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79|回复: 0

黑画张的传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1 17:5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好蛋 于 2018-10-11 17:59 编辑 8 H; F- d. S* M- {% o7 E0 `" ^6 `
- F! s3 r* h! K$ I8 u
黑画张的传说0 ]  W+ k6 v- C9 Z9 r( u
+ B* y" l  U- m4 R7 }" ]$ Y
hhz03.jpg
' x1 X( T) X3 G! C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在新野这个地方,出了一个有名的书画家。因为他姓张,又专画泼墨画,所以大家都叫他“黑画张”。黑画张这个外号叫得太响了,谁也想不起他的真名实姓来,要不,他还会名留史册呢!
2 a: O+ d# O% {( V0 x0 k/ `' k* n6 R  黑画张三岁开始学画,一直笔不离手、手不离笔,不论严寒酷暑,总是埋头练画,从不间断。可是,勤学苦练了整整二十年,磨穿了好多好多砚台,连门前洗笔的池水都被染黑了,却仍然默默无闻。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他对自己的要求特别高,画出来的画不达到传神乱真的程度,决不拿出来。0 v! ^* p1 ~4 c+ [- x. O
  有一天,他画了一幅张牙舞爪的下山虎,刚往墙上一贴,竟把他家的看门狗吓得浑身发抖,夹着尾巴逃走了。
2 t* O7 o4 `0 p: y9 \, x, ?& T4 n  妻子一见,高兴地说:“成了成了,狗都给吓跑了!”
. P- w+ t5 Z0 a9 D( f2 K+ W2 E  他却摇摇头说,“画是画给人看的,吓住了畜牲有啥了不起!”
$ ~! C. a7 \6 D. {. @3 f# w9 i9 t( d  于是又闭门独个儿苦苦练起来,又练了好多日子,他又画了一串水灵灵的葡萄。他三岁的儿子一见,竟被引得馋涎欲滴,伸出小手在画上抓呀抓。" v' S' o4 C1 H8 O- [
hhz13.jpg
7 J0 E3 D# e8 p& |+ S9 D  妻子又笑着说:“好了好了,这回连人也给骗了!”
' E& n9 \8 I! w1 p: ?5 C  可是画家仍不满意,说是孩子没有鉴别能力,要骗住成人才算。于是又继续苦练不止。过了些日子,一天中午,他妻子喊他吃饭,半晌不见应声,推门一看,只见他坐在那里握着画笔,一动不动对着画稿出神。妻子上前推他一把,可是一伸手却碰到了墙壁——原来这是画家刚画成的一幅自己的画像呢!妻子正在惊奇的时候,黑画张在身后笑起来了:“哈哈哈哈,连你也上当了,我的画也许该拿出去了吧!”3 L" h1 x: q  y+ C
  于是某月某日就在县城里举办了个画展。来参观的人真是多得像潮水一样,大家都对他的画赞不绝口。他的水墨花卉虽然不是色彩缤纷,看上去却生动逼真,他的虫鱼虾鸟更是活灵活现。特别是他画的青松傲雪图,在那挥汗如雨的三伏天,竟能叫参观的人直觉寒气侵骨,禁不住要打冷战呢!3 O9 \# [3 Q  E6 Z) m
  从此,黑画张可出名了,每天都有好多人上门来请他画画。对好人他总是满口答应,可是对那些贪官污吏、土豪劣绅,不论出多高的价钱,他都不理不睬。这样得罪了县老爷和他手下的那帮坏蛋。没法子,黑画张只得背井离乡去到处流浪。$ U% [' ^0 t/ y8 H) K4 w$ L. [
  长话短说。黑画张离开家乡后,一路晓行夜宿,不久就来到了山东省的济南府。因为一路风寒和辛苦,竟在一家小店生起病来,不到半个月,已经穷得身无分文了,店主人又是个见钱眼开的吝啬鬼,天天来催账。黑画张只得说自己会画画,请他去买些笔墨和画纸来,画上一张拿去换钱。店主人看他衣服穿得破破烂烂,才不相信他呢!黑画张好说歹说,店主人才半信半疑地买来了笔墨画纸。黑画张捏着笔,凝思了一阵,立即在纸上一挥,画了个又圆又大的黑圈圈,然后拿起来对店主人说:“好了。拿去吧,拿去找一个识货的当铺,当五十两银子。”+ X" q! C1 ~5 U" d1 o$ Q
  这是啥玩艺儿呀,还能当五十两银子?店主人连连顿足,大声叫起来:“唉!完了完了,好端端的—张纸就让你给白白糟蹋了!你这算什么画呀,白送给我也不要!”
+ i8 b) X/ ~- A5 N+ [  黑画张笑笑说:“你出高价我还不卖呢!拿去当!”1 n6 Z, X# E/ a7 n, L4 Q& v6 ^
  店主人连忙摇头:“我不去我不去。你真是穷疯了,大白天说梦话!你估摸人家当铺都是瞎子吗?别说五十两银子,能当五钱银子,我就是你小舅子!”
# ^/ q/ y+ ^7 E  W) X& O6 J  黑画张见他死死不肯去,心想只有用激将法激他了,说,“那咱俩打个赌吧,要是不能当五十两银子,欠你的钱加倍还——怎么样?”1 u8 k4 x# A! Q5 d& a* a( i
  这个赌打得可真叫老板心里美的,输赢都沾光嘛!可是不会儿他就气乎乎地回来了,说是在当铺里碰了一鼻子灰,让人把画当废纸扔出来了。黑画张一点不吃惊,说:“你找的一定是小伙计。去,再去找个见多识广的老先生。”2 _4 l  H9 e/ T# T, Q2 r
  店主人无可奈何,只得再出门去,终于在城里最大的一家当铺里找到了一位白胡子老头。这位老先生一见那画就惊奇得拍案叫绝,二话没说就给当了五十两。店主人接过银子回身就跑,为啥?怕人家反悔呀!
/ \5 ]# D4 b% u+ O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话说店主人前脚刚出当铺门,当铺掌柜后脚就跨了进来。一听说这幅黑圈子画竟当了五十两银子,立刻气得大发雷霆,不容老先生分说,就连声骂他混蛋、败家奴才。这位老先生可是个有自尊心的人,一气之下就离开当铺不干了。
+ \# d, s# b% C& q0 R) w  回头再说黑画张拿到五十两银子,养病度日,不过二十来天吧,钱又渐渐花完。他想了想,只得叹口气,对店主人说:“我看还是去把那幅画赎来卖了吧。”/ [2 O4 R9 ]: ^$ q7 v
  可是,店主人却说什么也不肯再去,他才不愿自投罗网呢!黑画张只得问明地址亲自去赎画。当铺的小伙计听说有人来赎画,不敢怠慢。可是在画堆里扒遍了,却怎么也找不到那张黑圈子。没办法,忙去请掌柜。掌柜又惊又喜,庆幸自己那五十两银子总算没白扔。那张画他是亲眼见过的,所以便亲自来查找。可是找来找去,仍然找不着,只有一张看看有点象,可却只有半个圈,而人家那张则是个完整的圆呀!黑画张越是催得紧,掌柜越是找不到。掌柜一急,突然想起先前为这事辞职的老先生来。于是,立即派人去请。可老先生才不肯来呢。掌柜后悔极了,只得带着礼物,亲自登门赔礼道歉,恭恭敬敬请他回店复职。老先生这才跟他回到当铺。老先生一进门,顺手就把那张半个圆的画取出来,小心翼翼地捧给黑画张。黑画张笑笑说:“不对吧?我那张画可是个完整的圆呢!”/ t+ _' E3 I% V0 y
  老先生也笑笑说:“要赎完整的圆不难。今天是初八,再过七天,等到十五你再来。”. u) V7 u2 t6 S( X' f) M  D
  黑画张忍不住哈哈大笑,忙拉住老先生的手说:“老前辈真好眼力,好眼力啊!”7 E" X# s1 P, W+ ]5 l1 z
hhz33.jpg
3 V7 S9 e1 I& e) N  这个黑圈子究竟是什么东西呢?为啥赎它还要定日子?原来这幅画上画的是一轮神奇的月亮呀:它能随着天上月亮的圆缺而变化。当初送来的时候是十五,所以看上去就是个整圆。而今天是初八,当然画面上就是个半圆了。老先生这么一解释,大家都惊得咂嘴伸舌。掌柜一听恍然大悟,立即出二百两银子买下了这幅面。
: t( ^* l: `& O/ k( I/ t hhz23.jpg
# s* p( `* L& N. E  掌柜得了宝画,可得意了,逢人就讲。消息很快传到了一个洋古董商的耳朵里。洋人买通了官府,硬逼着掌柜卖掉了这张宝画。
6 Y2 x+ R2 D0 k* d  R7 H" G  掌柜可伤心了,做梦都想能再得到一幅黑画张的画。可是,黑画张却早巳离开了,找也找不到。7 |2 Q7 l* }1 k" M% z$ Z
  无巧不成书,就在那年,掌柜的儿子考中了进士,恰巧被派到黑画张的家乡新野县当县官。新县官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听父亲的话,发布公文,申明不再追究黑画张。黑画张听说以后,结束流浪生活,高高兴兴回来了。新县官立即和他交上了朋友,常常把他请上府来用美酒佳肴招待。
- Q+ B+ Z5 i* Y) a( u' _7 N: a  一天晚上,酒足饭饱之后,新县官就捧出一幅精心裱糊的绢轴来,请黑画张作画。这种绢轴远远比画画的宣纸高级多啦。黑画张满口答应,不过却提出一个要求:要新县官亲自为他磨墨。虽然这有些扫县老爷的面子,新县官还是立即挽起袖子磨起来。
8 @0 u$ b- D( o4 W  m' F. c, s* k8 A' q  可是磨这墨有多难啊!你觉得明明磨浓了,而黑画张却赚太淡,再磨再磨,黑画张又说太浓,一兑水吧,又说夹生,还得重头磨起。就这样磨啊磨啊,不知不觉的一锭好粗好长的棒墨都磨到头了,可仍然得不到满意。
, i- b( [  X0 n! W  县老爷被折腾得又困又乏,两臂抬也抬不起,上下眼皮只顾打架。可是黑画张呢,先是逍遥自在地品茶,后来索性伏在桌上呼呼大睡起来。县老爷心里可火了,暗暗骂道,“好你个不识抬举的臭画家,逼我老爷给你磨墨,你自己却呼呼睡大觉,哼,……”
( n/ h8 S- R" ?2 Z) j& K, W hhz43.jpg
. I; n8 o, L: [* b  这时又听得三更鼓响,知道已经是半夜了,便把墨砰地一声摔在桌上,惊醒了黑画张,不耐烦地说,“你瞧,已经半夜了,能画就画,不能画拉倒,咱可不愿陪你磨到天亮!”
  e5 m0 n3 n3 j) H- u3 e# X  黑画张见他的耐心已经到顶了,就叹口长气笑了,说:“太爷你既然这么急于求成,这墨么也算将就能用了。不过只怕日后光色不好,你要后悔呢。”- s& ]6 }$ Q* ?/ p. L' q
  说着便提起笔来,饱饱地蘸上墨,在那幅绢轴上涂抹起来。不多一会儿,画就完成了,而且题了两句诗:! E( v6 n/ f& h' ]  ?
  高风传天下,亮节照人间。
- E! u0 A* o0 U' ~, j3 ]% W# W  县老爷把画接在手里一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我的老天爷,这画的是什么东西呀!既不象山水人物,也不是花鸟虫鱼;而明明白白是两根很难看的墨柱子。县老爷越看越来气,脱口抱怨说:“罢罢罢,想不到你竞以怨报德,胡乱画些东西来搪塞我!”5 C* F9 H8 a3 V
  黑画张见这位老爷原来也是个不懂画的外行人,就冷冷一笑回答:“小人实在是没有本领,告辞了,告辞了。”
" g7 g* I, o- b- w4 C) w  黑画张走了好久,县官老爷还在埋怨父亲多事。可是老头子可爱画了,总得满足他的要求呀!于是亲自到书画店选购了几十幅色彩斑烂的书画,准备待任期一满就回乡去见父亲。不过总算还没有把那张黑柱子画扔掉。
  g. {& |, q: C- J  日月如梭,转眼就过了三年。县老爷一回到家乡,老掌柜就催着要看画。儿子马上打开箱子,取出一幅幅画来让父亲过目。老掌柜自从上次吃了不懂画的苦头以后,就跟那位老先生认真学习绘画艺术,如今已成了个很有眼力的鉴赏家。这几十幅花里胡俏的画,他竟一幅也看不上,马上追问:“为啥不见黑画张的画呀?”, {5 _6 V9 c( T  R+ J8 d
  儿子回答:“倒是有一幅,只是糟透了,怕您老人家看了生气。”
4 M0 G/ h3 b% V& R1 S/ d% U, A  谁知老头子打开那黑柱子画一看,却高兴得一跳老高,连连叫起来,“妙啊,妙啊!又是一件无价之宝呢!”4 P3 P: P; B* D& x0 W
  叫罢,立即把画高高挂在客厅当中,还吩咐大摆筵席,请好多好多宾客来饮酒庆贺。* B5 L% F( R7 B; L
  这可叫做儿子的纳闷了。吃着喝着的时候,儿子就问老子了:“这画上只有两根柱子,黑不溜秋的,有什么好呀?”
; M! }  h8 S, K0 V! W  老头子一听,很生气,斥责他说,“你呀真是不学无术,只知做官。什么黑柱子呀,这明明是两支腊烛嘛!不懂画难道也不识字?不见上面题着‘亮节照人间’吗?”
9 B5 Z- c4 d6 `: ~: W  说话间不觉天色已晚,客厅里渐渐昏暗下来,儿子忙命人掌灯。可是灯还没拿来,那两支腊烛自动点燃了,而且越来越亮,不一会儿竟把客厅照得灯火辉煌,如同晴天白日。这真是件谁也没有见过的稀世珍宝啊!
  n! }  p; h- U% p& C4 Q* c hhz44.jpg
; B8 ^& \; u$ b3 t# _& a% y( T  客人们惊奇得个个目瞪口呆,连连向掌柜道喜。老头子更是高兴得手舞足蹈,立即叫添酒加莱,准备狂饮到天亮。
6 k9 c: @! u4 o/ g hhz45.jpg . v! r& v9 ]- \
  这样喝着笑着,一直闹腾了半夜。可是,三更刚过,那两支腊烛却渐渐熄灭了。老头子觉得奇怪,立即追问儿子作画时的情景。儿子如实说了一遍。老头子一听连连跺脚骂起儿子来:“真蠢真蠢,事情就坏在你身上呀!你如果按他的要求把墨磨到天亮,这腊烛不就能燃到天亮了吗?你呀你呀,竟这样有眼不识泰山……”
/ @4 u# `5 r- T  i2 ?  儿子这才恍然大悟,后悔不及。6 @% U8 g$ ^% o7 c
  见父亲这样痛心,儿子又忙安慰说:“请父亲别生气。黑画张不过就是儿子管治下的一个小小老百姓罢了,等儿子回县再耐耐心心替他磨一夜墨,再画一张好的就是……”
' ?  I: t: j- E" Z0 E& U# g- v  可是,等他回到县里,黑画张已经带着全家老小连夜走掉了。并且从此再没有音讯,一定是改名换姓在什么地方隐居起来了。黑画张可是个不愿奉迎豪绅官吏的铁汉子呢!
* v, \7 W1 b( d$ Y6 ?" a0 e1 w
3 y; @! n* Z6 V3 A1 e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