作,亓。古今字。
恆使民无知无欲也,使夫知不敢。弗爲而巳,則无不治矣。
帛書乙本:恆使民无知无欲也,使夫知不敢。弗爲而巳,則无不治矣。
王弼本:常使民無知無欲,使夫智者不敢爲也。爲無爲,則無不治。
恆者,王弼本作,常。避漢孝文帝劉恆諱。徑改之。
使夫知不敢者,王弼本作,使夫智者不敢爲也。
此章言治民,與智者無干。

wangofkings 发表于 2019-11-26 18:58:47
章四·帛书章四十八
【正字本】
道沖,而用之有弗盈。淵兮,佀萬物之宗。銼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湛兮,始或存。吾不知誰之子,象帝之先。
【注疏】
道沖,而用之有弗盈。淵兮,佀萬物之宗。
沖者,《老貓字典》云:水中也。
水面波濤洶湧,而水中並無擾動,安靜祥和。
沖者,《玉篇》云:虛也。
《老子·章四十五》云:大盈若沖,其用不窮。
佀字,即,以字。異構字也。
以者,《老貓字典》云:肖也。㠯字漸廢,後世假以字爲㠯字,復假似字爲以字。
古字爲,佀;今字爲,似。
似者,《老貓字典》云:似字之本字,以也。以字之義別有所專,後世復增人旁作,似字。似字,後起字也。然仍从先人造字之法。似者,肖也。
淵者,《老貓字典》云:回水也。
淵者,深也。《詩·衞風》云:秉心塞淵。
疏曰:大道沖虛,以之爲用,或不滿盈。其高深莫測,若万物之祖。
箋曰:道理本務虛也。
銼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
其者,謂道也。
銳者,《老貓字典》云:利也。
解者,《老貓字典》云:以刀拆散也。
紛者,《老貓字典》云:眾多貌。
疏曰:道乃去除其鋒銳,理順其紛亂,和諧其光芒,使其同于飄浮之微塵。
湛兮,始或存。吾不知誰之子,象帝之先。
湛者,《老貓字典》云:深水也。
疏曰:大道乃深乃远,混沌之初或已存在。我不知其根源,若于上帝之前。
【譯文】
大道是沖虛的,道在使用時,有時並不滿盈(大道並不強勢)。大道高深莫測,好像萬物之祖。大道去除其自身的銳氣,理順自身的紛亂,和諧自身的光芒,使其與飄浮的微塵一樣。大道如此深遠,在混沌之初時就已經存在。我不知道大道是如何產生的,好象是在上帝之前。
【版本】
帛书甲本-九九:□□□□□□□盈也潚呵始萬物之宗銼其解其紛和其光同□□□□□或存吾不知□□□子也象帝之先
帛书甲本校本:道沖,而用之有弗盈也。潚呵,始萬物之宗。銼其兌,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湛呵,始或存。吾不知其誰之子也,象帝之先。
帛书乙本-二二一上:道沖而用之有弗盈也𣶒呵佀萬物之宗銼亓兌解亓芬和亓光同亓塵湛呵始或存吾不知亓誰之子也象帝之先
帛书乙本校本:道沖,而用之有弗盈也。𣶒呵,佀萬物之宗。銼其兌,解其芬,和其光,同其塵。湛呵,始或存。吾不知其誰之子也,象帝之先。
王弼本:道沖,而用之或不盈。淵兮,似萬物之宗。挫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誰之子,象帝之先。
正字本:道沖,而用之有弗盈。淵兮,佀萬物之宗。銼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湛兮,始或存。吾不知誰之子,象帝之先。
【校勘】
整章概而論之,以帛書乙本經義爲尚,故幾从帛書乙本。
帛書甲本殘毀之甚,幾不可識。
道沖,而用之有弗盈;淵兮,佀萬物之宗。
帛書乙本:道沖,而用之有弗盈也;𣶒呵,佀萬物之宗。
王弼本:道沖,而用之或不盈;淵兮,似萬物之宗。
有弗者,王弼本作,或不。
有,可訓,或;弗,可訓,不。
佀者,帛書甲本作,始。
佀者,王弼本作,似。佀、似,二字,古今字也。
然,似字,後起字也。先秦豈得後起字耶?
淵者,帛書乙本作,𣶒。
𣶒者,《老貓字典》云:回水也。
淵者,《老貓字典》云:淵字之本字,𣶒也。𣶒字漸廢,後世乃復增水旁作,淵字。淵者,回水也。
淵者,帛書甲本作,潚。
潚者,《說文》云:深清也。
肅者,《老貓字典》云:回水紋也。
𣶒者,《老貓字典》云:回水也。
故,潚、淵,二字義近。
銼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
帛書乙本:銼其兌,解其芬,和其光,同其塵。
王弼本:挫其銳,解其紛,和其光,同其塵。
銼者,王弼本作,挫。
紛者,帛書乙本作,芬。傳抄之訛?
此字帛書甲本可辨,確是,紛字。
湛兮,始或存。吾不知誰之子,象帝之先。
帛書乙本:湛呵,始或存。吾不知其誰之子也,象帝之先。
王弼本: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誰之子,象帝之先。
始者,帛書乙本字,左台右匕。
始字,金文,左台右女。
匕者,《老貓字典》云:貴婦也。
故,當定作,始字。
始者,王弼本作,似。
高明《帛書老子校注》將此字定爲,似。非。

wangofkings 发表于 2019-11-30 00:01:23
章五·帛书章四十九
【正字本】
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爲芻狗。天地之間,其猶橐籥乎?虛而不屈,動而俞出。多聞數窮,不若守中。
【注疏】
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爲芻狗。
芻狗者,以草編制,祭祀時以爲祭品。猶現代之花圈。
芻狗者,向以爲以其喻毫無價值之物。非。
芻狗草制,既爲祭品,較之茅草,身價倍增。
故,萬物皆草,孰得爲芻狗,物競天擇。
百姓者,有姓之氏族貴族也。
疏曰:天地無仁愛可言,萬物皆茅草,孰可爲祭祀之芻狗,物競天擇;聖人無仁愛可言,百姓貴族皆茅草,孰可爲祭祀之芻狗,自由競爭。
天地之間,其猶橐籥乎?虛而不屈,動而俞出。
橐籥者,猶鼓風囊也。
屈者,《老貓字典》云:伏身也。
屈者,《集韻》云:竭也,盡也。
俞者:《老貓字典》云:通也。
疏曰:天地之間,其若鼓風囊乎?鼓風囊虛時吸氣,火乃隱而不現;若天地之間虛時,萬物乃蟄伏待機也。鼓風囊動時出氣,火乃熊熊而起;若天地之間動時,萬物乃勃勃而興也。
多聞數窮,不若守中。
數者,《老貓字典》云:計也。
守中者,謂守于中立也,
《老子·章十六》云:萬物並作,吾以觀復。
萬物並作,我守中以觀復也。
疏曰:博聞廣見,遂無所適从,至其計窮竭,不若守于中立。
【譯文】
天地無仁愛可言,萬物都是茅草,誰可以被編成祭祀用的芻狗,是物競天擇;聖人無仁愛可言,百姓貴族都是茅草,誰可以被編成祭祀用的芻狗,是自由競爭。天地之間,就像是個鼓風囊吧?當鼓風囊虛的時候吸氣,火焰就會隱而不現;就像天地之間虛的時候,萬物就會蟄伏待機那樣。當鼓風囊動的時候,火焰就會熊熊而起;就像天地之間動的時候,萬物就會勃勃而興那樣。聽聞多了,(就會無所適从,)以致計謀窮竭,不如守于中立。
【版本】
楚簡本(甲组1:2):天地之閒丌猷橐籥與虛而不屈動而愈出
楚簡本校本:天地之閒,丌猷橐籥與?虛而不屈,動而愈出。
帛書甲本-一〇一: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聲人不仁以百□□□狗天地□間□猶橐籥輿虛而不淈蹱而俞出多聞數窮不若守於中
帛書甲本校本: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聲人不仁,以百姓爲芻狗。天地之間,其猶橐籥輿?虛而不淈,蹱而俞出。多聞數窮,不若守於中。
帛書乙本-二二一下: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𦔻人不仁□百姓爲芻狗天地之閒亓猷橐籥輿虛而不淈動而俞出多聞數窮不若守於中
帛書乙本校本: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𦔻人不仁,以百姓爲芻狗。天地之閒,其猷橐籥輿?虛而不淈,動而俞出。多聞數窮,不若守於中。
王弼本: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爲芻狗。天地之間,其猶橐龠乎?虛而不屈,動而愈出。多言數窮,不如守中。
正字本: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爲芻狗。天地之間,其猶橐籥乎?虛而不屈,動而俞出。多聞數窮,不若守中。
【校勘】
楚簡本只得一句。其他諸本經義大同。
天地不仁,以萬物爲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爲芻狗。
聖者,帛書甲本作,聲。假字。
聖者,帛書乙本作,𦔻。假字。
天地之間,其猶橐籥乎?虛而不屈,動而愈出。
其者,楚簡本、帛書乙本皆作,亓。古今字也。
猶者,楚簡本、帛書乙本作,猷。異構字也。
屈者,帛書本皆作,淈。假字。
動者,帛書甲本作,蹱。訛字?
俞者,王弼作,愈。
俞者,《老貓字典》云:通也。
愈者,《老貓字典》云:悅也。
愈者,悅也。悅乃增。故,愈者,增也。
愈者,《玉篇》云:勝也。
俞出者,通出也。故从帛書本。
多聞數窮,不若守中。
聞者,王弼本作,言。于老子經義不合。
若者,王弼本作,如。
守中者,帛書本皆作,守於中。

wangofkings 发表于 2019-12-2 17:35:15
章六·帛书章五十
【正字本】
谷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縣縣若存,用之不堇。
【注疏】
谷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
谷者,《老貓字典》云:山谷也。
谷者,《說文》云:泉出通川爲谷。
谷者,《爾雅·釋水》云:水注谿曰谷。疏曰:謂山谷中水注入㵎谿也。
是有水方爲谷也。
玄者,《老貓字典》云:變化也。
牝者,《老貓字典》云:畜母也。
疏曰:山谷有水則其神不死,是謂生育期之母性。生育期母性之門,是謂天地之根本。
縣縣若存,用之不堇。
縣者,《老貓字典》云:倒懸也。
縣者,古字也。今字用,懸。
堇者,《老貓字典》云:廣土也。
堇者,《博雅》云:少也。
疏曰:山谷流水由高處而下,若隱若現,用之不盡。
【譯文】
山谷有水則其神不死,被稱爲生育期的母性。生育期母性之門,被稱爲天地的根本。山谷流水由高處而下,若隱若現,用之不盡。
【版本】
帛書甲本-一〇二:浴神□死是胃玄牝玄牝之門是胃□地之根縣縣呵若存用之不堇
帛書甲本校本:浴神不死,是胃玄牝。玄牝之門,是胃天地之根。縣縣呵若存,用之不堇。
帛書乙本-二二二上:浴神不死是胃玄牝玄牝之門是胃天地之根縣縣呵亓若存用之不堇
帛書乙本校本:浴神不死,是胃玄牝。玄牝之門,是胃天地之根。縣縣呵亓若存,用之不堇。
王弼本:谷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緜緜若存,用之不勤。
正字本:谷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縣縣若存,用之不堇。
【校勘】
諸本經義大同。
谷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謂天地根。
谷者,帛書本皆作,浴。
浴者,《老貓字典》云:沖刷也。
浴者,从水从谷。其古義或爲,有水之谷。
謂者,帛書本皆作,胃。假字。
縣縣若存,用之不堇。
縣縣者,王弼本作,緜緜。
緜者,《說文》云:聮微也。
其經義亦通。
縣、緜,二字形近,遽難定論。

wangofkings 发表于 2019-12-3 16:19:56
章七·帛书章五十一
【正字本】
天長地久。天地所以能長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長生。是以聖人後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
【注疏】
天長地久。天地所以能長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長生。是以聖人後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
自生者,爲己而生也。
疏曰:天長地久者。天地能長且久者,緣其非爲己而生也,故能長生。是故聖人不爭,後其身而得身先。聖人守中,外其身乃可身存。聖人無私,乃成其私。
【譯文】
天長地久。天地之所以能夠長久地存在,是因爲天地並不是爲了其自身的生存,所以能夠長久地存在。因此聖人後退其身,反而能夠佔先;置身事外,反而得以保存。難道不正是因爲聖人的無私嗎?所以能夠成全聖人之私。
【版本】
帛書甲本-一〇三:天長地久天地之所以能□且久者以其不自生也故能長生是以聲人芮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不以其无□輿故能成其私
帛書甲本校本:天長地久。天地之所以能長且久者,以其不自生也,故能長生。是以聲人芮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不以其无私輿?故能成其私。
帛書乙本-二二二下:天長地久天地之所以能長且久者以亓不自生也故能長生是以𦔻人退亓身而身先外亓身而身先外亓身而身存不以亓无私輿故能成亓私
帛書乙本校本:天長地久。天地之所以能長且久者,以亓不自生也,故能長生。是以𦔻人退亓身而身先,外亓身而身先,外亓身而身存。不以亓无私輿?故能成亓私。
王弼本:天長地久。天地所以能長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長生。是以聖人後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無私邪?故能成其私。
正字本:天長地久。天地所以能長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長生。是以聖人退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不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
【校勘】
諸本經義無甚差別。
天長地久。天地所以能長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長生。
其者,帛書乙本作,亓。古今字也。
是以聖人退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不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
聖者,帛書甲本作,聲。假字。
聖者,帛書乙本作,𦔻。假字。
退者,帛書甲本作,芮。訛字?
是以聖人退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者,帛書乙本作,是以𦔻人退亓身而身先,外亓身而身先,外亓身而身存。其中,外亓身而身先者,系衍文。

wangofkings 发表于 2019-12-4 19:32:09
章八·帛书章五十二
【正字本】
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有靜。居眾之所惡,故幾於道矣。居善地,心善淵,予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動善時。夫唯不爭,故无尤。
【注疏】
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有靜。居眾之所惡,故幾於道矣。
幾者,《說文》云:殆也。
疏曰:水乃上善者也,善利萬物而有靜時。居于下,眾人所惡之所,乃庶幾于道矣。
居善地,心善淵,予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動善時。夫唯不爭,故无尤。
予者,《老貓字典》云:抽絲也。
予者,抽絲也。引申爲,給予。
尤者,《老貓字典》云:異也。
尤者,《廣韻》云:怨也。
疏曰:善地其居,水居于下,乃善地也;善淵其心,水之心于其淵深之處也;善信其予,水予萬物而有信也;善治其正,水面平正,是水善治之故也;善能其事,水之行事,依其勢能也;善時其動,水善擇時而動也。水乃不爭者,故無怨尤。
【譯文】
上善若水。水善于給萬物帶來益處而自己卻有安靜之時,居于眾人所厭惡的低下之處,所以和道很接近了。善地其居,水擇下而居,是善地;善淵其心,水善于將其中心置于淵深之處;善信其予,水善于真誠地給予萬物;善治其正,水善于整治,使自己的表面平整;善能其事,水行事善于蓄積能量;善時其動,水善于適時而動。正是因爲水不爭,所以不會招致怨尤。
【版本】
帛書甲本-一〇五:上善治水水善利萬物而有靜居眾之所惡故幾於道矣居善地心善潚予善信正善治事善能蹱善時夫唯不靜故无尤
帛书甲本校本:上善治水,水善利萬物而有靜。居眾之所惡,故幾於道矣。居善地,心善潚,予善信,正善治,事善能,蹱善時。夫唯不靜,故无尤。
帛書乙本-二二三下:上善如水水善利萬物而有爭居眾人之所亞故幾於道矣居善地心善淵予善天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動善時夫唯不爭故无尤
帛书乙本校本:上善如水,水善利萬物而有爭。居眾人之所亞,故幾於道矣。居善地,心善淵,予善天,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動善時。夫唯不爭,故无尤。
王弼本: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於道。居善地,心善淵,與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動善時。夫唯不爭,故無尤。
正字本: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有靜。居眾之所惡,故幾於道矣。居善地,心善淵,予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動善時。夫唯不爭,故无尤。
【校勘】
諸本經義以王弼本爲尚。
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有靜。居眾之所惡,故幾於道矣。
若者,帛書甲本作,治。訛字。
若者,帛書乙本作,如。
靜者,帛書乙本作,爭。
有靜者,王弼本作,不爭。
惡者,帛書乙本作,亞。假字。
居善地,心善淵,予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動善時。夫唯不爭,故无尤。
淵者,帛書甲本作,潚。
潚者,《說文》云:深清也。
肅者,《老貓字典》云:回水紋也。
𣶒者,《老貓字典》云:回水也。
故,潚、淵,二字義近。
信者,帛書乙本作,天。訛字?
動者,帛書甲本作,蹱。
爭者,帛書甲本作,靜。訛字?

wangofkings 发表于 2019-12-7 00:07:59
章九·帛书章五十三

【正字本】
持而盈之,不若其巳;湍而群之,不可長保也。金玉盈室,莫之能守也;貴富而驕,自遺咎也。功遂身退,天之道也。

【注疏】
持而盈之,不若其巳;湍而群之,不可長保也。
巳者,《老貓字典》云:大頭蛇也。
巳者,大頭蛇也。遇大頭蛇者萬事皆休。
故,巳者,終也。此巳字之引申義也。

湍者,《老貓字典》云:水流疾也。

疏曰:持水而欲其盈,不若停止。湍急之水欲其成群,不可長久保持也。

金玉盈室,莫之能守也;貴富而驕,自遺咎也。功遂身退,天之道也。
咎者,《老貓字典》云:過失也。
咎者,《說文》云:災也。

遂者,《廣韻》云:達也。

疏曰:金玉滿堂,莫能守之?貴且富者皆多驕者,乃自招災禍也。功成身退,是天道也。

【譯文】
拿著一盤水而又要使其保持滿盈,不如停下不動;湍急流動的水想要其像羊群一樣聚合,是不可能長久保持的。金玉堆滿屋子,沒有人能夠守住;富貴而驕縱,自己招致災禍。功成身退,是天道。
【版本】
楚簡本(甲组3:4):持而浧之不不若巳湍而群之不可長保也金玉浧室莫能獸也貴福喬自遺咎也攻述身退天之道也
楚簡本校本:持而浧之,不不若巳;湍而群之,不可長保也。金玉浧室,莫能獸也;貴福喬,自遺咎也。功述身退,天之道也。
帛書甲本-一〇六:㨁而盈之不□□□□□□□之□可長葆之金玉盈室莫之守也貴富而驕自遺咎也功述身芮天□□□
帛书甲本校本:㨁而盈之,不若其巳;𢵦而允之,不可長葆也。金玉盈室,莫之守也;貴富而驕,自遺咎也。功述身芮,天之道也。
帛書乙本-二二四上:㨁而盈之不若亓巳𢵦而允之不可長葆也金玉□室莫之能守也貴富而驕自遺咎也功遂身退天之道也
帛書乙本校本:㨁而盈之,不若亓巳;𢵦而允之,不可長葆也。金玉盈室,莫之能守也;貴富而驕,自遺咎也。功遂身退,天之道也。
王弼本: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棁之,不可長保。金玉滿堂,莫之能守;富貴而驕,自遺其咎。功成身退,天之道也。
正字本:持而盈之,不若其巳;湍而群之,不可長保也。金玉盈室,莫之能守也;貴富而驕,自遺咎也。功遂身退,天之道也。

【校勘】
諸本經義以楚簡本爲尚。

持而盈之,不若其巳;湍而群之,不可長保也。
持者,楚簡本字从木从之。
持者,帛書本皆作,㨁。
㨁者,《集韻》云:持也。

盈者,楚簡本作,浧。

其者,帛書乙本作,亓。古今字。

巳者,王弼本作,已。古今字也。

湍者,帛書乙本作,𢵦。
湍者,王弼本作,揣。

群者,帛書乙本作,允。
群者,王弼本作,棁。

保者,帛書本皆作,葆。假字。

金玉盈室,莫之能守也;貴富而驕,自遺咎也。功遂身退,天之道也。
守者,楚簡本作,獸。

驕者,楚簡本作,喬。假字。

功者,楚簡本作,攻。假字。

遂者,楚簡本、帛書甲本作,述。
功遂、功述者,其義近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