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917|回复: 1

[小说故事] 花甲之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0-14 17:20: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终于拿到了离婚证书,黄芸显出些许激动来。她草草应付了和前夫袁兴的散伙饭,就立刻赶到长途车站买了去往济南的车票。
  上车后,黄芸的心里有很强烈的气流在推着她,推着她接近十多年前的自己,推着她接近这个在梦中无数次喊出声的城市。
  几个小时后,车到站了。她稍稳定了情绪,便打车去往目的地。
  来到一个小区的门口,她冲保安微笑并招手,仿佛踏着圆舞曲的节奏的步伐进入了小区。黄芸的心里再次波澜迭起,她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似乎心要从身体里跳出来,跳到她面前同她一起欢呼,一起喜悦。
  她站在一幢公寓楼下,搜素着记忆力那个数字,找到了。她跟着一位大姐进入楼内。接下来,连那个门牌号都找见了。就是不知道他是不是还住在这里。
  等在楼梯边时的黄芸不算很着急,因为她已经等了足够久,她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表现的很明显,但经过的几个人都朝这个脸上写着欣喜若狂四个字的女人看去,她都没有注意别人在看她。
  大概是中午饭点的时候,一个头发花白的男子出现在她等的门口。不能确认是不是他,她大着胆子走到他身边来,问:你是任天行吗?那人开口说话:“我是,你是?”听到这个有些苍迈的声音,她在颤抖,她马上握住他的手说道:“芸儿,我是黄芸。”
  任天行露出惊讶的表情。但随即就平静了。他说:“我们到外面去吃点东西吧。”黄芸恢复镇定,松开任天行的手,说:“好。”
  他们来到附近一家饭馆里坐下来。他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黄芸说:“刚到没几个小时,一下车就找来了。”任天行问她:“这么说你还没有找住的地方。”黄芸说:“是的。”
  黄芸并不等任天行再问她问题,就接着说道:“你想不到吧。”却没有等男子回答就继续说道:“我真的扛过了18年的岁月,做出了离婚的决定,并真的实现。这些年我一直都没能忘记你我分开的时候你给我的心痛。我作为一个女人真实感受到那种心痛,我清晰地知道了那是爱。我经常会想起我们唯一一次见面的场景,我幻想着我们再见面。我在一遍遍的回忆中痛苦,在一遍遍的幻想中甜蜜。终于熬到了今天。我又见到了你。”任天行保持着沉默。
  黄芸说:“有很多次,我都想放弃爱你。可是过不上多久,就会有一件事让我想起你。我们相交不多,所以这多么不可思议,我居然这么多年的对你念念不忘。”“我现在来履行我说过的话了‘等我45岁,你60岁的时候,就离婚来找你’。我依然是你的芸儿。”任天行低着头,仿佛在沉思。
  黄芸看着他。他抬起头来,说:“芸儿,快吃啊。”黄芸不动筷子,她看着他。任天行点燃一支烟,吸了一口,黄芸仿佛回到了那个夜晚,重新看到了坠入泉中的那支烟头。任天行说:“现在,我先带你找家宾馆住下吧。”黄芸不说话,看着他。
  任天行看着黄芸说:“芸儿,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我们的事已经过去十几年了。”黄芸的眼睛里有些水润,她等着他说下去。任天行接着说:“我在你结婚后的第三年就找到了现在的爱人,我们结婚并一直在一起。直到你刚刚出现,而且会继续过下去,不会终止。”黄芸看着他,眼泪在眼里打转,想克制,可是已经落下来。
  “芸儿,你本来过的很幸福的,突然离婚会中断你熟悉的生活,还是回去和他复婚吧。他对你很好的,他很不容易。”黄芸已经无法说话,只是在无声的落泪。任天行拿起桌上的餐巾纸递给她,她也不接,他又放到桌上。
  “芸儿,我以为你经过这么多年,已经想开了,放下了,我没有想到你会真的在我60岁的时候来找我。你现在是个大人,不是当初的小女孩了,当时我不能对一个小孩子做的事,现在也不可能做了,因为我是一个丈夫。回去吧,袁兴值得你珍惜。”
  黄芸终于用颤抖的声音说:“我坚守了十几年,竟然......”她说不下去了。任天行不说话,他静静地等黄芸缓过来,听她说道:“你可以回你的家了。”头发花白的男子说:“你要去找住的地方吗?”黄芸说:“我自己找,你结完账就走吧。”任天行看着她,他说:“芸儿,我彻底放下了,很早以前。”黄芸说:“我知道了,你还不走。”任天行说:“你呢,芸儿?”
  黄芸站起身就往饭馆外走。任天行赶紧结账也追出去。可是已经看不到黄芸的身影。
  黄芸拿出手机,她用手指点出记忆中那个手机号,她来不及验证这个号是否还能连接到十几年前的男子,就得知他放弃了她黄芸,和别的女人永结同心白头偕老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她盼望了许久的梦落空了。
  胡乱地走着,来到了一个公园里。她坐下来。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的那个夜晚。
  那夜,黄芸由袁兴陪着见到了心仪的任天行。她对这个对自己有好感的男子也有着兴趣,而他们却是网友。一起来到了黑虎泉。
  夜晚的黑虎泉特别的静,加上月亮的妆点,这里仿佛就是神湖一样圣洁。袁兴站在不远处看星星看月亮。黄芸就和大她15岁的任天行叔叔坐在石栏杆上畅谈文学故事,任天行抽着烟,边聊边用手比划。抽完了便两指一弹,将烟头弹入泉水的寂静中。夜的深邃映衬了任天行的深邃,他的博学另她心动,还有他的情怀也另她动情。她几乎确认了他就是一生要找寻的那个人。
  会面很快就结束了,两个小时的谈话,就是她的恋情的全部。他们分别了。表白被任天行拒绝的黄芸嫁给了身边的袁兴,而任天行从此成了黄芸心里的一个梦。一个旧梦也是一个遥远的未来之梦。
  她想要在他60岁时离婚来找他,因为那时,她就是一个成熟的,仍有风情的中年女子,而不再是他口中的小孩儿。因为那时,她就可以照顾他,而不是什么都不能做的笨手笨脚的丫头一个。
  她无数次想要打他说的永远不变的手机号,但是都没有。她记着他对自己说的话,并感到他是为了她好。她也说过到他60岁来找他,可他怎么能去找别人,怎么可以不等她呢?
  目光被一对年老的夫妇吸引住的时候她才停住回忆。
  他们两人相互搀扶着,走近了黄芸身边的长凳上,坐了下来。
  黄芸看着二人缓慢的动作,却感到非常协调,默契程度非同一般。
  老头抓着老太太的一只手,他们在说话。
  老头忽然松开那只手,慢慢地弯下腰去,捡起一片树叶,放到了原先被他抓着的手里。老太太看着他,她用另一只手摸老头的脸。那是平常的抚摸。黄芸却忽然想到那句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老太太的头向老头靠近,能看出,她似乎想给丈夫一个吻。黄芸看着事情发生了变化,老太太迅速倒在了老头怀里。愣了一下,明白了老太太是昏厥。
  黄芸站起来跑过去,老头看到她,对她说:“快,医院。”黄芸明白,她立刻打了车,和司机抬老太太上了车,老头踉跄着跟上来。眼里满是担心。
  这对黄芸来说是个不熟悉的城市,她只是曾经来此打工过几个月,听到任天行说了一个地址,她就找到这里的一个生活小区来,然后就胡乱地走到公园,遇到老太太昏厥。她怎么向司机解释这些,解释她不知道该送老太太去哪家医院。老头说:“去最近的医院。”黄芸回过神来,是啊,最近的,这个时候救命的就是最近的。
  原来老太太是心脏病突发,医生宣布了不幸的消息。老头坐在医院长廊的椅子上,却没有哭。黄芸看着老头,她再一次想到那句话: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离开医院后,黄芸找了地方住。
  
  三天后,在一家茶楼里,黄芸再次和任天行坐在一起。任天行坐在黄芸的对面,他的旁边是一位年龄相当的女子。他们聊了很久,最后,黄芸说:“你们生活在一起那么久,拥有那么多记忆,那么多细节。我是个错过机会的人,已经不能够再去打扰你们的平静生活了。我希望可以经常来看望你们。可以吗?”任天行看着身旁的妻子。女人说:“当然可以,你也很不容易,要爱你的丈夫,回去吧,孩子。”
  黄芸说:“我再陪你们几天再回去。”任天行说:“芸儿,立刻回去。”黄芸说:“好。”
  她踏上了返程的客车。
  
  醒来后是27岁的黄芸。她回想刚才的梦,不禁有些伤感,但也似乎有些释怀。扭头看到身边熟睡着的儿子的脸。她起身下床,去到厨房,她要为丈夫准备一顿可口的晚餐。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发表于 2012-10-14 18:52:31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现代人提倡的婚姻跨年龄的自由是有违道德及科学理想的。很难设想年龄在祖孙辈之间的一类人会有所谓的爱情。这年代爱谈得太多了,就滥、浮、虚伪、做作。
国学复兴 文化传承 兼容并包 百家争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