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778|回复: 0

说文某字为另文一体附释别解的特殊价值(郑张尚芳)

[复制链接]

323

主题

31

好友

3万

积分

诸侯

韩王同平章事

Rank: 40Rank: 40Rank: 40Rank: 40Rank: 40Rank: 40

精华
11
名望
2539 点
功勋
681 点

相印 学士勋章 論壇之星 活動之星 貢獻勳章

发表于 2016-7-8 17:08:12 |显示全部楼层
《说文》“巳,巳(已)也,四月阳气巳出,阴气巳藏,万物见,成文章,故巳为蛇象形。”这是照 字形像它 (蛇)来说的,但甲骨文地支巳还有个怪现象,“巳”不像‘祀改’等字所从巳那样作,却写成“子”作。这跟蛇、跟阳气已出,更就没有什么关系可说了。
也可说象子无臂而略曲其足。故朱骏声认为象胎儿之形,《说文通训定声·颐部》:“按巳似也,象子在包中形,包字从之。…方生顺出为㐬㐬,未生在腹为巳。”朱駿声正是根据了《说文》“包”字下对其从“巳”部分的解释,《说文九上·包部》:“包,象人褱妊,巳在中,象子未成形也。…巳为子,十月而生”。
“巳”ljɯ 既表包(胞)内胎儿或新生儿,与“子”ʔljɯ 是音义皆近的同根字,互相替代就可以理解了。这表明另解的古义价值有时比本解还高。
清华简《保训》篇记载,文王病重,叮嘱武王书*记其训,提到二位前人,一是舜求中、得中,结果不违万姓,能测阴阳顺逆,终于接受帝尧之绪。二是上甲微借中于河(伯),以报有易杀害先王亥之仇,使对方服罪而自身无伤。归中于河后,还志之弗忘,传贻子孙,终受大命。文王反复提了求‘中’的重要,要武王依此努力毋解(懈)。
注释者说“中”为中道,这是一般常解,可指取得解决矛盾的平衡点,但这对此章下半说不通,“中道”可怎么借、怎么还呢?
《说文》本解“中:内也”。这更没有可联系的。
但《说文》另一字“史,记事者也,从又持。中,正也。”其一体附注另义虽不大明晰,‘史持中’的史实却值得注意。王国维《观堂集林》第一册卷六有《释史》篇,专门考证了这一问题:
“中正,无形之物德,非可手持。然则‘史’所从之‘中’,果何物乎?吴氏大澂曰:史象手执简形,然‘中’与简形殊不类。江氏永《周礼疑义举要》云:‘凡官府簿书谓之中,故诸官言治中受中,小司寇断庶民獄讼之中,皆谓簿书,犹今之案卷也。此中字之本义,故掌文书者谓之史。其字从又从中,又者,右手,以手持簿书也。吏字事字皆有中字,天有司中星,后世有治中之官,皆取此义’。江氏以中为簿书,较吴氏以中为简者得之。顾簿书何以云中,亦不能得其说。案《周礼》大史职:‘凡射事饰中舍筭’,大射仪:‘司射命释获者设中,大史释获,小臣师执中先首坐设之,东面退,大史实八筭于中,横委其馀于中西,又释获者坐取中之八筭,改实八筭,兴执而俟。……’云云。此即大史职所云‘饰中舍筭’之事。是‘中’者盛筭之器也。”
“考古者简与筭为一物。……《说文解字》:‘筭,长六寸,计历数者’,尺二寸与六寸,皆与简策同制。”
“射时舍筭,既为史事,而他事用筭者,亦史之所掌。筭与简策本是一物,又皆为史之所执,则盛筭之‘中’,盖亦用以盛简。简之多者自当编之为篇,若数在十简左右者,盛之於中,其用较便。《逸周书·尝麦解》:‘宰乃承王‘中’,升自客阶,怍筴执筴从‘中’,宰坐尊‘中’于大正之前。’是中筴二物相将,其为盛筴之器无疑。故当时簿书亦谓之‘中’。《周礼》天府 ‘凡官府乡州及都鄙之治中,受而藏之。’小司寇‘以三刺断民獄讼之中’,又‘登中於天府’,乡士、遂士、方士‘獄讼成,士师受中。’《楚语》‘左执鬼中’。盖均谓此物也。然则史字从又持中,义为持书之人,与尹之从又持丨(象笔形)者同意矣。”
这样,就把“中”既表示盛筭筹之器与又表盛简策之器统一起来,它又也是筭筹之学与文书档案的象征,这就可以理解了。《山海经·大荒东经》“王亥讬于有易河伯僕牛”郭注:“竹书曰:殷王子亥宾于有易而淫焉,有易之君緜臣杀而放之,是故殷主甲微假师于河伯以伐有易,灭之,遂杀其君緜臣也”。因为当年王亥带着他的僕牛讬于有易、也曾讬于河伯,因此河伯处当有与他相关的书*记文档,河伯又是出河图、善筭筹的国家,故殷主甲微不仅假师,还借用了相关文档与筹划人士,才能那么理直气壮足有胜算的成功复仇,并壮大起来。
清华简《保训》的“中”颇难解得完妥,还是王国维大师高明,早年就从‘史持中’一说里给我们留下善解了。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